鲒埼亭诗集-清-卷十

卷十 第 1a 页
鲒埼亭诗集第十卷
 甬上全祖望绍衣著
  东粤制抚以天章精舍山长相邀辞谢不得齿
   发日衰乃为五千里之行非予志也(以下度/岭集)
忽忽暮春日茫茫五峤行庭前书带草远别最关情
(张生瑶晖颇/不欲予远行)
此去特谋食投荒作远游解嘲姑漫语好为访罗浮
衰病畏行役屏营足不前杭生真迈往先我已剔鞭
(时堇浦有粤秀/山长之骋先行)
  严滩
卷十 第 1b 页
在昔紫薇翁说诗白云原紫薇已仙去白云满江村
荒江抚木末尚有鲁公魂我亦酹卮酒一吊谢生坟
  豫章小泊欲过哭孺庐学士墓下不得
弭节望东埂西州涕泗多素车吾有负元冕或来过
莫报恩如海应怜鬓亦皤匆匆感邻笛落月满江沱
(东埂学士/村居所在)
  吉水道中
溯江西上去极目路漫漫岸泊山根稳天浮水面宽
荒凉知瘠土蹭蹬识惊滩况复石尤阻弥愁行路难
  赣关
卷十 第 2a 页
畴昔怜杨万空将螳臂残功应侔墨翟志未遂田单
往事鱼羊劫遗民心胆寒沙场百战地试上榷关看
  大庾
此地亦绝阴开荒赖始㒷古梅却不喜行李破荒塍
  红梅驿
吴公持节真潇洒手种南枝万五千何物督邮堪领
受故应泥首酹梅鋗
闽中艳说枫亭好未若台关清复清敢以风尘轻下
吏美人高士共通灵(枫亭驿/产荔)
梅花北去多为杏谁道南辕亦有然闻道琼台还六
卷十 第 2b 页
出稽含状里未详笺
  海珠寺
落落三浮石相望鼎峙尊由来兮地肺何处溯云根
日护朝台影潮喧估客樽寺前古榕树消暑足昕昏
(三浮石谓灵洲/海珠浮丘也)
菊坡不可见硕得见文溪又复五百载吾将谁与齐
孙枝遍岭峤栗主傍招提尚有残编在寒芒映彩霓
(寺有李公/昂英祠)
闻道炎㒷日军烽门此间搀枪駴佛大矢石躏禅关
小鸟难填海愚公浪徙山三忠当胜国亦复踵殷顽
卷十 第 3a 页
  梅园小集
由来百粤士多艳说梅侯台岭南枝放珠江遗爱留
尚馀汤沐在正旁水云幽此地䔥闲甚披襟散百忧
  天章精舍释奠礼成示诸生
魁儒畴昔降神时紫水黄云天命之世远山川长寂
寂投壶谁唱代㒷诗(云水为白/沙之瑞)
瑰奇多学数琼台底事三原忽见猜力毁石翁尤可
诧瓣香姑舍莫相推(时多以琼山不/豫祠中为疑)
泰泉高弟称卢子尚有遗书历劫存怪杀图经遂灭
没我来重为荐芳荪(卢太守冠岩所著献子偶存深/造自得之言南海志乘竟无为)
卷十 第 3b 页
(立传者予始/表而出之)
清澜雅自居朱学学蔀成编世所传此是当年执政
意真儒定论岂其然(泰泉不喜陈王之学出于意见/不合清澜则投政府之所恶而)
(攻之/丑矣)
江洲极口排贞复不以枌榆事党同方信石翁真世
嫡肯将葱岭玷宗风
由来报本重先河此席功应首见罗曾以讲堂争去
就䔥寥香火竟如何(端州精舍始于李公分守岭西/所作其后以督府毁正茂不喜)
(讲学拂衣去官今粤人无知之者予近讨论先师但/列粤中诸儒而未及于涖斯土者然见罗断不可恝)
(然也当/补行之)
卷十 第 4a 页
