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真集-清-张玉书卷十一

卷十一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张文贞集卷十一
            大学士张玉书撰
 诰授通奉大夫巡抚贵州兼理湖北川东地方提督
   军务都察院右副都御史个庵王公墓志铭
   康熙乙丑丙寅间王公个庵以兵部武库郎出
   知吾郡镇江府事时余方伏处垩庐杜门屏迹
   而辄闻父老之称述公政绩者无虚日曰某弊
卷十一 第 1b 页
   革矣某蠹除矣某杂派停矣某被戍兵凌敚者
   事得直矣曾不踰岁令行禁止肃然以清而公
   乃修葺学宫创兴义塾日讲求教民礼让之道
   以庶几古人渐摩风俗之意而初不见治郡之
   繁夫京口旗民错居素称难治支给月饟尤太
   守之专责先是领饟于藩司而藩司不以时给
   往往众口欢呶禁之弗戢甚有藉辞告贷恣行要
   挟者公至郡力言于上官有请辄应给发无稽
卷十一 第 2a 页
   时子是骄兵悍卒皆屏气帖息莫敢有后言比
   余在政地与文靖公同奏事
 上顾问玉书知府王燕居官如何即奏守甚清才亦
   能任事民皆感之
 上为首肯既退而文靖公谓余曰仆方与公共事公
   独不避嫌耶余曰君父之前不敢不以实对也
   时
 圣明已深察公贤未几即擢任江苏按察司使案牍
卷十一 第 2b 页
   繁赜江苏为最公听谳无一留狱律例所在不
   敢以意毫发重轻属吏奉公指凡所上初招狱
   辞亦无敢以他请苛比骪法行私者七郡之狱
   称平甲戌夏晋湖广布政司使是时楚省方行
   鼓铸藩司董其役而宿弊丛集官铸之外奸铸
   倍增因而榆荚綖环十不当一上下官吏渔猎
   于中莫肯摘发其事者公抗颜白督抚谓武昌
   钱殽杂已极势必不行钱滞不行则上下交困
卷十一 第 3a 页
   非立罢不可条其事上之楚铸乃罢其他收支
   抑勒输纳重耗诸弊悉明示釐革州县奏销额
   费岁派取于民间者亦严谕禁绝有费即身任
   之阅四载湖北藩库无铢黍浮冒虚诡之病皆
   公力也岁戊寅
特旨授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巡抚贵州公念黔省处万
   山之瘠地荒而俗敝非力行教养无以广生聚
   而兴德化因具疏言全黔荒田十居三四屡谕
卷十一 第 3b 页
   垦辟而民不辄应盖垦经数载然后收穫所入
   薄不足输税故人怀观望倘悉依减则宽以六
   年未有不鼓舞争赴者赋虽减重就轻田则易
   荒成熟是于国税原无损也又言
 圣朝诞敷文教徼外苗猓靡不向化而黔省师儒之
   官尚多未备各州县卫有初未立学宫者有有
   学无官而附试他郡者请依滇南故事通省建
   学设官文武童一视小学收录廪贡亦举行如
卷十一 第 4a 页
   例则人心感奋教泽自濡奏上俱如所请苗人
   掠劫事所时有而有司处分特重公言诸苗供
   办徭赋非野苗可比特一旦负罪而窜入丛篁
   深箐难以立禽倘即议有司降黜去官则人才
   可惜且罚既重讳盗者必多请依常例限年追
   缉庶盗可捕而民生益安章下九卿廷议亦从
   公言而公又时颁条教饬州县官吏无纵奸人
   诈索土司以启争端尤得拊循苗人根本之至
卷十一 第 4b 页
   计镇宁州民曹邦杰妻张夫亡从死法不应旌
   公力为之请谓地介荒服节烈罕闻张氏敦笃
   伦常实可矜悯伏冀破格表一妇之完贞以励
   全黔之风节
 上特恩许之四方咸传诵焉公于边地民生吏治悉
   心筹画以次见之设施越三载劳瘁倍至忽感
   疾咯血盈盂遂以乞骸章上一时制府提阃佥
   言抚臣正已率属吏畏民怀一人之去留实系
卷十一 第 5a 页
   岩疆之休戚随有
 旨命供职如旧众皆慰悦公力疾视事复二载有馀
   而痰𠻳转剧四十二年秋更申前请
 诏乃允致仕去黔之日远近军民苗猓遮道拜送见
   公形容癯瘠辄相顾泣下公亦为洒涕以别盖
   遗爱至今不忘也宛平王氏族望鼎盛世德相
   承余于文靖公志中书之详矣公显考太子太
   保礼部尚书文贞公讳崇简以子文靖公熙贵
卷十一 第 5b 页
   加赠太子太傅保和殿大学士妣梁夫人累赠
   一品夫人生母周夫人以公贵赠淑人文贞公
   生六子长即文靖公次湖广桃源令槱次巡抚
   浙江副都御史然次金衢道参议照次即公讳
   燕字子喜个庵其号也又次则公同母弟刑部
   员外郎默公兄弟友爱至笃自黔中还时员外
   君方侨寓金陵因往就医居半载始入京师时
   文靖公初逝公见余深叹同气六人存者仅半
卷十一 第 6a 页
   惟余兄弟之戚亦与公同相对太息者久之余
   忝辱公世讲公在黔中数千里致书缔姻好因
   以杭州守第五弟女许字于公子克慎公尝欲
   携令子就婚于杭并省兄中丞公于官署乃此
   愿未遂一夕疾作竟致不起可深痛哉公卒以
   康熙四十七年七月十二日距生顺治九年十
