总目录 当前:雾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乾象典

 第七十五卷目录

 雾部汇考
  尔雅〈释天〉
  淮南子〈天文训〉
  大戴礼〈曾子天圆〉
  释名〈释天〉
  唐书〈五行志〉
  性理会通〈雾〉
  观象玩占〈雾总叙〉
 雾部总论
  朱子语类〈雾〉
 雾部艺文一
  秋雾赋         唐谢良辅
  雾赋           宋吴淑
 雾部艺文二〈诗词〉
  咏雾           梁元帝
  前题            同前
  舟行值早雾         伏挺
  赋得雾           沈趍
  咏雾应诏        北周王褒
  远山澄碧雾        唐太宗
  赋得花庭雾         同前
  咏雾           苏味道
  雾             李峤
  咏雾           董思恭
  凌雾行          韦应物
  水亭夜坐赋得晓雾      李益
  早雾           宋赵抃
  雾凇            曾巩
  房陵            陈造
  雾中见灵山依约不真    杨万里
  晓行           葛长庚
  水村雾           前人
  大雾过安庆       元傅若金
  花雾           谢宗可
  元日雾         明王守仁
  晨雾            杨慎
  咏雾凇           前人
  忠州雾泊〈已上诗〉     钟惺
  阮郎归〈晓雾已上词〉  明吴子孝
 雾部选句
 雾部纪事
 雾部杂录
 雾部外编

乾象典第七十五卷

雾部汇考

《尔雅》《释天》

天气下,地不应,曰雺。
〈注〉言蒙昧〈疏〉郭云言蒙昧,洪范云曰雺郑注云雺声近蒙。诗零雨其蒙,则雺,是天气下降,地气不应。蒙,闇也。

地气发,天不应,曰雾,雾谓之晦。
〈注〉言晦冥〈疏〉郭云言晦冥,月令仲冬,行夏令氛雾冥冥。郑云霜露之气散,相乱也。然则,地气发而上,天不应之则为氛雾。雾又名晦。春秋僖十五年己卯,晦震夷伯之庙。公羊、谷梁皆云晦冥也,是矣。

《淮南子》《天文训》

阴阳相薄,乱而为雾。

《大戴礼》《曾子天圆》

阴阳之气乱,则雾。

《释名》《释天》

雾冒也,气蒙。冒,覆物也。

《唐书》《五行志》

雾者,众邪之气阴来冒阳。

《性理会通》《雾》

天气降,而地气不接,则为雾;地气升,而天气不接,则为雺。

《观象玩占》《雾总叙》

春秋元命苞曰:阴阳气乱而为雾。雾,百邪之本。气下于地而应于天,是谓阴来冒阳濛者,濛濛,日不明也。京房曰:在天为濛,在地为雾,日月不见为濛;前后人不相见,为雾。河囧曰:雾者,水脉也。

雾部总论

《朱子语类》

《雾》

气蒸而为雨,如饭甑,盖之,其气蒸郁而汗下淋漓。气蒸而为雾,如饭甑,不盖,其气散而不收。雾与露亦有异,露气肃而雾气昏也。
雾部艺文一秋雾赋〈以轻散长空寒飞迥野为韵〉  唐谢良辅

有物混成,阴阳之精。腾而为质,晦而为名。游尘未足方其细,纤縠不能揣其轻。度水陵乱,从风半散。表银山之美,素色增鲜;沐元豹之姿,奇文独焕。若乃暑退朱方,时惟白藏,空濛大泽,郁郁崇冈。始经夫少昊之野,终遍于无何之乡。含草木而功大,混山川而气长。浮我极浦,霭我层穹,如雨如霰,自西自东。倏而来,比君子之道广;忽而逝,侔至人之性空。奚水土之同致,俾阴阳之异观。秋何雾而不起,雾何秋而不寒。至德发祥,杂非烟于北极;皇居瑞圣,伴佳气于南端。及夫丙火方驰,腾蛇欲飞。三辰被汨,五星霏微。道不虚行,来集黄公之咒;神其有感,去解白登之围。则知因时舒卷,与物动静,资于坱圠,变态俄顷。兴非塞望,雄鸣之路不迷;冒且有闻,彦辅之天自迥。露游兮月之下,霞敛兮风之假。俟一扬于飞尘,同秋空于迥野。

雾赋           宋吴淑

夫雾者,地气发而天不应者也。尔其蒙冒沾濡,冥冥晓敷。元豹潜藏而炳蔚,腾蛇游泳而纡馀。马援既居于浪泊,栾巴方还于蜀都。刘猗之负国玺,轩辕之得大鱼。若夫祖和半天,公超五里,占彼群猾,推其隐士。观雍丘之神井,识茂陵之芳气。且忧阴盛,俄闻雨至。淮南被迁而不还,雄鸣弗迷而远逝。则有结同行而饮酒,逢仙客之乘龟。嗟五侯之见封,忧汉高之被围。譬诸善人,置以文犀。宜都则飞烟缥缈,曲江则积素霏微。或以困蚩尤之术,或以传兀女之机。识夏桀将亡之兆,想伊尹既卒之时。文王得姜公而共载,卫瓘见乐广而称奇。亦有竟宁白树,德阳翳日,淮南仙客,东海奇术。猛兽吐嗽以往来,邓公呼吸而除疾。斯轻雾之浸淫,盖腾水之上溢。
雾部艺文二〈诗词〉咏雾           梁元帝

