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诗话-清-吴景旭卷四十九

卷四十九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历代诗话卷四十九
             归安吴景旭撰
 庚集中之上
  唐诗
   琥珀
冷斋夜话曰韦应物作琥珀诗云曾为老茯苓元是寒
松液蚊蚋落其中千年犹可觌旧说松液入地千年所
卷四十九 第 1b 页
化令烧之尚作松气尝见琥珀中有物如蜂然此物自
外国来地有茯苓处皆无琥珀不知韦公何以知之
 吴旦生曰通志云虎魄(西域传作虎魄/蜀都赋作虎珀)中有一蜂形
 色如生者可以拾芥名灵魄又老君玉策云松脂入
 地千年作茯苓茯苓千年作琥珀琥珀千年作石胆
 石胆千年作威喜神仙传云琥珀一名江珠今泰山
 出茯苓而无琥珀益州永昌出琥珀而无茯苓清异
 录云琥珀孙松脂也(本草松脂一名/松膏一名松肪)郑嵎津阳门诗
卷四十九 第 2a 页
 孔雀松残赤琥珀注云世传孔雀松下有赤茯苓入
 土千年则成琥珀
 广雅云琥珀生地中其上及旁不生草深者八九尺
 大如斛削去皮成琥珀如斗大初时如桃胶坚凝乃
 成也李长吉诗桃胶迎夏香琥珀(一云桃沈入地所/化又虎目光入地)
 (化物如琥珀又/龙血入地所化)
 金楼子云枫脂入地千岁为琥珀尔雅翼云枫脂一
 名白胶香李长吉诗枫香晚花静
卷四十九 第 2b 页
 博物志引神农本草云鸡卵可作琥珀其法取伏卵
 毈黄白浑杂者煮及尚软随意刻作物件以苦酒渍
 数宿既坚内着粉中佳者乃乱真矣通志云有煮青
 鱼枕伪为之者南蛮记云宁州沙中有折腰蜂岸崩
 则蜂出土人烧冶以为琥珀兔丝琥珀苗也
   昼公
懒真子曰吴兴老释子野雪盖精庐此苏州招昼公诗
即皎然也居于湖旧说皎然欲见韦苏州恐诗体不合
卷四十九 第 3a 页
遂作古诗投之苏州一见大不满意继而皎然复献旧
诗苏州大称赏曰几误失大名何不止以所长见示而
辄希老夫之意
 吴旦生曰顾况刘长卿丘丹秦系皎然之俦得与苏
 州相倡和故作诗招之也皎然姓谢氏灵运十世孙
 字清画招之称画公字之也尝论僧不当以字行按
 古者生子三日父名之二十而冠父字之所以表德
 也礼所谓冠而字之敬其名也今僧弃父母屏妻子
卷四十九 第 3b 页
 已绝子父之道头童而不栉不可冠何字之有魏鹤
 山云古人称字者最不轻仪礼子孙于祖祢皆称子
 孔门诸子多称夫子为仲尼子思孙也孟子又子思
 弟子也亦皆称仲尼罗大经谓鲁哀公诔孔子亦曰
 尼父周益公谓寿皇每称东坡唯曰子瞻而不名盖
 重之也观古今士大夫赠僧诗文每称其字者非是
 陈眉公云稽山彻上人与道标皎然齐名吴人为之
 语曰馀杭标摩云霄霅溪画能清秀稽山彻洞冰雪
卷四十九 第 4a 页
   字讹
韦应物滁州西涧诗独怜幽草涧边行尚有黄鹂深树
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吴旦生曰此太清楼帖所刻手书也系蔡元长校鉴
 自属真本何元朗言怜草而行于涧边当春深之时
 而黄鹂尚鸣始于性情有关今本行作生尚作上则
 于我了无干涉矣杨升庵亦云生本作行上作尚见
 古法帖
卷四十九 第 4b 页
 欧阳永叔云滁州城西乃是丰山无所谓西涧者独
 城北有一涧极浅不胜舟又江潮不至胡元瑞谓宋
 人不知诗人遇兴立言大则须弥小则芥子宁此拘
 拘也
   綵帜
韦应物酒肆行云银题綵帜邀上客
 吴旦生曰韩非子云宋人有酤酒者悬帜甚高斗槩
 甚平而酒不售遂至于酸唐韵帘字注云酒家望子
卷四十九 第 5a 页
 容斋二笔云今都城与郡县酒务及凡鬻酒之肆皆
 揭大帘于外以青白布数幅为之微者随其高卑大
 小村店或挂瓶瓢标帚秆唐人多咏于诗
   凫舄猪肝
独孤及酬常郿县诗谓乘凫舄朝天子却愧猪肝累主

 吴旦生曰风俗通后汉书皆言叶令王乔有神术每
 月朔望常自县诣台朝帝怪其来数而不见车骑密
卷四十九 第 5b 页
 令太史伺之言其至辄有双凫从东南飞来于是候
 凫至举罗张之但得只舄焉乃诏上方谛视则四年
 中所赐尚书官属履也每当朝时叶门下鼓不击自
 鸣闻于京师乔卒百姓为立庙号叶君祠祈祷无不
 应若有犯亦能为祟帝乃迎取其鼓置都亭下无复
 声焉(风俗通又云按左传叶公子高忠于社稷万民/欣戴白公胜作乱子西等劫惠王以兵叶公自)
 (叶而入攻白公奔山而缢生烹石乞迎反惠王退而/老于叶及其终也叶人立祠功施于民以劳定国兼)
 (兹二事固祀典之所先也此乃春秋之时何有近孝/明乎国家畏天之威思求谴告故于上西门城上候)
卷四十九 第 6a 页
 (望近太史寺令丞躬亲灵台惧有得失所参之也何/有伺一飞凫遂建其处乎世之矫诬岂一事哉陈晦)
 (伯云此皆应劭说也范书爱奇遗其通/义后人据以为县令事矫诬抑又甚矣)余观李君实
 云人知叶令王乔之舄为双凫不知晋南海太守鲍
 靓之履为双燕靓在南海时葛稚川隐罗浮靓每密
 过之谈论达旦始去而门无车马之迹独双燕往还
 人怪而问之则其双履也以凫属令以燕属守特为
 拈出以丐脩词者据此则仙灵幻迹世所常有一守
 一令徵为故实亦韵事也而执叶公以证叶令之非
卷四十九 第 6b 页
 殊不必尔
 东观汉记云闵仲叔居安邑家贫不能得钱买肉安
 邑令候之问诸子何饭食对曰但食猪肝屠者或不肯
 与之令出敕市后尝辄得仲叔怪问其子道如此乃
 叹曰叔岂以口腹累安邑耶遂去
   轻烟
本事诗曰韩翃閒居将十年李相勉镇夷门又署为幕
吏时韩已迟暮同职皆新进后生不能知韩举目为恶
卷四十九 第 7a 页
诗韩邑邑殊不得意多辞疾在家唯末职韦巡官者亦
知名士与韩独善一日夜将半韦叩门急韩出见之贺
曰员外除驾部郎中知制诰韩大愕然曰必无此事定
误矣韦就座曰留邸状报制诰阙人中书两进名御笔
不点出又请之且求圣旨所与德宗批曰与韩翃时有
与翃同姓名者为江淮刺史又具二人同进御笔复批
曰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日暮汉宫传爉
烛轻烟散入五侯家又批曰与此韩翃韦又贺曰此非
卷四十九 第 7b 页
员外诗也韩曰是也是知不误矣
 吴旦生曰汝南先贤传太原旧俗以介子推焚骸一
 月寒食世谓禁火起于此然按左传但云与母偕隐
 而死史记但云亡入绵上山中并无焚骸之说异苑
 谓子推抱树烧死晋文伐以制展有悲乎足下之语
 则诬甚矣丹阳记云龙星朩之位也春东方心为大
 火惧火盛故禁之是以寒食龙忌之禁所谓禁烟未
 必为子推设也
卷四十九 第 8a 页
 按周书司烜氏仲春以朩铎循火禁于国中注云为
 季春将出火也今准节气寒食是仲春之末清明是
 季春之初则禁火乃周制矣但周制四时变火春取
 榆柳之火夏取枣杏之火季夏取桑柘之火秋取柞
