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詞

範圍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類

作者
朝代

體裁
韻部

五言排律
任宿須句國,烟雲擁汶河。
長亭東接岱,短棹北通阿。
萬井樓臺壯,千郊衍沃多。
無鹽城突兀,司隷石嵳峩。
夜月喧簫鼓,春風扇綺羅。
鈿車香不掃,步障錦相摩。
地尚雄千乗,人猶慕四科。
故侯敦學校,俊士樂絃歌。
紫闥懸金榜,朱樓響玉珂。
自天沾湛露,率土育菁莪。
衮冕明蟲藻,樽罍列象犧。
淹中書在否,稷下事如何。
沂詠難逢點,鄒遷尚憶軻。
明朝燕趙去,萬事付滄波。
天京朝萬國,十二舜神州。
宫闕開中禁,關河拱上游。
扶桑彤氣近,析木紺光流。
劔佩千牛衛,旌幢五鳳樓。
玉泉蟠地湧,金塔插天浮。
北嶽瑶符出,南溟瘴霧收。
人皆躋夀域,我亦步瀛洲。
智不如犀首,癡猶過虎頭。
帝恩難獨報,儒術幸同儔。
偶此登阿閣,悠然望薊丘。
長庚欣識李,太乙願依劉。
雪擁飛狐夜,風號涿鹿秋。
黄花堆徑濕,紅葉帶城幽。
且盡一壺酒,掀髯送白鷗。
天上金鑾客,人間第一流。
贄為唐内相,禹拜漢元侯。
鯤海三千水,龜峰十二樓。
月寒紅燭夜,風淡紫薇秋。
鳳誥窺姚姒,麟篇振魯鄒。
佩隨宫漏逺,衣染御煙浮。
淑氣騰奎壁,祥光射斗牛。
焜煌青瑣闥,縹緲紫霞洲。
瑪瑙濡堯罋,珊瑚燿漢鈎。
駝蹄中禁釡,豹尾上方騶。
僕本師黄卷,生惟伴白鷗。
親庭雙鶴髪,家事一漁舟。
偶預天官選,來為帝里遊。
緑章蒙獨薦,青史許同修。
故郡驚王勃,新豐異馬周。
隊隨魚圉圉,角喜鹿呦呦。
勢似飛三鳳,功如輓萬牛。
桑榆終有望,葑菲未為愁。
國士恩難報,書生志易酬。
誓堅冰雪操,正色贊皇猷。
聖代開皇極,恩波雨露沾。
篤生嵩嶽佐,載叶渭川占。
社稷千齡會,衣冠五福兼。
朱絃新律吕,黄石舊韜鈐。
徳望三朝眷,儀刑四海瞻。
摛詞追賈馬,勵學探羲炎。
宇宙歸青照,風雲奮紫髯。
議如唐陸贄,詩似晉陶潛。
踐履剛而毅,精神智以恬。
一區楊子宅,萬軸鄴侯籖。
山色秋凝璧,烟光晝捲簾。
金鑾辭秉燭,玉鉉待調鹽。
大匠規模逺,宗公號令嚴。
王臣躬蹇蹇,君子徳謙謙。
此日鳴朝鳳,清秋近夜蟾。
瑶簪環杖履,寳墨出湘縑。
北海賔長滿,東山屐未厭。
車聲闐繡户,花影舞朱簷。
樂幸追靈運,憂當後仲淹。
願施經濟具,天下待鍼砭。
聖德天無外,恩光燭海隅。
遂頒南越詔,載命北門儒。
萬里秋持節,千軍夜執殳。
前驅嚴弩矢,後爨擁樵蘇。
睠彼交州域,初為漢氏區。
樓船征既克,徵側叛還誅。
五代頹王紐,諸方裂霸圖。
遂令風氣隔,頓覺版章殊。
丁璉前猖獗,黎桓後覬覦。
一朝陳業構,八葉李宗徂
下俗澆浮甚,中華禮樂無。
諱嫌訛氏阮,託制僭稱孤
祭祀宗祊絕,婚姻族屬汙
尊卑雙跣足,老幼一圓顱
陟嶠輕于鹿,泅波疾似鳧
斜鉤青繒帽,曲領黑羅襦
語笑堂前燕,趨鎗屋上烏