三晨生远雾,五里暗城闉。从风疑细雨,映日似游尘。乍若轻烟散,时如佳气新。不妨鸣树鸟,时蔽摘花人。

《前题》前人

晓雾晦阶前,垂珠带叶边。五里浮长隰,三晨晦远天。傍通似佳气,却望若飞烟。疏帘还复密,新栋更疑连。还思逢乐广,能令云雾褰。

舟行值早雾         伏挺

水雾杂山烟,冥冥不见天。听猿方忖岫,闻濑始知川。渔人惑澳浦,行舟迷溯沿。日中氛霭尽,空水共澄鲜。

赋得雾           沈趍

窈郁蔽园林,依霏被轩牖。睇有始疑空,瞻空复如有。游蛇隐遥汉,文豹栖南阜。既殊三五辉,远望徒延首。

咏雾应诏        北周王褒

七条开广陌,五里闇朝氛。带楼疑海气,含盖似浮云。方从河水上,预奉绿图文。

远山澄碧雾        唐太宗

残云收翠岭,夕雾结长空。带岫凝全碧,障霞隐半红。髣髴分初月,飘飖度晓风。还因三里处,冠盖远相通。

赋得花庭雾         前人

兰气已薰宫,新蕊半妆丛。色含轻重雾,香引去来风。拂树浓舒碧,萦花薄蔽红。还当杂行雨,髣髴隐遥空。

咏雾           苏味道

氤氲起洞壑,遥裔匝平畴。乍似含龙剑,还疑映蜃楼。拂林随雨密,度径带烟浮。方谢公超步,终从彦辅游。

雾             李峤

曹公迷楚泽,汉帝出平城。涿野妖氛净,丹山霁色明。类烟飞稍重,方雨散还轻。倘入非熊兆,宁思元豹情。

咏雾           董思恭

苍山寂已暮,翠观闇将沉。终南晨豹隐,巫峡夜猿吟。天寒气不歇,景晦色方深。待访公超市,将予赴华阴。

凌雾行          韦应物

秋城海雾重,职事凌晨出。浩浩合元天,溶溶迷朗日。才看含鬓白,稍视沾衣密。道骑全不分,郊树都如失。霏微误嘘吸,肤腠生寒慄。归当饮一杯,庶用蠲斯疾。

水亭夜坐赋得晓雾      李益

月落寒雾起,沈思浩通川。宿禽啭木散,山泽一苍然。漠漠沙上路,沄沄洲外田。犹当依远树,断续欲穷天。

早雾           宋赵抃

山光全暝水光浮,数里霏霏晓雾收。露彩乍凝藏汉殿,日华不透掩秦楼。岂饶文豹迟留影,应有灵蛇取次游。圣世妖氛消已尽,结成佳气满南州。
雾淞            曾巩
园林日出静无风,雾淞花开树树同。记得集贤深殿里,舞人齐插玉珑璁。

房陵            陈造

阴晴未敢捲帘看,苦雾濛濛尚未乾。政使病馀刚止酒,一杯要敌涝朝寒。

雾中见灵山依约不真    杨万里

东来两眼不曾寒,四顾千峰掠晓鬟。天欲恼人消几许,只教和雾看灵山。

晓行           葛长庚

雨馀花点满红桥,柳絮沾泥夜不消。晓雾忽无还忽有,春山如近复如遥。

水村雾           前人

淡处还浓绿处青,江风吹作雨毛腥。起从水面萦层嶂,恍似帘中见画屏。

大雾过安庆       元傅若金

水郭浮鲛室,云帆度客星。江空连海白,山远入淮青。访古聊须到,乘流未可停。遥疑天柱晓,风雾飒精灵。

花雾           谢宗可

倦紫酣红总未醒,暗薰芳泪滴无声。罗帏隐绣迷春色,绮縠笼香护晓晴。薄暝枝头留睡蝶,轻阴树底咽啼莺。东风卷到阑干曲,半湿游丝舞不成。

元日雾         明王守仁

元日昏昏雾塞空,出门咫尺误西东。人多失足投坑堑,我亦停车泣路穷。欲斩蚩尤开白日,还排阊阖拜重瞳。小臣漫有澄清志,安得扶摇万里风。

晨雾            杨慎

安宁之境杪,秋初冬,天将晴霁,晨必大雾。千里一白如银色界。须臾日出,霞彩辉焕,亦奇观也。

元冥当凛节,白雾翳晨朝。明月朦胧阁,清霜暧桥。冰澌工织水,花凇惯封条。岚市天褰幕,烟坰陆涌潮。凫亹迷独钓,鹿径滑归樵。文彩南山豹,威凌北塞貂。驷星收闪闪,曦景焕昭昭。梅信悬知近,凭他酒旆招。

咏雾凇〈有序〉       前人

甲辰岁秋冬,久雨连月,十一月廿六日甲子晓,笼雾微松,盖晴兆也。俗谚云:霜凇打雾凇,贫儿备饭瓮。往岁,在北方,寒夜冰华著树若絮,日出飘满庭阶,尤为可爱。曾南丰诗云:园林日出静无风,雾松花开树树同。记得集英深殿里,舞人齐插玉珑松。又曰:香销一榻氍暖,月映千门雾凇寒。韵书谓之:冻洛。洛,音索。冰著树如索也。

怪得天鸡误晓光,青腰玉女试银妆。琼敷缀叶齐如剪,瑞树开花冷不香。月白讵迷三里雾,云黄先兆万家箱。贫儿饭瓮歌声好,六出何须贺谢庄。

忠州雾泊          钟惺

渔艇官船晓泊同,蜀江愁雾不愁风。烟生野聚汀寒外,云满山城水气中。曲岸川回翻似尽,遥天峰没却如空。依稀往日丹枫路,稍见霜前远近红。
阮郎归〈晓雾〉     明吴子孝
一江寒雾碧笼沙,冥迷十万家。沙头风急飐芦花,城头噪曙鸦。 帘乍捲,鼓频挝,日光生海涯。长空晴豁水天赊,青山五色霞。