 槱之火冬取槐檀之火今观春明退朝录唐惟取榆
 柳火以赐近臣戚里之家君平诗烟散侯家盖纪实
 云
 按后汉礼仪志清明骑士传火故君平云日暮汉宫
卷四十九 第 8b 页
 也然观子美清明诗朝来新火起又家人钻火用青
 枫皆在寒食三日之后而君平寒食即事乃云传烛
 散烟则不待清明而已传新火何耶
 按后汉书周举传云太原郡旧俗以介子焚骸有龙
 忌之禁至其亡月咸言神灵不乐举火莫敢烟㸑岁
 多死者周举为刺史作书置子推之庙言盛寒去火
 残损民命非贤者意今则三日而已宣示愚民使还
 温食桓谭新论云太原民隆冬不火食为子推也则
卷四十九 第 9a 页
 是寒食乃在冬中非今二三月间也琴操又谓子绥
 烧死文公令民五月五日不得发火其说皆殊
 按淮南要略云操舍开塞各有龙忌注中土以鬼神
 之亡日忌北幽南越皆谓之请龙
   人参
韩翃诗应是人参五叶齐
 吴旦生曰续博物志高丽人参赞云三桠五叶背阳
 向阴欲来求我椵树相寻椵音贾朩叶似桐甚大阴
卷四十九 第 9b 页
 广参多生其阴段成式求人参诗九茎仙草真难得
 五叶灵根许惠无皮袭美谢惠人参诗神草延年出
 道家是谁披露记三桠苏东坡次韵正辅诗细斸黄
 土栽三桠皆用赞语也(坡自注云正辅分人参归种/韶阳来诗本用䃁字惠州无)
 (书不见此字所出/故且从朩奉和)
 说文作人蔘字书作参或作蔘参李君实杂缀云人
 参名人参寖者渐渍之义以其得地气浸渐成长如
 人形故也又名人微亦微渐之意一名黄参以其得
卷四十九 第 10a 页
 土膏土色属黄又名人御以其生有阶级又名鬼盖
 以其生背阳向阴又有神草地精海腴之目大约标
 其滋益于人耳海录碎事云天狗人参也春秋斗运
 枢云摇光星散为人参废江淮山渎之利则摇光不
 明人参不生按三月生叶小花核黑茎有毛九月采
 根有头足手面目如人亦可收子于十月下种如种
 菜法生上党山谷者最良辽东次之高丽百济又次
 之潞州紫团山与太行相连出参名紫团参即上党
卷四十九 第 10b 页
 也周繇以人参遗成式诗人形上品传方志我得真
 英自紫团
   擅场
国史补曰郭暧尚升平公主盛集文士即席赋诗公主
帷而观之李端中宴诗成有薰香荀令偏怜小傅粉何
郎不解愁之句众称绝妙或谓宿搆端曰愿赋一韵钱
起曰请以起姓为韵复有新开金埒看调马旧赐铜山
许铸钱之句暧大喜出名马金帛为赠是会也端擅场
卷四十九 第 11a 页
送丞相王缙之镇幽朔韩翃擅场送丞相刘晏之巡江
淮钱起擅场
 吴旦生曰唐人宴集每赋诗必推一人擅场此其例
 也宝历中杨于陵仆射入觐其子嗣复率两榜门生
 迎于潼关宴新昌里第诸生翼两序元白在席杨汝
 士诗云文章旧价留鸾掖桃李新阴在鲤庭元白览
 之失色汝士归谓子弟曰今日压倒元白又裴令公
 居守东洛宴酣索句公为破题次至汝士云昔日兰
卷四十九 第 11b 页
 亭无艳质此时金谷有高人白遽裂之曰笙歌鼎沸
 勿作冷澹生活元顾曰乐天能全其名此二则亦不
 得不推擅场皇甫百泉举高氏晦日林亭会崔刘二
 诗何足与此
   柳塘花坞
圣俞曰若夫状难写之景含不尽之意如严维柳塘春
水慢花坞夕阳迟则天容时态融和骀荡岂不在目前

卷四十九 第 12a 页
 吴旦生曰陈随隐亦云春物融冶人心和畅言不能
 尽余谓此炼第五字法也以慢字状春水迟字状夕
 阳满前化工矣却从柳花带出见全是三春景象则
 摹神在慢与迟设色在柳与花字字雅贴无可复议
 刘贡父诗话云夕阳迟则系花春水慢不须柳渔隐
 丛话云春水慢不须柳此真确论但夕阳迟则系花
 此论非是盖夕阳迟乃系于坞初不系花以此言之
 则春水慢不必柳塘夕阳迟岂独花坞哉余以论诗
卷四十九 第 12b 页
 拘泥至此直令千古奇致一齐抹煞恶极恶极
   独眠
顾况诗服药不如独自眠
 吴旦生曰列仙传彭祖(姓苑云姓篯/名铿篯音剪)云上士别床中
 士异被服药百裹不如独睡古今谚云服药千裹不
 如一宵独卧服药千朝不如独卧一宵顾退翁诗用
 此也陆放翁诗九十老翁缘底健一生强半是单栖
 亦此意古今说海云包宏斋恢年八十有八陪祀豋
卷四十九 第 13a 页
 拜郊台贾秋壑问其必有卫养之术答曰有一服丸
 子药乃不传之秘秋壑欲授其方徐徐笑曰恢吃五
 十年独睡丸
 按退翁改字逋翁志尚疏逸近于方外时宰招以好
 官翁答诗云此身还似笼中鹤东望瀛洲叫一声遂
 隐于茅山菖蒲潭石墨池上年九十卒吴中皆言翁
 得道尸解(音/假)去则独眠之句自是神仙种子也然观
 彭铿进雉羹于尧后隐云母山餐云母又为商大夫
卷四十九 第 13b 页
 路史称其寿七百六十七岁胡为乎更历四十九妻
 五十四子而究败道于妖淫晚娶之郑氏抑又何说
 耶北史邢子才传云邵率情简素内行修谨与妇甚
 疏未尝内宿尝云昼入内閤为狗所吠言毕抚掌大
 笑然于崔㥄传载㥄宠妾冯氏长且姣朝士邢子才
 辈多奸之则所云内閤狗吠者何在殆与老彭之言
 独睡同一疑案矣
   郎罢
卷四十九 第 14a 页
顾况有诗云郎罢别囝囝别郎罢及至黄泉不得在郎
罢前
 吴旦生曰闽中风俗呼父为郎罢(罢音/摆)呼子为囝(囝/音)
 (蹇/)退翁作补亡训传十三章因唐世多取闽童为阉
 奴故为哀囝之词取此方言以讽焉山谷送陈少章
 住馀杭从苏公诗云斑衣儿啼真自乐从师学道也
 不恶但使新年胜故年即如常在郎罢前唐子西诗
 儿馁嗔郎罢宋子虚诗郎罢滕阴老泪潸皆用退翁
卷四十九 第 14b 页
 语
 北史谓父为鲜甲吴人呼父曰爸(音霸讹而/为拜平声)唐小说
 爹字作㸙或又为□(音/播)通鉴回纥呼父曰阿多北史
 谓母为铁弗淮南子注江淮谓母为社说文江淮之
 间谓母曰媞方言南楚瀑洭之间母谓之媓集韵淮
 南呼母曰媣吴俗呼母曰㜆(音寐讹/如埋)齐人呼曰阿㜷
 (音/迷)字又作□又曰奶(音/腻)字又作㚷客座赘语留都呼
 母曰□□字或作𡡉又作𡡉(俱音/么)羌人呼母曰毑(音/姐)
卷四十九 第 15a 页
 字又作她闽人曰郎奶
 困学纪闻云集韵吴人谓赤子曰孲□(音鸦/牙)杂记注
 婴犹鹥弥也孟子音义倪谓繄倪小儿也
   萎蕤宛转
顾况诗春楼不闭萎蕤锁绿水回通宛转桥
 吴旦生曰录异记萎蕤锁金楼相连屈伸在人诗话
 类编云唐诗望见葳蕤举翠华葳蕤旗名卤簿中有
 之孙氏瑞应图云葳蕤瑞草王者礼备至则生今之
卷四十九 第 15b 页
 字书例解为草朩之状未得其原也
 舆地志云齐文惠太子治玄圃有明月观宛转桥徘
 徊廊
   曲尘
西溪丛语曰刘禹锡龙墀遥望曲尘丝礼记月令荐鞠
衣于上帝告桑事注云如鞠尘色周礼内司服鞠衣郑
司农云鞠衣黄桑服也色如鞠尘象桑叶始生渔隐丛
话曰鞠者草名花色黄遂以曲尘为鞠尘其说非是
卷四十九 第 16a 页
 吴旦生曰埤雅云周官后蚕服鞠衣鞠衣色黄象鞠
 鞠盖华于阴中其华则又中之色也后帅内外命妇
 而蚕则使天下之嫔妇取中焉则鞠之花色黄固自
