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易堂集-明-卷十一

卷十一 第 1a 页
居易堂集卷之十一
 题跋
  题倪文正公尺牍后
昔黄相国石斋先生以忤时去国倪文正公特疏留
之乞以已官授先生而自就斥既奉严纶矣先文靖
公一疏再疏乞允文正所请谓先生饬躬皎然可信
文正进说诚然不欺今读文正尺牍虽朋从往还率
尔数语而忧国爱才如痌诸身所谓诚然不欺者不
愈可见乎后十馀年文正以甲申死先文靖以乙酉
死石斋先生以丙戍死殉义不屈后先一揆意者在
天之灵语及生平当以相知之深相视而笑言及天
卷十一 第 1b 页
下事恐又不止如卷中之长太息也
  偶题友人画梅
昔华光老人值梅数本于方丈每花放时移床其下
吟咏终日莫知其意偶月夜未寝见窗间疏影横斜
萧然可爱遂以笔规其状晨起视之殊有月下之思
因此好写梅得其三昩此墨梅之所自始也山谷见
而美之曰嫩寒清晓行孤村篱落间但欠香耳其为
名贤所珍重如此后则有杨补之最擅其胜自兹以
降画者日繁而传者无闻焉梅花标致既已清绝画
之者稍落笔墨蹊径去之弥远矣茍非何水曹林处
士其人者未可语于梅也然其人未必能画能画者
卷十一 第 2a 页
又未必其人则华光补之岂得不称绝调哉余性习
画理少而知之山水树石随意点染至于梅则撤翰
矣画梅有丁有点有萼有须奇两三七厥有微著不
较难哉故蹊径不可有而规矩又不可亡也若神韵
虽好而家数未谙其失则画法则具备而意理尘俗
其失则人非人画俱妙其无画梅哉曼倩氏曰谈何
容易其画梅之谓乎
  题邵僧弥墨菊
屈子愤世嫉俗谓荃蕙为茅兰芷善变而独欲餐秋
菊之英非以其有淩霜之节耶故逸人高士往往寄
托呼为端友良有以也癸巳中秋偶见邵子僧弥墨
卷十一 第 2b 页
菊一幅传神阿堵风致宛然使范石湖见之亦当误
入七十一种谱中因书郑所南先生题画菊诗以颜
之花开不并百花丛独立疏篱趋未穷宁可枝头抱
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
  题唐伯虎先生画像
尝览吴先民故实唐子畏先生有至性敦大节放浪
不羁其寄也古人困穷于时不能自明有阳为盲哑
者矣先生侘傺无聊而仅自托于狂则犹幸耳顾当
全盛之世以先生之才壹郁而出此可悲矣不幸而
更遭世之末流无所于容则其所自托又当何如哉
  题七姬墓志铭
卷十一 第 3a 页
(七姬者元江浙行省左丞潘元绍之侍妾也至正末大兵临境城未/破七姬同日死节义著一时张羽志其墓宋克为书碑七姬姓程翟)
(徐罗卞彭段/皆良家子)
人非死之难而处死为难非能死为难死而能得其
所为难也贤者诚重其死匹夫慕义何处不勉焉若
七姬者可谓得死所矣其行芳其志洁身殉大节一
死重于泰山虽古烈士何以加诸夫观于七姬而世
之无从颂而死者皆愧矣嗟乎等死也犹不能无少
逊焉而况于不死者乎
  临石田四景跋
偶得石田十景临仿其四右幅则姑苏台也其屋角
隐隐露雉堞者桃花坞也烟柳春耕湖山平远者长
卷十一 第 3b 页
洲苑也而墨沈山则灵岩也余但爱其画故不复志
名于帧首
石田画桃花意甚淡远然望之蔚然如蒸紫霞余不
善傅色遂以墨临之善画者固不求形似也
论者谓石田翁画摹古者更佳于本色其画姑苏台
纯用子久法灵岩图树石仍出子久而皴斫分披则