   月七日享年仅五十有七元配张夫人利津知
   县讳文熿女继袁夫人巡抚山东工部尚书谥
卷十一 第 6b 页
   清献讳懋功女子七人克宽前卒张夫人出克
   慎克修及幼子如玖袁夫人出如珽如圭如璋
   侧室出女九人孙二人希曾守曾公长于诗前
   后集若干卷奏牍之文条鬯剀切皆公所手定
   公事业彪炳惠泽在人而立身行己无愧无怍
   所独惜者未登大年耳而公亦何憾焉兹以四
   十八年十二月某日卜葬宛平县骨香山社之
   新阡克慎奉袁夫人命来乞余铭不敢辞铭曰
卷十一 第 7a 页
   文贞文靖艰哉缵武英姿懋绍不藉华膴初守
   京岘百榖膏雨屹屹崇祠大江之浒平刑于吴
   核赋于楚黔山际天遄往开府农耨蒿莱士艺
   榛莽椎髻者苗亦歌且舞引疾言旋如婴失乳
   遗泽未沬如日长煦史册大书名莫与伍爰勒
   碑版贻示来许
 诰授光禄大夫内秘书院学士张佳公墓志
   余为史官时今侍御赛君方官中翰属余叙其
卷十一 第 7b 页
   先公所为北海集余自惟晚学后进得挂名于
   公文字中以为生平之幸及今二十馀年矣赛
   君复以公墓石之文郑重相属盖公之初葬在
   都城北之关西庄继两夫人祔葬改葬于城外
   之宋公庄复以地势卑湿改葬于卢沟桥西之
   太平桥先达钜公传志之文载公之行事者备
   矣余更何赘辞惟掇取诸公所叙录有关于公
   建树之大节者序而志之并以志改葬之岁是
卷十一 第 8a 页
   则赛君之所以显其亲于有永者也按公姓张
   佳氏讳鄂貌图字麟阁遇羲其号也自始祖以
   下世居长白山鄂莫和索洛之地递传至曾祖
   讳瓜喇始迁辉发祖讳代荫布禄又迁叶赫南
   地名张尼和乐居焉父讳吴巴泰母觉罗氏及
   公贵曾祖祖考皆赠光禄大夫妣皆赠一品夫
   人公体貌魁杰屹如岳峙幼善骑射稍长即嗜
   经史恭遇
卷十一 第 8b 页
太祖高皇帝肇基东京向用英俊之士公辄讲求文武
   大略以冀为
  国家异日之用每搆一编研索穷日夜久之才誉
   蔚起
太宗文皇帝崇德改元益尚儒术岁戊寅拔公一等秀
   才
赐布帛时
召见讲译书史辛巳初设制科公应举居第一
卷十一 第 9a 页
赐顶带选入内院校译会典顺治元年冬
世祖章皇帝入关定鼎公与扈从旋授秘书院侍读奉
命编纂
两朝实录书成赉白金文绮又译通鉴及诗礼二经于
   凡草木鸟兽之名器物象数之实考辨精核能
   补笺疏所未逮公博洽载籍兼通兵家言谙习
   韬略
  庙堂知公才能以经术赞军务于是
卷十一 第 9b 页
  大师所至皆命公偕行流寇李自成既从一片石
   溃奔馀党直趋关中公从和硕豫亲王师追击
   于潼关大破之遂平陜洛嗣江南两浙以次削
   平屡用谋策制胜公之功为多
 优诏褒美特加锡赉三年从征南大将军多罗贝勒
   征闽说降其巨帅郑芝龙事闻
 赐文绮八良马二四年从和硕郑亲王征川湖所向
   底定辰沅九溪十二土司暨生苗猺獠悉先后
卷十一 第 10a 页
   受抚八年师还进宏文院侍读学士两遇
 覃恩授通议大夫加拖沙喇哈番又加拜他喇布勒
   哈番是年秋充顺天考试官取士七十人后多
   至显官十年进内秘书院学士复从和硕安亲
   王出塞征喀尔喀部落收服其众十一年以闽
   海梗化复从郑亲王世子率师进讨黄梧来降
   修筑漳泉郡县凡十四城而滨海诸路以安十
   四年
卷十一 第 10b 页
 覃恩累进光禄大夫加一级明年改中和殿学士兼
   礼部侍郎仍带加一级又从多罗信郡王进取
   云贵深入其阻百蛮皆就抚自此海宇一统
 朝廷盛德无所不震叠矣十八年复改内秘书院学
   士是年秋班师道感寒疾以十二月二日卒于
   天津之杨村年四十有八
 上震悼
 遣官谕祭赐金五百两造葬荫二子入监读书长即
卷十一 第 11a 页
   今侍御赛图由内阁中书历中书科掌印中书
   改监察御史次赛良今官三等侍卫公当国之
   初以著作谟议为一代文臣领袖而自入关以
   后驰驱兵间者十有馀年历秦楚江浙瓯闽滇
   黔万馀里蛮烟瘴雾之区丛篁深箐之域无所
   不经跃马涖阵摧坚折锐之事无所不预战守
   攻取擒纵剿抚之机宜无所不备行间飞书驰
   檄以及笺表露布皆磨盾立办而又以其馀力
卷十一 第 11b 页
   登临览观感时物纪风土错载于篇什咏叹之
   内如所遗北海集其什伯之一二也而生平建
   树之鸿骏亦略见于此矣
 诰赠奉政大夫内宏文院侍读田公墓志铭
   太学生田子惟冀与其弟孝廉惟兖持其王父
   赠大夫行述泣而白于余曰先侍读之易箦也
   有坠言焉曰吾死而不克葬吾父无以逃于公
   羊子过时之诛小子识之速营葬以竟吾志葬
卷十一 第 12a 页
   则志墓之文必乞之高阳夫子夫子知吾之欲
   归而以预修
  国史未逮也惟冀等敢以先人之命请盖赠大夫
   之殁距侍读之殁十有五年矣丙午丁未间侍
   读尝欲以归葬具牒乞假会
 召入史馆不果庶几
  国史之竣则酬所愿焉不谓其遽逝也按田先世
   居固安县张华村东捍社系远不可考前明永
卷十一 第 12b 页
