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诗话-清-吴景旭卷三十六

卷三十六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历代诗话卷三十六
             归安吴景旭撰
 巳集上之下
  杜诗
   引坐
陈无功曰晋以后有宫人参随侍朝故杜诗云户外昭
容紫袖垂双瞻御座引朝仪至朱梁革易遂沿后世肃
卷三十六 第 1b 页

 吴旦生曰唐制天子坐朝宫人引至殿上故郑谷入
 阁诗亦云导引出宫钿也文昌杂录云天祐二年十
 二月敕曰宫嫔女职本备内任今后每遇延英坐朝
 日只令小黄门祗候引从宫人不得出内自此始罢
 宫人引导则是老杜出天祐前尚有此典制然在唐
 昭宗天祐间已罢非至朱梁始革易也
 开元礼疏云晋康献褚后临朝不坐则宫人传百寮
卷三十六 第 2a 页
 周隋相沿国家因之不改
   常参入閤
晚出左掖诗春旗簇仗齐又腊日诗还家初散紫宸朝
 吴旦生曰唐故事天子日御殿见群臣曰常参朔望
 荐食诸陵寝有思慕之心不能临前殿则御便殿见
 群臣曰入閤盖宣政前殿也(大明宫正殿曰含元含/元之北为宣政即古之)
 (内朝/也)谓之衙衙有仗(唐朝会之仗三卫番上分为五/仗每月以四十六人立内廊閤)
 (外号曰内仗/朝罢放仗)紫宸便殿也(宣政之北为紫宸/即古之燕朝也)谓之閤
卷三十六 第 2b 页
 朔望不御前殿而御紫宸乃自正衙唤仗由閤门而
 入百官随以入见故谓之入閤则知左掖诗为宣政
 之正衙而腊日诗为紫宸之内衙矣
 唐文武职事官九品以上望朔朝文官五品以上及
 两省供奉监察御史员外太常博士日朝为常参武
 官三品以上三日一朝为九参五品以上及折冲当
 番五日一朝为六参时多御宣政正衙立仗廊飧而
 退开元以朔望上宗庙牙盘避正殿移御紫宸即唤
卷三十六 第 3a 页
 仗入閤乾符以后因乱礼缺天子不能日见群臣而
 见朔望故正衙废仗而入閤有仗遂以入閤为重至
 御前殿犹谓之入閤其后入閤亦废常参赴正衙对
 立宰相押班传不坐即退后唐明宗诏五日一入见
 中兴殿便殿也此入閤之遗制而谓之起居朔望一
 出御文明殿前殿也反谓之入閤李琪谓非唐故事
 请罢五日起居而复朔望入閤然终不能正也
   鸡栖
卷三十六 第 3b 页
陈辅之诗话曰明晨有封事数问夜如何此幸而得之
坐以待旦之意避人焚谏草骑马欲鸡栖所谓嘉谋嘉
猷入告尔后于外曰斯谋斯猷惟我后之德
 吴旦生曰赵子常注结句见晚出之情骑马见出欲
 鸡栖见晚而他注引国风鸡栖于埘以见日夕意耳
 余按魏文帝以刘放为中书监孙资为中书令魏晋
 世语云刘孙共典枢要夏侯献曹肇心内不平殿中
 有鸡栖树二人相谓此亦久矣其复能几指刘与孙
卷三十六 第 4a 页
 也今公言簇仗则自宣政殿而出左有门下省右有
 中书省其于献纳焚草之馀犹有凛凛怀忠惟恐覆
 餗之惧故引鸡栖树以自励此又朝乾夕惕若之旨
 也韦承庆诗清切凤凰池扶疏鸡树枝张文琮诗影
 照凤池水香飘鸡树风注云鸡栖树即皂荚树
   紫逻
送贾阁老守汝州诗云山紫逻深
 吴旦生曰旧注逻塞也取巡逻之义余谓不然九域
卷三十六 第 4b 页
 图云汝州有紫逻山则是送贾至出守汝州故举其
