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风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乾象典.风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乾象典

 第六十五卷目录

 风部汇考
  易经〈说卦传〉
  书经〈周书洪范〉
  诗经〈邶风终风 凯风 谷风 小雅谷风〉
  周礼〈春官保章氏〉
  礼记〈月令〉
  尔雅〈释天〉
  易纬〈通卦验 稽览图〉
  春秋纬〈考异邮〉
  山海经〈南山经 西山经 北山经 中山经〉
  孙子〈火攻篇〉
  吕子〈有始览〉
  史记〈天官书 律书〉
  汉书〈天文志〉
  淮南子〈天文训 地形训〉
  神异经〈风穴〉
  大戴礼〈夏小正〉
  星经〈太一 箕宿 壁宿〉
  白虎通〈八风〉
  释名〈释天〉
  博雅〈八风〉
  晋书〈天文志〉
  博物志〈风山〉
  风土记〈黄雀风 吹花擘柳风〉
  交州记〈风山〉
  武陵记〈风门〉
  南海经〈风门〉
  始安记〈风窍〉
  荆州记〈风井〉
  南越志〈风峒 夏风〉
  梁元帝纂要〈风之异名〉
  水经注〈河水 湿水〉
  乙巳占〈风异名〉
  番禺杂记〈鍊风〉
  三水小牍〈风穴〉
  宋史〈天文志〉
  遁斋閒览〈吹花擘柳风〉
  蠡海集〈花信风〉
  桂海虞衡志〈岩洞〉
  沈怀远南越志〈飓风〉
  观象玩占〈候风之法 五音占法 听声辨五音法 天门风 旋风〉
  江郎山志〈风洞〉
  天中记〈五风信〉
  明一统志〈长阳县〉
  田家五行〈杂占论月 论星 论风 论云 论气候〉
  管窥辑要〈风名状 占风歌〉
  天步真原〈论天气日月五星之能 论天气开门 扫星 流火 日月食 占年主星 春秋分至论天气〉
  回回历〈天时寒热风雨 阴雨湿润〉
  直隶志书〈怀柔县 唐县 浚县〉
  山西志书〈太原府 静乐县 浮山县 保德州 安邑县 夏县 吉州 潞城县 沁源县 浑源州 高平县〉
  河南志书〈汝州〉
  陕西志书〈澄城县 平利县〉
  浙江志书〈杭州府 长兴县 浦江县 江山县 淳安县 桐庐县 遂安县 丽水县 宣平县〉
  江西志书〈贵溪县 九江府 分宜县〉
  福建志书〈台湾府四时风信〉
  四川志书〈松潘等处军民指挥使司 夔州府达州 峨眉县〉
  广东志书〈感恩县〉
  贵州志书〈石阡府〉
  云南志书〈太和县 蒙自县 鹤庆府〉

乾象典第六十五卷

风部汇考

《易经》《说卦传》

巽为木,为风。
〈大全〉张子曰:阴气凝聚,阳在外者不得入,则周旋不舍而为风。 进斋徐氏曰:巽,入也。气之善入莫如风。

《书经》《周书·洪范》

星有好风,星有好雨。日月之行,则有冬、有夏,月之从星,则以风雨。
〈传〉箕星好风,毕星好雨,月经于箕则多风,离于毕则多雨。〈疏〉春秋纬云:月离于箕,则风扬沙,以箕为簸扬之器。故耳。郑以为箕星好风者,箕,东方木宿,风,中央土气,木克土为从妻所好,故好风也。

《诗经》《邶风·终风》

终风且暴。
〈朱注〉终风,终日风也,暴疾也。

终风且霾
〈朱注〉霾雨,土蒙雾也。

终风且曀
〈朱注〉阴而风曰曀。

《凯风》

凯风自南,吹彼棘心。
〈朱注〉南风谓之凯风,长养万物者也。〈大全〉孔氏曰:凯,乐也,风性乐养万物。

《谷风》

习习谷风,以阴以雨。
〈传〉习习,和舒貌。东风谓之谷风。阴阳和而谷风至。〈疏〉孙炎曰:谷之言谷,谷,生也。谷风者,生长之风。阴阳不和即风雨无节。故阴阳和乃谷风至。

《小雅·谷风》

习习谷风,维风及颓。
〈传〉颓,风之焚轮者也,风薄相扶而上。喻朋友相须而成。〈疏〉释天云:焚轮,谓颓;扶摇,谓之焱。 李巡曰:焚轮,暴风从上来降,谓之颓;扶摇,暴风从下升上,故曰焱。 孙炎曰:回风从上下曰颓,回风从下上曰焱。然则颓者,风从上而下之名。回风从上而下,力薄不能更升。谷风与相遇,二风并力乃相扶而上。喻朋友二人同心乃相率而成也。彼回风从上下,谷风来相扶,谓之颓,若谷风既与相扶而上,则为焱,不复为颓也。诗言:颓,据其未与相扶耳。
《周礼》《春官》
保章氏:以十有二风,察天地之和。
〈订义〉王昭禹曰:十有二风,风之生于十二辰之位者也。盖天地六气合以生风,艮为条风,震为明庶风,巽为清明风,离为景风。坤为凉风,兑为阊阖风,乾为不周风,坎为广莫风。八风本乎八卦。传曰:舞以行八风,谓此也。四维之风兼于其月,故艮为条风,而立春亦曰条风;巽为清明风,而立夏亦曰清明风;坤为凉风,而立秋亦曰凉风;乾为不周风,而立冬亦曰不周风。故八风变而言之,又谓十二风也。