 无论如金人刘无党诗曲尘半著鸳鸯绣乃专言服
 色也今按禹锡句乃其所作杨柳枝辞也杨巨源亦
 有江边杨柳曲尘丝之句乃是借色字与太白之黄
 金嫩荆公之鹅黄袅袅同意即作鞠尘亦通况白乐
 天诗晴沙金屑色春水曲尘波汪彦章诗细细曲尘
卷四十九 第 16b 页
 波毛文钖词垂杨低拂曲尘波亦可以水言之
 吴文可诗云曲尘丝拂晴波暖是又柳与水映
 带言之矣
   饧
刘宾客嘉话录曰为诗用僻字须有来处宋考功诗马
上逄寒食春来不见饧尝疑此字因读毛诗郑笺说吹
箫处云即今卖饧人家物六经惟此注中有饧字后辈
业诗即须有据不可学常人率尔而道韵语阳秋云禹
卷四十九 第 17a 页
锡历阳书事诗湖鱼香胜肉官酒重于饧则何尝按六
经所出耶
 吴旦生曰周礼小师掌教箫注云箫编小竹管如今
 卖饴饧者所吹也诗箫管备举郑笺与周礼注同按
 释文饧夕精反又音唐方言饧谓之糖凡饴谓之饧
 自关而东陈楚宋卫之通语也释名饧洋也煮米消
 烂洋洋然也樊鯈传三岁献甘醪膏饧邺中记云并
 州之俗冬至一百五日为冷节作乾粥即今麦糕也
卷四十九 第 17b 页
 世俗每至清明以麦成秫以杏酪煮为姜粥俟凝冷
 裁作薄叶沃以饧若蜜而食之谓之麦糕李义山诗
 粥香饧白杏花天宋子京诗箫声吹暖卖饧天又客
 瓯饧粥对离中欧阳永叔诗杯盘饧粥春风冷又多
 病止愁饧粥冷苏长公诗温风散粥饧盖清明寒食
 多用之矣
   糕
闻见后录曰刘梦得作九日诗欲用糕字以六经中无
卷四十九 第 18a 页
之辄不复为宋子京以为不然特于九日诗中用糕字
为古今绝唱诗云飙馆轻霜拂曙袍糗餈花饮斗分曹
刘郎不敢题糕字空负诗中一世豪
 吴旦生曰周礼笾人羞笾之实糗饵粉餈郑笺云二
 物皆粉稻黍米所为合蒸曰饵饼之曰餈盖饵即糕
 也贾佩兰说宫中九月九日食蓬饵令人长寿方饵
 谓之糕或谓之粢或谓之□或谓之餣或谓之䬧岁
 时记民间九日糕上置小鹿数枚号食禄高字学集
卷四十九 第 18b 页
 要云糕亦作糕□□鹤林玉露云白乐天诗移坐就
 菊丛糕酒前罗列则固已用之矣刘白唱和之时不
 知曾谈及此否余因攻乐天诗宜城酒似饧黏台酒
 似饧绿饧黏盏杓如饧气味绿黏台则禹锡之疑字
 岂倡和时亦未谈及耶
   山围潮打
刘禹锡金陵五题自序云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
寂寞回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乐天掉头
卷四十九 第 19a 页
苦吟叹赏良久曰石头诗潮打空城寂寞回吾知后之
诗人不复措辞矣
 吴旦生曰张表臣述其自矜云馀虽不及然亦不辜
 乐天之赏则禹锡亦不复许后人措辞矣观东坡诗
 山围故国城空在潮打西陵意未平萨天锡登凤凰
 台诗千古江山围故国几番风雨入空城皆落牙后
 正为浪措辞也而天锡招隐首山又云千古江山围
 故国五更风雨入空城奈何复自拾其沈耶
卷四十九 第 19b 页
   亥
梦得送人赴绛州诗午桥群吏散亥字老人迎
 吴旦生曰左传师旷释绛县老人年数云亥有二首
 六身盖离折亥字点画而上下之如算筹纵横然则
 二首为二万六身各一纵一横为六千六百六十正
 合其甲子之日数乃是七十三年也杨巨源送绛州
 卢使君诗绛老问年须算字庚公逢月要题诗李义
 山赠绛台老驿吏诗过客不劳询甲子惟书亥字与
卷四十九 第 20a 页
 时人张伯雨元日诗问年书亥字献岁出辛盘
 西溪丛语载绛县老人云臣生之岁正月甲子朔四
 百有四十五甲子矣其季于今三之一也季者未也
 今今日也谓已得四百四十五全甲子其末一甲子
 六十日而今日乃癸未才得二十日也故曰三之一
 文公之十一年至襄公三十年通七十四年以年表
 考之文公之十一年岁在已已襄公之三十年岁在
 戊午今乃云七十三年者盖谓襄公之三十年上距
卷四十九 第 20b 页
 文公之十一年得七十三年也所谓亥二首六身者
 注云亥字二画在上并三六为身如算之六盖古之
 亥字如此二多写故曰二首六身其下六画如算子
 三个六数也所谓下二如身是其日数则六千六百
 六旬也故曰是日数也且四百四十五甲子合得二
 万六千七百日乃差四十日则前所谓其季于今三
 之一谓其末一甲子才得二十日故少四十也且不
 谓之日而谓之旬者盖古以甲子数日故谓之旬如
卷四十九 第 21a 页
 今阴阳家所谓甲子旬中甲午旬中之类是也与书
 期三月有六旬同
   平淮西
全唐诗话载刘禹锡曰柳八驳韩十八平淮西碑云左
飧右粥何如我平淮西雅云仰父俯子韩碑兼有帽子
使我为之便说用兵伐叛矣自为诗云城中晨鸡喔喔
鸣城头鼓角声和平美愬之入蔡城也须臾之间贼无
觉者又落句云始知元和十二载重见天宝升平时以
卷四十九 第 21b 页
见平淮之年
 吴旦生曰隐居诗话禹锡称城中二句为尽李愬之
 美始知二句为尽宪宗之美吾不知此句为何等语
 野客丛书云禹锡城中二句见李愬不动风尘晓入
 蔡州擒捕渠魁如此始知二句见宪宗当德宗姑息
 藩镇之后能毅然削平祻乱使人复见太平官府如
 此此两联正得当时之意余详禹锡诗中归美李愬
 其沾沾自喜或有微意观唐史云退之淮西碑多归
卷四十九 第 22a 页
 裴度功李愬妻唐安公主不平诉之于帝谓愈文不
 实遂斲其碑更命段文昌为之则禹锡之自许有以
 也(丁用晦芝田录云有老卒推倒淮西碑罗隐石烈/士说云石烈士名孝忠尝为李愬前驱一日熟视)
 (裴碑作力推去韵语阳秋云愬之子讼于朝宪宗使/文昌别作李义山诗云句奇语重喻者少谗之天子)
 (言其私长绳百尺拽碑倒粗沙大/石相磨治则是天子自使人拽倒)
 诗话东坡谪官过旧驿壁间见有人题一诗云淮西
 功业冠吾唐吏部文章日月光千古断碑人脍炙世
 间谁数段文昌坡喜而诵之余按此东坡自作盖避
卷四十九 第 22b 页
 忌而托之人题耳坡在翰林被旨作上清储祥宫碑
 哲宗亲书其额绍圣党祸起磨去坡文命蔡元长别
 操则此诗直是坡自况也
   霓裳羽衣曲
太真外传曰霓裳羽衣曲者是玄宗登三乡驿望女几
山所作也故刘禹锡有诗云伏睹玄宗皇帝望女几山
时小臣斐然有感开元天子万事足惟惜当时光景促
三乡驿上望仙山归作霓裳羽衣曲仙心从此在瑶池
卷四十九 第 23a 页
三清八景相追随天上忽乘白云去世间空有秋风词
 吴旦生曰此曲攸始载者异辞如六一诗话载王建
 霓裳词弟子部中留一色听风听水作霓裳不知听
 风听水为何事也白乐天有霓裳歌亦无风水之说
 余观西域记云龟兹国王与臣庶知乐者于大山间
 听风水之声均节成音后翻入中国如伊州凉州甘
 州皆龟兹至也
 郑嵎津阳门诗注云叶法善引上入月宫时秋已深
卷四十九 第 23b 页
 上苦凄冷不为久留归于天半间尚闻仙乐及上归
 记忆其半遂于笛中写之会西凉都督杨敬述进婆
 罗门曲与其声调相符遂以月中所闻为之散序用
