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诗话-清-吴景旭卷二十四

卷二十四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历代诗话卷二十四
             归安吴景旭撰
 丁集中之上
  古乐府
   箜篌引
唐子西曰古乐府命题皆有主意后人用乐府为题者
当代其人而措辞如公无渡河须作妻止其夫之词太
卷二十四 第 1b 页
白辈或失之
 吴旦生曰古今注箜篌引即公无渡河霍里子高妻
 丽玉所作子高晨起刺船有白首狂夫被发提壶乱
 流而渡其妻随止不及遂溺死于是援箜篌鼓之作
 公无渡河之曲曲终亦投河死子高还以声语丽玉
 丽玉以箜篌写其声曰箜篌引余观曹植云置酒高
 殿上亲友从我游似言及时行乐又云久要不可忘
 薄终义所尤似及交情大非古辞之意李白有二篇
卷二十四 第 2a 页
 一曰公无渡河乃言渡河事一曰箜篌引亦言交情
 此子西所谓失之也吴正子谓历观前作大抵以箜
 篌引命题者不言叟溺以公无渡河命题者则及之
 皆不足语乐府矣
 汉书祷祀太乙后土作坎侯坎声也使乐人侯调作
 之取其坎坎应节也因其姓命曰坎侯
 古今韵会云汉武令乐人侯晖依琴造竷竷空侯也
 一名坎侯竷即古坎字野客丛书云坎国之侯名晖
卷二十四 第 2b 页
 也
 杨升庵曰当作空侯今作箜篌加竹赘矣其器只丝
 朩二物与竹了不相干大乐部空侯二十三弦在乐
 器中最大且高凡琴瑟𥱧筝琵琶阮咸之属丝木相
 去皆未寸许惟空侯丝与朩相去远声自空出空侯
 之名或因此
 释名箜篌师延所作靡靡之音空国之侯所好也容
 斋随笔谓考侯国无名空者余以此言大是愦愦按
卷二十四 第 3a 页
 乐府杂录云箜篌乃郑卫之音权舆也以其亡国之
 音故号空国之侯
   陌上桑
乐府解题曰古辞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旧说邯郸
女子姓秦名罗敷为邑人千乘王仁妻仁后为赵王家
令罗敷出采桑于陌上赵王登台见而悦之置酒欲夺
焉罗敷善弹筝作陌上桑以自明不从按其歌辞称罗
敷采桑陌上为使君所邀罗敷盛誇其夫为侍中郎以
卷二十四 第 3b 页
拒之与旧说不同若陆士衡扶桑升朝晖等但歌佳人
好会与古调始同而末异
 吴旦生曰吴兢以侍中郎之词与家令不合遂病之
 乐府原题云侍中郎汉官也恐仁为赵王家令后为
 汉侍中郎也余最喜乐府集有云大抵诗人感咏随
 所命意不必尽当其事所谓不以辞害意也且发乎
 情止乎礼义古诗之风也今次是诗益将体原其迹
 而以辨丽是逞约之以义殆有所未合而卢思道傅
卷二十四 第 4a 页
 縡张正见复不究明更为祖述使若其夫不有东方
 骑不为侍中郎不作专城居乃得从使君之载欤如
 刘邈王筠之作蚕不饥日未暮亦安得徬徨为使君
 留哉萧撝殷谋曾不足道而沈君攸所谓看金怯举
 意求心自可知亦庶几焉故秋胡妇曰妇人当采桑
 力作以养舅姑亦不愿人之金此真烈妇之词耳
   王子乔
王弇州曰仙人有两王乔其一即太子晋其一柏人令
卷二十四 第 4b 页
天降玉棺者也杨升庵曰史记封禅书注引裴秀冀州
记云缑氏仙人庙者昔有王侨犍为武阳人为柏人令
于此登仙非王子乔也唐诗王子求仙月满台又云可
怜缑岭登仙子犹自吹笙醉碧桃盖世以王侨为王子
乔误也久矣胡元瑞曰汲冢书师旷称晋为王子故乐
府称王子乔非姓王氏也乔当是晋别名惟为叶县令
而飞凫与为柏人令而食芝者则名姓俱同又同为令
最易相乱非精加考核未易得之
卷二十四 第 5a 页
 吴旦生曰刘向列仙传云王子乔者周灵王太子晋
