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改斋词话-宋-吴曾卷二

茶词
豫章先生少时尝为茶词,寄满庭芳云: 北苑龙团,江南鹰爪,万里名动京关。碾深罗细,琼蕊冷生烟。 一种风流气味,如甘露、不染尘烦。纤纤捧,冰瓷弄影,金缕鹧鸪斑。 相如方病酒,银瓶蟹眼,惊鹭涛翻。为扶起樽前,醉玉颓山。 饮罢风生两腋,醒魂到、明月轮边。归来晚,文君未寝,相对小窗前。 其后增损其辞,止咏建茶云: 北苑研膏,方圭圆璧,万里名动天关。碎身粉骨,功合在凌烟。 樽俎风流战胜,降春梦、开拓愁边。纤纤捧,香泉溅乳,金缕鹧鸪斑。 相如虽病渴,一觞一咏,宾有群贤。便扶起灯前,醉玉颓山。 搜搅胸中万卷,还倾动、三峡词源。归来晚,文君未寝,相对小妆残。 词意益工也。后山陈无己同韵和之云: 北苑先春,琅函宝韫,帝所分落人间。绮窗纤手,一缕破双团。 云里游龙舞凤,香雾霭、飞入雕盘。华堂静,松风云竹,金鼎沸潺湲。 门阑车马动,浮黄嫩白,小袖高鬟。便胸臆轮囷,肺腑生寒。 唤起谪仙醉倒,翻湖海、倾写涛澜。笙歌散,风帘月幕,禅榻鬓丝斑。
赠杨姝诗词
豫章先生在当涂,原作途,据临啸本改。又赠小妓杨姝弹琴送酒,寄好事近云: 一弄醒心弦,情在两山斜叠。弹到古人愁处,有真珠承睫。 使君来去本无心,休泪界红颊。自恨老人憎酒,负十分金叶。 故集中有赠弹琴妓杨姝绝句云: 千古人心指下传。杨姝閒处更婵娟。不知心向谁边切,弹作南风欲断弦。
秦少游唱和千秋岁词
秦少游所作千秋岁词,予尝见诸公倡和亲笔,乃知在衡阳时作也。少游云,至衡阳呈 孔毅甫使君,其词云云,今更不载。毅甫本云次韵少游见赠,其词云: 春风湖外。红杏花初退。孤馆静、愁肠碎。泪馀痕在枕,别久销香带。 新睡起,小园戏蝶飞成对。 惆怅谁人会。随处聊倾盖。情暂遣,心何在。锦书消息断,玉漏花阴改。 迟日暮,仙山杳杳空云海。 其后东坡在儋耳,侄孙苏元老因赵秀才还自京师,以少游、毅甫所赠酬者寄之。东坡 乃次韵录示元老,且云:〔便见其超然自得,不改其度之意。〕其词云: 岛边天外。未老身先退。珠泪溅,丹衷碎。声摇苍玉佩。 色重黄金带。一万里。斜阳正与长安对。 道远谁云会。罪大天能盖。君命重,臣节在。新恩犹可觊。 旧学终难改。吾已矣。乘桴且恁浮于海。 豫章题云:〔少游得谪,尝梦中作词云:『醉卧古藤阴下,了不知南北。』竟以元符 庚辰,死于藤州光华亭上。〕崇宁甲申,庭坚窜宜州,道过衡阳,览其遗墨,始追和 其千秋岁词云: 苑边花外。记得同朝退。飞骑轧、呜珂碎。齐歌云绕扇,赵舞风回带。 严鼓断,杯盘狼藉犹相对。 洒泪谁能会。醉卧藤阴盖。人已去,词空在。兔园高宴悄,虎观英游改。 重感慨。波涛万顷珠沉海。 晁无咎集中,尝载此词,而实非也。少游词云:〔忆昔西池会。鸳鹭同飞盖。〕亦谓 在京师与毅甫同在朝?叙其为金明池之游耳。今越州、处州皆指西池在彼,盖未知其 本源而云。