   乐间有讳旺者以军功为辽东东宁卫掌印指
   挥同知子孙世袭遂家于辽五传讳钺居次不
   当袭用经营起家钜万钺生大成为邑庠生大
   成生养民贡入太学前明万历中历仕至兖州
   府鲁藩护卫经历卒于官葬城东南自是家于
   兖经历三子长生璧袭世职次即赠大夫讳生
   兰字馨野年十六经历筮仕日照县簿随入关
   性嗜读书经历为延山左知名士苏君某相君
卷十一 第 13a 页
   某与公日相镞砺公气益锐文益奇二君皆逊
   谢以为不及后二君相继成进士而公因侨寓
   不得应试迄无所成就经历既即世家计中落
   生璧以袭职宦游于外十馀年未尝一至兖旅
   舍环堵食指日众一切悉公经纪之公与生璧
   异母璧母为白太孺人公母为陈太孺人公善
   事两母色养备至白疾笃公亲侍汤药目不交
   睫者月馀及卒丧祭尽礼抚兄子如己子推甘
卷十一 第 13b 页
   让肥幼而育长而教卒无倦色前明末盗贼蜂
   起公孤踪客寄不遑宁处于是裹衣南徙展转
   于淮阴秦邮广陵之间所至不数月觉有变旋
   复他去既去而其地辄往往多故以故人咸服
   公之智而又叹公盛德食报虽坎壈百折而能
   自脱于难也继迁江宁适当鼎革之会
 王师南下群不逞之徒乘乱伺衅日寻戈矛以修复
   私怨豪帅马某所𨽻士卒素不驯一时争欲甘
卷十一 第 14a 页
   心而公有乡人某亦𨽻马戏下一夕携其家数
   十口奔诣公避害公纳焉或持械大呼于门曰
   速出之可免祸不则汝家立齑粉矣公曰彼虽
   非张俭我独不能为孔文举耶不听诸亡赖亦
   稍稍散去比事定绝口不复言盖公平生行事
   仗义负气大率如此岁丙戌复自江宁卜居广
   陵杜门课读以累叶未竟之志勖诸子辛卯侍
   读举顺天乡试壬辰会试中式闻捷且喜且悲
卷十一 第 14b 页
   曰恨不及吾父见之侍读未及与
  大廷之对趣归省觐公相见益喜未几疾作疾既
   革犹强起叩陈太孺人寝门问安顾谓侍读曰
   汝曹善慰白头之心则吾死瞑目矣越一日遂
   卒公生于前明万历丙申十二月初五日卒于
 皇清顺治壬辰七月初九日年五十有五呜呼俗之
   敝也家庭骨月或相背负若行路而况其为门
   以外乎公孝友笃行至老不衰如乡人避难一
卷十一 第 15a 页
   事存活数十口呼吸之命于危疑臲卼之中岂
   非太史公所云天下之阴德宜享祀十世者乎
   三十年以来衣冠氏族转而为栾盈之败若敖
   之馁者比比皆是而公藏仁赍后历久益昌侍
   读既贵且显而诸子若孙方踵起未艾是亦可
   以观天道矣配孙氏文学讳某公女敕封太安
   人子三人长即侍读麟戊戌二甲进士历官编
   修司业内宏文院侍读娶孙氏次螭廪例监生
卷十一 第 15b 页
   娶刘氏次驺太学生聘翁氏孙五人长惟冀廪
   例监生娶刘氏次惟兖癸卯举人娶刘氏次惟
   徐郡庠生未聘次惟扬聘范氏次惟荆聘萧氏
   女孙三人曾孙三人长之誉次之隽次之髦以
   某年某月某日葬于某原铭曰京兆望族厥生
   伟人肇迁自东寝迹广陵食贫踬险历困益亨
   天啬尔遇惟德永存枝丰萼跗实荫本根语曰
   不于其躬则于其子孙爰作斯铭用表君之墓
卷十一 第 16a 页
   门
   文学李君暨周孺人墓志铭
   枣强文学李先生殁后三十年其子公旋名履
   祥与余同举顺治十八年进士又八年先生原
   配周孺人没康熙九年春公旋遣使持状来长
   安属余为祔葬铭且曰祥不幸八岁丧父时两
   兄涉讼于外几不克襄大事赖母氏营葬县棺
   而封不设碑繂今吾母又弃藐孤逝矣卜某月
卷十一 第 16b 页
   某日启先大人圹奉吾母祔焉乞吾子为文以
   藏识幽官感且不朽余闻之少不诔长又学殖
   荒落惧不能为先生导扬德𡠾于万一因重违
   千里寓书之意不敢辞谨损益来状而为之志
   按状先生讳维聪字足临先世江南之句容人
   前明洪武间有军功而御赐粗喇李者来枣强
   家焉遂为枣强巨姓数传至文林郎南城兵马
   副指挥省吾公是为先生父先生生而器宇凝
卷十一 第 17a 页
   重自幼无子弟之过弱冠括羽镞砺肆力于经
   史不为老生俗儒剽窃涂塈之学尤嗜读班氏
   书故其为文雄浑灏演卓然成家既补弟子员
   旋食饩试辄高等四方文学知名之士络绎订
   缟带交其所辨论皆经世大略凡古今地理官
   制河漕钱榖与夫武备之强弱设防之要害无
   不涵肆穿贯如数一二时太史杨昆阜梅长公
   两先生负海内人伦之望重交游慎许可先生
卷十一 第 17b 页
   亲执经其门两先生深器重马屡试棘闱不得
   志而去之泊如性至孝省吾公司南城偶遘疾
   先生闻之两日夜驰数百里至京邸亲侍药饵
   疾愈而后返嗣遭两艰哀毁尽礼笃念宗谊族
   有嫠妇无所归厚遗之衣食贫不能自赡者鬻
   周孺人簪珥给之其他姻睦戚党大抵类是夫
   世衰俗薄重利而轻义刘孝标所谓不费半菽
   落一毛而坐视三党之困穷者比比皆是而先
卷十一 第 18a 页
   生以一诸生勉强好施老而不倦岂非所称古