 也好吹笙作凤鸣浮丘公接以上升三十馀年见者
 曰告我家七月七日待我缑氏山头果乘白鹤翔山
 头举手谢人而去为立祠于维氏山下据此则缑氏
 仙人庙乃太子晋事封禅注误引入王伯侨之下而
 升庵反误认为非王子乔也元瑞指出晋为王子而
 叶县柏人又有两人极为显著故弇州概称两王乔
 亦未安按海录碎事云一王子晋王乔二叶令王乔
卷二十四 第 5b 页
 三服肉芝王乔皆神仙也
   长歌行
沧浪诗评曰文选长歌行只有一首青青园中葵者郭
茂倩乐府有两篇次一首乃仙人骑白鹿者仙人骑白
鹿之篇予疑此词岧岧山上亭以下其义不同当又别
是一首郭茂倩不能辨也
 吴旦生曰观魏文帝所赋似拟仙人骑白鹿一首陆
 士衡所赋似拟青青园中葵一首其词意各合古辞
卷二十四 第 6a 页
 而解题谓曹魏改奏晋陆士衡不与古文合何也岧
 岧山上亭以下细阅绝不相蒙严氏驳之有见
   当
艺苑卮言曰古乐府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二
语妙绝老杜玉佩仍当歌当字出此用修引孟德对酒
当歌云子美一阐明之不然读者以为该当之当矣大
瞆瞆可笑孟德正谓遇酒即当歌也下云人生几何可
见矣若以对酒当歌作去声有何趣味
卷二十四 第 6b 页
 吴旦生曰焦弱侯谓元美此言误会用修之意矣用
 修正读当为平声如当时之当言人生对酒与当歌
 之时无几耳何尝作去声如当泣当归之当哉子美
 诗当亦作平声若如元美读不成诗矣
   杜康
武帝短歌行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吴旦生曰选注杜康或云黄帝时宰人号大谬盖古
 之造酒者武帝用东方生销忧唯酒之意故不言酒
卷二十四 第 7a 页
 直言杜康耳束晰劝农赋盖田熟啖纡其腹而杜康
 咥其胄白乐天诗杜康能解闷潘佑诗直儗将心付
 杜康亦如刘白堕工酿东坡乃云独对红蕖倾白堕
 也(眉公笔记杜康泉在舜祠东庑下世传杜康用斯/泉酿酒或以扬子江水并惠山泉称之一升重二)
 (十四铢是泉/重二十三铢)
   庄
王粲从军诗馆宇充廛里士女满庄馗自非圣贤国谁
能享兹休
卷二十四 第 7b 页
 吴旦生曰五臣作音仇协韵李善注引肃肃兔罝
 施于中馗杨升庵谓作音求字从九从酋为是又
 说文馗音逵九逵道也似龟背故曰馗从九首一道
 为一首与同义而异音今人不识字皆从首误
 矣升庵此说最当而正杨谓韵会支尤二韵通作馗
 恐未足以折升庵也
   豫章行
乐府解题曰古辞今阙误不传陆士衡泛舟清川渚伤
卷二十四 第 8a 页
离别言寿短景驰容华不久若曹植拟豫章行为穷达
傅休奕苦相篇云苦相身为女言尽力于人终以华落
见弃亦题曰豫章行
 吴旦生曰乐府集谓豫章邑名汉南昌县隋为豫章
 有豫章江江连九江有钓矶陶侃少时尝宿此夜闻
 人唱声如量米者访之吴时有度支于此亡今考傅
 玄陆机辈所作多叙别离怨恨思即知豫章昔为华
 艳盛丽之区耳至唐杜牧诗尚过称其侈靡焉
卷二十四 第 8b 页
   董逃行
古辞言神仙事傅休奕九弈篇十六章乃叙夫妇别离
之思非也
 吴旦生曰乐府原题谓此辞作于汉武之时盖武帝
 有求仙之兴董逃者古仙人也后汉游童竞歌之终
 有董卓作乱卒以逃亡此则谣谶之言因其所尚之
 歌故有是事实非起于后汉也余观别本逃一作桃
 梁简文行幸甘泉宫歌云董桃律金紫贤妻侍禁中
卷二十四 第 9a 页
 似引董贤及子瑕残桃事终云不羡神仙侣排烟逐
 驾鸿皆所未详诗话又引汉武内传王母觞帝索桃
 七枚以四啖帝自食其三因命董双成吹云和笙侑
 觞作者取此窃以乐府之题亦如关雎葛覃之类只
 取篇中一二字以命诗非有义也若以董字桃字泥
