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诗晬语-清-沈德潜卷下

卷下 第 x 页
一 宋初台阁倡和,多宗义山,名〔西昆体〕。(以义山为〔昆体〕者非是。)梅圣俞、 苏子美起而矫之,尽翻科臼,蹈厉发扬,才力体制,非不高于前人,而渊涵渟滀之趣 ,无复存矣。欧阳七言古专学昌黎,然意言之外,犹存馀地。
二 王介甫才力颇张,而意味较薄,桃花源一篇外,良苦互见矣。王逢力求生新,亦同 时之铮铮者。
三 苏子瞻胸有洪炉,金银铅锡,皆归熔铸。其笔之超旷,等于天马脱羁,飞仙游戏,穷 极变幻,而适如意中所欲出,韩文公后,又开辟一境界也。元遗山云:〔只知诗到苏 黄尽,沧海横流却是谁?〕嫌其有破坏唐体之意,然正不必以唐人律之。苏门诸君子 ,清才林立,并入寰中,犹之邾、莒已。苏诗长于七言,短于五言;工于比喻,拙于 庄语。
四 剑南集原本老杜,殊有独造境地,但古体近粗,今体近滑,逊于杜之沈雄腾踔耳。明 代杨君谦、本朝杨芝田专录其叹老嗟卑之言,恐非放翁知己。
五 放翁七言律,队仗工整,使事熨贴,当时无与比埒。然朱竹垞摘其雷同之句,多至四 十馀联。缘放翁年八十馀,〔六十年间万首诗。〕后,又添四千馀首,诗篇太多,不 暇持择也。初不以此遂轻放翁,然亦足为贪多者镜矣。八句中上下时不承接,应是先 得佳句,续成首尾,故神远气厚之作,十不得其二三。
六 南渡后诗,杨廷秀推尤、萧、范、陆四家,谓尤延一(袤)、萧东夫(德藻)、范致 能(成大)、陆务观(游)也。后去东夫,易以廷秀,称尤、杨、范、陆,萧几不能 举其名氏,而诗亦散逸矣。传其咏梅云:〔百千年藓著枯树,一两点花供老枝。〕又 云:〔湘妃危立冻蛟背,海月冷挂珊瑚枝。〕意孑孓求新,而入于涩体者耶?
七 朱子五言,不必崭绝凌厉而意趣风骨自见,知为德人之音。
八 〔西江派〕黄鲁直太生,陈无己太直,皆学杜而未哜其炙者。然神理未浃,风骨独存 。南渡以下,范石湖变为恬缛,杨诚斋、郑德源变为谐俗,刘潜夫、方巨山之流,变 为纤小;而四灵诸公之体,方幅狭隘,令人一览易尽,亦为不善变矣。
九 苏、李数篇,老杜奉为吾师,不朽之作,不必务多也。杨诚斋积至二万馀,周益公如 之。以多为贵,无如此二公者;然排沙简金,几于无金可简,亦安用多为哉?
一○ 宋末谢皋羽〔晞发集〕,意生语造,古体欲独辟町畦,方之元和时,在卢仝、刘叉之 列。
一一 宋诗中如〔捲帘通燕子,织竹护鸡孙。〕、〔为护猫头笋,因编麂眼篱。〕、〔风来 嫩柳摇官绿,云起奇峰涌帝青。〕、〔远近笋争滕薛长,东西鸥背晋秦盟。〕,皆卑 卑者。至〔若见江鱼应恸哭,此中曾有屈原坟。〕,则怪矣。〔脚跟头上丽两青天。 〕、〔月子湾湾照九州。〕,则俚矣。学宋人者,并无宋人学问,而但求工对偶之间 ,(如〔木上座〕、〔竹夫人〕、〔赵盾日〕、〔展禽风〕之类。)曲摹里巷之语, 舍大声而爱折杨、皇荂,宜识者之不欲观也。扩清俗谛,以求大方,斯真宋诗出矣。 〔春水渡旁渡,夕阳山外山。〕何工于著景也!〔客游儿废学,身拙妇持家。〕何工 于言情也!此种何尝不是宋诗?