 敬述所进曲作其腔而名霓裳羽衣法曲逸史云罗
 公远八月十五夜取一枝桂向空掷之化为桥请上
 同登至大城阙曰月宫仙女数百素练宽衣舞于黄
 庭上问此何曲曰霓裳羽衣也上密记其声调谕伶
 官作霓裳羽衣曲(津阳门诗注明皇录高道传皆云/叶法善引游月宫唐逸史云与罗)
卷四十九 第 24a 页
 (公远同游异人录/云与申天师同游)
 西清诗话云唐有两霓裳曲开成初尉迟璋尝放古
 作霓裳羽衣曲以献诏以曲名赐贡院为题此自一
 曲也是岁榜首李肱所试诗即此题其诗始言开元
 太平时万国贺丰岁梨园献旧曲玉座流新制末言
 蓬壶事巳空仙乐功无替讵肯听遗音圣功知善继
 则亦是祖述开元遗声耳此曲世无谱好事者每惜
 之江表志载周后独能按谱求之徐常侍铉有听霓
卷四十九 第 24b 页
 裳送以诗云此是开元太平曲莫教编作别离声则
 江南时犹在也
 韵语阳秋云白乐天答元微之歌苏州七县十万户
 无人知有霓裳舞惟寄长歌与我来题作霓裳羽衣
 谱想其千姿万状缀兆音声具载于长歌惜元集不
 载赖有白诗可见一二尔虹裳霞帔步摇冠细缨累
 累佩珊珊言所饰之服也又曰散序六奏未动衣中
 序擘騞初入拍繁音急节十二遍唳鹤曲中长引声
卷四十九 第 25a 页
 言所奏之曲也而唐会要谓破阵乐赤白桃李花望
 瀛霓裳羽衣总名法曲今世所传望瀛亦十二遍散
 序无拍曲终亦长引声亦可彷佛其遗意也又曰由
 来此舞难得人须是倾城可怜女言所用之人也若
 曰玉钩栏下香案前案前舞者颜如玉则疑用一人
 若曰张态李娟君莫嫌亦疑随宜且教取又疑用二
 人然明皇每用杨太真舞故长恨词云风吹仙袂飘
 飘举犹似霓裳羽衣舞当以一人为正
卷四十九 第 25b 页
 梦溪笔谈云国史补言客有以按乐图示王维维曰
 此霓裳第三叠第一拍也客未然引工按曲乃信此
 好奇者为之盖霓裳曲凡十三叠前六叠无拍至第
 七叠方谓之叠遍自此始有拍而舞作故白乐天诗
 中序擘騞初入拍中序即第七叠也第三叠安得有
 拍但言第三叠第一拍即妄也
   乌衣
青琐摭遗曰王榭金陵人一日海中失船泛一朩登岸
卷四十九 第 26a 页
见一翁一妪皆衣皂乃乌衣国也以女妻之榭思归复
乘云轩泛海至其家有二燕栖梁上榭招止臂上书小
纸系其尾曰误到华胥国里来主人终日苦怜才云轩
飘去无消息洒泪临风几百回来春燕又飞榭身上有
诗云昔日相逢真数合如今暌远是生离来春纵有相
思字三月天南无雁飞因目榭所居为乌衣巷刘禹锡
有诗云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
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卷四十九 第 26b 页
 吴旦生曰丹阳记乌衣之起吴时乌衣营处所也江
 左初立琅邪诸王所居舆地志晋时王导自立乌衣
 宅世说王公谓吾角巾径还乌衣佥陵旧事谢鲲与
 族子灵运瞻曜洪微并以文义赏会居在乌衣巷谓
 之乌衣游鲲诗云昔为乌衣游戚戚皆子侄禹锡所
 咏盖指江左王氏谢氏二族之盛第宅丘墟故有旧
 时王谢之感若指泛海乌衣事何以言寻常百姓耶
 元张思廉子夜歌云朱雀街头雨乌衣巷口风飞来
卷四十九 第 27a 页
 双燕子不入景阳宫按朱雀桥即在乌衣巷口也故
 咏金陵者每连举之
 野客丛书云王谢与王榭相类而又有乌衣之名或
 者往往误焉张仲均家有陈唯室亲染此诗谢字从
 言盖此也吴曾漫录艺苑雌黄所说正合
   轻车
刘梦得送浑大夫赴丰州诗精兵愿逐李轻车
 吴旦生曰汉武帝元朔五年以代相李蔡为轻车将
卷四十九 第 27b 页
 军有功封乐安侯乃李广之从弟故称李轻车鲍昭
 乐府云后逐李轻车许浑诗昔事李轻车张光弼诗
 将军须用李轻车后汉舆服志云轻车古之战车也
 不巾不盖(孔丛子巾车命驾/注云以衣饰车也)按韵会轻牵正切疾也
 左传昭公二十五年注左师展欲与公俱轻归轻遣
 政反汉书发轻骑夜追之亦音罄今唐元人诗皆作
 平声用似失本旨
   汉寿
卷四十九 第 28a 页
刘梦得汉寿城春望诗汉寿城边野草春荒祠古墓对
荆榛
 吴旦生曰郝天挺注城在四川保宁府今广元县程
 篁墩谓汉寿县名在犍为(即今之/叙州府)禹贡潜水注水出
 岷山之西东流过汉寿南流有高山上合下开水经
 其中曰沫水又复水从汉中沔阳县南流至梓潼汉
 寿县三国史云费袆遇害于汉寿又建安五年曹操
 表关某为汉寿亭侯则是汉寿为封地而亭侯为封
卷四十九 第 28b 页
 爵之通称也会典称之为寿亭侯是误以汉为国号
 而以寿亭为封地矣(汉法十里一亭十亭一乡亭/留会宿之处也凡封侯初封)
 (亭侯即秦/亭长之遗)
   生
宋景文笔记曰晏元献常问曾明仲云刘禹锡诗瀼西
春水縠纹生生字作何意明仲曰作生育之生丞相曰
非也作生熟之生语乃健庄子曰生熟不尽于前王建
诗自别城中礼数生
卷四十九 第 29a 页
 吴旦生曰卲氏闻见后录汪彦章诗野田无雨出龟
 兆湖水得风生縠纹此以生对出则作生长之生矣
 岂不闻元献之说耶杨升庵亦以元献之说为信是
 谢眺诗远树暧芊芊生烟纷漠漠亦然小谢之句实
 本灵运灵运撰征赋云披宿莽以迷径睹生烟而知
 墟余观白乐天诗弦生管涩未堪听熊孺登诗水生
 风熟布帆新杨廉夫续奁集有咏习舞云十六天魔
 教已成背翻莲掌苦嫌生夜深不管排场歇尚向灯
卷四十九 第 29b 页
 前蹋影行皆用此生字又蔡敬夫诗花心犹怯怯莺
 语乍生生其于叠字更峭
   宾鸿
䂬溪诗话曰东坡云宾鸿社燕巧相违月令来宾事尝
疑人未曾用及观刘梦得秋江晚泊云暮霞千万状宾
鸿次第飞顾况云安得凌风翰肃肃宾天京又别浦雁
宾秋更佳
 吴旦生曰月令八月鸿雁来九月鸿雁来宾周书白
卷四十九 第 30a 页
 露之日鸿雁来寒露之日又来既是一种何得前后
 不齐如此许叔重注二雁则以仲秋之雁从北地中
 来过周雒南去至彭蠡季秋之雁亦从北地中来南
 之彭蠡以为八月来者其父母也是月来者其子也
 羽翼稚弱故在后耳礼云仲秋来者为主季秋来者
 为宾也
 困学纪闻云时训月令七十二侯雁凡四见孟春鸿
 雁来夏小正曰雁北乡吕氏春秋淮南时则训曰候
卷四十九 第 30b 页
 雁北(月令注今月令鸿皆为候而不言北盖来字本/北字康成时犹未误故曰雁自南方来将北反)
 (其居其后传写者因仲/秋鸿雁来误以北为来)仲秋鸿雁来吕氏淮南曰候
 雁来季秋鸿雁来宾爵入大海为蛤小正曰九月遰
 鸿雁吕氏淮南曰侯雁来高诱许叔重注以候雁来
 为句(宾爵老爵也栖宿人堂宇/之间有似宾客故曰宾爵)季冬雁北乡小正在
 正月易说在二月(正义谓节/气有早晚)
   可中
刘禹锡生公讲堂诗高坐寂寥尘漠漠一方明月可中
卷四十九 第 31a 页

 吴旦生曰旧言宋文帝大会沙门食至良久众疑日
 过中僧律不当食帝曰始可中耳生公曰白日丽天