雾部选句

楚屈原《远游》:叛陆离其上下兮,游惊雾之流波。庄忌《哀时命》:雾露濛濛,其晨降兮,云依依而承宇。〈又〉浮云雾而入冥兮,骑白鹿而容与。
汉扬雄《甘泉赋》:翕赫曶霍雾集蒙合兮,半散照烂粲以成章。〈注〉师古曰:翕赫曶霍开合之貌也。雾地气发也,蒙天气下也。
晋潘岳《登山赋》:天霏霏以垂雾,水濛濛而兴气。阮籍《大人先生传》:含奇芝嚼甘华,噏浮雾食霄霞。梁萧统十二月启:严风极冷,苦雾添寒。〈又〉七契鸣禽聒,耳零雾蔽眸。
简文帝答张缵书:湖雾连天,征旗拂日。
梁简文帝《七励》:斜光西委,薄雾舒红。〈又〉惊沙绝岸,苦雾绵长。
沈约《郊居赋》:素烟晚带,白雾晨萦。
陶弘景《答谢中书书》:晓雾将歇,猿鸟乱啼。
唐王勃《兜率寺浮图碑》:风恬雨霁,烟雾藻天地之容;野旷川明,风景挟江山之助。
无名氏对蜀父老问:门有张公之雾,突无墨子之烟。晋陶潜诗:朝霞开宿雾。
宋谢庄诗:雾罢江天分。
鲍照诗:宵月向掩扉,夜雾方当白。〈又〉长雾匝高林〈又〉丰雾粲草华〈又〉春雾朝晻霭〈又〉曀曀寒野雾〈又〉濛昧江上雾〈又〉曛雾蔽穷天。
梁萧统诗:新雾起朝阳。
梁简文帝诗:远雾旦氛氲。
梁范云诗:终朝吐祥雾。
沈约诗:噭噭夜猿鸣,溶溶晨雾合。
庾肩吾诗:山沉黄雾里。
吴均诗:云山轻晻暧,花雾共依霏。
何逊诗:卧思清雾浥。
虞羲诗:香雾郁兰津。
梁王筠诗:罘罳分晓色,睥睨生秋雾。
陈后主诗:山雾日偏沉〈又〉苦雾杂飞尘。
江总诗:断山时结雾。
北周王褒诗:夕雾拥山根。
隋炀帝诗:断雾时通日。
薛道衡老氏碑:烟霞舒卷,风雾凄清。
王勃诗:野色笼寒雾。
李峤诗:别有丹山雾,朦胧映水明。
杜审言诗:积雨生昏雾。
骆宾王诗:海雾笼边檄〈又〉潭深夕雾繁〈又〉野雾连天暗。
储光羲诗:花林开宿雾。
王昌龄诗:海气生黄雾。
李白诗:川长信风来,日出宿雾歇。
杜甫诗:日出寒山外,江流宿雾中。〈又〉南国昼多雾〈又〉日满楼前江雾黄〈又〉绡绮轻雾霏〈又〉孤城隐雾深。元结诗:晨光静水雾。
卢纶诗:苦雾沉山影〈又〉黑雾连山虎豹尊。
柳宗元诗:海雾多蓊郁。
李贺诗:江中绿雾起凉波。
白居易诗:水雾重如雨。
项斯诗:天晴槐叶雾。
李群玉诗:岭日开寒雾。
李昌符诗:宿雾蒙青嶂。
李咸用诗:蔽日群山雾。
方干诗:花朝连郭雾。
曹松诗:半川阴雾藏高木。
宋梅尧臣诗:危帆将进浦,寒雾不分城。
苏轼诗:山阳薄雾如细雨。
文同诗:漠漠岭头云,霏霏岩底雾。
陆游诗:重雾午初开〈又〉红日将升碧雾浮。
范成大诗:行冲薄薄轻轻雾,看尽重重叠叠山。杨万里诗:重雾凝朝雨。
元袁桷诗:土雾散游丝。
马祖常诗:婉娈连浮阳,空明映凄雾。
明高启诗:日出溪雾黄〈又〉日落雾起〈又〉江黄连渚雾。
郭钰诗:暖雾扑帘成细雨。