一二 谷音一卷,系宋遗民诗,皆不落尘溷,清锵可诵者。月泉吟社一卷,便不足观。
一三 中州集,钱牧斋极为奖激。然可取者,元裕之小序。诗品薄弱,又在南宋诸公下也。 集中所传,如:〔好景落谁诗句里?蹇驴驼我画图间。〕好句不过尔尔。王元美谓直 于宋而大浅,质于元而是情。岂苛论哉?
一四 元裕之七言古诗,气王神行,平芜一望时,常得峰峦高插,涛澜动地之慨,又东坡后 一能手也。绝句寄托遥深,如出都门、过故宫等篇,何减读庾兰成哀江南赋?
一五 虞、杨、范、揭四家,诗品相敌,中又以〔汉廷老吏〕(伯生自评其诗。)为最。他 如吴渊颖之兀奡,乃易之之流利,萨天锡之秾鲜耀艳,故应并张一军。赵、王、孙暨 金华诸子,声价虽高,未宜方驾。
一六 铁崖乐府,诋訾者比于妖魅。然廉折棱,异于男子而巾帼服者。论宋元诗,不必过于 求全也。铁门诸子中,玉笥生亦复可采。过此以往,近乎填词,等之自郐已。
一七 元季都尚词华,刘伯温独标骨干,时能规抚杜、韩。高季迪出入于汉、魏让克、唐、 宋诸家;特才调过人,步蹊未化,故变元风则有馀,追大雅犹不足也。要之,明初辞 人,以二公为冠,袁景文(凯)次之,杨孟载(基)次之,张志道(以宁)次之,徐 幼文(贲)张来仪(羽)又次之。高、杨、张、徐之名,特并举于北郭十子中,初非 通论。
一八 张志道送阮子敬一篇,连跗接萼,神似(饮马长城)诗。袁景文题苏李泣别图,神韵 双绝,应在刘宾客、李庶子间。
一九 高典籍(●)长于五言,如:〔海国霜气凉,秋声落遥野。飞雨霞际晴,夕阳雁边下 。〕风致疑出常建。闽中林子羽辈,未之或先。
二○ 永乐以还,崇台阁体,诸大老倡之,众人应之,相习成风,靡然不觉。李宾之(东阳 )力挽颓澜,李(梦阳)、何继之,诗道复归于正。
二一 李献吉雄浑悲壮,鼓荡飞扬;何仲默秀朗俊逸,回翔驰骤。同是宪章少陵,而所造各 异,骎骎乎一代之盛矣。钱牧斋信口掎摭,谓其摹拟剽贼,同于婴儿学语。至谓读书 种子,从此断绝。此为门户起见,后人勿矮人看场可也。两人学少陵,实有过于求肖 处。录其鋹,指其所短,庶足服北地、信阳之心。
二二 徐昌谷大不及李,高不及何,而倩朗清润,骨相欹,自能独尊吴体。边庭实、王子衡 ,同羽翼李何,而地位少下。康对山涉笔肤庸,一往易尽。七子之名,不必存也。
二三 僧雪江送王伯安谪龙场驿丞云:〔蛮烟瘦马经荒驿,瘴雨寒鸡梦早朝。〕上句写远窜 景色,人犹能之,下则文成之忠爱俱见矣。又赵鹤登岱云:〔山压星辰从下看,海浮 天地自东回。〕胸中不知吞几云梦也!