阮闳休善为长短句
龙舒人阮阅,字闳休,能为长短句,见称于世。政和间官于宜春,官妓有赵佛奴,籍 中之铮铮也。尝为洞仙歌赠之云: 赵家姊妹,合在昭阳殿。因甚人间有飞燕。 见伊底,尽道独步江南,便江北也何曾惯见。 惜伊情性,不解嗔人,长带桃花笑时脸。 向樽前酒底,得见些时,似恁地好,能得几回细看。 待不眨眼儿觑著伊,将眨眼底工夫看几遍。 阮官至中大夫,累任监司郡守。他词皆此类。
夏均父登浯台作词
夏倪均父,宣和庚子自府曹左迁祁阳酒官。过浯溪,登浯台,爱其山水奇秀,自谓非 中州所有,不减渊明斜川之游。且作长短句以减字木兰花歌之云: 江涵晓日。荡漾波光摇桨入。笑指浯溪。漫原作聱,据赵本改。叟雄文锁翠微。 休嗟不偶。归到中州何处有。独立风烟。湘水浯台总接天。
王观应制词
王观学士尝应制撰清平乐词云: 黄金殿里。烛影双龙戏。劝得官家真个醉。进酒犹呼万岁。 折旋舞彻伊州。君恩与整搔头。一夜御前宣住,六宫多少人愁。 高太后原作皇,据临啸本改。以为媟渎神宗,翌日罢职,世遂有逐客之号。今集本乃以为 拟李太白应制,非也。
黄元明词
豫章先生兄原误作弟。黄元明,宰庐陵县。赴郡会,坐上巾带偶脱,太守喻妓令缀之 。既毕,且俾元明撰词云: 银烛画堂明如昼。见林宗巾垫羞蓬首。针借花枝,线赊罗袖。须臾两带还依旧。 劝君倒戴休令原作今,据赵本改。后。也不须、更漉渊明酒。 宝箧深藏,浓香薰透。为经十指如葱手。 盖七娘子也。
王辅道词
日月无根天不老。浮生总被消磨了。陌上红尘常扰扰。 昏复晓。一场大梦谁先觉。 雒水东流山四绕。路旁几个新华表。尽说在时官职好。 争信道。冷烟寒雨埋荒草。 王寀辅道侍郎渔家傲词也,歌之使人有遗世之意。王在徽宗朝,尝奏天神降其家。徽 宗欲出幸,左右奏恐有不测,宜有以审其真伪。既中使至其家,无有也,因坐诬以死 。世谓辅道乃晓人,不应尔。盖辅道,韶之子,韶熙河用兵,其滥杀者多,故冤以致 其祸耳。辅道又有浣溪沙两词,其一云: 扇影轻摇一线香。斜红匀过晚来妆。娇多无事做凄凉。 借同谁教春易老,几时能勾夜何长。旧欢新恨总思量。 其二云: 珠箔随檐一桁垂。绣屏遮枕四边移。春归人懒日迟迟。 旧事只将云入梦,新欢重借月为期。晚来花动隔墙枝。 玉楼春两词,其一云: 秋闺思人江南远。帘幕低垂閒不捲。玉珂声动晓屏空,好梦惊回还起懒。 风轻只觉香烟短。阴重不知天色晚。隔窗人语趁朝归,旋整宿妆匀睡眼。 其二云: 绣屏晓梦鸳鸯侣。可惜夜来欢聚取,几声低语记曾闻,一段新愁看乍觑。 繁红流尽胭脂雨。春被杨花勾引去。多情只有旧时香,衣上经年留得住。
咏崔念四词
政和间,一贵人未达时,不欲书名。尝游妓崔念四之馆,因其行第作踏青游词云: 识个人人,恰正二年欢会。似赌赛、六只浑四。向巫山、重重去,如鱼水。 两情美。同倚画楼十二。倚了又还重倚。 两日不来,时时在人心里。拟问卜、常占归计。拚三八清斋,望永同鸳被。 到梦里。蓦然被人惊觉,梦也有头无尾。 都下盛传。