雾部纪事

《竹书纪年》:黄帝五十年,秋七月庚申,凤鸟至。帝祭于洛水,庚申天雾三日三夜,昼昏。帝问天老力牧容成曰:于公何如。天老曰:臣闻之国安,其主好文,则凤凰居之;国乱,其主好武,则凤凰去之。今凤凰翔于东郊而乐之,其鸣音中夷,则与天相副。以是观之,天有严教以赐帝,帝勿犯也。召史卜之龟焦,史曰:臣不能占也,其问之圣人。帝曰:已问天老力牧容成矣。史北面再拜曰:龟不违圣智,故焦。雾既降。游于洛水之上见大鱼,杀五牲以醮之。天乃甚雨七日七夜。鱼流于海得图书焉,龙图出、河龟书出。洛赤文篆字以授轩辕接万神于明庭,今塞门谷口是也。
《列子·黄帝篇》:黄帝梦游华胥氏之国,国在弇州之西、台州之北,云雾不碍其视。
《通鉴前编》:黄帝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蚩尤能作大雾,军士昏迷,轩辕为指南车以示四方,遂擒蚩尤。《帝王世纪》:帝沃丁八年,伊尹卒,年百有馀岁。大雾三日。沃丁葬以天子之礼,祀以太牢。亲自临丧三年,以报大德焉。
《拾遗记》:燕昭王七年,沐胥国来朝。有道术人名尸罗,喷水为雰雾,暗数里间。俄复吹为疾风,雰雾皆止。《汉书·匈奴传》:汉高祖至平城,匈奴围上七日,天大雾。汉使人还往,匈奴不觉。后得免平城之难。
《史记·袁盎传》:文帝时,淮南王长以罪迁蜀。盎谏曰:王为人刚,如有遇雾露,行道死,陛下有杀弟之名。上弗听,长至雍,病死。
《神仙传》:淮南王闻有道术之士,必卑辞厚币以致之。于是八公乃往,一人能坐致风雨,立起云雾。王试之,无不效。
《香案牍》:威伯善啸,须臾冥雾四合。
《汉武内传》:东方朔一旦乘龙飞去,同时,众人见从西北上冉冉。仰望良久大雾覆之,不知所适。
《汉武帝故事》:武帝葬茂陵,芳香之气异常,积于坟埏之间,如大雾。
《后汉书·齐武王传》:伯升自发舂陵子弟,合七八千人,部署宾客,自称柱天都部使。宗室刘嘉往诱新市平林兵王匡、陈牧等,合军而进,屠长聚及唐子乡,杀湖阳尉。进拔棘阳,因欲攻宛。至小长安,与王莽前队大夫甄阜属正梁丘赐战。时天密雾,汉军大败。
《马援传》:援南征交趾,斩徵侧,乃酾酒劳军,从容谓官属曰:吾从弟少游常哀吾慷慨多大志。曰:士生一世,但取衣食才足。乘下泽车御款段马为郡掾吏守坟墓。乡里称善,人斯可矣。当吾在浪泊、西里间,虏未灭。时下潦上雾,毒气薰蒸,仰视飞鸢跕跕堕水中。卧念少游平生时语,何可得也。
《张楷传》:楷举贤良方正,不就。性好道术,能作五里雾。时关西人裴优亦能为三里雾。自以不如楷,从学之,楷避不肯见。桓帝即位,优遂行雾作贼。事觉,被考引楷,言从学术。楷坐系廷尉诏狱。积二年恒讽诵经籍,作《尚书》注。后以事无验,见原还家。
《博物志》:王尔、张衡、马均,昔冒重雾行。一人无恙,一人病,一人死。问其故,无恙人曰:我饮酒,病者食,死者空腹。
《宋书·礼志》:后汉正月朝天子,临德阳殿受朝。贺舍利从南方来,戏于殿前,激水化成比目鱼,跳跃漱水,作雾翳日。
《李先生传》:先生名广,字祖和,本南阳人。刘备遣军欲取先生,先生起雾半天,备骑自相杀。先生因此乃入吴。
《魏略》:刘雄鸣,每出云雾中,识道不迷惑。时人因谓能为云雾。
《王粲英雄记》:曹公赤壁败,行至云梦大泽中,遇大雾,迷失道路。
《嵩高山记》:有猎师在山,见浮图奇妙异常,有金像。比来寻求,白雾忽起,不知寺处。
《物类相感志》:张鲁有女,曾浣衣于山下,白雾蒙其身,遂妊,耻之自裁。临死谓婢曰:死后破吾腹。依言破。得龙子一双,遂入汉水。女殡于山,其龙子后游墓前,有溪迹之感应。
《搜神后记》:承俭者,东莞人。病亡,葬本县界。后十年忽夜与其县令梦,云:没故民承俭,人今见劫。明府急见救。令便敕内外装束,作百人仗便。令驰马往冢上,日已向出,天忽大雾。对面不相见,但闻冢中哅哅破棺声,有二人坟上望,雾暝,不见人往。令既至,百人同声大叫,收得冢中三人。坟上二人遂得逃走,棺未坏。令即使人修复之。其夜,令又梦俭云:二人虽得走,民悉志之。一人面上有青痣如藿叶,一人其前两齿折。明府但案此寻觅,自得也。令从其言追捕,并擒获。《安城记》:新山周围十里,樵人常闻雷声在山下,俯看,初,雾大如扇。须臾,震霆弥漫,敷数百里。
《志怪录》:晋怀帝永嘉中,谯国丁杜渡江至阴陵界时,天昏,雾在道北,见一物如人倒立,两眼垂血,从头下聚地两处,各有升馀。杜与从弟齐声喝之,灭而不见。立处聚血皆化为萤火,数千枚,纵横飞去。
《晋书·元帝本纪》:荡阴之败也,帝惧祸。及将出奔,其夜月正明,而禁卫严警。帝无由得去,甚窘迫。有顷,云雾晦冥,雷雨暴至,徼者皆弛,因得潜出。
《戴洋传》:庾亮令毛宝屯邾城,九月洋言于亮曰:毛豫州今年受死,问昨朝大雾晏风,当有怨贼报仇,攻围诸侯,诚宜远侦逻宝。问:当在何时。答曰:五十日内。《燕书烈祖后纪》:遣侍中缪高太子詹事刘猗赍传国玺,诣晋求救。猗负之行数里,黄雾四塞,迷荒,不得进。乃还,易取行玺,始得去。
