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真集-清-张玉书卷六

卷六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张文贞集卷六
            大学士张玉书撰
   跋
 御书卷后
   康熙四十一年夏五月
 皇上既颁
 御书数百幅分赐在廷诸臣而御前所存者尚积数
卷六 第 1b 页
   千幅之多十二月十二日
 召(臣/)玉书(臣/)鸿绪偕内直(臣/)廷敬(臣/)杜讷(臣/)升于南
   书房公同排类以备宣赐(臣/)等仰惟
 皇上总揽万几躬亲裁决未尝刻晷少斁政务偶暇
   即披览经史发为鸿文雅什无不超绝今古而
   又精研书法自晋唐以迄近代凡属能书之家
   悉皆虚怀临仿而经纬在手变化从心挥毫独
   运包举众美所临旧迹视原本尝百倍过之非
卷六 第 2a 页
   天纵生知兼以逊志时敏之学安能臻此(臣/)
   瞻仰之下钦服忻忭恭请钩摹勒石垂示永久
 圣心冲抑未即俞允(臣/)等固请再三伏蒙
 皇上颁发黄树子赋临董其昌书一卷神采焕烂结
   搆精警无法不备无体不该实董其昌所未能
   到兹勒石既竟星日光华照耀万世(臣/)等拜手
   稽首敬跋数语于卷末以志荣庆
   跋安徽布政使张四教
卷六 第 2b 页
 御书额卷后
   康熙三十有八年
 皇上南巡江淮周历吴会宏恩濊泽沾濡黎庶四月
   既望
 车驾入江宁自将军总督以下悉被
 上尊珍膳之赐而
 御书渊鉴斋石刻及耕织图惟大臣得而有之至于
 宸翰题额尤郑重不以轻予题额字义皆兼褒美训
卷六 第 3a 页
   勉之旨往往如化工赋物各肖其人(臣/)玉书忝
   与扈从获觏盛事于时安徽布政使(臣/)四教蒙
 赐绫幅大书四字曰忠信之长(臣/)悚息瞻仰窃叹
 圣心之取义大而垂训远也春秋传曰忠德之正也
   信德之固也又曰忠信礼之器也子太叔之告
   子产以忠信之长慈惠之师并举以相勖岂非
   为民牧者德以基之礼以植之忠信结于中斯
   慈惠被于物其本末之序固有不容紊欤布政
卷六 第 3b 页
   使(臣/)自官江南数载于兹以廉洁饬身以正直
   率属羔羊素丝之节孚于远迩盖揆诸忠信之
   义无愧辞焉自兹仰承
 天藻益孳孳焉务实政而不怠则于
 赐额之意先之以褒美而重之以训勉者庶几其始
   终克副矣乎今布政使(臣/)装潢
 宸翰与渊鉴斋帖耕织图并尊奉斋阁非独朝夕自
   励且以垂示子孙卷既成属(臣/)玉书跋识岁月
卷六 第 4a 页
   于卷末谨拜手稽首书而识之
   跋查学士
 御书卷
   (臣/)玉书备员禁近尝获侍
 御案恭睹
 皇上亲洒宸翰长笺短楮立竟数十幅而随笔所至
   无法不备兹于
  山庄清暇用各家楷法书唐人应制诗十律每书
卷六 第 4b 页
   一家辄曲肖其神理而结搆精警腕力变化为
   振古所未有于时讲官侍讲学士(臣/)升方与扈
   从
 上特恩优赐(臣/)升装潢成帙出示(臣/)等伏惟
 皇上以神圣生知笃好学问自总理机务以及时文
   书法罔不研深探微造诣至极良由
 天纵精神运行不息乃克臻此
  睿制
卷六 第 5a 页
 天行至健金石同寿(臣/)三复斯语颂为至言学士(臣/)
   拜
 御墨之昭回兼
  睿辞之炳焕异宝所萃荣光烛天凡属儒臣孰不
   欣仰(臣/)敢敬书末以志盛事
   跋马相国
 御书卷
   大学士马公敡历中外三十馀年而入政府
卷六 第 5b 页
 眷倚为一时之冠岁庚辰四月
 皇上亲洒宸翰题休容二字赐公公装潢巨轴尊藏
   箧衍惟谨越二年(臣/)玉书来京师公出以示(臣/)
   伏睹
 御书神力搏捖古郁苍劲如彝鼎球图光气不可逼
   视诚希世之至宝也至于休容二字为古今相
   臣之极则先儒大学疏解谓其心宽平广大澹
   然无营粹然至正故能容天下怀才抱德之士
卷六 第 6a 页
   使各效其职以为国家之用而贻福利于无穷
   虽古伊傅周召之贤无以加此公之在政府也
   集思广益求善如不及尝言人臣起自下僚非
   积有才望不能膺
 圣主之知也业已荐跻大位而复矜才恃能沾沾与
   庶司百职争胜何为者哉玉书每三复此语叹
   公宽平广大澹然粹然之意真可不愧古人而
 皇上之褒许期望于公者惟公能仰称
卷六 第 6b 页
 上旨以为一代之宗臣无疑矣谨拜瞻
 圣藻附言卷末且幸朝夕随公之后亦以自励焉
   跋陶𣙜使
 御书卷
   仰惟
 皇上天纵圣神留精翰墨云章奎画超轶古今而
 圣怀渊冲自晋唐以来诸臣遗迹无不刻意规模其
   苏轼米芾赵孟頫董其昌书临者尤多神力卷
卷六 第 7a 页