 天言可中何得非中遂举箸而食禹锡即以生公事
 咏生公堂也余又按僧规以六时经行曰幽谷时寅
 也高山时卯也日照高山平地时辰也可中时已也
 正中时午也鹿苑时未也张乔诗犹向山中礼六时
 刘长卿诗六时行径空秋草是也则可中本出释语
卷四十九 第 31b 页
 (洪驹父诗话云山谷至庐山一寺因举此诗云一方/明月可中庭一僧率尔云何不曰一方明月满中庭)
 (山谷/笑去)
   畬田
刘梦得竹枝辞云银钏金钗来负水长刀短笠去烧畬
 吴旦生曰谈苑江南人多畬田先熂炉(熂音/饩)熂纵火
 烧草也炉火烧山界也俟经雨乃下种历三岁土脉
 竭不可复种艺但生草朩复熂旁山词林海错云烧
 田而种曰疁故野烧曰疁火(疁音/留)宋西阳王子尚所
卷四十九 第 32a 页
 部鄞县有疁田子尚言山湖之俗熂山封水泽山须熂
 炉后种又梦得适连州作畬田诗何处好畬田团团
 缦山腹下种暖灰中乘阳拆芽蘖苍苍一雨后苕颖
 如云发李文饶岭南道中诗五月畬田收火米则不
 独江南为然矣
 尔雅一岁曰菑二岁曰新三岁曰畬(羊诸/反)易曰不菑
 畬说文菑不耕田也从草甾徐锴曰当言从草从□
 从田田不耕则草塞之故从□□音灾则凡三岁而
卷四十九 第 32b 页
 不可复种盖取畬之义也
   重用字
梦得赠乐天中两联云雪里高山头早白海中仙果子
生迟于公必有高门庆谢守何烦晓镜悲
 吴旦生曰梦得自注高山本高高门使之高二字为
 义不同三山老人语录云乐天寄刘诗有叹早白无
 儿之语刘以此诗赠之自注二高字唐人忌重叠用
 字今人则叠用字甚多杨升庵谓此类为傍犯之例
卷四十九 第 33a 页
 谢茂秦谓两联最忌重字或犯首尾可矣子美江阁邀
 宾许马迎醉于马上往来轻摩诘尚衣方进翠云裘
 万国衣冠拜冕旒二公重字不害为大家
 东坡送江公著诗云忽忆钓台归洗耳又云亦念人
 生行乐耳自注二耳义不同故得重用因按古人一
 字二义往往重押如古诗晨风怀苦心蟋蟀伤局促
 又云音响一何悲弦悲知柱促曹子建美女篇明珠
 交玉体珊瑚间朩难又云佳人慕高义求贤良独难
卷四十九 第 33b 页
 谢灵运初去郡诗或可优贪竞岂足称达生又云毕
 娶类尚子薄游似邴生陆士衡豫章行泛舟清川渚
 遥望江山阴又云寄世将几何日昃无停阴江淹杂
 体诗韩公沦卖药梅生隐市门又云太平多欢款飞
 盖东都门王仲宣从军诗连舫踰万艘带甲千万人
 又云我有素餐责诚愧伐檀人至唐时效此重押者
 不一而老杜之诗尤多
   细腰
卷四十九 第 34a 页
刘禹锡踏歌行云为是襄王故宫地至今犹自细腰多
 吴旦生曰南楚谓细腰曰嫢(音/惟)野客丛书据传曰楚
 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荀子乃曰楚王好细腰故朝
 有饿人淮南子亦曰灵王好细腰民有杀食而自饥
 也人君好细腰不过宫人岂欲朝臣与国人皆细腰
 乎余观墨子载灵王好细腰故其臣皆三饭为节胁
 息然后带缘墙然后起韩非子载庄王好细腰一国
 皆有饥色当时子书不言宫中而言朝与野率有此
卷四十九 第 34b 页
 谬今禹锡诗作襄王亦谬
   □
文苑潇湘曰梦得用字极谨严然其答乐天而有笔底
心犹毒杯前胆不□□呼关反此何谓也
 吴旦生曰汉皋诗话赵协有吞船酒胆弱之句礼部
 韵不收唐韵亦无西溪丛语云集韵在山字韵音乎
 关切顽也
   元和脚
卷四十九 第 35a 页
杨升庵曰柳宗元诗柳家新样元和脚言字变新样而
脚则元和也脚盖悬针垂露之体耳
 吴旦生曰此刘宾客答柳仪曹诗而升庵直以为柳
 诗误矣复斋谩录云子原寄刘梦得诗书成欲寄庾
 安西纸背应劳手自题闻道近来诸子弟临池寻已
 厌家鸡盖其家有右军书每纸背庾翼题云王会稽
 六纸其诗谓此也故梦得有酬家鸡之赠乃答前诗
 也其中有柳家新样元和脚人竟不晓高子勉举以
卷四十九 第 35b 页
 问山谷山谷云取其字制之新昔元丰中晁无咎作
 诗文极有声陈无已戏之曰闻道新词能入样相州
 红缬鄂州花盖相缬织鄂州花也则柳家新样元和
 脚者其亦此类欤顷见徐仙者效山谷书而无已以
 诗纪之曰肯学黄家元祐脚则知山谷之言无可疑
 最后见东坡柳氏求笔迹诗君家自有元和手莫厌
 家鸡更问人其义相同但手字为异耳
 蔡宽夫诗话云柳子厚书迹江湘间多有其碑刻而
卷四十九 第 36a 页
 体不一或疑有假托其名者惟南岳弥陀和尚碑最
 善大抵规模虞永兴矣然不知柳家新样元和脚者
 何如也
 天中记作柳公权在元和间书有名故刘禹锡有此
 诗恐误
   石鼓
韵语阳秋云左传周成王蒐于岐阳而韩退之石鼓歌
则曰宣王所谓宣王愤起挥天戈蒐于岐阳骋雄俊是
卷四十九 第 36b 页
也韦应物石鼓歌则曰文王所谓周文大猎岐之阳刻
石表功何炜煌是也欧永叔云前世所传古远奇怪之
事类多虚诞而难信况传记不载不知韩韦二君何据
而有此说也
 吴旦生曰帝京景物略云庙门内之石鼓也其质石
 其形鼓其高二尺广径一尺有奇其数十其文籀其
 辞诵天子之田初潜陈仓野中唐郑馀庆取置凤翔
 之夫子庙而亡其一皇祐四年向傅师得之民间十
卷四十九 第 37a 页
 数乃合宋大观二年自京兆移汴梁初置辟雍后保
 和殿嵌金其字阴错错然靖康二年金人辇至燕剔
 取其金置鼓王宣抚家复移大兴府学元大德十一
 年虞集为大都教授得之泥草中始移国学大成门
 内左右列矣(揭曼硕诗孔庙颓墙下周宣石鼓/眠揭与虞同时此正大德间诗也)
 谓周宣王之鼓韩愈张怀瓘窦暨也谓文王之鼓至
 宣王刻诗焉韦应物也谓秦氏之文宋郑樵也谓宣
 王而疑之欧阳脩也谓宣王而信之赵明诚也谓成
卷四十九 第 37b 页
 王之鼓程琳董逌也谓宇文周作者马子卿也
 据今拓本则甲鼓字六十一乙鼓字四十七丙鼓字
 六十五丁鼓字四十七戊鼓字一十二已鼓字四十
 一庚鼓字八壬鼓字三十八癸鼓字六共三百二十
 五字存惟辛鼓字无存者(金石录云石鼓文世传周/宣王刻石史籀书集古录)
 (云至于字画亦非史籀不能作东观馀论/云笔法如圭璋特达非后人所能赝作)
   听琴
西清诗话曰三吴僧义海以琴名世六一居士尝问东
卷四十九 第 38a 页
坡琴诗孰优东坡答以退之听颖师琴公曰此祗是听
琵琶耳或以问海海曰欧阳公一代英伟然斯言误矣
眤眤儿女语恩怨相尔汝言轻柔细屑真情出见也划
然变轩昂勇士赴敌场言精神馀溢竦观听也浮云柳
絮无根蒂天地阔远随飞扬言纵横变态浩乎不失自
然也喧啾百鸟群忽见孤凤凰又见脱颖孤绝不同流
俗下里声也跻攀分寸不可上失势一落千丈强言起
伏抑扬不主故常也皆指下丝声妙处惟琴为然琵琶
卷四十九 第 38b 页
格上声乌能尔耶
 吴旦生曰许彦周谓浮云柳絮无根蒂天地阔远随
 飞扬此泛声也谓轻非丝重非朩也啾啾百乌群忽
 见孤凤凰泛声中寄指声也跻攀分寸不可上吟绎
 声也失势一落千丈强顺下声也合参二氏得琴之