二四 杨用脩负高明伉爽之才,沈博绝丽之学,随物赋形,空所依傍。读宿金沙江、锦津舟 中诸篇,令人对此茫茫,百端交集。李何诸子外,拔戟自成一办。
二五 五言非用脩所长,过于秾丽,转落凡近也。同时有薛采君(蕙),稍后有高子业(叔 嗣),并以冲淡为宗,五言古风,独饶高韵。后华子潜(宗)希韦、柳之风,四皇甫 (冲、孝、汸、濂)仰三谢之体,虽未穿溟涬,而氛垢已离,正、嘉之际称尔雅云。
二六 王元美天分既高,学殖亦富,自珊瑚木难盈牛溲马勃,无所不有。乐府古体,卓尔成 家,七言近体,亦会会见大方;而锻炼未纯,且多酬应牵率之态。
二七 李于鳞拟古诗,临摹已甚,尺寸不离,固足招诋諆之口。而七言近体,高华矜贵,脱 去凡庸,正使金沙并见,自足名家。过于回护与过于掊击,皆偏私之见耳。
二八 谢茂秦古体,局于规格,绝少生气。五言律句烹字炼,气逸调高。集中〔云出三边外 ,风生万马间。〕、〔人吹五更笛,月照万家霜。〕、〔绝漠兼天尽,交河荡日寒。 。〕、〔夜火分千树,春最短落万家。〕,高、岑遇之,行当把臂。七言送谢武选一 章,随题转摺,无迹有神,与高青丘送沈左司诗,并推神来之作。
二九 王、李既兴,辅翼之者,病在沿袭雷同;攻击之者,又病在翻新吊诡。一变为袁中郎 兄弟之诙谐,再变为钟伯敬、谭友夏之僻涩,三变为陈仲醇、程孟阳之纤佻;回视嘉 靖诸子,又古民之三疾矣。论者独推孟阳,归咎王、李,而并认论李、何为作俑之始 。其然,岂其然乎?
三十 万历以来,高景逸(攀龙)、归季思(子慕)五言,雅淡清真,得陶公意趣。仁义之 人,其言蔼如也。
三十一 诗至钟、谭诸人,衰极矣。陈大樽垦辟榛芜,上窥正始,可云枇杷晚翠。
三十二 写竹者必有成竹在胸,谓意在笔先,然后著墨也。惨澹经营,诗道所贵。倘意旨间架 ,茫然无措,临文敷衍,支支节节而成之,岂所语于得心应手之技乎?
三十三 古人不废炼字法,然以意胜而不以字胜,故能平字见奇,常字见险,陈字见新,朴字 见色。近人挟以斗胜者,难字而已。
三十四 点染风花,何妨少为失实?若小小送别,而动欲沾巾;聊作旅人,而便云万里。登陟 培塿,比拟华、嵩;偶遇庸人,颂言良哲。以至本居泉石,更怀绁之思;业处欢娱, 忽作穷途之哭。准之立言,皆为失体。记曰:〔志之所所至,诗亦至焉。〕本乎志以 成诗,恶有数者之患?
三十五 用意过深,使气过厉,揉藻过秾,亦是诗家一病。故曰:〔穆如清风。〕
三十六 意主浑融,惟恐其露;意主蹈厉,惟恐其藏。究之恐露者味而弥旨;恐藏者尽而无馀 。
三十七 朱子云:〔楚词不皆是怨君,被后人多说成怨君。〕此言最中病痛。如唐人中,少陵 故多忠爱之词,义山间作风刺之语;然必动辄牵入,即偶尔赋物,随境写怀,亦必云 主某事,刺某人,水月镜花,多成粘皮带骨,亦何取耶?