 地之山而言也元遗山寄王德新诗紫逻留行客黄
 流隔戍城时德新在汝州也按逻作去声杨焕然诗
 紫逻堪高卧玄经拟共传欧阳原功诗道吴山头龙
 自卧叠嶂重冈深紫逻灵湫瀑布千尺长古寺神杉
 十围大
   左省
雍录曰宣政殿前有两庑两庑各有门其东曰日华日
卷三十六 第 5a 页
华之东则门下省也居殿庑之左故曰左省西廊有门
曰月华月华之西即中书省也凡两省官系衔以左右
者皆分属焉故杜答岑参诗云窈窕清禁闼罢朝归不
同言分东西班各归本省也岑为补阙属中书省居右
署公为拾遗属门下省居左署所以归不同也又云君
随丞相后我往日华东盖丞相罢朝由月华门出而入
中书凡西省官亦随丞相出西也若左省官仍自东出
故曰我往日华东
卷三十六 第 5b 页
 吴旦生曰岑寄公诗联步趋丹陛分曹限紫微正言
 其分左右以出入故公答岑诗亦云然也我往诸本
 皆作住旧注亦谓公拾遗在左闼故云住日华东然
 颔联二句俱承罢朝归而说自当作我往矣即看上
 句随字可见
 复斋漫录云唐六典左右拾遗掌供奉讽谏凡发令
 举事有不便于时不合于道者小则上封大则廷静
 子美以至德二载拜左拾遗故寄贾司马云法驾还
卷三十六 第 6a 页
 双阙王师下八川此时沾奉引佳气拂周旋奉酬严
 公题野亭云拾遗曾奏数行书懒性从来水竹居奉
 引滥骑沙苑马幽栖真钓锦江鱼此两诗所以言供
 奉也宿左省云明晨有封事数问夜如何晚出左掖
 云避人焚谏草此两诗所以言小则上封大则廷诤
 也
   燕支
竹坡诗话曰徐陵玉台新咏序南都石黛最发双蛾北
卷三十六 第 6b 页
地燕支偏开两脸古今注云燕支出西方土人以染中
国谓之红蓝以染粉为妇人色而俗乃用胭脂或胭脂
字不知其何义也杜少陵林花着雨胭脂湿亦用此二
字白乐天三千宫女胭脂面却用此二字殊不可晓
 吴旦生曰古今原始载纣以红蓝花汁凝作脂以为
 桃红妆则事物考谓秦宫中悉红妆其物自秦始非
 也余氏辨林云盖燕国所出故名胭脂今人写燕字
 复加月甚有因傍加月者失其本矣余观河西旧事
卷三十六 第 7a 页
 云失我祈连岭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
 妇女无颜色盖北方有焉支山山多红蓝北人采华
 染绯取其英鲜者作胭脂妇人妆作颊色鲜明可爱
 然则燕支焉支胭脂胭脂字皆可通用(云麓漫抄云/旧谓赤白之)
 (间为红即今所谓红蓝也西域一名黄蓝博物志谓/黄蓝张骞所得收其花俟乾以染帛色鲜于茜谓之)
 (真红亦曰乾红目其草曰红花以染帛之馀为燕支/乾草初渍则色黄故又为黄蓝也史记货殖传若千)
 (亩卮茜徐广注云卮音支茜音倩一名红蓝其花染/缯亦黄也知今之红花乃古之茜而今茜系苏朩枣)
 (朩染成非/古之茜矣)
卷三十六 第 7b 页
 有以杜此句题壁者湿字为蜗蜒所蚀东坡云润字
 山谷云老字少游云嫩字佛印云落字觅集验之乃
 湿字也出于自然而四人遂分生老病苦之说诗言
 志信矣
   请急
偪侧行云已令请急会通籍
 吴旦生曰释名急及也言操切之使相逮及也山谷
 笺云晋令急假者五日一急一岁以六十日为限晋
卷三十六 第 8a 页
 书车武子早急出诣子敬尽急而还是也余观霍光
 传光时休沐出上官桀代决事张安世休沐未尝出
 如淳云汉律五日一赐休沐则是晋仍汉制也
 按休假休浣休急取急请急此皆休沐之名俗以上