段龟龙《凉州记》:吕光幸天渊池,时天清朗,忽然起雾,有五色云在光上。
《宋书·刘敬宣传》:桓元既得志,害元显废道子,以牢之为征东将军,会稽太守牢之与敬宣谋共袭元,期以明旦,值参日大雾,府门晚开日旰。敬宣不至,牢之谓:所谋已泄。率部曲向白洲,欲奔广陵。而敬宣还京口迎家,牢之寻求不得,谓已为元所擒。乃自缢死。《刘钟传》:钟领广州太守,卢循逼京邑,徐赤军违处分,败于南岸。钟率麾下距栅,身被重创。贼不得入。循南走,钟与辅国将军王仲德追之。循先留别帅范崇民以精兵高舰,据南陵夹屯两岸。钟自行觇贼。天雾,贼钩得其船。钟因率左右舰攻户贼。据闭户距之。钟乃徐还与仲德攻崇民,崇民败走,钟追讨百里,烧其船乘。
《元嘉起居注》:盱眙民王彭先丁母艰,居丧。至孝元嘉之始,父又丧亡。彭兄弟二人土工未就。乡人助彭作砖,砖事须水济,值天旱。穿井,尽力,不得水。彭号穷无计。一旦,天雾,雾消之后,于砖灶前,自然水生。《南史·虞愿传》:愿为晋安太守,海边有越王石,常隐云雾。相传云清廉太守乃得见。愿往就观,视清彻无所隐蔽。
《南齐书·周盘龙传》:盘龙为平北将军、兖州刺史,甬城戍将张蒲与敌潜相构结。因大雾,乘船入清中,采樵载敌二十馀人,藏仗下,直向城东门,防门不禁,仍登岸,拔白争门。戍主皇甫仲贤率军主孟灵宝等三十馀人于门拒战,斩三人,贼众被创赴水,而敌军马步至城外,已三千馀人阻堑,不得进。淮阴军主王僧虔等领五百人赴救,敌众乃退。
《陈书·高祖本纪》:永定元年冬十月乙亥,高祖即皇帝位,于南郊柴燎告天。先是雰雾,昼晦冥。至于是日,景气清晏,识者知有天道焉。
《魏书·冯亮传》:亮延昌二年卒,焚燎之日,有素雾蓊蔚回绕其傍,自地属天,弥朝不绝。山中道俗营助者,百馀人莫不异焉。
《北周书·文帝本纪》:魏大统四年七月,东魏遣将围独孤信于洛阳。魏帝诏太祖率军救信。是日,置阵既大,首尾悬远。从旦至未,战数十合,氛雾四塞,莫能相知,战并不利。
《杜阳杂编》:处士元藏几,自言是后魏清河孝王之孙也。隋炀帝时,官奉信郎。大业元年为过海使判官。遇风浪坏船,黑雾四合,同济者皆不救,而藏几独为破木所载。殆经半月忽达于洲岛间。洲人问其从来,藏几具以告。洲人曰:此方沧浪洲中,去中国已数万里。《唐书·窦建德传》:建德更号夏王,建元丁丑,署官属,分治郡县。七月,隋右翊卫将军薛世雄督兵三万讨之,屯河间七里井。建德以劲兵伏傍泽中,悉拔诸城伪遁。世雄以为畏,稍弛备。建德率敢死士千人袭之,会大雾,昼冥,跬不可视。隋军惊,遂溃相腾藉。死者如丘,世雄引数百骑亡去,尽得其众。
《苏烈传》:烈字定方,以字行,冀州武邑人。后徙始平。贞观初为匡道府折冲,从李靖袭突厥颉利于碛口。率彀马二百为前锋,乘雾行。去贼一里许,雾霁,见牙帐。驰杀数十百人,颉利及隋公主惶窘,各遁去。
《龙城录》:上皇初登极,梦二龙衔符,自红雾中来,上大隶姚崇宋璟四字,挂之两大树上,宛延而去。
《柳氏旧闻》:上始入斜谷,天尚早,烟雾甚晦,知顿。使给事中韦倜于市中得热酒一壶,跪献马前。
《世说补》:吴道元尝画殿内,五龙鳞甲飞动,每欲大雨,即生烟雾。
《唐书·王义方传》:贬吉安丞道南海,舟师持酒酺请福。义方酌水,誓曰:有如忠获戾孝见尤。四维廓氛,千里安流。神之听之,无作神羞。是时盛夏涛雾蒸涌。既祭,天云开露,人壮其诚。
《酉阳杂俎》:韩佽在桂州,有妖贼封盈,能为数里雾。声言某日将攻桂州,有紫气者,我必胜。至日,果紫气如匹帛,自山亘于州城。白气直冲之,紫气遂散。天忽大雾,至午始开散。
《五代史》:梁臣康怀英、传丁会以潞州叛梁降晋。太祖命怀英为招讨使,怀英不敢出战。太祖自至泽州,为怀英等军援。已而晋王李克用卒,太祖诸将少弛。庄宗乃与德威等疾驰至北黄碾。会天大昏雾,伏兵三垂冈,直趋夹城攻破之,怀英大败。
《唐本纪》:庄宗存勖,天祐五年正月,即王位于太原。叔父克宁杀都虞候李存,质倖臣。使敬镕告克宁谋叛。二月执而戕之。且以先王之丧,叔父之难告周德威。德威自乱柳还军太原。梁夹城兵闻晋有大丧,德威军且去,因颇懈。王谓诸将曰:梁人幸我大丧,谓我少而新立,无能为也。宜乘其怠击之。乃出兵趋上党,行至三垂冈,叹曰:此先王置酒处也。会天大雾,昼暝,兵行雾中,攻其夹城破之,梁军大败。
《陆游·南唐书·元宗纪》:交泰元年五月,下令去帝。号称国主,去交泰年号,称显德。五年置进奏,邸于汴都。凡帝者,仪制皆从贬损,改名景以避周信祖讳,告于太庙。告庙之日,金陵大雾,通夕不解。
《南墅閒居录》:丁谓有小山,高才数寸,苍翠嵌空,盛夏当设盆水置小山其中。一日张宴,有客掬水洒之。须臾,云雾自窍中出。苏子瞻尝言,其先祖光禄,云有一书生,昼坐檐下,见大蜂触网相螫。久之,俱堕地。起视之,已化为小石矣。书生异而收之,因置衣带中。一日过市,遇蛮贾数辈,视书生愕眙,揖曰:愿见神珠。笑而辞之,书生戏以带中石示之。群贾相顾,喜曰:此破雾珠。蛮人至海上采珠宝,常以雾暗为苦。有此珠即雾自开。因以宝货易之,值数千缗耳。