荆关也予爱而彷之姑苏台固佳若此幅则恨古人
不见我矣
米芾论董元平淡天真品格高妙近世无比而烟岚
出没咸有生意溪桥渔浦洲渚掩映一片江南也石
田翁所作长洲苑图亦然
卷十一 第 4a 页
  题竹石赠方南明六十
竹之后凋与松柏同而其孤标风致则似过之所以
古人具迈俗之韵者往往寄托流连或图写其形状
以自娱悦虽然此非渲绘之事也茍非其人岂易言
之故画竹非子瞻与可之流不可也倪云林自题其
画竹云吾画竹聊以写我胸中逸气耳宁辨其形与
似哉尝涂抹久之而他人视之或以为麻或以为芦
余亦不能必名之为竹也余之为此得无似之丁酉
春方子南明六十初度余贫无以为寿乃举所画竹
石以贻之竹以似其人石以似其寿耳
  题杨曰补画册
卷十一 第 4b 页
昔人善作小景其意远其神全其景物深厚妙处每
在笔墨之外故虽尺幅之微而能令观者移情也近
代画家罕有得其意者顷见杨曰补先生所遗闻机
上人画册而始叹其不可及也余于夏间亦作邓尉
十景为万峰和尚寿邀曰老共赏之曰老畏暑不能
过从及秋而曰老逝矣余将谁与證此者余虽终身
不复作画可也
  题画芝
隐者采芝以疗饥神仙饵芝以长生茍能疗饥便能
长生矣古来真隐去仙不远梅子真世传仙去陶隐
居自希白日升天良有以也客笑曰画芝者仙耶隐
卷十一 第 5a 页
耶夫十九年无闷山林不谓之隐不可而当其含墨
吮豪造化在手即神仙奚让焉放笔大快并题似雪
公一笑
  又
尚论逸民无愧采薇独商山之芝耳余隐学商山饥
同孤竹时画墨芝以寄吾意宁止离骚香草比德君
子哉
  题山东董樵谷樵隐图
余尝览古人行事至于朱百年胡叟未尝不废书而
叹也百年性至孝隐居会稽南山伐樵采箬辄置道
头为行人取去明旦亦复如此人稍怪之久之始知
卷十一 第 5b 页
是朱隐士所卖须者随其所值留钱取樵箬而去胡
叟则尝曳柴而行客至不辍至国朝逊国之变有东
湖樵者余闻其风而悲之夫贤者处世固欲有所建
明于时乃卒不免于负薪其有托而逃焉者耶亦无
所可用不得已而自资耶嗟乎贤者处世而不能免
于负薪其时盖可知矣而吾尤以见其人也
  题归元恭小像
诗三百篇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离骚者犹离忧也
所谓物不得其平则鸣者非耶嗟乎归子其遇穷矣
故发为文章托之歌辞惝恍流连淋漓感激痛哭长
歌则千人自废而今乃拥膝枯坐拊影默默何耶其
卷十一 第 6a 页
昔人所云生非命之世耳目适宜视听口不可以有
言耶嗟乎归子吾知之矣其自契于道而无为不平
之鸣耶故其拥膝枯坐拊影默默正可上继风人而
远希正则
  题华藏庵迎翠阁
积翠南老人隐居穹窿之皇驾坞垂三十年其高风
峻范诸方归重真如大梅縳茅龙山移屋不特扫迹
廛市即丛林法席罕睹其面今其大弟子玉峤禅师
复开法苑于灵岩山麓搆小楼于佛宇之西偏颜之
曰迎翠虚其阁以为老人方丈以伫老人之来也当
老人息影皇驾则白云缄户寂若无人及老人来而
卷十一 第 6b 页
弹指阁开西望穹窿万山苍翠尽收入方丈中矣昔
老子过函谷惟关尹喜知之谓紫气东来当有真人
出关意者今老人之来亦必有光景彷佛独玉峤知
之乎余为书额因复识之
  题画芝
商山紫芝节比采薇离骚香草芳同兰𦶜此固幽人
贞士之所寄托者也余山居暇日辄喜画芝窃自比
于所南之画兰墨沈所成香风可挹或谓所南画兰