 浣中浣下浣为上旬中旬下旬盖本月制十日一休
 沐之义也(因话录云沐无点者沐浴之沐/也沭有点者音述古沭阳县)
   酒价
玉堂诗话曰宋真宗宴群臣于太清楼问唐酒价几何
卷三十六 第 8b 页
无能对者丁晋公奏曰唐酒每斗三百上曰安知丁曰
臣读杜甫诗速令相就饮一斗恰有三百青铜钱是知
一斗三百上大喜曰甫诗可为一时之史
 吴旦生曰郭次象谓杜诗可知当时酒价然乐天与
 梦得沽酒閒饮诗共把十千沽一斗当刘白之时酒
 价何太不廉哉芥隐笔记云曹植乐府归来宴平乐
 美酒斗十千十千恐未必酒价言酒美而价贵耳野
 客丛书云唐人引曹语如李白诗金尊沽酒斗十千
卷三十六 第 9a 页
 王维诗新丰美酒斗十千崔辅国诗与沽一斗酒恰
 用十千钱许浑诗十千沽酒留君醉权德舆诗十千
 斗酒不知贵陆龟蒙诗十千沽一斗而一斗三百钱
 独见子美所云故引以定当时之价唐食货志云德
 宗建中三年禁民酤以佐军费置肆酿酒斛收直三
 千又观杨松玠谈薮北齐卢思道尝云长安酒贱斗
 价三百杜引此亦未可知(典论曰汉孝灵帝末年百/司湎酒一斗直千文此可)
 (證汉/酒价)
卷三十六 第 9b 页
   肝
义鹘行结句云聊为义鹘行永激壮士肝
 吴旦生曰老杜之义鹘行即太史公之游侠传也历
 叙健鹘之急难即斗上捩孤影一句已极振动而脩
 鳞巨颡纷纷欲坠乃曰此事樵夫传将鹘事小挽住
 而转句云飘萧觉素发凛欲冲儒冠其时之怒气坌
 勃为何如也遂以肝字结之正不浪下说者谓肝主
 怒也章法字法俱绝苏东坡诗一笑泻肝胃正得斯
卷三十六 第 10a 页
 旨
 埤雅云鹘有义性杜所赋义鹘行是也冬撮鸟之盈
 握者夜以燠其爪掌左右易之旦即纵之令去其往
 东矣则是日也不东向搏物南北亦然盖其义性有
 擒有纵如此李邕鹘赋所谓营全鸠以自煖乃诘朝
 而见释是也
   车箱箭栝
望岳诗车箱入谷无归路箭栝通天有一门
卷三十六 第 10b 页
 吴旦生曰寰宇记车箱谷一名车水涡在华阴县西
 南深不可测水经注自下庙历列柏南八十一里东
 回三里至中祠又西南出五里至南祠从北南入谷
 七里又届一祠出一里至天井其路迂曲不可穷(述/征)
 (记云柏谷谷名也汉武帝徵行所至谷中无回车/地夹以高原柏林阴翳穷日幽暗殆弗睹阳景)
 禹贡治梁及岐又曰荆岐既旅其山本以有两岐故
 呼为岐路之岐今俗呼为箭栝岭(胡三省通鉴辨误/云箭筈岭名有箭)
 (筈关在凤翔西南界上宋高宗绍兴元年金自凤/翔攻箭筈关吴玠遣将击退之盖蜀口关隘处)
卷三十六 第 11a 页
 山记箭栝峰上有穴才见天攀援自穴中而上如坐
 室窥窗
   三意
早秋苦热诗对食暂飧还不能
 吴旦生曰赵注但引蔡琰诗饥当食兮不能飧不知
 此七字已见堆案相仍之苦每至炎蒸之日盘飧具
 列聊一举箸为烦暍所困不复下咽因念此句之妙
 即默坐犹难况簿书耶
卷三十六 第 11b 页
 诚斋诗话曰诗有一句七言而三意者老杜云对食
 暂飧还不能韩退之云欲去未到先思回有一句五
 言而两意者陈后山云更病可无醉犹寒已自和(诗/眼)
 (云昔尝问山谷耕田欲雨刈欲晴去得顺风来者怨/山谷云不如千岩无人万壑静十步回头五步坐盖)
 (七言诗四字三字作两节也此句法出黄庭经上有/黄庭下关元已下多此体五言诗亦有三字二字作)
