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云霞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乾象典.云霞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乾象典

 第七十卷目录

 云霞部汇考
  诗经〈曹风候人 小雅信南山 大田 白华〉
  礼记〈孔子閒居〉
  尔雅〈释天〉
  易纬〈通卦验〉
  春秋纬〈元命苞 说题辞〉
  三坟书〈形坟〉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
  史记〈天官书〉
  淮南子〈地形训 览冥训 主术训〉
  刘熙释名〈释天〉
  魏张揖博雅〈释天常气〉
  晋书〈天文志〉
  扬州记〈马鞍山云〉
  物类相感志〈石梁山云〉
  五台山志〈浴佛池云〉
  天步真原〈论天气日月五星之能 论天气开门之理 占年主星 春秋分至论天气〉
  直隶志书〈永平府〉
  山东志书〈泰安州〉
  山西志书〈平阳府〉
  江南志书〈凤阳府〉
  江西志书〈南康府〉
  浙江志书〈杭州府 仁和县 金华县 淳安县 处州府〉
  广东志书〈高州府〉
  贵州志书〈都匀府〉
 云霞部总论
  唐丘光庭兼明书〈云从龙辨 密云不雨 天地氤氲〉
  张子正蒙〈参两篇〉
  朱子语类〈云〉
  坤舆图说〈云雨〉
 云霞部艺文一
  云赋          周荀况
  吹云赞         魏曹植
  云赋         晋成公绥
  白云赋          陆机
  浮云赋          前人
  云赋           杨乂
  维摩经十譬浮云赞   宋谢灵运
  九日紫气赋       唐潘炎
  白云照春海赋      姜公辅
  白云无心赋        阙名
  前题          韦执中
  秋云似罗赋        侯喜
  夏云赋         刘元淑
  云从龙赋         张随
  馀霞散成绮赋       韦充
  山川出云赋        李曾
  气赋           张文
  富贵如浮云赋      郑磻隐

乾象典第七十卷

云霞部汇考

《诗经》《曹风·候人》

荟兮蔚兮,南山朝隮。
〈传〉荟蔚,云兴貌。隮,升云也。〈笺〉云荟蔚之小云朝升于南山,不能为大雨。

《小雅·信南山》

上天同云,雨雪雰雰。
〈注〉同云,云一色也。将雪之候如此。

《大田》

有渰萋萋,兴雨祁祁。
〈传〉渰,云兴貌。萋萋,云行貌。〈疏〉渰阴云貌

《白华》

英英白云,露彼菅茅。
〈传〉英英,白云貌。露亦有云。言天地之气无微不著,无不遍覆。〈疏〉有云则无露,无云乃有露。言露亦有云,露云气微。不映日月,不得如雨之云耳。非无云也,若露浓,雾合则清旦为昏。亦是露之云也。〈未注〉英英,轻明之貌。白云,水上轻清之气。当夜而上腾者露,即其散而下降者。言云之泽物,无所不被也。

《礼记》《孔子閒居》

天降时雨,山川出云。
〈注〉天将降时雨,山川为之先出云矣。

《尔雅》《释天》

弇日为蔽云。〈注〉即晕气,五彩覆日也。

《易纬》《通卦验》

立春,青阳云出房,如积水。雨水,黄阳云出亢。惊蛰,赤阳云出翼。春分,正阳云出轸,如白鹄。清明,白阳云出奎。谷雨,太阳云出张,如车盖。立夏,初阴云出觜,赤如朱。小满,上阳云出七星。芒种,长阳云出尾。夏至,少阴云出参,如水波。小暑,云五色出。大暑,阴云出南赤北苍。立秋,浊阴云出如赤缯。处暑,赤云出南苍北黄。白露,黄阴云出。秋分,白阴云出。寒露,正阴云出井,如冠缨。霜降,太阴云出鬼,上如羊,下如蟠石。立冬,阴云出而黑。大雪,阴云出而分。冬至,初阳云出箕,如树木之状。小寒,合冻,苍阳云出氐。大寒,降雪,黑阳云出心。