《礼记》《月令》

孟春之月,东风解冻。
〈疏〉按通卦验云:立春,雨水降,条风至。条风,即东风也。又云:正月中,猛风至。注云:猛风,动摇树木有声者。猛风即东风之甚也。

季夏之月,温风始至。
〈陈注〉朱氏曰:温风,温厚之极。凉风,严凝之始。

孟秋之月,凉风至。
〈大全〉冯氏曰:凉风至,则天地之仁气散矣。

仲秋之月,盲风至。
〈陈注〉盲风,疾风也。〈大全〉严陵方氏曰:盲者,闭暗之称,当建酉阖户之月。故其风谓之盲风,又谓之阊阖。

《尔雅》《释天》

春为发生,夏为长嬴,秋为收成,冬为安宁。四时和为通正,谓之景风。
〈注〉此亦四时之别号,尸子皆以为太平祥风。

南风谓之凯风,东风谓之谷风,北风谓之凉风,西风谓之泰风。焚轮谓之颓,扶摇谓之焱。风与火为庉,回风为飘。日出而风为暴风,而雨土为霾,阴而风为曀。
〈注〉颓暴风从上下,焱暴风从下上,庉庉,炽盛之貌。

《易纬》《通卦验》

立春条风至,赦小罪,出稽留;春分明庶风至,正封疆,修田畴;立夏清明风至,出币帛,礼诸侯;夏至景风至,辨大将,封有功;立秋凉风至,报土功,礼四乡;秋分阊阖风至,解悬垂,琴瑟不张;立冬不周风至,修宫室,完边城;冬至广莫风至,诛有罪,断大刑。八风以时至则阴阳变化道成,万物得以育生。王者,当顺行八政,当八卦也。

《稽览图》

太平时,阴阳和、风雨咸同,海内不遍。地有险易,故风有迟疾。虽太平之政,犹有不能均同也。唯平均乃不鸣条。巽气不至,则大风扬砂。

《春秋纬》《考异邮》

八风杀生以节翱翔,距冬至四十五日,条风至。条者,达生也。距,犹起也。自冬至四十五日而立春,此风应其方而来,生万物也。四十五日,明庶风至。明庶迎惠。言春分之后,阳以施惠之恩德,迎众物而生之也。四十五日,清明风至,精芒挫收。言立夏之后,荠麦之属,秀出已备。故挫止其锋芒,收之使成实也。四十五日,景风至。景风,强也,强以成之,夏至之候也。强,言万物强盛也。四十五日,凉风至。凉风者,寒以闭也。立秋之后也,闭,收也。言阴寒收成万物也。四十五日,阊阖风至。阊阖者,当寒天收也。秋分之候,阊阖盛也。言时盛,收物盖藏之也。四十五日,不周风至。不周者,不交也,阴阳未合化也。立冬之后也,未合化,言消息纯坤,无阳也。月令曰:天地不通而闭塞,成冬也。四十五日,广莫风至。广莫者,精大满也。冬至之候。言物无见者,风精大满,美物也。
风之为言萌也,其立字,虫动于几中者为风。虫动于几,言阳气无不周也。明昆虫之属,得阳乃生,遇阴则死。故风为阴中之阳也。

《山海经》《南山经》

旄山之尾,其南有谷,曰育遗,凯风自是出。
令丘之山,其南有谷焉,曰中谷,条风自是出。

西山经

长沙之山又西北三百七十里,曰不周之山。
〈注〉此山形有缺不周匝处,因名云西北,不周风自此山出。

符愓之山多怪雨,风云之所出也。

《北山经》

法狱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犬,而人面,善投,见人则笑。其名山𤟤,其行如风,见则天下大风。〈𤟤音晖〉錞于母逢之山,北望鸡号之山,其风如音戾急风貌〉