 (两节者老杜云不知西阁意肯别定留人肯/别耶定留人耶山谷爱之盖与上七言同)
   踏层冰
早秋苦热结句云安得赤脚踏层冰
卷三十六 第 12a 页
 吴旦生曰蔡傅卿注引东方朔神异经云北方有层
 冰万里陈无功谓马融值史馆蒸燠如坐甑中曰安
 得披襟赤脚踏阴山之层冰洗尘热也老杜出此盖
 无功所證固确然马融亦用神异语意而蔡注未可
 谓妄引非据也陆放翁夏夜泛舟诗夜半归来步松
 影真成赤脚踏层冰
   茱萸
九日蓝田崔氏庄诗明年此会知谁健醉把茱萸仔细
卷三十六 第 12b 页

 吴旦生曰注家但知引贾佩兰说宫中九日佩茱萸
 事(西京杂记云贾佩兰乃戚夫人/侍儿也初学记谓汉武宫人误)不知其来已久矣
 按礼记三牲用藙郑玄注云藙煎茱萸也汉律会稽
 献焉(说文汉律会稽献/藙一斗音鱼既切)疏贺氏云今蜀郡作之九月
 九日取茱萸折其枝连其实广长四五寸一升实可
 和十升膏名之藙也则周时已用而汉制特效之如
 风土记之折茱萸房以插头齐谐记之带茱萸囊以
卷三十六 第 13a 页
 系臂犹其后事耳
 刘会孟云旧曾手写误作好把便觉情性甚远因赞
 醉把之妙然余按王仲言宣城本作再把茱萸仔细
 看觉再字更于明年此会呼吸有情
 刘禹锡云诗中用茱萸字者凡三人老杜醉把茱萸
 仔细看王维插遍茱萸少一人朱放学他年少插茱
 萸三君所用杜公为优洪容斋云唐人用此十馀家
 王昌龄茱萸插须花宜寿戴叔伦插鬓茱萸来未尽
卷三十六 第 13b 页
 卢纶茱萸一朵映华簪权德舆酒泛茱萸晚易曛白
 居易舞鬟摆落茱萸房茱萸色浅未经霜杨衡强插
 茱萸随众人张谔茱萸凡作几年新耿湋发希那敢
 插茱萸刘商邮筒不解献茱萸崔橹茱萸冷吹溪口
 香周贺茱萸城里一尊前比之杜句真不侔矣
 风土记云茱萸榝也九月九日熟色赤可采时也别
 名秋子
   萧京兆
卷三十六 第 14a 页
遣兴云赫赫萧京兆今为时所怜
 吴旦生曰东坡谓玄宗虽诛萧至忠然甚怀之侯君
 集云蹉跌至此至忠亦蹉跌者耶故子美亦哀之余
 按至忠自蒲州刺史附太平公主引为刑部尚书宋
 璟所谓非所望于萧传也(王麟洲云璟取安仁西征/赋中句殊有情实温公通)
 (鉴改作萧君/雅俗迥别)然未尝历京兆尹王原叔注谓萧望之
 尝为左冯翊后被谗自杀然亦非京兆也尝考诸史
 天宝八年京兆尹萧炅坐迁汝阴太守史称其为林
卷三十六 第 14b 页
 甫所厚为国忠诬奏谴逐则所谓萧京兆盖炅也故
 为人所羡今为人所怜用汉成帝童谣哀之亦刺之
 也
   雪满山
诗说隽永曰王性之尝见唐人写本杜诗愁对寒云雪
满山乃白满山也
 吴旦生曰吴本鹤本作雪黄遐周以雪字为正言山
 寒云缟望如雪积即太白所云床前明月光疑是地
卷三十六 第 15a 页
 上霜霜之与月雪之与云了不相关此中有宾主句
 雪之一字禅家句中眼也按升庵弇州俱以白字为
 善本殊逊其玄胜
   悭风
漫叟诗话曰姜少府设鲙戏赠长歌首章云姜侯设鲙
当严冬昨日今日皆悭风乃知悭风涩雨之句自古有

 吴旦生曰借风雨以讥姜侯之悭老杜虽戏应不至
卷三十六 第 15b 页
 此三山老人言严冬天寒又连日有风黄河冰益厚
 矣当此时而凿冰取鱼为鲙其意勤甚故曰黄河美
 鱼不易得凿冰恐侵河伯宫余因观马虚中诗地瘦
 仍悭雨桃羞未着花岂亦有讥耶
   腹腴
姜少府设鲙戏赠云偏劝腹腴愧年少