《春秋纬》《元命苞》

山者,气之包含,所以舍精藏云,故触石而出。
阴阳聚为云。

《说题辞》

云之为言运也,触石而起谓之云,含阳而起以精运也。

《三坟书》《形坟》

雨形云。天云祥,地云黄,雵日云赤,昙月云素,雯山云叠,峰川云流,气云散彩。风形气。天气垂氤,地气腾氲,日气昼围,月气夜圆,山气笼烟,川气浮光,云气流霞。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

清阳为天,浊阴为地,地气上为云,天气下为雨,雨出地气,云出天气。
〈注〉清阳为天浊,阴为地,地虽在下,而地气上升为云;天虽在上,而天气下降为雨。夫由云而后有雨,是雨虽天降,而实本地气所升之云。故雨出地气,由雨之降而后有云之升。是云,虽地升而实本天气所降之雨,故云出天气。此阴阳交互之道也。

《史记》《天官书》

凡望云气,仰而望之,三四百里;平望,在桑榆上,馀二千里;登高而望之,下属地者三千里。
自华以南,气下黑上赤。嵩高、三河之郊,气正赤。恒山之北,气下黑上青。勃、碣、海岱之间,气皆黑。江、淮之间,气皆白。
阵云如立垣。杼云类杼。轴云抟两端兑。杓云如绳者,居前亘天,其半半天。其蛪者类阙旗故。钩云句曲。日旁云气,人主象。皆如其形以占。故北陲之气如群畜穹闾,南陲之气类舟船幡旗。大水处,败军场,破国之虚,下有积钱,金宝之上,皆有气,不可不察。海旁蜃气象楼台;广野气成宫阙然。云气各象其山川人民所积聚。

《淮南子》《地形训》

土地各以其类生。是故山气多男,泽气多女,水气多瘖,风气多聋,林气多癃,木气多伛,土气多尰,石气多力,险阻气多瘿,暑气多妖,寒气多寿,谷气多痹,丘气多狂,衍气多仁,陵气多贪。皆象其气,皆应其类也。正土之气御于埃天,埃天五百岁生缺,缺五百岁生黄埃,黄埃五百岁生黄澒,黄澒五百岁生黄金,黄金千岁生黄龙,黄龙入藏生黄泉,黄泉之埃上为黄云。阴阳相薄为雷,激扬为电。上者就下,流水就通而合于黄海。偏土之气御于青天,青天八百岁生青曾,青曾八百岁生青澒,青澒八百岁生青金,青金八百岁生青龙,青龙入藏生清泉,清泉之埃上为青云,阴阳相薄为雷,激扬为电。上者就下,流水就通而合于青海。牡土之气御于赤天,赤天七百岁生赤丹,赤丹七百岁生赤澒,赤澒七百岁生赤金,赤金千岁生赤龙,赤龙入藏生赤泉,赤泉之埃上为赤云,阴阳相薄为雷,激扬为电。上者就下,流水就通而合于赤海。弱土之气御于白天,白天九百岁生白礜,白礜九百岁生白澒,白澒九百岁生白金,白金千岁生白龙,白龙入藏生白泉,白泉之埃上为白云,阴阳相薄为雷,激扬为电。上者就下,流水就通而合于白海。牝土之气御于元天,元天六百岁生元砥,元砥六百岁生元澒,元澒六百岁生元金,元金千岁生元龙,元龙入藏生元泉,元泉之埃上为元云,阴阳相薄为雷,激扬为电。上者就下,流水就通而合于元海。

《览冥训》

山云草莽,水云鱼鳞,旱云烟火,涔云波水。各象其形,类应所以感之。

《主术训》

先王之政,四海之云至,而修封疆。
〈注〉立春后,四海出云。

《刘熙·释名》《释天》

气,饩也。饩然有声而无形也。
云,犹云。云众,盛意也。又言运也,运行也。

《魏·张揖·博雅》《释天常气》

赤霄濛澒,朝霞正阳,渝隃阴,沆瀣列缺倒景。

《晋书》《天文志》

东海气如员簦;附汉河水,气如引布;江汉气劲如杼,济水气如黑㹠,渭水气如狼白尾,淮南气如白羊,少室气如白兔青尾,恒山气如黑牛青尾。东陲气如树,西陲气如室屋,南陲气如阇台,或类舟船。
韩云如布,赵云如牛,楚云如日,宋云如车,鲁云如马,卫云如犬,周云如车轮,秦云如行人,魏云如鼠,郑云如绛衣,越云如龙,蜀云如囷。
凡候气之法,气初出时,若云非云,若雾非雾,髣髴若可见。初出森森然,若桑榆上,高五六尺者,是千五百里外。平视则千里,举目望即五百里;仰瞻中天,即百里内。平望,桑榆间二千里;登高而望,下属地者,三千里。