   舒随笔变化视原本常百倍过之此卷临米芾
   书五言律诗一首乃己卯
 南巡时赐内务府掌仪司员外郎(臣/)陶柱者庚辰秋
   员外𣙜关维扬出以示(臣/)玉书拜手敬观惊喜
   竟日体结之精警蹲锋之峭劲气韵之苍郁风
   骨之翔举使米芾亲见必且頫首叹绝员外何
   幸获兹异宝(玉书/)向在政地见员外出入禁闼
   历有年所小心恪谨久而益勤用是上邀
卷六 第 7b 页
  特达之知以小臣而拜
 宸翰于行幄真殊遇也继自今朝夕瞻仰敬思咫尺
   不违之义以勉图报称则令名宠锡克垂于有
   永不亦休欤
   书瑞隐先生卷后
   家大人自通籍后与若侯先生订交于京师及
   今三十年矣书与先生弟翼侯同举顺治辛丑
   进士而翼侯从弟望侯亦以是科中副车与余
卷六 第 8a 页
   同出西薮田先生之门越六年先伯兄礼存与
   望侯同举康熙丁未进士又越五年壬子家弟
   仕可与先生公子履吉同举孝廉于京兆两家
   契分不啻胶漆以余闻若侯先生为少司寇及
   长西台日课诸子读律一条遇有疑狱令诸子
   各以意平反期合律而后已士大夫家以经术
   教子弟者当以先生为法岁乙卯翼侯用治行
   第一由德安令膺内召既至都门出所藏尊人
卷六 第 8b 页
   瑞隐先生手泽示书家庭训勉之辞触物感怀
   之什意深旨厚溢于楮墨且以左腕作书古质
   清劲令人肃然敛容以是益叹公家世泽之长
   所由来者远矣昔陆渭南极称范巨川家训谓
   为人祖父者尽如范氏之先人为人子孙者能
   尽如巨川世其有不兴者乎吾于翼侯之藏此
   卷也亦云
   书袁节妇传后
卷六 第 9a 页
   余同官马子甸臣为袁节妇傅引程婴公孙杵
   臼事为喻夫史称杵臼死于十五年之前程婴
   死于十五年之后等死而难易殊者为孤在也
   以存孤之大义责妇则为节妇者待其孤既立
   成人续袁氏之祀然后以死自明报夫子于地
   下庶几无憾呜呼死生之际人所难言当其初
   念激发庸夫贩竖无不可杀身成仁少一却顾
   而爱名节之心不敌其计生死之心古今忠臣
卷六 第 9b 页
   孝子为之不克终者皆转念败之也节妇之死
   也其舅姑止之其家人止之乳哺之稚子依依
   襁褓假令节妇慕存孤之名欲强为其难以姑
   缓旦夕之死恐更迟十馀年日久事移徘徊瞻
   恋又将借孤之成立以为口实此时既不能为
   婴又并不得为杵臼或曰人人皆杵臼其如孤
   何曰有婴然后杵臼可为也无婴则杵臼必彊
   为其难者下宫之难大索孤于宫中事迫矣婴
卷六 第 10a 页
   死谁与救孤者婴之不死非天下后世之臣子
   所得借口也况孤立而婴旋死乎节妇之言曰
   我非忍负生者也抚遗孤有舅姑伯叔在我获
   死所矣向自誓必死以殉无庸苟活以负死者
   从容就义百折莫挽死生难易之际权之审矣
   呜呼此尚得以匹夫匹妇之谅少之也乎天下
   有所遇不幸如节妇苟不至于弃其孤者宁以
   死为正可也余因读节妇传而特申其说
卷六 第 10b 页
   书卓氏传经堂集后
   卓子火传建祠于塘栖里第奉其先入斋左车
   珂月三先生而名其堂曰传经海内文章之士
   皆以卓之子孙世守侍郎忠贞公之教以克绍
   其先烈为能不愧于传经之义争为诗文以纪
   之越数年裒成一帙呜呼靖难之际一时忠臣
   烈士以守经蹈义而死者指不可胜屈乃其传
   与不传则亦有幸不幸焉余族高祖仲敬府君
卷六 第 11a 页
   讳德当明建文时用大臣荐授都督府断事首
   上遵祖训谨用舍安宗藩兴教化诘戎兵五策
   比朝议削藩弱封复抗疏言分封以屏王室即
   地稍踰制宜裁之以礼奈何以细人上变辄动
   摇宗室复谒齐尚书泰谓今日宜用践更法岁
   简辽宁燕谷护卫精锐军以备边顺命则已不
   则移师蹙之未晚与忠贞公请徙燕封以绝祸
   本之议略同及燕师起伏阙门上书以汉吴王
卷六 第 11b 页
   濞唐李茂贞事为言谓无使造膝近臣踵晁错
   杜让能之祸未几以户科源士犒盛庸兵于东
   昌战败被执责燕王以大义乱刃交下死之后
   以阵殁不入逆籍族得全而世亦卒无知者夫
   建文死事诸臣身罹极刑戮及三党宜族姓靡
   有孑遗而其子孙率多显者自方正学及齐黄
   诸公皆有后则其他可知已忠贞公与有灭门
   之惨其遗孤得脱史不载其事而今卓氏之盛
卷六 第 12a 页
   蝉联不绝如此呜呼此岂人力也哉余家幸未
   遘祸阅今三百年氏族渐蕃不可谓非祖宗忠
   孝积累之报而仲敬公死绥遗事日久湮没家
   大人属王君于一为传始著闻于世读传经堂
   集留连久之敬书末柬且以志吾愧焉
   跋蒋崙园位思堂记后
   崙园蒋君初以孝廉知博平县擢入为户部郎