王荆公词
王荆公筑草堂于半山,引八原误作入,据赵本及临啸本改。功德水,作小港其上,叠石作桥 ,为集句填菩萨蛮云: 数间茅屋閒临水。窄衫短帽垂杨里。花似原作是,据临啸本改。去年红。吹开一夜风。 柳原作梢,据临啸本改。梢新月偃。午醉醒来晚。何物最关情。黄鹂三两声。 其后豫章戏效其体云: 半烟半雨溪桥畔。渔翁醉著无人唤。疏懒意何长。春风花草香。 江山如有待。此意陶潜解。问我去何之。君行即自知。
颜持约词不减唐人语
颜持约流落岭外,舟次五羊,作品令云: 夜萧索。侧耳听,青原作清,据赵本改。海楼头吹角。 停归棹,不觉重门闭,恨只恨暮潮落。 偷想红啼绿怨,道我真个情薄。纱窗外,厌厌新月上,应也则睡不著。 朱希真,洛阳人,亦流落岭外。九日作沙塞子云: 万里飘零南越,山引泪,酒添愁。不见凤楼龙阙,又惊秋。 九日江亭閒望,蛮树瘴云浮。肠断红蕉花晚,水东流。 不减唐人语。
五夜放灯
帝城五夜宴游歇。残灯外、看残月。都人犹在醉乡中,听更漏初彻。 行乐已成閒话说。如春梦觉时节。大家重约探春行,同甚花先发。 李驸马正月十九日所撰滴滴金词也。京师上元,国初放灯,止三夕,时钱氏纳土进钱 买两夜,其后十七十八两夜灯,因钱氏而添,故词云五夜。
释可正平尤工长短句
释可正平,工诗之外,其长短句尤佳,世徒称其诗也。尝见其有菩萨蛮两阕云: 西风簌簌低红叶。梧桐影里银河侧。梦破画帘垂。月明乌鹊飞。 新愁那致许。欲似千丝缕。雁亦不堪闻。砧声何处村。 又云: 谁能画取沙边雨。和烟淡扫蒹葭渚。别岸却斜晖。采莲人未归。 鸳鸯如解语。对浴红衣去。去了更原作便,据临啸本改。回头。教侬特地愁。
李右丞送连宝文罢守词
宝文阖学士连南夫鹏举罢守泉南,李右丞邴漠老送之以词,寄玉蝴蝶云: 壮岁分符方面,蕙风香偃,禾稼春融。报政朝天归去,稳步鳖宫。 望尧蓂、九重绛阙,颁汉诏、五色芝封。湛恩浓。锦衣槐里,重继三公。 雍容。临歧祖道,绮罗环列,冠盖云丛。满城桃李,尽将芳意谢东风。 柳烟轻,万条离恨,花露重,千点啼红。莫匆匆。且陪珠履,同醉金钟。
豫章解印作木兰花令
豫章守当涂,既解印,后一日郡中置酒,郭功甫在坐,豫章为木兰花令一阕示之云: 凌敲台上青青麦。姑孰堂前馀翰墨。暂分一印管江山,稍为诸公分皂白。 江山依旧云空碧。昨日主人今日客。谁分宾主强惺惺,问取矶头新妇石。 其后复窜易前词云: 翰林本是神仙谪。落帽风流倾坐席。坐中还有赏音人,能岸乌纱倾大白。 江山依旧云横碧。昨日主人今日客。谁分宾主强惺惺,问取矶头新妇石。
烧残绛蜡报黄昏词
晁以道云:〔杜安世词『烧残绛蜡泪成痕,街鼓报黄昏』,或讥其黄昏未到,那得烧 残绛蜡。或曰王荆公父益都官所作。曾有人以此问之,答曰:『重檐邃屋,帘幕拥密 ,不到夜已可然烛矣。』韩魏公以此赏杜公。杜云乃王益作,荆公时在坐,闻语离席 。〕其全章云: 烧残绛蜡泪成痕。街鼓报黄昏。碧云又阻来信,廊上月侵门。 愁永夜,拂香裀。待谁温。梦兰憔悴,掷果凄凉,两处销魂。 盖诉衷情也。