《扬州记》《马鞍山云》

娄县有马鞍山,天将雨,辄有云来映此山。山出云应之,乃大雨。

《物类相感志》《石梁山云》

襄阳石梁山出云,应验符合,乡人候之。若白云起定雨,黄云起则风,黑云起则多病。

《五台山志》《浴佛池云》

中台北、北台南中有诸佛浴池一百二十所,池中多出白云,状如队仗。

《天步真原》《论天气日月五星之能》

土星太阳,会冲方,为大门开,冬至冰雪云。
土星太阴,会冲方湿宫。冷云小雨,月满天蝎,人马如冷月空乾,黑云小雨秋分云。
太阴火星会冲方热宫。乾宫有大热红云。
金星水星会湿宫,风云。
金星太阴会冲方,春分湿气云秋分云。

《论天气开门之理》

开门之理,如太阳舍在巨蟹,土星舍在磨羯,不论何时,但太阳与土星相会冲方,即为开门。门开即有入门者,其冷热晴雨皆倏忽有变。开门有三一,土星太阳是开水门,冷乾宫湿热宫,定有大冷、大云、大昏沉。

《占年主星》

土星为本年主星,天气寒,云。

《春秋分至论天气》

春分前,朔望月离,土星六十、九十、一百二十、一百八十。土星日皆在湿宫,黑云常有小雨。

《直隶志书》《永平府》

谯楼井在府治南,每天将雨,有云自井中出,居民遇旱以占候。

《山东志书》《泰安州》

白云洞在泰山顶西,窈然深邃,天将雨,云出其中。

《山西志书》《平阳府》

平阳府安邑县分云岭,即中条最高处,岭巅出云,东西分布。

《江南志书》《凤阳府》

凤阳府云窟在虹县峰,山上云气出,则雨。

《江西志书》《南康府》

南康府白云洞在府西四十里,洞在山顶,白云出入其洞。

《浙江志书》《杭州府》

天井潭在柱石山南,深不可测,或云通浪山池,欲雨则云气瀰漫,村老常以为候。

《仁和县》

仁和县独山在县北三十里。每出云,晴则雨,雨则晴。

《金华县》

霞母山金华县东五十五里霞涌,即雨。为太湖坂水口。

《淳安县》

淳安县云蒙山在县南三十里。高五百丈,周回七十里,天欲雨,则云雾滃腾山顶。

《处州府》

丽水县南明山在县南七里,有泉出山间,注于石隙,形圆似井,若疏凿然名曰天井。崖下复有二井,天欲降雨,则井中出云。

《广东志书》《高州府》

茂名县云炉山在郡城东三十里,凡遇天阴,则云雾起于其上,如烟之出于炉,因名。

《贵州志书》《都匀府》

龙山在府城西,天将雨,则云生一缕,渐绕峰峦。郡人以此卜阴晴。

云霞部总论

《唐·丘光庭·兼明书》

《云从龙辨》

乾文言曰:云从龙,风从虎。说者,以为龙吟云起,虎啸风生。明曰:非也。夫风云者,天地阴阳之气交感而生。安有虫兽声息而能兴动之哉。盖云将起而龙吟,风欲生而虎啸。故传曰龙从云,蛇从雾,巢居知雨是也。或曰:文言仲尼所作,何故不知。答曰:但取其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先天不违者也。