  九日诸生请予登高于定山予病未能也梁新
   谢天申黄文各有长句一首予亦同赋
秋来蕉萃倦题糕诸子行吟㒷各豪五岭炎风宜落
帽八能清韵在登高东篱何处寻黄菊左手相看握
巨螯我亦掞天阁上望七星岚翠自周邅
  送耜堂掌教新会
沂水春风自在天白沙密授更谁传张林湛李都零
落木铎消沉三百年
年来绝学已榛芜大雅危轮好共扶目送君舟自厓
返端溪凉月夜床孤
卷十 第 4b 页
木兰花下共论文曾为诸生讨论殷此去正逢冬日
好霜橙露菊荐黄云
越公墓下信公祠填海遗编试问之凄绝鹧鸪清夜
泪一樽为我酹南枝
江东粤秀讲堂开定有雄文足起衰不道一时齐度
岭浙宗和会广宗来(阳明甘泉同讲/学时称为二宗)
蓬莱香吏正鸣琴主客遭逢定赏心倘有唱酬成别
集老夫乘㒷便相寻(谓张/惕庵)
  游光孝寺
仲翔负直节垂老乃投荒饥啖荔支实渴饮诃子汤
卷十 第 5a 页
未知粤后进阿谁为登堂至今寓寮畔书带尚成行
我亦肮脏人南来漫鼓箧浮屠不知儒但礼六祖塔
  粤中之梅祖台岭而宗浮山然其馀郡国颇稀
   少予至端溪因忆海目诗中言官棠山中多
   古梅官棠海目之别墅也今未知存否乃语
   诸生访之
岭外梅花自古传而今花事竟䔥然每当雪白风寒
日孤负参横月落天闻道官棠多佳植旧知诗老有
流泉何当蜡屐同探去倘结瑶华岁晚缘(即用江洲/先生诗)
  有以鱼涷柑来馈者粤无柑实即橘也而冒以
卷十 第 5b 页
   为柑指其小者为橘诗以正之
千头不下洞庭甘鱼涷尤于霜后酣粤客未通韩氏
录错将朱橘唤黄柑(宋韩彦直/有橘录)
  病甚偶然口授侍者
春来蕉萃木兰花槁尽三冬金粟芽即此便同官含
鵩先期早为报长沙(予匆前有木兰花一树甚/爱之新岁将放花忽槁)
谁言献岁已兼旬不见南中草木春天亦与吾共䔥
瑟蛮风蜑雨几酸辛
  示诸生
辛苦诸都讲朝朝问起居稽疑频筮易侍药罢观书
卷十 第 6a 页
共学情原挚当归恨有馀服勤真古谊惆怅别征车
自我开堂后相依未一年所怀多不尽有待或徐宣
遂尔匆匆去谁将耿耿传诸君能自淂定不藉言诠
雅怜维絷意决去定非情其奈多忧患难为久合并
相孚在志气不隔有神明他日学成后扁舟慰老生
  游宝月坛
乔木苍然古犹疑孝肃遗遥青接员屋新绿满清池
天旷定无暑地偏足自怡老夫舆疾过聊以慰支离
  登阅江楼
端州城市里偪侧不成欢突兀楼台起苍茫眼界宽
卷十 第 6b 页
江天落襟袖烟雨幻林峦尚有大函碣摩挲藓石看
  七星岩
天帝当年启大樽七星罗列似儿孙洞门尚有歌钟
在石室将无秘箓存自昔湖山烟水阔于今阡陌草
莱㷊何当反复谣黄鹄用泻漓江春涨痕(渭沥湖也/说见屈氏)
(新/语)
白石伊谁巧琢成离青变幻有神明乳泉上接天浆落
斗枋遥疑石笋擎山鬼空中惊爆竹诗人傍午作题
名老夫蹇足徒惆怅病后探幽不胜情
  堇浦渡江来视疾
卷十 第 7a 页
萧晨病榻意凄然剥啄惊来吾友船春雨奄奄生趣
尽相看同唤奈何天