   道笃行之君子欤晚年构五一亭于舍南百武
   许莳花艺行岁时偕二三执友浮白吟啸率以
   为常曰人生天地间须令造化生意与自家意
   思盎然太虚中耳呜呼是可以知先生之学矣
   先生没而家难起内侮外讧磨牙吞噬有如沸
   羹长公次公奔走牒诉无宁日馀孤㷀㷀襁褓
   阅十年而后家难少息凡此十年中食荼集蓼
卷十一 第 18b 页
   支拄门户不至有尺寸中落者皆周孺人力也
   孺人为故城文学纯吾公女大司马卫阳公女
   孙年十七于归先生庙见后攻苦操作力以世
   俗女子贵倨之习为闺门戒尊章继逝相夫子
   经营丧葬先生没日夜督课季子涕泣语之曰
   而父力学不逢年今已矣终父之志是在小子
   辛丑公旋成进士孺人怡然色喜曰未亡人可
   报夫子于地下矣公旋以选人需次家食侍养
卷十一 第 19a 页
   者八年孺人惓惓以家世清白为训卒之前夕
   犹諈诿教戒夜分不寐及旦竟无疾而逝年八
   十有九呜呼当前明之末季吏道杂流品淆矣
   脂韦訾潝之徒皆得掇拾青紫以先生蕴道抱
   德身负不羁之材而郁郁终老曾不得少见设
   施于世历今四十年曩之碌碌负乘者已与腐
   草同萎而一孀嫠抚八岁儿读书成进士遭遇
   盛时异日将光大先人未竟之业以垂不朽显
卷十一 第 19b 页
   晦迟速之故可为三叹也已先生生于前明万
   历庚辰十一月十四日卒于大清康熙戊申十
   二月十一日男三人长某次某次即履祥辛丑
   进士候选知县铭曰滹沱清漪恒岳巉岩笃生
   真儒外韬中完淑人作配母仪克全涂墉终亩
   勖哉象贤积德流庆片石永传松影在地白云
   在天
 诰授奉政大夫分守口北道山西布政使司参议蓼
卷十一 第 20a 页
   庵袁公墓志铭
   自国家以才能课吏治于是内外大小吏皆务
   矜才鬻能为踊跃于功名之道而老成明练守
   正不阿凿然欲以经术饰吏事者其功名顾反
   居后此有志经世之士所不禁扼揽叹息者也
   曩日诸曹郎争用奔走结纳以荐踞津要之路
   少参袁公蓼庵时为工部郎中独有清直声大
   司空掌雷傅公深器重之未几以例出为陜西
卷十一 第 20b 页
   甘山道佥事公既出而资望在公后者辄相继
   登台省班行中咸为公称惜而公处之恬如也
   及今踰十年甫一转官复得边地乃未及一载
   遽以疾卒不获大竟其用岂不痛哉初公以乙
   未成进士筮仕陜之乾州乾当兵燹之馀民俗
   滋敝公至壹意拊循不数年流移者皆复业丁
   酉分校拔知名士六人庚子擢工部屯田司员
   外明年晋虞衡司郎中公讨论掌故谙习部务
卷十一 第 21a 页
   胥吏敛手不敢牟毫末之利当是时滇闽间馈
   饷旁午会山陵大工经费益不继诏直省正赋
   外每亩暂增课一分用佐急需公职司焚帛曰
   民困极矣寸缣尺缕皆闾阎膏血也力清乾没
   省金钱钜万他所裁抑类是既至甘甘为河西
   重镇戍防之地西海诸部觊觎大草滩比岁阑
   入牧马者不绝复遣使请割滩地蓄志叵测康
   熙九年
卷十一 第 21b 页
  朝命兵部侍郎科公尔往偕提督张公勇度地画
   界张公持议坚争者不能夺大草滩卒得不与
   而左右赞画之者公之力也公与张公交驩无
   间时参预密谋自画界以后西海部人不敢复
   窥张掖边境肃然甘州距西宁镇千有馀里往
   岁协饷西宁负载转输蹄踵交道甘人苦之公
   力请得罢主客兵待哺数千人公悉心持筹军
   得宿饱庚戌诏简监司具才望者入为卿贰直
卷十一 第 22a 页
   省合格者才十人公名列牍中未及用辛亥升
   口北道参议口北地确田芜民贫而赋重前人
   怵于考成谩称岁输如额而逋课累积几以千
   计其粟储于仓者历岁侵渔耗蚀不可算数非
   按籍核实无以釐宿蠹顾欲求垢索瘢则失察
   之罪先坐大吏大吏闻公言皆阳韪而阴阻之
   公擘画盘错惫心罢精申旦不寐居数月食日
   益损会阅工口外为炎熇所中疾大作旋具牒
卷十一 第 22b 页
   乞休比得
 俞旨而公已不起公未尝自雕琢为才能而其始终
   勤事如此呜呼如公者真可谓国之劳臣者欤
   公讳州佐字左之号秋水蓼庵其别号也袁系
   出汉司徒安代有闻人宋南渡后占籍会稽数
   传为柱南公负异才杖策游燕为某大将军揖
   客生二子长讳绍元为迪功佐郎累赠奉政大
   夫是为公父赠大夫偕弟绍宠携赀客游济上
卷十一 第 23a 页
   遂家焉生五子公其季也公生九岁而孤母周
   太宜人复早逝公刻自镞砺专精制举业举故
   明崇祯己卯乡试为孝廉多奇节甲申避乱会
   稽
世祖章皇帝既平中原复携家还济壬辰就高苑县谕
   邻邑士争从之游乙未礼闱家大人与分校实
   得公卷秉烛击节谓他日当以经术名世今言
   验矣余与公称世讲常北面事公公亦以幼弟
卷十一 第 23b 页
   畜每相对语辄娓娓竟日在甘州入觐者再为
   余言边塞要害战备守禦状原委顜然谓边地
   土狭农稀宜用开中法分河东盐引三之一输
   粟河西以资军食又宜简练乡勇拔置卒伍可