《密云不雨》

王弼云:凡云雨者,阴气布于上,而阳薄之不得通,则蒸而为雨。明曰:此说未穷其理。何者。夫阴阳二气生于黄泉,氤氲交结,出地为云。二气力均则能为雨。或阴气少而阳气多,或阴气多而阳气少,皆不能为雨也。小畜不雨者,阴气少也。☴≡〈乾下巽上小畜〉小过不雨者,阳气少也。☳☶〈艮下震上小过〉小畜上九,既雨,既处者,阳极则阴也。故《礼记》孔子曰:天作时雨,山川出云。云也者,非一气能生者也。譬之于炊,或有水而无火,有火而无水,皆不能生气。必须水火备而后气生,气生本于釜中,非结成于甑上也。由此而论,云必结于地中,阴阳相将而出。若阴先而阳后,尚不能为云,岂能为雨乎。

《天地氤氲》

《系辞》云:天地氤氲,万物化醇。论者以为氤氲,天中之气。明曰:氤氲,未散之名也,其气结于黄泉,非在天之谓也。若已在天,安能化生万物。直由气自黄泉而生万物,资之以化。万物者,动植之总名也。动植初化,未有交接。故曰化醇,及其交接,万物由此蕃滋。故曰男女媾精,万物化生。男女者,雌雄牝牡之称也。夫人之精既皆自下,岂氤氲不自下乎。按月令建子之月,律中黄钟。黄者,地中之色也;钟者,种也。言十一月阳气种于黄泉也。故知浑天之形,其半常居地下。地之下有水,水之下有气,气之下有天,天之元气自水而升,地自地而升天,自天而回还水下。所谓一阴一阳而无穷也。故复彖曰:复其见天地之心乎。天地之心,阳气在下,即知氤氲之气所存焉。

《张子·正蒙》《参两篇》

阴性凝聚,阳性发散,阴聚之,阳必散之。其势均散。阳为阴累,则相持为雨而降;阴为阳得,则飘扬为云而升。故云物班布太虚者,阴为风驱敛聚而未散者也。

《朱子语类》《云》

《横渠》云:阴为阳得则飘扬为云而升,阴气正升,忽遇阳气,则助之飞腾而上为云也。

《坤舆图说》《云雨》

云乃湿气之密且结者也。地水之气被日爆,煖冲至穴际中域。一遇本域之寒,即弃所带之热而反。元冷之情因渐凑密,终结成云。则或薄而稀,或厚而密者。又由于气之乾湿、清浊、相胜之异势也。薄稀者轻浮,易为风拨散,难以成雨,是为枯瘠无益之云。若厚密者,多含润泽。故易化雨而益物。凡初雨之时,必濛濛而细渐,而近地则其雨点愈大矣。盖雨落时多细微雨点,彼此相沾。若下之路远,则相沾之更多而加重大。故山顶比山根之雨点微小,因云离山顶近,离山根远故也。又冬月比夏月雨点微小,因冬月天冷时云离地不远,夏天大暑日,云高,离地更远。然云远则雨点从上而下,一路彼此相沾之多而加重大;云近,则路短而相沾之雨点小。雨雹时亦然。若当时有大风,雹子而横斜下,其体更加重大。盖横斜之路,比正直之路更远,路远则雹子相沾之多。间有如弹丸大者,若剖而细视之,则灼见多小雹子沾于一处,由此故也。

云霞部艺文一《云赋》周荀况

有物于此,居则周静致下,动则綦高以钜。圆者中规,方者中矩。大参天地,德厚尧禹,精微乎毫毛,而充盈乎大㝢。忽兮其极之远也,攭兮其相逐而反也。邛邛兮天下之咸蹇也,德厚而不损,五采备而成文,往来惛惫,通于大神,出入甚极,莫知其门。天下失之则灭,得之则存。弟子不敏,此之愿陈君子设辞,请测意之曰:此夫大而不塞者与。充盈大㝢而不窕,入郤穴而不偪者与。行远疾速而不可托迹者与。往来惛惫而不可为固塞者与。暴而杀伤而不亿忌者与。功被天下而不私置者与。托地而游㝢,友风而子雨。冬日作寒,夏日作暑。广大精神,请归之云。

