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易堂集-明-卷十

卷十 第 1a 页
凡例十一则
 文章重体类书曰辞尚体要易曰方以类聚既有
  体斯有类矣自古编辑之家綦重之茍体之不
  分则类于何有然此犹就其疑似豪釐之閒言
  之犹五榖皆榖也而菽麦不可不辨五金皆金
  也而铅锡不可淆于黄金耳若直非其类而讹
  舛淆杂则吾不能知之矣如昌黎一集文章家
  之龟鉴也又为其受业门人李汉所编不知何
  以于文之体类既有所讹即于其自为书之例
  又有所戾如溪堂古诗何以入杂著石鼎联句
  何以入序中送陆歙州送郑十较理送张道士
卷十 第 1b 页
 祗应以序入诗中不应以诗附序见况送张道
  士序仅数言而其诗则钜篇也而竟入序中此
  皆于文之体类有未叶者也为宰相贺白龟状
  在三十八卷表状中何以贺张徐州白兔状又
  入十五卷书启中此皆于其自为书之例有相
  戾者也今吾集凡为诗为辞为赞之序不问其
  长短详略俱见之诗与辞赞中不别见至似是
  而非相近而远如说论议之体裁迥别书后与
  题跋之各有家数划然不紊也
 文籍重编次编次者前后是也集之居前者大约
  须观其全集之次惟其所重以其文之多而有
卷十 第 2a 页
  关系者为首列斯为得体今人文集动以赋与
  诗居首此遵文选例也不知文选固辞家之书
  其所重在辞赋耳未可概论李汉编昌黎集亦
  然甚非谓也今拙集以书居首盖此集中惟书
  为最多以吾四十年土室四方知交问讯辨论
  一寓于书且吾自二十四岁而遘世变与今之
  当事者谢绝往还诸书及答一二钜公论出处
  之宜诸书似一生之微尚系焉伏读往册如叔
  向贻子产书于古文中亦惟书为早出故吾集
  以书冠之而尺牍次之者从书而类推之也尺
  牍原本于书而自为一体非以辞之长短而云
卷十 第 2b 页
  故有极短者而仍入书中取欧苏集别载小简
  例别为一卷
 书法重义例既操笔为文必有其义义之所在例
  之所起也如吾四十年往还诸书俱不得已而
  应非泛泛寒暄应酬之比无论吾诸书或非无
  系于世者即吾之称谓标题各有一定书法如
  吾先公执友最严重者则既书其官复书先生
  等而杀之或称官或称先生不并书而系之其
  字若朋侪往还或止书官或竟书其字也集中
  诸传例书其人之字传本创自史记史记或书
  名或书字或书爵里以无定为例盖太史公即
卷十 第 3a 页
  寓书法于其中也自汉书后槩书名末学不察
  尝以古文必书名为古尝有于极无谓文字中
  硬入人之姓名以为得古人之法良可笑也况
  文章自有家数非可意造古来惟昭明文选载
  古人诗文多书其人之字湥得太史公遗意亦
  可见古人不欲轻用人名也近有所谓名士者
  一于中外子姓以猥琐之事而于尊行钜公直
  斥其名一于长物琐语而必书友人之名一于
  友人寓言小传中讳本人之名而旁及他友则
  直书其名吾心窃鄙之憎之吾尝言文章果佳
  即不书名不失其为古文茍非文章则虽钞袭
卷十 第 3b 页
  谟诰之语犹为无当况仅仅一书人之名耶吾
  今所作传有鉴于此且既非国史不敢猥书人
  名窃取管仲屈原周文张叔诸传以为例概以
  字称览者当自得之惟朱先生沈徵君二传则
  特笔也其敬亭山人传略则以其题其文皆属
  为笔削者不在此例
 诸文各以类次及之其文少而不能自为一类自
  为一卷者则随类编入如议辨附记说之后颂
  铭附于赞后是也
 余自二十四岁而遭世变即与世决绝长往不返
  其真隐之志颇为海内所谅则凡作为文章亦
卷十 第 4a 页
 非吾意也其辞之不得而应辞者尝过半应者
 止什四而至于碑版传志之文则辞者尝什九
 应者止什一然所应者又皆吾所欲为即不请
 或感激鼓舞以属之笔墨者然后为之若违心
  从事仅仅䛕墓则百无一焉然所谓应者什四
  犹就人之见请者而言耳若合计全集凡为文
  八百馀篇多吾之发于心而不能已于言者应
