鲒埼亭诗集-清-卷六

卷六 第 1a 页
鲒埼亭诗集卷第六
 甬上全祖望绍衣著
  莱阳姜忠肃公祠神弦曲(有序/以下/偷儿弃馀集)
(祠在象山初忠肃死莭其次公贞毅先生以建言撄烈帝怒/不予恤南渡始有赠谥祠祭而山左道梗赧王亦遽亡东江)
(之役长公如圃先生方知象山于是监国遣大理评事王公/石雁即县建祠致祭并祔其一子三妇一女之同死者贞毅)
(贞文之至吾乡盖以此也不旋踵而甬勾又内附苌宏之血/未消尹铎之城已堕百年以来祠为广文博士寓舍海隅僻)
(陋几莫知忠肃为何如人也近有姜生炳瘴者象山后起之/秀来问余曰忠肃何以得祠象山予以颠末告之生乃拂拭)
(其栗主且言于广文分学田以修祀事并将新其祠宇可谓/匡扶世教者也予既铭其丽牲之石复谱神弦以贻之)
神之降兮海东羽旗飘飖兮光曈曈谁使神无家兮
良可恫白版帝子兮怜孤忠招游魂兮为寄公有儿
卷六 第 1b 页
墨衰兮正从戎保兹香火号赖兹提封神其来兮驻
我苍宫
神之来兮海右谢嘉命兮稽首天使拜前兮宾僚拜
后可怜薄命兮殊恩难久五日京兆兮西陵失守六
宫野哭兮孤臣何有嗟甲乙之客兮谁某蒿莱长兮
孤兔走
神之来兮不归谓是吾王之赐兮百世其依典礼皇
皇兮讵赋式微朝游石浦兮墓宿天门之陲佳儿佳
妇兮追随时有发鸠兮荐以蕨薇吴门虽庙祀兮非
神所栖
卷六 第 2a 页
神之居兮寂莫乃有好事兮出空谷访旧闻兮补残
录谓国虽亡兮礼可续明祀沦胥兮斯文之辱上下
旁皇兮遇之冥漠野田虽瘠兮意不薄春有兰兮秋
有菊送明粢兮酿新醁甘棠已枯兮重濯濯以教忠
兮砺俗神其歆之兮不须巫祝
  故光禄陈公士京遗集予求之二十年矣今春
   人日忽得其手稿喜而有作
逋叟风高汉管宁半生心迹付沧溟海年竟向鲛宫
尽喟寓时呼蜑户听(海年喟寓/即公集名)故国到今传义士遗
文不没有神灵昨挑七种新芽菜把酒长吟酹一瓶
卷六 第 2b 页
  樊榭以湖上春水船诗索和
消受春风何处佳澄湖一叶足浮家薄寒因为添微
雨新涨多缘潴落花游女爱歌将进酒词人遍唱浪
淘沙嘉名肇锡从诗老不系园吟好共夸
  小寒食日仝人泛舟湖上和杨东维花游曲
新绿毵毯阴濛濛明朝知有清明风扁舟𨓷到重湖
里南屏山色碧于水当垆少妇笑倚门春愁飞上蛱
蝶裙顾谓游人试缓步前头便是苍公墓冬青花信
杳不来愿君酹之酒一杯酒酣长啸倾墨碗诗成低
唱叶檀扳东台之东西台西聊借花游漫兴题春光
卷六 第 3a 页
合为词人使转眼花期过廿四多情少妇乞短笺借
问即席成几篇
  和樊榭城北菜花诗
城北来看宿雨痕野蔬香气正氤氲几番花信宁遗
汝一片春心别有群谁为点酥和碧水遥疑捧日涌
祥云退红沉紫都零落输与园官擅至文
  绣谷山房藤花下小集分韵
东风吹遍扶留枝诗人豫拟饯春词玲珑帘下思手
泽角弓封殖何繁滋浑讶轩后苍龙蜿蜒去胡髯忽
自空中垂斜穿倒挂不可数化作馀霞千仞辉一庭
卷六 第 3b 页
新绿万缨络雄虹雌蜺交蔽亏上有游蜂浪蝶探香
窟下有落英片片投酒卮主人笑斟琥珀髓谓诗不
咸客无归我诗草草多率笔安淂横空硬盘与花争
崛奇
  钝夫观察巡视浙东海堤次日为元已屏去车