三十八 钟伯敬云:〔但欲洗去故常语。然别开一径,康馗有弗践者焉。故器不尚象,淫巧杂 陈;声不和律,艳詄竞响。〕此持论极善,且似自砭其失处。盖诗当求新于理,不当 求新于径。譬之日月,终古常见,而光景常新,未尝有两日月也。
三十九 援引典故,诗家所尚。然亦有羌无故实而自高,胪陈卷轴而转卑者。假如作田家诗, 只宜称情而言;乞灵古人,便乖本色。
四十 严仪卿有〔诗有别才,非关学也。〕之说。谓神明妙悟,不专学问,非教人废学也。 误用其说者,固有原伯鲁之讥;而当今谈艺家,又专主渔猎,若家有类书,便成作者 ,究其流极,厥弊维钧。吾恐楚则失矣,齐亦未为得也。
四十一 拟古咏怀,断不宜入近世事与近世字面,锦葛同裘,嫌不称也。若本叙述近事,即方 言谣谚,不妨引入,顾用之何如耳。
四十二 乐府中不宜杂古诗体,恐散朴也,作古诗正须得乐府意。古诗中不宜杂律诗体,恐凝 滞也,作律诗正须得古风格。与写篆八分不得入楷法;写楷书宜入篆八分法同意。
四十三 咏古诗未经阐发者,宜援据本传,见微显阐幽之意。若前人久经论定,不须人云亦云 。王摩诘西施咏、李东川谒夷齐庙,或别寓兴意,或淡淡写景,以避雷同剿说,此别 行一路法也。
四十四 太冲咏史,不必专咏一人,专咏一事,己有怀抱,借古人事以抒写之,斯为千秋绝唱 。后人粘著一事,明白断案。此史论,非诗格也。至胡曾绝句百篇,尤为堕入恶道。
四十五 怀古必切时地。老杜公安县怀古中云:〔洒落君臣契,飞腾战伐名。〕简而能赅,真 史笔也。刘沧咸阳、邺都、长洲诸咏,设色写景,可互相统易,是以酬应为怀古矣。 许浑稍可观,然落句往往入套。
四十六 游山诗,永嘉山水主灵秀,谢康乐称之;蜀中山水主险隘,杜工部称之;永州山水主 幽峭,柳仆曹称之。略一转移,失却山川真面。
四十五 怀古必切时地。老杜公安县怀古中云:〔洒落君臣契,飞腾战伐名。〕简而能该,真 史笔也。刘沧咸阳、邺都、长洲诸咏,设色写景,可互相统易,是以酬应为怀古矣。 许浑稍可观,然落句往往入套。
四十六 游山诗,永嘉山水主灵秀,谢康乐称之;蜀中山水主险隘,杜工部称之;永州山水主 幽峭,柳仆曹称之。略一转移,失却山川真面。
四十七 咏物,小小体也;而老杜咏房兵曹胡马则云:〔所向无空阔,真堪托死生。〕德性之 调良,俱为传出。郑都官咏鹧鸪则云:〔雨昏青草湖边过,花落黄陵庙里啼。〕此又 以神韵胜也。彼胸无寄托,笔无远情,如谢宗可、瞿佑之流,直猜谜语耳。
四十八 唐以前未见题画诗,开此体者老杜也。其法全在不粘画上发论。如题画马画鹰,必说 到真马真鹰,复从真马真鹰开出议论,后人可以为式。又如题画山水,有地名名可按 者,必写出登临凭吊之意;题画人物,有事实可拈者,必发出知人论世之意。本老杜 法推广之,才是作手。
四十九 古人咏雪多偶然及之。汉人〔前日风雪中,故人从此去。〕,谢康乐〔明月照积雪。 〕,王龙标〔空山多雨雪,独立君始悟。〕,何天真绝俗也!郑都官〔乱飘僧舍茶烟 湿,密洒歌楼酒力微。〕,是成底语?东坡尖叉韵诗,偶然游戏,学之恐入于魔。
五十 咏梅诗应以庾子山之〔枝高出手寒。〕,苏东坡之〔竹外一枝斜更好。〕为上。林和 靖之〔雪后园林才半树,水边篱落忽横枝。〕,高季迪之〔流水空山见一枝。〕,亦 能像外孤寄;馀皆刻画矣。杜少陵之〔幸不折来伤岁暮,若为看去乱乡愁。〕,此纯 乎写情,以事外赏之可也。
五十一 东坡诗:〔幽玉尽处见桃花。〕又云:〔竹外桃花三两枝。〕自是桃花名句。
五十二 隐侯云:〔弹丸脱手。〕固是诗家妙喻。然过熟则滑;唯生熟相济,于生中求熟,熟 处带生,方不落寻常蹊径。
五十三 一首有一首章法;一题数首,又合数首为章法。有起,有结,有结,有伦序,有照应 ;若阙一不,增一不得,乃见体裁。陈思王赠白马、谢家兄弟酬答,子美游何将军园 之类是也。又有随所兴触,一章一意,分观错杂,总述累累。射洪感遇、太白古风、 子美秦州杂诗之类是也。后人一题至十数章,甚或二三十章。然意旨辞采,彼此互犯 ,虽构多篇,索其指归,一章可尽,不如割爱之为愈已。