 吴旦生曰庚集皮诗中辛集梅诗中河豚已互见矣
 今按鱼腹下肥肉谓之腴礼记少仪云羞濡鱼者进
卷三十六 第 16a 页
 尾冬右腴夏右鳍注冬气在上腴腹下也夏气在下
 鳍眷也周礼疏燕人脍鱼方寸切其腴以啖所贵引
 以证膴膴亦腹腴前汉书九州膏腴师古注云腹下
 肥曰腴苏东坡诗更洗河豚烹腹腴黄山谷诗飞雪
 堆盘脍腹腴张伯雨诗苕溪斫鲙腹偏腴
 艺苑雌黄云河豚有毒肝与卵食之必死其子大才
 一粟浸之经宿如弹丸人中其毒以水调炒槐花末
 及龙脑皆可解吴人珍之以其腹腴为西施乳尝戏
卷三十六 第 16b 页
 作绝句云蒌蒿短短荻芽肥正是河豚欲上时甘美
 远胜西子乳吴王当日未曾知虽然甚美必甚恶河
 豚味之美也吴人嗜之以丧其躯西施色之美也吴
 王好之以亡其国可为来者戒
   张镐
洗兵马云张公一生江海客身长七尺须眉苍谓张镐
也卢德水曰子长为救李陵而下腐刑子美为救房琯
几陷不测赖张相镐申救获免坐是流落剑外可谓千
卷三十六 第 17a 页
古大侠余尝考诸史称琯登相位夺将权聚浮薄之徒
败军旅之事又言其高谈虚论招纳宾客因董庭兰以
纳贿盖琯以宰相自请讨贼可谓之夺将权乎刘秩固
不足当曳落河王思礼严武亦可谓浮薄之徒乎门客
受赃不宜见累肃宗犹不能非张镐之言而史顾以此
坐琯乎贺兰进明之谮琯谓于圣皇为忠于陛下则非
忠圣皇于陛下何人也而敢以忠不忠为言肃宗雠父
之心进明深知之矣李辅国言陈元礼高力士谋不利
卷三十六 第 17b 页
于陛下六军将士尽灵武功臣皆反侧不安琯与镐在
朝何啻十元礼百力士肃宗岂尝须臾忘之故琯之求
将兵知不安其位而以危事自效也许之将而又使中
人监之不欲其专兵也兵败不即去而以琴客之事罢
俾正衙弹劾以秽其名也罢琯而相镐不得已而从人
望也五月相八月即出之河南不欲其久于内也六月
贬琯而五月先罢镐汲汲乎恐锄之不尽也琯败师而
罢镐有功而亦罢意不在乎功罪也自汉以来钩党之
卷三十六 第 18a 页
事多矣未有人主自钩党者未有人主钩其父之臣以
为党而文致罪状榜之朝堂以欺天下后世者
 吴旦生曰镐与琯臭味而又力救公宜公之拳拳于
 镐矣然观独孤及撰镐神道碑云一命左拾遗二命
 右补阙三命侍御史四命谏议大夫五命中书侍郎
 平章事起家二年秉国钧自古未有而镐传又云天
 宝末杨国忠执政求天下士为已重闻镐才荐之释
 褐拜左拾遗则是迁擢如此赫且疾而其始由壬人
卷三十六 第 18b 页
 以进所谓七尺须眉安在公反咏其风云遇会何也
 萧嵩亦荐云用之为帝王师余窃有疑焉
 西清诗话云镐虽史称有王霸大略然当为相收复
 两京时不闻别有奇功但有策史思明欲以范阳归
 顺为伪知许叔冀临难必变二事耳然当时亦不果
 用也岂史氏或有遗耶
   匡山
西溪丛语曰杜诗匡山读书处头白好归来李太白青
卷三十六 第 19a 页
山人多游匡庐故谓之匡山容斋二笔曰吴曾能改斋
漫录内正辨是事引杜田杜诗补遗云范传正李白新
墓碑言白本宗室子厥先避仇客蜀居蜀之彰明太白
生焉彰明绵州之属邑有大小康山白读书于大康山
有读书堂尚存其宅在清廉乡后废为僧房称陇西院
盖以太白得名院有太白像吴君以是證杜句知康山
在蜀非庐山也予按当涂所刋太白集其首载新墓碑
宣歙池等州观察使范传正撰凡千五百馀字但云自
卷三十六 第 19b 页
国朝以来编于属籍神龙初自碎叶还广汉因侨为郡