  人之请亦仅可什一矣
 生平无似然读书作文一字一句必心有真见有
  独得然后发之既不敢附和蹈袭亦不敢标奇
  好异若体裁义例则必依据古人其或吾之所
卷十 第 4b 页
  见有灼然自信者亦竟发古人所未发以信之
  千古此又在览者之自得之当不讶其为师心
  也
 书后题跋分为二类亦犹书与尺牍也书后必于
  其事有所论列或发古人所未发或因其事而
  别论他事非仅仅片辞只语取意于字句閒者
  如昌黎书张中丞传后是也题跋则有间矣识
  者阅吾诸篇则划然二体自不可合为一者
 偶以书画尚论古人故题跋颇夥要于其中自有
  独见然后出之四十年土室闭门却扫不惟古
  人名迹不能多得寓目即当世贤豪品题书画
卷十 第 5a 页
  收藏精鉴者亦不得与把臂细论则未知吾所
  见果有当于艺林否也然惟欲存吾之所谓独
  见以是正于知者故亦附录之
 有韵之文閒一为之吾不敢以自许也正如子瞻
  所云如候虫时鸟自鸣自止而已既已为之亦
  存于集亦以时会寄托有不可没者耳今亦以
  类编之自赋而诗而辞而赞而颂而铭皆有韵
  之文也凡为八卷昔柳州集以诗居末子厚诗
  居然升作者之堂子瞻晚年喜读之称为海外
  三友则其诗可知而以殿其集者子厚固以诗
  为一集之后劲而余则以诗为一集之附庸也
卷十 第 5b 页
  每见古人于孤臣寡妇朝吟夜怨一言一句哀
  而录之吾之不删吾诗即此意也惟览者之伤
  其心而不鄙其辞可耳
 昌黎集自赋与诗之外首列杂著则以文之不多
 而有关系者入之如原道获麟以及诤臣论诸
  篇而以游戏寓言诸文名为杂文吾不敢谓然
  今仍分为二类而以文之无所附丽不能成卷
  者为杂文以游戏寓言者为杂著一以殿诸文
  一以殿有韵者杂文杂著名则取诸古人而义
  则出之自我偶然有见也
 古人之不以文章名而其文章自不腐于世者多
卷十 第 6a 页
  矣如陈寿编诸葛武侯集二十四篇凡十万四
  千一百一十二言谓公诚之心形于文墨子瞻
  序范文正公文谓其于仁义礼乐忠信孝悌如
  饥渴之于饮食欲须臾忘而不可得如火之热
  如水之湿盖其天性有不得不然者嗟乎文章
  而出于心性此其所以不腐于世也吾之文固
  非古人之文而吾之心则古人之心也实窃有
  自信者故文虽不足存而谨录之不特欲以遗
  之子孙寔欲以质之千古焉
  时甲子秋七月初六日秦馀山人俟斋氏又识
卷十 第 6b 页
卷十 第 7a 页
居易堂集卷之十
 书后
  书平准书后
圣人之言治天下富先于教而足兵后于足食故曰
积贮为天下之大命衣食足而知礼节穷民易与为
非此自然之势也太史公知此故作平准书作平准
书而有深痛矣痛者痛文景完富之天下孝武以多
欲而敝之也故首言国家无事而府库溢仓庾满至
粟红贯朽不复可用而上富下赡民俗敦厚吏治洁
清矣孝武立而一敝之于伐匈奴一敝之于通诸夷
一敝之于穿河渠而天下骚然蓄积尽倾饥馑流亡
卷十 第 7b 页
盗贼满野卒之大农尽耗而县官大空于是民敝俗
坏吏治苛急劝输卖爵更币铸钱不特无益于治而
天下益乱僇杀无辜亦且几亿万矣而天下之贫自
若也于是为告缗为均输以筦天下之利以济上之
欲上用虽饶而民无所措其手足如是而不至于乱
且亡者幸耳岂不痛哉太史公既深痛之故明言之
且切言之以为人君多欲则多事多事则多费多费
则天下贫而民俗坏于是列治乱之效陈得失之林
使后世知天下虽大四海虽富而轻用之必敝也故
富国足民之本在于节用爱人与民休息如文景之
蠲租除税而天下以富可见矣太史公意以为文景
卷十 第 8a 页
之蠲租除税节用省事而以富天下者此本富也太
公管仲之设轻重九府越王计然之流行钱币而以
富其国此末富也若杨可之告缗桑弘羊之筦利以
饶上之用此特盗贼之行耳此所谓奸富也夺人之
财以自赡攘人之食以自腴而且深其文巧其目杀
人以济之不谓之盗贼而何故一篇之中其深诛而
痛刺之者已不可殚述而竟以烹弘羊天乃雨结之
其意尤洞然矣而论赞言列国不重本富故卒为秦
所并而秦既并天下富有四海而其效卒归于海内