《中山经》

凡山有兽焉。其状如彘,黄身、白头、白尾。名曰闻,见则天下大风。

《孙子》《火攻篇》

月在奎、壁、翼、轸此四宿者,风起之日也。

《吕子》

月在奎、壁、翼、轸此四宿者,风起之日也。

《有始览》

何谓八风。东北曰炎风,东方曰滔风,东南曰熏风,南方曰巨风,西南曰凄风,西方曰飂风,西北曰厉风,北方曰寒风。

《史记》《天官书》

轸为车主风。
〈注〉索隐曰:轸,四星与巽同位,为风车,动行疾似之也。

辰星,春不见大风。

《律书》

不周风居西北,主杀生。东壁居不周风东,主辟生气而东之。至于营室,营室者,主营胎阳气而产之。东至于危。危,垝也。言阳气之危垝,故曰危。十月也,律中应钟。应钟者,阳气之应,不用事也。其于十二子为亥。亥者,该也。言阳气藏于下,故该也。广莫风居北方。广莫者,言阳气在下,阴莫阳广大也,故曰广莫。东至于虚。虚者,能实能虚,言阳气冬则宛藏于虚,日冬至则一阴下藏,一阳上舒,故曰虚。东至于须女。言万物变动其所,阴阳气未相离,尚相如胥也,故曰须女。十一月也,律中黄钟。黄钟者,言阳气踵黄泉而出也。其于十二子为子。子者,滋也;滋者,言万物滋于下也。其于十母为壬癸。壬之为言任也,言阳气任养万物于下也;癸之为言揆也,言万物可揆度,故曰癸。东至牵牛。牵牛者,言阳气牵引万物出之也。牛者,冒也,言地虽冻,能冒而生也。牛者,耕植种万物也。东至于建星。建星者,建诸生也。十二月也,律中大吕。大吕者,其于十二子为丑。丑者,纽也。言阳气在上未降,万物厄纽未敢出。条风居东北,主出万物。条之言条治万物而出之,故曰条风。南至于箕。箕者,言万物根棋,故曰箕。正月也,律中泰簇。泰簇者,言万物簇生也,故曰泰簇。其于十二子为寅。寅言万物始生螾然也,故曰寅。南至于尾,言万物始生如尾也。南至于心,言万物始生有华心也。南至于房。房者,言万物门户也,至于门则出矣。明庶风居东方。明庶者,明众物尽出也。二月也,律中夹钟。夹钟者,言阴阳相夹厕也。其于十二子为卯。卯之为言茂也,言万物茂也。其于十母为甲乙。甲者,言万物剖符甲而出也;乙者,言万物生轧轧也。南至于氐。氐者,言万物皆至也。南至于亢。亢者,言万物亢见也。南至于角。角者,言万物皆有枝格如角也。三月也,律中姑洗。姑洗者,言万物洗生。其于十二子为辰。辰者,言万物之蜃也。清明风居东南维,主风吹万物,而西之轸。轸者,言万物益大而轸轸然。西至于翼。翼者,言万物皆有羽翼也。四月也,律中仲吕。仲吕者,言万物尽旅而西行也。其于十二子为巳。巳者,言阳气之已尽也。西至于七星。七星者,阳数成于七,故曰七星。西至于张。张者,言万物皆张也,西至于注。注者,言万物之始衰,阳气下注,故曰注。五月也,律中蕤宾。蕤宾者,言阴气幼少,故曰蕤;痿阳不用事,故曰宾。景风居南方。景者,言阳气道竟,故曰景风。其于十二子为午。午者,阴阳交,故曰午。其于十母为丙丁。丙者,言阳道著明,故曰丙;丁者,言万物之丁壮也,故曰丁。西至于弧。弧者,言万物之吴落且就死也。西至于狼。狼者,言万物可度量,断万物,故曰狼。凉风居西南维,主地。地者,沈夺万物气也。六月也,律中林钟。林钟者,言万物就死气林林然。其于十二子为未。未者,言万物皆成,有滋味也。北至于罚。罚者,言万物气夺可伐也。北至于参。参言万物可参也,故曰参。七月也,律中夷则。夷则,言阴气之贼万物也。其于十二子为申。申者,言阴用事,申贼万物,故曰申。北至于浊。浊者,触也,言万物皆触死也,故曰浊。北至于留。留者,言阳气之稽留也,故曰留。八月也,律中南吕。南吕者,言阳气之旅入藏也。其于十二子为酉。酉者,万物之老也,故曰酉。阊阖风居西方。阊者,倡也;阖者,藏也。言阳气道万物,阖黄泉也。其于十母为庚辛。庚者,言阴气庚万物,故曰庚;辛者,言万物之辛生,故曰辛。北至于胃。胃者,言阳气就藏,皆胃胃也。北至于娄。娄者,呼万物且内之也。北至于奎。奎者,主毒螫杀万物也,奎而藏之。九月也,律中无射。无射者,阴气盛用事,阳气无馀也,故曰无射。其于十二子为戌。戌者,言万物尽灭,故曰戌。

《汉书》《天文志》

月行出阳道则旱风,出阴道则阴雨。
箕星为风,东北之星也。东北地事天位也。故易曰:东北丧朋及巽。在东南为风,风,阳中之阴,大臣之象也。其星轸也,月去中道,移而东北入箕。若东南入轸,则多风。一曰:月为风雨,日为寒温。

《淮南子》《天文训》

何谓八风。距日冬至四十五日,条风至。条风至四十五日,明庶风至。明庶风至四十五日,清明风至。清明风至四十五日,景风至。景风至四十五日,凉风至。凉风至四十五日,阊阖风至。阊阖风至四十五日,不周风至。不周风至四十五日,广莫风至。条风至则出轻系、去稽留;明庶风至,则正封疆、修田畴;清明风至,则出币帛、使诸侯;景风至,则爵有位、赏有功;凉风至,则报地德、祀四郊;阊阖风至,则收县垂、琴瑟不张;不周风至,则修宫室、缮边城;广莫风至,则闭关梁、决刑罚。