王君玉燕词
阳文忠公爱王君玉燕词云:〔烟径掠花飞远远,晓窗惊梦语匆匆。〕梅圣俞以为不若 李尧夫燕诗云:〔花前语涩春犹冷,江上飞高雨乍晴。〕君玉全章云: 江南燕,轻飏绣帘风。二月池塘新社过,六朝宫殿旧巢空。颉颃恣西束。 王谢宅,曾入绮堂中。烟径掠花飞远远,晓窗惊梦语匆匆。偏占杏梁红。
兀兀陶陶词
豫章云:醉醒醒醉一曲,乃醉落魄也。其词云: 醉醒醒醉。凭君会取些滋味。浓斟琥珀香浮蚁。一入愁肠,便有阳春意。 须将幕席为天地。歌前起舞花前睡。从他兀兀陶陶里。犹胜惺惺,惹得閒憔悴。 此词亦有佳句,而多斧凿痕,又语高下不甚入律。或传是东坡语,非也。与〔蜗角虚 名,解下痴绦〕之曲相似,疑是王仲父作。因戏作二篇示吴原作之,据赵本改。元祥、 黄中行,其一云: 陶陶兀兀。樽前是我华胥国。争名争利休休莫。雪月风花,不醉怎归得。 邯郸一枕谁忧乐。新诗新事因閒适。东山小妓携丝竹。家里乐天,村里谢安石。 又云: 陶陶兀兀。人生无累何由得。杯中三万六千日。闷损旁观,我但醉落魄。 扶头不起还颓玉。日高春睡平生足。谁门可款新篘熟。安乐春泉,玉醴荔枝绿。 其曰〔安乐春泉玉醴荔枝绿〕者,亲贤宅四酒名也。其曰〔家里乐天,村里谢安石〕 者,盖石曼卿自嘲云:〔村里黄幡绰,家中白侍郎。〕
驿壁玉楼春词
予绍兴戊辰,沿檄至信州铅山,见驿壁有题玉楼春词,不著姓氏,今载于此: 东风杨柳门前路。毕竟雕鞍留不住。柔情胜似岭头云,别泪多如花上雨。 青楼画幕无重数。听得楼边车马去。若将眉黛染情深,直到丹青难画处。
宋景文刘原父送别词
侍读刘原父守维扬,宋景文赴寿春,道出治下,原父为具以待宋。又为踏莎行词以侑 欢云: 蜡炬高高,龙烟细细。玉楼十二门初闭。疏帘不捲水晶寒,小屏半掩琉璃翠。 桃叶新声,榴花美味。南山宾客东山妓。利名不肯放人閒,忙中偷取工夫醉。 宋即席为浪淘沙近,以别原父云: 少年不管。流光如箭。因循不觉韶光换。至如今,始惜月满、花满、酒满。 扁舟欲解垂杨岸。尚同欢宴。日斜歌阕将分散。倚兰桡,望水远、天远、人远。 其云〔南山宾客东山妓〕,本白乐天诗。
咏草词
梅圣俞在欧阳公坐,有以林逋草词〔金谷年年,乱生青草谁为主〕为美者,梅圣俞别 为苏幕遮一阕云: 露堤平,烟墅杳。乱碧萋萋,雨后江天晓。 独有庾郎年最少。窣地春袍,嫩色宜相照。 接长亭,迷远道。堪怨王孙,不记归期早。 落尽梨花春又了。满地残阳,翠色和烟老。 欧公击节赏之。又自为一词云: 栏杆十二独凭春。晴碧远连云。千里万里,二见三月,行色苦愁人。 谢家池上,江淹浦畔,吟魄与离魂。那堪疏雨滴黄昏。更特地、忆王孙。 盖少年游令也。不惟前二公所不及,虽置诸唐人温、李集中,殆与之为一矣。今集不 载比一篇,惜哉。
维扬好安阳好词