 其义此与作铙歌巫山高杂以阳台神女之事君马
 黄但言马者其荒陋一也蔡宽夫所云乌生八九子
 但咏乌雉朝飞但咏雉鸡鸣高树巅但咏鸡大抵类
卷二十四 第 9b 页
 此而甚有相府莲讹为想夫怜杨㜑儿讹为杨叛儿
 者矣
   七十二
春渚纪闻曰玉台诗入门时左顾但见双鸳鸯鸳鸯七
十二罗列自成行孟郊蔷薇歌仙机轧轧飞凤凰花开
七十有二行不知皆用七十二取义何也
 吴旦生曰田子艺言是美人之数也古人多言三三
 美人夫三三则六而六六则为三十六矣左右各三
卷二十四 第 10a 页
 十六合之则为七十二矣盖六者阴数之极而六六
 三十六者又纯阴之数故用之妇人也余以此语未
 免穿凿后见真率笔记云霍光园中凿大池植五色
 睡莲养鸳鸯三十六对望之烂若披锦故相逢行云
 鸳鸯七十二罗列自成行按玉台诗乃乐府相逢行
 古辞也乃知古辞确有所祖可以释陶南村之疑矣
 梁简文筝赋鸳鸯七十二乱舞未成行李太白诗七
 十紫鸳鸯双双戏庭幽皆取当时相对之义
卷二十四 第 10b 页
 鸡鸣又云舍后有方池池中双鸳鸯鸳鸯七十二罗
 列自成行盖言方池正从园中大池入想也此乐府
 亦用霍家事实杨廉夫诗别院三千红芍药洞房七
 十紫鸳鸯此亦影借句耳若杨升庵诗芳池七十二
 宝帐三千重则是池有七十二耶(杨廉夫金台篇云/上有七十二凤凰)
 (金鼎玉食/高颉颃)
   丈人
颜氏家训曰古乐府歌辞先述三子次及三妇妇是对
卷二十四 第 11a 页
舅姑之称其末章云丈人且安坐调弦未遽央古者子
妇供事舅姑旦夕在侧与儿女无异故有此言丈人亦
长老之目今世俗犹呼其祖考为先亡丈人又疑丈当
为大北间风俗妇呼舅为大人公丈之与大易为误耳
近代文士颇作三妇诗乃为匹嫡并耦巳之群妻之意
又加郑卫之辞何其谬乎
 吴旦生曰颜之推疑大误为丈不知古有丈人之称
 唐翊仁鲛人潜织诗三日丈人嫌武则天怒魏玄同
卷二十四 第 11b 页
 赐死于家监刑御史房济曰丈人何不告密可以自
 直史记索隐注韦昭云古者名男子为丈人尊父妪
 为丈人故汉书宣元六王传所云丈人谓淮阳宪王
 外王母即张博母也
 黄震云易经丈人程子谓尊严之称朱子谓长老之
 称丈者黍龠尺引之积说文云周制以八寸为尺十
 尺为丈人长八尺故曰丈夫论衡云人形以一丈为
 正故名男子为丈夫尊翁妪为丈人淮南子云老者
卷二十四 第 12a 页
 杖于人为丈人
 野客丛书云今人呼丈人为泰山或者谓泰山有丈
 人峰故云(青城山记云青城为五岳之长名丈人山/俗呼人妇翁为令岳妻之伯叔为列岳因)
 (此欧阳永叔云呼妻父为岳翁以泰山/有丈人峰呼妻母为泰水不知出何书)据杂俎载明
 皇东封张说为封禅使三公以下皆转一品说以婿
 郑镒官九品因说迁五品玄宗怪而问之黄幡绰对
 曰泰山之力也与前说不同陈后山送外舅诗丈人
 东南英注谓丈人为妇翁之称三国志献帝舅车骑
卷二十四 第 12b 页
 将军董承而裴松之注谓古无丈人之名故谓之舅
 (晋书王忱任达妇父常有惨忱乘醉吊之旧唐书/独孤郁以妇父辞内职宪宗曰权德舆有此佳婿)
 裴松之宋元嘉时人呼妇翁为丈人已见此时余因
 乐府丈人之语附入此条窃以松之古无丈人之言
 未曾深考而勉夫谓南史时已见亦失之也观史记
 汉天子我丈人行则三国前早已有之汉书郊祀志
 大山川有岳山小山川有岳婿岂以山岳有婿因谓
 妇翁为岳耶
卷二十四 第 13a 页
   㮴㮴
甄后塘上行边地多悲风树朩何㮴㮴
 吴旦生曰㮴音飕古本楚辞风飒飒兮朩㮴㮴今本
 作萧而音亦叶飕故乐府亦作萧萧又作翛翛总不
 若搜搜字之古也
 按甄后中山无极人为文帝后其后为郭贵嫔谮赐
 死临终作此诗而前志云晋乐奏魏武帝蒲生我池