《地形训》

何谓八风。东北曰炎风,东方曰条风,东南曰景风,南方曰巨风,西南曰凉风,西方曰飂风,西北曰丽风,北方曰寒风。
诸稽摄提,条风之所生也;通视,明庶风之所生也;赤奋若,清明风之所生也;共工,景风之所生也;诸比,凉风之所生也;皋稽,阊阖风之所生也;隅强,不周风之所生也;穷奇,广莫风之所生也。

《神异经》《风穴》

南方有火山,南岸下有风穴,厥大容人,其深不测,而穴中肃肃,常有微风。

《大戴礼》《夏小正》

正月时有俊风。俊者,大也。大风,南风也。何大于南风也。曰:合冰必于南风,解冰必于南风。生必于南风,收必于南风。故大之也。

《星经》《太一》

太一星在天一南,天帝神知,风雨所在之国也。

《箕宿》

箕四星,天子后也,箕后动有风,期三日也,前二星为后也,金星久守风旱。

《壁宿》

东壁二星,客守,多风雨。

《白虎通》《八风》

风者,何谓也。风之为言萌也,养物成功。所以象八卦。阳生于五,极于九,五九四十五日变,变以为风。阴合阳以生风也。距冬至四十五日条风至。条者,正也。四十五日明庶风至,明庶者,迎众也。四十五日清明风至,清明者,清芒也。四十五日景风至。景,大也,阳气长养。四十五日凉风至。凉,寒也,行阴气也。四十五日阊阖风至,戒收藏也。四十五日不周风至。不周者,不交也,阴阳未合化也。四十五日广莫风至。广莫者,大也,同阳气也。故曰:条风至地暖,明庶风至万物产,清明风至物形乾,景风至棘造实,凉风至黍禾乾,阊阖风至生荠麦,不周风至蛰虫匿,广莫风至则万物伏。是以王者承顺之,条风至,则出轻刑、解稽留;明庶风至,则修封疆、理田畴;清明风至,则出币帛、使诸侯;景风至则爵有德、封有功;凉风至,则报地德、化四乡;阊阖风至,则申象刑、饰囷仓;不周风至,则筑宫室、修城郭;广莫风至,则断大辟,行狱刑。
《刘熙·释名》《释天》
风,兖豫,司横口。合唇,言之风泛也。其气博泛而动物也。青徐,言风踧口;开唇,推气,言之风散也,气放散也。

《博雅》《八风》

东北条风,东方明庶风,东南清明风,南方景风,西南方凉风,西方阊阖风,西北方不周风,北方广莫风。

《晋书》《天文志》

箕四星主八风,凡日月宿在箕、东壁、翼、轸者,风起。王良五星在奎北,主禦风雨水道。
东井八星,月宿井有风雨。
凡游气蔽天、日月失色,皆是风雨之候也。
云气如乱穰,大风将至。

《博物志》《风山》

风山之首,方高三百里。风穴如电,突深三十里,春风自此而出也。何以知还风也。假令东风,云反从西来,诜诜而疾,此不旋踵立西风矣。所以然者,诸风皆从上而下,或薄于云,云行疾下,虽有微风不能胜上,上风来则反矣。

《风土记》《黄雀风》

六月则有东南长风,俗名黄雀。长风时海鱼变为黄雀,因为名也。

《吹花擘柳风》

河朔春时,疾风数日,一作三日乃止。曰吹花擘柳风。

《交州记》《风山》

风山在九真,风门在山顶,常吐长风。

《武陵记》《风门》

风门山有石门,去地百馀丈。将欲风起,此门隐隐有黑气上。须臾,有风竞起。在朗州。

《南海经》《风门》

苍梧山左右出风,故曰风门。
《王歆之·始安记》《风窍》
沈军垒北有昆崙山连峙,千仞岭岑。盖川常飉飉焉有风窍。

《荆州记》《风井》

风井,夏则风出,冬则风入。

《南越志》《风峒》

高安石室自生风,峒南北二门,状若人功。

《夏风》

岭峤,夏风发自午,至夜乃止。仆屋僵树,累年一发,或岁再三。

《梁元帝纂要》《风之异名》

春风曰暄风、阳风,秋风曰商风、素风、激风、高风,冬风曰阴风、严风、哀风,猛风曰颲风,凉风曰浏风,微风曰飉风,小风曰飕风。小风从孔来,曰风。

《水经注》《河水》

河水南径北屈县,故城西十里有风山,上有穴如轮。风气萧瑟,习常不止,当其冲飘也,而略无生草。盖不定众风之门故也。

《湿水》

火山有东西谷,广十许步。南岸下有风穴,厥大容人,其深不测,而穴中肃肃。常有微风,虽三伏盛暑犹须袭裘,寒吹凌人,不可暂停。

《乙巳占》《风异名》

折木发屋曰怒风,扬沙转石曰狂风,四转五复曰乱风,卒起卒歇曰暴风,独鹿蓬勃曰勃风,扶摇羊角曰飘风,清凉温和尘埃不动曰和风。

《番禺杂记》《鍊风》

飓风将发,有微细雨。先缓后急,谓之鍊风。

《三水小牍》《风穴》

汝南临汝县有小山曰崆峒,其巅洞穴如盎,将有大风雨,则白犬自穴出。田夫以为候。
白崖山之右有巨穴如井,不知深浅。穴口四围津津如汗。间有气出,腾空为白云。须臾风起怒号如雷,里人见云即知风起,散则风定,细则风小,盛则风猛。窒其穴,风虽小,而民多瘴;开则风如故,而瘴亦衰。