《吹云赞》魏·曹植

天地变化,是生神物。吹云吐润,浮气蓊郁。

《云赋》晋·成公绥

于是元气仰散,归云四旋,冰消瓦离,奕奕翩翩。去则灭轨以无迹,来则幽闇以杳冥,舒则弥纶覆四海,卷则消液入无形。或狎猎鳞次,参差交错,上捷业以梁倚,下垒硊而相薄。状崴嵬其不安,吁可畏其欲落。或粲烂绮藻,若画若规,繁缛成文,一续一离。或绣文锦章,依微要妙,绵邈凌虚,轻翔浮漂。

《白云赋》陆机

摅神景于八幽,合洪化乎烟煴,充宇宙以播象,协元气而齐勋,发愤灵石,性洪流。兴曜会泉,升迹融丘。盈八纮以馀愤,虽弥天其未泄。岂假期于迁晷,遇崇朝而倏忽。红蕊发而菡萏,金翘援而合葩。神收鬼化,弼性违序。鸟殊类而比栖,兽异迹而同处。蛟引翳而并潜,龙攀鸿而双举。鸾舞角以轩罢,鸷企翮而延伫。长城曲蜿,釆阁相扶。耸瑶台之𡽱嶭,构琼闼之离娄。雄虹矫而垂天,翠鸟轩而扶日。

《浮云赋》前人

有轻虚之艳象,无实体之真形。厚厥本初,浮沉混并。六律籥应,八风时迈。元阴触石,甘泽霶霈,势不崇朝,覆被无外。若层台高观,重楼叠阁,或如钟首之郁律,乍似寒门之寥廓。金柯分玉叶散,绿翘明岩英焕。鸾翔凤翥,鸿惊鹤奋,鲸鲵溯波,鲛鳄冲道。朱丝乱纪,罗褂失领。飞仙凌虚,随风游骋。有若芙蓉群披,舜华总会,车渠绕理,玛瑙缛文。

《云赋》杨乂

天地定位,淳和肇分。刚柔初降,阴阳烟煴。于是山泽通气,华岱兴云。缥缈翻绵,郁若升烟。蹇槃萦以诘屈兮,若虬龙之蟠蜿;嶷岐岐以岳立兮,状有似乎列仙。东西络绎,南北油裔。随风徘徊,流行晻霭。豁兮仰披,杳兮四会。凝寒冰于朱夏,飞素雪于元冥。洒膏液于天汉,腾鸿泉于太清。乾坤以之交泰,品物以之流形。江海以之深满,川谷以之丰盈,毛羽以之光泽,草木以之葩荣,萌芽以之挺殖,苗秀以之积成。始于触石而出,肤寸而征;终于沾濡六合,浸润群生。荡涤陈秽,含吐嘉祥,施畅凯风,惠加春阳。拟神化于后土,与三曜兮齐光。

《维摩经十譬浮云赞》宋·谢灵运

泛滥明月阴,荟蔚南山雨。能为变动用,在我竟无取。俄已就飞散,岂复得攒聚。诸法既无我,何由有我所。

《九日紫气赋》〈并序〉唐·潘炎

景龙三年九月九日,帝与群官壶口山升高时,有紫气光彩照日,赋曰:

吾王不游,人何以休。望壶口之千里,值重阳之九秋。山对翠屏,动晖光之赫赫;云成紫盖,扶晚日之油油。宛转浮空,轮囷不散。应一人之盛德,为万岁之荣观。氤氲瑞色,无孤峰断阵之嵯峨;摇曳晴空,杂玉叶金枝之灿烂。出苍梧、入大梁。为汉武之盖,升轩辕之堂。忽兮改容,形难为状。纷纷郁郁,用表灵贶。迁用芒砀之间,非比昆崙之上。岂徒合而肤寸。垂以飘扇,河汾水兮天之,紫气凝兮人罕见。位当用九,果符九日之祥。运极通三,永御三云之殿。