 理得诗之神然彦周更沈着矣
 义海又论东坡听维贤琴诗云春温廉折亮以清丝
 声皆然何独琴也又特言大小弦声不及指下之韵
卷四十九 第 39a 页
 牛鸣盎中雉登朩槩言宫商耳八音皆然岂独丝也
 以为坡未知琴然余观坡之论中散琴赋云间辽故
 音痹弦长故微鸣所谓痹者犹今俗云㪇(音/鲜)声也两
 弦之间远则有㪇故曰间辽弦鸣云者今之所谓泛
 声也弦虚而不按乃可按故云弦长而微鸣也此岂
 未知琴者
   潜蛬
韩退之诗幽响泄潜蛬
卷四十九 第 39b 页
 吴旦生曰蛬音拱又居用切一作□尔雅云蟋蟀也
 埤雅云阴阳率万物以出入至于悉能帅阴阳之
 悉者也诗义问云蟋蟀食蝇而化一名趣织语曰趣
 织鸣懒妇惊一名蜻蛚里语云蜻蛚鸣衣裘成方言
 南楚之间谓之蚟孙杂见诸书者曰吟蛩曰蛩秋曰
 投机曰纺纬曰络纬(袁瓘秋日诗芳草不复绿王孙/今又归人都不解施荫曰王孙)
 (蟋蟀/也)
 帝京景物略云秋七八月游閒人提竹筒过笼铜丝
卷四十九 第 40a 页
 罩诣丛草处缺墙颓屋处砖甓土石堆磊处侧听徐
 行若有遗亡迹声所缕发而穴斯得乃掭以尖草不
 出灌以筒水跃出矣视其跃状而佳逐且捕之捕得
 色辨形辨之辨审养之养得其性若气试之试而才
 然后以斗促织经曰虫生于草土者身软砖石者体
 刚浅草瘠土者性和砖石深坑及地阳向者性劣若
 是者穴辨凡促织青为上黄次之赤次之黑又次
 之白为下(号红麻头白麻头青项金翅金丝额银/丝额上也黄麻头次也紫金黑色次也)
卷四十九 第 40b 页
 是者色辨首项肥腿胫长背身阔上也不及斯次反
 斯下也(其号之油利挞蟹壳青枣核形土蜂形金琵琶/红沙青沙绀色为一等长翼梅花翅土狗形螳)
 (螂形飞铃为一等皂鸡/蝴蝶形杳狮子为一等)若是者形辨养有饲焉有浴
 焉有病用医焉(馒鱼稻撮虫水蜘蛛匾担虫沟红虫/蟹白栗黄米饭食养也榨小青虫汁)
 (而糖调之以浴随净甜水以涤水养也虫病而治之/水畔红虫主积食蚊带血者主冷蛆蜕厕上曰棒槌)
 (虫主热粉青小青虾主斗后自然铜浸水点者主斗/损茶姜点者主牙损童便调蚯蚓粪点者主咬伤竹)
 (蝶主气弱蜂主/身瘕医养也)如是促织性良气全矣中则有材焉
 者间试而亟蓄其锐以待斗初斗虫主者各内虫乎
卷四十九 第 41a 页
 比笼身等色等合而内乎斗盆虫胜主胜虫负主负
 胜者翘然长鸣以报其主然必无负而伪鸣与未斗
 而已负走者其收辨其养素其试审也虫斗口者勇
 也斗间者智也斗间者俄而斗口敌虫弱也斗口者
 俄而斗间敌虫强也闵景贤观斗蟋蟀歌云战胜长
 鸣鸣以股主人夺采盆安堵保抱小虫歌大武指盆
 笑谓将军府
   用韵
卷四十九 第 41b 页
六一居士诗话曰退之工于用韵盖其得韵宽则波澜
横溢泛入旁韵乍还乍离出入回合殆不可拘以常格
如此日足可惜之类是也得韵窄则不复旁出而因难
见巧愈险愈奇如病中赠张十八之类是也尝与圣俞
论此谓譬如善驭良马者通衢广陌纵横驰逐惟意所
之至于水曲蚁封疾徐中节而不少蹉跌乃天下之至
工也
 吴旦生曰西清诗话秦汉已前字书未备既多假借
卷四十九 第 42a 页
 而音无反切平仄皆通用自齐梁后槩拘以四声又
 限以音韵故士率以偶俪声病为工文气安得不卑
 弱惟陶渊明韩退之摆脱拘忌皆取其傍韵用盖笔
 力自足以胜之学林新编又引此谓字有通作他声
 押韵者于古诗则可若于律诗则谓之落耳馀冬序
 录乃云秦汉已前韵有平仄皆通用者古韵应尔岂
 为字书未备渊明退之集多用古韵渊明噀下田舍
 与退之元和圣德此日足可惜之类于古俱是一韵
卷四十九 第 42b 页
 何傍之有六一所谓傍韵就今韵而言非谓其兼取
 于彼此也
 缃素杂记云世俗相传古诗不必拘于用韵予谓不
 然如杜少陵早发射洪县南途中作及字韵诗皆用
 缉字一韵未尝及外韵也及观东坡与陈季常汁字
 韵一篇诗而用六韵殊与老杜异其他侧韵诗多如
 此以其名重当世无敢疵议至荆公则无是弊矣其
 得子固书因寄以及字韵诗其一篇中押数韵亦止
卷四十九 第 43a 页
 用缉字一韵他皆类此正与老杜合渔隐丛话云黄
 朝英之言非也老杜侧韵诗何尝不用外韵如戏呈
 元二十一曹长未字韵一篇诗而用五韵南池谷字
 韵一篇诗而用四韵客堂蜀字韵一篇诗而用三韵
 其他如此者甚众今若以一篇诗偶不用外韵遂为
 定格则老杜何以谓之能兼众体也黄既不细考老
 杜诸诗又且轻议东坡尤为可笑六一谓韩退之得
 韵宽则不复傍出退之用韵犹能如此孰谓老杜反
卷四十九 第 43b 页
 不能之是又非黄所能知也
   训子
冷斋夜话曰予尝熟味退之诗真出自然其用事深密
高出老杜之上如符读书城南诗少长聚嬉戏不殊同
队鱼又脑脂盖眼卧壮士大招挂壁何由弯皆自然也
 吴旦生曰符读书城南一章洪景卢谓一为公与相
 潭潭府中居不见公与相起身自犁锄此等语乃是
 □觊富贵为可议也王荆公集四家诗亦不取此章
卷四十九 第 44a 页
 王彦辅云是诗教子以取富贵宜荆公之不取也惠
 洪不识作诗头脑称其高出老杜之上非知诗矣胡
 不观东坡之论云退之有示儿诗开门问谁来无非卿
 大夫不知官高卑玉带悬金鱼又云凡此座中人十
 九持钧枢所示者皆利禄事耳老杜则不然示宗武
 云曾参与游夏达者得升堂所示者圣贤事也余故
 特标数子以折惠洪之妄
 按退之子昶为集贤校理史传有金根车(秦因殷得/瑞山车曰)
卷四十九 第 44b 页
 (金根车故用金为饰谓之金根车而为帝轸立旗/竿斿以从水德汉制副车黄屋左纛如金根之制)
 以为误悉改根为银士林嗤之岂亦贻谋之过耶然
 昶子绾衮皆擢第衮为状元此则惬公意矣
   松竹影
松江诗话曰有松棚诗采来犹带烟霞气月明满地金
钗细可为佳句野客丛书曰月照松影但见参差黑影
耳安知其为金钗松叶比之金钗者谓架上月照映则
可不可谓地上之影也不如曰月明满架金钗细前辈
卷四十九 第 45a 页
谓韩退之竹影金锁碎之语非直谓竹影谓竹间之
日影耳以此验之益信韩偓诗长松夜落钗千股此
语无病李涉诗疏林透明月散乱金光滴此正退之
竹影金锁碎
 吴旦生曰沈存中言退之城南联句所谓金锁碎者
 乃日光非竹影也若题中有日字则可余以联句诗
 佳在碎字涉诗佳在滴字二字皆善言影也然言滴
 则须点出月来言碎则不待点而日光自在可与解
卷四十九 第 45b 页
 者言之即松棚诗所云满地金钗亦云影也盖以金
 钗况松已带迹象复云满架则俚若论不可谓地上
 之影详察上句犹是新绿蓊郁恐架上亦是一片黑
 影
 韩致尧诗长松夜落钗千股小港春添水半腰自是
 晚唐手笔如刘宗起残菊诗深夜雪霜金锁碎清晨
 风雨玉离坡亦自是元人手笔
 韵语阳秋云沈存中以退之金锁碎句恨题中无日
卷四十九 第 46a 页
 字然杜子美诗老身倦马河堤永踏尽黄榆绿槐影
 亦何必用日字作诗正欲如此余据苏长公外纪云
 刘贡父一日问子瞻老身倦马河堤永踏尽黄榆绿