《宋史》《天文志》

尾宿九星,客星出则为风,流星出入风雨时。
箕宿四星,主八风。凡日月宿在箕壁翼轸者,皆风起。舌动,三日有大风。日犯,大风沙,月食为风,月晕为风,月犯多风,岁星守之多恶风,太白守之为风,孛入则多风雨,箕口敛为雨,开为多风少雨。
牛宿六星,岁星留守在牛西,主风雪。
营室二星,月晕为风。
壁宿二星,月晕为风。太白犯之,多风雨。客星守之,多风雨。
附路一星在阁道南,主禦风雨。
毕宿八星,日晕有风雨。岁星犯,冬多风雨。
东井八星,月宿其分,有风雨。日晕,则多风雨。
轩辕十七星,一曰权星,阴阳交合,怒为风,权主之。翼宿二十二星,太白出入留舍,大风。
轸宿四星,主风。月晕,岁多大风。

《遁斋閒览》《吹花擘柳风》

河朔春时多大风,飞尘撼木,数日一作,每作辄三二日方止。以访左右,对曰:不得是风,且无年。是名吹花擘柳,草木百谷皆藉之。

《蠡海集》《花信风》

二十四番,花信风者,盖自冬至后三候,为小寒十二月之节气。月建于丑地之气,辟于丑天之气,会于子。日月之运,同在元枵,而临黄钟之位。黄钟为万物之祖。是故十一月,天气运于丑,地气临于子,阳律而施于上。古之人所以为造历之端。十二月,天气运于子,地气临于丑,阴吕而应于下。古之人所以为候气之端,是以有二十四番花信风之语也。五行始于木,四时始于春。木之发荣于春,必于水土,水土之交在于丑,随地辟而肇见焉。昭矣析而言之,一月二气六候,自小寒至谷雨,凡四月八气,二十四候。每候五日以一花之风信应之。世所言始于梅花,终于楝花也。详而言之,小寒之一候梅花,二候山茶,三候水仙。大寒之一候瑞香,二候兰花,三候山矾。立春之一候迎春,二候樱桃,三候望春。雨水之一候菜花,二候杏花,三候李花。惊蛰之一候桃花,二候棣棠,三候蔷薇。春分之一候海棠,二候梨花,三候木兰。清明之一候桐花,二候麦花,三候柳花。谷雨之一候牡丹,二候酴醾,三候楝花。花竟则立夏矣。

《桂海虞衡志》岩洞

元风洞,去栖霞傍数百步,风自洞中出,寒如冰雪。

《沈怀远·南越志》《飓风》

熙安间多飓风。飓者,具四方之风也。常以六七月发。未至时,三日,鸡犬为之不宁。一曰惧风,言怖惧也。

《观象玩占》《候风之法》

凡候风必于高平远畅之地,立五丈竿,以鸡羽八两为葆,属竿上候风。吹葆平直,则占。或于竿首作槃,上作三足乌,两足连上外立,一足系下内转。风来则乌转回首向之,乌口衔花,花施则占。之羽必用鸡,取其属巽而能知时。羽重八两,以象八风,竿长五丈,以法五音。乌者,日中之精,巢居。知风,乌为其首也,今又按古书云:三丈五尺竿,以鸡羽五两系其端,羽平则占。然则长短轻重惟适宜,不在过泥,但须出众中,不被隐蔽,有风即动。直而不激,便可占。候羽毛必须五两,以上八两,以下盖羽。重则难举,轻则易举也。时常占候,必须用乌。
凡风发,初迟后疾者,其来远;初急后缓者,其来近。动叶十里,鸣条百里,摇枝二百里,落叶三百里,折小枝四百里,折大枝五百里,飞沙走石千里,拔大根三千里。

《五音占法》

京房占曰:风角有推,五音有纳,音木金水火土。有以十二支配五音,有听声配五音。风所发,各以五音之数期风之远近。宫风近十里,中百里,远千里;徵风近七里,中七十里,远七百里;羽风近六里,中六十里,远六百里;商风近九里,中九十里,远九百里;角风近八里,中八十里,远八百里,皆以五音成数,推之变通,其数触类而长之,风从来二十四处皆须明,知发止审,别支干八卦。所发时早晚来,从何处息,在何时回,止何辰,皆须知之,乃可以言。

《听声辨五音法》

李淳风曰:凡占风必知风之情,风之声。五音者,五行之声。皆出于黄钟之管,管长九寸,声最浊而为宫。其数九九八十一分,增减以生上下,故三分减一分,馀五十四。三分益一分,为七十二。三分减一,馀四十八。三分益一,为六十四。以成五音之数,听声之法,必须耳察大小清浊,必以度数正之。度数正则声亦正,不可以文载口谕,今言其梗概云。
宫声风如牛鸣阱中,隆隆如雷鼓。徵声风如奔牛,如炎火如缚,彘骇走。
羽声风如击湿鼓,如水扬波激气相磋,如麋鹿鸣。商声风如离群羊,如叩钟磬,如蜚羽之声,如流水呜咽感人。
角声风如千人叫啸,言语琅琅,如人悲,如人叫,啾啾唧唧,如鸣雉伐木。