   从修禊兰亭真韵事也寄以二律
双旌萧洒度东州令莭闲为兰上游勾践社荒小草
在永和春老羽觞留山僧能指冬青穴河女犹传夏
统舟记得明湖修闰事曾陪高座比羊刘(谓去年南/屏之集)
万壑春流迓使君湘湖莼菜碧干云一帆已画涛江
卷六 第 4a 页
胜十集还摹禊帖文高致讵惭王内史同行惜少鲍
参军(时海防通守鲍辛甫/以目青不豫为怅)此游定有诗成录越绝新
编续旧闻
  题檗斋游金鹅山看桃花遇雪图时有迁牧禹
   州之命
金鹅山里如天台红雨夹岫连岩开令君援琴奏白
雪一霎中天应召来波下花光争滟滟树头丝鬓翻
漼濯焉支缟素互生动春姿巧惜冬心培令君含笑
呼新醅山灵为我润芒鞋河阳正惜潘郎去𢆯都尚
盼刘郎回我亦披图长恋恋身未入山神与偕
卷六 第 4b 页
  夜读汉书
英英汉武皇强仁更慕义六经置学官公车招俊乂
其如内多欲色取少真意天门高岧峣浮云更迭蔽
将谓下界臣窥伺良不易谁知汲内史一言洞肝肺
于赫田武安淫惑亦以㑀覣其且蔑如宁复有伦辈
靡然争滕席将以邀盼睐盼睐亦难邀聊以免罪戾
吁嗟羞恶心于人岂不大所以灌仲孺裂脰更不悔
妩媚公孙子曲学善阿世及其诛郭解居然持断制
直教大将军俛首屈正议仝时奸宄徒闻声群丧气
一事足表章未可言尸位茫茫论世馀公孙尚难豉
卷六 第 5a 页
粤若建武初生材亦已多乾纲正独运十九遭坎轲
忽焉文武尽是谁潜折磨折磨固不恨其如国脉何
爱老与爱少志士耻揣摩可惜冯郎中白首竟蹉跎
  家讯至知昭儿已就塾
遥闻儿请业梨栗非所恋先人裘冶传危系斯一线
勿读无益书贻笑贱儒贱
阿翁读半世无救寒与饥里中新秦儿诽诮固其宜
岂知君子节不以集枯移平生所愿学岂不在昌黎
独于训子诗不为儿诵之遐哉善努力固穷以为期
从来名父子强半成碌碌汝父负虚声抚躬惭凉薄
卷六 第 5b 页
干蛊在儿郎类我则已辱
  胥江夜泊有感淮张旧事
中山炮火下襄阳王蔡诸儿尚处堂一夜玉峰收霸
气隔江卤海堕凶芒幅巾不为兴朝屈银椅终随爱
弟戕始悔连鸡无远略上流失计听陈亡(中山王以/襄阳炮破)
(吴/军)
且莫论人成败中郑君终不负重瞳是谁浮海祈王
帅有客临江吊楚公(谓九灵/夷白也)应怪荒朝偏得士翻嫌
新主未怜忠更闻一掌柯陈地三百年耒道未通(友/谅)
(之暴/有累世/效忠者异矣)
卷六 第 6a 页
君王百战定姑苏逆命原非黔首辜不为一方纾积
困更雠遗孽有加租序书何必烦多诰筮易先闻罪
后夫近日累传宽大诏三吴始得免流逋(予尝谓明/祖之虐民)
(于吴为/最甚)
  以十洲春馈茶坞(酒名宋时甬上尝以入贡今/其法尚存于/溪略与浔酒)
(伯/仲)
十洲春色好冲淡在神明坐笑浊醪浊来投清圣清
翩翩六从事远到阖庐城风俗归来后陶然移我情
  信宿水木明瑟园柬茶坞
湜湜上沙水霭霭灵岩云云从西山下水自东江分
卷六 第 6b 页
积翠望中落妙香空际闻以野乃更秀以淡乃更文
婵娟遗世立脂粉不足群赋才输醧舫跋语推义门
诸公不可作空馀醉墨痕而我但搓手苍然对晚醺
介翁昔经始一榻来松陵太湖感落日是亦百六徵
草堂成汐社高节凛明水故园难改姓空亭未易名