白发犹然动杀机中央四角校盈亏先生正恐心兵
门冯轼休轻用指麾
  新会张明府惕庵以予将去粤有诸生无福之
   叹予皇恐不敢当也
泰山不作文昭逝方信人师绝世无自分衰残天所
废散耽栈豆误生徒
孤负贤侯属望奢几时带草尽开花鲰生量力知无
补只合㷊香祀白沙(院中旧无先贤栗主予始创/祀白沙先生以下二十一人)
卷十 第 7b 页
一年鼓动终无术因病逃闲亦见机谁变秀才为学
究此中罪责有攸归
梁父主生亢父死泰山秘册定难详故人爱我将无
过欲卜天心恐渺茫(时君谓予必不死以/所蕴未画暴于世也)
  肇庆访故宫
当年草草搆荒朝五虎犹然斗口嚣一夜桂花零落
尽沙虫猿鹤总魂消
辛苦何来笑澹翁遍行堂集玷宗风丹霞精舍成年
谱又在平南珠履中(丹霞精含在南雄予尝谓澹归/在五虎中本非端士不待为平)
(南作年谱而始/一败涂地也)
卷十 第 8a 页
  天湖庆云寺
   天湖本名顶湖相传有湖在山顶今山顶无
   湖但平地耳或者海桑之变耶翁山则以瀑
   潭为湖亦近之村夫子不知乃以为鼎湖而
   引黄帝弓剑之迹以附会之妄矣予病后将
   去粤诸生请入山因再宿漫成古诗三十二
   韵
明镜本无台菩提本无树天湖本无湖莫问滥觞处
放舟羚羊峡取道大蕉园遥青四十里知是白云源
路曲舍宅曹洞拟羊肠林深怖虎穴因缘古佛慈膜
卷十 第 8b 页
拜不胫集梁郎既舍宅曹洞遂传衣一自栖壑来弓
冶盛军持山花不识名各各吐香气山鸟啼其间盎
然感春意从行二三子捷足善探奇而我已颓然扶
掖仗阇黎努力跻绝顶端州如弹子一苇漓江流渺
然沟浍耳俯睇七星岩蒲伏来朝宗或曰彼沥湖原
与天湖通天湖今已平沥湖渐亦闭伏见均有时开
塞定一气更陟大龙湫飞瀑满空山清入人心脾寒
动人鬓鬟其馀诸小潭环拱尚八九或曰是皆湖未
知果然否山僧爱敬客啜我白云茶肺腑涤尘氛齿
颊吐香花坐久移我情疑与下界隔转嫌岚气浓鹧
卷十 第 9a 页
鸪催归客阿谁不学者妄托轩辕遗谓是攀髯迹
谬语真无稽老夫病愁馀百事己心死一榻借诸天
五言授侍史未能写清胜聊以正图经他日讨文献
讹谬庶有徵(向来有山志然/谫劣殊不足观)
  天湖石船歌(高州石船旧见屈氏新语是山则/未之闻也事见登封景氏崧台集)
天湖有石船夜半谁负去将无天湖涸石船因失据
飞行同怪山长逝不知处我作大招词欲以返徒御
湖通船亦归我便浮家此中住
  天湖杜鹃花盛开
殷红长明灯化作杜鹃血方知长至后己踰百七日
卷十 第 9b 页
故乡石窗下五色正葱蔚
  天湖之称不知所出近从独漉诗方知以桂王
   得名也
当日小朝廷湖山别署名尚传亡国痛敢为望蓝荣
浩劫幸垂尽慈云庆永清遗民诗史在莫罄吁天情
  万年果
天湖万年果稽含状未具相传石洞生或有石髓注
我昨来山中偶拈澄溪句乞灵古先生诘朝倘有遇
  白沙冈访桄榔亭(今高要人所/呼为龟峰者)
习之昔南迈言登兹山阿故人题名在感旧几婆婆
卷十 第 10a 页