《天门风》

天下多有出风之处,名山大川,皆有风穴,惟天门所出风可占。天门者,乾方也,戌亥同为乾方。

《旋风》

飘风、回风、扶摇、羊角、焚轮,皆其类也。自下而上值于天,亦有自上而下者,通谓旋风。

《江郎山志》风洞

江郎山风洞,天将雨,则风从中出。

《天中记》《五风信》

吴俗以十月初五日为五风生日。渔者盛陈牲醴飨并湖诸祠祈,此日有风,则每五日风雨如期而至,终岁皆然,可以扬帆取鱼。谓之五风信。

《明一统志》《长阳县》

风穴,在长阳县南三十里方,山夏则风出,冬则风入,春秋风则静。

《田家五行》《杂占论月》

月晕主风。何方有阙,即此方风来。

《论星》

星光闪烁不定,主有风。

《论风》

夏秋之交大风,及有海沙云起,俗呼谓之风潮。古人名之曰飓风。言其具四方之风,故名飓风。有此风必有霖淫大雨同作。甚则拔木偃禾,坏房室、决堤堰。其先必有如断虹之状者见,名曰飓母,航海之人见此,则又名破帆风。
凡风单日起,单日止;双日起,双日止。
谚云:西南转西北,搓绳来绊屋。又云:半夜五更西,天明拔树枝。又云:日晚风和,明朝再多。又云:恶风尽日没。又云:日出三竿,不急便宽。大凡风,日出之时必略静。谓之风让日,大抵风自日内起者,必善;夜起者必毒。日内息者亦和,夜半息者必大冻。已上并言隆冬之风。
谚云:春风踏脚报。言易转,方如人传报不停脚也。一云:既吹一日南风,必还一日北风报答也。二说俱应谚云:西南早到,晏弗动草。言早有此风,向晚必静。谚云:南风尾,北风头。言南风愈吹愈急,北风初起便大。

《论云》

云若炮车形起,主风起。

《论气候》

元宵前后必有料峭之风,谓之元宵风。
凡春有二十四番,花信风、梅花风打头,楝花风打末。中秋前后起西北风,谓之霜降信。
立冬前后起西北风,谓之立冬信,月内风频作,谓之十月五风信。

《管窥辑要》《风名状》

李淳风曰:按占风之家,多云发屋、折木、扬砂、走石等语。若每占中俱著此语,则又至繁,今辄以一家例之。古云发屋、折木、扬砂、走石,今谓之怒风。多为不吉之象。一日之内三传移风。古云四转五复,今谓之乱风。乱风者,狂风不定之象。天无云,晴爽。忽起大风,不经刻而止,止复忽起,乍有乍无,今谓之暴风。暴风主有卒暴事。鸣条、摆树、萧萧有声,今谓之飘风、迅风。触尘蓬勃,今谓之勃风。回旋羊角,古谓扶摇羊角,今谓之回风。回风卒起,而圜转扶摇,有如羊角,向上轮转。有自上而下者,或磨地而起者,总谓之回风,亦专有占。古云:暗冥浊寒刻者,今总谓之霾曀。凡风和畅清悦温良适时,尘埃不起,人情恬淡,是谓祥风。天色晦冥,风气昏浊,其声寒惨,尘埃蓬勃,是谓灾风。风势纷错交乱,乍起乍止,深藏难测,其声聒耳,是谓小人魅惑风。风势暴起,南北不定,离合氛埃,是谓上下不宁之风。风势凛洌,人怀战慄,是谓刑罚惨刻风。风声啾唧惨切,令人悲惜,为大丧风。风声如火奔驰,乍起乍息,为旱火风。

《占风歌》

魁罡气白黄,堤防风势狂。早间日晒耳,狂风即时起。早白与暮赤,飞砂及走石。午前日忽昏,北方风怒嗔。午后日昏晕,风起须当慎。日月忽后圆,风来不等閒。云掩日不动,风势如山重。反照色黄光,明朝风必狂。天道忽昏惨,狂风时下感。天色赤与黄,顷刻大风狂。黑云片片生,眼底主狂风。黑紫云如牛,狂风急如流。云势若鱼鳞,来朝风不轻。黑云北方突,暴频风大毒。黑云半开闭,大飓随风至。云起乱行急,风势难当抵。〈阙五字〉狂风来不少。辰阙电光飞,大飓必可期。连日雨朦胧,必定起狂风。星辰若昼见,顷刻狂风变。

《天步真原》《论天气日月五星之能》

土星木星相会及冲方,秋分大风。
土星水星火星会冲方,热宫风。
木星火星会冲方,春分秋分风。
水星会冲方,湿宫雨,别宫天晴小风。
木星水星会冲方有风,热宫内大旱热风。
木星太阴会冲方有风。
火星太阳会冲方,冷宫风极大。
火星水星会冲方,秋分大风。
太阳水星会乾宫,有热风。
金星水星会湿宫风。