 槐影非阁下之诗乎子瞻曰然贡父曰是日影耶月
 影耶子瞻曰竹影金锁碎又何尝说日月也则葛常
 之谓子美诗亦误记矣遁斋閒览云凡物因日有影
 苟无日影何从生言竹影即日光在其中矣如荆公
 诗江月入松馀破碎亦须藉松影方见月之破碎却
卷四十九 第 46b 页
 怪题中无影字善论诗者正不应尔
   鸟名
黄玉林曰韩退之诗唤起窗全曙催归日未西唤起催
归固是二鸟名然题曰赠同游者实有微意盖窗已全
曙鸟方唤起何其迟也日犹未西鸟已催归何其早也
岂二鸟无心不知同游者之意乎更与我尽情而啼早
唤起而迟归可也
 吴旦生曰黄鲁直谓唤起声如络纬圆转清亮偏于
卷四十九 第 47a 页
 春晓鸣江南谓之春唤杨廉夫乐府云唤起唤起东
 方明隋炀帝诗笑劝上林中除却司农鸟司晨鸟即
 唤起也
 史记历书百草奋兴姊规先滜索隐云一名催归师
 旷禽经瓯越间曰怨鸟夜啼达旦血渍草朩华阳风
 俗名杜鹃玉篇布榖也关西曰巧妇关东曰鸋鴂金
 台录石谊未娶闻子规声叹曰此物催人要归故曰
 催归
卷四十九 第 47b 页
 叶天经谓鸟名诗起此王勉夫谓其体自六朝观梁
 元帝尝有是作退之非祖此乎黄鲁直谓之禽言诗
 梅圣俞亦有泥滑滑婆饼焦提葫芦不如归去之类
 是也
   前荣
韩退之示儿诗前荣馔宾亲冠㛰之所集
 吴旦生曰士冠礼设洗直于东荣退之取此而为言
 也汉制攻云荣屋翼也即今之抟风言荣者与屋为
卷四十九 第 48a 页
 荣饰言翼者与屋为翅翼梦溪笔谈云见人为文章
 多言前荣荣者夏屋东西序之外屋翼也谓之东荣
 西荣四注屋则谓之东霤西霤未知前荣安在艺苑
 雌黄云如存中之言则退之亦误矣考王元长曲水
 诗序云负朝阳而抚殿跨灵沼而浮荣五臣注则以
 荣为屋檐檐一名樀一名宇即屋之四垂也又谓之
 楣又谓之㭒集韵云屋㭒之两头起者为荣其谓之
 翼则言櫩宇之张如翚斯飞耳故礼记升自东荣降
卷四十九 第 48b 页
 自北西荣上林赋偓佺之伦暴于南荣则所谓荣者
 东西南北皆有之故李华含元殿赋有风交四荣之
 说由是而言则沈存中笔谈未为确论
   噤瘁
韩退之斗鸡诗𣩊毛各噤㾕怒瘿争碨磊
 吴旦生曰韩致尧诗禁㾕馀寒酒半醒盖人之冲寒
 而肌粟卒起曰噤㾕是皆以俗语入咏耳说文㾕寒
 也所臻切集韵寒病也所锦切费冠卿诗入林寒㾕
卷四十九 第 49a 页
 㾕近瀑雨濛濛张孟阳诗营生生愈㾕愁来不可割
 朩华赋澎濞灪䃶碨磊山垄注云碨磊不平貌
   甜酒
三山老人曰唐人好饮甜酒殆不可晓子美云人生几
何春与夏不放香醪如蜜甜退之云一尊春酒甘若饴
丈人此乐无人知
 吴旦生曰王勉夫谓以酒比饴蜜大率醇乎醇者耳
 非谓好饮甜酒也子美句与巴子歌同巴子歌曰香
卷四十九 第 49b 页
 醪甜似蜜峡鱼美可鲙乐天有户大嫌甜酒才高笑
 小诗之句正属退之非好甜酒矣然余观鲁望诗酒
 滴灰香似去年乐天诗烧酒初开琥珀香则似唐人
 好饮灰酒赤酒又何说耶
   香
渔隐丛话曰退之诗云香随翠笼擎偏重色照银盘泻
未停樱桃初无香退之以香言亦是一语病
 吴旦生曰竹初无香杜甫有雨洗涓涓静风吹细细
卷四十九 第 50a 页
 香之句雪初无香李白有瑶台雪花数千点片片吹
 落春风香之句雨初无香李贺有依微香雨青氛氲
 之句云初无香卢象有云气香流水之句妙在不香
 说香使本色之外笔补造化而渔隐乃病之我恐此
 老膏肓正甚
   恋嫪
韩退之诗感物增恋嫪
 吴旦生曰顾师古嫪居蚪反许慎云即到反(史炤释/文卢道)
卷四十九 第 50b 页
 (切/非)说文嫪婟也按倡谓游婿曰婟嫪秦始皇九年文
 信侯诈以舍人嫪毐为宦者坐淫诛故秦俗骂淫曰
 嫪毐音涝蔼士人之无行者郭璞疏云泽虞一名鶭
 即婟嫪也声类云婟嫪恋惜也以此鸟恋惜池泽见
 人不去因名婟泽鸟
   虱
韩退之泷吏诗不知官在朝有益国家否得无风其间
不武亦不文仁义饰其躬巧奸败群伦
卷四十九 第 51a 页
 吴旦生曰古本风作虱字解者误引步兵禈虱事姚
 令威言公孙鞅靳命篇云国以功授官予爵则治省
 言寡以六虱授官予爵则治烦言生六虱曰礼乐曰
 诗书曰修善曰孝悌曰诚信曰贞廉曰仁义曰非兵
 曰羞战国有十二者上无使农战必贫至削十二者
 成群此谓君之治不胜其臣官之治不胜其民此谓
 六虱胜其政也杜牧之云彼商鞅者能耕能战能行
 其法基秦为强曰彼仁义虱官也可以置之余因观
卷四十九 第 51b 页
 刘协云韩魏力政燕赵任权五蠹六虱严于秦令惟
 齐楚两国颇有文学退之诗定指此而言
   泷
韩退之泷吏诗南行逾六旬始下昌乐泷
 吴旦生曰泷音双奔湍也韩子年谱载此诗又云下
 此三千里有州始名潮公以正月十四日去国行逾
 六旬三月几望矣遂以二十五日至潮则是十许日
 行三千里盖泷水湍急故也欧阳文忠云韶州图经
卷四十九 第 52a 页
 乐昌县西一百八十里武溪惊湍急石流数百里按
 武水源出郴州武县其俗谓水湍峻为泷刘仲章者
 前为乐昌令予初以韩诗云昌乐疑其误乃改从乐
 昌仲章云不然县名乐昌而泷名昌乐其旧俗所传
 如此韩诗不误也陆放翁诗四方行役男儿事常笑
 韩公赋下泷
   联句
云浪斋日记曰退之联句古无此法乃自退之开辟也
卷四十九 第 52b 页
 吴旦生曰诗话皆言联句自柏梁始则汉时有之何
 得以石鼎联句便云退之开辟也然余攻泊宅编云
 联句起于柏梁非也式微诗曰胡为乎中露盖泥中
 中露卫之二邑名刘向以为此诗二人所作则一在
 泥中一在中露其理或然此则联句所起也
   蚝山
韩退之诗蚝相粘为山十百各自生
 吴旦生曰本草衍义牡蛎附石而生磈礧相连如房
卷四十九 第 53a 页
 故名蛎房读如阿房之房(音傍见/史记)一名蚝山初生海
 畔才如拳石四面渐长有一二丈者一房内有蚝肉
 一块肉之大小随房所生每潮至则诸房皆开有小
 虫入则合之以充腹宋翟忠惠焦山诗僧居蚝山迷
 向背佛宇蜃气成吹嘘杨升庵载赞云海曲蛎房或
 名蚝山眉渠磊砢牡牝异斑
   氍毹
韩退之诗两厢铺氍毹
卷四十九 第 53b 页
 吴旦生曰说文氍毹毡緂之属海录碎事云氍毹音
 瞿输亦作氍毹杜阳编新罗进五色氍毹以籍地高
 帝纪贾人毋得衣罽(居例/反)师古注云罽织毛若今氍
 毹之类
 毹一作□四愁诗美人赠我毡氍□古乐府请客上
 北堂坐毡及氍□按周官掌皮供毳毛为毡毡之异
 名曰毛席㲜之异名曰毛褥通俗文云织毛褥谓氍
 □细者谓之毾㲪出天竺大秦等国毾㲪者施大床
卷四十九 第 54a 页
 之前小蹋床之上蹋而登床者王子猷诣郤雍州厅
 事上铺毾㲪是也杨廉夫诗杪椤树子风前落吹傍
 恩公旧毾㲪自注云音榻登西域毛席大床前小榻
 以上香者一云氍□恐即是渠搜国名音同而字不
 同耳渠搜出书禹贡
   桃笙
复斋谩录曰东坡论子厚诗盛时一失贵反贱桃笙蔡
扇安可常不知桃笙为何物偶阅方言簟宋魏之间谓
卷四十九 第 54b 页
