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诗话-清-吴景旭卷二十八

卷二十八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历代诗话卷二十八
             归安吴景旭撰
 戊集上之上
  汉魏六朝
   豕韦
容斋四笔曰韦孟讽諌云肃肃我祖国自豕韦总齐群
邦以翼大商至于有周历世会同王赧听谮实绝我邦
卷二十八 第 1b 页
我邦既绝厥政斯逸赏罚之行非繇王室庶尹群后靡
扶靡卫五服崩离宗周以坠观孟之自叙乃祖而乖疏
如是周至赧王仅存七邑救亡不暇岂能绝侯邦乎周
之积微久矣非因豕韦一国然后五服崩离也左传范
宣子之言曰丐之祖在商为豕韦氏在周为唐杜氏杜
预曰豕韦国于东郡白马县殷末国于唐周成王灭之
此最可證
 吴旦生曰按陶唐氏既衰其后有刘累学扰龙以事
卷二十八 第 2a 页
 孔甲赐氏曰御龙以更豕韦之后累寻迁鲁县豕韦
 复国至商而灭累之后世复承其国为豕韦氏此丐
 所谓在商为豕韦氏也周成王灭唐迁封杜伯为宣
 王所灭杜泄奔鲁因以为氏此丐所谓在周为唐杜
 氏而预所谓周成王灭之也则非王赧所绝明矣
 蔡墨云国有豢龙氏有御龙氏后汉有侍御史扰龙
 宗岂其苗裔欤
  江汉
卷二十八 第 2b 页
苏武诗俯观江汉流仰视浮云翔宋人谓在长安而言
江汉疑非本作杨升庵曰不然班固艺文志有苏武集
李陵集之目挚虞晋初人也其文章流别志云李陵众
作总杂不类殆是假托非尽陵志至其善篇有足悲者
以此考之其来古矣即使假托亦是东汉及魏人张衡
曹植之流始能之
 吴旦生曰蔡宽夫言注者直指为使绝域时作故人
 多疑之安知武未尝至江汉耶余据五臣注江汉流
卷二十八 第 3a 页
 浮云翔皆喻客游不止李善注江汉流不息浮云去
 靡依以喻良友各在一方播迁而无所托此注甚妙
 按苏李在武帝时同为侍中金兰素洽到此各方遂
 托风人比兴之旨故用俯仰二字随所及而托意原
 非实境语何烦訾议之纷纷为即宽夫亦未核也
  讳盈
容斋随笔曰李陵诗独有盈尊酒盈字正惠帝讳汉法
触讳者有罪不应敢用此语其三笔又曰高祖讳邦荀
卷二十八 第 3b 页
悦云之字曰国惠帝讳盈之字曰满谓臣下所避以相
代也盖之字之义训变左传周史以周易见陈侯陈侯
使筮之遇观之否谓观六四变而为否也
 吴旦生曰癸辛杂识惠帝讳盈史记以万盈数改作
 满数故容斋亦因盈字致疑而东坡遂谓苏李诗齐
 梁间文士拟作余按汉高祖讳邦而韦孟诗总齐群
 邦文帝讳恒而仲长统诗恒星艳珠景帝讳启而傅
 毅诗启我童昧盖临文不讳其义如是而又何疑于
卷二十八 第 4a 页
 犯惠讳也
 野客丛书云枚乘柳赋盈玉缥之清酒枚乘诗盈盈
 一水间知惠帝之讳在当时盖有不讳者观勉夫之
 引枚生如此因思常侍言行行重行行十四首并去
 者日以疏五首为十九首为枚乘作其说不诬何必
 因上东宛洛辞兼东都谓杂有张衡蔡邕作也
  衣带
古诗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
卷二十八 第 4b 页
 吴旦生曰乐府离家日趋远衣带日趋缓王弇州谓