《论天气开门》

开门之理,如太阳舍在巨蟹,土星舍在磨羯,不论何时,但太阳与土星相会,冲方即为开门。门开即有入门者,其冷热晴雨皆倏忽有变。开门有三,一木星、水星是开风门,坏树木房室。

《扫星》

扫星色不定者,水星之性,雷电暴风。

《流火》

流火主天气多风,风从流星方来。

《日月食》

太阳太阴失光,其害所主,当论五星与太阳、太阴相会、相冲方,木星、水星主风。

《占年主星》

土星为本年主星,多晦风。
火星为本年主星,多热风。

《春秋分至论天气》

四正宫内,五星在日光下,冬至多南风。
金水在日光下,冬至有南风,春分风多。

《回回历》《天时寒热风雨》

太阴与一星相照及相离,后别与一星相照,后照二星,是太阴所在宫,及宫主星所在宫,又与太阴所在宫分相对,主风。
如太阴离火星与金星照,或离太阳与土星照,或离土星与太阳照。

太阳、木星、水星属风,其宫分则阴;阳申、天秤、辰宝、瓶子皆属风,太阴、水、土三星或两星在风宫,则多风。若近年命,或近四季,及朔望命宫之前,七曜内一星在申子辰宫,则多风。看星何性,其风随其性。纬度属何方,风从其方来。火在其宫,则有恶风红云。土则风不至而寒。木有和风,比土星之风微。至金,和风带润。水多清风。
太阳在阴阳,太阴在人马,此时有和风,则一年之风善;有恶风,则一年之风恶。
土星在申子辰,或亥卯未宫分。火在内主热风。水在内有和风。金在内和风不重。水在内清风频转方位。太阴与木水二星相照,多风。

《阴雨湿润》

年命宫四季朔望宫主星是。金星风暗,水星风云多,雨少。若上星不系作雨时,则阴暗风起。
太阴金水初交,亥卯未宫,不当雨时,则天暗风起。日月朔望,命宫主星与第七宫主星相照。或沾光,或聚光,不当雨时则风。
太阴与木星水星相照,主风。

《直隶志书》《怀柔县》

风台,在怀柔县东南四十五里北屋庄,邹衍锁风,洞前风声凛冽,人不敢近。

《唐县》

风山,在唐县西三十五里,上有古刹,清幽可爱,石穴风声如钟。

《浚县》

风穴,在浚县黑山嘉祐院中,穴口如斗。风从中出,附口处草皆外偃。寺僧恶游人之多也,以石土塞之。

《山西志书》《太原府》

太原府阳曲县风穴,在府城西二十里,石壁有穴,下有庙。传云:神至则穴内有声,去则否。

《静乐县》

黑风山,在静乐县西北五里,山侧有一窍,秋冬出黑风。

《浮山县》

司空山,在县东南二十里,原名风穴,其巅旧有穴孔出风。樵牧者纳其衣于穴中,少顷即出。

《保德州》

号风沟,在州西南六十里,内有石窍。凉风刮出,虽盛暑,人不敢近。

《安邑县》

风谷洞,在分云岭西,形若半井,投叶即飞。其风出,则飞沙拔木。
盐风洞,在风谷洞旁,洞口若盆。仲夏应候,风出声隆隆然。

《夏县》

风洞,在柏塔山后岩,中有窍,深不可测。风自窍中出,有声。

《吉州》

风山,在州北六十里,上有穴如轮,风气萧瑟。

《潞城县》

风穴山,在县东南二十里,有石窍,其深不可测。听之有风声。

《沁源县》

风洞,在朱鹤岭风神庙内,其深莫测。洞口堆以乱石,人不敢窥视。每遇狂风起,辄由洞口出,每岁四月内,有司致祭。

《浑源州》

石峡风葫芦,在州南十里,磁窑口峡上有张君详刻纨扇风葫芦。人过此,虽暑热即有风生。

《高平县》

风洞,在县东南十里许,山坡一孔。风生飒飒有声,然出入各三日,信期不爽。

《河南志书》《汝州》

风穴山,在州城东北二十里,上有风穴。相传风将作,穴中先有声。

《陕西志书》《澄城县》

风洞,在县西北七十里石门山麓,其深叵测。天将风,洞中先有声响振崖谷,将息响如初。

《平利县》

风洞,在县西四十里,其深莫测,四时有风,常从穴中出。

《浙江志书》《杭州府》

风水洞,在杨村慈岩院,有洞极大,流水不竭。顶上又一洞,立夏,清风自生,立秋则止。

《长兴县》

长兴县西二十里飞云山南,有风穴,云起辄散。

《浦江县》

仙华山,在县北八里峰有五,有穴深黑,风从中出,薄于两崖,草木时动。

《江山县》

江山县南白水岩,岁雩有云自南出,则雨。又南曰风洞,天将雨则风从中出。

《淳安县》

清风洞,在县东十五里牌岭路旁,旧名风穴。石中有窍围一尺,风从中出,相传方仙翁值暑过此,以杖触窍取凉。
风潭,在县东一里,宋郡守方回访邑人,方逄辰。诗有:朝餐石硖峡中石,暮宿风潭潭上风之句。

