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明先生集要-明-王守仁卷十四

卷十四 第 1a 页
阳明先生集要经济编卷一
   同邑后学施邦曜重编
   江右后学曾 樱参订
  陈言边务疏
迩者窃见 皇上以彗星之变警戒修省又以虏寇
猖獗命将出师 宵旰忧勤不遑宁处此诚 圣主
遇灾能警临事而惧之盛心也当玆多故主忧臣辱
孰敢爱其死况有一二之见而忍不以上闻耶臣愚
以为今之大患在于为大臣者外托慎重老成之名
而内为固禄希宠之计为左右者内挟交结蔽壅之
卷十四 第 1b 页
资而外肆招权纳贿之恶习以成俗互相为奸忧世
者谓之迂狂进言者目以浮躁沮抑正大刚直之气
而养成怯懦因循之风故其衰耗颓塌将至于不可
支持而不自觉今幸上天仁爱适有边陲之患是忧
虑警省易辕改辙之机也此在 陛下必宜自有所
以痛革弊源惩艾而振作之者矣新进小臣何敢僭
闻其事以于出位之诛至于军情之利害事机之得
失苟有所见是固刍荛之所可进卒伍之所得言者
也臣亦何为而不可之有虽其所陈未必尽合时论
然私心窃以为必宜如此则又不可以苟避乖刺而
卷十四 第 2a 页
遂巳于言也谨陈便宜八事以备采择一曰蓄材以
备急二曰舍短以用长三曰简师以省费四曰屯田
以足食五曰行法以振威六曰敷恩以激怒七曰捐
小以全大八曰严守以乘弊何谓蓄材以备急臣惟
将者三军之所恃以动得其人则克以胜非其人则
败以亡其可以不豫畜哉今者边方小寇曾未足以
辱偏禆而 朝廷会议推举固巳仓皇失措不得巳
而思其次一二人之外曾无可以继之者矣如是而
求其克敌致胜其将何恃而能乎夫以南宋之偏安
犹且宗泽岳飞韩世忠刘锜之徒以为之将李纲之
卷十四 第 2b 页
徒以为之相尚不能止金人之冲突今以一统之大
求其任事如数子者曾未见有一人万一虏寇长驱
而入不知 陛下之臣孰可使以禦之若之何其犹
不寒心而早图之也臣愚以为今之武举仅可以得
骑射搏击之士而不足以收韬略统驭之才今公侯
之家虽有教读之设不过虚应故事而实无所禆益
诚使公侯之子皆聚之一所择文武兼济之才如今
之提学之职者一人以教育之习之以书史骑射授
之以韬略谋猷又于武学生之内岁升其超异者于
此使之相与磨砻砥砺日稽月考别其才否比年而
卷十四 第 3a 页
挍试三年而选举至于兵部自尚书以下其两侍郎
使之每岁更迭巡边于科道部属之内择其通变特
达者二三人以从因使之得以周知道里之远近边
关之要害虏情之虚实事势之缓急无不深谙熟察
于平日则一旦有急所以遥度而往莅之者不虑无
其人矣孟轲有云苟为不畜终身不得臣愿自今畜
之也何谓舍短以用长臣惟人之才能自非圣贤有
所长必有所短有所明必有所蔽而人之常情亦必
有所惩于前而后有所警于后吴起杀妻忍人也而
称名将陈平受金贪夫也而为谋臣管仲被囚而建
卷十四 第 3b 页
霸孟明三北而成功顾上之所以驾驭而鼓动之者
何如耳故曰用人之仁去其贪用人之智去其诈用
人之勇去其怒夫求才于仓卒艰难之际而必欲拘
于规矩绳墨之中吾知其必不克矣臣尝闻诸道路
之言曩者边关将士以骁勇强悍称者多以过失罪
名摈弃于閒散之地夫有过失罪名其在平居无事
诚不可使处于人上至于今日之多事则彼之骁勇
强悍亦诚有足用也且彼摈弃之久必且悔艾前非
以思奋励今诚委以数千之众使得立功自赎彼又
素熟于边事加之以积愤之馀其与不习地利志图
卷十四 第 4a 页
保守者功宜相远矣古人有言使功不如使过是所
谓使过也何谓简师以省费臣闻之兵法曰日费千
金然后十万之师举夫古之善用兵者取用于国因
粮于敌犹且日费千金今以中国而禦夷虏非漕挽
则无粟非征输则无财是固不可以言因粮于敌矣