《白云照春海赋》姜公辅

白云溶溶,摇曳乎春海之中。纷纭层汉,皎洁长空。细影参差,匝微明于日域;轻文凌乱,分炯晃于仙宫。始而乾门辟、阳光积。乃缥缈以从龙,遂轻盈而拂石。出穷峦以高翥,跨横海而远摭。故海映云而自春,云照海而生白。或呆呆以积素,或沉沉以凝碧。圆虚乍启,均瑞色而周流;蜃气初收,与清光而激射。云信无心而舒卷,海宁有志于潮汐。彼则澄源纪地,此乃泛迹流天。影触浪以时动,形随风而屡迁。入洪波而并曜,对绿水而相鲜。时惟孤屿冰朗,长汀云净。辨宫阙于三山,总妍华于一镜。临琼树而昭晰,覆瑶台而萦映。鸟颉颃以追飞,鱼从容以涵泳。莫不各得其适,咸悦乎性。登夫爽垲,望兹云海。云则连锦霞以离披,海则蓄玫瑰之翠彩。色莫尚乎洁白,岁何芳于首春。惟春色也,嘉夫藻丽。惟白云也,赏以清贞。可临流于是日,纵观美于斯辰。彼美之子,顾曰无伦。扬桂楫、棹青蘋。心遥遥于极浦,望远远乎通津。云兮片玉之人。

《白云无心赋》阙名

触石起于肤寸,散远天以逶迤。既轮囷而合道,澹摇曳以无为。缀广莫以霜净,凝太虚以缨垂。出处靡𢘆,同至人之无著;卷舒罔究,类君子之不羁。翘玉叶以缭绕,耀金柯而陆离。其兆无质,其形罕一。匪润础以上升,或从龙而迥出。入房呈贶,偶作瑞于殷王;登封效祥,谅无情于汉室。影遥连于远水,光俯接于平川。几徘徊以暂散,倏迤逦而相连。分至必书验其物,而有则荆棘不别。表兹性之无偏,势出塞以缤纷。色莹空以氤氲。被漫漫之精气,成英英之白云。抱翠石以流彩,入清池而写文。或假势于重岭,或隔阂于孤山。挺奇峰于天末,亘横阵于岩间。顺细雨以低举,随轻风而往还。哂鱼鳞之覆地,轻鹏翼以垂天。诚莫察其所感,亦安知其所然。五色竞彰,我则匪黄匪黑。五方皆遍,我则何后何先。至矣哉。信洁白之无心,实敷华之不实。云之容兮,或明或暗;云之体兮,乍徐乍疾。唐尧沈璧而受釐,轩后纪官而修吉。异哉近远相追,纡馀葳蕤出苍梧。以漠漠入帝乡,以迟迟愧作凌云之赋,思歌出谷之诗。傥贤良以见举,庶微才以应之。

《白云无心赋》韦执中

英英白云,合莫为质,义则难究,览之不一。观其发,虽有类于知机;稽其理,乃无心而自出。盖元造之潜运,而神功之阴。骘时止时,行或徐或疾。结自元气,生乎群山。将离兮孰制而合,既往兮孰召而还。非欲恢弘自覆乎大荒之际,焉知酌损不踰于肤寸之间。徒见其纡馀上汉,缭绕飞天,形不常而屡易,居靡定而频迁。谓变通之不倦,将有志于必然。斯乃生有于无,假虚为实。势乍分于逐火,色暂渝于带日。油油裔裔,虽在空而可观,杳杳冥冥,考攸往而无必。触石苍野,扬埃白泉。不恒厥所,有开必先。摇飏萦空,灭烟光于远峤;轮囷委地,杂波景于遥川。氤氤氲氲,或聚或分,其散也气,其兴也云。忽羡溢以洪舒,若练之曳;乍萦纡而交错,如丝之棼。所谓化于无象,著于无为。匪知咎于进退,惟契道而推移。夕随重阴则黯以霮䨴,昼混阳景则焕然赫曦。欻上腾而蓊蔚,俄叠影以参差。既有遇而必变,则无心兮可知然。则阴阳不测天,实为之不然者,雷何凭而隐隐,雨何施而祁祁,虽思虑而不假,何卷舒以应时。傥帝乡之可陟,何自致兮在兹。

