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刘家集-宋-刘涣三刘家集

三刘家集 第 1a 页 WYG1345-0544c.png
钦定四库全书
 三刘家集
            宋 刘元高 编
 刘涣
  初及第归题净慈寺壁二绝(已刻/)
彤扉新授紫皇宣品作蓬壶二等仙今日访师无限意
应怜憔悴胜当年
梵刹仙都显焕存心心惟绍法王孙俗流不信空空理
三刘家集 第 1b 页 WYG1345-0544d.png
将谓长生别有门
  自颍上归再题寺壁二绝(已刻/)
颠倒儒冠二十春归来重喜访僧邻千奔万竞无穷竭
老竹枯松特地新
被布羹藜三十春苦空存性已通真我来试问孤高士
翻愧区区名利身
  庐山记序(己刻/)
予雅爱庐山之胜弃官南归遂得居于山之阳游览既
三刘家集 第 2a 页 WYG1345-0545a.png
久遇景亦多或赋或录杂为一编将欲次之未暇也熙
宁中会陈令举以言事斥是邦山林之嗜既同相与乘
黄犊往来山间岁月之积遂得穷探极观靡所不究令
举乃采予所录及古今之所记耆旧之所传与夫耳目之
所经见类而次之以记其详盖足以传后予才不可以
应时宜退老于林野令举以制策擢上第名誉赫赫惊
世仕不二十载乃滞于筦库而与予共见此记是可惜
也然推古以校今岂特一令举为可惜哉江西刘涣序
三刘家集 第 2b 页 WYG1345-0545b.png
  骑牛歌后叙(已刻/)
吴顺义中史虚白先生自北海避地于星子常乘牛往
来山水间今民间尚存史先生骑牛图余退居庐山出
入游览往往徒步者盖患其以人为舆虽慕先生所为
而犹未暇嘉禾陈令举嘉祐间中贤良科逡巡十馀年
方莅邑事复以诋青苗利病忤执政名重天下谪东市
征欣然就局余山林独往得以亲偩何乐如之时同泉
石之趣因豢双犊以遂其志而又得咏歌之美敢砻石
三刘家集 第 3a 页 WYG1345-0545c.png
以永其传岁癸丑熙宁六年正月五日江西刘涣叙于
篇末(南康志言公遗文甚多仅载所赋东台一联云东/台乃主人吾身同过客盖超然庄周渊明之间矣)
 刘恕
  外纪前序(已刻/)
夫计亿兆者始于一总众异者归于同古今兼载则竹
帛不能记撮其机会则事尽于终卷六经具而诸子兴
文籍烦而谱谍作太史公云黄帝以来皆有年数咸不
同乖异历汉魏晋去古益远众言不本于经夸者务为
三刘家集 第 3b 页 WYG1345-0545d.png
诡诞包羲前后逮周厉王竞列年纪更相违背辽邈无
据安能考质存其一说备列于下与弃不取者莫知孰
得孰失焉疑年茫昧借日名甲子以纪之共和以后则用
岁阳岁名著于上示相别也班固谓三统历最密杜元凯
推春秋当时之历凡二百五十五年晦朔闰及日食而
云三统历术比诸家最疏推经传朔日皆不合也元丰
元年八月日京兆刘恕道原序
  外纪后序(已刻/)
三刘家集 第 4a 页 WYG1345-0546a.png
孔子作春秋笔削美刺游夏不能措一辞鲁太史左丘
明以仲尼之言高远难继为之作传后之君子不敢貂
续焉左氏据鲁史因诸侯国书系年叙事春秋之所贬
损其事实皆形于传后汉献帝以班固汉书文繁命荀
悦依左传体为汉纪自是袁宏张璠孙盛干宝习凿齿
以下并为编年之书本朝去古益远书益繁杂学者专
尚西汉书博览者乃及史记东汉书近代事颇知唐书
自三国至隋下逮五代懵然莫识恕皇祐初举进士试
三刘家集 第 4b 页 WYG1345-0546b.png
礼部为司马公门生侍大儒得闻馀论公修资治通鉴
恕为属吏自念生平事业无一成就因取诸书以国语
为本编通鉴前纪又以不能编后纪乃更曰外纪犹国
语为春秋外传之义而病眼病疮不寐不食陶潜自为
祭文杜牧自撰墓志夜台甫尔归心如飞聊叙不能作
前后纪而为外纪焉他日公为前后纪则可删削外纪
之烦而为前纪以备古今一家之言则恕虽不及见亦
平生之志也
三刘家集 第 5a 页 WYG1345-0546c.png
 (右外纪起黄帝元年丁亥迄周威烈王二十二年丁/未凡十卷公病亟始口授壮舆为书属温公为序故)
 (其辞悲哀焉外纪已/传于世此不复列)
  通鉴议论(已刻/)
道原尝谓司马君实曰正统之论兴于汉儒推五行相
生指玺绂相传以为正统是神器大宝必当扼喉而夺
之则乱臣贼子释然得行其志矣若春秋无二王则吴
楚固周诸侯也史书非若春秋以一字褒贬而魏晋南
北五代之际以势若相敌遂分裂天下其名分位号异
三刘家集 第 5b 页 WYG1345-0546d.png
乎周之于吴楚安能强拔一国谓之正统馀皆指为僭
伪哉况微弱自立者不必书为僭背君自立者不必书
为伪其臣子所称亦从而称之乃深著其僭伪也君实
曰道原谓名分位号各从臣子所称固为通论然修至
十六国有修不行者至如乞伏国仁初称单于苻登封
为苑川王乾归称河南王前秦封为金城王又封陇西
王进封梁王前秦灭乃称秦王后降于后秦已而逃归
复称秦王又降于秦为河南王炽磐亦称河南王又复
三刘家集 第 6a 页 WYG1345-0547a.png
称秦王吕光初称酒泉公改称三河王后乃称凉王秃
发乌孤初称西平王改称武威王利鹿孤称河西王傉
檀称凉王后去年号降于秦既而复称凉王段业称凉
王沮渠蒙逊杀段业自称张掖公改河西王魏封为凉
王若此之类当称何国若谓之河南陇西乃是郡名若
谓之秦凉则非其所称又国号屡改若不著名知复为
谁又匹夫妄自尊大即因其位号称之则王莽公孙述
亦不当称姓名也今欲将吴蜀十六国及五代偏据者
三刘家集 第 6b 页 WYG1345-0547b.png
皆依三十国春秋书为某主某但去其僭伪字犹汉书
称赵王歇韩王信也至其死则书曰卒谥曰某皇帝庙
号某祖某宗独南北朝书某主而不名其崩薨之类从
旧史之文不为彼此升降如此以理论之虽未为通然
非出己意免刺人眼耳不然则依宋公明纪年通谱以
五德相承晋亡之后元魏继之黜宋齐梁陈北齐朱梁
皆如诸国称卒或以朱梁比秦居木火之间及比王莽
补无王之际亦可也五德固出于汉儒犹是依凭天道
三刘家集 第 7a 页 WYG1345-0547c.png
以断人事耳道原曰晋元东渡南北分疆魏周据中国
宋齐受符玺互相诋毁自谓正统则宋齐与魏周势当
两存之然汉昭烈窜于巴蜀似晋元吴大帝兴于江表
似后魏若谓中国有主蜀不得绍汉为伪则东晋非中
国也吴介立无所承为伪则后魏无所承也南北朝书
某主而不名魏何以得名吴蜀之主乎君实曰光因道
原言以吴蜀比南北朝又思得一法魏吴蜀宋齐梁陈
后魏秦夏凉燕北齐后周五代诸国名号均敌本非君
三刘家集 第 7b 页 WYG1345-0547d.png
臣者皆用列国之法没皆称殂王公称卒周秦汉晋隋
唐尝混一天下传祚后世其子孙微弱播迁承祖宗之
业有绍复之望欲全用天子法以统临诸国没则称崩
王公称薨东晋恭帝已前称崩薨而名列国刘备虽承
汉后不能纪其世次犹宋高祖称楚元王后李昪称吴
王恪后是非不可知不得与汉光武晋元帝为例道原
曰尝混一海内者并其子孙用天子法未尝相君臣者
从列国法此至当之论也然以晋元比光武兹事恐未
三刘家集 第 8a 页 WYG1345-0548a.png
当晋失其政中原纷扰天命不常唯归有德若东晋德
政胜则僭伪之主必复为臣仆而东晋与诸国异名号
并正朔是德政不相胜也吴尝称臣于魏魏不能混一
四海不得用天子法而东晋辟在江南非魏之比又诸
国苻健姚苌慕容垂等与东晋非君臣东晋乃得用天
子法乎若秦夏燕凉及五代诸国虽僭窃名号皆继踵
仆灭其兴亡异于吴蜀南北黜之不当疑也君实曰道
原黜秦夏燕凉及五代诸国愚虑所不到者然欲使东
三刘家集 第 8b 页 WYG1345-0548b.png
晋与秦赵并为敌国则与光所见异晋元乃高祖曾孙
琅琊嫡嗣其镇建业加镇东皆西朝诏除也怀悯既死
贼庭天下推戴元帝者时宗室领藩镇最亲强盛元帝
而已晋尝奄有四海兼制中外苻姚慕容垂等虽身不
臣晋其父祖皆晋臣而东晋之视苻姚犹东周之视吴
楚也魏吴俱为列国岂能相臣吴称臣于魏犹勾践之
事夫差石勒之事王浚非素定君臣之分者也然不知
晋武帝隋文帝之初吴主陈主当称吴主皓陈主叔宝
三刘家集 第 9a 页 WYG1345-0548c.png
萧琮附庸为当名否晋未平吴之前欲如魏世与吴抗
敌为列国之制平吴后乃用天子之制宋受禅以后至
隋平陈以前复用列国之制亦以本非君臣故也道原
曰晋未平吴与吴抗敌宜如魏世用列国法晋传于宋
宋传于齐齐传于梁梁传于陈当用宋齐梁陈年号以
纪诸国事迹陈亡之后用隋年号隋未平陈以前称隋
主而不名萧琮为后周附庸与梁陈非君臣梁陈不当
名萧琮也君实曰汉有国邑者则曰封某王某侯无国
三刘家集 第 9b 页 WYG1345-0548d.png
邑者则曰赐爵关内侯魏晋王侯率皆虚名若云无国
邑则亦有就国者沈庆之以始兴优近求改封南海是
食国租税也若云有国邑则有封境外郡县者如宋有
始平王魏有广陵王也不知当书封某王侯当书赐爵
某王侯道原曰南北朝诸王侯虽不就国皆有国邑国
官宋孝武大明中分实土郡县为侨县境宋志雍州有
始平郡青州有太原郡荆州有河东郡皆侨郡也齐志
秦州有始平郡故宋有始平王魏志豫州有广陵郡故
三刘家集 第 10a 页 WYG1345-0549a.png
魏有广陵王恐不可云赐爵当云封某侯王也君实曰
凡用天子法者所统诸侯皆应称薨而晋书帝纪惟亲
王三公及二王后称薨馀虽令仆方伯开府如羊祜杜
预之徒亦止称卒隋书帝纪内史令纳言及封国公郡
公者亦称卒惟亲王公及开府仪同三司称薨新旧唐书
尚书令仆中书令侍中平章事参知机务政事皆称薨若
依古礼五等称薨则晋惠帝时令长卒伍皆有爵邑不
可槩称薨也西晋荀勖等为尚书令中书监令虽用事
三刘家集 第 10b 页 WYG1345-0549b.png
不谓之宰相东晋庾亮何充等始谓之宰相欲自晋以
后唯王爵及三公宰相称薨馀皆称卒南北朝三公亦
称卒至隋则令仆内史令纳言为宰相至唐则平章事为
宰相三师三公皆为散官欲皆书为薨可乎道原曰周秦
汉魏诸侯称薨至晋已后惟王爵及三公宰相称薨或薨
或卒于例未均不如用陆淳例皆称卒君实曰诸臣称卒
诚为确论但恨已进者周秦汉纪不可请本追改其晋隋
唐纪欲除诸王三师三公称薨馀虽宰相亦称卒尚书令
三刘家集 第 11a 页 WYG1345-0549c.png