不著地而子必画坡石或此独逊古人夫吾之所在
即乾净土也何为不可入画乎吾方笑所南之隘也
  题俞禹闻先生画
卷十一 第 7a 页
昔有高士深隐名山人目之曰丹崖百丈青壁万寻
其人如玉维国之琛又郭翻隐君不应辟命以渔钓
自娱尝乘小舟往来吴楚间自目其舟曰此野人之
船也禹闻先生偶拈小景峭壁插江扁舟水裔一人
扣舷危坐逍遥容与想见其胸中浩然之致有默契
古人者故为书前事以识之先生往矣见其遗墨如
见其人于此知彭泽纮歌益增隐致耳千古通人自
当以我为知言先生复起亦不易我言也
  题画芝
刘彦和论离骚童蒙者拾其香草此不善言骚者也
离骚其志洁其行芳𦶜兰蘅若臭味所托耳岂童蒙
卷十一 第 7b 页
之所能窃取乎癸卯仲夏余画香草十帧以赠次其
先生先生栖心尘外翛然高寄余亦绝俗垂二十年
两人心期同此芳洁庶几足以有之不然吾恐荃蕙
之为茅矣吾故谓彦和之不善言骚也
  又
少室山中芝如车轮言其异也而海上仙山有芝成
宫阙者汉武好神仙宫中产芝一穗九茎言其瑞也
而宋祥符间有进芝万本者若余之所画则商山之
所采掇离骚之所咏叹而已黄绮遁世无闷则采芝
以疗饥三闾愤世嫉俗则托香草以怀君子二者吾
俱有焉癸卯秋寄迹东渚雨中作此不禁其抚卷太
卷十一 第 8a 页
息也
  题画
余家藏石田先生夏山飞瀑图笔墨浓润苍翠欲滴
开卷之际觉阴森扑人盖全师董巨者也乙酉弃家
入山家世收藏尽皆羽化二十年来时时追忆其意
魂梦不释癸卯夏日避迹秦馀杭山房坐看层峦积
翠茂树重阴宛然昔年巨幅也因纵笔写此景原本
董巨而仍以白石翁意出之董宗伯云如鸟双翼吾
将老焉苍眉居士其许我否并题似一笑
  题画芝
倪高士自题画竹云吾画竹聊以写吾胸中逸气不
卷十一 第 8b 页
能必名之为竹也或以为芦无不可者而余画墨芝
其泽理神彩尝欲夺真设令商山老见之亦当误为
采撷昔曹不兴误点墨因画为蝇见者以手指弹之
画苑传为佳话又岂倪高士所云虽然惟高士不求
形似乃正所以神似也二者差可与吾画芝参观耳
  又
商山采芝歌云瞱瞱紫芝可以疗饥千载而下想见
山阿香草秀色神彩不夷凡卉而避世逸老撷之采
之正如餐霞吸露吾画芝不特为香草写真亦将使
千载高风出之笔端子瞻云恕先在焉呼之或出也
  题画
卷十一 第 9a 页
董宗伯仿子久时兼董米墨法披图苍翠欲滴而余
更以荆关笔意出之使子久而在亦当相视而笑也
  题画芝
芝草有兰蕙之芳而又同松柏之后凋比萱轶之瑞
而却同醴泉之无源为可尚也隐居之暇好以烟墨
传其神采意亦有所取焉子瞻与可之写墨竹郑所
南写墨兰华光老人杨补之写墨梅将母同乎徐子
墨芝当位置一席于其间矣
  题画册赠张默全
默全先生与余交最晚而相知最深每过余山居辄
留连不能去甲辰深秋约过为十日之饮而以有洞
卷十一 第 9b 页
庭之游遂阻过从草木摇落风景萧然抚景怀人临
风独啸昔人云秋冬之际殊难为怀适先生求余作
画册因为摹宋元名家十二小景以志我意笔精墨
妙恨古人不见我先生其鉴之昔宗少文图名山以
卧游余之作此则以怀人也画始于九月十七日成
于十月初七日云
  题画芝
郑所南先生尝自题其墨兰云凄凉如怨望今日有
遗民托兴湘累思深故国虽数语直与离骚同其哀
怨余每读而悲之乙巳小春偶画墨芝捉笔黯然以
其时考之则可矣
卷十一 第 10a 页
  又
墨成香草寄思美人聊比湘累纫兰纕蕙昔人题画