《秋云似罗赋》侯喜

云之可观,时惟佩兰。映婺女而扇薄,透姮娥而幔寒。缥缈如画,霏微似残。乍逐乘槎之人,讶鸳裾远曳。每映衔芦之雁,谓燕幕遥看。且晓雾如縠,于今何在。馀霞成绮,须臾则改。讵若我终日是似,有时而待,拟六铢而披拂,伴仙女降衣。临七夕以轻盈,助牵牛纳釆。羃羃风引,笼笼露涵。染绛日而成茜,映青空而似蓝。冰绡若无,孰不比方而皆忝霓裳,傥有谁谓裁缝而不堪,吁嗟乎。一言有以千秋,只亦天网本疏,春丝不敌,今夕何夕,是寻是尺,如可求,斯服之无斁。

《夏云赋》刘元淑

崇山作镇,峨峨秀绝,暑气潜蒸,夏云孤泄。其稍进也,间古木以深沉;其上升也,镂太阳而明灭。其质散漫,其光氛氲。抱翠石而留影,入明水以写文。粲粲烂烂,摩太虚而历汉。郁郁纷纷,从皓景而横汾。美其任运高下,与时消息。似大道之无心,同达人之有识。时康则应伴雨,足于一旬,主圣乃浮,变歌声于五色。俄顷万里,不资天地之功。肤寸九霄,岂假阴阳之力。尔乃含精飘扬,逐吹低举,周游散适不常,其所出塞逦迤。暮为阴山之阵,入梦婵娟;朝是阳台之女,别有孤陋。沉沦文章,日新既作凌云之赋,未为天子之臣。

《云从龙赋》张随

山川之气曰云,寂尔虚无,倏尔韬映。虽无心而既出,终有感而协庆。鳞虫之长曰龙,道符于神,德合于圣。时变化而无极,在阴阳而应令。是知云为佐,龙为主。龙无云不可以陟烟霄,云无龙不可以降时雨。始霭霭于山泽,俄骙骙于天宇。有若鱼水相须,君臣夹辅而已。原夫或跃在泉,道契元默,未始出岫,时有通塞。及夫顺天地之功,赞生成之德。吟空山而奋扬其状,触幽石而蓊勃其色。然后蹈乎寥廓,自彼南北,何往而不济,何施而不得。润万物岂待崇朝,控千里才踰瞬息。故曰气感则应,有开必先,臣良而圣主,垂拱云起而飞龙在天。以类相从,罕闻不合,惟后作乂孰曰非贤。是以殷丁得其傅说。吉甫佐于周宣。品物咸泰寰海晏。然则云龙之义明矣,君臣之道一焉。于以辨物理,于以通人伦。运有智兮事有因,如羽翼之相假,同股肱之相亲。则当今得贤共理,岂不冠前代之君臣。

《馀霞散成绮赋》〈以题为韵〉韦充

试一望兮,云晚而山睛,白日欲没兮,红霞始生。含江天之霁润,笼烟景之虚明。发光华而不定,若组织之相成。阳文阴漫,乍合乍散,离披晃朗,错杂陵乱,丽云日之几重,铺绮绣之千段。翻光倒景,擢菡萏于湖中;舒艳腾辉,攒螮蝀于天畔。照万象于晴初,散寥天于日馀,吐丹气于青嶂,为金光于碧虚。越女浣纱,耻鲜明之莫及;巴姬濯锦,惭光彩之不如。攒红散紫,参差逦迤。状群飞之鸾凤,类丛生之花蘤。始一变而舒霞,终一变而成绮。当是时也,则有才子去国,游人别家。汎滥秋景,徘徊霁华。惜赏心之日暮,怅游目于天涯。积九秋之怀抱,对兹夕之烟霞,仰丹霄之愁断,想赤水之路赊。能不沉吟,徙倚卧坐,兴嗟况复,云景回午,苍凉愁暮。思摅怀而振藻,返疑忧而失趣。空吟谢客之诗,遐想公孙之赋。