人初无补遗所纪七十馀言岂非好事者伪为此书以
附会杜诗耶欧阳忞舆地广记云彰明有李白碑白生
于此县盖亦传说之误当以范碑为正艺苑卮言曰南
部新书白山东人父为任城令因家焉少与鲁人隐徂
徕山号竹溪六逸天宝初游会稽因吴筠隐剡中俗称
蜀人非也今任城令厅有白之词尚在至唐范传正志
其墓曰白凉武昭王九世孙昭王陇西人隋末子孙以
卷三十六 第 20a 页
罪徙碎叶神龙时白父客自西域逃居绵之巴西而白
生焉唐魏颗李阳冰序其文刘全白撰其墓碣皆曰广
汉人故论白者或曰陇西或曰山东或曰蜀李阳冰云
李翰林浪迹纵酒以自昏秽咏歌之际屡称山东李白
亦云以张垍谗逐游海岱间子美所谓汝与山东李白
好盖白自号也然则白本陇西人产于蜀尝流寓山东
子美从游时在山东故称山东也此山东乃关东非今
之山东也
卷三十六 第 20b 页
 吴旦生曰旧唐书传南部新书元稹杜诗序晁氏读
 书志皆以白为山东人新唐书传范传正碑刘全白
 墓碣魏颗李阳冰曾巩太白集序唐诗纪事彰明逸
 事绵州图经皆以白为蜀人杨升庵欲私为乡产陈
 晦伯胡元瑞刺刺不休盖洪容斋据刋集以攻其附
 会王弇州又断以为蜀产岂容斋所见之本秘不传
 世不克尽见耶今所行皆弇州之言也然观郑谷送
 人入蜀诗雪下文君沽酒市云藏李白读书山在当
卷三十六 第 21a 页
 时以同补遗中语矣似为可据要当以蜀产为正
 按唐十道有河北无山东唐都长安自太行以东皆
 山东也故老杜兵车行云君不见汉家山东二百州
 千村万落生荆杞又洗兵马云中兴诸将收山东旧
 注山东河北也
   姑嫜
新㛰别云妾身未分明何以拜姑嫜
 吴旦生曰前汉书广川王去疾幸姬陶望卿歌曰背
卷三十六 第 21b 页
 尊章嫖以忽盖舅姑谓之尊章赵德麟谓玉篇云凡
 夫之父母曰嫜老杜拜姑嫜何耶正俗云古谓舅姑
 今姑嫜亦俗呼为姑钟盖自章音转为钟也余观春
 秋传云秦晋二国继世通㛰所娶之女非舅即姑故
 曰舅姑则知姑者尊之之辞也又字学集要云夫之
 兄曰兄嫜杜诗堂上拜姑嫜或作伟单作章释名云
 俗间曰兄章章灼也章灼敬奉之也则知嫜者亦尊
 之之辞也(野客丛书云吴人称翁为官称姑为家钱/氏纳土盖尝奏过谓其土俗方言也观范)
卷三十六 第 22a 页
 (晔临刑其妻骂曰君不为百岁阿家其母云云妻曰/阿家莫忆袁君正父疾不眠专侍左右家人劝令暂)
 (卧答曰官既未差卧亦不安二事/正在南史知吴人之语为不诬也)
   合昏
咏佳人诗合昏尚知时鸳鸯不独宿
 吴旦生曰本草合欢或曰合昏陈藏器云叶至暮即
 合故曰合昏今夜合花是也古隽考略作合棔音昏
 庾信诗建始移交让徽音种合昏
 陆公佐新刻漏铭云合昏暮卷蓂荚晨生注合昏槿
卷三十六 第 22b 页
 也其叶夜合而明舒周处风土记亦以合昏为槿黄
 山谷笺杜云合昏朩名朝舒夕敛
   东南云
遣兴云每望东南云令人几悲吒
 吴旦生曰梁瑄不归弟兄每见东南白云立望惨然
 久之老杜用此意也狄仁杰登太行山见白云孤飞
 谓左右曰吾亲舍其下瞻怅久之北史元树奔南每
 见嵩山云未尝不引领歔欷袁豹作檄云延首东云
卷三十六 第 23a 页
 谢灵运上书云注心南云陆机思亲赋指南云以寄
 钦陆云赠郑曼季诗响溢南云江总九日诗心逐南
 云逝
   鱼龙鸟鼠
埤雅曰水落鱼龙夜山空鸟鼠秋鱼龙水名鸟鼠山名