之士力耕不足粮饟女子纺织不足衣裳而己不大
可睹乎故曰太史公之作平准书盖有所深痛也而
卷十 第 8b 页
平准书之所不足又作货殖列传以论之故其序曰
老子曰至治之极邻国相望鸡狗之声相闻民各甘
其食美其服安其俗乐其业至老死不相往来必用
此为务此所谓国家无事者也挽近世涂民耳目则
几无行矣此即所谓更币铸钱劝输纳爵以至告缗
笼货者也盖货殖列传实言平准书之所未言而其
本意亦痛武帝之耗敝天下耳故货殖不过论载一
身一家之富厚者耳而首言至治之极神农以前而
其中则推论太公管仲越王计然之霸齐兴越有味
其言之盖太史公深知治天下必本于富国而富国
必先于富民故如文景之节用爱民蠲租除赋此可
卷十 第 9a 页
以富天下者也如齐越之斤斤言币筴轻重此可以
富其国者也若既耗敝之乃复聚歛之攘夺之鲜有
不为亡秦之续者故一篇结以烹弘羊见其聚歛攘
夺之酷而论赞结以秦之衣食不足见聚歛攘夺之
无济于困穷而益速其亡此其所以为更酷也吾故
于其一篇之中标出其微言精义而通论之
  偶书侯嬴事后
魏有隐士侯嬴年七十家贫为大梁夷门监者信陵
君欲厚遗之不肯受曰臣修身洁行数十年终不以
监门困故而受公子财当时侯生岂有所不屑于公
子哉人各有志焉耳彭城姜肱隐居不受辟命数徵
卷十 第 9b 页
不起乃诏郡图画其形状肱卧于幽暗以被韬面言
感风眩疾竟不得见之夫子曰匹夫不可夺志也亦
少亢矣而竟以得全此不特不夺志之难而不之夺
者之更可尚也有寡妇人者自其夫死誓不一见男
子之面即伯叔兄弟亦弗与见守死空闺垂几十年
乃有一男子必以见为请曰吾知之吾敬之也嗟乎
人苟能知寡妇则亦重哀之而全其志可也又岂以
见哉如必见焉非贬即伤矣故曰不之夺者之更可
尚也夫终身不改妇道固然而此独以节见知于人
或亦此寡妇之过乎然吾愿知之者之终勿夺焉可

卷十 第 10a 页
  书李斯传后
李斯传一篇中而载赵高事居十之八而篇末直以
高事结束而以秦亡天下竟之凡此皆以见赵高所
为无非斯之为之也此所以为斯传也当始皇之崩
斯为丞相天下事系于斯而乃听高所为矫诏而易
其主而高无不可为者矣天下事固无有大于易天
下之主者此一听之而天下事无不听之而听之者
斯也自然之势也夫高之得恣其志繇于立胡亥而
立胡亥繇于斯之听高听高而卒以杀其身夷其族
而并以弑秦之君而亡秦之天下于此见杀斯之身
者非高而斯自杀也夷斯之族者非高而斯自夷也
卷十 第 10b 页
然则弑二世而亡秦者独非斯耶此所以一篇全载
赵高之事而终之以弑君而亡天下而为斯之传也
太史公作此而所以垂戒于万世者深切著明矣不
特戒人君不可有持爵禄之臣而亦以戒人臣不可
有持爵禄之心也李斯之听高非为持爵禄哉究也
不特爵位不可保而并其身族而徇之而并以其君
之身与天下而徇之则究二世之所以弑秦之所以
亡皆起于李斯持爵禄一念则尽赵高之事虽欲不
入李斯传而不可得也然非太史公不能为也作一
传而既以垂戒万世之君复以垂戒万世之臣则其
书之关系何等其史法之精严又复何等故太史公
卷十 第 11a 页
自谓作史记上继孔子获麟之绝笔岂虚也哉岂虚
也哉宋儒郑夹漈先生作通志于斯传中摘出赵高
事以为高传入宦官传此在通志又为不可夺之例
夹漈固不误也二者并行不悖者也若二者互易之
则皆谬矣史学难言哉
  书诸葛武侯传后
陈寿良史也其帝魏寇蜀非恶蜀也一以身为晋臣
晋魏之所禅也则不得不推崇魏一以目击安乐公
君臣稽首称臣于魏人情不甚相远彼自以为魏可
以统蜀而蜀不可以统魏矣此理势之必然者至其
作武侯传读之而知为命世之杰作壮缪传读之而
卷十 第 11b 页
知有国士之风此两传者魏书中之所少也其于蜀
国人伦推崇极矣至于孙乾简雍糜竺刘巴尹籍董
和之徒未免太略几如点鬼簿止足以纪姓氏而不
足以概生平意者蜀无史官无所承受故缺略欤似
又非独寿之罪也至叙武侯父子一曰将略非长一
曰名过其实此自文人铺叙抑扬之法史中多用此
等语以为宛转沈吟之致又何足深怪乎
  书张嵊事后
沈充附逆而子劲殉忠张稷弑君而子嵊死节信乎