仆及门下中书权任所在谓之宰相终非正三公也道
原曰散官若亦称薨宰相不应称卒君实曰然君实曰
长历景平二年正月丁巳朔二月丁亥朔后魏书纪志
是岁不日食道原于长编何故书景平二年二月癸巳
朔日有食之道原曰宋高祖纪永初三年正月甲辰朔
景平元年正月己亥朔皆与刘仲更历合旧本八月乙
未朔九月当乙丑朔误作辛丑十月甲午朔误作庚午
十一月甲子朔误作庚子十二月癸巳则二年正月当
三刘家集 第 11b 页 WYG1345-0549d.png
癸亥朔二月癸巳朔三月壬戌朔旧本乃误作正月丁
巳朔二月丁亥三月丙戌至四月辛卯不误建康实录
景平二年二月癸巳朔日有食之乙未义恭为冠军丁
未大风皆与宋书纪同惟宋书误以二月为正月南史
误以二月朔为己卯君实曰晋帝纪晋春秋纪年通谱
隆安五年九月吕隆降秦十月姚兴侵魏道原何故于
元兴元年书五月姚兴侵魏八月吕隆降秦道原曰姚
兴载记兴遣姚平伐魏姚硕德伐吕隆硕德败隆于姑
三刘家集 第 12a 页 WYG1345-0550a.png
臧姚平攻魏乾城陷之遂据柴壁魏军攻平截汾水守
之硕德攻隆为持久计隆惧遂降姚平赴汾水死魏书
天兴五年五月姚兴遣其弟义阳王平来侵平阳攻陷
乾壁八月车驾西讨至乾壁平固守进军围之姚兴悉
举其兵来救帝度蒙坑逆击兴军大破之十月平赴水
死天兴五年晋之元兴元年也姚硕德伐吕隆与姚平
伐魏同时则是元兴元年五月也八月魏围姚平于乾
壁然后吕隆降于硕德则是八月也晋纪隆安五年九
三刘家集 第 12b 页 WYG1345-0550b.png
月吕隆降秦十月姚兴侵魏者误也晋去中国远事得
于传闻故或前一年或后一年载记往往案诸国书而
本纪凭晋时起居注故差误特甚君实曰晋纪义熙十
二年二月姚兴死子泓嗣五月司马休之鲁宗之奔姚
泓道原何故于义熙十一年五月书司马休之鲁宗之
奔姚兴道原曰姚兴载记晋义熙十一年正月荆州刺
史司马休之雍州刺史鲁宗之与刘裕相攻遣使来求
援五月休之等为裕所败奔于兴晋书休之传亦云奔
三刘家集 第 13a 页 WYG1345-0550c.png
姚兴是十一年五月姚兴犹未死而姚兴载记后魏本
纪十六国春秋北史僭伪附庸传南史宋武帝纪姚兴
以义熙十二年二月死是晋纪误以十二年二月为十
一年二月故休之等奔秦亦误云奔姚泓也君实曰武
陵王纪本传大宝二年四月纪僭位于蜀年号天正与
萧栋暗合识者尤之曰于文天为二人正为一止言各
一年而止也道原何故于承圣元年书武陵王纪即位
于蜀道原曰南史简文纪大宝二年八月侯景篡位明
三刘家集 第 13b 页 WYG1345-0550d.png
年四月武陵王纪僭号于蜀案萧栋以大宝二年八月
即位改元天正若纪以大宝二年四月改元事乃在先
非是暗合又纪本传纪次西陵时陆纳未平蜀军复逼
元帝忧之陆纳以承圣元年十月反则大宝二年不应
言陆纳未平也故从帝纪承圣元年武陵王纪僭号为
是君实曰然君实曰晋都督领刺史有止督本州者刺
史专统本州何为更加督字南史略去所督州名但云
加都督岂虚名乎道原曰齐百官志晋太康中刺史治
三刘家集 第 14a 页 WYG1345-0551a.png
民都督知军事至惠帝乃并任非要州则单为刺史是
刺史不加督字者不得总其统内军事也檀道济都督
江州之江夏豫州之西阳新蔡晋熙四郡诸军事江州
刺史晋宋志江州领郡九豫州领郡十而道济止得都
督四郡南北朝时军任甚重都督岂虚名哉南史但云
江州刺史务欲省文不知害义也君实曰后魏礼志太
和十五年诏尊烈祖为太祖显祖为二祧帝纪太宗永
兴二年谥道武为宣武皇帝庙号太祖不云号烈祖又
三刘家集 第 14b 页 WYG1345-0551b.png
太武功业最盛庙号世祖何为不预二祧道原曰道武
追尊神元庙号始祖平文庙号太祖昭成庙号高祖皆
为不迁之庙则太宗上宣武帝号不应复号道武庙为
太祖史官但举后来庙号耳孝文去平文太祖之号必
亦去昭成高祖之号故孝武庙号高祖魏收序纪惟称
始祖神元皇帝而平文昭成皆不冠庙号也礼志诏书
云烈祖有创业之功世祖有开拓之德其以道武为太
祖比后稷世祖烈祖为二祧比文武是显祖字上脱世
三刘家集 第 15a 页 WYG1345-0551c.png
祖二字也君实曰梁高祖纪中兴元年十二月宣德皇
后授高祖大司马依晋武陵王承制故事二年正月又
加高祖大司马解承制何也道原曰旧本梁高祖纪中
兴二年正月大司马解承制齐和帝纪亦云大司马梁
王解承制后人误于大司马上加拜高祖三字也君实
曰魏纪太和九年均田诏云还受以生死为断志云十
五以上受田又云及课则受田老免则还田又云有举
户老小癃者年踰七十不还是不以生死为断也又云
三刘家集 第 15b 页 WYG1345-0551d.png
所授之田率倍之是受田四十亩者再受八十亩閒田
欤桑田不在还受之限是民于田中种桑者可得为永
业欤又云非桑之土夫给一亩或给二十亩或给一亩
何不均也又曰应退之田不种桑枣是露田又不得欤
又曰恒从见口有盈者无受无还何哉又云一人之分
正从正倍从倍不得隔越他畔是二者必须相邻地形
安得如此井田废久矣天下皆民田也魏计人口及奴
婢皆以田给之其亦有说乎道原曰后魏食货志云诸
三刘家集 第 16a 页 WYG1345-0552a.png
远流配谪无子孙及户绝者墟宅桑榆尽为公田以给
授观均田制度似今世佃官田及绝户田出租税非如
三代井田也刘石苻姚丧乱之后土田无主悉为公田
除兼并大族外贫民往往无田可耕故孝文分官田以
给之然有分限丁口计亩给田老死还纳别授壮者非
若今世许合户税不计其岁月但不得典卖耳诏书言
其略故云还受以生死为断本志言其详故有还不还
之别也不栽树者谓之露田男夫受露田四十亩妇人
三刘家集 第 16b 页 WYG1345-0552b.png
二十亩谓男夫之有妇者共受六十亩也丁牛一头受
田三十亩谓户内更有一丁未娶者及有牛一头又受
田三十亩也限四牛所受之田率倍之者谓每一丁一
牛则倍三十亩丁牛虽多给田止于一百二十亩故曰
限四牛也初受田者男夫一人给田二十亩前后种桑
五十树枣五株榆三根非桑之土夫给一亩依法课莳
榆枣谓初受田者虽娶妇同一户不复给田非桑之土
惟种枣榆共八株故止给一亩下文云麻布之土男夫
三刘家集 第 17a 页 WYG1345-0552c.png
及课别给麻田十亩妇人五亩并桑榆地亦十六亩也
桑田用力最多欲劝人种桑故赐为永业田露田有还
受故不得种桑麻恒从见口有盈者无还无受不盈者
受种如法谓种桑不还之田计见在男夫及丁口其合
给田亩外田有馀亦许为主但不受亦不还耳若少桑
田者复受于官种桑果故盈者得卖其盈不足者得买
其所不足也一人之分正从正倍从倍不得隔越他畔
犹下文云进丁受田恒从所近谓取逐户傍近不必地
三刘家集 第 17b 页 WYG1345-0552d.png
相连也唐制丁男给田一顷十之二为世业八为口分
世业则身死承户者受之口分则没官更给人后讳世
字故云永业魏齐周隋享国日浅兵革不息农民常少
而旷土常多故均田之制存至唐承平日久丁口滋众
官无间田不复给受故田制为空文新唐书食货志言
口分世业之田坏而为兼并其意似指此为井田之比
失之远矣君实曰然
 先君与温公凡访问史事之疑每卷不下数条论议
三刘家集 第 18a 页 WYG1345-0553a.png
 甚多不能悉记
 刘羲仲
  家书
羲仲再拜仲夏毒热恭惟十一伯十四伯十六伯尊体
动止万福某顷遭家难叔父舍弟相继不幸迎侍老母
赴官湖外行次临湘老母捐馆中涂孤露无计生全其
自脱于万死一生之忧患者以老母大事也贫不能归
寓居蕲春者数年乃归谋办大事改葬老人老母于江
三刘家集 第 18b 页 WYG1345-0553b.png
州龙泉山以二弟从焉又改葬叔父家婶于南康军以
弟妹从焉一举八丧智力俱困俯仰自悲此情无量已
而调官得巨野簿去年之春归自巨野自罹忧患侵凌
都不复讲人事巨野三年道路阻远以此久不通问左
右然其驰仰之素未尝少忘也书问虽不数然实非
懈怠当其遭家难奉几筵一身百忧负丘山之责夙夜
以大事为忧尚何暇讲书尺之礼哉迹涉懈怠当蒙痛
察今春来赴德安松楸咫尺之间展省甚便馀不足言
三刘家集 第 19a 页 WYG1345-0553c.png
到官未及定居沿檄往饶信州往返千馀里凡四十日
乃归以此不即奏记不敏之愧并冀赐察不知伯翁几
时葬十年之间经历患难都不知动静拳拳驰仰此情
忧悬末由一见临书悃恳敢冀顺时保重谨奉状承动
静不备
 诗歌
  庐山高送中允(已刻/)      欧阳修
庐山高哉几千仞兮根盘几百里截然屹立乎长江长
三刘家集 第 19b 页 WYG1345-0553d.png
江西来走其下是为扬澜左蠡兮洪涛巨浪日夕相舂
撞云消风止水镜净泊舟登岸而远望兮上摩青苍以
晻霭下压后土之鸿厖试往造乎其间兮攀缘石磴窥
空硿千岩万壑响松桧悬崖巨石飞流淙水声聒聒乱
人耳六月飞雪洒石矼仙翁释子亦往往而逢兮吾尝
恶其学幻而言但见丹霞翠壁远近映楼阁晨钟暮
鼓杳霭罗幡幢幽花野草不知其名兮风吹露湿香涧
谷时有白鹤飞来双幽寻远去不可极便欲绝世遗纷
三刘家集 第 20a 页 WYG1345-0554a.png
厖羡君买田筑室老其下插秧盈畴兮酿酒盈缸欲令浮
岚暖翠千万状坐卧常对乎轩窗君怀磊砢有至宝世
俗不辨珉与玒策名为吏二十载青衫白首困一邦宠
荣声利不可以苟屈兮自非青云白石有深趣其气兀
硉何由降丈夫壮节似君少嗟我欲说安得巨笔如长

  送中允(已刻/)         刘 敞
五柳先生厌俗纷拂衣归去卧江滨松菊还同昔人好
三刘家集 第 20b 页 WYG1345-0554b.png
山川复似向时新瀑泉飞雪千岩晚仙杏蒸霞万树春
亦欲扁舟乘兴往沧浪借取濯埃尘
  骑牛歌(已刻/)         陈舜俞
   (舜俞谪官庐山之下常陪太傅刘公乘黄犊往/来山中因作歌以记之舜俞字令举嘉禾人熙)
   (宁五年为山阴令以不行青苗自劾谪监南康/酒税南康志云与凝之乘黄犊常以六十日尽)
   (南北山水之胜有庐山记/五卷李伯玉时画为图)
我骑牛君莫笑人间万事从吾好千金市骨骏马来乘
肥大跃须年少蒲为鞯草为辔瀑布山前松径里看山