竹云不根而生繇墨生以目余画芝尤当若视笔能
生花而徒侈雕虫者吾置身宁啻百尺楼上也
  题秋林落木图
画家皆祖顾长康长康博学有才气文赋谐谑为人
高迈不羁故当时推为三绝谓痴绝才绝画绝也余
尝谓人必胸中自有所蕴蓄而寄之于一事故能神
韵超举天机卓绝若长康者苟无其才与痴则其画
亦未必能精诣至于此也后世若郭恕先之蝉蜕生
死米襄阳之遗忽形骸黄痴翁之高寄倪迂叟之清
卷十一 第 10b 页
绝其风调为何如者此皆有不可一世之概无所于
容而一出之于画则当其驱染烟墨图绘山川神会
所寄不仅谓之画也昌黎论张旭草书喜怒窘穷忧
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无聊不平有动于中必于草
书焉发之嗟乎得之矣昔宋之亡也有遗民郑所南
先生隐居不出而尝写墨兰以寄意余谓所南画兰
一花一叶无不具风人之哀怨楚骚之离忧而可仅
谓之画耶故其画亦超绝千古丁未秋日偶作秋林
落木图赠灵白大法师并为题此师览余言当为我
首肯也至摇落之感所谓秋冬之际尤难为怀则又
无俟余言矣
卷十一 第 11a 页
  题画狗
客曰吾闻昔贤图画皆所以昭劝诫而今墨客吮豪
猥及狗马何也徐子曰噫亦庸何知此之不足以备
劝诫哉昔江左风流不矜节概而张彪独徇梁室之
难其畜狗亦遂徇彪以死嗟乎此墨客吮豪所以不
画黑头宁画黄耳也
  题画芝
文与可画墨竹杨补之画墨梅郑所南画墨兰各极
其致而余谓各有所寄焉与可写其高补之写其逸
所南写其怨而余今画墨芝则又何居乎客曰意将
兼有之而不无所偏也因相视一笑
卷十一 第 11b 页
  题莲不庵
截流六吉两大师南涧老人嗣也其参学同时受记
同日今高隐同志结茆同室因取诗人美兄弟之义
颜其所居为莲不庵昔大梅縳茆龙山移屋后世非
不仰其高风然岂若两师偕隐更辉映千古乎吾知
其当来乘愿必世世如南岳青原或且为无著天亲

  题黄孝子端木画
此黄孝子端木氏之笔也孝子万里访其亲于滇路
经龙场驿因图之其墨法实得北宋名家意今以归
自安法师法师即孝子之甥其孝行酷似其舅其人
卷十一 第 12a 页
与其画其地相为辉映尤足千古矣
  题沈贞居隐士遗墨后
贞居先生既遭世变矢欲自全为故国之完人而不
得信其志于是隐居梅原而托兴于寒梅集唐人句
流连吟叹以写其伊悒之思焉此固灵均被发江滨
时也其一字一句自与离骚同其哀怨所谓揽幽兰
撷芳芷岂诚玩于物耶庚戍冬日贲园氏奉其先人
遗墨揽涕示余余一展卷而黯然神伤者久之余固
重有所悲也若贲园之克修父业不啻戴颙之似安
道织帘高风益以不坠矣
  题画册
卷十一 第 12b 页
画主南宗而气韵本乎元大家此大略也盖画自宋
以前虽荆关名世然犹力胜于韵而笔逾于墨迨乎
元季四家专主气韵故天机神会超然形似而与造
化者游进乎技矣而后世宗之太过但驱烟墨不求
法矩每多寓意于虚无缥缈而能事不臻吾恐其渐
趋于弱而未免项容有墨无笔之诮也草堂主人则
愿气韵本于元而笔力则进乎宋以骎骎五季及唐
庶几求古人之所未备成一家之学壬子孟夏偶作
此图意匠经营位置不茍固未敢曰笔墨兼到力韵
双举而要其独得恨古人之不见我至烟云出没林
壑深窅溪桥渔浦水村山落可游可居跃然殊境虽
卷十一 第 13a 页
多画江南山水然如董元之平淡天真自足千古勿
谓吴侬仅自得于东南之耸秀也故复题帧首以博