   久之出守吉安迁山东盐法转运使未任而卒
卷六 第 12b 页
   余与君交二十馀年窃睹君遇事明敏善断毅
   然有为所至蔚著声绩可谓侃侃克举其职者
   也及展兹卷见君题吉安郡署之额曰位思且
   自为之记以年少时放达真率未讲明于脩已
   治人之学痛自针砭君之治郡于是为有本而
   余深愧知君之未尽矣夫人心之有思瞬息万
   变日出而不穷欲强禁力禦使伏而不动譬制
   逸马遏决川其为奔溃益甚易曰何思何虑非
卷六 第 13a 页
   不思也能不越于其位则日用酬酢皆得艮背
   止所之道而无复憧憧往来之扰故虽动而益
   静子产之告子太叔也曰政如农功日夜思之
   思其始而成其终朝夕而行之行无越思如农
   之有畔则其过鲜矣畔言次也即位之义也无
   越思即不出位之义也子产之言政实有合于
   易象而君之名是堂岂不真知为政之本矣乎
   岐岩为君之兄子藏弆遗翰不啻拱璧今岐岩
卷六 第 13b 页
   方以才望分巡江西家训相承治行当后先辉
   映余三复太息为跋卷尾而归之并以志吾属
   望之意焉
   跋燕文贵草堂图
   己亥秋予遁延陵有持破卷易粟者展之宋燕
   待诏所拟草堂图也昔卢徵君鸿在开元时尝
   赐隐居服官为营草堂其所居之室号宁极鸿
   尝自图以见志宋广川跋云其本尝在段成式
卷六 第 14a 页
   家当时号山林胜绝不知逮今存否高希中尝
   出此图考之古本则有樾馆而无宁极又景物
   增多致多繁碎此后人追想胜概而浪为之也
   燕待诏拟此图数十年后李伯时临一本又数
   十年后林彦祥临伯时所临一本而彦祥自书
   其首则云草堂樾馆二纸亡之久矣是其存者
   八耳观此则鸿本在宋已不及见见者皆临本
   即临本亦不能全矣小米曾为石莹中跋彦祥
卷六 第 14b 页
   临本尤足据又王方庆于毗陵得伯时画十志
   与彦祥临本人物大小不同余家藏本与此卷
   亦如之卷中枕桃二字遍阅诸书俱各异同大
   抵古人画入妙境写之非一家观者相其神骏
   毋拘形似间可也亟以粟易之重加装饰俟识
   者鉴定焉
   跋侍讲田公诗卷
   此吾师侍讲先生遗迹也先生诗格清古隽永
卷六 第 15a 页
   旷怀高寄出入韦岑之间书法亦遒健无近今
   习气此卷所载皆初入史馆时作年甫二十馀
   遽切故园松竹之思非具善慧夙因安能摆落
   俗情妙解禅理如此而人歌人哭一篇竟成诗
   谶尤可痛也三复吟讽不禁陨涕敬识数语于
   卷末惟湘老昆仲什袭藏之
   跋宋漫堂珍藏董文敏字册
   董文敏笔札妙天下同时士大夫家藏弆者必
卷六 第 15b 页
   多距今七八十年而残笺齾翰绝不易购漫堂
   先生得此数劄珍同拱璧宜矣文敏书体兼众
   妙而用颜法者为最工此册随笔所至若不经
   意细按之结搆精密于跌荡浏漓中具有凌厉
   劲挺之概当从争坐位脱化得之先生鉴赏称
   当代第一亦谓鄙言略见门庭否也
   跋笪江上字
   江上先生筑室郁冈抗迹世外日以图史翰墨
卷六 第 16a 页
   自娱楷法全体晋人行草出入于唐宋名贤间
   自辟门径二十年以来海内人士访购寸缣尺
   楮珍同拱璧吾甥兴宗独得所临华阳隐居帖
   素笺十幅以所言皆修真饵芝之事因张诸屏
   以为吾姊寿一展诵间朱阳之馆玉律之砂彷
   佛如觏其为祝嘏也多矣以视世俗乞取谀词
   相誇诩者何啻霄壤哉
 驾幸江宁纪
卷六 第 16b 页
 恩碑记
   康熙三十八年春正月
 皇上轸念淮阳水患下诏南巡二月
 车驾临淮境亲履河堤周览形势以修筑方略指授
   河臣又
 特命截漕发粜赈恤被灾州县嗣是济江而南遍历
   吴会蠲逋赋减商课广进取之额沛矜恤之仁
 德音屡布恩泽至厚夏四月己酉
卷六 第 17a 页
 驾入江宁军民数百万欢迎夹道颂声彻于
 行在越翼日庚戌传
 谕内阁明洪武为一代创业之君朕前南巡二次俱
   特行祭祀并亲至陵寝礼奠今巡幸至此当仍
   往亲祭著大学士等议奏钦此大学士(臣/)伊桑
   阿阿兰泰张玉书言前者
 乘舆两幸江宁已
 亲至明陵酹酒兼遣大臣致祭今请耑命大臣不必
卷六 第 17b 页
   更烦
 车驾奏入得
 旨洪武乃英雄奋起建功立业之主不可与他君并
   朕当躬往致奠其祭文著撰拟进览比翰林院
   撰进祭文复蒙
 御笔亲加改定颁发太常壬子
  遣兵部尚书兼管太常寺事席尔达诣明太祖陵
   质明致祭而
卷六 第 18a 页
 上即以是日率诸王群臣躬至陵宝城前拜奠三爵
   如前礼既出
 驾过明故宫徘徊止辇见荆棘载路且有成麦畦者
   慨叹久之越二日甲寅
 御书治隆唐宋四大字遣侍卫马武海青等捧示诸
   臣曰此
 御笔为明陵题殿额者明日早