三刘家集 第 21a 页 WYG1345-0554c.png
听水要行迟轻策缓驱尘不起布袍葛带乌接䍦山家
装束不时宜匏樽注酒就背饮缥囊贮书当角垂吟或
狂醉欲倒同醉同吟白云老此老不可天下人一住庐
山三十春声如钟目如电七十神光射人面上牛下牛
不要扶合与山中作画图作画图汴州马上竟何如春
泥没腹雨溅帽夜半归来人己痡天真丧尽百忧集衣
食毛发归妻孥争如来骑牛水声山色同悠悠
  邀中允题净慈寺(已刻/)     陈舜俞
三刘家集 第 21b 页 WYG1345-0554d.png
见说文成敌古儒近来懒更著工夫日移树影侵棋局
风送花香入酒壶志比雾中元豹隐道同天外碧云孤
伊予敢计前秋约共泛星槎得也无(寺僧相传以此诗/乃公与陈舜俞自)
(庐山同返故里馆于净慈寺作题云陈运使邀屯田赴/阏幸松垣作祠堂记备载其事然舜俞谪南康未为运)
(使且熙宁中公亦老矣/此诗当考或非舜俞云)
  寄中允(已刻/)         僧了元
庐山南面落星滨八十清强致仕人天下共推为大老
皇家不得作忠臣云栖高锁真空月竹洞深藏觉苑春
三刘家集 第 22a 页 WYG1345-0555a.png
莫道神仙便无事赤心长是念斯民
  送秘丞初及第归南康(已刻/)   刘 攽
关东年少西入都诸老先生惊不如射策遂魁天下选
限年却就里中居豫樟因起秋毫末千里方从跬步初
会见高明成伟器不忧绛灌毁新书
  送秘丞归觐南康(已刻/)     苏 轼
晏婴不满六尺长高节万仞凌首阳青衫白发不自叹
富贵在天那得忙十年闭户乐幽独百金购书收散亡
三刘家集 第 22b 页 WYG1345-0555b.png
朅来东观弄丹墨聊借旧史诛奸彊孔融不肯下曹操
汲黯本自轻张汤虽无尺箠与寸刃口吻排击含风霜
自言静中阅世俗有似不饮观酒狂衣巾狼籍又屡舞
傍人大笑供千场交朋翩翩去略尽惟我与子犹徬徨
世人共弃吾独厚岂敢自爱恐子伤朝来告别惊何速
归意已逐征鸿翔匡庐先生古君子挂冠两纪鬓未苍
定将文度置膝上喜动邻里烹猪羊君归为我道姓字
幅巾他日容登堂(此诗熙宁三年东坡/在官告院时所作)
三刘家集 第 23a 页 WYG1345-0555c.png
  又(已刻/)           苏 辙
大川倾流万物俱根旋脚脱争奔徂流萍断梗谁复数
长林巨石争须臾轩昂颠倒惟恐后嗟子何独强根株
三年一语未尝屈拟学文举惊当涂心知势力非汝敌
独恐清议无遗馀扁舟岁晚告归觐家膳欲及羞莼鲈
隐君高节世所尚挂冠早岁还州闾纷纭世事不挂耳
得失岂复分锱铢投身固己陷泥滓独立未免遭沾濡
君归左右识高趣牛毛细数分贤愚(右送公归南康之/诗惟此二篇可传)
三刘家集 第 23b 页 WYG1345-0555d.png
(东坡云归意已逐征鸿翔栾城云家膳欲/及羞莼鲈则温公九月出京公即去矣)
  和秘丞咏史(已刻/)       苏 轼
仲尼忧世接舆狂臧榖虽殊竟两亡吴客漫陈豪士赋
桓侯初笑越人方名高不朽知何用日饮亡何计亦良
独掩陈编吊兴废匆前山雨夜浪浪
  和秘丞见寄(已刻/)       苏 轼
敢向清时怨不容直嗟吾道与君东坐谈足使淮南惧
归去方知冀北空独鹤不须惊夜旦群乌未可辨雌雄
三刘家集 第 24a 页 WYG1345-0556a.png
庐山自古不到处得与幽人子细穷(纪年录云熙宁六/年东坡在杭州作)
  和秘丞寄张思民韵(已刻/)    苏 轼
仁义大捷径诗书一旅亭相誇绶若若犹诵麦青青腐
鼠何劳嚇高鸿本自冥颠狂不用唤酒尽渐须醒
  寄秘丞(已刻/)         刘 攽
君家庐山南云水当户庭丈人悬安车鲵齿头发青吏
隐粟三釜翻书十二经胡然乱羁旅大江急扬舲太史
司马公老成兼典刑周南叹留滞武库森长扃叩关起
三刘家集 第 24b 页 WYG1345-0556b.png
凡例授策欢真詅自兹访都邑乘兴及郊坰清洛湛寒
玉嵩高环翠屏宫观想旧躅丛祠记遗铭俗物不挂睫
格言谁载听毕事黄鹄举翩然问长亭念昔始相从子
小予壮龄初交自倾盖结好深鹡鸰放怀脱羁絷高论
穷杳冥纵博恣叱枭极饮常虚瓶后会十五年见子云
龙廷官书拟雠校旧简同编硎匏落无所容柘弹缘蜻
蜓河梁一分手南北如飘萍岁月不肯留瞬息无暂停
跳九指飞鸟急雪看凋蓂壮怀益漫漫衰鬓成星星劳
三刘家集 第 25a 页 WYG1345-0556c.png
生百年间所恃七尺形从衰得老病讵足称最灵而君
复何为动履非康宁目视乱白黑奇疮出潜丁饮肠日以
狭深夜甘独醒南方多奇药芝术馀芳馨引年亦奇术
何必非豨苓往昔志读书苦心过聚萤期以怪幻闻岂
秪辨文鼮斑白乃自悟有为皆浊腥古来豪杰士蒲芦
祝螟蛉埋骨蒿艾间鬼火犹青荧孰知出宇宙浩荡浮
沧溟翳昏照白日幽蛰惊迅霆道心不可传法语容亲
聆怀君意无涯永望几涕零寄书南飞鸿矫矫双翅翎
三刘家集 第 25b 页 WYG1345-0556d.png
  过西涧隐庐(已刻/)       黄庭坚
儿时拜公床眼碧眉紫烟舍前架茅茨炉香坐僧禅女
奴煮罂粟石盆泻机泉今来扫门巷竹间翁蜕蝉堂空
列五老胜气失江山石盆烂黄土茅斋薪坏椽女奴为
民妻又瘗蒿里园当年笑语地华屋转朱阑课儿种松
子伞盖上参天投策数去日木行天再环先生古人风
铁胆石肺肝眼前不可意壮日挂其冠众人初易之久
远乃见难忆昔子政在为翁数解颜五兵森武库河汉
三刘家集 第 26a 页 WYG1345-0557a.png
落舌端王阳已富贵尘冠不肯弹呻吟刋十史凡例墨
新乾宰木忽拱把相望风隧寒百楹书万卷少子似翁

  拜西涧遗像(已刻/)       黄庭坚
弃官清颍尾买田落星湾身在菰蒲中名满天地间谁
能四十年保此清净退往来涧谷中神光射牛背
  题检讨是是堂(已刻/)      苏 轼
閒燕言仁义是非安可无非非义之属是是仁之徒非
三刘家集 第 26b 页 WYG1345-0557b.png
非近于讪是是近乎谀当为感麟翁善恶分锱铢抑为
阮嗣宗臧否两含糊刘君有家学三世道益孤陈古以
刺今紬史行天诛皎如大明镜百陋逢一姝鸮止时四
顾何由扰群狐作堂名是是自说行坦途孜孜称善人
不善人自徂愿君置坐右此语禹所谟
  寄检讨(已刻/)         张 耒
堂有书万卷园有竹千竿逍遥于其间漫浪追昔贤乃
祖首阳人疾世卧空山堂堂秘书公赤手犯鲸鳣后来
三刘家集 第 27a 页 WYG1345-0557c.png
得吾子门户真有传已信怀道贵预知行世艰婆娑欲
头白不肯弹其冠我顷未见之千里知肺肝不惜委珠
玉投我书数编我穷安放逐老去颇知田君独胡取之
学问考渊源江乡岁己晏幽独抱涓涓何当一杯酒与
子相周旋
  送检讨(已刻/)         陈师道
平生师友豫章公矻矻谈君口不空半面相看吾已了
连城增价子何穷三千奏牍诸儒上四百庵寮一岁中
三刘家集 第 27b 页 WYG1345-0557d.png
二父风流皆可继谤禅排道不须同(时公在钜野/)
  送检讨(时往钜野/) (已刻/)    林子来
二年食贫儿女煎大寒客居衣里穿闭门穷巷气不屈
谁问过午无炊烟腹中万卷自得饱冷热不假世人怜
思归一日止旧隐墙垣荆棘荒三椽青山不肯埋妙器
幅巾却作康庐仙今年再渡江北船旋买走马趍日边
即今日月九天上陛下旰食思求贤结交老苍半台阁
亨衢插翼看翩翩朱颜谁无起家念壮志输君先著鞭
三刘家集 第 28a 页 WYG1345-0558a.png
我今憔悴类蟠木斧斤不到终天年病身无用聊自惜
对榻犹堪雨夜眠
  次韵寄检讨(公时在钜野/) (已刻/) 林子来
济北淮南梦到稀牢愁犹赖酒来微欲知饭颗诗人瘦
政忆长须主簿肥应世君方持手板畏人我已著山衣
春来消息甚疏阔徙倚高原惜寸晖
  与检讨别后有怀(已刻/)     林子仁
檠灯耿夜窗夜雨欲达晨寒鸡催晓色结束征车轮车
三刘家集 第 28b 页 WYG1345-0558b.png
行马上霜送子西入秦二年绝廪禄此去当通津人生
萍托水相遇即相亲况我与夫子恩意踰天伦屈指十
日别君今千里人关山行役劳欲雪风怒嗔投身声利
区纳足冠盖尘铜墨不须叹君心知爱民岁晚勿滞留
归及江南春
  是是堂歌(已刻/)        张 耒
   子刘子构堂于官舍名之曰是是而求予为诗
   (云云/)虽然吾见子言语之战未已也尝试为子
三刘家集 第 29a 页 WYG1345-0558c.png
   歌堂中之乐而息子之劳庶几隐几而嗒然者
   乎歌曰
读堂中之书兮以致子之眠饮堂中之酒兮以休子之
言是非杂然于子之耳兮付庭中之噪蚓与夫木上之
鸣蝉庶几养生保和穷子之年
  别子之并寄壮舆叔用(己刻/)   吕本中
老仆倦日长羸马困道远东行数日间尚欲一再款我
能喻子意子亦识我懒追怀十年游仅得一笑莞时能
三刘家集 第 29b 页 WYG1345-0558d.png
煮汤饼更复下茗碗晁郎本京邑刘子盖楚产江山两
秀异与子日在眼南风归兴浓感恨毛发短相寻傥有
日岁月亦未晚
  送检讨归南康(公时在汴京/) (已刻/)翁 挺
先生来东都猊如林间鹤闻名今见之信难尘中著诸
儒纷藏宝人进已反却𦕈然千载事独与复商略斯人
昔俊豪世故熟斟酌冥栖二十年不为幽禅著秋风有
所思木落庐山脚岂为菰莼念亦负溪友约清霜动车
三刘家集 第 30a 页 WYG1345-0559a.png
轮不复生四角想见胸府间天池泻寥廓平生杜陵老
妙处倚山阁岁晚或相从应分半岩壑
  过检讨故居(未刻/)        李 彭
刘郎平昔居门巷草芊芊念我眼中人骨惊泪潺湲中允
实高蹈倦游自丁年问舍得康庐卜宅如涧瀍悬崖著
屋山骑牛弄寒泉秘书极精锐笔下走百川口戈击奸
佞直声寰宇諠诸郎排候雁一一落云天独馀漫浪叟
高名星斗悬辟书日夜催援毫录群仙几负丧明责挂
三刘家集 第 30b 页 WYG1345-0559b.png
冠遂言旋中河忽坠月半岳遽摧巅孤[婺-矛+牙]俱幽愤一仆
无复痊门楣唯蔡琰阿宜绍宗传驱车宦殊方衡宇颓
荒阡坏壁蜗篆满小窗蛛网悬翠霭远山暝苍苔脩竹
连往时所憩树相对语鸣蝉忽逢持斧翁葆鬓青竹缠
采薪收斜日伐竹破疏烟沉痛迫中肠徘徊不能前高
明鬼下瞰岂弟神所捐微吟复悽断四顾天茫然