真赏者一笑
  题画
武陵桃源避世之士所结想而寓言也后世遂因其
说而为之图然何庸知天地之内必无是境乎余素
怀绝尘之志有长往之思因复以意而作是图绝不
规儗前人而岩壑洞穴窈窕深阻试窥其中别有天
地原田墟里人烟村落水阁山亭溪桥渔浦可游可
居俨然殊境而遥睇天末咫尺千里孤汀远际轻舠
出没渺然复有江湖之心焉图成自赏几将长啸入
卷十一 第 13b 页
图不啻褰裳濡足即欲强诃之曰天地之内必无是
境而不可得因笑昔人言桃源而硁硁焉辨其有无
仙隐之为固也庚戍孟冬画于涧上草堂并题以贻
吾甥商志商志其善宝之以无忘吾之素意其笔墨
则兼用洪谷子关仝法此则从商志所请也
  题画
倪高士画称逸品昔人以逸品置神品之上画苑云
纵横习气即黄子久未断幽淡两言则赵吴兴犹逊
云林神会自别气韵超举其为诸家所推重如此余
尝谓高士之画其所以不可及者不在神韵简远而
反在笔墨精到不取于有无灭没之间此固三百年
卷十一 第 14a 页
来所未窥虽然又宁独于此乎得其人斯得其画此
非王蒙辈所能梦见又岂今人以笔墨形似得其一
木一石者可语也庚戍新秋戏为逊如大师拈此并
题以博知者一笑董宗伯云云林画江东以有无论
清俗则吾之必持此为赠亦可以知逊公矣
  宝华大律师见月老和尚小影题语
大雄设教正法流通有三藏焉一曰修多罗藏华言
经藏也二曰毗尼藏华言律藏也三曰阿毗昙藏华
言论藏也三藏之化导有情解粘去縳释妄趋真顜
若画一而其严重则未可同日而语矣盖修多罗藏
则佛与诸菩萨等所说阿毗昙藏则贤圣僧所著惟
卷十一 第 14b 页
毗尼藏则必佛口亲宣而非诸大弟子所得预闻则
律之独重于三藏可知矣故后世能持佛说而悉遵
其五戒十戒以至二百五十戒三百四十八戒之律
豪发无遗恨者岂非古佛现身以袪五浊而净六尘
将以其一身为大千世界众生之标领而拯举世于
苦海出斯人于火宅哉当吾世而有一人焉则宝华
山见老大和尚是也斯世之言佛法者举自托于拈
椎𥪡拂瞬目扬眉跌荡纵横无非义谛遂有流为跃
冶之金堕入野狐之队者矣是即以其拈椎竖拂瞬
目扬眉而谤法也然则见老和尚之卓然独立于斯
世又岂特为苦海之宝筏火宅之清凉甘露乎实今
卷十一 第 15a 页
日佛法中之狂澜一砥也辛亥之岁式瞻相好欢喜
翘勤头面顶礼而识之
  题画
壬子春日积雨晚晴山居远眺烟岚出没林壑窅冥
跃然有得正如造物惠我三昩因窃子久云山置之
尺素亦昔人所云休文集中作贼也聊以为知者一
笑耳
  题画
董宗伯自题画妍而不甜纵而有法得之令穰伯驹
如鸟双翼吾将老焉昔有两人合作一画者此独一
画而兼彷两人此老于是不凡矣壬子孟夏偶作此
卷十一 第 15b 页
景笔墨亦在洪谷河阳之间因为拈出真赏者当为
首肯
  题芝兰松柏
芝兰生于空谷不以无人而不芳松柏茂于岁寒不
以经霜而改色传曰君子爱人以德又曰君子成人
之美吾愿知我者之勿夺芝兰之芳勿摧松柏之节
可也故作芝兰松柏以遗冯子
  题俞禹闻画
此俞禹闻先生遗墨也江山廓然一茅堂全据其胜
想见其胸中浩落之致令似仲培从他处购得之属
为题识仲培食贫自力而每见其先人手泽损衣节
卷十一 第 16a 页
食以求之必得而后已昔张敷至孝录一遗扇每至
感思开缄流涕垂美史牒若仲培则又过之矣
  题画
长松参天山涧𥻘𥻘茅亭踞其中中有两人披襟对
话如闻松涛涧泉之聒耳隔岸一人策杖而行矫首