抵鴉身偃豕,羅我背拳狐
寺號千齡陋,州名萬劫愚
笙簫圍醜妓,牢醴祀淫巫
國尉青盤護,軍掫白梃驅
閱條親獄訟,明字掌機樞
勃窣官中客,鬅鬙座上奴
臺章中贊糾,邑賦大僚輸
吏榷檳榔稅,人收安息租
黃金刑莫贖,紫蓋律難踰
安化橋危矣,明靈閣岌乎
曲歌歎時世,樂奏入皇都
龍蘂常穿壁,蔞藤不離盂
玳簪穿短髮,蟲紐刻頑膚
有室皆穿竇,無床不尚爐(21)
星華舟作市,花福水為郛(22)
突兀山分臘,汪茫浪注瀘(23)
鼠關林翳密,狼塞澗縈紆(24)
士燮祠將壓,高駢塔未蕪(25)
鐵船波影見,銅柱土痕枯(26)
墟落多施榻,顛崖屢改途(27)
千艘商斥鹵,四穫粒膏腴(28)
短短桑苗圃,叢叢竹刺衢(29)
牛蕉垂似劍,龍荔綴如珠(30)
寶斚羅鸚鵡,名香屑鷓鴣(31)
揭旌圖鬼像,擊柝聚兵徒(32)
鼻飲如瓴甋,頭飛似轆轤(33)
蚺皮為鼓擊,蝦鬣作筇扶(34)
家必烹蛇虺,人能幻虎貙(35)
魚鱗簷粲瓦,鵲尾海浮桴(36)
水弩含沙擲,山㺑出穴粗(37)
鰐魚鳴霹靂,蜃氣吐浮屠(38)
寓縣傷分阻,生靈困毒痡。
舞階猶未格,折簡豈能呼。
大社初傳禡,轅門合受俘。
貔貅微偃戢,蛇豕偶逃逋。
天已殂渠惡,民猶奉僭雛。
勢如純據隴,政以皓亡吴。
鳳札重宣令,狼心更伏辜。
幸能寬斧鑕,猶自戀泥塗。
獻頌尊天子,騰章遣大夫。
象鞮言可訂,蠹冊事非誣。
功欲收邊徼,威須仗廟謨。
沐薰陳此什,禮部小臣孚。
剛中交州稾:至元壬辰秋九月朔,詔命吏部尚書臣梁曾、禮部郎中臣陳孚,奉璽書問罪于交趾。越翌日,召至便殿,賜金符襲衣乘馬弓矢器幣,諭遣之。明年正月二十有四日,至其國。三月望日,世子陳日燇遣陪臣明字陶子奇、奉旨梁文藻等奉表請命,以九月至京師。行李之往來,及期,凡駐偽境五十有二日。其山川城邑風俗,為圖一卷,諭以順福逆禍,為書人筆,悉已上于史館,茲不敢述。姑即道中所得詩一百餘首,目之曰交州稾,以示同志云。癸巳除夕,孚敬書。
七修類稿:元詩人陳孚,出使安南,有紀事之詩云:「鼻飲如瓴甋,頭飛似轆轤。」予見螺蟲集中所載老撾國人,鼻飲水漿,頭飛食魚。近汪海雲亦能鼻飲酒,頭飛則怪也。昨見星槎勝覽,亦言占城國人有頭飛者,乃婦人也,夜飛食人糞云云。作書者自云目擊其事。予又考占城正接安南之南,而老撾正接安南西北,陳詩信不誣也。
瀛涯勝覽:占城有號屍致魚者,乃婦人也。夜寢則頭飛入人家食小兒穢,氣侵兒腹,必死。頭返合體如故,移其體則不合而死矣。
⑴ 安南本漢交州,唐立都護府,梁貞明中,土豪田承美據其地。楊延藝、結洪、吴昌岌、昌文,互相爭襲。宋乾德初,丁公著之子部領立,傳子璉、璿,大將黎桓篡之。桓子至忠,又為李公蘊所篡。公蘊、德政、日尊、乾德、陽煥、天祚、龍翰、昊旵,凡八傳至宋嘉定乙酉歲,陳氏始奪其國。陳本閩人,有陳京者,偽諡文王,壻于李,值龍翰昏耄,不恤政事。京與弟本偽諡康王,盜國柄,昊旵沖幼,其子承篡立,僭號太上皇,死。子光炳嗣,在宋名威晃,上表內附,國朝封為安南王,死。子日烜立。在宋名日照,死。今日燇代領其眾,于是有國六十九年矣。