《宋史·狄青传》:皇祐中,广源州蛮侬智高反陷邕州。青上表请行。大败之初,青之至邕也,会瘴雾昏塞。或谓贼毒,水上流,士饮者,多死。青殊忧之。一夕,有泉涌砦下,汲之甘。众遂以济。
《闻见前录》:伊川丈人与李夫人,因山行于云雾间,见大黑猿,有感。夫人遂孕,临蓐时,慈乌满庭,人以为瑞,生康节公。
《宋史·种谊传》:谊,元祐初知岷州。鬼章诱杀景,思立。后益自矜大,有窥故土之心,使其子诣宗哥,请益兵入寇,且结属羌为内应。谊刺得其情,上疏请除之。诏遣游师雄就商利害。遂与姚兕合兵出讨。羌迎战,击走之。追奔至洮州。谊亟进攻,晨雾蔽野,跬步不可辨。谊曰:吾军远来,彼固不知厚薄,乘此可一鼓而下也。遂亲鼓之。有顷,雾霁,先登者已得城,鬼章就执。
《东轩笔录》:熙宁十年夏,京辅大旱。主上以祈祷未应。圣虑焦劳。一夕,梦异僧吐云雾致雨。王丞相圭有贺雨诗,略曰:良弼为霖孤宿望,神僧作雾应精求。《金史·世纪》:世祖以偏师涉舍很水,经贴割水覆桓𧹞散达之家。明日大雾,晦冥,失道。至婆多吐水乃觉,即还。
《仆散忠义传》:忠义与窝斡战,追及于袅岭西陷泉。与贼遇时,昏雾四塞,跬步莫睹物色。忠义祷曰:狂寇肆暴,杀戮无辜,天不助恶,当为开霁。奠已,昏雾廓然。及战,忠义左据南冈,为偃月阵,右迤而北,大败之。《移刺窝斡传》:窝斡自花道西走,仆散忠义纥石烈志宁以大军追及于枭岭西陷泉。明日,贼军三万骑涉水而东,大军先据南冈,左翼军自冈为阵,迤逦而北,步军继之。右翼军继步军,北引而东,作偃月阵,步军居中,骑兵据其两端。使贼不见首尾。是日,大雾晦冥,既阵。雾开。少顷,晴霁。贼见左翼据南冈,不敢击。击右翼军,乌延查刺力战,贼稍却。
《完颜合达传》:禹山之战,两军相拒。北军散漫而北,金军惧其乘虚袭京城,乃谋入援。时北兵遣三千骑趋河上,已二十馀日。泌阳、南阳、方城、襄陕、至京诸县皆破,所有积聚,焚燬无馀。金军由邓而东,无所仰给。乃并山入阳翟。既行,北兵即袭之,且行且战,北兵伤折亦多。恒山一军为突骑三千所冲,军殊死𩰚,北骑退走。追奔之际,忽大雾四塞,两省命收军。少之雾散,乃前。前一大涧,长阔数里,非此雾则北兵人马满中矣。《元史·董抟霄传》:徽州贼中有道士,能作十二里雾。抟霄以兵击之。已而妖雾开豁,诸伏兵皆起,袭贼兵后。贼大溃乱,斩首数万级,擒千馀人。获道士,焚其妖书而斩之。遂平徽州。
《明通纪》:洪武元年,师至通州,距城三十里为营。众欲速攻之,指挥郭英曰:吾师远来,敌以逸待劳,攻城非我利也。宜出其不意破之。翼日大雾,英以千人伏道傍,率精骑三千直抵城下,元将五十八国公率敢死士万馀,张两翼而出。与战良久,英佯败,敌乘势来追,伏兵中起,截其军为两道,斩首数千级,擒元宗室粱王孛罗,遂克通州。
《明外史·沐英传》:英拜征南右副将军,同永昌侯蓝玉、从将军傅友德取云南。梁王遣平章达里麻以兵十万距于曲靖。英乘雾趋白石江。雾霁,两军相望,达里麻大惊。
《李文忠传》:吴军犯东阳,文忠与胡深迎击于义乌。会有白气自东北来,覆我军。占之曰:必胜,诘朝。会战,天大雾晦冥,文忠集诸将仰天誓曰:国家之事,在此一举。文忠不敢爱死。以后三军使元帅徐大兴、汤克明等将左军,严德、王德等将右军,而自以中军当敌冲。会处州,援兵亦至。奋前搏击,雾稍开。文忠横槊引铁骑数十,乘高驰下冲其中坚。敌以精骑围文忠数重,矛屡及膝,文忠手所格杀甚众。纵横驰突,所向皆靡。大军乘之城中,守兵亦鼓噪出。敌遂大溃,逐北数十里,斩首数万级,溪水尽赤,获将校六百,甲士三千,铠仗刍粟,收数日不尽,伯升再兴,仅以身免。
《驹阴冗记》:都宪韩公雍巡江西日,方鞫死狱。忽诵句云:水上冻冰冰积雪,雪上加霜。久不能对。一囚曰:囚冒死敢对。公曰:汝能对,贷汝死。囚曰:空中腾雾雾成云,云开见日。公抚掌称善。果为减死。或谓不若曰:空中拥雾雾成云,云腾致雨更为顺。但见日意,于囚为当耳。
徐渭《游五泄记》:万历二年十一月,至五泄寺。是为至日,遂豋。已而大雾穷宇,内不见寸形,浑若未辟,忽复霁,遂穷五泄。杨嗣昌《峨眉山记》:雷洞道侧坎而下,中虚如阙,苦雾填之,濛濛万古,世言窿冢焉。李流芳题西湖卧游册云栖晓雾图:壬子正月,晦日。与仲钖子与出云栖,慧法师季和居士送予辈至三聚亭下。是日大雾,山林模糊。已而霁至,西溪还小筑。明日,孟阳持册子索画,遂追图此意。今又二年矣。乌镇舟中子将子与、孟阳夜话偶题。
癸丑十月,孟阳及子将兄弟,与余同舟,至吴门,夜泊乌镇。酒后题字,距壬子一年耳。兹称二年,此真大醉耶。犹记出云栖时,雾初合,四望皆空。时见天末一痕、两痕、皆山顶也。日出氤氲,竹树和影在水中,有寒柯离蓰挺出空濛间,犹带红叶,分明可爱。余画中最得此意,题诗草草。故所未及当游时画时题字,时子与皆在,今已作故人,永隔言矣。真可痛也。己未六月重题。