 中至今题下刋魏武帝字皆讹
卷二十四 第 13b 页
   秋胡妻
刘子玄曰列女传载秋胡妻者寻其始末了无才行可
称直以怨怼厥夫投川而死轻生同于古冶徇节异于
曹娥此乃凶险之顽人强梁之悍妇辄与贞烈为伍有
乖其实焉
 吴旦生曰按秋胡宦归路见美妇愿奉以金妇曰妇
 人当采桑力作以养舅姑不愿人之金只此数语节
 孝昭彰此傅玄所谓烈烈贞女忿言辞厉秋霜也卒
卷二十四 第 14a 页
 恶其行投河而死谓非列女不可自子玄之论一出
 杨升庵谓当祠于妒妇津以刘伯玉妻配享胡元瑞
 谓当名秋胡妻所投水曰悍妇川皆非允论横污古
 烈文人口业一至于此(西京杂记云杜陵秋胡为翟/公所礼欲以兄女妻之或曰)
 (秋胡已经娶而失礼妻遂溺死不可妻也驰象曰今/之秋胡非昔之秋胡也岂得以昔之秋胡失礼而绝)
 (㛰今之/秋胡哉)
   枯桑海水
饮马长城窟行枯桑知天风海水知天寒入门各自媚
卷二十四 第 14b 页
谁肯相为言
 吴旦生曰翰注谓枯桑无叶则不知天风海水不冻
 则不知天寒喻妇人在家不知夫之消息也善注谓
 枯桑无枝尚知天风海水广大尚知天寒喻夫在远
 不知妇之忧戚也余意合下二句总看乃云枯桑自
 知天风海水自知天寒以喻妇之自苦自知而他家
 入门自爱谁相为问讯乎
 战国赵燕皆筑长城以备边自阴山止辽东谓之古
卷二十四 第 15a 页
 长城至秦始皇西起临洮东入高丽连亘万里按郦
 道元水经注及乐府广题谓其南北皆有泉窟汉时
 征戍之士饮马于此乃作是曲王僧虔伎录以为相
 和歌辞之瑟调曲也凡妇人思远者亦借此题以寄
 情焉此则其辞也
   双鲤鱼
夷白斋诗话曰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童烹鲤鱼
中有尺素书鱼腹中安得有书古人以喻隐密也鱼沈
卷二十四 第 15b 页
潜之物故云
 吴旦生曰五臣注相思感通梦寐之间若有使来遗
 者又云命家童杀而开之中遂得书不知此乃想像
 之词借枯桑海水以喻他乡异县字字神境若说杀
 鱼无乃痴騃按汉时书札相遗或以绢素结成双鲤
 之形即缄也非如今人用蜡唐李氏季兰结素鱼贻
 人云尺素如残雪结为双鲤鱼欲知心里事看取腹
 中书盖其遗制
卷二十四 第 16a 页
   长城
陈琳饮马长城窟行云生男慎莫举生女哺用脯君独
不见长城下死人骸骨相撑拄
 吴旦生曰秦筑长城时死者相属民歌云生男慎勿
 举生女哺用脯不见长城下尸骸相支柱则孔璋乃
 用其时谚语也
   竹竿
卓文君白头吟云竹竿何袅袅鱼尾何筛筛
卷二十四 第 16b 页
 吴旦生曰汉铙歌二十二曲今所传朱鹭等十八曲
 而务成玄云黄雀钓竿四曲无传焉余尝拟朱鹭等
 因为补四曲是也其所谓钓竿者古今注云伯常子
 避仇河滨为渔父其妻思之每至河侧作钓竿之歌
 后司马长卿作钓竿诗今传为古曲也故文君言竹
 竿鱼尾正引伯常子事以讽长卿耳刘坦之补注云
 袅袅筛筛并摇动貌以比相如之心不定又将他图
 也
卷二十四 第 17a 页
   梁父
乐府解题曰梁甫吟盖言人死葬此山亦葬歌也
 吴旦生曰西溪丛语谓张衡四愁诗欲往从之梁父
 难注云泰山东岳也君有德则封此山愿辅佐君王
 致于有德而为小人谗邪之所阻梁父泰山下小山
 名诸葛好为梁父吟恐取此意按青州图经云三士
 冢在临淄县南一里三坟周围一里高二丈六尺张
 朏齐记云是烈士公孙捷田开疆古冶子三士冢所
卷二十四 第 17b 页
 谓二桃杀三士者(遥望荡阴里解题作追望阴阳/里严沧浪云青州有阴阳里)
 
 
 
 
 
 
 历代诗话卷二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