韩魏公皇祐初,镇扬州,本事集载公亲撰维扬好词四章,所谓〔二十四桥千步柳,春 风十里上珠帘〕者是也。其后熙宁初,公罢相,出镇安阳,公复作安阳好词十章。其 一云: 安阳好,形势魏西州。曼衍山河环故国,升平歌吹沸高楼。和气镇飞浮。 笼画陌,乔木几春秋。花外轩窗排远岫,竹间门巷带长流。风物更清幽。 其二云: 安阳好,戟户使君宫。白昼锦衣清宴处,铁楹丹榭画图中。壁记旧三公。 棠讼悄,池馆北园通。夏夜泉声来枕簟,春来花气透帘栊。行乐与何穷。 馀八章不记。
张文潜词
右史张文潜初官许州,喜官妓刘淑奴,张作少年游令云: 含羞倚醉不成歌。纤手掩香罗。偎花映烛,偷传深意,酒思人横波。 看朱成碧心迷乱,翻脉脉、敛双蛾。相见时稀隔别多。又春尽,奈愁何。 其后去任,又为秋蕊香寓意云: 帘幕疏疏风透。一线香飘金兽。朱栏倚遍黄昏后。廊上月华如昼。 别离滋味浓如酒。著人瘦。此情不及墙东柳。春色年年依旧。 元祐诸公皆有乐府,唯张仅见此二词,味其句意,不在诸公下矣。
烛影摇红词
王都尉有忆故人词云: 烛影摇红,向夜阑,乍酒醒,心情懒。樽前谁为唱阳关,离恨天涯远。 无奈云沉雨散。凭栏杆,东风泪眼。海棠开后,燕子来时,黄昏庭院。 徽宗喜其词意,犹以不丰容宛转为恨,遂令大晟别撰腔。周美成增损其词,而以首句 为名,谓之烛影摇红云: 芳脸匀红,黛眉巧画宫妆浅。风流天付与精神,全在娇波眼。早是萦心可惯。 向樽前、频频顾盼。几回相见,见了还休,争如不见。 烛影摇红,夜阑饮散春宵短。当时谁会唱阳关,离恨天涯远。争奈云收雨散。 凭栏杆,东风泪满。海棠开后,燕子来时,黄昏深院。
吊二姬温卿宜哥词原作诗,据赵本改。 宿州营妓张玉姐,字温卿,本蕲泽人,色技冠一时,见者皆属意。沈子山为狱掾,最 所钟爱,既罢,途次南京,念之不忘,为剔银灯二阕。其一云: 一夜隋河风劲。霜湿水天如镜。古柳堤长,寒烟不起,波上月无流影。 那堪频听。疏星外、离鸿相应。 须信道、情多是病。酒未到、愁肠还醒。数叠兰衾,馀香未减,甚时枕鸳重并。 教伊须更,将盟誓后约言定。 其二云: 江上秋高霜早。云静月华如扫。候雁初飞,啼螀正苦,又是黄花衰草。 等閒临照。潘郎鬓、星星易老。 那堪更酒醒孤棹。望千里长安西笑。臂上妆痕,胸前泪粉,暗惹离愁多少。 此情谁表。除非是重相见了。 其后明道中,张子野先、黄子思孝先相继为掾原作张子野及黄子思先后相继为掾,据临啸本 改。,尤赏之。偶陈师之求古,以光禄丞来掌榷酤,温卿遂托其家。仅二年而亡,才 十九岁。子思以诗吊之云: 人生第一莫多情。眼看仙花结不成。为报两京才子道,好将诗句哭温卿。 先,子思有爱姬宜哥客死舟中,遗言葬堤下,冀他日过此,得一见以慰孤魂。子思从 之,作诗纳棺中,其断章云:〔恩同花上露,留得不多时。〕二人皆葬于宿州柳市之 东。子野嘉祐中,过而题诗云: 好物难留古亦嗟。人生无物不尘沙。何时宰树连双冢,结作人间并蒂花。
张志和渔父词为浣溪沙定风波
东坡、山谷、徐师川,既以张志和渔父诃填为浣溪沙、鹧鸪天,其后好事者相继而作 。尝有五阕云: 云锁柴门半掩关。垂纶犹自在前湾。独乘孤棹夜方还。 任使有荣居紫禁,争如无事隐青山。浮名浮利总输閒。
