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论-清-张惠言欧阳永叔(修)

欧阳永叔(修) 第 x 页
蝶恋花(庭院深深深几许)     “庭院深深”,闺中既以邃远也。“楼高不见”,哲王又不寤也。“章台”、“游冶”,小人之经。“雨横风狂”,政令暴急也。“乱红飞去”,斥逐者非一人而已,殆为韩、范作乎。此词亦见冯延巳集中。李易安词序云:“阳公作蝶恋花,有‘庭院深深深几许’之句,馀酷爱之,用其语作庭院深深数阕,其声即旧临江仙也。”易安去欧公未远,其言必非无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