然则今日之师可以轻出乎臣以公差在外甫归旬
日遥闻出师窃以为不必然者何则北地多寒今炎
暑渐炽虏性不耐我得其时一也虏恃弓矢今大雨
时行筋胶解弛二也虏逐水草以为居射生畜以为
食今巳蜂屯两月边草殆尽野无所猎三也以臣料
卷十四 第 4b 页
之官军甫至虏迹遁矣夫兵固有先声而后实者今
师旅既行言巳无及惟有简师一事犹可以省虚费
而得实用夫兵贵精不贵多今速 诏诸将密于万
人之内取精健足用者三分之一而馀皆归之京师
万人之声既扬矣今密归京师边关固不知也是万
人之威犹在也而其实又可以省无穷之费岂不为
两便哉况今官军之出战则退后功则争先亦非边
将之所喜彼之请兵徒以事之不济则责有所分焉
耳今诚于边塞之卒以其所以养京军者而养之以
其所以赏京军者而赏之旬日之间数万之众可立
卷十四 第 5a 页
募于帐下奚必自京而出哉何谓屯田以给食臣惟
兵以食为主无食是无兵也边关转输水陆千里踣
顿捐弃十而致一故兵法曰国之贫于师者远输远
输则百姓贫近师贵卖贵卖则百姓财竭此之谓也
今之军官既不堪战阵又使无事坐食以益边困是
与敌为谋也三边之戌方以战守不暇耕农诚使京
军分屯其地给种授器待其秋成使之各食其力寇
至则授甲归屯遥为声势以相掎角寇去仍复其业
因以其暇缮完虏所折毁边墙亭堡以遏冲突如此
虽未能尽给塞下之食亦可以少急输馈矣此诚持
卷十四 第 5b 页
久俟时之道王师出于万全之长策也何谓行法以
振威臣闻李光弼之代子仪也张用济斩于辕门狄
青之至广南也陈曙戮于戏下是以皆能振疲散之
卒而摧方强之虏今边臣之失机者往往以计倖脱
朝丧师于东陲暮调守于西鄙罚无所加兵因纵弛
如此则是 陛下不惟不寘之罪而复为曲全之地
也彼亦何惮而致其死力哉夫法之不行自上犯之
也今总兵官之头目动以一二百计彼其诚以武勇
而收录之也则亦何不可之有然而此辈非势家之
子弟即豪门之夤缘皆以权力而强委之也彼且需
卷十四 第 6a 页
求刻剥骚扰道路仗势以夺功无劳而冒赏懈战士
之心兴边戎之怨为总兵者且复资其权力以相后
先其委之也敢以不受乎其受之也其肯以不庇乎
苟戾于法又敢斩之以殉乎是将军之威固巳因此
辈而索然矣其又何以临师服众哉臣愿 陛下手
敕提督等官发令之日即以先所丧师者斩于辕门
以正军法而所谓头日之属悉皆禁令发回毋使渎
扰侵冒以挠将权则士卒奋励军威振肃克敌制胜
皆原于此不然虽有百万之众徒以虚国劳民而亦
无所用之也何谓敷恩以激怒臣闻杀敌者怒也今
卷十四 第 6b 页
师方失利士气消沮三边之戍其死亡者非其父母
子弟则其宗族亲戚也今诚抚其疮痍问其疾苦恤
其孤寡振其空乏其死者皆无怨尤则生者自宜感
动然后简其强壮宣以 国恩喻以虏雠明以天伦
激以大义悬赏以鼓其勇暴恶以深其怒痛心疾首
日夜淬砺务与之俱杀父兄之雠以报 朝廷之德
则我之兵势日张士气日奋而区区丑虏有不足破
者矣何谓捐小以全大臣闻之兵法曰将欲取之必
固与之又曰佯北勿从饵兵勿食皆捐小全大之谓
也今虏势方张我若按兵不动彼必出锐以挑战挑
卷十四 第 7a 页
战不巳则必设诈以致师或捐弃牛马而伪逃或掩
匿精捍以示弱或诈溃而埋伏或潜军而请和是皆
诱之以利也信而从之则堕其计矣然今边关守帅
人各有心虏情虚实事难卒办当其挑诱之时畜而
不应未免小有剽掠之虞一以为当救一以为可邀
从之则必陷于危亡之地不从则又惧干坐视之诛
此王师之所以奔逐疲劳损失威重而丑虏之所以
得志也今若恣其操纵许以便宜其纵之也不以为
坐视其捐之也不以为失机养威畜愤惟欲责以大
成而小小挫失皆置不问则我师常逸而兵威无损
卷十四 第 7b 页
此诚胜败存亡之机也何谓严守以乘弊臣闻古之