一副纶竿一只船。蓑衣竹笠是生缘。五湖来往不知年。 青嶂更无荣辱到,白头终没利名牵。芦花深处伴鸥眠。
钓罢高歌酒一杯。醉醒曾笑楚臣来。夕阳维缆碧江隈。 蓑笠每因山雨戴,船窗多为水花开。安居流景任相催。
雨气兼香泛芰荷。回舟冒雨懒披蓑。夜阑风静水无波。 白酒追欢常恨少,青山人望岂嫌多。人间荣辱尽从他。 乃浣溪沙也。 雨霁云收望远山。钓竿林下恣清閒。蝉噪日斜林影原作影林,据临啸本改。转。 溪岸。绿深红浅画屏间。 对酒狂歌时鼓枻,更邀同志醉前湾。待月却寻维缆处。归去。烟萝一径接柴关。 乃定风波也。
冯相三愿词
南唐宰相冯廷巳有乐府一章,名长命女原作缕,据明钞本改。云: 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 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长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其后有以其词悉改为雨中花云: 我有五重深深愿,第一愿且图久远。二愿恰如雕梁双燕。岁岁得长相见。 三愿薄情相顾恋。第四愿永不分散。五愿奴哥收因结果,做个大宅院。 味冯公之词典雅丰容,虽置在古乐府,可以无愧。一遭俗子窜易,不惟句意重复,而 鄙恶甚矣。
韩子苍题御画鹊扇诗
韩子苍题御画鹊扇诗云: 君王妙画出神机。弱羽争巢并语时。天上飞来两鳷鹊,一双飞上万年枝。 盖用冯廷巳乐府也。 晓月坠,宿云披。银烛锦屏帏。建章钟动玉绳低。宫漏出花迟。 春态浅。来双燕。红日初长一线。严妆催罢啭黄鹂。飞上万年枝。 乃鹤冲天也。
欧梅二妓诗
豫章寓荆州,除吏部郎中。再辞,得讲守当涂。几一年才到官,七日而罢,又数日乃 去。其诗云: 欧倩腰支柳一涡。大梅催拍小梅歌。舞馀细点梨花雨,奈此当涂风月何。 盖欧、梅当涂官妓也。李之仪云:〔人之幸不幸,欧、梅偶见录于豫章,遂为不朽之 传,与杜诗黄四娘何异。〕然豫章又有木兰花令叙云:〔庭坚假守当涂,故人庾元镇 ,穷巷读书,不出入州县,因作此以劝庾酒云: 庾郎三九常安乐。便有万钱无处著。徐熙小鸭水边花,明月清风都占却。 朱颜老尽心如昨。万事休休还莫莫。樽前见在不饶人,欧舞梅歌君更酌。 〕自批云:〔欧、梅当涂原作时,据临啸本改。二妓也。〕
东坡戚氏词
玉龟山。东皇灵媲统群仙。绛阙岧峣,翠房深迥,倚霏烟。幽閒。志悄然。 金城千里锁婵娟。当时穆满巡狩,翠华曾到海西边。 风露明霁,鲸波极目,势浮舆盖方圆。正迢迢丽日,玄圃清寂,琼草芊绵。 争解绣勒香鞯。銮辂驻跸,八马戏芝田。瑶池近,画楼隐隐,翠鸟翩翩。 肆华筵。间作翠管呜弦。宛若帝所钧天。 稚颜皓齿,绿发方瞳,圆极恬淡高妍。尽倒琼壶酒,献金鼎药,固大椿年。 缥缈飞琼妙舞。命双成奏曲醉留连。云璈韵响写寒泉。浩歌畅饮,斜月低河汉。 渐绮霞,天际红深浅。动归思,回首尘寰。烂熳游、玉辇东还。 杏花风、数里响呜鞭。望长安路,依稀柳色,翠点晴川。 此东坡戚氏词也。东坡元祐末自礼部尚书帅定州日,官妓因宴,索公为戚氏词。词字 原脱,据临啸本补。公方与坐客论穆天子事,颇讶其虚诞,遂资以应之,随声随写, 歌竟篇就,才点定五六字。坐中随声击节,终席不问它词,亦未容别进一语。且曰足 为中山一时盛事耳。