主人萧洒姿足以嗣典型流泉不改碧乔木有馀清
春来旧燕子绕梁还屏营可怜涧上居弥望已蒿艿
(吴江徐高士介白筑此园高士尝赋太湖落日见赏/于卧子先生今园中有介白亭不忘所自也隔岸为)
(昭法涧上草堂/仅馀数椽)
清才如吾子萧散绝风尘生世偶不偶抱山作诗人
卷六 第 7a 页
聊复与我曹泥饮消昕昏泥饮亦自佳曲部无垢氛
五湖好池馆足饷上皇民嗟我尚鹿鹿衣食困蹄轮
何时得息机葆兹淡荡魂愿为君灌园研北老耕耘
  水木明瑟园阻归
昨困矣蒸甚鸣鸠唤奈何中宵喧旅梦惊浪出林阿
乍息怦怦累如传踏踏歌晓来看池水新涨半篙多
岂是山灵意勾留游子鞿雨呼公莫渡风唱客无归
花信行将尽涛声不可矶浮屠休见诮三宿戒多违
主人应念我带水隔遥村不惜淹三𨓷其谁共一尊
空庭闻鸟语清思落苔痕明日应相见新诗好共论
卷六 第 7b 页
  水木明瑟园古藤歌
昔我游京华及见三古藤其一尚书省犹传文定旧
都厅俄而吴回降嘻嘻出出寒灰零其一海波街尚
署金风老子名俄而富媪震横裂活埋归杳冥其一
合肥邸五传槐棘相因仍临川侍郎下我榻喁喁于
于和诗百辈赢(湘北相公邸第以师生相授受长洲/韩尚书嘉善曹侍郎韩城张尚书以)
(至临川先生皆官至九到称盛事甲寅/乙卯间予假馆焉同人咏古藤几百家)十年落拓湖
海上春明存殁百感增惊见天平谷口双峥嵘古根
诘屈穿山出酝酿洞庭七十二峰之精灵踞地先成
偃卧形老罴当道群貉屏欲上不上意磅礴忽然蹶
卷六 第 8a 页
起势骞腾百转千蟠故作态低头下瞰纷长缨其心
时复吐云气其干将无闻铜腥其杪迎风舞拂拂大
垂小垂都珑玲就中倏生数直干岸然如弦复
如绳空所依旁冉冉升此尤怪绝得未曾浙中绣各
亭前一本差相亚细校犹疑殊尹邢主人选佳木插
架三十楹蜿蜒循蒿𨓷亦以曲折成入门未窥诸坞
绿蔽天已见十丈青频年三过此所惜未与花期丁
是藤不花亦复佳磥砢高节谁抗衡老我感旧空怔

  法螺庵采莼柬茶坞
卷六 第 8b 页
在昔黄夫子未尝吴下莼谁知千里种留得五湖春
有客来堇国前身亦晋人偶过兰若里一笑撷芳津
(泽望先生尝疑近日吴下莼菜无闻谓其种/已绝不知尚有存者但校浙中稍晚出耳)
  果堂篹吴江县志索予所作苏寅侯传因需其
   润笔以戏之
辛苦苏仪部埋魂天尽头雪交亭下泪长共怒涛浮
吾友扬秋笔图经仗阐幽讲堂一束脯饷我亦风流
  奴子胠箧而逋得三绝
饿狼鸣我前饥豹鸣我后果然杨叛儿一朝脱兔走
初筮丧僮仆再筮丧资斧剩馀笥中作斯人弃如土
卷六 第 9a 页
迟我渡江返黄金或稍充痴奴如鴳鼠此去太匆匆
  酒耘先生令谱元人窦革所作予从永乐大典
   抄之所载唐人令今无能行之者
事始原觞政于今尽失传如何宰天下强欲祖周官
  午日秦淮灯船
故国百年消皭火游人连棹赏清时曲廊高阁还无
恙不见当年丁继之
  观音门夜眺
覆洲喧鸟遍平沙尚有鲥鱼上酒家毕竟江南风景
好渡淮无复此清嘉(梅朗三曰选诗喧鸟覆春洲吾/于燕子矶晚泊见之烹鱼一醉)
卷六 第 9b 页
(致足/乐也)
  湄园谒方丈望溪
平原放生址禽鸟犹清遐小山生白云寒泉流紫霞