雾部杂录

《管子·轻重己篇》:宜藏而不藏,雾气阳阳。
《列子·天瑞篇》:虹霓也,云雾也,风雨也,四时也。此积气之成乎天者也。
《庄子·大宗师篇》:子桑户,孟子反,子琴张,三人相与友曰:孰能相与于无相与,相为于无相为。孰能登天游雾,挠挑无极,相忘以生,无所终穷。三人相视而笑,莫逆于心,遂相与友。
《秋水篇》:不见夫唾者乎,喷则大者如珠,小者如雾。杂然而下者,不可胜数也。
《淮南子·说林训》:螣蛇游雾而殆于蝍蛆〈又〉甚雾之朝可以细书,而不可以望远寻常之外。
董仲舒《雨雹对》:气上薄为雨,下薄为雾。〈又〉太平之世雾不塞,望浸淫被泊而已。
刘向《列女传》:陶荅子妻者,陶荅子大夫之妻也。荅子化陶三年,名誉不兴,家富三倍。其妻数谏曰:夫子能薄而官大,是谓婴害无功,而家昌是谓积殃。昔楚令尹子文之化家贫,而国富。福结于子孙,名垂于后代。今夫子贪富,务大不顾后害。妾闻南山有元豹,雾雨七日,不下食者,何也。欲以泽其衣毛,而成其文章,故藏以远害。今君与此皆不免后患乎。
徐干中《论审大臣篇》:文王畋于渭水边,道遇姜太公秉竿而钓。文王召而与之言。文王之识也,灼然若披云而见日;霍然若开雾而观天。
《晋书·乐广传》:广为尚书令,卫瓘见而奇之。令诸子造焉。曰:此人之水镜也,每见莹然,若披云雾而睹青天。《帝王世纪》:凡重雾三日,必大雨。雨未降,其雾不可冒行也。雾有赤雾、青雾、白雾、黄雾之异。
抱朴子与善人游,如行雾中,虽不濡湿,潜自有润。通天犀角有白理如线,自本彻末者,以此角大雾重云之夜置庭中,终不沾濡。
《拾遗记》:宛渠国在咸池日没之所。俗多阴雾。遇其晴日则天豁然云裂。
岱舆山南有平沙千里,色如金。若粉屑靡靡常流。鸟兽行则没足,风吹砂起若雾,亦名金雾。
《南中志》:郡特多阻险,有延江雾赤,煎水为池。
《安成记》:县人有谢廪者,行田归。路中忽遇云雾,雾中有人乘龟而行,廪知神人也。拜,请求随去。父曰:汝无仙骨,不得去也。
《湘州记》:曲江县有银山,山多素雾。
《陈留风俗记》:雍丘县有祠,名夏后公祠,有神井能致雾。
《宜都山川记》:郡西北有丹山,天晴,山岭忽有雾起,回转如烟不过,再朝雨必降。
银山县有温泉注大溪,夏才煖,冬则大热。上常有雾气,百病、久疾入此多愈。
《世说》:王仲祖刘真长造殷中军谈,谈竟俱载去。刘谓王曰:渊源真可。王曰:卿故堕其云雾中。
卫伯玉为尚书令,见乐广与中朝名士谈论。奇之,命子弟造之曰:此人,人之水镜也,见之若披云雾睹青天。
《金楼子》:雾生犹縠河垂似带。
《真诰》:服雾法,常于平旦寝静之中,坐卧任己,先闭目内视,彷佛如见五脏。毕因口呼出气,使目见五色之气相绕缠,在面上郁然。因口纳此气五十过,毕咽唾五十过。久之,当乘云雾而游。
《水经注》:燕王仙台,台有三峰,甚为崇峻。岫壑冲深,含烟罩雾耆,旧言燕昭王求仙处。
《投荒杂录》:雷人阴冥云雾之夕,呼为雷耕,晓视田中,必有开垦之迹。《酉阳杂俎》:紫树出真腊国,三月开花白色,不结子。天大雾,露及雨沾濡,其树枝条即出。
《三水小牍》:汝南临汝县广城坡西有小山,曰崆峒耆。老曰:若春秋天景晴丽,必有素雾自岩起。须臾,见粉蝶翔凑楼殿花木,数息中。势映漫不复见矣。
《书断》:浅如流雾。
《北梦锁言》:有包贺者,多为粗鄙之句。有云雾是山巾,子船为水靸鞋。
《清异录》:世宗时,水部郎韩彦卿使高丽,卿有一书曰:博学记偷抄之得三百馀事,抄天部七事,一迷空步障雾也。
《云笈七:凡吐气,令人多出少入,恒以鼻入口吐。若天大雾恶风猛寒,勿行气,但闭之。为要妙也。
《物类相感志》:落蟹怕雾。
《缃素杂记》:李济翁资暇集云:新官并宿本。署曰:爆直佥作爆迸之字。余尝膺闷,莫究其端。近见惠郎中实云舍作武豹字言:豹性洁,善服气。虽雪雨霜雾伏而不出,虑汗其身。按《列女传》云:南山有文豹,雾雨七日不下食者,欲以泽其毛衣而成其文章。南华亦云:豹栖于山林,伏于岩穴,静也。则并宿公署雅,是豹伏之义,宜作豹直。固不疑也。
《毛诗名物解》《尔雅》曰:天气下,地不应,曰雺,地气发,天不应,曰雾。庄子以为,腾水上溢为雾。盖火气之在地成烟;水气之在天成雾。雾,云之类也;云事也,雾务也。盖天不应矣,而地出以有所务。故雾谓之晦。此圣人所以不从事于务也。今雾四起善是。故月可以远望,而不可以细书。雾可以细书,而不可以远望。日中而云雾四塞,则时多隐士,其以此欤。《志林》曰:黄帝与蚩尤作大雾,一军昏惑。黄帝乃法斗机,作指南车以别四方。盖云雾有可以术致者。古之方士或作五里雾,或作三里雾。而《列子》以为:冬起雷,夏造冰。殆谓是也。《扬子》曰:雾縠之组丽,女工之蠹矣。言縠纤丽如雾,而为女工之蠹也。《释》名:縠,粟也。其形足,足而踧,踧视之如粟也。又谓之纱縠亦取踧,踧如纱也。然则,取其如粟,故谓之縠縠。从縠省,以此故也。《传》曰:善人游,如行雾中。虽不濡湿,潜自有润。又曰:飞尘增山,雾露增海。是故君子贵迁善也。
《云麓漫抄》:南海之滨,下潦上雾,毒气薰蒸,执事者亲所经历。于今回想,必当可畏。
《挥麈前录》:北山中出冈砂,山中常有烟气涌起,而无云雾。
《野客丛谈》:今用披雾睹青天事,多指乐广如梁孝元诗:还思逢乐广,能令云雾褰。骆宾王诗:情披乐广天。是也。往往谓此语刱见于晋,不知此语已先见于徐干。中论曰:文王畋于渭水,遇太公钓。召而与之言,载之而归。文王之识也,灼然若驱云而见白日,霍然如开雾而睹青天。晋人盖引此语以美乐广耳。
《鸡林类事》:方言雾曰蒙。
《画鉴》:关仝雾锁山关图差嫩是早年真迹。
长松茹退憨,憨子曰:风雨雾一耶三耶。谓之一,则风本非雨,雨本非雾,雾非雨者;谓之三,非雾则风雨无本。故曰:雾醒成风,不醒成雨。三即一兮,一即三兮。三即一,三何所有。一即三,一亦本无。知此者可与言一心三观之理也。
《戒庵漫笔》:北地冰冻虽极,连底者遇大雾,顷刻可解。《御龙子集》:霜露水气之所为耶。有云则否气收于云也,无则气著于草木。
《天工开物》:雾天湿叶,甚坏蚕。其晨有雾,切勿摘叶,待雾收时,或晴或雨,方剪伐也。
《严州府志》:桐卢县白雾,岩在县西北十五里,欲雨则白雾罩之。
字汇,又作雾也。皆雾也。