  寄题西涧壮节亭(已刻/)     杨万里
见了庐山想此贤此贤见了失庐山胸中书卷云零乱
三刘家集 第 31a 页 WYG1345-0559c.png
身外功名梦等閒一点目光牛背上五弦心在雁行间
欲吟壮节题崖石笔挟风霜齿颊寒
  题秘丞墓次刚直亭(已刻/)    杨万里
山南山北蔚松楸四海千年仰二刘迁叟馈缣宁冻死
伯夷种粟几时秋平生铁作三寸喙土苴人间万户侯
庐阜作江江作阜始应父子不传休
  清净退庵诗(已刻/)       朱元晦
凌兢度三峡窈窕复一原绝壁拥苍翠苍流逝潺湲闻
三刘家集 第 31b 页 WYG1345-0559d.png
昔避世人寄此茅三间壮节未云远高风杳难攀寻深
得遗址縳屋临清湾坐睨寒木杪飞泉閟云关兹游非
昔游累解身复閒保此清净退当歌不能谖(晦翁又于/郡学讲堂)
(之东立五贤堂祠陶靖节/及公父子李公择陈了翁)
 敕劄序记
  西涧父赠官敕(已刻/)
敕朝请郎守太子中允致仕骑都尉赐绯鱼袋刘涣父
赠大理评事的朕躬执圭币以事上帝并严考配永言
三刘家集 第 32a 页 WYG1345-0560a.png
孝思蒙获福釐均锡于下眷尔文武之士应受渥恩固
必念其前人有以感怆是举褒命惟慰其心所以振追
远之风广移忠之孝也以尔躬有善行积是馀庆施于
子舍服在朝序逮兹熙事之集矧洽宠荣之宜申以慰
章告于其第尚饰幽壤繄享荣之可特赠大理寺丞
  嘉祐三年六月某日
敕孝莫大于宁神宁神莫大于四表之欢心朕巳荐信
宗庙致孝祖考矣朝廷都邑之士将有明发之思显亲
三刘家集 第 32b 页 WYG1345-0560b.png
之望不可遗也朝请郎守太子中允致仕骑都尉赐绯
鱼袋刘涣父赠大理寺丞的教忠之训实传其嗣扬名
之宠不及其存永惟报本之意宜有追命之锡密章禭
口贲于幽竁九原尚可作也尚曰予有后弗弃基亦惟
显哉可特赠殿中丞
  嘉祐六年四月某日
敕朝请郎尚书屯田员外郎致仕上轻车都尉赐绯鱼
袋刘涣父赠银青光禄大夫尚书工部侍郎的朕谒款
三刘家集 第 33a 页 WYG1345-0560c.png
嘉坛推文祖以侑上帝而四海皆以其职来祭维尔有
子服采于朝乃即其孝思以贲尔于泉下可特赠尚书
刑部侍郎馀如故
  西涧兄曰湜天圣五年乡举推恩年五十二初授
  将仕郎试将仕监主簿有诰词再授始是守吉州
  安福尉诰与此异其辞备载身材面猊之属咸淳
  间尚存押敕有曰侍中使门下侍郎兼户部尚书
  平章事曾者王沂公也曰起居郎知制诰权判奭
三刘家集 第 33b 页 WYG1345-0560d.png
  者孙宣公也曰左司谏充龙图阁待制权同判道
  辅者孔公也宋未改官制之前制诰体式皆与此
  异故因录之
  奏召同修书劄子(已刻/)     司马光
臣自少以来略涉群史窃见纪传之体文字繁多虽以
衡门专学往往读之不能周浃况于帝王日有万几必
欲遍知前代得失诚为不易窃不自揆常欲上自战国
下至五代正史之外旁采他书凡关国家之盛衰系民
三刘家集 第 34a 页 WYG1345-0561a.png
生之休戚善为可法恶为可戒帝王所宜知者略依左
氏春秋传体为编年一书名曰通志其馀浮泛之文悉
删去不载庶几听览不劳而闻见甚博私家区区力不
能办徒有其志而难成顷臣曾以战国时八卷上进幸
蒙听览今所奉诏旨未审令臣续成此书或别有编集
若续此书欲乞亦以通志为名其书上下贯穿千有馀
载固非愚臣所能独修伏见韶州翁源县令广南西路
安抚司(本作勾避/高宗嫌名)当公事刘恕专精史学为众所推欲
三刘家集 第 34b 页 WYG1345-0561b.png
望特差与臣同修庶使早得成书不至疏略
  乞官刘恕一子劄子(元祐元年已刻/)司马光
臣伏睹秘书少监刘攽等奏故秘书丞刘恕同编修资
治通鉴功力最多比及书成编修属官皆蒙甄录惟恕
身亡其家独未沾恩门户单露子孙并无人食禄乞依
仁宗朝黄鉴预修三朝宝训梅尧臣为编修唐书官皆
未及奏书而卒后特官其一子臣往岁初受敕编修资
治通鉴首先奏举恕同修恕博闻强记尤精史学举世
三刘家集 第 35a 页 WYG1345-0561c.png
少及臣修上件书其讨论编次多出于恕至于十国五
代之际群雄竞逐九土分裂传记讹谬简编阙落岁月
交互事迹乖舛非恕精博他人莫能整治所以攽等众
共推先以为功力最多不幸早夭不见书成未死之前
未尝一日舍书不修今书成奏御臣等皆蒙天恩褒赏
甚厚独恕一人不得沾预降为编户良可矜悯欲乞如
攽等所奏照黄鉴梅尧臣例除一子官使其平生竭力
不为虚设取进止
三刘家集 第 35b 页 WYG1345-0561d.png
  贻秘丞书(已刻/)        司马光
某再拜某少时惟得高氏小史读之自晋迄隋并南北
史或未尝得见或读之未熟今因修南北朝通鉴方得
细观乃知李延寿之书亦近世佳史也虽于禨祥诙嘲
小事无所不载然序事简径比于南北正史无繁冗芜
秽之辞窃谓陈寿之外惟延寿可以亚之渠亦当时见
众人所作五代事不快意故别自私著此书也但恨延
寿不作志使数代沿革制度皆没不见道原五代长编
三刘家集 第 36a 页 WYG1345-0562a.png
若不费工计不日即成若与沈约萧子显魏收三志依
隋志篇目删次补葺别为一书与南北隋史并行则虽
正史遗逸不足患矣不知道原肯有意否其符瑞等无
用皆可删后魏释老志取其要用者附于崔浩传后官
氏志中氏族附于宗室及代初功臣传后如此则南北
史更无遗事矣今国家虽校定摹印正史天下人家共
能有几本久远必不传于世又校得绝不精只如沈约
叙传差却数板亦不悟其他可知也以此欲告道原存
三刘家集 第 36b 页 WYG1345-0562b.png
录其律历礼乐职官地理食货刑法之大要耳不知可
否如何如何某再拜(公又贻范梦得书云隋以前者与长/贡父梁以后者与道原令各修于)
(编中又云长编宁失于繁毋失于略今寄道原所修广/本两卷去即据长编录出者其长编已付还道原恐要)
(见式禄/故也)
  与检讨书六首(未刻/)      苏 轼
某启久阔但有怀企窃惟起居佳胜便欲造门以器之
率入山还当奉谒谨奉启候问匆匆不宣
某昨夜苦热减衣晨起得头痛病故不出见客然疾亦
三刘家集 第 37a 页 WYG1345-0562c.png
不甚也方令小儿研墨为君写数大字旋得来教及纸
因尽付去恐墓表小字中亦有题目则额上恐不当复
云墓表故别写四大字以备或用也舍弟所作词当续
写去人还匆匆
旦来枕上读所借文篇释然遂不知头痛所在曹公所
云信非虚语然陈琳岂能及君耶
某启辱手教仍以茶箪为贶契义之重理无可辞但北
归以来故人所饷皆辞之敬受茶一袋以拜意此陆宣
三刘家集 第 37b 页 WYG1345-0562d.png
公故事想不讶也仍寝来命幸甚
诗文二卷并纳上后诗已别写在卷后检得旧本改定
数字
某疾虽轻然头痛畏风也承与李君同见过(原缺/)见不
深讶否悚息悚息来日若无风当侵夜发去更不及走
别一诗取笑
  答检讨书二首(已刻/)      晁补之
示漫浪图赞并所以名堂与亭之意以壮舆志业岂老
三刘家集 第 38a 页 WYG1345-0563a.png
且不啻畸乖自放者之比其所以名者意不在是鲁直
为赞以反之此亦善谕人之非反也合也(云云/)记曰人
莫不饮食也鲜能知味也学犹饮食固有常珍奚事异
馔合万宇以聚庐载百族与并游想壮舆亦俛仰此间
又奚以漫浪而为异焉
辱书以国语二事相切磋甚厚所援据通洽而议近正
又以知别后学问之益殊欣喜也
  与检讨二首(已刻/)       陈 瓘
三刘家集 第 38b 页 WYG1345-0563b.png
某伏蒙寄示陶桓公赞并书赞后之语区别忠邪辨正
实伪使前古晦诬之事一旦明白岂小补哉夫陶公拥
晋地之半一于勤王功名显赫与唐之郭汾阳俱有始
终然汾阳屡遭谗谤而不能终掩公论陶公被诬独如
此其久者以晋之刑政不行于庾亮故也初公不喜浮
华而亮则招延一时清谈之士厚遇之又以笔札啖王
隐折翼化鹤之事隐与杜延业共为之也公以盈满自
惧归印纳节此尤亮所深忌不托以梦事则公之完德
三刘家集 第 39a 页 WYG1345-0563c.png
岂有疑似可诬之节哉文士巧诈变乱事实诬天下以
植其私若使壮舆精实确论早行于世则稽古尚论之
士不惑于诬伪久矣欧阳公曰后世傥不公至今无圣
贤然则古人之所恃者今人之公论而已一今一古古
复有今千载犹旦暮也亦何忧哉
某前蒙还示四册易书及今六册皆领吕铭范传欧劄
张疏并封纳书府宛丘集全帙亦付来仆二人之所以
自形其心术者暌合本末可示永久具于此册正论所
三刘家集 第 39b 页 WYG1345-0563d.png
资惟精博是赖则藏书之府不可无兹集前轴不须更
抄也吕太尉日录未之见盖自其荆舒反目以后既进
二手简又进日录四卷故当时荆舒怨怼之说不复见
信于裕陵由是重得罪矣钟山所著八十卷乃效彼四
卷而为之自明其圣者也此念久已衰歇因壮舆垂问
辄及之(详见了翁集/)
  书欧阳子传后(已刻/)      黄庭坚
高安刘羲仲壮舆序列欧阳子之文章论次荀卿扬子
三刘家集 第 40a 页 WYG1345-0564a.png
云之后又考其行事为欧阳子列传余三读其书而告
之曰昔壮舆之先君子明习史事撰十国纪年自成一
家今壮舆富于春秋笔端已有史氏风气他日当以不
朽之事相付也昔司马谈之子迁刘向之子歆班彪之
子固王铨之子隐姚察之子简李太师之子延寿刘知
几之子餗皆以继世功在汗简而旧史笔法之美刘氏
再显今使壮舆能尽心于春秋之旧章以考百世之典
籍斧藻先君子之凡例著是去非则十国之事虽浅笔
三刘家集 第 40b 页 WYG1345-0564b.png
法所寄自当与日月争光壮舆尚勉之之楚而南辕道
虽悠远要必至焉(此检讨少时事/)
  书漫浪图(已刻/)        黄庭坚
子刘子读书数千卷无不贯穿能不以博为美而讨求
其言之从来不可谓漫未见古人如将不得见既见古
人曰吾未能古人也不可谓浪年未四十而其学日夜
进不可谓翁
  十国纪年序(已刻/)       司马光
三刘家集 第 41a 页 WYG1345-0564c.png
皇祐初光为贡院属官时有诏士能讲解经义者听别