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盖中国工于自
守而胡虏长于野战今边卒新破虏势方剧若复与
之交战是投其所长而以胜予敌也为今之计惟宜
婴城固守远斥堠以防奸勤间谍以谋虏熟训练以
用长严号令以肃惰而又频加犒享使皆畜力养锐
譬之积水俟其盈满充溢而后乘怒急决之则其势
并力骤至于崩山漂石而未巳昔李牧备边日以牛
酒享士士皆乐为一战而牧屡抑止之至其不可禁
遏而始奋威并出若不得已而后从之是以一战而
卷十四 第 8a 页
破强胡今我食既足我威既盛我怒既深我师既逸
我守既坚我气既锐则是周悉万全而所谓不可胜
者既在于我矣繇是我足则虏日以匮我盛则虏日
以衰我怒则虏日以曲我逸则虏日以劳我坚则虏
日以虚我锐则虏日以钝索情较计必将疲罢奔逃
然后用奇设伏悉师振旅出其所不趋趋其所不意
迎邀夹攻首尾横击是乃以足当匮以盛敌衰以怒
加曲以逸击劳以坚破虚以锐攻钝所谓胜于万全
立于不败之地而不失敌之败者也右臣所陈非有
奇特出人之见固皆兵家之常谈今之为将者之所
卷十四 第 8b 页
共见也但今边关将帅虽或知之而不能行类皆视
为常谈漫不加省势有所轶则委于无可奈何事惮
烦难则为因循苟且是以玩习弛废一至于此 陛
下不忽其微乞 敕兵部将臣所奏熟议可否转行
提督等官即为斟酌施行毋使视为虚文务欲责以
实效庶于军机必有少补臣不胜为 国惓惓之至
 先生功业俱在西南未尝北犁虏庭无所表著
 然读此疏筹边巳无馀策使边臣实实能以先
 生所言者见之行事便是久安长治之规读先
 生八策胜孙子十三篇也神而明之存乎(其人/而巳)
卷十四 第 9a 页
  乞 宥言官去权奸以章 圣德疏
臣闻君仁则臣直大舜之所以圣以能隐恶而扬善
也臣迩者窃见 陛下以南京户科给事中戴铣等
上言时事特 敕锦衣卫差官挍拿解赴京臣不知
所言之当理与否意其间必有触冒忌讳上干雷霆
之怒者但以铣等职居谏司以言为责其言而善自
宜嘉纳施行如其未善亦宜包容隐覆以开忠谠之
路乃今赫然下令远事拘囚在 陛下之心不过少
示惩创使其后日不敢轻率妄有论列非果有意怒
绝之也下民无知妄生疑惧臣切惜之今在廷之臣
卷十四 第 9b 页
莫不以此举为非宜然而莫敢为 陛下言者岂其
无忧国爱君之心哉惧 陛下复以罪铣等者罪之
则非惟无补于国事而徒足以增 陛下之过举耳
然则自是而后虽有上关 宗社危疑不测之事
陛下孰从而闻之 陛下聪明超绝苟念及此宁不
寒心况今天时冻冱万一差去官挍督束过严铣等
在道或致失所遂填沟壑使 陛下有杀谏臣之名
兴群臣纷纷之议其时 陛下必将追咎左右莫有
言者则既晚矣伏愿 陛下追收前旨使铣等仍旧
供职扩太公无我之仁明改过不吝之勇 圣德昭
卷十四 第 10a 页
布远迩人民胥悦岂不休哉臣又惟君者元首也臣
者耳目手足也 陛下思耳目之不可使壅塞手足
之不可使痿痹必将恻然而有所不忍臣承乏下僚
僭言实罪伏睹 陛下明旨有政事得失许诸人直
言无隐之条故敢昧死为 陛下一言伏惟俯垂宥
察不胜干冒战慄之至
  愚闻之同乡先辈云先生此疏入下锦衣狱刑
  讯刑具自折逆瑾闻之因得不死仅谪龙场知
  天生先生为一代大儒明道学以正人心除反
  侧以定祸乱即患难中苍苍者实有以阴骘之
卷十四 第 10b 页
  非偶然也否则自古之以直諌而得死者岂少
  哉
卷十四 第 11a 页
  諌迎佛疏
臣自七月以来切见道路流传之言以为 陛下遣
使外夷远迎佛教群臣纷纷进 谏皆斥而不纳臣
始闻不信既知其实然独窃喜幸以为此乃 陛下
圣智之开明善端之萌蘖群臣之諌虽亦出于忠爱
至情然而未能推原 陛下此念之所从起是乃为