⑵ 國諱李字,姓李者皆易以阮。臨文為字不成,以父死,自稱孤子,表疏文移及對其群臣皆然。
⑶ 雖有寢廟,無歲時祀禮,惟供佛最謹。國族男女與同姓為婚,互相匹偶,以齒不以昭穆。今酋之妻,其叔興道女也,蓋竊國于李,懲創而然。
⑷ 民皆徒跣,間有躡革履,至殿則去之。郊迎之際,袍笏百人,皆跣而已。男子悉髠,有官則以青巾羃之。民悉僧也。
⑸ 足皮厚甚,登山如飛,芒剌悉無所懼。父子男女同川而浴,冬夏皆然。善水,有潛行數百里者。
⑹ 巾色深青,髹繒為之,貫額以鐵綫,前高一尺,而屈之及頸,以帶束反結其後,頂有鐵鉤,有職掌則加帶于鉤。家居囚首,見客乃巾,遠行則一人捧巾以從。惟酋髻以皁羅包束,遠望如道家綸巾,而益廣出,其旁髮皆露垂。國皆衣黑,皁衫四裾,盤領以羅為之。婦人亦黑衣,但白裏,廣出就以緣,其領博四寸,以此為異。青、紅、黃、紫諸色絕無。
⑺ 語音侏離,謂天曰「勃未」,地曰「煙」,日曰「扶勃未」,月曰「勃叉」,風曰「教」,雲曰「梅」,山曰「斡隈」,水曰「掠」,眼曰「未」,口曰「血」,父曰「吒」,母曰「娜」,男子曰「干」,女曰「于多蓋」。夫曰「重」,妻曰「陀被」,好曰「領」,不好曰「張領」,大率類此。聲急而浮,大似鳥語。趨進輕佻,往來如風,深黑一色,如寒鴉萬點。
⑻ 其舁人用布一匹,長丈餘,以圓木二,各長五寸,挈布兩端,更以繩挈圓木,上以大竹貫繩,兩人舁之,人側其中,若舉羊豕然,名曰抵鴉。貴者則以錦帛,扛用黑漆,上拖黑油紙屋。高四尺許,銳其脊而廣其簷,簷廣約四尺,雨則張之,晴則撤屋而用傘。酋出入以紅輦朱屏,八人舁之,甚麗。象背上施鞍轡,凡座名曰「羅我」,人坐其上,拳屈如狐。象頷編鈴數十,行則琅琅然。
⑼ 使者館于太師府,左有小剎曰「天啟千齡」。寺前有碑,載建中八年壬辰歲造,乃其祖僭號,為母李氏追悼冥福,李氏偽諡慈順太后,龍翰女也。偽興道王陳峻據萬劫府,即唐浪州。馬援駐兵浪西里地。甚重佛,故州名曰「萬劫」。
⑽ 嘗宴于其集賢殿,男優女倡各十人,皆地坐,有琵琶、𥱧箏、一絃之屬。其謳與絃索相和,歌則先哩㖮而後詞。殿下有踢弄上竿杖頭傀儡。又有錦袴,裸其上體,跳擲號呶。婦人赤腳,十指爪槎枒起舞,醜態百出。人家門首必有小祠,其神曰「馬大人」,刻木象,猥惡不可名狀,朔望則陳于庭,老稚羅拜之。
⑾ 當國二人,其叔偽太師陳啟,弟偽太尉陳曄,國事巨細,曄、啟皆專之。每至殿門下輿,則二人各執二大木,圓如鏡,色青,廣六尺,上畫日月北斗二十八宿,意以自障也。每州縣有官曰「將掫」,司巡徼之事,兼領士兵。有警則盡驅丁壯以往,器械悉自備,無弓矢,惟持藥弩、標鎗,亦有操白梃者。
⑿ 官自司尉而下,有撿法、明字,皆執政官,今丁公文、杜國器、黎克復等為之。次有尚書、亞卿、翰林、奉旨、判首、三司。又有關條,則掌法令、刑獄。其族有昭明、興道、昭懷、昭文、佐天,皆僭王號。正月四日,椎牛饗其官屬。以七月十五日為大節,人家相問遺,官屬各以一口獻其酋,十六日開宴酧之。