奏名应诏者数十人赵周翰为侍讲知贡举问以春秋
礼记大义其中一人所对最精详先具注疏次引先儒
异说末以已意断而论之凡二十问所对主司惊异擢
为第一及发糊名乃进士刘恕年十八矣光以是慕重
之始与相识道原乃其字也道原是岁试诗赋论策亦
入高等殿试不中格更下国子监试讲经复第一释褐
邢州钜鹿主簿迁和川令陆介夫为广西帅奏掌机宜
三刘家集 第 41b 页 WYG1345-0564d.png
前世史自太史公所记下至周显德之末简策极博而于
科举非所急故近岁学者多不读鲜有能道之者独道
原笃好之为人强记纪传之外闾里所录私记杂说无
所不览坐听其谈滚滚无穷上下数千载间细大之事
如指诸掌皆有稽据可验令人不觉心服英宗皇帝雅
好稽古欲遍观前世行事得失以为龟鉴光承乏侍臣
尝从容奏旧史文繁自布衣之士鲜能该通况天子一
日万几诚无暇周览乞自战国以还迄于显德凡关国
三刘家集 第 42a 页 WYG1345-0565a.png
家之兴衰系众庶之休戚善可为法恶可为戒者诠次
为编年一书删其浮长之辞庶可奏御差便上甚喜寻
诏光编次历代君臣事迹仍谓光曰卿自择馆阁英才
共修之光对曰馆阁文章之士诚多至于精专史学臣
未得而知所知者和川令刘恕一人而己上曰善退即
奏召之与共修书凡数年间史事之纷错难治者则以
委之光蒙成而已今上即位更名其书曰资治通鉴王
介甫与刘道原有旧深爱其才熙宁中介甫参大政欲
三刘家集 第 42b 页 WYG1345-0565b.png
引道原修三司条例道原固辞以不习金谷之事因言
天子方属公以政宜恢张尧舜之道以佐明主不应以
财利为先介甫不能用亦未以之怒道原每见之辄尽
诚规益及吕献可得罪知邓州道原往见介甫曰公所
以致人言盖亦有所未思因为条陈新更法令之不合
人心者宜复其旧则议论自息介甫大怒遂与之绝未
几光出知永兴军道原曰我以直道忤执政今官长复
去我何以自安且吾亲老不可久留京师奏乞监南康
三刘家集 第 43a 页 WYG1345-0565c.png
酒税得之光寻判西京留台奏迁书局于洛阳后数年
道原奏请身诣光议修书事朝廷许之道原水陆行数
千里至洛阳自言比气羸惫必病且死恐不复得再见
留数月而归未至家遭母丧俄得风疾右手足偏废伏
枕再期痛苦备至每呻吟之际则取书修之病益笃乃
束书归之局中以元丰元年九月戊戌终官至秘书丞
年止四十七嗟乎以道原之耿介其不容于人龃龉以
没固宜天何为复病而夭之邪此益使人痛惋惝恍而
三刘家集 第 43b 页 WYG1345-0565d.png
不能忘者也道原嗜学方其读书家人呼之食至羹炙
冷而不顾夜则卧思古今或不寐达旦在和川尝以公
事适野见刘聪太守刘雄碑嘉平五年始改达元正旧
史之失在洛阳与光俱如万安山道傍有碑读之乃五
代列将人所不称道者道原即能言其行事始终归而
验于旧史信然宋次道知亳州家多书枉道就借观之
次道日具酒馔为主人礼道原曰此非吾所为来也殊
废吾事愿悉撤去独闭门昼夜读且抄留旬月尽其书
三刘家集 第 44a 页 WYG1345-0566a.png
而去目为之翳道原致疾亦由学之苦邪方介甫用事
呼吸成祸福凡有施置举天下莫能夺高论之士始异
而终附之面誉而背毁之口是而心非之者比肩是也
道原独厉不顾直指其事是曰是非曰非或面刺介甫
至变色如铁或稠人广坐介甫之人满侧道原公议其
得失无隐恶之者侧目爱之者寒心至掩耳起避之而
道原曾不以为意见质厚者亲之如兄弟奸谄者疾之
如仇雠用是困穷而终不悔此诚人之所难也昔申枨
三刘家集 第 44b 页 WYG1345-0566b.png
以多欲不得为刚微生高以乞醯不得为直若道原者
可以为刚直之士乎道原家贫至无以终甘旨一毫不
妄取于人其自洛阳南归也时己十月无寒具光以衣
袜一二事及旧貂褥赆之固辞不受强与之行及颍州
悉封而返之于光而犹不受于他人可知矣尤不信浮
屠之说以为必无是事曰人如居逆旅一物不可乏去
则尽弃之矣岂得赍而自随哉可谓知之明而决之勇
矣道原好著书志欲笼络宇宙而无遗不幸早夭其成
三刘家集 第 45a 页 WYG1345-0566c.png
者十国纪年四十二卷包羲至周厉王疑年谱共和至
熙宁年谱略各一卷资治通鉴外纪十卷馀未成其成
者亦未以传人曰今柳芳唐历本皆不同由芳书未成
而传之故也期于瞑目然后传病亟犹汲汲借人书以
参校已之书是非得失气垂尽乃口授其子羲仲为书
属光使撰埋铭及十国纪年序且曰始欲诸国各作百
官及藩镇表未能就幸于序中言之光不为人撰铭文
已累年所拒且数十家非不知道原托我之厚而不获
三刘家集 第 45b 页 WYG1345-0566d.png
承命悲愧尤深故序平生所知道原之美附于其书以
传来世道原自言其先万年人六世祖度唐末明经及
第为临川令卒官遇乱不能归遂葬高安因家焉南唐
以高安为筠州今为筠州人父涣字凝之进士及第为
颍上令不能屈节事上官年五十弃官家庐山之阳且
三十年矣人服其高欧阳永叔作庐山高以美之今为
屯田员外郎致仕云元丰元年十月日涑水司马光君
实序
三刘家集 第 46a 页 WYG1345-0567a.png
  冰玉堂记(绍圣间作/) (已刻/)   张 耒
熙宁中余为临淮主簿始得拜刘公道原于汴上是时
道原方修资治通鉴而执政有素高其才者欲用以为
属道原义不屈遂与绝复以亲老求为南康酒官故书
未成去余既慕公之义而望其眉宇听其论议其是非
予夺之际凛然可畏而服也士大夫皆曰刘君之贤非
独其信道笃立心刚博学洽闻之所致是得父之风烈
焉公之父讳涣字凝之有词学为小官数以事屈在势
三刘家集 第 46b 页 WYG1345-0567b.png
者节高不能容于世年五十馀为颍上令即致仕归庐
山筑室莳蔬而食之无求于物人皆师尊焉于是既老
矣公归庐山无几何得疾以元丰元年九月卒公讳恕
道原盖其字后十馀年而当元祐元年余受诏校资治
通鉴于秘书省是时公同修书之人往往而在道公之
事本末尤详皆曰道原廉介刚直其仕必欲达其道不
以一毫挫于人者也方其激于义而作虽足蹈坎井手
揽兕虎视之若无见虽古烈士或愧焉平居自负经济
三刘家集 第 47a 页 WYG1345-0567c.png
大约视其为吏则严簿书束吏胥抚鳏寡绳豪猾纤悉
曲当皆可为后世法其学自书契以来以至于今国家
治乱君臣世系广至于郡国山川之名物详至于岁月
日时之后先问焉必知考焉必信有疑焉必决其言滔
滔汨汨如道其里闾族党之事也其著书有疑年谱年
谱略通鉴外纪十国纪年惟十国纪年先成世传之世
以比迁固歆向公亦自以不愧自范晔以降不论也当
时司马君实欧阳文忠号通史学贯穿古今亦自以不
三刘家集 第 47b 页 WYG1345-0567d.png
及而取正焉凝之晚善养性笃行老益壮年八十一后
道原数年卒累官至屯田员外郎其终也未闻疾沐浴
正冠而绝呜呼亦异矣元符中余谪官庐陵道原之子
羲仲德安簿叙其大父与父之事示余曰顷眉山苏子
由尝过庐山拜大父于床下出而叹曰凛乎非今世也
其卒为词以哭之曰凝之之为父道原之为子洁廉不
挠冰清而玉刚乡人是其言名吾大父故居之堂曰冰
玉君为我实记之余曰昔司马谈能推明孔子作春秋
三刘家集 第 48a 页 WYG1345-0568a.png
之意欲为史未成以授其子迁而迁遂能网罗三代放
逸旧闻驰骋上下数千岁成一家之书与六经并传父
子之于文学美矣而风节无闻焉疏广受于汉宣帝有
师傅恩而父子一旦弃去舍富贵如弃尘垢骨肉之际
风节同矣而又文学无闻焉孰如君家父子文学风节
煇煌并著名立于父而显于子千载之远四海之广而
一家擅之嗟夫世固未尝有也始余应举时与道原之
弟格游爱其学博而论正是盖有得于其兄之馀而羲
三刘家集 第 48b 页 WYG1345-0568b.png
仲敏于学而健于文屹然好名而立节者也余知冰玉
堂之洒扫有继矣其爵里世系与其行事之详则既有
志之者矣故不复出因为词以系之曰
我所思之人兮嗟可想而不可见意其人兮俯青云而
下睨瞩九日而不眩超然不知其何之兮遗此空山之
故居岂访重华而陈义兮父唱子和与仙圣兮为徒舒
为霓云兮注为江湖伟为哲人兮我言在书超驾言而
从之指庐山乎休吾车耕山而食兮梁溪而渔俨顿辔
三刘家集 第 49a 页 WYG1345-0568c.png
而不敢留兮恐其尚谓我污也
  是是亭记(已刻/)        陈师道
刘子佐钜野架室以居名曰是是之亭而语客曰吾刚
不就俗介不容众而人亦不吾容也故吾勉焉是其所
是非其所非又惧有时而忘之也以名吾居耳目属焉
亦盘盂几杖之类也吾其勉乎客笑之曰是是近谄非
非近讪不幸而过宁讪无谄以病刘子晁子闻而作曰
事无常是亦无常非使天下举以为非而子独是之何
三刘家集 第 49b 页 WYG1345-0568d.png
所取正使天下举以为是而子独非之安得力而胜诸
尝与子问津于无不可之涂而弭节乎两忘之圃夫安
知吾是之所在以砭刘子陈子见而叹曰夫三子之名
是皆有所激乎今夫是非参于前子将称其所是而默
其所非自以为得矣而曾不思默而不称则固已非之
矣使世皆愚则可以默而欺之而世不皆愚也其有知
之者矣吾惧子之不免也夫是其所非则为谄非其所
是则为讪是非不失其正二者何有焉客之笑非子之
三刘家集 第 50a 页 WYG1345-0569a.png
病也夫道二理与事是也是非两忘者理也有是与非
者事也事待理而后立理待事而后行今使刘子忘而
不有于事犹有阙乎晁子之砭非子之药也刘子名羲
仲南康人其大父凝之有所不顾举世挽之不回也仕
不合而去老于庐山之下庐陵文忠公为赋庐山高也
其父道原面数人短长不避权贵群居聚语是是非非
公无所隐闻者至心掉手失掩耳疾走而略不以为意
卒穷以死而天下归重焉今刘子博览伟辩刻身苦思
三刘家集 第 50b 页 WYG1345-0569b.png
既嗣其世而向善雠恶亦不减于二父而又能沈潜摧
折以成其才故君子皆乐告以善也孟子曰是非之心
智之端也又曰无是非之心非人也薋菉之不知黑白
之不分固士之所弃而尽言以招过又昔人之所足戒
也然则何时而可乎夫明天下之是非者智也正天下
之是非者义也进则见乎事退则见乎书子姑明之二
者必有一矣
  壮节亭记(已刻/)        朱元晦
三刘家集 第 51a 页 WYG1345-0569c.png