《桐庐县》

风穴山,在县西北四十里,山下有穴出风,因名。

《遂安县》

遂安县西四灵山有风洞,夏出凉风,冬出温风。

《丽水县》

丽水县西三十里风门山上有二穴深邃。风自中出,每夜静月明,白气自山麓上彻霄汉。

《宣平县》

宣平县风起岩,在五里下,四时有风从岩窦中出,暑月尤劲。

《江西志书》《贵溪县》

风洞,在贵溪县南五十里,洞中空口狭常有风气嘘
吸。

《九江府》

虚谷东英巨山岩内有石人坐磐石上,体上尘秽则风兴。

《分宜县》

袁州府风洞,在分宜县,距桃源洞二里许,居山之阳,不可入。傍有泉,流水潺湲,清风生焉。冬温夏冷,避暑置盘餐于中食,顷辄冻。

《福建志书》《台湾府四时风信》

正月初四日为接神飓,初九日为玉皇飓。此日有飓,各飓皆验;此日或无飓,则各飓亦或有不验者。十三日为关爷飓,二十九日为乌狗飓。
二月初二日为白须飓。
三月初三日为元帝飓,十五日为真人飓,二十三日为妈祖飓。真人飓多风,妈祖飓多雨,三月共三十六飓,此其大者。
四月初八日为佛子飓。
五月初五日系大飓旬,为屈原飓,十三日亦为关爷飓。
六月十二日为彭祖飓,十八日为彭祖婆飓,二十四日为洗炊笼飓。自十二日起至二十四日止,皆系大飓旬。
七月十五日为鬼飓。
八月初一日为灶君飓,初五日系大台旬,十五日为魁星飓。
九月十六日为张良飓,十九日为观音飓。
十月初十日为水仙王飓,二十六日为翁爹飓。十一月二十七日为普庵飓。
十二月二十四日为送神飓,二十五日为天神下降飓,二十九日为火盆飓。自二十四日至年终俱系大风旬,为送年风。
一年之月各有飓日,验之多应。舟人以此戒避不敢行船。凡清明以后,地气自南而北,则以南风为常。霜降以后,地气自北而南,则以北风为常风。若反其常,寒南风而暑北风则台飓将作,不可行船。
南风壮而顺,北风烈而严。南风多间,北风罕断。南风驾船,非台飓之时,常患风不胜帆,故商贾以舟小为速;北风驾船,虽非台飓之时,亦患帆不胜风,故商贾以舟大为稳。
风大而烈者为飓,又甚者为台飓。常骤发。台则有渐,飓或瞬发倏止。台则常连日夜,或数日而止。大约正二三四月发者为飓,五六七八月发者为台。九月则北风初烈,或至累月。俗称为九降风。间或有台,则骤至如春飓。船在洋中遇飓犹可为,遇台不可受矣。过洋以四月、七月、十月为稳,以四月少飓日,七月寒暑初交,十月小阳春候,天气多晴顺也。最忌六月、九月,以六月多台日,九月多九降也。
十月以后北风常作,然台飓无定期。舟人视风隙以来往,五、六、七、八月应属南风。台将发则北风先至,转而东南,又转而南,又转而西南,始止。
五六七月间多风。时风雨俱至。即俗所谓风时雨、西北雨也。船人视天边黑点如簸箕大,则收帆严舵以待之。瞬息风雨骤至,随刻即止,少迟则不及焉。天边有断虹,台亦将至,只现一片。如船帆者,曰破帆。稍及半天如鲎尾者,曰屈鲎。破帆甚于屈鲎所出之方,又甚于他方。海水骤变,水面多秽如米糠。及有海蛇浮游于上面,台亦将至。昏夜星辰闪动,亦有大风。十二月二十一日起,一日有风,应明年正月有大风二日应。二月三月至九月,俱按日相应。或一日之间作二次,则来年所应之月台亦二次,多次亦多如之。记而验之,无不应者。

《四川志书》松潘等处军民指挥使司

风洞山,治东五十里,洞深不可测,多恶风。每午辄大作,则飞沙蔽天,人马皆辟易。寒气袭人,或触之多横死。否则喘息旬日始止。

《夔州府达州》

风洞,治东五十里,道傍洞口出风,下有流泉。

《峨眉县》

风洞,九盘山旁古碑诗:风洞初开日月新,桂花收拾个中人。

《广东志书》《感恩县》

息风山,在城东南十五里,中有巨穴,深百尺馀。黑暗莫测,飓风伤禾黍,人祷之多止。

《贵州志书》《石阡府》

风神洞,在石阡司,后人不敢深入,入则大风飘发。

《云南志书》《太和县》

风孔,在三阳峰蔑原之上,风从孔出,刺人肌骨。

《蒙自县》

风洞,在纳楼长官司东二十里,四时风自洞出,人不敢近。

《鹤庆府》

风洞,在府治西南十里朝霞山畔,洞口径六寸,时有风气嘘吸。夏至日,郡人有目眚者,群聚争薰,亦多见愈。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乾象典.风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