五十四 诗不可不造句。江中日早,残冬立春,亦寻常意思,而王湾云:〔海日生残夜,江春 入旧年。〕一经锤炼,便或警绝,宜张曲江悬以示人。
五十五 诗中韵脚,如大厦之有柱石,此处不牢,倾折立见。故有看去极平,而断难更移者, 安稳故也。安稳者,牢之谓也。杜诗:〔悬崖置屋牢。〕可悟韵脚之法。
五十六 对仗固须工整,而亦有一联中本句自为对偶者。五言如王摩诘〔赭圻将赤岸,击汰复 扬舲。〕,七言如杜必简〔伐鼓撞钟惊海上,新妆袨服照江东。〕杜子美〔桃花细逐 杨花落,黄鸟时兼白鸟飞。〕之类,方板中求活时或用之。
五十七 律诗起句,可不用韵,故宋人以来,有入别韵者。然必于通韵中借入,如冬韵诗起句 入东,支韵诗起句入微,豪韵诗起句入萧、肴是也。若庚、青韵诗,起句入真、文、 寒、删;先韵诗,起句入覃、盐、咸,乱杂不可为训。
五十八 写景写情,不宜相碍,前说晴,后说雨,则相碍矣。亦不可犯复,前说沅沣,后说衡 湘,则犯复矣。即字面亦须避忌字同义异者,或偶见之,若字义俱同,必从更易。如 〔暮云空碛时驱马。〕、〔玉靶角弓珠勒马。〕,终是右丞之累。杜诗云:〔新诗改 罢自长吟。〕改则弊病去,长吟则神味出。
五十九 诗中高格,入词便苦其腐;词中丽句,入诗便苦其纤,各有规格在也。然腐之为病, 填词者每知之;纤之为病,作诗者未尽知之。
六十 古人同作一诗,不必同韵,即同韵亦在一韵中,不必句句次韵也。自元、白创始,而 皮、陆倡和,又加甚焉。以韵为主,而以意相从,中有欲言,不能通达矣。近代专以 此见长,名曰和韵,实则趁韵,宜血脉横亘,句联意断也。有志之士,当不囿于俗。
六十一 毛稚黄云:〔诗必相题,猥琐尖新淫亵等题,可无作也;诗必相韵,故拈险俗生涩之 韵,可无作也。〕昏昏长夜,得此豁然。
六十二 杂体有大言、小言、两头纤纤、五杂组、离合姓名、五平、五仄、十二辰、回文等项 ,近于戏弄,古人偶为之,然而大雅弗取。
六十三 人谓诗主性情,不主议论。似也,而亦不尽然。试思二雅中何处无议论?杜老古诗中 ,奉先、咏怀、北征、八哀诸作,近体中,蜀相、咏怀、诸葛诸作,纯乎议论。但议 论须带情韵以行,勿近伧父面目耳。戎昱和蕃云:〔社稷依明主,安危旋转妇人。〕 亦议论之佳者。
六十四 不读唐以后书,固李北地欺人语。然近代人诗,似专读唐以后书矣。不如布帛菽粟, 常足厌心切理也。
六十五 钱、郎赠送之作,当时引以为重;应酬诗,前人亦不尽废也。然必所赠之人何人,所 往之地何地,一一按切,而复以己之情性流露于中,自然可咏可歌,非幕下张君房辈 所能代作。
六十六 诗本六籍之一,王者以之观民风,考得失,非为艳情发也。虽四始以后,离骚兴美人 之思,平子有定情之咏;然词则托之男女,义实关乎君父友朋。自梁、陈篇什,半属 艳情,而唐末香奁,益近亵嫚,失好色不淫之旨矣。此旨一差,日远名教。
六十七 诗贵寄意,有言在此而意在彼者。李太白子夜吴歌,本闺情语,而忽冀罢征。经下邳 圮桥,本怀子房,而意实自寓。远别离,本咏英、皇,而藉以咎肃宗之不振,李辅国 之擅权。杜少陵玉华宫云:〔不知何王殿,遗构绝壁下?〕伤唐乱也。九成宫云:〔 巡非瑶水远,迹是雕墙后。〕垂夏、殷鉴也。他若讽贵妃之酿乱,则忆王母于宫中。 刺花敬定之僭窃,则想新曲于天上。几斯托旨,往往有之,但不如三百篇有小序可稽 ,在读者以意逆之耳。
六十八 汉人羽林郎篇:〔头上蓝田玉,耳后大秦珠。一鬟五百万,两鬟千万馀。〕陌上桑篇 :〔头上倭堕髻,耳中明月珠。缃绮为下裙,紫绮为上襦。〕焦仲卿妻篇:〔腰若流 纨素,耳著明月铛。指如削葱根,口如含珠丹。〕何工于赋美人也!而其原出于硕人 之美庄姜。古人重其行,兼及其容,妇容不与德、言、工并列耶?