淳熙已亥岁予假守南康始至访求先贤之遗迹得故
尚书屯田员外郎刘公凝之之墓于西门外草棘中予
惟刘公清名高节著于当时而闻于后世暂而揖其遗
风者犹足以激懦而律贪顾今不幸馈奠无主而其丘
墓之寄于此邦者又如此是亦长民者之责也乃为作
小亭于前立门墙谨扃钥以限樵牧岁以仲春率群吏
诸生而祀焉郡之诗人史骕请用欧阳公语名其亭以
壮节适有会于予意因属友人黄铢大书以揭焉自是
三刘家集 第 51b 页 WYG1345-0569d.png
以来东西行而过是者莫不顾瞻起敬而予亦自以为
兹丘之固且安可以久而不坏矣绍熙二年岁在辛亥
予去郡甫十年而今守章贡曾侯实来按图以索其故
则门墙亭榜皆已无复存者为之喟然太息即日更作
门墙筑亭其间益为高厚宏阔以支永久又砻巨石以
培其封植名木以广其籁求得旧榜复置亭上岁时奉
祀一如旧章且割公田十亩以畀傍近能仁僧舍使之
专奉守为增葺费而又以予为尝经始乎此也以书来
三刘家集 第 52a 页 WYG1345-0570a.png
曰愿得一言以记之使后之人知吾二人者所为拳拳
之意而不懈其尊贤尚德之心也斯亦不有补于世教
之万分乎予曰诺哉曾侯名集字致虚学有家法故其
为政知所先后如此云三年夏五月癸未新安朱熹记
  西涧先生故居记(已刻/)     朱元晦
南康史君曾侯致虚既葺屯田刘公之墓明年乃诏得
其故居遗址于郡圃之东暇日屏驺驭披荆棘而往观
焉问其北隐然而高者则刘公所赋之东台也顾其南
三刘家集 第 52b 页 WYG1345-0570b.png
窊然而下者则为诗序所指之莲池也盖自兵乱以后
芜废日久惟是仅存而其他则漫灭而不可复识矣曾
侯为之踌躇四顾喟然而叹曰凝之之为父道原之为
子其高怀劲节有若欧马苏黄诸公之所道是可谓一
世之人豪矣想其平日之居林塘馆宇之富诗书图史
之盛既有以自适其意而一时游宦于此邦者亦得以
扣门避席而考德问业焉何其盛也顾今日百年之后
台倾沼平鞠为灌莽而使樵儿牧子得以啸歌踯躅于
三刘家集 第 53a 页 WYG1345-0570c.png
其上又何其悲也虽然此吾事也不可以不勉也乃出
少府羡金赎之民间垣而沟之以合于郡圃垒石以崇
其台引流以深其池遂作冰玉之堂于台之西北而绘
刘公父子之像以侑焉既而所谓是是堂漫浪阁者亦
以次举而皆复其旧既而使人以图及书来属予记今
披图考验尚能忆其髣髴固喜曾之敏于事而能有成
矣抑予又有感焉近岁以来人心不正治身者以同流
合污为至谋仕事者以便私适已为首策其闻刘氏父
三刘家集 第 53b 页 WYG1345-0570d.png
子之风不唾而骂之者几希矣欲其能如曾侯一以表
贤善俗为心岂可得哉于是既书其事而适有以陈令
举骑牛诗画为图者因并以遗曾侯请刻堂上以补一
时故事之阙云绍熙三年秋九月庚午朔旦新安朱熹
(南康志今军圃中有冰玉堂即屯田旧居堂侧/有东台壮舆是是堂皆在其间并后来重建)
  钧山故居祠堂记(已刻/)     幸元龙(震甫/)
天下尊祀夫子而阙里蔑焉则孔氏子孙之羞高安三
刘先生风节文学炫烂古今死而不磨有祠在星渚春
三刘家集 第 54a 页 WYG1345-0571a.png
秋舍菜郡太守率寮属诸生拜之而高安之故居委在
钧山草莽间嘉定改元范太史四世孙择能邑长于斯
甫命灵山净慈两寺立祠落以乡饮酒礼邑人歌舞盛
事刘氏子孙有荣耀焉不忘令君之世德相与剪故居
之芜架堂屯田丘墓之侧左列三祖右像太史溪芼山
芳蠲洁椒桂工竟炳走书求余文纪岁月余方骑牛雪
峡松垣追蹈先生高风馀躅而炳能洗刘氏子孙之羞
故乐道而系之词俾歌以祀词曰
三刘家集 第 54b 页 WYG1345-0571b.png
虚舟兮浮世桨清风兮白云为蓬水月兮随寓醑零露
兮断瓢而钟苍柏为裳兮蔽膝擘藕而丝兮松针与缝
庐山兮缥缈怅梓里兮烟雨濛濛架新宇兮焫萧魂旋
归兮故宫髣髴兮牛背电光兮两瞳嘉定四年八月甲
午朔迪功郎前授万安军军学教授幸元龙记
  净慈寺西涧先生祠记(已刻/)   幸元龙
屯田员外郎刘公字凝之高安之钧山人也登进士第
仕为颍上令以忤上官归隐庐山田于落星之湾豢犊
三刘家集 第 55a 页 WYG1345-0571c.png
为骑三十年忍穷如铁石号西涧先生常与嘉禾陈公
舜俞自南反筠馆于里之净慈寺留诗壁间岁月浸久
而磨其辞没泯高风馀韵空寓閒花野草间过者惆怅
成都范公择能以嘉定戊辰来守高安首访遗躅庚午
仲春以公帑之馀委寺僧祖琇立像于东庑亢爽之室
俾后人挹其冰清玉刚可以激懦而律贪嗟乎今之人
为邑知所以表贤厉俗者希矣公之高大父太史讳祖
禹字淳甫元祐名臣也为政知所先后盖自有家法焉
三刘家集 第 55b 页 WYG1345-0571d.png
耳屯田名涣其子秘书丞恕道原其字也神庙时与太
史被旨同修资治通鉴秘丞死太史志其墓去今百三
十三年而公复来修屯田之祠民德其不归厚乎祖琇
献工属予为记因记岁月俾刻诸石嘉定三年七月丁
亥邑人幸元龙记
 铭志词诔
  秘丞墓碣(已刻/)        范祖禹
道原讳恕其先京兆万年人六世祖度为临川令卒官
三刘家集 第 56a 页 WYG1345-0572a.png
葬筠州遂为筠州人父涣字凝之少有高志为颍上令
年五十弃官家庐山之阳今为尚书屯田员外郎致仕
道原幼聪警俊拔读书一过目即成诵年始四岁坐客
有言孔子无兄弟者道原应声曰以其兄之子妻之一
坐惊异十岁谒晏元献公问以事道原往返诘难公不
能屈十二三时已治春秋欲应贤良方正举尝从人借
后汉书旬馀还之人疑其未读也道原已尽记又借唐
书亦然举进士试入高等对经义说书皆第一时年十
三刘家集 第 56b 页 WYG1345-0572b.png
八释褐为邢州钜鹿主簿陈成肃帅高阳召至府重礼
之请讲春秋亲率官属往听迁晋州和川令道原为人
急然诺重气义郡守得罪被劾属官皆连逮下狱道原
独供饮食且保證之恤其妻子如已骨肉狱既解又数
转运使以深文峻法抵官满以疾不赴诏者累年陆介
夫帅广西辟掌机宜道原笃好史书纪传之外网罗百
家以至稗官小说无不该览当其专精忘寝食之劳其
谈数千载事若指诸掌贯穿出入皆可考验故独以史
三刘家集 第 57a 页 WYG1345-0572c.png
学高一时治平中今端明殿学士司马君实受诏修资
治通鉴奏请同修道原于汉魏以后事尤能精详考證
前事差缪司马公悉委而能决焉居二年转著作佐郎
道原性耿介刚直不以一毫挫于人熙宁初执政有与
道原故旧者欲引以修三司条例道原不肯附之且非
其所为执政者浸不说当是时其权震天下人不敢忤
而道原愤愤欲与之较面语侵之变色悖怒而道原意
气自若见谗谄附会者疾之如雠久之亦不自安以亲
三刘家集 第 57b 页 WYG1345-0572d.png
老告归南康就乞监酒税以就养有诏即官下编修改
秘书丞赐五品服丁母寿安县君钱氏忧解官又诏就
家续成前书未除丧元丰元年九月戊戌卒年四十七
其年十一月壬申葬南康军母氏之茔道原好著述志
欲包括古今天下事物无所不学历数地里官职族姓
至前世官府案牍亦取以审覆其书之得失求书不远
数百里身就之借读且抄尽得乃已目为之翳病右手
足偏废伏枕再期强学如故著十国纪年四十二卷包
三刘家集 第 58a 页 WYG1345-0573a.png
羲至周厉王疑年谱共和至熙宁年谱略各一卷外纪
十卷他书未成娶蔡氏职方郎中巽之女封安平县君
生三子曰羲仲和叔羲叔一女曰和仲祖禹与道原修
书九年道原将卒口授其子使作书来别曰子其为碣
若表以识吾墓铭曰呜呼道原博学强识海涵地负富
有万物人所难能不降色辞中道而殒鲜克知之精明
在上体魄在下刻诗墓前以诏观者
  书秘丞墓碣后(已刻/)      张舜民
三刘家集 第 58b 页 WYG1345-0573b.png
元丰初年司马温公一日谓余曰子识刘恕乎舜民对
曰未也公曰当今史学无能出其右者不久道原告卒
竟不获一见之予思之司马公自言四十以后不为人
撰论遗事亲友之属一以谢之独为吕献可撰埋铭及
十国纪年序历陈刘道原事迹二人而已今其子羲仲
不鄙俾予书墓碣援笔之间不胜叹息元祐庚午岁秋
月起部北轩(庚午乃元祐五年范太史/前此作碣而今始书之)
  秘丞迁葬墓志铭(元祐八年/) (已刻/)黄庭坚
三刘家集 第 59a 页 WYG1345-0573c.png
道原高安刘氏讳恕博极群书以史学擅名一代年四
十有七卒于元丰元年九月其父涣字凝之葬道原于
星子城西以故司马文正温公十国纪年序为铭纳诸
圹中其僚今翰林学士范淳夫为文碣于墓次此两公
皆天下士故道原虽不得志而名誉尊显诸儒纪焉后
十馀年刘氏少长相继逝殁惟道原一子羲仲在论者
归咎葬非其所故羲仲以元祐八年十有一月迁葬道
原于江州德化县之龙泉山以十国纪年序及墓碣义
三刘家集 第 59b 页 WYG1345-0573d.png
论撰其遗事乞铭于豫章黄庭坚庭坚辞曰道原于天
下独以温公为知已温公序道原学问行义揭若日月
庭坚何以加焉羲仲三请曰迁奉不可以不书因得以
先人遗事为托终不得辞则叙而铭之道原天机迅疾
览天下记籍文无美恶过目成诵书契以来治乱成败
人才之贤不肖天文地理氏族之所自出口谈手画贯
穿百家之记皆可覆而不缪初仕年十八名重诸公间
负其才不肯折节下人面数人长短不避豪贵诸公皆
三刘家集 第 60a 页 WYG1345-0574a.png
籍其名亦不好也为吏发强老奸宿负必痛绳治之一
时号为能吏者多自以为不及也倦游十五年温公修
资治通鉴奏以为属乃迁著作佐郎书未成而道原下
世后七年书奏御论修书之功有诏录其子羲仲为郊
社斋郎元祐七年刻资治通鉴板书成又诏书赐其家
诸儒以为宠道原平生所著书五十四卷皆有事实不
空言道原与王荆公善而忤荆公与陈鄘公善而忤鄘
公所争皆国家之大计与人臣之节故仕不合以滨于
三刘家集 第 60b 页 WYG1345-0574b.png
死而不悔尝著书自讼曰平生有二十失佻易卞急遇
事辄发狷介刚直忿不思难泥古非今不达时变凝滞
少断劳而无功高自标置拟伦胜已疾甚不恤怨怒事
上方简御下苛察直语自信不远嫌疑执守小节坚确
不移求备于人不恤咎怨多言不中节高谈无畔岸臧