忠孝大义惟人自立父不能得之于子子不能归之
于父也袁氏自淑粲顗昂世著忠节而君正披猖不
卷十 第 12a 页
克负荷致道素之门一朝涂地岂不痛哉夫刘向竭
诚宗国而歆佐新莽郗愔乃心晋室而超附桓温千
古犹为向愔痛之况父则捐身殉国而子则反面事
仇者乎遗秽良史颓其家声在国则为乱臣在家则
为贼子以视沈劲张嵊真罪人矣嗟乎夫为人臣子
者其亦当审所自处慎无负君国沗所生为良史之
所痛哉
  书傅伏事后
或曰南北齐之亡也马仙琕傅伏可谓善守而卒之
身事二姓陈力仇国以语于忠岂不悖哉独不见崔
楷之殉殷州张嵊之死吴兴乎余曰不然当二臣慷
卷十 第 12b 页
慨誓死竭诚拒敌诚奋不顾身义不旋踵至于酹酒
斩使请诛血㣧可不谓之忠乎君子之于人也亦节
取焉而已茍其事可以教后世之为臣子者则录之
虽一言之几于道弗遗也而况于此乎然吾愿后世
之为人臣子者受人寄托任人封疆守马仙琕傅伏
之所以守而死崔楷张嵊之所以死则善矣虽然无
愧于此者其惟张巡许远之流欤
  书沈客卿施文庆事后
国之有小人犹木之有蠹也蠹托命于木而木不仆
不休小人凭藉于国而国不亡不止不亦悲乎故善
治者如植嘉树剪除蟊孽无使滋生庶不以宗社殉
卷十 第 13a 页
人哉
 书五王反正中宗后
平勃之诛诸吕也无少长皆斩虽朱虚之肺附不问
也为国除乱贼自应歼灭之无遗类此臣子不共戴
天之大义也平勃知此所以能奠安刘氏二百年之
社稷唐五王定大策反正中宗以匡复唐室而但诛
二张置产禄于不问何耶诸武皆不共戴天之仇也
五王忍与之比肩北面乎此而不诛不但昧于安危
之大机并不知君父之大义矣未几而浊乱宫闱肆
毒天下春宫以称兵非命宫车以鸩毒晚驾当是之
时唐之宗庙社稷相缀如线谁为为之皆五王不诛
卷十 第 13b 页
诸武之罪也五王之罪其可赎哉五王暗于机宜其
身之诛窜家之破灭不足惜奈唐之九庙社稷何吾
于此更有见焉当平勃之诛诸吕也除桀贼之产禄
他即无诛而汉已泰山而四维矣何以言之汉高磐
石之宗齐楚强藩半天下朱虚东牟备宿卫是时齐
兵已宿荥阳诸吕孤雏腐鼠耳故曰即不尽诛无害
也然纯臣之谊不敢以贼贻君父故平勃必尽殄之
若唐神龙之初其事势固悬殊矣武氏移神器于闺
闼而以爵位功名縻天下之士㠯诛杀击断慑天下
之心唐不血食已二十年中宗之仅存幸耳天下宗
藩剪除殆尽二竖虽诛而以伪周之馀威斩已绝之
卷十 第 14a 页
唐祚反覆手间耳而武氏尚可遗种于天地间乎语
曰人臣见无礼于其君者如鹰鹯之逐鸟雀又曰除
恶如农夫之去草以见不尽不止也五王岂不知此
乎神龙之初凡有知识三尺之童无不知诸武之应
诛而五王独不寤何欤不明君父之大义致唐室再
燬其罪浮于功矣而浪语匡复何欤
  书韩愈对禹问后
禹之行水行其所无事也禹之不传于贤而传于子
亦行其所无事也故尧之传舜舜之传禹禹之传子
启一也皆天也天者时也时之未至圣人不先时而
幸功时之既宜圣人不后时而废事尧舜传贤之时
卷十 第 14b 页
也禹传子之时也禹未见贤与子之异也时至而致
之耳故曰行其所无事也韩愈氏曰禹之后四百年
然后得汤与伊尹不可待而传与其传不得圣人而
争且乱孰若传之子虽不得贤犹可守法而孟子所
谓天与贤则与贤天与子则与子以为圣人不苟私
其子以害天下求其说而不得从而为之辞夫禹后
必汤伊尹为可传而汤伊尹必不可待而传传匪圣
则争子非贤犹可守非天与子耶嗟乎愈之言固已
范围孟子语中而不知也吾因正告天下曰孔孟之
书范围天地后人其无轻议哉
  书昌黎潮州谢表后
卷十 第 15a 页
夫轻批人君之逆鳞者必不能无动于雷霆之下者
也曰然则将诡随乎曰否遇事必言言必和平其气
恻怛其词反覆抑扬开陈善道使听者为可受受者
为不争而后吾言入矣夫君子之建言也将以匡君
德而济国事也非以较胜而争强也非以翘过而讦
直也若持之以好辨之心临之以好胜之气鲜有不
偾者矣及言出祸随死亡继之而所谓和平恻怛者
往往能卓立而不变而好辨好胜翘过而讦直者或
变易委靡一旦化为绕指而不可复振盖气平者不
挠而气憍者易馁其理然也今人每读昌黎潮州谢