六十九 唐时五言,以试士,七言以应制。限以声律,而又得失谀美之念,先存于中,揣摩主 司之好尚,迎合君上之意旨,宜其言之难也。钱起湘灵鼓瑟、王维奉和圣制雨中春望 外,杰作寥寥,略观可矣。
七十 何景明明月篇序,大意谓:子美七言诗,词固沈著,而调失流转,不如唐初四子者音 节可歌。盖以子美为歌诗之变体,而四子犹三百之遗风也。然子美诗每从风雅中出, 未可执词调一节以议之。王阮亭论诗云:〔接迹风人明月篇,何郎妙悟本从天。王杨 卢骆当时体,莫逐刀圭误后贤。〕能不被前人瞒过。
七十一 杜诗:〔江山如有待,花柳自无私。〕、〔水深鱼极乐,林茂鸟知归。〕、〔水流心 不竞,云在意俱迟。〕,俱入理趣。邵子则云:〔一阳初动处,万物未生时。〕以理 语成诗矣。王右丞诗不用禅语,时得禅理;东坡则云:〔两手欲遮瓶里雀,四条深怕 井中蛇。〕言外有馀味耶?
七十二 王右军作字不肯雷同,黄庭经、乐毅论、东方画像赞,无一相肖处,笔有化工也。杜 诗复然,一千四百馀篇中,求其词意犯复,了不可得,所以推诗中之圣。
七十三 杜诗别于诸家,在包络一切,其时露败缺处,正是无所不有处。评释家必代为辞说, 或周遮徵引以斡旋之,甚有以时文法解说杜诗,●●于提伏串插间者。浣花翁有知, 定应齿冷。
七十四 殷璠云:〔名不副实,才不合道,纵权压梁、窦,吾无取焉。〕芮挺章云:〔道苟可 得,不弃于厮养;事非适理,何贵于膏梁?〕真能特立不昧心语。
七十五 高仲武以郎士元〔暮蝉不可听,落叶岂堪闻。〕谓工于发端。然〔暮蝉、落叶。〕石 两景乎?〔不可听、岂堪闻。〕有两意乎?此持论未当处。
七十六 曹子建弃妇篇,笔妙何减长门?然二十四语中,重二〔庭〕韵,二〔灵〕韵,二〔鸣 〕韵,二〔成〕韵。古人虽有之,不得引为口实。
七十七 古人有误用事实处:弦高本犒秦师,谢康乐云:〔弦高犒晋师。〕庄子:〔柳生左肘 ?〕柳,疡类也。王右丞老将行云:〔今日垂杨生左肘。〕是以疡为树矣。又〔卫青 不败由天幸。〕句,误用霍去病事。而高常侍送浑将军出塞亦云:〔卫青未肯学孙吴 。〕同时误用,未知何故?
七十八 张承吉以金山诗折服徐凝,然中惟颔联稍胜。〔树影中流见,钟声两岸闻。〕,写景 太窄;结语〔因悲在城市,终日醉醺醺。〕,何村俗也!东坡贬徐凝〔一条界破青山 色。〕为恶诗,而不指摘承吉,或偶然未及尔?