 命郡王率大学士伊桑阿阿兰泰张玉书同往行礼
卷六 第 18b 页
   安奉殿内于是诸臣环跪瞻仰无不感诵叹服
   (臣/)玉书奏曰自古帝王未闻躬祀前代陵寝者
 圣驾三至明太祖陵亲行奠礼兹又
 特书殿额以示优隆
 盛德懿典允光千古且治隆唐宋四字于明太祖创
   垂功业至为确切一经
 宸翰褒题而史书遂有定论(臣/)等不胜欣仰之至是
   日又传
卷六 第 19a 页
 谕曰朕昨往奠洪武陵寝见墙垣复多倾圮可交与
   江苏巡抚宋荦织造郎中曹寅会同修理朕御
   书治隆唐宋四大字交与织造曹寅制扁悬置
   殿上并行勒石以垂永远钦此乙卯昧爽郡王
   率大学士及巡抚等具仪恭捧
 御书扁额安奉明陵殿内行礼而退一时在省文武
   官吏与阖城父老子弟环堵聚观佥谓
 銮舆三幸江南不独黎元比屋被泽即山川百神亦
卷六 第 19b 页
   罔不欣悦而加礼明陵尤属旷典
 大圣人行事真足超轶百代(臣/)等幸生唐虞之世又
   得亲见
 尧舜之君
 帝德巍荡如天难名惟有仰祝
 圣寿无疆尔于是(臣/)玉书拜手纪事而翰林(臣/)(某/)
   恭书勒石
 赐游畅春园玉泉山记
卷六 第 20a 页
   四月初四日辛未
 上御畅春园内澹宁居大学士伊某等以折本请
 旨毕
 上传大学士伊某阿某王某张某尚书库某马某索
   某图某沙某班某左都御史沙某侍郎常某席
   某朱某安某满某学士德某常某同进
  畅春园看花从澹宁居右边入至渊鉴斋前沿河
   堤上列坐
卷六 第 20b 页
 赐饭毕诸臣纵观岩壑花光水色互相映带园外诸
   山历历环拱如屏障
 上御船绕渊鉴斋而下
 命诸臣从岸上随船行诸臣过桥向西北行一路目
   不给赏至花深处是时丁香盛开共数千树远
   近烂漫
 上登岸
 命诸臣随行遇名胜处辄
卷六 第 21a 页
 亲赐指示诸臣得一一见所未见游毕回至渊鉴斋
   前谢
 恩而出是日
 上随谕诸臣玉泉山迩日景物正佳初六日早再来
   同游初六日癸酉早
 上御玉泉山静明园诸臣俱集从园西门入园在山
   麓环山为界林木蓊郁结搆精雅池台亭馆初
   无人工雕饰而因高就下曲折奇胜入者几不
卷六 第 21b 页
   能辨东西径路攀跻而上历山腰诸洞直至山
   顶眺望西山诸胜
 上传谕诸臣俱乘船回各家人役皆携襆被先至西
   直门伺候诸臣出至园门外谢
 恩皆称臣等生平经历山水胜槩从未得如此耳目
   开涤心神怡旷真天作地成以贻
 皇上蒙
 恩赐游实千古未有之幸
卷六 第 22a 页
 上遂登舟留大船二只一
 赐亲王乘坐一令诸臣并载并差员前往启闸沿途
   稻田村舍鸟鱼翔泳宛然江乡风景而郊原丰
   缛气象又为过之诸臣至西直门登岸莫不踊
   跃欢欣庆
 圣世泰交之盛自卷阿游歌以后旷世仅见云
 赐游化育沟后苑记
   康熙四十七年五月十八日
卷六 第 22b 页
 驾至化育沟行宫扈从内大臣各给房五间皆倚山
   为璧草木蓊翳具有幽致(臣/)初与扈从亦分给
   焉二十二日有
 旨命同内大臣纛章京一等侍卫及众翰林官游观
   后苑从东掖门北行缘路皆菜畦蔬圃内地诸
   蔬悉具而野花杂卉错出于其间其北面则滦
   河之水引入小河中碧波澄澈可以见底鱼名
   柳根赤者极多水至清而鱼咸孳生游泳于内
卷六 第 23a 页
   亦一异也苑内叠石处少绝无经营缔构之迹
   其曲折蜿蜒坡陀高下皆因任自然辄饶幽胜
   山境葱郁在万峰环抱中而地势又极疏旷遥
   瞩之则邃如也平览之则廓如也内境实罕有
   此胜概渡河而北为澄鉴亭又行则为霞标又
   左则为四面云山复过一河则为宛在亭皆有
 御题扁额是日
 上御宛在亭东西座为
卷六 第 23b 页
  皇子亭旁左三间诸满臣列坐于内右三间则(臣/)
   与诸翰林坐焉
 赐食四盒凡十数器俱异常膳又从
 御前撤赐口外百合一碗极甘美乳调雉羹亦平生
   所未食又
 特赐(臣/)面食一器令携回寓舍皆珍品也其音乐则
  升平雅奏与外廷迥别诸臣宴赏尽欢午馀方罢
   (臣/)与翰林诸臣同至直庐谢
卷六 第 24a 页
 恩随又
 赐金莲花一瓶是特移种于口外者鲜妍可爱与五
   台山所产无异他省诸山未之见也
 赐游哈喇和屯后苑记
   五月二十四日
 驾自化育沟移跸哈喇和屯哈喇和屯蒙古所谓乌
   城也有
 御制碑文在敕建穹览寺内二十七日有
卷六 第 24b 页
 旨命同满大臣等游观后苑从西旁门入经一大轩
   额曰松壑清越登山至一佛寺为慈云大士阁
   有藏经在焉佛像及供器皆与外制者不同出
   阁经一轩曰泉萝幽映渡浮桥北行桥下为滦
   水从西来分为支河引入苑内河中鱼至多又
   行一径至
 行殿前面山临流山石嶙峋耸削上建二亭即所谓