表而叹其为可哀而吾则读其论佛骨表而己见其
卷十 第 15b 页
然矣
  书柳宗元封建论后
柳宗元之论封建曰殷周之不革者是不得己也夫
圣人之不得已用之于兵刑而不用之于庆赏将谓
创业垂统而亦不得已耶又曰归殷者三千资以黜
夏汤不得而废归周者八百资以胜殷武王不得而
易汤武之封建非公之大者也不得已也嗟乎甚矣
宗元之陋也未知其所以测圣人者何等也昔李国
贞节度朔方治军严将士不乐皆思郭子仪王元振
因之为乱遂杀国贞子仪复为朔方元振自以为功
子仪曰吾为宰相岂受一卒之私耶遂收而斩之繇
卷十 第 16a 页
是诸镇皆奉法曾谓汤武而不若子仪耶嗟乎甚矣
宗元之陋也
  书苏辙燕论后
易曰吉凶悔吝生乎动洪范曰用静吉用作凶此不
特龟筮之理也故一动而凶悔吝居其三吉居其一
动之有咎如此夫人君之为国苟国已立矣民已安
矣太平已有象矣当是时祖宗之成宪可守边垂之
牧圉不惊而其君其相动作纷纭皇皇焉若不可以
朝夕者其势非乱则亡不于其身必于其子孙鲜有
获免者也宋之兴也艺祖开其基太宗定其业仁宗
又从而安养休息之湛恩濊沃优柔渐渍四十馀年
卷十 第 16b 页
此正周之成康汉之文景也神宗继之守而勿失而
宋几三代之治矣乃用安石之谋喜于有为而以新
法乱天下使天下嚣然丧其乐生之心一再传而遂
成靖康之祸岂不哀哉善乎苏辙之言曰彼说客策
士借人之国以自快其一时可矣而为国者因而徇
之猖狂恣行以速灭亡何哉何其言之痛也君子曰
作易者其有忧患乎吾独怪当时敌国皆知之天下
皆知之以至侍从禁近以至世臣元老皆知之而皆
言之而独其君不寤以驯至于乱亡悲夫
  书苏辙三国论后
三苏文章互有胜致子由固逊大苏然其思深而意
卷十 第 17a 页
微亦有大苏所无者如三国论论高帝之以不智不
勇胜项羽而曹操孙刘则各以智勇而不胜此千古
绝识亦至文也昔徐铉学贯天人博物辨辞举世莫
两艺祖伐江南铉奉使至将以辞令问兵故中朝当
有馆伴而殊难其人宰相以下不知所择艺祖乃自
择一目不知书而厚重者充之铉遂大穷嗟乎若艺
祖知之矣
  书先文靖公墨刻后赠灵岩老和尚
嗟乎此先文靖公自初筮仕以及毕节十八年中见
危致命之死不渝之手泽也乙酉之祸先文靖从容
止水枋痛悼罔极致讥灭性一息仅存者殆逾半年
卷十 第 17b 页
次年春方省人事即倩临摹善手勒之贞珉以垂不
朽向榻百本秘之箧中非其人不示也故凡交游亲
串得受读者不什一焉既以重吾亲之遗墨亦以书
中种种非世所宜睹也癸巳秋灵岩大和尚以树泉
集属序于余见其往还昕夕率多遗民故老而所为
流连风景举目山河者又多殷麦周禾之悲焉此实
唐宋以来诸大善知识中所绝无者也余故特出箧
中藏本装潢成帙致之座下乞师即以忠孝之旨衍
说大法庶使毫端碧血直为人天光明幢乎
  书璜溪陈烈妇杨氏行状后
余每读史至赵世家婴杵事未尝不抚卷叹息而随
卷十 第 18a 页
之以流涕也嗟乎此真赫然烈丈夫乎然复不能不
致慨以彼其人而死与立孤不能复兼也以彼其人
而大业之祀不得不中绝也于此见千古成事之难
与就义之决即烈丈夫固有所不能兼不能为者矣
而今观于璜溪陈烈妇杨氏之行状而始知有千古
独绝之奇也烈妇一妇人耳当天崩地拆之变值破
巢毁卵之惨处断脰陷胸之时而从容一言既全其
夫复全其子然后以一身委之清泠之渊至死不辱
若素筹而预处之者不亦异乎夫烈妇既不难一死
而复能全其子全其夫于仓卒之顷一言之间不动
声色而成三大节若使处婴杵之地是不特既死而
卷十 第 18b 页
能立赵孤且能使大业之祀不复中绝也是节妇能
兼婴杵之所不能兼能为婴杵之所不能为者也所
谓千古独绝之奇者非耶嗟乎烈妇当今之世有愧
于烈妇之风又岂止若而人者耶
  书王咸中乞临曹娥碑后
书法以小楷为极致而小楷必宗晋唐尚矣然二代
风气绝殊未可同日而语也如羲献楷书全尚姿致
而姿致出乎自然不言格律而格律确乎不移我之
心手两忘书之形神为一若庖丁之游刃郢人之运
斤不知其所以然此其所以千古独绝也迨乎唐而
力胜乎巧腕弱于心故欧虞之书步趋二王亦尚姿
卷十 第 19a 页