七十九 姜白石诗说一篇之妙,全在结句。如截奔马,辞意俱尽;如临水送将归,辞尽意不尽 。又有意尽辞不尽,剡溪归棹是也;辞意俱不尽,温伯雪子是也。微妙语言,诸家未 到。
八十 唐诗选自殷璠、高仲武后,虽不皆尽善,然观其去取,各有指归。唯王介甫百家诗选 ,杂出不伦。大旨取和平之音,而忽入卢仝月蚀;斥王摩诘、韦左司,而王仲初多至 百首,此何意也?勿怖其盛名,珍为善本。
八十一 韦才调集选,固多明丽之篇;然如会真诗及〔隔墙花影动。〕等作,亦采入太白、 摩诘之后,未免雅郑同奏矣。奈何阐扬其体,以教当世耶?
八十二 方虚谷瀛奎律髓,去取评点,多近凡庸,特便于时下捉刀人耳。鼓吹一书(嫁名元遗 山者),尤为下劣。学者以此等为始基,汩没灵台,后难洗涤。昔康昆崙学琵琶,段 师令其十年不近乐器,洗尽邪杂,方许受教。作诗家毋误入路头,为康昆崙之续也。
八十三 司空表尽云:〔不著一字,尽得风流。〕〔采采流水,蓬蓬远春。〕严沧浪云:〔羚 羊挂角,无迹可求。〕苏东坡云:〔空山无人,水流花开。〕王阮亭本此数语,定唐 贤三昧集。木玄虚云:〔浮天无岸。〕杜少陵云:〔鲸鱼碧海。〕韩昌黎云:〔巨刃 摩天。〕惜无人本此定诗。
八十四 韩子高于孟东野,而为云为龙,愿四方上下逐之欧阳子高于苏、霉,而以黄河清凤凰 鸣比之。苏子高于黄鲁直,而己所赋诗云:〔效鲁直体〕以推崇之。古人胸襟广大尔 许。
八十五 记曰:〔宽而静,柔而正者,宜歌颂。广大而静,疏达而信者,宜歌大雅。恭险而好 礼者,宜歌小雅。正直而静,廉而谦者,宜歌风。〕凡习于声歌之道者,鲜有不和平 其心也。今人忌才扬己,揎拳露臂,观其意气,可觇所养矣。
八十六 负罪引慝,思古无尤,际人伦之穷者,何厚于自责也?即涕泣美弓,情非得己,然惟 馀怨艾之意,不闻诃让之词。乃有遭谗异于正则,处变异于小弁,而忿语悖情,动相 讥议,小则见绝于友朋,大则获戾于君父,君子忧之矣。尽言翘过,国佐已然,缀文 之士,其知所节焉。
八十七 性情面目,人人各具。读太白诗如见其脱屣千乘;读少陵诗,如见其忧国伤时。其世 不我容,爱才若渴者,昌黎之诗也;其嬉笑怒骂,风流儒雅者,东坡之诗也。即下而 贾岛、李洞辈,拈其一章一句,无不有贾岛、李洞者存。倘词可馈贫,工同鞶帨,而 性情面目,隐而不见,何以使尚友古人者读其书想见其为人乎?