   小金山者时同翰林诸臣于
卷六 第 25a 页
 殿旁选石而坐
 赐有蒲席坐垫少顷
 赐食五器各饱饫
 御馔馔毕渡桥登山
 命内侍导行时
 上遥望谕曰可随意遍观勿拘形迹因历览前后二
   亭前一亭浅深规制俱与金山之留云亭仿佛
   亭联曰丹地平陵霁夕月悬高阁灵池不凿雨
卷六 第 25b 页
   时云起澄潭可以想见胜概后一小亭绝类金
   山吞海亭且相望一大石在河中流与善财石
   无别此小金山所由名也臣徘徊久之江天风
   景宛然在目因对诸臣言不意身在塞外复游
   故山真人生之希遇也诸臣皆相顾感叹非
 圣恩安能至此既下循长堤而行观金莲花种植凡
   数亩色正黄弥望奇英焕烂自压诸花之上其
   他野卉不知名者不可胜纪回至
卷六 第 26a 页
 行殿前内侍导从殿左行所历多佳胜渡浮桥而南
   至一别殿曰寄云涵碧四面皆垂帘旷览无际
   所列异花最盛转至水次登舟绝滦水而渡伊
   苏河水水中有大洲上有轩额曰烟月清真联
   曰山林依石濑溪谷润清波去轩数十武有亭
   曰积翠联曰垂钓有深意望山多远情南有小
   亭曰碧玉鬖自此登舟复渡至滦水乃登岸同
   翰林诸臣至直庐谢
卷六 第 26b 页
 恩
 赐游热河后苑记
   六月二日
 驾至热河行宫十一日有
 旨命同满大臣等游观后苑由正门入向东北行至
   山崖有殿三楹额曰万壑松风联云云卷千峰
   色泉和万籁吟历石磴数十层纡折而下右有
   八角亭可垂钓过桥循长堤行时
卷六 第 27a 页
 上在亭中顾谓(臣/)等曰此堤形势有类灵芝盖长堤
   绵亘蜿蜒至中道别出一支分为三沱各踞胜
   境实与芝相类也其东则云山罨画西则
  皇子读书之所直行里许至
 驻跸之地正门额曰澄波叠翠门外居中设
 御榻眺览旷远千岩万壑俱在指顾间入门少西为
   延薰山馆联云云移溪树侵书幌风送岩泉润
   墨池后有佛堂额曰水芳岩秀联云自有山川
卷六 第 27b 页
   开北极天然风景胜西湖旁有楼额曰云帆月
   舫联云疑乘画棹来天上欲挂轻帆入镜中转
   至
 御座正殿前群花列植极多异种绣毬五本分五色
   目中所未见也对面有台曰一片云于是台上
   设音乐满诸臣坐于东廊(臣/)偕翰林诸臣坐西
   廊小榭内设木榻既宴
 赐食数器又特赐
卷六 第 28a 页
 御膳野鸡羹一器及午宴罢群起谢
 恩出遂登舟泛湖湖之极空旷处与西湖仿佛其清
   幽澄洁之胜则西湖不及也岸有乔木数株近
   侍云此皆奉
 上命所留随树筑堤苍翠交映而古干更具屈蟠之
   势舟中遥望胜概不可殚述有远岸萦流极其
   浩淼者有岩回川抱极其明秀者万树攒绿丹
   楼如霞谓之画境可谓之诗境亦可而诗与画
卷六 第 28b 页
   逊真境远矣湖东岸一闸温泉水从此入登岸
   则有荷池数亩上有凉殿殿右有亭为曲水流
   觞之地额曰蘋香沜联曰双涧常流月千峰自
   合云远近泉声皆随地势曲折疏导而得之循
   湖水数折复至初乘舟处登岸渡桥由旧道而
   出此苑中东北一路胜概也至二十八日复奉
 命再游则寻西北之胜从东掖门北行仍经万壑松
   风由长堤至澄波叠翠时从正门行直过云帆
卷六 第 29a 页
   月舫循廊下行至一片云处仍坐西廊房
 赐食观乐复特赐
 御案羹汤食毕而起传
 谕荷花盛开可同往观之登舟过藏舟坞对望隔一
   堤湖光空明无际所谓双湖夹镜者于此地见
   之湖西莲甚盛内有一种色至鲜艳者从敖汉
   部落得其种花与叶俱浮水面倒影湖中最称
   奇丽其他或远或近或数丛或散布清芬环匝
卷六 第 29b 页
   真巨观也登岸地势平衍有田畴有林木过小
   桥数折沿山趾而行山巅苍藤古藓不知几百
   年物比至关口关以外为狮子峪关踞岭上是
   为西岭关下一轩额曰濠濮间想有二联一曰
   窗间树色连山净户外岚光带水明一曰野静
   山气敛林疏风露长坐憩数刻真觉别有天地
   非人间也其山后榛子峪松树峪不及往而返
   南行则为龙王庙又南则迤逦石径杂以丛卉
卷六 第 30a 页
   春月梨花甚繁称一时之盛胜山行约十数里
   坡陀委折时断时续异境天成回至长桥石矶
   而西北一路之胜皆仿佛得其梗概矣复乘舟
   指西掖门登岸偕于岸旁谢
 恩所谓十六景者一曰澄波叠翠则
 御座正门也一曰芝径云堤则长堤也一曰长虹饮
   练则长桥也一曰暖溜暄波则温泉所从入也
   一曰双湖夹镜则两湖隔堤处也一曰万壑松
卷六 第 30b 页
   风则入门山崖之殿也一曰曲水荷香则流觞
   处也一曰西岭晨霞则关口西岭也一曰锤峰
   落照则远望苑西一峰也一曰芳渚临流即石
   磴旁之小亭也一曰南山积雪则苑南一带山