毵毵高柳荫熠熠新葵花侍郎此著书门外绝轩车
荆公论中垒强聒良苦多杜门谢世事聊足养天和
寂莫兹一区遗经供研摩犹馀韦孟梦定不召风波
丛残古六艺千秋云雾深束发事讨论笃老犹沈吟
揖让昔人间旷然抉其心此外可勿问郢书任如林
廿年荷陶铸十年惜别离六年遭荼苦馀生患阻饥
以此成惭负著书杳无期犹喜素丝在未为缁所移
卷六 第 10a 页
(侍郎今年八十方七治仪礼自言加我数年当/更有进处且戒予不当为汗漫之游坐消日力)
  湛园先生为睢州汤文正公发义愤事予已载
   于其行状中望溪侍郎偶及之予谓如彼人
   者犹属天良之不尽澌灭者也侍郎笑而然
   之
一言恼杀沈栀林尚见斯人未死心若使怡然甘笑
骂将无放胆混人禽(栀林沈维/祖字也)
  晤宝应王太守孟亭于白门因乞其购梁公狄
   先生兄弟遗集
葭湖有寄公鹪林好兄弟我求五噫文廿年萦梦寐
卷六 第 10b 页
莫道羊叔子不如铜雀妓
  题明太祖纪后(是日以阻风因游/孝陵归而赋此)
恩威转盻太无常幸保功名仅六王朝士空曹登党
业书生环袂珣文章薇垣杀气连天动竺国慈云扫
地亡开国规模宁有此頖宫亚圣亦仓皇(太祖刑僇/之惨高洋)
(不是过也继以成祖国脉耗甚矣幸而济以仁宣/之宽大故得永世耳乃知寿国之功在嗣王也)
曲台浪说重经师手著宸奎录孝慈并后已先陵冢
嫡夺宗何怪启骈枝前星频震终沦落岩塞轻封半
险危始信睢麟精意失不徒官礼致乖漓(此论为前/人所未发)
(然有至/理存焉)
卷六 第 11a 页
漫传诚意撤胡床草床君臣未可忘此事终应输汉
祖濠梁何处吊韩王(太祖以事韩为讳见于刘辰国/初事迹后人谬言文成撤床皆)
(不考然杀之无乃已甚/其实留之亦不害也)
谁是条侯可授遗满朝勋辅尽陵夷天台学士真儒
者不救皇孙一炬危
江东秪合供偏安河北绵延控阨难闻遣车徒卜函
谷悔教弓剑瘗长干具官空拟神京旧亡国重增青
盖叹盛世于今隆继绝肯容樵牧妄摧残
  江声观察见过
羡尔清𦡱甚萧然似布衣偶然谈世事依旧掩柴扉
卷六 第 11b 页
祗爱微唫好深忧进奉非家山新著录愧我见闻希
(江声方辑凤山小/志旁徵文献甚博)
  题唐山夫人房中乐后(元城刘忠定公极称夫/人乐章之工而惜后妃)
(传中之见遗予谓夫人之诗足不/朽矣亦何必厕之娥姁之末也)
县官粗解风云曲岂有媕通群雅才一自朱弦三叹
后楚歌巴唱尽舆台
当年随陆皆文士握管曾无鼓吹音笑倒叔孙诸弟
子滥将绵蕝听清吟
旧游尚应酬王负神鉴还当贵许侯开国英奇归女
子更添彤管擅风流
卷六 第 12a 页
野鸡人彘正纷争乐府谁传淑媛名莫侍衣冠游渭
北凄凉永巷和㫪声
  谒褚文忠公祠和蔎林
故居尚表忠清里旧恨休歌妩媚娘天子一朝忘顾
命孤臣万里殉炎荒浪闻莭惠名曾易直到咸通葬
可伤(唐会要载公赐谥而史失之/其归葬事亦仅见唐彦谦集)三复梁郎祠下句
我来钦衽愧颜行(蔎林原唱有曰佳儿佳妇言犹/在元舅元勋事总虚可谓绝对)
  得穆堂先生信
年来喜报沉疴减近履皆传眠食安荆国文章犹有
托槐堂薪火未曾寒雅知自任非遗世谁道佯狂为