《山川出云赋》李曾

天地为大不能独生,山川通气然后化成。故云者,气也,感时而先出。雨者,施也,凭云而后行。亦由将有邦家,神必生其贤智,获其辅佐,化乃洽于文明。且触石爰分,凌空可睹,杂峰峦而势逸奇,状掩山川而气腾,雄怒变而可大,随风散以飞扬,用而有成,从龙作为。霖雨因知云之将出,合君臣之道,贤之将来;为帝王之辅,所以神致。命于开周,岳降神而生甫者矣。天不我欺,云出以时济,旱灾而有望,播膏泽而无私。则臣既在兹,君当以维黄彩。有丰年之验。青光表举贤之期,岂独郁郁纷纷,合嘉气以成庆;朝朝暮暮,向阳台而有思。其为体也,且多;其为状也,难及。舒则杳冥而无际,卷则涓液而并入。况至帝乡而散城邑,随盖状以徐转,对阵影而遥集。君无谓轻虚而不真,君无谓悠扬而不亲。有以通天地而为化,有以合阴阳之至神。与道兴灭,随时屈伸。为君重阴覆万人于炎暑,为君载雨涤四海之埃尘。蔽亏穷巷,绕山扉以升降;回旋翠幄,拂仙家而绵邈。应贤为瑞,愿浮色于洛川;改容非烟,冀腾光于昆岳。

《气赋》张文

若夫气之为物也,寥廓无象,中虚自然。激混混而为地,蔚苍苍而称天。其下降也,日月星辰著矣;其上腾也,山河树木生焉。虹楼隐于云际,蜃阁浮于海边。圣人遇之而为主,道士餐之而得仙。纷盖松而吐雾,拥炉柏而生烟。若乃变化千体,包含万类,结庆呈祥,敷荣表瑞。翳春荣而绮靡,笼秋壑而枯悴,喷朝霞而共丹,腾晚霭而孤翠。触途无限,遇物相因。扶心体而为命,运手足而为身。九关用而殡魄,六腑通而谷神。朦胧虎岫,晻暧龙津。重辉赞于太子,五色彰于异人。出舂陵而表贶,度函关而浮真。既霏微以荟蔚,复萧索而轮囷。象圆光于浅晖,摇碎影于微尘。尔其橐籥无穷,埙篪异态。乍舒乍卷,如显如晦,罕养悬匏,虚惊众籁。或散漫而成罗绮,或昭彰而为黼黻。昏晓树而沉沉,羃遥峰而霭霭。至若嘘精吸液,含风吐云。拂鲍肆面均臭,凝麝帏而其芬。和妆台之艳粉,杂舞阁之轻裙。汎苏皋而郁郁,袭桃径之氛氲。有色可见,无声可闻。助莺杯之桂馥,添凤俎之兰薰。肸蚃难名,睢盱不测。随致动静,与时消息,聚散无定,盈亏独全。其纤也,入于有象;其大也,出于无边。凭太虚而作宅,终造化而为年。随之不见其后,迎之不见其前。惟恍惟惚,元之又元,吾不知共谁氏之子,象帝之先。

《富贵如浮云赋》郑磻隐

义重所守,云轻不居。苟崇高而非据,等飘薄之无馀。比赫赫之荣,不因于道德;似悠悠之质,且寄于空虚。推在天之所,自谅于我其焉。如昔宣父以饮水为娱,枕肱方息,原宪在左,颜生侍侧。感落落以抱影,见英英之改色。明徵瞰室之诫,穷彼吉凶。遥怜出岫之容,齐乎失得。且曰:得之不处,生也若浮。放于利而安仰,止于天而不留,将以轻列,爵动诸侯。虽南国佳人,漫学如蝉之鬓;西园危槛,空齐似蜃之楼。察彼载浮异玆,长守高冠,始加而已,失雅歌式。遵而非久,像往来之车盖;圆影难追,映躞蹀之马蹄。嘉名何有,诚以善恶不昧,卷舒有时。由得之而滥矣,果飘然兮已而。暴则不居,异郁郁纷纷之状;求而非道,同朝朝暮暮之姿。然则触石而起者,如苟得之易;从风而灭者,非能散之义。顾炎炎之色,鼎食皆虚;仰片片之多,烟空如寄。倏忽时变,悠扬日曛。垂一言于百代,揖万国之孤云。月榭风台,空复散其萧索;藻扃黼帐,皆不驻于氤氲。可以定圣哲之穷达,审是非于得否。山川之气,俄失高明之象。速朽至乎哉。如云之论,传于二三子之口。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乾象典.云霞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