   也一曰金莲映日则西岸所见金莲数亩是也
   一曰梨花伴月则春月梨花极盛处也一曰莺
   啭乔木则堤畔所有乔木数株是也一曰石矶
   观鱼则石矶随处可垂钓者也一曰甫田丛樾
卷六 第 31a 页
   则田畴林木极茂盛处也宇内山林无此奇丽
   宇内园亭无此弘旷先后布置皆由
 圣心指点而成未成之时人不知其绝胜既成之后
   则皆以为不可易矣大抵顺其自然行所无事
   因地之势度土之宜而以人事区画于其间经
   理天下无异道也
   游辽东千顶山记
   康熙二十一年岁在壬戌海宇削平庆典具举
卷六 第 31b 页
   春三月
 车驾至盛京告成功于
列祖
三陵毕谒巡涖边塞特
 敕扈跸部院诸臣留都祗候(臣/)玉书叨与侍从自兴
   京奉
 命返辔时日休暇将遍历州邑诹访旧闻会积雨中
   阻不获远涉辽阳城南五十里为千顶山迤逦
卷六 第 32a 页
   盘互夙擅奇胜望后十日持襆被杖策以行比
   过辽城获睹
太祖高皇帝驻师筑垒据河克敌之遗迹又延问故老
   得年八十以上者二人指述旧事尤详越宿冒
   雨入山既至风日开霁恣览纵陟往返凡八日
   山多奇峰巑岏稠叠不可指屈故名千顶僧寺
   最著者五曰祖越龙泉中会大安香岩志无纪
   载或曰唐贞观中征高丽曾驻军于此语多附
卷六 第 32b 页
   会㨿元皇庆中直学士陈景元撰僧雪庵塔记
   言僧自医巫闾驻锡大安后移居鸭绿江复还
   香岩具有异迹今香岩寺西有雪庵塔而诸山
   所传名胜亦往往以雪庵著则五寺旧址虽不
   可考而其创建在元以前兴起在皇庆以后亦
   可信已夫辽阳为
  国家肇基重地
陵宫相望百有馀里此山蟺蜒瑰异媲之往代当在东
卷六 第 33a 页
   都瀍涧西京霸杜之间而关塞辽远轮蹄罕及
   致使灵峰鹫岭郁而不彰(臣/)玉书来游来观欣
   叹希觏随迹所至用志梗概山不胜纪仍以五
   寺系焉
   循辽城而南里许山色凝碧篱落类江左至八
   里村有梨数百株雨后吹白如雪踰石门度七
   岭东南行为汤泉泉近浊可涤不可饮也入山
   经邢崖径路逼仄万峰回互鸟鸣树底杂卉蓊
卷六 第 33b 页
   翳梨最盛弥漫溪谷七八里不绝过南塔有官
   亭遗址胜国时将吏宴游休暇之地又数武至
   祖越寺寺环山而构面俯背倚左右拱揖高辄
   数百仞峦岩洞石名各肖形有神人仙佛莲月
   盂钵螺髻狮象之属惜无高人胜流持择评品
   虽称名近鄙仍而不变也由寺东缘磴而上脱
   帽杖藜盘礴沙砾数百步得巨石石形如丸围
   径以丈许兀踞峰顶凌虚耸特不欹不仄石上
卷六 第 34a 页
   为松坡为石佛崖为罗汉洞洞对峙曰振衣冈
   磨崖大书苍润可爱名氏已芜蚀略见彷佛而
   已又里许历危磴数百级至巅凿壁为斗室颜
   曰无梁昔有老僧精梵律者常栖宿其地他僧
   处之或触鬼物或虎啸于侧中夜惴慄辄携军
   持而下僧浩然云
   自祖越折而西可五百步两崖夹峙划然如门
   既入泉流潨激泠泠如操石琴溯流而上一径
卷六 第 34b 页
   盘纡古木间植达龙泉寺闻粥鼓声与泉声应
   而軥辀鸟语杂沓其中泉出寺后弥勒峰峰左
   有石洞方幅数尺珠光喷涌穿涧而溢寺僧截
   木承之刳腹类竹引入牖下有若悬溜凡祖越
   所见西北诸峰皆在寺东峰势诡异险幻正侧
   殊状游者心目骇荡不谛视不能辨也寺延袤
   仅数亩其筑室架壑皆依山偃仰有清越环映
   之致故山径峭窄而取境特奇寺为故相国范
卷六 第 35a 页
   文肃公旧游地其子忠贞公所书字存藏经阁
   中寺僧宝而藏之出以示客结构严冷如见其
   人
   龙泉距中会不十里山径旷衍林隩畅蔚虎迹
   交错竟日无行人晨兴循龙泉东麓折而南有
   牝鹿十数注坂徐下僧曰此鹿就饮溪涧水耳
   畋猎罕至故与人狎然时堕虎口至中会寺寺
   前为水阁方广半亩夏秋之交霪潦演溢九峪
卷六 第 35b 页
   之水汇注于下阁因是得名其盛时水石交映
   禽鸣鱼沬颇极登临瞻眺之胜今阁久废仅存
   石址而水势亦湮塞寻所谓九峪水故道无识
   其源流者可为太息中会在五寺为简寂禅宇
   剥落无复旧观僧耻若辽阳人有学行筑室数
   楹书史盈案龙泉西南诸山皆倚室东隅而松
   苔峰西峙与粥鱼庵故址相望岚气环匝视静
   而听远坐移时窅然深也
卷六 第 36a 页
   出中会行十里许草树丛密溪流锵然水穿石
   中时露时伏是为大安寺山址又里许径路盘
   纡下马拾级而上行五百馀步径渐平复骑距
   寺半里许奇峰叠嶂耸出云表如立如踞如拱
   如戴孤挺峭厉率去地数千尺寺枕山之中前
   俯后仰万象盘郁入寺憩五峰丈室阁铃松韵
   时发异响坐久之邀两僧导游人授一藤杖循