卷六 第 12b 页
弃官窃恐梦争到王室依然崛强似神完(望溪侍郎/颇疑先生)
(以乞休故托病不知先/生用世之心尚惓惓也)
  泊花池上寻荷
故人道山去鸡犬都仙游荷花亦萧索但有青鱼留
八公长踯躅斜日落西州
  题史阁部传后
当时若听诸生策又费天兵再下车社稷终输民命
重江淮千里免为鱼(礼贤馆徵士有献策者欲决高/沙湖水以当背城之借阁部不)
(可真大有功于江淮/也而阁部传中失之)
  闻道
卷六 第 13a 页
闻道中书令亲防瓠子河度支良不惜疏导竟如何
浊浪南来促危堤郭上过朝朝卜秋汛莫笑杞忧多
欲与水争地由耒亦大难移民无上策沸鼎有狂湍
国仗鱼盐重人愁井里残谁其刑白马拜表诉重坛
先汉王延世前明潘季驯庙廷方侧席海宇岂无人
四渎何当合长淮未可湮天心怜赤子早为降庚辰
  篙师编修近忽佞佛至诚且笃贻六绝句以谐
   之想发一轩渠也
又被旁门去一雄居然提唱震宗风直探秘密天花
藏不信温公与蜀公
卷六 第 13b 页
先生经术更无侪不是元城即了齐莫似屏山鼓狂
舌生姜树上妄安排(屏山谓/李纯甫)
打钟扫地差堪信割水吹光恐未然我是钝根无宿
果输君独上竺西天
隔邻老卒诙谐恶一卷楞严拱读勤试向鸡鸣参要
义东方晴色定氤氤(范东叔告/叶正则语)
勾甬禅枝遍四方密公香火尚堂堂明年可整东游
屐牙笏宫𫀆拜育王
诗人学佛最相宜切玉刀成游刃嬉从此相逢须退
含速营藕孔去登陴(禅是诗人切玉/刀遗山句也)
卷六 第 14a 页
  圣因寺
在昔 仁皇帝频年幸圣湖山川荷明德花鸟献
灵苻黄屋神犹降苍生望未孤白头诸父老试习旧
嵩呼
  谷林为梅里祁氏弥甥每见夷度先生诸藏书
   尤宝爱不惜重价购之尝索予所有范正献
   公集孙学士春秋解方淙山易至再四以其
   皆淡生堂物也予靳之未致谷林下世予始
   悔之乃以付东潜使供之殡前而告之
东白先生亲迎时东书堂前赋结䄜太君解颂青箱
卷六 第 14b 页
本郎婿能歌黄绢辞尔时诸祁已衰落残签剩帙纷
嗟咨中丞止水血久化公子逐日魂无归零落都缘
佞佛叟屏当犹饱估书儿(梨洲先生曰祁氏藏书自/孝超学佛一切视为土苴)
(多半为云门沙/弥持去卖钱)转盻旷园竟榛莽先生凭吊泪如丝
风流宅相真健者代㒷蔚为诸侯师小山插架十万
卷以视外家有过之凯风寒泉孝子慕青毡故物先
君思每逢淡生旧手泽购之不翅珊瑚枝拟将一卷
别著录属予为序陈慈帏白华之养在带草一笑何
必斑襕衣更有王郎劈窠宇东书堂前历劫遗(王百/榖书)
(旷亭二大字谷/林以置园中)旁搜未竟骑鹤去令我愁过泊花池
卷六 第 15a 页
徐君所志在挂剑孺子不须陈只鸡郎君试置两楹
上定有中宵降植藜
  东潜论水心先生多所不满予谓是宋史之误
   也当以其开禧上殿劄子正之
水心大功在王室左右馀干成夹日同心但有一平
阳幸挽宗祊免瓦制(平阳谓徐忠/文公子宣)论赏超然谢殊迁
被锢怡然甘三黜斯人斯学真有用岂独文章称卓
绝开禧晚用讵苟同力陈疲兵莫䡖率浪试曾闻笑
魏公䡖言几自怜龙窟且营堡坞壮金汤更缓征求
到蚌鲒为不可胜待可胜报雠有道战有术固辞草