致而瞠乎其后及颜鲁公楷法最精而自辟堂宇纯
尚格律晋人风流自兹逾远唐人小楷其迨美而未
善圣而不神者乎孙过庭书谱云真不通草殊非翰
札又曰真以点画为形质使转为情性草以点画为
情性使转为形质夫草之系乎使转人皆知之而真
之尤重使转人之所不知且草之使转人之所见而
真之使转人之所不见必致精于所不见而后见者
始工亦犹人情性既善而形质自然安娴盖变化气
质未有不繇于情性者故曰元常不草而使转纵横
惟其䈥络关窍俱在不见之地此工力之所以倍难
而体制之所以全系也而唐人楷书似止工于人之
卷十 第 19b 页
所见而不能工于人之所不见所谓真不通草者耶
今以二王小楷精求神理见其寓回顾于豪铓存顿
挫于断续无一点之无波无一画之不转观其行序
虽断而还连玩其体裁若违而实合孙过庭云导之
则泉注顿之则山安而余又谓豪甫著而即行笔已
足而复驻能得乎此思过半矣既得晋人之风规而
唐楷已在我度内又何足云乎王乎咸中文恪公之
闻孙也妙年笃志临池之学而请益于余因为仿曹
娥碑一通兼复论晋唐书法尔尔夫自有书契以来
王氏书法千古所宗六朝之间世擅其妙今咸中以
绮纨之年好学深思当复起衰于数代之后而继千
卷十 第 20a 页
古之绝䡄乎书法必归王氏于此又可见矣
  书周忠介公墨刻后
余闻之先人周忠介公自就逮以至诏狱以至被难
始终不挠当考掠时楚毒备极辞愈激烈而今读其
槛车时遗诗则又何和平而从容至于此也范孟博
被党锢之祸对狱慷慨而临行与其子诀低徊惋恻
闻者流涕呜呼夫人生风节能造其极未有不根于
学问者也不然始虽铮铮终必绌矣彼狄梁公为罗
织受讯犹有革命一语若忠介公又何憾焉呜呼则
其至死不挠者又孰非此和平而从容者以为之乎
  书殷汝劼先生私谥议后
卷十 第 20b 页
语云不知其人视其友余尝得侍殷先生而未识殷
先生之为人顾余自幼时受庭训知周忠介朱孝介
之钜节伟行最悉而殷先生忠介孝介之友也则殷
先生可知矣当殷先生与忠介孝介读书谈道于一
堂晨昏风雨一时人望有五奎之目亦若昔贤所称
四夔者谓其一出而可致君泽民非仅仅文士以词
艺相高也及忠介被膺滂之祸先生奋不顾身奔走
后先几及于难而卒复自全吴士人谓先生始则有
孔文举之风既则有申屠子龙之节非人之所易几
也迨乎国变宗社沦夷而先生不降不辱全而归之
皭然以死呜呼先生真无愧为忠介之友矣吾闻忠
卷十 第 21a 页
介对狱慷慨其词激烈闻者毛竖而其濒行与亲友
诀则意气和平若无事然识者韪之先生之死于荻
溪却匙不御全其发肤琅琅话言千古如在慷慨从
容实复兼之非后先一揆者耶昔杨忠悯公之入狱
也自知不免于桎梏缧绁中自作年谱实以吾精气
神明塞天地而昭今古者非人之所得而传也忠介
之烈同于忠悯苟非其人之精气神明若与忠介为
一人者能操笔而谱之也耶今先生实为忠介年谱
壮忠魂于既往开生面于千秋此书出而昭忠佞贤
奸晰时风世变所以维世教而防横流者无穷也然
则先生之克正其终也始则以禦忠介之难卜之继
卷十 第 21b 页
则以成忠介之谱决之矣又岂俟其绝食穷乡而始
信其死不失身者乎谥之孝终吾无间然矣
  书镡津集评让篇后
镡津文集评让一篇谓天子诸侯以天下国家让然
有以时而让者有以义而让者有以名而让者有以
势而让者有以苟让者以时让者仁以义让者劝以
名让者矫以势让者穷以苟让者乱汉之孝平其势
让者也吴季札曹子臧以名让者也泰伯伯夷其义
让者也尧舜其时让者也尧舜之时大同其时可让
故逊于贤而天下戴其仁也泰伯伯夷以贤相推而
其义可让足以劝百世季札子臧当列国相争父子
卷十 第 22a 页
交残乃以让名所以矫其时也汉之孝平迫于强臣
以天下让而其身困穷隐公不以正让非其人而苟
去之卒至乎淫乱此诚千古所未发然愚谓尚有以
惑让者以惑让者亡燕王哙汉哀帝是也燕哙惑于
子之而以国让哀帝惑于董贤而欲法尧禅舜卒致
有国者亡国有天下者亡天下职此之繇也
  书周氏李孝妇卷后
吾闻疁城周氏李孝妇事而叹其至行卓绝而天之
所以报施善人亦殚厚矣如是而后其孝全顾非人
力之所能及也昔李充家贫养母兄弟同衣递食而