   百佛堂过薛庵至璎珞峰峰突兀无梯膝行而
卷六 第 36b 页
   上有泉出石旁如盎既下入万松林逶迤里许
   隐蔽日月野卉数十本色丹而妍错互于古松
   之阴幽丽特甚自此山益奇径益偪沙砾杂糅
   积叶盈数尺怪石怒攫下视无际心𢥠然而危
   乃令两僧前挈后掖策杖其中同行七人穿丛
   莽排朽株累累然趾背之相错也行十馀里至
   罗汉洞洞深五六丈悬崖后阻藓壁对峙有明
   嘉靖中华学士察题石出洞口折而西遥望石
卷六 第 37a 页
   穴如牖为云封洞背云封过马蹄㠗当众山之
   中南缅通明北俯中会若襟带然又百馀步经
   石门渡岭天风乍起山木尽号仰睇仙人台一
   峰斗绝空际疑不可即循磴道徐上约数十寻
   至台趾左深潭右绝壁环顾诸山尽在肘腋之
   下台上布石枰柳柳州记仙奕山庶几似之而
   其矗立万仞之巅崚嶒奇诡飞鸟垂翼虎豹却
   顾海内诸山所罕觏也此峰居大安中会香岩
卷六 第 37b 页
   之间山脉之所荟萃故游大安者指为尽境折
   而下则去香岩为近于时夕阳在山阴气惨肃
   不及还大安遂寻香岩而西距仙人台二百步
   有径东南行孤峰旁突为观音阁阁久废而其
   地特胜众山环列苍霭毕会蔚然巨观又东为
   夹峰元僧雪庵栖息之地峰下为洞洞口正黑
   倾亚不能措足手扪一穴仅容膝两石离立横
   木其中背石履木下见深堑侧身而入攀穴而
卷六 第 38a 页
   出极山行之险甫出穴复对立一峰架木为梁
   阔仅踰尺引絙乃度夹峰之名以此峰顶有巨
   石有古屋有断碑峰外道绝仍触险出洞口历
   鹦鹉石雨花台循锦绣坡至香岩日已暝矣僧
   言深夜常闻虎啼绕佛阁数匝而去遂墐户就
   宿晓起扪石碑得元直学士陈景元撰雪庵塔
   记碑覆土中百馀年掘土得之苔藓瘢胝杂以
   尘垢字画漫漶不可辨强起众僧钩剔涤除纤
卷六 第 38b 页
   翳尽去所刓缺者才七八字文载雪庵始末甚
   详字体亦遒润诸寺碑版之文此居第一由山
   后循旧径度岭又寻别峰东过双井抚朝阳寺
   碣折入松林经大安而返千顶胜概以大安为
   最而山径奇特实在香岩大安交会之介以道
   出诸山之背䆳奥深隐故多见侧势登览者惮
   其僻远往往避险而就夷皆未能穷极兹山之
   胜者也
卷六 第 39a 页
   蠲免仪真县坍江田粮碑记
   方伯鹤鸣慕公奉
 特简开藩东南利兴弊涤蠲烦释苛阅数年而大江
   南北百城颂德异口同声咸纪述公绩以志不
   朽而仪真县则有蠲除坍江田粮一事其为利
   溥而贻福远莫有过焉者也禹贡荆扬之域滨
   江卑湿故厥土涂泥扬州田居九等而荆次之
   今则三吴税重甲天下矣汉唐以后论田赋者
卷六 第 39b 页
   多有资江灌溉之利而未及坍田之害意者江
   与河异性河决难制而江流有常纵有坍没未
   甚为民厉故史不悉载欤百馀年以来凡江流
   所经之地民田被坍者一岁数告然而郡县有
   司格之者十九大吏格之者十七其得悉陈民
   隐不壅上闻者抑已鲜矣仪真县滨江田自
  国初历岁坍没计上中下八十六顷二十五亩
   有奇应除免额课六百五十七两有奇里民失
卷六 第 40a 页
   业流离委琐至鬻妻孥以辨
  国赋前凤阳巡抚张公两为疏请户部以全书既
   定不便更张为辞至康熙四年清丈田亩仪真
   县丈增田一百馀顷以抵坍额尚多赢羡于是
   里民复具牒力控谓缺额有抵上不亏
  国课而下可拯沉菑计无便于此者而前令某某
   犹且难之至八年知县汪君时泰始慨然请于
   府司府循故事覆核至再复具里民牒状上诉
卷六 第 40b 页
   既允咨部矣迁延两载仍庋阁不行迄我慕公
   涖事伊始汪君具册籍申请如前公闻而惄然
   伤之于时百姓濡毛焦发恨不能斯须脱于焚
   溺然而催科为急民命为缓实不敢必公之遽
   为请豁而部议之遽从公请也乃未几忽闻所
   请已得
 俞旨尽蠲田坍应输粮若干两以新增抵旧额里民
   惊喜出于望外于是叹天下事务在力行而已
卷六 第 41a 页
   踵因循之弊袭拘牵之说虽身秉化权而功德
   不能及于一物汉人所云三公徒治簿书而无
   恻怛岂弟之心诚痛之也今夫有田始有赋田
   汨于江而欲督民输课此
 功令之所深斥而诸有司甘心虐民泄泄然以秦越
   人相视者母亦谓司计者主赢而不主绌非钩
   考详覈不能已于诘问于是文移往复吏更数
   手时历数载犹豫不决而害独中于小民惟公
卷六 第 41b 页
   视民疾苦痛若切肤方县牒甫上即白于巡抚
   马公列其事入告而部议以公之重卒无龃龉
   议上即报可曾不数月而二十年之痗心疾首
   隐忍负痛者一旦涣然以释事之成败迟速系