卷六 第 15b 页
诏感慨多乃有痴人如易祓(水心辞草诏山斋劝之/盖不知其意不欲用兵)
也俄而淮汉果土崩救败终须劳一出斫营小试在
沿江竟退封狐淂安集朝局再更论再翻营营者流
妄周内及之由窦幸逃诛孝友摩碑偶见脱改头换
面纷重来掊击正人咨唐突(许及之即由窦尚书也/雷孝友玄陈自强碑见)
(其败而摩之斯二人者论/水心耳其言宁足信乎)陋哉宋史何冥蒙缁素糊
涂不可诘谁人榷史洞观火一为前贤洗诬屈永嘉
世嫡在君家南塘经术紫芝笔但莫放言贬曾孟斯
案还须重审覈(水心说学多伟论但贬曾/子孟子则真贤知之过矣)
  夜坐
卷六 第 16a 页
会有西风作行看万籁清何须怨寒暑一笑任虚盈
岁序白驹过道心孤月明高梧多夜色沈冥羡庄生
  始宁陈宪使明时奉使交州携其牡丹以归至
   今犹盛瓯亭为之索赋
海桑社柏几推迁尚有名花域外传万里轺车思旧
德暮春风信动南天居邻妫氏耕畬野事忆郕王剪
伐年珍重故家光故国不随姚靳委荒烟
  读史小咏
方寸匆匆乱归曹自不禁晚为中执法无乃负初心
   右徐庶
卷六 第 16b 页
礼称三不吊畏最笑人庸周家贤宰相后死愧韩通
   右李榖
补史亭中客空山夜哭时如何撰碑事千古有微词
(按𥙿之为崔立撰碑事本传不载别见/王滹南传中予读陵川郝氏集而惜之)
   右元好问
  长白诗人马大钵有读渊明集句曰义熙尚有
   关心事岂便羲皇以上人堇浦最喜诵之果
   隽语也予为反其言以成其意
感时已叹黄农没遗世羞为汉魏音不是羲皇真种
子义熙谁复更关心
卷六 第 17a 页
  寄怀茶坞
义公始终高弟稚季生死故人结客已嗟金尽含杯
不道家贫(义公谓义门学士/稚季谓稚中太常)
刚肠大类中散绮语又肖西昆贤者固不可测悠悠
此意难论
  筼亭宪使海昌署斋池馆杂咏
其北有浓阴其南有微吟主人无俗韵此君亦虚心
   右竹南诗屋
海波喜宁静使君合高闲时闻桃花气生香研席间
   右晏闲亭
卷六 第 17b 页
漫天下飞白落地都微茫三春午睡醒诗思同清扬
   右絮影轩
东西更南北妙莲叶茸茸游鱼乐莫乐濠上正空濛
   右鱼戏阑
吴淞若可招淂半亦已饶所愁夜半去堤揵得无劳
   右剪淞堰
  题天池风雨归庄图
浓云如墨瞑归途风雨漫天一老夫青藤居士正沈
醉秃笔与之俱模糊
  花间偶成
卷六 第 18a 页
每于极盛须防厄看到将残倍有情惭愧斯人长寂
莫不华不实度虚生
  秋赋
新传挟书律辱过溺巾时不道诸才彦终无萧望之
  梦中有客口占二句赠予醒而续之
四窗五奥诸仙宅双韭三菁大药材我是玉皇香案
吏生天早已住蓬莱
  中秋前一夕蔎林招登吴山不果移尊篁庵
天气颇未佳诸君将安之老夫兰若好三𨓷待新诗
淮南丛桂下招隐是吾心有客咏远志愁闻夜鹤吟
卷六 第 18b 页
(谓樊/榭)
明月微濛下清酤曷再陈匆匆归棹急定为捧心人
(谓堇/浦)
王生邅虐谑下箸几迟回虎既帅以听恣君一饱来
(谓茨/檐)
  同人登吴山延庆道院看月分韵淂天字
日昨中秋月黯然新晴喜上吴山颠左江右湖新涨