今我亦来过望云感羁寓为寻桄榔亭不见桄榔树
  研溪
昔人研材是处有其后仅称端与歙端既盛行歙亦
衰羚羊日苦锥凿及年来端产亦告尽竭泽而渔苦
不给厉阶徒为有司梗生者不敷采者急石工因之
竞售欺冬花无瓤青花涩孤冢谁招常侍魂清风
莫溯包老笈有司之困纵莫怜亦应稍为地脉摄是
谁为我告 天子封山罢贡足安缉鸲鹆夜眠睫
不惊水云重吐新蕉叶
  甘竹滩鲥鱼歌示梁新谢天申黄文
卷十 第 10b 页
我闻甘竹滩在昔本盗巢三忠窃因之思以延小朝
其时 尾愁探丸惊周邅清流无恬鳞时物避腥涛
太平踰百年沧波亦逍遥何况彼萑苻有不化乐郊
牧人梦繁殖笙诗奏丰饶相望海目山比屋皆渔舠
下滩与上滩肥瘠各分曹谁言风物异颇不下金焦
(大江以南金山之鲥为最钱江次/之粤中以甘竹为最海目次之)罛师乘急艇来逐
九江潮为我细指语其口中樱桃粉颊斯已劣铁颊
不待嘲其要在护鳞比之珍青瑶三眠杨柳枝穿以
入吾庖烹之宜苦笋下之宜新醪脍之尤绝佳蝉翼
轻云飘乃知四腮鲈未若兹堪豪(粤鲥终不如吴鲥/惟脍之独擅风味)
卷十 第 11a 页
(他方不/逮也)老夫久病惫染指破寂寥以侑益智粽爱其
多芳膏诸生正格物登堂纷诹咨是鱼名氏多五雅
未尽釐在古本曰鯦周公曾记之在今或曰鰽集韵
足补遗唯鰽至以春而鲥与夏期一物分二候变化
成差池别字曰当冱郭公笺可稽又或但曰鲥偏旁
亦依希鄞人呼曰箭方言更诡奇在粤曰三鯠其通
为三鯬是亦见旧经埤苍误为魾(鯠鯬二字音之通/也见尔雅郭氏曰)
(未详而埤苍误以为魾今粤谚曰三鯬不过/铜鼓滩乃知鯬即鲥也是足补尔雅注疏)自此更
逆流不越铜鼓西老夫一笑粲洽闻良足资惟是审
名物奚事细碎为由来磊落人屑屑非所宜溯侬年
卷十 第 11b 页
少时虫鱼亦纷披近欲比罗硕远将跨陆玑年来百
不能冥心已嫌迟但当食蛤蜊馀事安所知遥望甘
竹滩罨网挂晴霓(甘竹滩豪余龙尝受陈张/诸公之爵/国初被剿)
  羚羊峡
万壑自西来奔腾不可回中流成阨塞杰阁起崔嵬
(谓阅/江楼)思妇牢愁寄(谓望/夫石)劳臣棨戟开羚羊窥塔火挂
角到林隈
   川访海目先生故居
江洲好兄弟宫相以诗鸣(侍郎江洲先生/讲明白沙之学)为过 川
宅水云明且清风骚今道丧池树亦尘冥太息斯人
卷十 第 12a 页
逝谁为发地灵(粤中诗人如五家三家多出东卅/其自端而西唯海目父子一门)
  嘉鱼
峤南虽泽国颇苦食无鱼入市尽凡品荐盘乏芳腴
丙穴有佳种赋材良独殊夷然恶溷浊而独耽清虚
元雾供茹吐青苔饱有馀炎天偶见雪尤属性所娱
置身远潮汐因之谢泥淤是在高士中井丹足显驱
初冬木叶脱漓江气䔥疏十里小湘峡夹岸皆罾罟
蜀鱼乘春出以待涨水潴粤鱼乃冬游以待潦水枯
吾独怜是鱼待时始一出一出遽危身豫且同刳裂
何不老石潭谁得穷其窟行矣尚远归见几莫终日
卷十 第 12b 页
  冯生元才家顺德属之访李抱真先生画猫然
   殊恐其难得也
李公学道人闲情作画师相传小庐山沙翁曾赏