   乎人如此仁则生勇诚能格天其公之谓欤公
   之造福德于吴人也非一事矣苏松浮粮积困
   日甚公顷者特疏未允
 庙堂之意或姑俟异日安知乘间补牍不复转圜于
卷六 第 42a 页
   俄顷乎此则两郡百世之利而非仅一乡一井
   之食公福也已余特牵连及之以致吴人颂祷
   之意云
   芜湖关碑记
 圣天子御㝢三纪而边寇削平中外清晏薄海以内
   舟车骈沓几于行万里不持寸兵含生乐业之
   象三代而后所仅见也而
 圣心轸念民依既赐田租复拯商困屡下
卷六 第 42b 页
 诏旨饬关政以通商惠民犹恐司𣙜者耑遣诸散僚
   未尽称职乃辄
 简用内府近臣往督其事如芜湖一关夙称江左重
   地康熙三十七年
 上遴选在廷才望特命侍讲学士郎公为监督而以
   礼曹觉罗塞君佐之公与塞君感激知遇甫下
   车即协心力釐革诸积弊越半载而远近被德
   颂声溢于衢路三十八年夏四月
卷六 第 43a 页
 车驾南巡至江宁余忝与扈从见两江商民上芜关
   治状具言监督臣操履之洁政绩之清近今罕觏
 上深加褒异比公朝谒
 行在遂
 御书松风兰露四字赐公盖隐然以洁清之义特示
   优奖且将用芜关风厉诸榷使也一时扈跸诸
   大臣咸颂
 圣明知人善任而以公克称任使为难余辱交于公
卷六 第 43b 页
   久退而询公涖关之详公逊谢不敏乃众商民
   之辞则有徵矣谓芜邑城临大江而关署适当
   其冲贾舶衔尾云集往往以风涛震荡不测为
   患惟公持大体涤烦苛绝滥征禁抑勒凡民间
   日用所需与夫升斗尺寸所入例不应𣙜者悉
   以与民而舟行阻滞之弊息至若黔蜀两粤江
   楚之区楩楠杞梓豫章之材历丛篁深溪蔽江
   而下其取之也至劳而运之也至艰自司𣙜者
卷六 第 44a 页
   不察乃有丈量留难到澛供亿之累兼以疾风
   断䌫越关加罚之苦公临关亲阅无稽时无溢
   费而且官税未敷者为之权宜酌剂私负未偿
   者为之转移劝输所以培商本恤商害者无所
   不至设以公之法悬之通都著为令甲岂独一
   时之利自今以往实百世赖之余闻之而不禁
   忾然叹也在昔周官以九职敛财贿而关市山
   泽之赋居其二商之有税昉自古昔初未为厉
卷六 第 44b 页
   民而或因税以阶之厉者非法之不善奉法者
   过耳顷复仰奉
 德音减除岁入赢羡之数则继此为𣙜使者其办赋
   为益轻倘能循公已试之辙恪守焉而不变于
   以通商惠民宁有既乎闻者皆曰请书之以劝
   来者遂不辞而书为记
   东皋记
   朱子骏文将归云阳之东皋揖余言别曰东皋
卷六 第 45a 页
   距城东不一牛鸣地余偕伯兄肇基筑室其间
   奉吾母以娱老子盍为我记之余叩其胜延袤
   凡十亩围以高枫长槐环以曲阜依阜为池编
   竹为径循径而入有石门门以内植卉数十本
   长廊绕池分南北焉南四面皆水横欹石桥桥
   畔有舫左植桂右植兰蕙环池莳荷置一亭俯
   之额曰清娱北三面冈为城列柏如拱为古柏
   堂堂侧为揽胜阁凭阁而望则南浦诸胜隃对
卷六 第 45b 页
   几席由堂而左有阜高下偃仰势若断岭岭半
   置片石亭由亭迤折而下丛筱翠阴仰不见日
   最深处为万竹轩面方池黛蓄膏淳窅窱澄映
   池旁筑危楼高数十尺以榆柳荫之颜以木未
   凡所为堂榭陂池不砻不斲非有世俗镂绘绮
   丽怪木诡石之供聊适吾意而已余闻而俯仰
   太息因谓朱子曰三十年以来东南园林山水
   之胜浸淫绝响矣旧家世族既狝薙于风凋木
卷六 第 46a 页
   谢之后而兵燹频仍大狱数起即所称荐绅华
   膴与闾左稍自封殖者常岌岌乎怀抱蔓之忧
   何暇及宴娱游赏事耶比岁海烽寖熄而连营
   重镇参错栉比于西津北固之间地方大吏壹
   意以清净休养疲癃庶几承平渐睹则异时园
   林山水之胜亦以次修葺而东皋其权舆也矣
   呜呼废兴成毁相寻无已每见阀阅之家祖父
   之遗书杯棬鲜能传及三世而况区区土木竹
卷六 第 46b 页
   石乎西都士大夫名园相望而未几废为荆棘
   平泉庄成愀然身后无穷之虑而后嗣不守卒
   为达人所笑人世沧桑之感岂独在兵革耶东
   皋简朴萧散自然幽胜且其地僻处城东偏不
   当车马骚驿之冲肇基骏文兄弟友让同修閒
   居奉母之乐而不汲汲于仕进园朴而完地静
   而䆳人穆而和是三者皆可久之道而朱子有
   焉昔欧阳文忠公记海陵许氏南园盛称其一
卷六 第 47a 页
   门孝悌化及乡人而且属望其子孙力行而不
   怠吾于东皋亦云
 
 
 
 
 
 
卷六 第 47b 页
 
 
 
 
 
 
 
 张文贞集卷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