八十八 美人、佳人,初无定称。简兮以西周盛王为美人,离骚以君为美人,汉武以贤士为佳 人,光武称陆闳为佳人;而苏蕙称窦滔云:〔非我佳人,莫之能解。〕又妇人以男子 为佳人矣。
九十 乐府虾鳝篇,鳝同蝉,水族之细者,从旦不从且。李于鳞误用虾●,押入鱼、虞韵, 后人读同疽音,不知其非也。古人造字,有鳝无●,看说文等书自见。吴地有鳝山, 见越绝书,今亦误为且山。
九十一 漕者,以水通输之谓,读去声。昌黎:〔通波非难图,尺水乃可漕。善善不汲汲,后 时徒悔懊。〕可證也。惟泉水章:〔思须与漕。〕载驰章:〔言至于漕。〕属卫邑者 当平声读。又雍字如时雍、辟雍、肃雍,作和字训者,俱平声。雍州之雍属地名者, 从去声。
九十二 人以忙遽为仓皇,然古人多作仓黄。少陵:〔誓欲随君去,形势所仓黄。〕〔苍黄已 就长途往,邂逅无端出饯迟。〕柳州:〔苍黄见驱逐,谁识死与生?〕又云:〔数州 之犬,苍黄吠噬。〕无作仓皇者。仓皇二字,应是后人误用,因仓卒皇遽而连及之也 。欧公伶官传则云:〔仓皇东出。〕已属宋人文集矣。
九十三 今人负恩为辜负。按:辜,罪也,绝非此意。少陵:〔孤负沧洲愿。〕昌黎:〔孤负 平生志。〕义山:〔映书孤志业。〕之类,无用辜者。又李陵答苏武书,有〔孤负陵 心。〕、〔陵虽孤恩。〕之句,更在唐人以前。
九十四 中兴之中读去声。元凯左传叙云:〔祈天永命,绍开中兴。〕陆德明音:丁仲反。若 当兴而兴,故谓之中,不必恰在中间也。杜诗:〔今朝汉社稷,新数中兴年。〕〔万 里伤心严谴日,百年垂死中兴时。〕馀不可悉数。中酒之中,读平声。汉书樊哙传: 〔项羽既飨军士中酒。〕师古注:〔饮酒之中,不醒不醉,故谓之中也。〕太白:〔 醉月频中圣,迷花不事君。〕东坡:〔君独未知其趣尔,臣今聊复一中之。〕亦不可 悉数。后人中兴平读,中酒仄读,每每两失。
九十五 张平子归田赋云:〔仲春令月,时和气清。原隰郁茂,百草滋荣。〕明指二月。谢诗 :〔首夏犹清和。〕言时序四月,犹馀二月景象,故下云〔芳草亦未歇。〕也。自后 人误读谢诗,有〔四月清和雨乍晴。〕句,相沿到今,贤者不免矣。试思〔犹〕字, 竟作何解?
九十六 楚辞:〔逢此世之俇攘。〕注谓急遽意。攘读同穰。韩昌黎文:〔新师不牢,俇攘将 逋。〕杜牧之诗:〔参军与尉簿,尘土惊俇攘。〕白乐天诗:〔委命不俇攘。〕正得 此意。后世误同赞襄,凡所造遣用,百不合一。
九十七 少陵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序云:〔观公孙氏舞剑器、浑脱(音驼),浏漓顿挫, 独出冠时。〕按乐府杂录谓:〔剑器,健舞曲名。〕唐书:〔中宗引近臣宴集,宗晋 卿舞浑脱。〕则知剑器、浑脱皆舞名,后人误以剑器为舞剑,而以浑脱二字与浏漓顿 挫并读,未免使人笑粲。
九十八 后汉逸民传序引扬雄言:〔鸿飞冥冥,弋人何篡焉?〕注:篡,取也。陈射洪云:〔 弋人何篡?鸿飞高云。〕用扬语也。惟张曲江诗:〔今我游冥冥,弋者何所慕?〕改 篡为慕矣。然昌黎在曲江陵,赠人诗仍云:〔肯效屠门嚼?久嫌弋者篡。〕前贤读书 ,不肯一误再误如此。
九十九 诗人每用澜熳字,玩诗意乃淋漓酣足之状。然考说文、玉篇等书,从无熳字,而王文 考鲁灵光殿赋有〔流离烂漫〕句,韩昌黎南山诗有〔烂漫堆众皱〕句,皆烂旁从火, 漫旁从水。改漫为熳,不知起于何时?焉乌成马,习焉不觉,殊可怪也。杜诗:〔众 雏烂熳睡。〕俱从火傍。然是后代镌本所讹,不可引以为据(以上偶举大概,以枚数 阖,何能遽尽,细心求之,其讹自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