相顾用意颇到此白石翁意也余家收藏白石翁真
迹有此图后于象山丈室复见尺幅因为布景略用
彷之昔人有善绘事者欲长啸入图中子瞻云恕先
在焉呼之或出吾今而知非欺我矣所见皆彷荆关
法皴斫纷披非举世流传笔墨木强者并为识之
  题画
卷十一 第 16b 页
余家灵岩山北朝霏夕霭日与翠屏相对十易寒暑
而相得弥深癸丑秋日轻阴倏霁苍翠扑人庭户余
坐涧上草堂为彷佛此景不觉山岚林色入我笔端
放笔大快因为题此
  题画芝
芝草无根以瑞气为之根故其形常如云气轮囷离
奇所谓云体无定也而间亦有作楼台有如人物者
盖云气亦多楼台人物之象也善画芝者能得其若
云非云轮囷离奇之致方可许之为写生矣己酉重
阳节并题
  画册跋语
卷十一 第 17a 页
布衣张苍眉吾老友也生平不可于世顾独善余性
颇纤啬节衣损食惟恐不至顾独能倾囊解余阨闻
者异之苍眉笑曰使人人能如徐孝廉吾又何难倾
吾资乎于是知者不能测也尤嗜余笔墨得余一画
一字残缣断沈无不藏弆累累满箧衍而未已也余
亦乐为之尽故虽绢素填委户屦常满而必挥却别
请以应之癸丑夏秋之交苍眉病甚病中无所念顾
独寓书于余索余画册甚急且曰吾得子画饥为之
饱病为之起今吾病濒殆子奈何吝一举笔乎余于
是刻期而成而苍眉病果愈余语苍眉曰吾画果如
是君当以药价归我于是相与大笑且属余识其后
卷十一 第 17b 页
昔陈琳之檄足愈头风桓康图形为人止疟况余与
苍眉乎其得吾画而病起无疑也后之览余此文者
可以知苍眉矣
  题宛山顾氏家藏圣教序
圣教序于右军书中别具垆鞴自成一家细玩其通
篇章法脉理之妙尽在行墨之间回顾顿挫无异一
时濡毫运腕而出者诚千古一奇也余尝谓观圣教
序如焚百和之香如杂百宝以成器今人但闻妙香
但见重器而不知其为百和杂宝也宜乎今古书家
之宗之如此而不断本尤为收藏家所重此帖故佳
识者目能鉴别余故不论而论书法云
卷十一 第 18a 页
  题画蕉
蕉产南州其吐赤花者非常种也其叶差小而纹细
俗呼为美人蕉风前摇曳绰有姿致其花亦秾丽艳
冶非凡花可比吾又闻中庭而植之或置之室正中
则其花亭亭直上若稍偏于东则其颖必西向偏于
他处亦然花既负正色而性复中立不移此固得天
地之正气以生者也朱子子禧得昔人画蕉一幅意
甚珍之人之嗜好必本于性高人介士之有托于芝
兰者皆然也则朱子之珍此幅也非有契于蕉耶
  题画
关家山水其笔墨兼到风骨自殊后贤罕及元季四
卷十一 第 18b 页
家无不从董巨荆关来虽气韵远过而风骨仍须推
前人也庚申孟春偶得茧𥿄甚佳兴不可遏因彷关
同笔意作重岩远霭图洪谷子云春则远水拖蓝遥
山映碧夏则林木蔽天倚云瀑布近水幽亭然则余
此图盖春夏之交也图成自赏复题四绝句过庭所
谓𥿄墨相发一合也偶然欲书一合也余于此图则
兼有此二者矣并题以质之知者
  题顾尊实收藏黄孝子真迹
余题黄孝子端木氏画三帧矣一为浮屠自安师所
藏一为李于輹氏所藏此则顾头陀尊实所藏也法
书名画托于笔墨楮素本自同于烟云之倏忽蜉蝣
卷十一 第 19a 页
之旦暮而流传人间语于不朽固有物以行之有物
以持之也故有穹碑钜勒磨灭无馀断𥿄残缣久而
益显嗟乎是岂在笔墨楮素妍媸工拙间耶端木独
行卓绝自擅千古况其所图又皆足存宜乎知者之
争购之也此帧则山崖诡奇树石突兀而悬泉千尺
挟风雨之势以俱来若闻其轰豗喧激之声者亦奇