   不待召募而坐收精锐千馀人公之言未及效
   而公不可复作矣胸中储偫经术矻矻白首不
   独当世无深知公者而天亦若厄之可悲也已
   所著有孝经注解植香斋诗集奉天志馀四隽
卷十一 第 24a 页
   等书行世生前明万历丙午三月十五日卒
 大清康熙壬子十一月十四日年六十有七配童
   氏诰封宜人子三显祚庠生显祐显祺俱幼抚
   养子显经公族甥也悯其孤字之女二一适鲁
   一适胡先公卒孙三麟獬豹女孙一显祚既扶
   公丧归以公同年孝廉郑君与侨所为状谒铭
   于余余辱知公者不敢辞因撰次公行事而为
   之铭曰世风訾潝波流弚靡礧砢郎潜履道如
卷十一 第 24b 页
   砥阴揫阳煦边陲肃清岩关插天公功与京量
   才百斛甫试八九读书充宇藏仁赍后仕逾一
   纪敛无遗赀我哀我友铭无愧辞
 诰授光禄大夫工部侍郎费茂公墓志
   余尝翻阅
  国史伏见
祖宗朝鹰扬戮力之士项背相望虽当偏禆之寄其建
   树已不愧为名将而况久历行间战功可一一
卷十一 第 25a 页
   指数者乎至于武绩既茂而又荐登卿贰以清
   勤尽职为
  国家耆旧大臣则尤前史所不能多觏者也工部
   侍郎费茂公讳某长白山东巴海人公父赠光
   禄公讳某当
太祖高皇帝龙兴之初即以其族自巴海来归越三载
   岁在甲辰而生公于兴京之赫门村公天性孝
   友方五六龄时母夫人为制新衣公见诸兄无
卷十一 第 25b 页
   衣新者辄不肯服比及十岁事亲敬长俨若成
   人且颖敏嗜学习满书数月即贯通文义稍长
   勇毅过人精骑射尝以公事远出忽闻父病笃
   单骑遄返夜行灌莽中马伤足僵卧公仰天号
   泣曰得见吾父即死无恨奈无马何不移时马
   起竟驰归侍疾三日而赠公逝人以为至孝所
   感越数月又遭母丧哀毁几灭性比丧礼既毕
   遂锐意立功名以成父志初从征旅顺夺帜登
卷十一 第 26a 页
   城为一军冠大帅以一等功牌予之公曰余虽
   先登尚有贯蓝甲者在余前安可冒也辞让再
   三而自居二等大帅以下皆叹异焉取安珠山
   时敌军大集公率步军争先力战大败之守锦
   州南山城敌众夜袭我军战却之城得以完奉
   使黑龙江收祁勒里国有招徕功取明宁远城
   冲锋前进被鎗箭伤入关之役率汉兵与流寇
   战大破贼兵昌平州遇敌突入敌围被重伤犹
卷十一 第 26b 页
   手歼二人生擒三人而还嗣取宝坻通州皆有
   功顺治元年
特命管佐领事从饶馀郡王征山东有取劳山功又从
   和硕豫亲王追击流寇至潼关率先破贼马军
   功居一等豫亲王转旆江南公复在军中拔苏
   州城时敌将黄蜚合四总兵军力拒城南公以
   四十骑大败之尽获其战舰鎗炮旗纛苏州既
   克蜚等复纵火攻城焚桥凡三至皆败之自入
卷十一 第 27a 页
   关以后大小约百馀战身中一等伤者以十数
   计创瘢鳞次几无完肤而锐气未尝少挫方
  本朝初克辽东罹法网者甚众公所至安抚善良
   多所全活师行数十年自临阵诛戮外从未杀
   一不辜俘累得更生者所在皆是盖公生平仁
   心为质如此又素性廉洁从下江南江西浙闽
   东粤诸路皆兼领户工两部事军中所获金贝
   玉货币大帅一委之公公悉具册登载无铢黍
卷十一 第 27b 页
   丝粒为私用者一军称服师旋擢工部郎中
  朝廷知公有守赐良田七顷居第一区嗣是修
郊坛乐器仪仗及
  南苑行宫
两赐金币朝服督造
永陵工成加拖沙喇哈番
郊配礼成加拜他喇布勒哈番天下一统又加一拖沙
   喇哈番顺治十六年进
卷十一 第 28a 页
  盛京工部侍郎
福陵前浑河环绕时以涨溢冲损红门屡遣官督修不
   就公至董筑大堤成永无水患康熙六年
 覃恩授光禄大夫又数岁引年致政十一年
 圣驾东巡锡宴大政殿念公为三朝老臣特
 召近御座以金卮酒赐之并
 赉冠带狐裘靴刀诸物公每痛两尊人早逝忾闻僾
   见追慕不忘辽阳收复后即访善丹青者指授
卷十一 第 28b 页
   绘像以祀于家庙祖父母则刻木主奉焉岁时
   朔望及春秋节序必躬亲展奠年踰七十而礼
   敬不衰兄弟十人诸兄皆先公卒惟第六兄
   尚存公事之甚恭田宅服食车马仆从悉推以
   与之遇
 恩荫不与已子而与兄子公山第某兄子索泰少孤
   公抚育成人教以读书成乙未进士
  殿试第一甲三人公上念高曾世有阴德而谱牒
卷十一 第 29a 页
   残缺恐年岁久昭穆益紊遂手辑家谱垂于奕
   世又撰务本家训一书宗族中贫者衣食之孤
   寡者收养之无后者春秋祭之至今子孙犹遵
   行勿替康熙十六年病笃令诸子立侍榻前勉
   以忠孝以三月八日坦然而逝年七十有四呜
   呼史称邓高密功高于诸将而修整闺门教养
   子孙皆可以为后世法如公之才兼文武内行
   笃谨以此媲美前贤何多让焉子五人英山内
卷十一 第 29b 页
   务府营造司郎中荆山太常寺卿青山
  盛京礼部赞礼官名山笔帖式天保壬午副榜孙
   十五人兴德兴保俱候补笔帖式德音丙子举
   人内阁撰文中书德玉都察院笔帖式德邻明