之吾家翻姜鼠四出不敢支乞灵得一卷潜伏倘有
时购之不敢用吴盐李公之画直百缣(吴中以/盐易猫)
  增城荔子
新州香荔已堪推挂绿东来更绝佳况有嘉名以又
重当年曾入尚书怀(以甘泉翁故有/尚书怀之名)
  牂柯江上偶然作
牂柯怒涛亘万里束江亭口不可矶桃花新涨忽山
卷十 第 13a 页
立一点塔火遥熹微
春来佳绝木棉花夹岸毁红万本赊此是承平好灯
火谁将烽燧向人誇(木棉花是烽/树尉它语也)
古榕高与碧霄参正以中虚内美含长为不材蒙讪
诮就中谁识有伽㑲(伽㑲往往/产榕树中)
万山深处鬼神凭夜半风来枫树鸣蓦地一天雷电
降枫人束带更垂缨
陆郎汤沐留南峤带砺丹书泽未沾天以陆溪长赐
姓不教钟室起猜嫌(锦石山/有陆溪)
水枝啖罢又山枝九夏轻红劈荔时更浥天浆和脂
卷十 第 13b 页
水女郎玉面发华滋
玉栏金井良无辈只恐炎天火易骄莫道黄皮是凡
果为郎消热长神膏(黄皮可以解/荔支之热)
生成大化定难参物产由来未易谙不料赤龙都会
地荔奴反以背阳甘(荔以向日者/佳龙眼反是)
山栽龙目水龙须别有屠龙绝伎殊抉取灵眸供大
嚼攀髯一梦已遽蘧(高要金渡村/有龙须席)
女青百尺经冬茂贞妇门前合取栽亦有男青人不
识此花或为义夫开
东三峡更西三峡最爱灵山寺水清活火寒流烹諌
卷十 第 14a 页
果侍郎梦醒解馀酲
陈村水比镜湖清豆酒新陶一百瓶只恐南中灰力
健愿郎饮少为尊生
连朝夏课莫须增可怕炎威易郁蒸何物为郎助清
㒷夜来新制素馨灯
思夫村里愁云生望夫山下哀泪盈未若阆风岩独
好鸳央㕠㕠共目成(岩有夗/央石)
西樵山中茶事好最爱茶娘淑且闲秋胡问道嘿不
答时有瀑泉挂鬓鬟
端州白石净于玉端州锦石烂如云黄冈十里皆石
卷十 第 14b 页
户女郎亦参追琢勋
鲒琦亭下是侬家雪后沙螺旧所夸度岭相逢重道
故南烹此足擅清华
农家旱潦最关情共卜田鸡上已鸣莫似翁山呼作
蛤介虫将与蠃虫争
莫采广宁员岭笋迷人九十九条坑若许长年啖玉
版终迷亦足老吾生(粤之笋多苦者/二句乃粤谚也)
七星岩里花蝙蝠五色迷人双目晴不减罗淳大蝴
蝶仙风习习更通灵
杪春鰽白化为鲥正逐刀鱼上市时试向渔家一问
卷十 第 15a 页
讯家家藿叶脍姜丝(鲥鱼之在粤者多以/鰽鱼化而随鲚鱼出)
极林村里贡香柑道是如来信手拈莫讶柔荑竟拳
曲前身钩弋不须占
西江前去路屯邅孤客行旌未易前郎到夜深须警
醒戒心尤在梦香船(梦香以破布/叶之药解之)
春日春闺乐不支姊鱼妹蚬竞芳姿谓郎何事催妆
急且赋糖梅糖㰖诗(粤妇以糖梅为于/归之贽次之糖㰖)
  江门谒陈文恭公祠因访文恭服玩遗器各赋一
   首
碧玉老人太古心碧玉老人太古音老人去我三百
卷十 第 15b 页
载许我登堂抚石琴(碧玉文/恭楼名)
   右石琴
玉台巾制已无存湛子犹传葵笠尊有客切云冠奡
兀白头访古到江门
   右玉台巾文恭诗曰唯有白头溪里影至今