矣视自安于輹所藏较胜顾头陀其善藏之
  题画
郭淳夫云东南之山多奇秀天地非为东南私也东
南地下水归以漱濯开露之故其山多奇峰峭壁斗
插霄汉而亦多曲巘回峦盘礴水面米襄阳云董元
卷十一 第 19b 页
平淡天真渐近自然溪桥渔浦洲渚掩映一片江南
也又云人称江南盖自顾恺之以来直至南唐董元
巨然皆一体不移至关同则云饶有关河之势而少
秀气昔人之论山水论画法乃尔尔余平居作画好
彷荆关董巨然学荆关者惟师其笔法风骨耳至于
分布位置命意取景则居然江南山水也乙卯夏闰
五月酷暑闭户谢客坐涧上草堂觅长幅作横卷经
营点染寓意幽胜山峦层复林木苍郁幽奥处寔欲
生云浓翠中若可避暑而凭眺则有平远之山讨寻
则多崎仄之径昔人所云可游可居或庶几焉图成
自赏因书所见以遗好事者并博一笑云
卷十一 第 20a 页
  题芝兰卷
园绮采芝于商颜灵均搴兰于澧浦其徘徊容与偃
仰歌吟于高山深谷远渚芳洲之间撷芳洁而写离
忧为何如也余避世三十年而足不踰户者又十五
载矣兀然一室俯仰千秋偶有所触辄写芝兰以寄
吾意意之所得自谓不让古人则是吾土室十笏之
地而商颜之高山深谷沅湘之远渚芳洲无不在是
矣墨沈淋漓香风披拂以兹尚友宁曰卧游所谓恕
先在焉呼之或出也吾以质之知者
  题集古录唐昭懿公主碑跋尾
自汉以后天子之女称公主谓天子不自主婚而以
卷十一 第 20b 页
公主之故也然所谓某国公主者公主其定称某国
其封号也欧阳公乃以某国公主之为说谓差不失
公主之义则误甚矣此不过如某国夫人某郡夫人
之称耳若果如欧阳公之说则某国长公主某国大
长公主则又何以解耶此最浅而易见者而以欧阳
公尚尔甚矣著书立说之难也
  题碓庵和尚效寒山诗
九方皋之相马也若灭若没若存若亡得其天机斯
得真马矣嗟乎彼天下俊物便不可以形似求之况
形而上者乎匠人胡宽营构新丰门闾巷术如一徙
者争归其家至于鸡犬亦各识其处然不可即谓之
卷十一 第 21a 页
丰优填国王思慕于佛募神工以牛头旃檀刻佛像
豪发无遗后佛再至像遂出迎然不可即谓之佛徙
效之于形似也若于道也得其天机如印印空规矩
纵横其揆则一不然辙迹可循去之弥远矣竺典云
菩萨声闻不能作佛语亦在其所得耳岂效之而能
然乎虽然吾闻之诗曰惟其有之是以似之得之斯
效之矣易曰拟议以成其变化效之斯得之矣
  题画
作墨竹如作草书贵流丽作飞白双钩竹如作小篆
贵遒劲缜密老杜句书贵瘦硬能通神又云钜剑长
戟森相向吾当移以目此也辛酉夏日放笔怏甚并
卷十一 第 21b 页
题自赏
作寒林须笔墨间自具萧森凄紧之意始得昔人所
云见北风图觉凉者是也昌黎句森森万木夜僵立
寒气屃奰顽无风此图有焉
山水澄静林峦旷远扁舟独钓真有遗世独立之意
吾意其人当是子陵志和之流也俯卷伫想者久之
  题彷倪云林画
画至元季专主气韵未免墨过乎笔此大痴仲圭犹
然独云林画虽以天真幽淡为宗然意匠殚精笔墨
兼到不多取意于烟云缥缈之间吾故谓云林不可
及处不独在超然淡远而反在神力精到此又三百
卷十一 第 22a 页
年来画苑之所未窥也余向见友人收藏云林真迹
有溪山胜概图为临此景自谓神似当不作石田翁
彷云林为赵同鲁所诃也
  题画册一
乔林参天幽崖出水连峰曲涧回合萦纡而山家村
落参差掩映此固人间之殊境而画境之所必取也
个中擅胜尤称北苑北苑于骨力气韵两者兼长故