否品藻不掩人过恶立事违众好更革应事不揣已度
德过望无纪交浅而言深戏谑不知止任性不避祸论
议多讥刺临事无机械行已无规矩人不忤已而随众
三刘家集 第 61a 页 WYG1345-0574c.png
毁誉事非祸患而忧虞太过以君子行义责望小人非
惟二十失又有十八蔽言大而智小好谋而疏阔剧谈
而不辩慎密而漏言尚风义而龌龊乐善而不能行与
人和而好异议不畏强禦而无勇不贪权利而好躁俭
啬而徒费欲速而迟钝闇识强料事非家法而深刻乐
放纵而拘小礼易乐而多忧畏动而恶静多思而处事
乖忤多疑而数为人所欺事往未尝不悔他日复然自
咎自笑亦不自知其所以然也观其言自攻其短不舍
三刘家集 第 61b 页 WYG1345-0574d.png
秋毫可谓君子之学矣以道原之博学强识而其蔽犹
若是亦足以知学者之难也夫学者陷而入于蔽患自
知不明也自知明而不能改病必有所在故并著之使
后学者得监观焉初凝之忿世不容弃官老于庐山之
下至道原而节愈高盖亦有激云又自以源出歆向务
追配前人立名于后世故傲睨万物而潜心于翰墨仕
虽不逢得其所愿矣夫人蔡氏亦有贤行生三男羲仲
和叔羲叔称材器皆过人和叔以文鸣而称笃好不幸
三刘家集 第 62a 页 WYG1345-0575a.png
相继死羲仲沉于忧患不倦学犹能力其家一女嫁秀
州司法参军孔百禄道原才行之美尚多可传弗著著其
大者铭曰贪夫所争烈士所弃显允刘君去位遂世其
清近义其勇近仁其子守节对于前人刘子矫矫执方
恶圆与世龃龉曰吾道然其在闺庭悦亲以孝举桉抱
衾室家静好上士勤道百世之师四海温公俾民不迷
温公补衮元元本本刘子执简匪躬蹇蹇温公论政以
学为原浚川积石学深其源温公勿忘刘子典学我为
三刘家集 第 62b 页 WYG1345-0575b.png
铭诗式告后觉(淳熙十三年十一月十四日知德化县/事都昌黄灏同校官天台应振主瑞昌)
(簿双井黄㽦拜秘丞墓下颓垣荒垄惟馀范太史一碑/岿然风日中徘徊瞻仰乃出缗钱俾龙泉寺僧为屋三)
(楹既度材除地得旧础广深适契取司马文正公十国/纪年序语扁以刚直讫事复同校官释菜以落之郡守)
(池阳王公遂溉附于祀典春秋遣寮吏致祭十五年春/簿公受文思院西归因请书山谷先生改葬志铭刻之)
(石文思盖山谷诸孙而大父尚在则秘丞甥孙也并出/所藏尚书与其兄访秘丞族裔手迹著之碑阴四月望)
(日灏识/谱未刻)
  秘丞像赞(有谱刻全此仅赞而已/) 陈师道
宁折不靡其直斯何正人如已贤则过之有张不弛维
三刘家集 第 63a 页 WYG1345-0575c.png
利不嗜不侮不畏猊不踰中气盖一世虽死不忌子立
独起黄范司马既叙且铭自足以达况兹其人千载之
下凛然其生载之丹书益永厥闻
  哀西涧先生辞(已刻/)      苏 辙
元丰三年九月辛未庐山隐君刘凝之卒于山之阳其
孤格以书来曰君昔知吾兄今又知吾父今不幸至于
大故其为诗使挽者歌之以厚其葬十月乙酉葬于清
泉乡书不时至缓不及事乃哭而为之辞始予自蜀游
三刘家集 第 63b 页 WYG1345-0575d.png
京师识凝之长子恕字道原博学强记通三坟五典春
秋战国史记下至五代分裂皆能言其治乱得失纪其
岁月辨其氏族而正其同异上下数千载如指诸左右
其为人刚中少容是是非非未尝以语假人人病之翰
林学士司马公方受诏紬书东观以君为属公以直名
当世而君尤甚虽公亦严惮之士知君者曰君非独然
君父凝之始以刚直不容于世俗弃官而归老于庐山
之下三十年矣君亦非久于此者既而君得请以归养
三刘家集 第 64a 页 WYG1345-0576a.png
其亲踰年得疾不起今年春予以罪谪高安过君之庐
伤君之不复见拜凝之于床下其容晬然以温其言肃
然以厉环堵萧然饘粥以为食而游心尘垢之外超然
无戚戚意凛乎其非今世之士也然予见凝之始得道
士法郤五榖煮枣以为食气清而色和及其死也晨起
衣冠言语如平时无疾而终予然后知君父子皆有道
者然道原一斥不用遂往而不能返凝之隐居绝俗三
十馀年神益强气益坚尽其天年物莫能伤其清则同
三刘家集 第 64b 页 WYG1345-0576b.png
而其旷达自遂道原不及也词曰伯夷之清百世而一
人兮其生也薇以为食饥死于首阳世之士谓清不可
为兮计较得失以和为臧信和之可以浮沉而自免兮
彼谓和者何三黜之皇皇曰为道者不与命谋兮非和
实得非清实丧若凝之之为父与道原之为子兮洁廉
而不挠冰清而玉刚如世之言皆当折兮原何独短凝
何独长要长短之不可以命人兮适天命之不可常惟
溷杂之不可居而狷洁之难久兮吾将与凝乎同乡
三刘家集 第 65a 页 WYG1345-0576c.png
  冰玉堂辞(已刻/)        晁补之
冰玉堂者始前门下侍郎眉山苏公子由哭故庐山隐
居刘凝之与其子道原之词所谓廉洁不挠冰清而玉
刚者也乡人闻之其贤者喜其顽与懦者皆廉且立则
相与采冰玉之语以名君堂而祠之而前起居舍人谯
郡张文潜又因其名以为记盖君父子博极群书道原
尤精史学而皆耿介守义不偶俗以没世慕而伤焉故
门下以谓夷清而饿死惠和而三黜道不与命谋非和
三刘家集 第 65b 页 WYG1345-0576d.png
实得非清实丧而起居以谓司马谈与迁文学美矣而
无闻于风节疏广与受风节同矣而无传于文学盖门
下至借君父子以论夷惠起居合其长谓过汉四人者
以是知君父子为一时知名伟人所爱而推之无间然
者如此则夫冰玉之名非乡人故旧者之言也天下之
言也补之生虽晚犹与君父子并世而不及识既为馆
职修国史实录书得道原所著十国纪年资治通鉴外
纪诸书而观之且门下补之所尝事而起居所尝游也
三刘家集 第 66a 页 WYG1345-0577a.png
因其言以益信顾虽不及识与夫识而知之者自以谓
深且远矣又与君之孙羲仲游相好元符中以罪迁玉
山道出星子求君父子所葬而拜之五老巉然临其上
水交流其下松柏一径如幢节行路耕者咸指而言曰
此刘君之葬也则皆有敬容因喟然太息顺涂而咏曰
皎皎白驹在彼空谷刘君于是无愧乎天下之言矣既
而复曰屈原以谗放而死而君父子进不犯难退而伏
清节以没与原异于原不更愈乎推此志也虽与日月
三刘家集 第 66b 页 WYG1345-0577b.png
争光可也况冰玉乎哉凡楚人之词皆伤夫中正不遇
者而作也故以楚词吊之曰论世以观士兮集义以为
词所非正而敢从兮日可挂而东之嗟若士之弗获兮
羌何忿而负石繄圣贤之出处兮惟遵道而守德凤览
辉而乃下兮雏犹耻乎腐嚇非九方之为使兮夫何足
以得马庐岑岑以镇楚兮汹大江之东涹分阴阳之晦
明兮钟斯人以正直惟天道与地宝兮非所求其犹爱
与之全而不用兮怀斯美以固在大固不可以小适兮
三刘家集 第 67a 页 WYG1345-0577c.png
方固不可以圆试回功谢于土榖兮夫乃同道于禹稷
譬人生犹吹吷兮无得丧之可齐纷吾何指以为正兮
服吾初其庶几
  漫浪阁辞(已刻/)        晁补之
南康刘羲仲壮舆志操文义蚤知名于士大夫年四十
矣而学问益苦盖不欲一日弃其力于无用也筑室庐
山其先人之居自号曰漫浪翁意以比元结从仕与物
皆不得已也豫章黄庭坚鲁直曰壮舆未至于翁行已
三刘家集 第 67b 页 WYG1345-0577d.png
立志不可谓漫浪者颖川晁补之无咎以为知言壮舆
曰请极其义补之曰唯其词曰沛高皇之受嬴兮刘别
子曰楚元羌好诗而说义兮敬设醴于穆生戊始怠而
穆去兮申白笑而钳市富传孙而失国兮𣲖辟疆之支
子爰清净而少欲兮以身悟乎霍光蹇孙向之洽闻兮
至耆老而弥良曰众贤和于朝兮万物和于野粤百世
而能调兮民胥来而凤下惟刘有后于楚兮千岁发夫
道原流其芳以益远兮伟壮舆之不愆原惟博而好直
三刘家集 第 68a 页 WYG1345-0578a.png
兮向异世而复起舆惟进而未已兮载向学而不坠彼
元结之信修兮羌何为此漫浪也将履中而晦外兮其
德固天之放也惟漫浪之为言兮匪正则之嘉名岂其
惩屈之死忠兮欲猗移以保生结当易之一爻兮幽人
履而正吉舆方壮而恶画兮弃尔辅欲谁赖吾语子漫
浪之可兮遗物往其庶几苟畏人而群于人兮拭唾面
其犹殆朝骋望乎紫霄兮夕归次乎左蠡五老兮在上
星子兮在下垂瀑介于高丘兮洞深林而北靡飞梁亘
三刘家集 第 68b 页 WYG1345-0578b.png
于三峡兮倏异景而殊世青松屋兮桂宇辛夷房兮梅
户兰糗兮菊粻荪体荐兮肴若芳云驷兮电辀岁将晏
兮谁与游烟为衣兮水为佩君谁须兮林之际吾以漫
为旌兮建彼太虚之上也吾以浪为乘兮周彼八荒之
外也羾万里而不逢人兮御谒我以宜止晻轰轰而旷
汹口兮羌何以辩乎明晦弥高出于千仞兮群凤过而
北南弥幽径于雷室兮列缺惊而后先求佺侨而不得
兮咸勃窣其在下乃山泽之臞兮夫何足以跂而望我
三刘家集 第 69a 页 WYG1345-0578c.png
茫吾不知其所如兮黔嬴告我以何舍出无阴兮入无
阳旋丹崖兮匝大荒忽临睨夫故居兮群梯危之蜂户
伛白叟之扶童兮迎谓我以良苦返吾稼兮复吾樵山
兮江滔滔舆先人之善俗兮虽百世犹未改彼鲁
襄而断断兮吾老稚以知耻匪礼失而求野兮民固化
于不恌舆克家而好常兮庸谨行之毋慠怀向原之遗
直兮念尔祖而履薄陈洪范之九畴兮叙三统与七略以
为博而弗考兮蹇无用而束阁纷舆世之多贤兮匪曲
三刘家集 第 69b 页 WYG1345-0578d.png
全而好修惟仁宅与义路兮羌可居而必由结信贤而
自晦兮忘其同物以迷世凫与波而上下兮夫固非驹
之所喜乱曰接舆诡而悟圣兮匪沮溺亦楚狂圣与言
而莫顾兮人以为知乎大方既不足用吾中兮吾将从
回宪之所臧
  祭西涧先生文(已刻/)       黄庭坚
呜呼公乎智谋足以御困刚毅足以行可独清足以轨
物自胜足以立我兀者造而归全谅无地以栖祸方燕
三刘家集 第 70a 页 WYG1345-0579a.png
及于来仍阅门户之嵯峨忽厌俗而去仙违白日而蜕
卧亡吾党之一鉴哀楚望之倾陊伊曩时之倦游实肮
脏而坎坷遂投劾于颍尾置嫔息于寒饿来胥疏于江
湖讫有屋于舂簸执盈虚以化物取众弃而致夥间江
疃之有秋上橘柚之岁课开亭观之百楹孳绿竹之万
个裹馀刃而不试故优裕于菑播据几杖以彷徉乐知
识之来过味庞公之幽禅观有物于石火岁三会于涒
滩讫初志其不挫维欧阳之文章发高唱而无和配公