善之端作圣之本正当将顺扩充溯流求原而乃狃
于世儒崇正之说徒尔纷争力沮宜乎 陛下之有
所拂而不受忽而不省矣愚臣之见独异于是乃惟
恐 陛下好佛之心有所未至耳诚使 陛下好佛
卷十四 第 11b 页
之心果已真切恳至不徒好其名而必务得其实不
但好其末而必务求其本则尧舜之圣可至三代之
盛可复矣岂非天下之幸 宗社之福哉臣请为
陛下言其好佛之实 陛下聪明圣知昔者青宫固
巳播传四海即位以来偶值多故未暇讲求五帝三
王神圣之道虽或时御 经筵儒臣进说不过日袭
故事就文敷衍立谈之间岂能遽有所开发 陛下
听之以为圣贤之道不过如此则亦有何可乐故渐
移志于骑射之能纵心于游观之乐盖亦无所用其
聪明施其才力而偶托寄于此 陛下聪明岂固遂
卷十四 第 12a 页
安于是而不知此等皆无益有损之事也哉驰逐困
惫之馀夜气清明之际固将厌倦日生悔悟日切而
左右前后又莫有以神圣之道为 陛下言者故遂
远思西方佛氏之教以为其道能使人清心绝欲求
全性命以出离生死又能慈悲普爱济度群生去其
苦恼而跻之快乐今灾害日兴盗贼日炽财力日竭
天下之民困苦已极使诚身得佛氏之道而拯救之
岂徒息精养气保全性命岂徒一身之乐将天下万
民之困苦亦可因是而苏息故遂特降 纶音发币
遣使不惮数万里之遥不爱数万金之费不惜数万
卷十四 第 12b 页
生灵之困毙不厌数年往返之迟久远迎学佛之徒
是盖 陛下思欲一洗旧习之非而幡然于高明光
大之业也 陛下试以臣言反而思之 陛下之心
岂不如此乎然则 圣知之开明善端之萌蘖者亦
岂过为䛕言以佞 陛下哉 陛下好佛之心诚至
则臣请母好其名而务得其实毋好其末而务求其
本 陛下诚欲得其实而求其本则请毋求诸佛而
求诸圣人母求诸外夷而求诸中国此又非臣之苟
为游说之谈以诳 陛下臣又请得而备言之夫佛
者夷狄之圣人圣人者中国之佛也在彼夷狄则可
卷十四 第 13a 页
用佛氏之教以化道愚顽在我中国自当用圣人之
道以参赞化育犹行陆者必用车马渡海者必以舟
航今居中国而师佛教是犹以车马渡海虽使造父
为御王良为右非但不能利涉必且有沈溺之患夫
车马本致远之具岂不利器乎然而用非其地则技
无所施 陛下若谓佛氏之道虽不可以平治天下
或亦可以脱离一身之生死虽不可以参赞化育而
时亦可以导群品之嚣顽就此二说亦复不过得吾
圣人之馀绪 陛下不信则臣请比而论之臣亦窃
尝学佛最所尊信自谓悟得其蕴奥后乃窥见圣道
卷十四 第 13b 页
之大始遂弃置其说臣请毋言其短言其长者夫西
方之佛以释迦为最中国之圣人以尧舜为最臣请
以释迦与尧舜比而论之夫世之最所崇慕释迦者
莫尚于脱离生死超然独存于世今佛氏之书具载
始末谓释迦住世说法四十馀年寿八十二岁而没
则其寿亦诚可谓高矣然舜年百有十岁尧年一百
二十岁其寿比之释迦则又高也佛能慈悲施舍不
惜头目脑髓以救人之急难则其仁爱及物亦诚可
谓至矣然必苦行于雪山奔走于道路而后能有所
济若尧舜则端拱无为而天下各得其所惟克明峻
卷十四 第 14a 页
德以亲九族则九族既睦平章百姓则百姓昭明协
和万邦则黎民于变时雍极而至于上下草木鸟兽
无不咸若其仁爱及物比之释迦则又至也佛能方
便说法开悟群迷戒人之酒止人之杀去人之贪绝
人之嗔其神通妙用亦诚可谓大矣然必耳提面诲
而后能若在尧舜则光被四表格于上下其至诚所
运自然不言而信不动而变无为而成盖与天地合
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
凶其神化无方而妙用无体比之释迦则又大也若
乃诅咒变幻眩怪捏妖以欺惑愚冥是故佛氏之所
卷十四 第 14b 页