⒀ 奴皆涅其額,有曰官中客,則官奴也。曰座上奴,則可至酋左右,餘皆白。
⒁ 置御史臺中贊,即中丞也,刑法酷甚,盜及逃亡,斮手足指,其人甘心,或付象蹴殺之。國有大鐘樓,民訴事扣鐘。州設安撫通判,縣有大僚,箕斂煩重,魚鰕蔬果,悉以充斂,皆大僚主之。
⒂ 產檳榔最多,其稅亦重,專立官榷之。安息木取其津及葉,揉為小團,大數寸,歲收租利甚厚,然與西域安息不類。
⒃ 民間金銀,雖銖兩悉徵送官,有私服用者罪死。官品崇卑,視傘為差。卿相則用三青傘,次二傘、一傘,若紫傘,惟親族用之,他人不敢用。
⒄ 自館行六十里過安化橋,復一里至青化橋北,其上為屋十九間。至酋所居門曰「陽明門」,上有閣曰「朝天閣」,左小門曰「日新門」,右小門曰「雲會門」,門內天井,廣袤數十丈,升自阼階。閣下扁曰「集賢殿」,上有大閣曰明靈閣,道右廡至大殿曰德輝殿,左門曰同樂門,右門曰橋應門,其扁皆金書。
⒅ 男子十餘人,皆裸上體,聯臂頓足,環繞而久歌之,各行一人舉手,則十數人皆舉手,垂手亦然,其歌有莊周夢蝶、白樂天母別子、韋生玉簫、踏歌、浩歌等曲。惟歎時世最愴惋,然漫不可曉。大宴殿上,大樂則奏于廡下之後,樂器及人皆不見,每酌酒,則大呼曰樂奏某曲,廡下諾而奏之。其曲曰降黃龍、曰入皇都、曰宴瑤池、曰一江風,音調亦近古,但短促耳。
⒆ 以龍花蘂和安息香油揉為小鋌如筯,長尺許,插壁上然之,終日不絕,香甚清馥。閩廣人檳榔皆啗乾者,以蔞藤石灰和之。交人惟啖輭檳榔,取新採嫩者,以蔞葉二寸,塗蜆灰裹而食。貴者以黃銀榼,僮攜之不離左右,終日咀嚼不少休。
⒇ 婦人斷髮,留三寸束于頂上,屈其杪,再束如筆,無後鬢鬟,亦無膏沐環珥之屬。富者玳瑁珥,餘骨角而已,錙銖金珠無有也。人皆文身,為鉤連屈曲之文,如古銅爐鼎款識。又有涅字于胸,曰義以捐軀,形于報國,雖有子姓亦然。
(21) 屋無折架法,自棟至簷,直峻如傾,棟雖至高,簷僅四五尺,又有低者,故皆黑暗,則就地開窗,如狗竇然。人用蒲席地,坐而向明。睡榻之側,必有爐熾炭,盛暑亦然,以避溼蒸之氣。
(22) 星華府即唐驩州,去交州城二百餘里,海外諸番,舟航輻輳,就舟上為市甚盛,酋叔昭文祖廟與其重寶皆在,實大鎮也。交州無城壁,土牆睥睨而已。西有花福州,以水圍繞,前有莫橋、西陽、麻他、老邊四橋,以通出入。
(23) 其國四面皆山,惟寄狼、寶臺、佛跡、馬鞍于境內為高。西南善汝縣有赤土山,萬仞插天,緜數百里。□□□□□□□□□□□南珊江以筏渡,行四十里至富良江,水湍急,不甚闊。江之南名橋市,居民頗眾,又四十四里曰歸化江,一曰瀘江,闊與漠鄂等。江自大理西下,東南入于海,即諸葛武侯渡瀘之下流也。有四津,潮汐不常。
(24) 丘溫東南行十數里,陟岡度嶺。西南行,兩山間,初所見黃茅修竹,既而深林茂樹,水闊不數尺,然周遭百折,或百步一涉,或半里一涉,凡六七十。復度一嶺,夾道皆古木蒼藤,有巨石挺出,篁竹叢薄,最為嶮,名老鼠關。西行有山峰,秀拔緜互不絕,是為寄狼山。翠壁蒼崖,異木翳密,鸚鵡孔雀,飛鳴互答,猿猱無數,凡三十里,抵剌竹關,下有兵守之,關上兩山相交,僅通馬道。大竹皆圍二尺,上有芒剌,蓋其國控扼之地也。