绿山色与之俱洄沿杰阁凌虚挹西爽候虫草际鸣
戋戋斜阳欲落未肯落一角犹挂前檐前忽然飞玄
不知处清辉续照生寒烟寒烟和月堕入水精庐倒
卷六 第 19a 页
影迷地天此时老子㒷不浅直欲凌风恣孤骞划然
长啸声所到留遗犹堪五百年人生陆陆尘雾里安
得欢会永蝉连良朋夜夜共樽酒月亦无复阙与圆
  蔎林劝予移居于杭雪舫檗斋二使君亦云然
   而瓯亭和之独堇浦有以知予之难于迁也
此间良足乐思蜀还瞿然既恋善和书亦念原氏阡
以兹几踌踷孤负卜居萹我家旧吟社近在孤山前
连刘诸高士清风定有传重荷诸君意为续城东缘
(先泉翁结孤山/社寓居城东)他时倘几幸得买阳羡田不妨一岁
中来往三江间所忧二使君远飞不我延
卷六 第 19b 页
  秋晴集圣因寺分韵
秋老湖光好细参过时衰柳尚毵毵暗云与日争高
洁新水连天共蔚蓝绕寺游船逐归鸟一林凉气下
空潭秪愁馋口哆张甚蔬笋虽精未饱酣(谓王/瞿)
  护林柳渔瓯亭竹田小集篁庵分韵
客与秋俱老花偏晚放春凉风排旅闼爽气集诗人
何处闻长笛齐来蛰角巾嘉名重九近白社有间民
  白海棠
嫣红尚愁人何堪更缟素日暮嘿垂头贞心畏行露
  重九雨止然晴色未老不敢入山因共同人闲
卷六 第 20a 页
   游城东诸兰若用米元章九日韵
疑雨疑睛未定天几人吟眺罢觥船偶寻绿水来城
角但见苍苔绕佛前此日清游真寂莫他时诗句定
流传木稚花落黄花早幽㒷翻缘淂地偏
  味秋芍药同蔎林(花谱以秋牡丹目之洞庭山/中花工为之改名盖以其为)
(草本/故也)
小草休夸带与鞓秋花尚冒殿春名轻盈定入扬州
梦萧瑟终舍楚客情暮霭凝时山共翠浊醪香处客
同赪老夫正有将离赋对尔能无百感生
  莓厓周都御史先司空公石友也其从孙副使
卷六 第 20b 页
   汝观先宗伯公姻家也今其后人已尽偶与
   穆门徵君询其世次则莓厓之裔迁杭四世
   矣为之惊喜因劝其东归展墓以存故乡之
   遗
城南韦杜旧通家乔木消湛亦可嗟尚识中丞埋玉
地石人横裂石碑斜
  东潜以予脩学案购得直阁游公景叔墓志见
   示张公芸叟之文邵公篪之书章公粢之篆
   而安民所镌也题诗于后
关陕沦亡后横渠学统湮吕苏仅著录潘薛更谁陈
卷六 第 21a 页
石墨何从购遗文大可珍卲公亦五鬼鸿笔壮安民
  读方子留诗
不波航口水茫茫东丹山头云漠漠百年哀怨未消
残一卷遗音疑可作布衣何事与国家志士不忘在
沟壑平生许剑爱勾馀墓树西靡应如昨我歌大招
词足感横江鹤所惜夜悲歌十九已沦落
  南湖观张功父像
张郎真将种不独数诗宗一掷事幸济终身愿未从
象台消壮志萧寺无遗容寂莫南湖上风流宛可逢
  观潮同钝轩
卷六 第 21b 页
扬波相国伍重水大夫文白马新来者遥知顾令君
(见董户部/德称集)
  前过京口银山得诗二句而未就乃续成之
庙中雷震蕲王鼓岸口灰飞老兀魂闻道金山但坐
啸曾无风鹤共追奔(以银山为金山近日/阎百诗始辨正之)
卷六 第 22a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