   玉亮德德新俱候补笔帖式祁兰保贡生笔帖
   式德容生员明德宏德鄂绅德琛永贞俱业儒
   余与奉常公及中书君交久兹奉常公命撰次
   公懿行勒于贞石不敢辞因据原传书其事之
卷十一 第 30a 页
   大者以示后人
   处士凫盟申君墓志铭
   呜呼是为广平处士凫盟申君之墓君端悯公
   长子也方顺治壬辰癸巳间
世祖章皇帝以节义风厉天下
诏诸司体访前明死节诸臣将特举表忠封墓之典于
   是诸司以故太仆寺寺丞申某名闻者章六七
   上顾流传错互闻见异辞或误列太仆为自缢
卷十一 第 30b 页
   君闻之虑异日承讹袭舛无以徵信史乃从泥
   淖徒跣千里赴京师麻衣绖带痛哭都市具述
   其先人王恭厂投井自尽状柏乡魏公贞庵时
   在諌垣业具疏白其事会君至而其言益信所
   司既核实遂蒙
特恩谕祭赐墓田易名端悯一时辇下士大夫高君孝
   行争折节与订交余之获交于君亦自此始君
   既归杜门奉母手父遗书且读且泣所与游者
卷十一 第 31a 页
   同里张命士鸡泽殷伯岩仲泓兄弟伯岩仕为
   令君遗诗以耦耕招之伯岩随弃官还君自髫
   龀即嗜为诗吐纳百氏不名一家而音节顿挫
   沉郁激昂一以少陵为师其所以师少陵者悲
   愉咷啸无一不曲肖而非世俗掇拾字句以求
   形似者所可比也丙申后持襆被为山水之游
   余寓书于君曰苏门孙徵君今之程伯子也君
   壤地相接盍一往质之君至百泉以弟子礼谒
卷十一 第 31b 页
   徵君徵君瞿然改容剧谈信宿君自是获闻天
   人性命之旨遂不复为诗比余侍养里居徵君
   遗余书谓广平天资明敏入道甚易行将易浣
   花而莲溪矣盖君自谒苏门以后所造骎骎日
   上尝语人曰主静不如主敬敬自静也又曰破
   得利字方能入门破得骄字方能入道又论朱
   陆异同谓朱由大路迟而稳陆由便径捷而危
   其见理明而趋向正如此君少时才气迅发人
卷十一 第 32a 页
   多畏避之晚年器宇严重规言而矩行如水之
   有坊帛之有幅始而惮君者继皆倾心折服卒
   之前夕犹召友语至夜分晨兴阅姚江集复诣
   两弟所极论省察克治之学会闻客至遄归忽
   一仆而逝康熙十六年六月六日也距生前明
   万历四十七年十一月三十日年五十有九呜
   呼苏门既没续其传者无人今君逝而吾道为
   益孤矣余初闻君讣即为诗哭君深以哲人既
卷十一 第 32b 页
   丧吾道未兴为憾阅两月而君弟孝廉观仲太
   史随叔以君行略谒铭于余余与君交谊之切
   如此何忍不铭按状君先世为晋之绛人明初
   掖县令庸始迁广平八传而至赠考功郎讳化
   是为君祖赠考功生端悯公讳佳胤前明辛未
   进士历仕至太仆寺寺丞妣靳封安人君讳涵
   光字孚孟一字和孟凫盟其号也生而天资颖
   异能文章年十五补邑庠生端悯公敡历中外
卷十一 第 33a 页
   君侍养时为独多既奉端悯讳遂绝意仕进以
   母命浮沉博士弟子中非其志也岁庚子
 诏举孝行有司欲以君应君固辞有司不能夺辛丑
   贡入成均君投牒仪部谢病归戊申
 诏旨访用隐逸魏公贞庵雅意属君君复上书力辞
   魏公咨嗟而止君出处之际侃侃中程如此著
   文四卷聪山诗八卷荆园小语说杜性习图义
   利说行于世呜呼方端悯公之殉国也太夫人
卷十一 第 33b 页
   垂白在堂仲叔两孤幼未成立公从容蹈义
   一语不及于私良以身后之事有君在耳惟君
   孝友笃挚丧葬尽礼勖两弟读书取科第知名
   于时而自以洁修粹行见端悯公于九原之下
   是父是子天实阴相之以视彼佌佌蓛蓛倖生
   苟禄之徒不一传而声华销歇者岂直相径庭
   已哉君娶卢氏天启甲子举人惬胤女子二䪻
   頵皆君五十后所生䪻聘侍御宁公尔讲女女
卷十一 第 34a 页
   二一适贡监生李奇瑗一字刘徵阳以某年某
   月某日葬君某乡某原铭曰溯源自姜别为申
   繇晋宅洺钟哲人岳岳端悯国荩臣成仁取义
   式后昆处士守道甘贱贫啸歌白首坚松筠晚
   节益涉濂洛津铸颜者谁惟苏门大节廪廪小
   物勤道不绝物羞同尘世衰俗敝微言泯倚君
   力柱狂澜翻少微一昔星芒昏没者已矣生沾
   巾铭君墓石垂重渊千载不灭真气存
卷十一 第 34b 页
   副都统一等阿思哈哈番又一拖沙喇哈番巴
   图鲁路公墓志铭
  国家自创造大业以迄耆定中原所谓熊罴戮力
   之臣载在史册者不可胜指其功建名立而白
   首令终者固已声施不朽若身经数十战卒授
   命于疆圉锋镝之间自以获死所而无憾岂不
   尤可重欤副都统一等阿思哈哈番路公以康
   熙十七年殁于洞庭九马嘴之阵
卷十一 第 35a 页
 诏予祭葬进世秩荣哀之礼悉备盖公为
祖宗朝从龙旧臣能以尽瘁报国故
  庙堂之上特加优恤以奖其忠呜呼伟矣公姓纳
   喇氏讳路什满洲人束发从戎以骁勇自喜崇
   德中大师入山东之兖州公在行间率先登城
   拔之因
 赐名巴图鲁授三等阿达哈哈番顺治初元随
 王师入山海关击流寇二十万众一败之于一片石
卷十一 第 35b 页