三刘家集 第 70b 页 WYG1345-0579b.png
名而成三何巧舌之能破齿发疏而恋嫪坐衰气而不
果载铭旌而来归遗稚子以危货彼闻公之清风亦何
面以承唾初不肖之及门辈诸孙之孩懦公慈祥而岂
弟获闻教而侍坐欷岁晚而升堂见虞主而泪堕湛樽
酒其傥尝列群悲于楚些(考山谷年谱祭凝之文过致/政隐庐诗皆元丰二年十二)
(月过南康作画像诗蜀本编入崇宁元年诗内又有次/明叔长歌云君不见悬车刘屯田骑牛涧壑弄潺湲八)
(十唇红眼点漆金钟/举酒不留残云云)
  祭西涧先生墓文(已刻/)     朱元晦
三刘家集 第 71a 页 WYG1345-0579c.png
熹旧读欧阳子庐山高之诗而仰公之名恨生遐僻不
得一来仰其山之高而拜公之墓也兹误上恩畀以郡
绂至止之日望于四郊则山屹立千仞者故在而公之
华屋山丘零落殆尽几无迹之可寻矣乃访邦之耆老
俊彦得公之墓于城西荒苑废圃之间其不为耕耨之
所及者盖已无几因复创为门垣而亭以表焉又释嘉
名于寓士之贤者书而揭之以见公志庶几嗣而官于
是者有以谨其樵牧之禁东西行而过于是者有以兴
三刘家集 第 71b 页 WYG1345-0579d.png
起其刚毅廉退之心盖不惟有以少慰夙昔乡往之私
亦可以仰称圣天子所以使之承流宣化之意也工告
讫设一奠致诚公而有灵庶其鉴飨谨告
  奉安三刘先生祝文(已刻/)    陈 韔
   西涧
维端平三年岁次丙申十月乙酉朔初八日壬辰承议
郎知瑞州军州兼管内劝农营田事陈韔敢昭告于屯
田郎西涧先生刘公山川之秀钟为人英生足以标表
三刘家集 第 72a 页 WYG1345-0580a.png
时人兴起风教殁而可祭于社如古所谓乡先生者斯
人盖间世而不一见也高安一小垒耳乃有公之一门
三世焉旷百馀年专祠未立非阙典欤惟公劲操陵乎
秋严正色夺乎春媚冰霜高洁圭璧纯粹閒居殆四十
年渺独立乎斯世盖得伯夷圣者之清而充塞孟子浩
然之气非学力精到所资者深畴克臻此韔来守公乡
首举阙坠庸崇祠宫以严祀事且建斋馆聿来学子庶
几企想其高风来者或为之兴起历吉妥灵尚其歆止
三刘家集 第 72b 页 WYG1345-0580b.png
   秘丞
惟公博学足以通天人精识足以达今古穷经紬史贯
穿该洽方将大包宇宙细入毛发作为一家之书以统
天人之纪合今古之变虽十未成一二盖可谓儒者之
高选当世之独步矣而其耿介劲特不谐流俗竟以此
不取美官而中道天命岂天亦忌其名耶以名父为父
以名子为子高节一门流馨千祀韔蒙恩分符实守公
之里乃新祠宇以与是邦之士共景仰焉庶来者或企
三刘家集 第 73a 页 WYG1345-0580c.png
慕其万一乎妥灵有祭不敢不恪尚飨
   检讨
士之特立独行高节义气善其身而已其有能再世
不失者乎其又有能三世不失者乎而公一门三世劲
拔如许是足以兴起百世之下者矣公学得于家范书
无所不读少而研精覃思已恬然无仕进意壮得一官
初入史馆不谢权贵翩然去之可不谓之高义乎韔来
守公乡乃新祠馆以矜后学兹妥神游尚顾歆焉
三刘家集 第 73b 页 WYG1345-0580d.png
三刘先生家集附录(未刻/)
司马公寓局秘阁道原实预讨论温公与道原皆以史
自负同心协力共成此书曰光之得道原犹瞽师之得
相者也范淳甫刘贡父司马公休亦推道原功力最多
司马公始成通鉴以道原遗言求通鉴定一本乃录本
以付其家而告羲仲曰先君子临终时遗言恨不见书
成而此书之成先君子功力居多他日须有从足下求
之者若欲传录但传予之非独区区之恳亦先君子之
三刘家集 第 74a 页 WYG1345-0581a.png
志也
荆公笑道原耽史每见必戏之曰道原已读到汉八年未
而道原力诋荆公之学士子有谈新经义者道原怒形于
色曰此人口出妖言面带妖气先公尝谈以为笑(范太史/遗事)
范淳甫学问修身固好若造理与立事则未至盖气质
弱于刘道原(元城语录/)
刘道原自洛阳还庐阜过淮南见晁美叔端彦美叔呼
诸子拜之道原曰诸郎皆秀异必有立毋为妖学但自
三刘家集 第 74b 页 WYG1345-0581b.png
守家法他日定有闻于世妖学已为今日患后三十年
其患有不可胜言者恕与公老矣诸郎皆自见之勿忘
吾言(朱弁曲洧旧闻/)
道原日记万言终身不忘壮舆亦能记五六千字壮舆
子所记亦三千字(晁以道云/)
温公修资治通鉴辟刘贡父范淳夫刘道原为属汉事
属之贡甫唐事属之淳夫五代事则属之道原馀则公
自为之且润色其大纲书成道原复类上古至周威烈
三刘家集 第 75a 页 WYG1345-0581c.png
二十三年以前事为通鉴前纪又将取国朝事为后纪
前纪既成而病知后纪之不复可成也更前纪为外纪
道原之子羲仲有史学能世其家先公待之如子侄(范/太)
(史遗/事)
东坡尝谓刘壮舆曰三国志中好事甚多道原欲修之
而不果君不可辞也壮舆曰端明曷不为之坡曰某虽
工于语言也不是当行家(旧闻/)
刘道原以史学自名子羲仲世其家学尝摘欧阳公五
三刘家集 第 75b 页 WYG1345-0581d.png
代史之讹误作纠缪以示东坡曰往岁欧阳公著此书
初成王荆公谓余曰欧阳公修五代史而不修三国志
非也子盍为之乎余固辞不敢当夫为史者网罗数十
百年之事以成一家之书其间岂能无小得失耶余所
以不敢当荆公之托者政畏公辈掇拾其后耳(王介甫/食新姜)
(一事高安郡志有之别书云是刘/原甫壮舆不及见荆公此不书)
刘道原壮舆再世藏书甚富壮舆死后书录于南康军
官库后数年胡少汲过南康访之已散落无馀矣(老学/庵笔)
三刘家集 第 76a 页 WYG1345-0582a.png
(记/)
刘壮舆家庐山之阳自其祖凝之以来遗子孙者惟图
书也其书与七泽俱富矣晁以道为作记今刘氏在庐
山不闻其人书亦羽化矣(容斋续笔/)
西涧读书堂址在钧山之东隆墉
南康郡志钱闻诗庐山杂咏云云岫山人史骕藏三刘
遗文甚多晦翁记中有骕名
  西涧先生夫人寿安县君钱氏墓志铭(已刻/)
三刘家集 第 76b 页 WYG1345-0582b.png
夫人钱氏内殿崇班穆之女吴越国文穆王元瓘之四
世孙也色庄气仁言动不失绳墨居族人长幼亲疏间
尽其宜事夫能成其志教子能尽其才累封寿安县君
熙宁九年(阙/)月卒年七十三南丰曾子固志其墓曰刘
凝之仕既龃龉退处庐山之阳初无一尘之宅一亩之
田而嚣嚣然乐有馀者岂独凝之能以义自制哉亦其
妻能安于理不戚戚于贫贱有以相之也凝之晚有宅
于彭蠡之上有田于西涧之滨子进于朝廷荐于乡闾
三刘家集 第 77a 页 WYG1345-0582c.png
夫妻康宁寿考自肆于山川之间白发皤然体不知驾
乘之劳心不知机获之畏世人之所慕者无慊焉世人
之有所不能及者独得也其夫妇如此可不谓贤哉铭
曰士不苟合安于贱贫其艰其豫繇媲有人维不终
窭又寿以康有续孔辰又寿而臧世清而求独优以取
世懦以处独肆而有士也则然女实作辅考则钱媛尚
配于古
格字道纯亦以文学显议论劲直有父兄之风乡举不
三刘家集 第 77b 页 WYG1345-0582d.png
第凝之殁黄山谷过隐庐有百楹书万卷少子似翁贤
之句为道纯发也尝试制科未仕而卒山谷与道纯游
最久今集中数诗尚存
  赠道纯诗二首        黄庭坚
北风吹倒落星寺吾与伯伦俱醉眠螟蛉蜾裸但痴坐
夜寒南北斗垂天(考山谷年谱先生有真迹落星寺第/四首题云往与道纯醉卧岚猗轩夜)
(半取烛题/壁间云)
五松山下古铜官邑居褊小水府宽民安蒲鱼少嚚讼
三刘家集 第 78a 页 WYG1345-0583a.png
簿领未减一丘槃胸中峥嵘书万卷簸弄日月江湖间
稠人广众自神王按剑之眼白相看老身风波谙世味
如食橘柚知甘酸麒麟(阙/)    三十馀年梦邯郸
平生樽俎官亭上涉世忘味皆(阙/)颜此时阿翁尚无恙
追琢秀句酬江山堂堂今为蜕蝉去五老偃蹇无往还
大梁城中笏柱颊颔髭今成雪点斑青云何必出公右
亨衢在天无由攀椎鼓转船如病已梦想楼台落星湾
子政诸儿喜文史阿秤亦闻有笔端丹徒布衣未可量
三刘家集 第 78b 页 WYG1345-0583b.png
诗书且对藜藿盘穴中生涯识阴雨木末牖户知风寒
我今四壁恋微禄知公未能长挂冠(考山谷年谱此诗/元祐二年在秘省)
(时作山谷又有元祐六年跋落星寺玉/京轩诗岁行一周道纯彫落为之陨涕)
西涧长女适姑苏徐彦伯长孺崇宁二年刘夫人始以
其丧自南康归葬山谷为作墓碣有曰娶江南高士刘
凝之之女有贤季女适豫章黄廉夷仲山谷先生之叔
父元祐给事中廉在河东以行保甲不扰为司马丞相
所知擢用幼子叔敖绍兴户部尚书尝与其兄以书访
三刘家集 第 79a 页 WYG1345-0583c.png
求舅家其书今藏钧山之族
秘丞夫人蔡氏有贤行一女适孔百禄
和叔字咸临才气过人为诗清奥尤多悲感之思山谷
先生志其墓曰南康刘咸临有超越不群之才诸公许
以师匠琢磨可成君子之器不幸年二十有五而卒以
家难故晚未娶后不立其母兄哭之哀甚将卜葬咸临
于九江之原属予为铭予观其诗刻厉而思深观其文
河汉而无极使之言道德而要其终法先王而知其统
三刘家集 第 79b 页 WYG1345-0583d.png
则视古人何远哉今若此故作铭以寄哀铭曰和叔刘
氏字曰咸临京兆万年而徙高安祖涣凝之弃令颍阴
筑屋南康迄至于今春秋八十怀宝陆沉父恕道原其
学知往汗简百世如指诸掌宦世蹇蹇不祛其蕴佐司
马公著书补衮咸临岳岳秀于林皋爰发雷声惊震儿
曹我予我夺持论不摇斐然有章似汉游侠诗则清奥
欲自名家设而雄鸣如迦陵鸟石介守道攘斥佛老君
得其书如奉师保介之道术暴虎救残百谤而老危斲
三刘家集 第 80a 页 WYG1345-0584a.png
其棺君曰可人恐不得然我图夏屋伐木山积未支栋
楹林火荡熄母曰嗟予子不亢刘宗兄曰嗟予弟道不
佐邦人才实难有又不遂刻诗下泉慰奖其志九江宜
松毳而蓺之尚俾松声咏子铭诗
又潘大临洪龟父挽诗并见宗𣲖集
 
 
 
三刘家集 第 80b 页 WYG1345-0584b.png
 
 
 
 
 
 
 
 三刘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