 已字雅趋字峭按焦氏易林云忧思约带即此意而
 以四字尽之又云簪短带长盖簪短即诗经首如飞
 蓬也带长即衣带日已缓也以四字尽两意意尤妙
  阿阁
古诗阿阁三重阶
 吴旦生曰周书云明堂咸有四阿注四阿若今四注
 屋故五臣之注阿阁亦谓阁有四阿也刘坦之补注
卷二十八 第 5a 页
 云阿隅也阁说文云以杙承板所以止扉者以其四
 隅皆有栏楯可以通行谓之阿阁
   孟冬
古诗明月皎夜光促织鸣东壁玉衡指孟冬众星何历
历白露沾野草时节忽复易秋蝉鸣树间玄鸟逝安适
 吴旦生曰铣注谓既云孟冬又云秋蝉九月巳入十
 月节气也余按汉至孝武始改秦朔用夏正此诗上
 云促织下云秋蝉盖汉之孟冬非夏之孟冬矣高祖
卷二十八 第 5b 页
 十月至灞上故以十月为岁首是汉犹袭秦制也则
 汉之孟冬夏之七月耳李善注为是
   脉脉
古诗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吴旦生曰刘坦之补注脉脉当作盼相视猊谓分明
 盼视而不得通其语此真肤解观海录碎事引陆韩
 卿诗谁云相去远脉脉阻光仪音陌不见猊余以二
 语正从古诗脱出盖河汉几许而相隔不相见无从
卷二十八 第 6a 页
 告语也脉脉两字含情无限又观刘梦得视刀环歌
 云常恨言语浅不如人意深今朝两相见脉脉百种
 心直为古诗传神
   札察
古诗客从远方来遗我一书札上言长相思下言久离
别置书怀袖中三岁字不灭一心抱区区惧君不识察
 吴旦生曰札音截汉书谷子云笔札楼君卿唇舌陆
 云卿诗书记既翩翩赋歌能妙绝相如恧温丽子云
卷二十八 第 6b 页
 惭笔札察敕列切老子其政察察其民缺缺汉志乐
 歌景星显见信星彪列象载昭庭日亲以察
   被缘
古诗文彩双鸳鸯裁为合欢被著以长相思缘以结不
解注云著(昌虑/切)充之以絮也缘以绢饰边也长相思谓
以丝缕络绵交互网之使不断长相思之义也结不解
谓以针缕交锁连结混合其缝取结不解之义也既取
其义以著爱而结好又美其名曰相思曰不解云
卷二十八 第 7a 页
 吴旦生曰四边缘饰而被之心有象水池海录碎事
 所谓因其形如池沼四周以名之也故左太冲诗衣
 被皆重池即今被头别施帛为缘呼为被池而宋子
 京云春寒到被池也按礼记鱼跃拂池注以铜为鱼
 县于池下疏参汉之制度而知也正俗云以卧毡著
 里施缘者呼为池毡李太白诗绿池障泥锦装潢家
 以卷缝罅处为玉池
 辍耕录云孟蜀主一锦被其阔犹今之三幅帛而一
卷二十八 第 7b 页
 梭织成被头作二穴若云板样盖以扣于项下如盘
 领状两侧馀锦则拥覆于肩此之谓鸳衾也余谓此
 即所云文彩双鸳鸯裁为合欢被也唐庄宗命蜀匠
 旋织十幅无缝锦为被材被成赐名六合被
   长跪
玉壶清话曰宋太祖问赵普拜礼何以男子跪而妇人
不跪普不能对王贻孙曰古诗长跪问故夫即妇人亦
跪也唐武后时妇人始拜而不跪普问所出对曰唐张
卷二十八 第 8a 页
建章勃海国记备言之
 吴旦生曰吴越春秋女子知伍胥非常人长跪以餐
 与之战国策苏秦过洛其嫂蛇行匍匐四拜自跪而
 谢汉书周昌諌高帝吕后见昌为跪隋志皇帝册后
 后先拜后起亦可證唐以前妇人皆跪矣盖古者男
 跪尚左手女跪尚右手以此为别然所谓尚右手者