曲臻其妙允称绝诣耳
  二
作画自必胸怀浩然饶有古人风致淡荡天真触处
而出万顷澄波一纶垂钓拊景遐思悠然自远其子
卷十一 第 22b 页
陵玄真之流欤昔时见巨然笔因想见其为人久而
不能忘也
  三
山色满空濛渔村隔烟水疏柳垂古岸网集澄潭里
此余向时题惠崇画句也今即以题此渔汀雁渚蓼
雨蘋风笔墨之间呼之或出恨古人不见我非虚语
也吾当起古人而问之
  四
茅亭踞江皋乔松俯其上遥望山翠寒近听松风响
波光渺无涯烟云自来往披襟坐此中忘言足幽赏
余向时有此诗即写其意诗则似摩诘之有画而画
卷十一 第 23a 页
则笔尖墨淡纯用关家山水法也
  五
画推南宗以其丰致韶令无伧楚面目也赵大年宗
王右丞名贵之气溢出缣素命意用笔不落凡径真
神仙中人也若木末孤亭石梁斜度横波远岫一片
江南固不独京雒间景耳吾以质之知者
  六
竹林茅屋远山古树小桥流水回绕吾庐见者翛然
有尘外之想尝有句云竹林隔世尘泉鸣山愈静閒
云满庭户远色来诸岭可以目之矣而画则许道宁
意也
卷十一 第 23b 页
  七
石壁排空悬泉万仞命意固雄而烟水沦涟山根出
没扁舟容与与波上下令人一见复有江湖浩渺之
思未当以笔墨观也松雪尝作此景其追写前人于
苕霅间耶
  八
高峰突兀下炤清漪古树扶疏恰临野屋中有人焉
拊景啸傲跋脚北窗非羲皇上人耶可以远想可以
忘世非范中立不能也文潞公尝谓宽于山水为写
生手每览其画而益信斯言
  九
卷十一 第 24a 页
北宋以前画尚骨力元季四家画尚气韵故多寓意
于烟云有无之间而力逊于前矣惟倪高士则笔力
精到专主荆关有非一时大家所能及者不特以无
笔墨蹊径而兼幽淡两言也可与知者道耳当證之
千古
  十
山有三远而深远为尤难然不有高远则深远之意
不出古来大家极尽能事固未易言即能擅胜而就
其所作亦累十而一见耳昔见黄子久春山叠翠图
深远高远兼而有之试彷其意茍有知者当相视而
笑也
卷十一 第 24b 页
  十一
昔人论画或有笔无墨或有墨无笔二者未能兼长
即擅名艺苑未称绝诣若梅花道人则两无憾焉而
墨法尤胜然未易几茍风致未逮古人而妄于笔墨
求之则去之弥远古人复起不易吾言
  十二
黄鹤山樵有万松书屋图余向时见之今犹能彷佛
其意然钜幅也今缣素未盈尺而千岩万壑飞泉悬
瀑石梁鸟道孤亭曲室无所不有而位置悠然对之
如闻松涛如听泉响吾不欲仅以前身画师如摩诘
自谓也
卷十一 第 25a 页
  题二志二传
余不文谬为海内所知猥以文事见属碑版传志执
简受役已有年所然实不敢泛应一字必前贤景行
懿亲密友吾心所灼知者然后应之故凡吾所撰述
多伟人也而其中尤俊伟魁杰称不世出者凡四人
焉此四君子者出处不齐名位迥异而其立意较然
不欺其志足以凌轹千载兴起百世则无不同吾幸
得操觚以为之志与传故合四篇为一书以贻吾朱
子致一吾知致一之善藏之也嗟乎碑版之文不得
已而后应应者尝什一辞者尝什九然积而累之亦
不一矣虽不敢蹈昌黎之谀或亦未免中郎之愧若
卷十一 第 25b 页
四君子则惟恐吾文之不足以张之岂谓有一言之
溢乎四君子者宫保尚书袁安节公状元宰辅文文
肃公贡士朱先生文学沈徵君也
居易堂集卷之十一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