雾部外编

《云笈七签·元女传》:黄帝战蚩尤于涿鹿,帝师不胜。蚩尤作大雾,三日内外皆迷风。后法斗机,作大车以杓指南,以正四方。帝用忧愤斋于太山之下,王母遣使披元狐之裘,以符授帝曰:精思告天,必有太上之应。居数日,大雾冥冥,昼晦,元女降焉。
黄帝元女战法,黄帝与蚩尤九战九不胜,黄帝归于太山,三日三夜雾冥。有一妇人,人首鸟形,黄帝稽首再拜伏,不敢起。妇人曰:吾元女也,子欲何问。黄帝曰:小子欲万战万胜。遂得战法焉。
《路史》:蜀山氏激障雾于东维〈注〉东南障雾,冒者多死。其病如疫,而重剧至七孔迸血。故南方有大小法场之号,今越巂有障,气中之有声,著人人死。著木木折。曰鬼隙本山障之气毒也。
《竹书》:太甲七年,王潜出。自桐杀伊尹。天大雾三日,乃立其子伊涉。伊奋命复其父之田宅,而中分之。《云笈七签》:宁先生者,古之神仙。常游兰沙,沙如细尘。风吹成雾,泛泛而起。又有鱼鳖龙蛇飞于尘雾中。《香案牍》:王探师司马季,主与人行,身散云雾,或屹立平地,俄起崇山。
《西京杂记》:东海人黄公少时为术,佩赤金刀以绛缯,束发立,兴云雾。
《十洲记》:汉武天汉中,西胡国献猛兽,使者曰:猛兽生昆崙,或生元圃,立起风云,吐嗽雾露。
《云笈七签》:张微子者,汉昭帝大匠张庆之女,不知何郡人也。微子少好道,因得尸解去。在太元司命华阳含真台,师东华玉妃,受服雾气之道,云雾是山。泽水火之华,金石盈气久。服之能散形入空,与云雾合体。微子修之,得其仙道也。
《神仙传》:栾巴为尚书郎,一旦,天大雾对坐,不相见,失巴所在。后问其故,乃是巴还成都,与亲故别也。《拾遗记》:扶娄之国,其人善能机巧、变化、异形、改服,能兴云起雾。
蓬莱山东有郁夷国,时有金雾,诸仙说此上常浮转低昂,有如山上架楼室。常向明以开户牖,及雾灭歇,户皆向北。
《列仙传》:沈羲者,吴郡人也。学道蜀中,与妻贾氏共载。有三仙人著羽衣持节,以白玉板、青玉界、丹玉字授羲,遂载升天。尔时大雾,雾解失其所在。
《地镜图》:玉之千岁者,行游诸国。其所居国,必三日变为日中之雾。
《岭南异物志》:南方有大鱼,声为雷,气为风,涎沫为雾。《九域志》:小陇山一名陇抵其阪九迥上者,七日乃至。南充碧落,观神龙中,见黄云赤雾蓊然,翳前后三日。但闻斤斧之声。暨雾散云敛,有化宫出。
《龙城录》:蜀人思赵昱。顷之见昱青雾中,骑白马,从数猎者。见于波面,扬鞭而过。
《酉阳杂俎》:大象百头,头有十牙,牙端有百浴池。顶有山名曰界庄严鼻有河如阎牟。那河水散落世界为雾。
《北梦琐言》:杨镳为江西推巡属,秋祭请祀大姑神镳预于此行,镳悦大姑,偶容有言谑浪。祭毕,回州而见空中云雾,有一女子,容质甚丽,俯就杨公为杨郎云:家姊多蒙采顾,故来奉迎。弘农惊怪。一月后,仓卒而卒。
《云笈七签》第五:飞灵八方之术,当以立秋之日晡。时入室,西面向,冥目内思,白气郁郁如天之雾。从西南上坤宫中来,覆满一室,内外晻冥。良久,白气化为麒麟,对在我前。因叩齿三十六通而微。祝曰:仰注元精,吞咽黄华,身生飞羽,轻举登霞,游宴八宫,万万不俎。毕,便九咽气止,开目服符,修之五年,能升八方。有难之日立于坤宫上,仰咽三十六气,左取今日辰上土,以自障按。如立秋之祝思,白气以自覆,则身化为雾露,人不见也。
《睽车志》:江南有人长七丈,名黄父。以鬼为饭,以雾露为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