亦鸟鼠秋而鱼龙夜是诗两句而含三事也
 吴旦生曰水经注一水发源天水县其水出五色鱼
 俗以为龙而莫敢捕因谓之鱼龙水又陇西地名鱼
卷三十六 第 23b 页
 龙出石鱼掘地得石鼓其中有鱼痕鳞甲纤悉毕具
 烧之有鱼气盖鱼蛰泥而变为石又龙秋分而降则
 蛰寝于渊(音渊古/字)所谓鱼龙以秋日为夜也
 尔雅鸟鼠同穴其鸟为鵌其鼠为鼵山海经注鼵如
 人家鼠而短尾鵌似燕而小黄色穿地入数尺鼠在
 内鸟在外而共处河图云鸟鼠同穴地之干也上为
 掩毕星又禹贡导渭自鸟鼠同穴孔氏大传云鸟鼠
 共为雌雄同穴而处蔡仲默以为怪诞不足信而谓
卷三十六 第 24a 页
 同穴自为山名鸟鼠为同穴之枝山墅谈驳之云今
 鸟鼠同穴山在渭源县西七十六里俗呼为青雀山
 实有鸟与鼠同处于穴又甘肃志凉州之地有兀儿
 鼠者形状似鼠尾若赘疣有鸟曰本周儿者形似雀
 色灰白常与兀儿鼠同穴而处按凉州唐属陇右道
 岑参诗龙鱼川北盘溪雨鸟鼠山西洮水云
   白题
秦州杂诗羌舞白题斜
卷三十六 第 24b 页
 吴旦生曰正文作白蹄非是蔡兴宗正异云白题字
 义与雕题同按南史宋武帝时西北远方有白题遣
 使入贡莫知所出裴子野曰汉颍阴侯斩白题将一
 人服虔注云题者额也其俗以白涂垩其额也后见
 墨庄漫录云盖白题其人下马舍之始悟白题乃毡
 笠也其人多为旋舞笠之斜似乎谓此也杨廉夫诗
 大姬白题作羌舞恐毡笠非大姬所用之物亦是误
 认白题也
卷三十六 第 25a 页
   不夜城
秦州杂诗无风云出塞不夜月临关
 吴旦生曰王子韶谓无风谷名不夜城名地理志不
 夜县古有日夜出于东莱故莱子立此城以不夜为
 名齐地记不夜城在阳城东南按班史云有如日夜
 出此城是时城方成耳杜诗用此东坡雪后诗明月
 长来不夜城亦用此
 郡国志登州文登县有不夜城有石桥即始皇造欲
卷三十六 第 25b 页
 过海观日所出处三齐略记云郑玄常居不夜城南
 山中教授黄巾乱而散
   凤林
秦州杂诗凤林戈未息鱼海路常难
 吴旦生曰冰经河水又东历凤林北注凤林山名五
 峦俱峙耆谚云昔有凤鸟飞游五峰故山有斯目矣
 秦州记枹罕原北名凤林川一统志凤林关在临洮
 府兰县黄河侧唐书地理志河州安昌郡有凤林县
卷三十六 第 26a 页
 县北有凤林关唐时陷于吐蕃大历二年吐蕃入奏
 云赞普请以凤林关为界张籍凉州词凤林关里水
 东流白草黄榆六十秋
 鱼海县名天宝元年河西节度使王邮奏破吐蕃鱼
 海及游奕等军又郭子仪取鱼海五县是也岑参诗
 洗兵鱼海云迎阵秣马龙堆月照营
   疟疾
西清诗话曰有病疟者子美曰吾诗可以疗之病者曰
卷三十六 第 26b 页
云何曰夜阑更秉烛相对如梦寐其人诵之疟犹故也
子美曰更诵吾诗云子璋髑髅血模糊手持掷还崔大
夫其人诵之果愈渔隐丛话曰世传杜子美诗可以愈
疟此未必然盖其辞意典雅读之者脱然不觉沉疴之
去体也好事者乃为此论殊可笑借使疟诚有鬼若知
杜诗之佳是贤鬼也岂复屑屑求食于呕泄之间哉观
子美有诗云三年犹疟疾一鬼不销亡隔日搜脂髓增
寒抱雪霜则是疾也杜陵正自不免耳
卷三十六 第 27a 页
 吴旦生曰杜诗截疟亦如檄草陈琳头风可愈文成
 孟召狂发能差之意而来病君子正自不免此两截
 事亦两不相妨也胡苕溪往往认真煞讲耳葛常之
 亦举此案谓灵于人而不灵于已皆高头巾认真之