瑶台第一层
武才人以色最后庭,教坊词名瑶台第一层,托意以美云: 西母池边边字原脱,据临啸本补。宴罢,赠南枝,步玉霄。 绪风和扇,冰华秀发,雪质孤高。汉波澄练影,问是谁、独步江皋。 便凝望、认壶中圭璧,天上琼瑶。 清标。曾陪胜赏,坐忘愁,解使尘消。况双成、与乳丹点染,都付香梢。 寿妆酥冷,郢韵佩举,雾捲云消。乐逍遥。凤凰台畔,取次忆吹箫。
李久善词
蜀人李久善长短句,有〔莺掷垂杨,一点黄金溜〕,识者以为新。余旧见王与善蝶恋 花词云:〔粉面与花相间斗。星眸一转晴波溜。〕盖出于此。王名重,元祐间人。全 篇云: 去岁花前曾记有。半醉嬉游,花下携纤手。粉面与花相间斗。星眸一转晴波溜。 一见新花还感旧。泪眼逢春,忍更看花柳。春恨厌厌如永昼。●●寂寞黄昏后。 又,烛影摇红云: 烟雨江城,望中绿暗花枝少。惜春长待醉东风,却恨春归早。 纵有幽欢会,奈如今、风情渐老。凤楼何处,画栏愁倚,天涯芳草。
头上宫花颤词
去年今日,从驾游西苑。彩仗压金波,看水戏、鱼龙漫衍。 宝津南殿,宴坐近天颜。金杯酒,君王劝。头上宫花颤。 六军锦绣,万骑穿杨箭。日暮翠华归,拥钧天、笙歌一片。 如今关外,千里未归人,前山雨,西楼晚,望断思君眼。 此陈济翁蓦山溪词也。舍人张孝祥知潭州,因宴客,伎有歌此,至〔金杯酒、君王劝 ,头上宫花颤〕,其首自为之摇颤者数四。坐客忍笑指目者甚多,而张竟不觉也。
作词以吊杨谢
绍兴庚午,台之黄岩妓,有姓谢与姓杨者,情好甚笃,为妪所制,相约夜投诸江。好 事者为望海潮以吊之。 彩笛角黍,兰桡画舫,佳时竞吊沅原作沉,据明钞本改。湘。 古意未收,新愁又起,断魂流水茫茫。堪笑又堪伤。 有临皋仙子,连璧檀郎。暗约同归,远烟深处弄沧浪。 倚楼魂已飞扬。共偷挥玉筋,痛饮霞觞。烟水无情,揉花碎玉,空馀怨抑凄凉。 杨谢旧遗芳。算世间纵有,不恁非常。但看芙蕖并蒂,他日一双双。
魏坛
临川距城南一里,有观曰魏坛,盖魏夫人经游之地,具诸颜鲁公之碑。以故诸女真嗣 绪不绝,然而守戒者鲜矣。陈虚中崇宁间守临川,为诗曰: 夫人在兮若冰雪。夫人去兮仙踪灭。可惜如今学道人,罗裙带上同心结。 洪觉范尝为长短句赠一女真云: 十指嫩抽新笋,纤纤工染红柔。人前欲展强娇羞。微露云衣霓袖。 最好洞天春晓,黄庭捲罢清幽。凡心无计奈閒愁。试捻梨花频嗅。 按此条见赵本。临啸本及此本俱无魏坛叙文,但分陈虚中与洪觉范为两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