其妇求分异充为之逐妇是孝不行于家室也邓伯
卷十 第 22b 页
道遭乱全弟之子而弃其子是伤于慈其后伯道竟
无子则又亏于孝矣今周君以养母之孝能令其妻
不难弃九月之儿而以乳乳姑致姑再生则其纯孝
固已格天矣当其书儿生年月日置之道头不能两
全痛于一割亦既永诀矣而孰谓其后若而年道头
弃儿仍复归宗宁亲一堂哉是不特无伤于慈而于
以益大其孝岂非天乎故曰非人力之所能及也虽
然人事既至则天道随之所谓得之于天者正必之
于人也人顾不能耳吾于是而知周氏之为全孝而
其一门为完人也感叹之馀为濡泪而书之
  书石刻姜如须遗迹后
卷十 第 23a 页
昔者吾友姜子如须以弱冠之年荐登上第才名倾
一时诸老先生为之退席骤更世变遁迹不出卒卒
以殁天下伤之谓其对策上书名动当宁无异贾长
沙而中年殒逝未竟厥施亦无异贾长沙也余谓不
然如须缅怀君国俯仰兴亡创钜痛深不克永年实
死而不朽与殉国同非悲伤摧挫自轻其生者今其
遗书具在天下后世当一展卷而得其心也至署碑
污逆臣姓名则特疏请击碎其碑遗老名登启事则
遗诗规其出处尤忼慷感激千秋为烈者也今令子
㝢节以其所存手迹勒之贞珉此仅遗书中之百一
特重其手迹耳子瞻云有形之物尤不可长金石之
卷十 第 23b 页
坚俄而变坏功名文章传世差永若必托于金石是
久存者反求助于速坏余谓不然凡物之寓形于天
地间其可久者固无踰于金石然托之非物金则革
之石则毁之矣惟既自有其不朽虽微金石而可传
然后附金石而益寿盖呵护宝惜实两相资以永世
也嗟乎彼断楮残缣犹绵岁䙫况金石乎是以君子
贵自立也
  书鹧鸪赋图卷后
偶然有触遂成此赋俯仰身世慨有馀悲昔祢处士
作鹦鹉赋感其慧也张司空作鹪鹩赋识其小也赵
元叔作穷鸟赋悯其阨也卢思道作孤鸿赋赏其高
卷十 第 24a 页
也虽笔精墨妙辞擅雕龙然皆就一事一物为赋未
有能极身世之流连穷心性之寄托者昔人云心之
精微口不能言况文章乎而此赋遂能书写胸怀形
容毕殚上下千载渺焉无俦吾将庶几于楚骚之离
忧而风人之怨诽矣赋成既自赏之因复仿云东逸
史笔写鹧鸪之状而书赋其后以授吾甥榷焉榷固
妙年擅文章工辞赋余故不吝笔墨以赠之昔张僧
繇画龙乘云上天司马长卿赋有凌云之气吾正恐
此图挟此文劈青天而去也榷甥其善宝之(榷姓吴氏/字超士)
  书李氏收藏黄孝子画迹后
玉之连城珠之炤乘光怪陆离其气尝辉然独异此
卷十 第 24b 页
天下古今之所共传宝也乃有残碑断碣片楮尺缣
偶出于荒烟衰草之内仅存于覆瓿废簏之馀而流
传人间尝与连城照乘者同其珍贵噫此固有两间
之正气翼之而行其气反驾出于山辉川媚之上以
不腐于世而不可以世目之妍媸工拙定其存亡者
也欧阳文忠公云古之人皆能书独其人之贤者其
传遂远不然前日工书而随与𥿄墨俱泯弃者不可
胜数若颜鲁公书纵不佳而后世见者必宝也黄孝
子端木氏重趼独行往还二万里以迎其二亲于干
戈格斗之中而二亲皆熙然御板舆以归此实史册
所罕见而其足迹所经滇池洱海瘴雨蛮烟无不属
卷十 第 25a 页
之丹青绘其形胜为册幅甚夥既归吴门好事者争
购去而此帧则李于輹氏所收藏者也夫片楮尺缣
既无瑰奇之姿光怪可异而能使天下之人齐妍媸
于一致冥工拙于无形必藏之什袭传之奕世而后
快非嘿有以翼之而能然乎而于輹于此不凡矣物
聚于所好苟非所好即连城炤乘委而不顾而今乃
于片楮尺缣者而好之如是非忠孝至性声应气求
有不知然而然者耶于輹为侍御灌溪先生之孙而
吾友文中氏之子也李氏以忠孝世其家于輹之得
于积习渐涵者如是故其所好在此而不在彼也
  书三圣图后
卷十 第 25b 页
圣人之道一也而有儒释老三教之分亦犹天地之
道一也而有寒暑和四时之异天之生圣人以教养
斯民亦犹天之为四时以化育万物也吾尝论之三
皇五帝春也以其如物始萌渐次滋生也三王周孔
夏也以其品汇齐出发皇盛大也老子秋也以其反
观内视歛华就实也释迦冬也以其空诸所有真常
独存也寒暑之化适相反而实以相成儒释老之教
若相戾而正以相济昔柳宗元尝言佛法以阴翊王