 过也观宾退录云世人疟疾将作谓可避之他所闾
 巷不经之说也然自唐已然高力士流巫州李辅国
 授谪制力士方逃暑功臣阁下杜子美诗三年犹疟
 疾一鬼不销亡隔日搜脂髓增寒抱雪霜徒然潜隙
卷三十六 第 27b 页
 地有腼屡鲜妆则不特避之而复涂抹其面矣余笑
 赵与时又来认真也
 左传齐侯疥遂痁唐姚崇病痁移告按疟疾为病痎
 小疟也痁大疟也疥当为痎
 汉旧仪云颛顼氏有三子死而为疫鬼一居江水为
 疟鬼故退之遣疟诗云屑屑水帝魂谢谢无馀辉如
 何不肖子尚奋疟鬼威又云咨汝之胄出门尸何巍
 巍祖轩而父顼未昩于前徽又有湛湛江水清归居
卷三十六 第 28a 页
 安汝妃之语盖本于汉旧仪也
   笔
寄贾司马严使君诗贾笔论孤愤严诗赋几篇
 吴旦生曰南朝词人谓文为笔晁氏概以诗为诗笔
 非也按刘孝绰尝云三笔六诗三即第三弟孝仪六
 即第六弟孝威沈约传谢玄晖善为诗任彦升工于
 笔约兼而有之庾肩吾传梁简文与湘东王书论文
 章之弊曰诗既若此笔又如之又曰谢朓沈约之诗
卷三十六 第 28b 页
 任昉陆倕之笔任昉传时人谓任笔沈诗昉闻甚以
 为病因话录云韩愈能古文孟郊长于五言时号孟
 诗韩笔杜牧之诗杜诗韩笔愁来读似倩麻姑痒处
 抓王荆公诗閒时用意归诗笔静外安生比泰山苏
 东坡诗水洗禅心都眼静山供诗笔总眉愁
   嫖姚
渔隐丛话曰后出塞诗借问大将谁恐是霍嫖姚陪柏
中丞观宴将士诗汉朝频遣将应拜霍嫖姚按汉书霍
卷三十六 第 29a 页
去病为嫖姚校尉服虔云音飘摇师古云嫖频妙反姚
羊召反并去声呼而子美作平声用盖取服虔音耳王
荆公诗莫教空说霍嫖姚亦以平声盖承袭子美而用

 吴旦生曰古音略谓汉书霍去病传票姚荀悦汉纪
 作票鹞票音𪅃𪅃鹞皆鸟名言如𪅃之疾鹞之击也
 惟服虔音作飘摇野客丛书云嫖姚作平声用如梁
 萧子显诗夫婿仕嫖姚庾信诗将寄霍嫖姚王褒诗
卷三十六 第 29b 页
 楼兰校尉称嫖姚唐人前诗已多如此而唐人如李
 嘉祐诗身逐嫖姚几日归高适诗每逐嫖姚破骨都
 李白诗将军兼领霍嫖姚张祐诗二十逐嫖姚罗隐
 诗尊罍合伴霍嫖姚李益诗君逐嫖姚将韦应物诗
 嫖姚恩顾下中有霍嫖姚张籍诗曾将顺策佐嫖姚
 为佐嫖姚未得还杜牧之诗鏖兵不羡霍嫖姚李商
 隐诗五年从事霍嫖姚郎士元诗壮心竟未嫖姚知
 宋人如王元之诗绣服霍嫖姚刘贡父诗嫖姚不复
卷三十六 第 30a 页
 顾家为陈后山诗故家文物尚嫖姚如此甚多未见
 有作去声呼盖承袭而然
 荀子美丽姚冶汉武伤李夫人赋缥飘姚乎愈庄汉
 郊祀歌雅声远姚皆用姚字
   海运
后出塞云云帆转辽海粳稻来东吴
 吴旦生曰公又有昔游诗幽燕盛用武供给亦劳哉
 吴门持粟帛汎海凌蓬莱则唐时已海运粮储矣草
卷三十六 第 30b 页
 朩子云元海运自朱清张瑄始岁运江淮米三百馀
 万石以给元京四五月南风至起运得便风十数日
 即抵直沽交卸似谓二人之功创所未有而不知已
 前此也(辍耕录云宋季亡赖子钞掠海上朱清张瑄/为雄长若捕急辄引舟东行三日夜至沙门)
 (岛往来若风迹不可得稍怠则复来后请招怀奏可/清瑄授金符千户建言海漕事试之良便至元十九)
 (年/也)
 
 历代诗话卷三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