   犹戴玉台巾是也甘泉以葵笠授弼唐为传
   衣即所云心性冠是也
石翁曾绣自然裳付授甘泉永勿忘我亦荷衣更芰
制摩挲襟襼浥馀芳
   右自然裳
卷十 第 16a 页
圭峰石上三茅君曾为讲堂供奉毁今日阳春私淑
者何当分策管城勋
   右茅笔
兰桡桂楫亦已远玉色金声倘可从如闻先生扣舷
和春水汨汩云淙淙
   右光风艇文恭及门伍君光宇所作也
  宝查村蕉布歌
   唐志端潮皆以入贡今端惟宝查广利二村
   有之
珠娘怨甘蕉长作风雨声缫以纬黄丝天孙见未曾
卷十 第 16b 页
当年贡天府旧史最有名近日尤矜贵市司罕所登
由来纤纤手经年始织成但以私其夫肤清更神清
客从宝查来贻赠忽数寻用之作凉帱不翅贵南金
侬衾如蕉叶侬便作蕉心展转相什袭炎威远不侵
中夜梦残时檐溜滴有殽唤醒帐中魂与之共清吟
  慈元陵
高曹向孟均贤后尚有芳魂殉落晖一洗签名臣妾
愧虞渊双抱二王归
  题故都督传示容生
戊子翻城事可哀最怜故督是奴才已成负国谁辞
卷十 第 17a 页
咎浪欲归朝竟致灾岂有遗民俱不考妄将大莭漫
相推桂林残史犹堪证曾受襄平封册来
  艇子冶春词
尉它魋结亦风流曾作重三祓水游歌舞冈头兰芍
尽鹧鸪独自唱荒陬
秦女南来万五千武王奇策亦奇缘至今越女多秦
种可有鸣呜旧曲传
谁制花枝鞶鉴铭回环宛转似天成由来峤外闺人
巧猺女都能解四声
番山刬去禺山削南汉荒唐不待论只合三春明月
卷十 第 17b 页
夜花田花下吊花魂
闻道西江女土司兵符亲报擅奇姿满堂记室承颜
色独爱东州海雪诗
吴淞女子思报国优乱南中竟数年多少降臣蒙面
死不如桑濮一婵娟(谓李成栋/之姫也)
  丁敬求予拓光孝寺千佛塔记诗以答之
诃林痴绝降王塔宦者名连髡者传寒铁千秋遭秽
笔不须更玷蜜香笺
  张新会惠葵扇
江门葵田遍阡陌员叶扶疏几四尺长夏能嘘长餋
卷十 第 18a 页
风凉不伤人在温克江门工师剪裁精祓暴兼资水
火力居然大雅成柔嘉蠲烦解躁有令德由来葵产
异百材入火不焦最雄特天蚕之丝纫以精棕竹之
枝惠且直青铜为扣玉为板鹳耶鹅耶都减色南方
赤帝赤剽怒一遇此君都冰释此物流遗自几时相
传典午陪巾帻物经王谢总风流况在炎洲尤任职
老夫久病热恼侵安得卧冰挥素琴江门使君爱我
深贶以双扇清尘襟愿君推此甘棠阴阴火阳冰互
酌斟大洗愆伏慰我心
  濠畔偶成
卷十 第 18b 页
此中旧是小秦淮油壁香车处处排客自十三行口
至定情先下宝珠钗
郎君各各擅春浓欲卜良缘安所从试祝堂前金孔
雀但教命中即乘龙
波罗江上浣轻纱更有波罗新样麻携手波罗庙下
去波罗蜜己大于瓜
夜来香以夜来甜郎若夜来香更添只恐不来孤负
甚望穿花影动前檐
柳因顾媚与王微旧院遗民世所希天末朱楼安远
峤板桥谁为志芳菲
卷十 第 19a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