之笙乃悟桃笙以桃竹为簟也按段公路北户录云琼
州出红藤簟方言谓之笙或曰籧篨又曰行唐沈约奏
弹歙令仲文秀恣横云令吏输六尺笙四十领东坡何
亦忘此耶
 吴旦生曰方言簟与筕篖原分二条郭璞解筕篖云
 江东呼笪音靼梦溪笔谈云赵韩王治第盖屋皆以
 板为笪上以方塼甃之然后布瓦一云覆舟簟则筕篖
 之非簟明矣复斋何得混引况东坡偶尔见遗复斋
卷四十九 第 55a 页
 乃欲以一二记忆与之折角耶余且广其说于左
 按说文簟竹席也释名簟簟也布之簟然平正也尚
 书顾命云敷重篾席孔安国谓桃枝竹王伯厚汉制
 考云周礼缫席次席注缫席削蒲蒻展之编以五采
 若今合欢矣次席桃枝席有次列成文疏汉有合欢
 席故举汉法况之汉世以桃枝竹为席次第列成文
 章东观汉记云马棱为会稽太守诏诘会稽车牛不
 务坚强车皆以桃枝细簟山海经云嶓冢之山嚚水
卷四十九 第 55b 页
 之上多桃枝竹魏志云倭国有桃枝竹广州记云广
 州有桃枝竹华阳国志云竹朩之瑰者有桃支灵寿
 荆州记云安城郡今属江州出桃枝席一统志云四
 川保宁出桃笙即竹簟庾翼与王公书云今致桃枝
 簟十枚简文答湘东王献簟书云五离九折出桃枝
 之翠笋庾信竹杖寡人有铜环灵寿银角桃枝郭璞
 江赋桃枝筼筜实繁有丛左思吴都赋笙象簟韬于
 筒中刘禹锡诗月露濡桃笙曾文清诗雾帐桃笙画
卷四十九 第 56a 页
 寝馀梅圣俞诗桃簟冷如冰刘少宣诗桃笙乘势献
 微凉石邦彦诗藤床桃簟多败绩成化中洪唯卿诗
 一帘秋水浸桃笙天启中许令则诗桃笙烟帐小宗
 香
 中州集朱师美诗葵扇风未来桃笙汗初浃盖用子
 厚语也
 竹谱云桃枝竹皮赤编之滑劲可以为席东坡云叶
 如棕身如竹密节而实中犀理瘦骨古隽考略云竹
卷四十九 第 56b 页
 性中虚桃竹独实类于朩韵语阳秋谓之慈竹言生
 不离本也恐非按海录碎事云赤玉脂桃竹也紫云
 盖慈竹也
 晋阳秋云谢太传乡人有罢中宿县诣安安问归资
 答曰惟有五万蒲葵扇安取其中者执之其价数倍
 蒲葵掠榈也李义山诗何人书破蒲葵扇
   趁虚
柳子厚柳州峒岷诗绿荷包饭趁虚人
卷四十九 第 57a 页
 吴旦生曰旧言聚落相近期其旦集交易閧然其名
 为虚后观青箱杂记云岭南谓村市为虚凡市之所
 在有人则满无人则虚岭南村市满时少虚时多谓
 之为虚不亦宜乎据此则古语曰市朝满而夕虚正
 此虚字也子厚童区寄传云之虚所卖之王荆公诗
 花间人语趁朝虚黄山谷诗人集春蔬好趁虚陆放
 翁诗趁虚茶懒斗旗鎗马虚中诗避社燕归杨柳合
 趁虚人散鹭鸶来严正卿诗趁虚人去市桥静罢钓
卷四十九 第 57b 页
 翁归溪水清至于杨孟载荷叶诗溪友裁巾帻虚人
 作饭包乃用子厚语
 青箱杂记云岭南谓水津为步言步之所及也迷异
 记云水际谓之步吴楚间谓浦为步语之讹耳按柳
 子厚铁炉步志云江之浒凡舟可涉而上下者曰步
 韩退之孔戣墓志蕃船至泊步有下碇之税又罗池
 庙碑言步有新船或改步为涉谬矣上虞县有石驼
 步吴中有鱼步龟步湘中有灵妃步扬州有爪步洪
卷四十九 第 58a 页
 州有观步鹦鹉洲对岸有炭步闽中谓水涯为溪步
 金陵有邀笛步王徽之邀桓伊吹笛处也有罾步即
 渔人施罾处有船步即人渡船处温庭筠诗妾住金
 陵步门前朱雀航台城妓诗那堪回首处江步野棠
 飞东坡诗萧然三家步横此万斛舟成原常诗紫步
 于今无士马沧溟何处有神仙然则虚即所谓墟步
 即所谓埠也
 杨升庵云唐诗春云生岭上积雪在嚣间山凹之地
卷四十九 第 58b 页
 堪为墟市者曰嚣说文嚣声也气出头上故从㗊从
 页页头也牛刀切今读作枭非左传晏子之居近市
 湫隘嚣尘杜预注嚣声也周礼司市之文曰禁其斗
 嚣注斗以力争嚣以口争交市之地必多争故禁之
 市之名嚣亦犹后世名市曰墟也言有人则嚣无人
 则墟也
   了欸
杨升庵曰朱子辨證柳宗元诗欸乃一声山水绿注欸
卷四十九 第 59a 页
乃一本作袄霭按欸音霭乃音袄近日倒读之误矣项
氏家说云刘蜕文集有湘中霭乃歌刘言史潇湘诗有
閒歌暧乃深峡里霭乃也欸乃也皆一事但用异字耳
此虽字音之微而袄霭当作霭袄自朱子始正世俗倒
读之误霭乃欸乃自项平庵始正前人混淆之失
 吴旦生曰黄山谷谓元次山欸乃曲欸(音/袄)(音/霭)湘中
 节歌声也次山集音注亦云棹舟之声啸馀谱云是
 渔歌张邦基以为岭外之音非也冷斋夜话作□(音/袄)
卷四十九 第 59b 页
 霭合二字书之其说益纷升庵以为欸音霭乃音袄
 是矣据说文长笺云了欸船橹摇曳声有了欸歌讹
 作乃款又倒其词作款乃谬甚然则字当从说文而
 音即当作袄霭此柳集注云一作袄霭亦有据也山
 谷之于元集亦知之字作欸乃盖俗写之讹升庵屡
 证之而实未确攻耳
 字汇云篆作了象气出之难也籀又作□
   国老
卷四十九 第 60a 页
柳子厚诗莳药閒庭延国老开尊虚室值贤人
 吴旦生曰埤雅蘦大苦今之甘草是也杭州小说甘
 草市语国老然此不可谓市语确有至理按本草云
 甘草一名国老解百药毒安和七十二种石一千二
 百种草故号国老之名国老者宾师之称盖药有一
 君二臣三佐四使甘草又其宾师也故药罕不用者
 虽非其君而君实宗焉
 魏志尚书郎徐邈饮醉问以曹事邈曰中圣人因白
卷四十九 第 60b 页
 之太祖太祖怒鲜于辅进曰平日酒客谓酒清者为
 圣人浊者为贤人醉乡日月云凡酒以色清味重而
 甜者为圣色浊如金而味醇且苦者为贤李太白诗
 醉月频中圣迷花不事君元遗山诗开尊便觉贤人
 近污足宁论力士羞
   高舂
柳子厚诗空斋不语坐高舂
 吴旦生曰淮南子日经于泉腢是谓高舂顿于连石
卷四十九 第 61a 页
 (连音/烂)是谓下舂注云尚未冥上蒙先舂曰上舂将欲
 冥下蒙悉舂曰下舂姚令威引此注云虞渊地名高
 舂时始戍民碓舂时也连石西山名言将暝下民悉
 舂故曰下舂李君实云治粟者落杵曰舂日之经天
 自日禺中至日晡皆横过再向晚则日影旁射侧落
 如舂者直下其杵故曰高舂曰下舂言日落之渐次
 也梁元帝诗斜景落高杵李义山诗红烛近高舂薛
 能诗隔溪遥见夕阳舂(或云见舂/米非也)王僧孺致仕表云
卷四十九 第 61b 页
 高舂之景一斜不周之风忽至
   烟树
柳子厚别弟宗一诗云欲知此后相思梦长在荆门郢
树烟
 吴旦生曰墅谈称此诗无一字不佳竹坡老人乃谓
 梦中焉能见郢树烟欲易烟以边又以犯第二句江
 边而改云欲知此后相思处望断荆门郢树烟此真
 痴人前说不得梦也不知天下梦境极灵极幻疑假
卷四十九 第 62a 页
 疑真著一烟字缀之使模糊离迷于其间以梦为体
 以烟为用说出一种相思况味诗人神行处也如太
 白诗相思若烟草历乱无冬春盖善说相思无如烟
 树烟草矣
 
 
 
 
卷四十九 第 62b 页
 
 
 
 
 
 
 
 历代诗话卷四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