   再败之于庆都以功进二等阿达哈哈番嗣流
   寇溃遁而西鄜延一路所至皆贼公偕副都统
   阿公喇善邀击绥德败兵大破之又偕参领舒
   公里浑击延安步贼七战七克会贼一只虎兵
   犯阵公徒步提戈急刺复大破之九公山之后
   侦知李自成贼垒所在偕纛章京苏公拜进薄
   其营击走伪刘侯获自成妻子自成由此穷蹙
   走死于时张献忠据蜀久不下公奉
卷十一 第 36a 页
命随王师入川亲击对敌兵者二同众军合击贼兵者
   三或以骑卒或以步军所向无不摧败顺治十
   六年
  大师征滇黔公之功在十万崎山者独多伪总兵
   罗大顺等树栅列鎗炮分兵拒战多者三万馀
   少或万馀或五千馀人公偕纛章京鄂公讷副
   都统噶公褚哈鼓众迎击连破数营敌大溃顺
   治十七年汇叙功绩公先以
卷十一 第 36b 页
 覃恩历一等阿达哈哈番进三等阿思哈哈番至是
   以累功进二等阿思哈哈番康熙初公年已六
   十用老成宿望同学士雷公虎至广东察滨海
   地定界而还是时遭时承平谓不复有事兵革
   逮十三年三逆煽乱禁旅四征不庭公喟然叹
   曰
 王师在野其以我为识涂老马可乎遂随贝勒师入
   楚十七年秋以偏师取湘阴至洞庭湖之九马
卷十一 第 37a 页
   嘴风大作仓卒避风于绿林滩舟胶贼兵突出
   以鸟鎗环击舟尽碎公犹奋勇发矢石击杀贼
   十数人力竭被伤而卒七月二十八日事也康
   熙二十五年追录死事进一等阿思哈哈番又
   一拖沙喇哈番世袭不替公老于兵间遇劲敌
   大战二十有馀合无失利者乃一旦身入于坎
   窞如此论者深惜公以名将战殁而又谓公志
   在灭贼正如汉新息侯壶头之困适遂其马革
卷十一 第 37b 页
   裹尸还葬之素愿而不必为公悲也呜呼
  国家有军旅之事而尽得如公者不以死生利害
   易虑何寇贼之不殄哉公之卒距生庚戌岁得
   年六十有九葬以康熙二十二年某月日元配
   某氏继配觉罗氏喀喇氏赠封俱夫人子二人
   长布纳海袭世秩由一等侍卫官协领觉罗夫
   人出次偏武三等侍卫喀喇夫人出孙郎图泰
   必图卢海布纳海出纳善纳禅偏武出偏君雅
卷十一 第 38a 页
   嗜文学素未与予交一日踵门折节属为文勒
   公墓石至勤且恳余愧不能扬公之风烈而重
   违偏君之意不敢辞也因件系公功绩而系之
   以铭曰擐甲登陴公之职克敌死绥公之志悯
   纶追恤
 当宁恩大书特书青史事少壮戎行经白首追奔逐
   北万馀里湘滨忽殒英雄悲波沸长疑怒决眦
   穹窿
卷十一 第 38b 页
 赐冢高祈连双卧麒麟安且止金书铁劵贻尔嗣忠
   臣有后永带砺
   右春坊右庶子公亮尹君墓志
  国家设立太学萃满洲英隽之士比德艺而教之
   三十年于兹矣汉士子分科入仕由国学进用
   者十之二三而已满洲人才蔚起当开制科时
   间一就试于有司其他自公卿世胄以及白屋
   寒畯未有不入太学而得奋迹为士大夫者今
卷十一 第 39a 页
   屈指三事大僚伟然负当代名臣硕辅之望其
   筮仕皆自国子生始则官祭酒司业者陶育八
   旗之人才以备国家异日任使之用其责不綦
   重矣乎余承乏西厢仅三月时满司业为公亮
   尹公窃睹公遇事警敏课督有程六馆官胥咸
   共奉其条教两祭酒亦折节委听焉盖公自官
   国雍历十馀载凡规制之沿革礼教之废兴士
   习之良窳材质之高下熟识于胸中如数黑白
卷十一 第 39b 页
   故久而益勤其职前后为是官者未有能及公
   之盛者也公讳某公亮其字也世为满洲人性
   嗜学研精经史丙夜不辍以文学知名于时顺
   治八年由国子生擢内秘书院检讨晋编修未
   几从和硕敬谨亲王军赴湖南缘事罢职十一
   年补内院七品笔帖式哈番十二年复以译文
   诖误罢职阅数月补内官监七品笔帖式旋升
   他赤哈哈番十三年罢内官监十五年补吏部
卷十一 第 40a 页
   考功司他赤哈哈番康熙元年晋考功司主事
   时故总河都御史王公光裕为御史奉命察浙
   江海道公偕行分察宁波一路宽严得宜至今
   人争述之六年晋司业八年
 车驾幸太学参考故事修横经坐讲之礼公讲尚书
   尧典首节音吐琅琅左右皆竦听阅日以大典
   成
 赐衣一袭功令八旗官学诸生业成者岁咨吏部以
卷十一 第 40b 页
   次试职公力绝请寄一以才艺学行为衡品骘
   严核凡所奖拔皆得人公之教宽和乐易诸生
   有所陈说务使尽其意不合者以理抑之无疾
   言忤色故人皆愧服十七年升右春坊庶子复
   与余为同官时校译讲义公脱藁至再既疾犹
   不释手盖公历官精勤所至侃侃称职如此而
   声迹显著尤在为司业时故余述之为详公天
   性澹泊衣食无华侈喜赒人急宗族交游有
卷十一 第 41a 页
   贫不能自振者辄捐赀为之助比及公殁三党
   之人抚棺而哭者莫不尽哀公生于某年某月
   某日卒于康熙十九年某月某日某时享年若
   干父某赠某母某氏继母某氏俱诰封恭人公
   事继母尽孝中外无间言娶他他喇氏佐领额