度吾谓岂仅阴翊云尔哉吾尝为圣教论数千言以
阐其微其大略如斯也鄙儒固陋必是此而非彼必
内此而外彼而浮屠之流又必推尊释迦以加诸周
卷十 第 26a 页
孔之上是犹或訾暑之非天道或诋寒之伤岁功也
不亦谬哉若李士谦所云佛日也道月也儒五星也
此又何说也呜呼士谦小生恶足以知之吾独怪千
古无是正之者而俾此语之尚列史册也
  书芸斋周先生复仇血疏后
人生不幸死事而其子为报父仇尚矣然有报之而
过者有报之而不得者有报之而不轨于正者戮死
鞭墓上仇其君此报之而过者也子胥是也奋身陷
陈歼敌是求而仇头未取此报之而不得者也灌夫
是也昼伏夜行穴地掘蒙得而甘心若刺客奸人此
报之而不轨于正者也苏不韦是也然历数千
卷十 第 26b 页
史美之君子称之无一贬辞无他诚痛其志悲其遇
且以维人道于未绝而防忘亲之乱贼耳而况沥血
为书上达天听一言寤主罪人斯得报父之仇一轨
于正而无有所过者乎熹宗之季珰祸横流忠良荼
毒而周忠介公死事尤烈迨圣人御寓逆珰伏诛追
恤诸贤备加旌录亦既释其痛而雪其冤矣而独芸
斋周先生以为罔极之谗不共戴天苟不能明正珰
孽之辜则父仇未殄何容视息于是齧指出血书疏
叩阍一书再书十指血枯刺舌继之书上天子为动
容遽如其请而其疏之未合格者因留于家以示其
子孙呜呼此宁独周氏一家之芳烈乎诚千百世吾
卷十 第 27a 页
吴之光也于是文人志士抚其书而泣咸曰是父是
子既忠既孝垂范千秋芸斋先生可谓能报父仇一
轨于正而无有所过者也先生名茂兰字子佩忠介
公长子云
  敬书先六世祖大中丞公贵人叹后
易曰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子思氏曰君子戒慎乎
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吾又闻之敬胜怠者吉
怠胜敬者凶尝静观乎天人几微之际倚伏去来捷
于枹鼓一念之敬可以回天一念之肆可以覆族故
君子操心虑患戒慎恐惧则不特自芘其身亦复福
流子孙至于繁衍绵远炽昌盛大而不可极讵非此
卷十 第 27b 页
战战兢兢之一心之所基哉历观史册上下千载成
败得失林林总总未容殚述而要不越乎福善祸淫
之常理所谓善者未有不从戒惧中出者也所谓淫
者未有不从恣肆中出者也惟其戒惧则百善以生
而百福以出此小子所以伏读先六世祖大中丞公
所作贵人叹而为之俯仰怵惕而不觉其有所感也
先中丞致政家居年跻七十而其戒慎恐惧之心刻
刻提撕所谓家庭伤叹守道听天一时宠荣盖不足
恃者矢口动念辄与古圣贤合宜乎中丞公富贵寿
考以一身而子孙繁衍至数百人且后之发祥绳武
磊磊轩天地者又皆中丞之子孙也中丞兄弟三人
卷十 第 28a 页
而中丞之后独盛二者皆无闻焉呜呼为之子孙者
日生长于其中而可不知其所自耶先学士文靖公
独振中丞之绪而益光大之而其平时行已之恭操
心之敬所谓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如见大宾如承大
祭者终身以之故风节不缁于僚友身名俱泰于时
晦而卒之以一身殉三百年之君国系千万世之纲
常魏魏赫赫与日月争光无非此敬惧之心之所成
也故小子愿吾徐氏子孙惟日战兢惕厉束身砺行
以求无失中丞文靖之规矩无隳中丞文靖之门地
可也呜呼其念之哉今吾徐氏子孙又何如乎耰锄
箕帚德色谇语阅墙栎釜并倨反唇朱陈厮隶何云
卷十 第 28b 页
王满秦越肥瘠岂质襜帷呜呼吾门虽衰犹为甲族
而所以致此者无他不自念其为何人之子孙不自
知其处若何之门地不自敬其身不自戒惧其心也
吾故愿吾徐氏子孙一变今之所为振刷洗涤而一
以中丞文靖之心为心则绵绵世泽无有穷时不然
吾不知其所终吾恐其化为虫沙也诗曰无念尔祖
聿修厥德今尤为吾徐氏子孙诵之甲子夏五月朔
日六世孙前乡进士枋百拜敬书
居易堂集卷之十终
卷十 第 29a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