 言敛手向右如孔子拱而尚右之尚非若今用手按
 膝作跪也男子之尚左亦然古之妇人以肃拜为正
卷二十八 第 8b 页
 郑司农注肃拜但俯下手今时揖是也(揖于至反即/今之揖仪礼)
 (乡饮酒宾客有揖入门之法推手曰/揖引手曰揖字林云揖举首下手也)项氏云古之拜
 如今之揖折腰而已介胄之士不拜故以肃为礼以
 其不可折腰也其仪特敛手向身微作曲势此正今
 时妇人揖礼也妇人首饰盛多如副笄六珈之类自
 难以俯伏地上则妇人之拜不过如此乃谓自唐武
 后始尊妇人不令拜伏亦误矣南北史有乐府说妇
 人云伸腰再拜跪问客今安否伸腰亦是头不下也
卷二十八 第 9a 页
 北史周宣帝始诏内外命妇拜宗庙及天台皆俯伏
 相见皆跪如男子之仪则知前此妇人本不作男子
 拜矣王建宫词云射生宫女宿红妆请得新弓各自
 张临上马时齐赐酒男儿跪拜谢君王盖宫掖中女
 子作男儿之跪拜所以志异也
 野客丛书云古者拜礼非特首至地然后为拜也凡
 头俯膝屈手动皆谓之拜按周礼辨九拜之仪一稽
 首二顿首三空首四振动五吉拜六凶拜七奇拜八
卷二十八 第 9b 页
 褒拜九肃拜注云稽首拜头至地也顿首拜头叩地
 也空首拜头至手也振动以两手相击也奇拜一拜
 也褒拜再拜也肃拜但俯下手即今之揖也何尝专
 以首至地为拜耶
 方言东齐海岱之间长跪谓之䠆(音/务)
   金错刀
艺苑雌黄云张平子四愁诗美人赠我金错刀何以报
之英琼瑶金错刀王莽所铸钱名莽变汉制更造大钱
卷二十八 第 10a 页
径寸二分重十二铢文曰大泉直五十又造契刀其环
如大钱身形如刀长二寸文曰契刀直五百又造错刀
以黄金错其文曰一刀直五千与五铢钱凡四品并行
 吴旦生曰继古丛编金错刀名一而义二钱一也刀
 一也汉食货志王莽造错刀以金错其文此钱也续
 汉书舆服志佩刀乘舆黄金通身雕错诸侯黄金错
 环东观汉记赐邓通金错刀此刀也韩退之诗闻道
 松醪贱何须吝错刀梅圣俞诗尔持金错刀不入鹅
卷二十八 第 10b 页
 眼贯则指为钱矣孟浩然诗美人聘金错纤手脍红
 鳞钱昭度诗荷挥万朵玉如意蝉弄一声金错刀则
 指为刀矣余按古人之于器物以黄金错之皆谓之
 金错词人引用不可以名同而不䆒其实即杜诗观
 之棕拂子诗荧荧金错刀乃刀也对雪诗金错囊徒
 罄乃钱也虎牙行金错旌竿满云直则又以黄金而
 错镂于旌竿上矣(席上腐谈云古之错即今之磋也/磋千个反北人读错作去声南人)
 (读错作入声/其实一也)
卷二十八 第 11a 页
   青玉案
张衡四愁诗何以报之青玉案
 吴旦生曰刘坦之补注谓玉案器之贵重者楚汉春
 秋淮阴侯曰汉王赐臣玉案之食观此则案指器而
 言盖案字即古碗字说文㼝小盂也乌管切徐铉曰
 今俗别作碗非是然则平子亦谓青玉碗耳(俗谓传/碗曰案)
 (酒亦/此义)如汉高帝至赵赵王张敖自持案进食甚恭又
 许后五日一朝太后亲奉案上食又孟光为鸿具食
卷二十八 第 11b 页
 举案齐眉凡此皆碗也不则何能持举耶
 困学纪闻云陆务观谁其云者两黄鹄何以报之双
 玉盘本于朱新仲何以报之青玉案我姑酌彼黄金
 罍
 
 
 
 历代诗话卷二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