(25) 吴士燮,蒼梧人。兄弟四人,一為合浦太守,一為九真,一為南海,士燮為交趾太守,有惠政,死葬焉,土人祠之甚謹。高駢既定交州,遂于富良江上橋市之左立石塔,巋然猶存。
(26) 馬援征徵側,造鐵船四隻沈于海,今水清猶彷彿可見。銅柱,援所立也,在乾地鋪,其刻有云:銅柱折,交人滅。今陳日烜以土埋之,上建伏波祠。
(27) 村落有墟,每二日一集,百貨萃焉。五里則建屋三間,四面置榻,以為聚墟之所。使臣至其國,不復行舊徑,皆鑿山開道,縈回跋涉,意以示險遠也。
(28) 國無儲蓄,惟恃舟航賈販。稻歲四熟,雖隆冬,苗芃芃然。
(29) 桑椹逐年種以供蠶,每家三五畝,竹籬環之。刺竹大者徑七八寸,刺堅如鐵,斬而插之則活。
(30) 芭蕉極大者,冬不凋,中抽一幹,節節有花。花重則幹為所墜。結實下垂,一穗數十枚,長數寸,如肥皁,去皮,輭爛如綠柿,極甘冷,一名牛蕉。龍荔實如小荔枝,味如龍眼,木與葉亦相似。二果,古名奇果。有波羅蜜,大如瓠,膚礧砢如佛髻,味絕甘,人面子肉甘酸,核兩目口鼻皆具。又有椰子、盧都子、餘甘子,皆珍味可食。
(31) 鸚鵡螺,色紅如雲母,形嘴翅似鸚鵡,故名。香材最多水沈,旜檀亦有之,似鷓鴣斑者為貴。
(32) 旌旗黃黑青紅簇色四腳,中畫星官天神,或如羅剎之狀。呼集儔類,則以大竹截為筒,叩之,雖遠亦聞。
(33) 習以鼻飲,如牛然,酒或以小管吸之。峒民頭有能飛者,以兩耳為翼,夜飛往海際,拾魚蝦而食,曉復歸,身完如故,但頸下有痕如紅線耳。
(34) 蚺蛇大者,如合抱之木,長稱之,腊其皮,刮去鱗,以鞔鼓面,闊數尺,但用背皮,腹皮不與也。向明視之,黑質白章如方勝,交人樂以為前列。巨鰕大如柱,鬚有長七八尺者,海濱之人以為拄杖,甚佳。
(35) 山蛇水虺,乃其常膳,間以充脯醢。峒民有妖術,誦呪修煉,則幻形為虎,搏獐鹿生啗之,然不常有也。
(36) 瓦形如板,上正方而銳其下之半,如古圭然,橫半竹以為棧,以為竹釘,釘其瓦于棧上,自簷以次相壓至屋脊,宛如魚鱗。舟輕而長,板甚薄,尾如鴛鴦之翅,兩旁翹起,操以三十人,多有至百人者,其疾如飛。
(37) 水弩一曰含沙射工,以氣射三十步,射中其影,但覺紅癢。即以刀抉去肉,不爾必死。大率毒蟲毒藥,廣以南多有之,中州人至此,不善寶護,必為所害。山㺑一曰山都,居在大木為巢,或居巖穴,獨足跳躑,能眩惑人,蓋山鬼水怪類云。
(38) 鰐魚大者三四丈,四足,似守宮,黃色修尾,口森鋸齒,一名忽雷,其聲如霹靂,鹿走崖上,聞其嗥吼,則怖而墜,多為鰐所啗。海中大魚多有之,惟海鰌最偉,小者亦數千尺,吞舟之說非虛也。蜃千春夏間吐氣蔽天,如樓臺宮室,亦有如七級塔者,人往往見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