   公特礼女诰封淑人子二人长某娶内阁学士
   兼礼部侍郎萨公海女继娶刑部郎中希公福
   女俱敕赠孺人又娶某氏长史佐领鄂公洛女次
卷十一 第 41b 页
   幼女三人长适户部笔帖式加一级南玺次适
   吏部文选司郎中佐领陶罗次适三等侍卫萨
   尔詹
 敕授文林郎翰林院检讨申君墓志铭
   呜呼余今日执笔而铭随叔之墓此欧阳子所
   谓惟声与泪独出余臆者也随叔长于余四岁
   方顺治庚子随叔初举孝廉从其伯兄凫盟寓
   居京师时则今徐宫赞健庵盛礼部珍示为人
卷十一 第 42a 页
   文领袖召集四方知名士宴饮城西馆舍得十
   有九人凫盟最长余与随叔最少酒半计孝廉
   甫草议论蜂起谈谐閒作随叔毅然以庄语折
   之而罢随叔与人交疏中介气不随俗俛仰自
   应制举时已然余一见即心韪其为人此余与
   随叔定交之始也明年辛丑同举进士又同与
   馆选相得益欢越一载随叔丁母靳太安人艰
   去及服除授检讨又与余同入史局预修
卷十一 第 42b 页
两朝实录晨夕不间者六年余伯兄礼存以春秋举丁
   未进士实出随叔之门余不敢复以辈行遇随
   叔而随叔之遇余如故也康熙十一年
实录成各
 赐白金表里加俸一级随叔旋引疾归归十馀年每
   书问至必称疾今年春余有扈从之役遇随叔
   仲兄孝廉观仲于道仓卒片语谓随叔病甚剧
   比余还自留都而随叔之讣已闻于京师数月
卷十一 第 43a 页
   矣冬十一月观仲属其甥庶常路子庭彦持状
   谒余谓日月有期乞志其墓呜呼志随叔者莫
   余宜也不敢辞随叔讳涵昐姓申氏申之先居
   山西之绛自掖县令某始迁于平干九传为端
   悯公讳佳胤前明崇祯辛未进士仕至太仆寺
   少卿生三子随叔其季也生有异质动止庄栗
   寡嬉戏幼随端悯公在官舍口授之书辄成诵
   端悯既殉国难凫盟观仲屏居隐约随叔九岁
卷十一 第 43b 页
   方入塾而读书明敏数年即穿穴五经为文苍
   莽灏汗有先民大家之风既登第海内士子诵
   其文奉为金科玉条至今不废诗承凫盟指授
   以少陵为宗而驰骋于近代空同大复诸家虽
   时出俊语绝无纤靡妍丽之态间仿李西涯乐
   府为咏史诗百馀首奇变激宕具有史法可与
   西涯并驱假归后诗益工雅自矜慎故流传者
   绝少在史馆时即奋志读史以职务间之未果
卷十一 第 44a 页
   里居多暇自署程课阅三岁而二十一史毕择
   其中忠孝节烈有关世教者荟萃成编而断以
   已意曰通鉴评语他若时代之盛衰政治之理
   乱人才之消长议论之得失又别汇为一集平
   居落穆少言笑及与人辨论古今抵掌数千年
   事如在目前听者皆惊伏而退其所为碑版记
   序之文高古疏豁归于简洁尝曰文尚体要一
   泛滥则河汉无极矣其学古有得持议谨严如
卷十一 第 44b 页
   此顷者史局肇开英隽辐辏随叔淹雅博洽在
   晋胥臣楚倚相之间而又深得班范欧阳为文
   之法使之裁量是非斟酌进退则胜国一代之
   史可以速就随叔之不得与于胜国之史也岂
   非史事之不幸耶故学士喇文敏公为院长一
   日入奏屈指词林人物举随叔姓名以对文敏
   不轻许可昔同修
  国史知随叔深故奏对及之随叔劳勚在
卷十一 第 45a 页
  国史其得疾亦在史馆时为多初
章庙实录分月编次出于众手首尾多衡决余助随叔
   次第雠校芟汰繁复补葺阙遗凡两易藁始免
   前后错迕之患如是者三载每散直常至日晡
   脱藁未几会有
 旨重修
文庙实录悉力钩纂又复岁馀而其劳益甚随叔与余
   素羸弱当是时年壮气锐勇于职业寒暑饥渴
卷十一 第 45b 页
   一不以介意疾病伏于中不暇顾也今余苟幸
   无恙而精力向衰视十五年以前不逮远甚随
   叔缠绵抱疴时作时止卒至不起或者见随叔
   喜宾客嗜酒剧谈夜分不辍谓失养生之宜
   而病所由召实不系此夫壮者有时而衰衰
   者有时而老虽养生家不能免独以国家有
   用之才当未衰之年赍志早没使当世不获
   见其实用此余所不能不重悼惜于斯人者
卷十一 第 46a 页
   也随叔生于前明崇祯十一年九月其卒以康
   熙二十一年正月晦日年四十有五所著有西
   斋诗文集若干卷评语二卷广平府志二十卷
   元配张氏赠孺人继配郑氏封孺人子三人颙
   预颉皆诸生力学有文颙娶秦氏进士秦君璟
   女继娶张氏李氏预娶杨氏广西按察使杨君
   晙女颉娶冀氏工部尚书冀公如锡女女四人
   长适冀公长男廪生植次许聘奉化知县张君
卷十一 第 46b 页
   奎升男允元次许聘监察御史宁公尔讲男倬
   次幼俱郑孺人出孙男一居郢预出孙女二颙
   出者一预出者一铭曰乔松峨峨顿萎隰阿干
   将锷锷弗试盘错吁嗟哲人衷通履淳尘壒朱
   紫肴核
  图史忠臣有孤宜昌厥家华星若揭宵露中折孝
   友为畬十世用锄铭石幽竁永贻后裔
 张文贞集卷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