深排极诋谓之外道邪魔正与佛道相反者不应好
佛而乃好其所相反求佛而乃求其所排诋者也
陛下若以尧舜既没必欲求之于彼则释迦之亡亦
巳久矣若谓彼中学佛之徒能传释迦之道则吾中
国之大顾岂无人能传尧舜之道者乎 陛下未之
求耳 陛下试求大臣之中苟其能明尧舜之道者
日日与之推求讲䆒乃必有能明神圣之道致 陛
下于尧舜之域者矣故臣以为 陛下好佛之心诚
至则请母好其名而务得其实毋好其末而务求其
本务得其实而求其本则请毋求诸佛而求诸圣人
卷十四 第 15a 页
毋求诸夷狄而求诸中国者果非妄为游说之谈以
诳 陛下者矣 陛下而果能以好佛之心而好圣
人以求释迦之诚而求诸尧舜之道则不必涉数万
里之遥而西方极乐只在目前则不必縻数万之费
毙数万之命历数年之久而一尘不动弹指之间可
以立跻圣地神通妙用随形随足此又非臣之谬为
大言以欺 陛下必欲讨究其说则皆凿凿可證之
言孔子云我欲仁斯仁至矣一日克巳复礼而天下
归仁孟轲云人皆可以为尧舜岂欺我哉 陛下反
而思之又试以询之大臣询之群臣果臣言出于虚
卷十四 第 15b 页
谬则甘受欺妄之戮臣不知 讳忌伏见 陛下善
心之萌不觉踊跃喜幸辄进其将顺扩充之说惟
陛下垂察则 宗社幸甚天下幸甚万世幸甚臣不
胜祝望恳切殒越之至专差舍人某具疏奏上以

  韩昌黎之疏激而直不若先生之婉而悉
  人臣为䛕言以逢君者固不足道乃有博忠谏
  之名极力诽诋使人君无以自容亦臣子所不
  安先生此疏旁引曲谕开陈善道深得諌君之
  体当为 国朝奏疏第一
卷十四 第 16a 页
  庐陵县公移
庐陵县为乞蠲免以苏民困事准本县知县王关查
得正德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本县抄蒙本府𥿄牌
抄奉 钦差镇守江西等处太监王 钧牌差吏龚
彰赍原发银一百两到县备仰掌印官督同主簿宋
海拘集通县粮里收买葛纱比因知县员缺主簿宋
海官徵钱粮典史林嵩部粮止有县丞杨融署印又
蒙上司络绎行委催提勘合人犯印信更替不一正
德五年三月十八日本职方才到任随蒙府差该吏
郭孔茂到县守催当拘粮长陈江等着令领价收买
卷十四 第 16b 页
据各称本县地方自来不产葛布原派岁额亦不曾
开有葛布名色惟于正德二年蒙 钦差镇守太监
姚 案行本布政司备查出产葛布县分行令依时
采办无产县分量地方大小出银解送收买本县奉
派折银一百五两当时百姓呶呶众口腾沸江等迫
于徵催一时无繇控诉只得各自出办赔貱正德四
年仍前一百五两又复忍苦赔解今来复蒙催督买
办又在前项加派一百五两之外百姓愈加惊惶恐
自此永为定额遗累无穷兼之岁办料杉楠木炭牲
口等项旧额三千四百九十八两今年增至一万馀
卷十四 第 17a 页
两比之原派几于三倍其馀公差往来骚扰刻剥日
甚一日江等自去年以来前后赔貱七十馀两皆有
实数可查民产巳穷征求未息况有旱灾相仍疾疫
大作比巷连村多至阖门而死骨肉奔散不相顾疗
幸而生者又为征求所迫弱者逃窜流离强者群聚
为盗攻劫乡村日无虚夕今来若不呈乞宽免切恐
众情忿怨一旦激成大变为此连名具呈乞为转申
祈免等情据此欲为备繇申请间蓦有乡民千数拥
入县门号呼动地一时不辩所言大意欲求宽贷仓
卒诚恐变生只得权辞慰解谕以知县自当为尔等
卷十四 第 17b 页
申请上司悉行蠲免众始退听徐徐散归本月初七
日复蒙镇守府𥿄牌催督前事并提当该官吏看得
前项事件既已与民相约岂容复肆科敛非惟心所
不忍兼亦势有难行参照本职自到任以来即以多
病不出未免有妨职务坐视民困而不能救心切时
弊而不敢言至于物情忿激拥众呼号始以权辞慰
谕又复擅行蠲免论情虽亦纾一时之急据理则亦
非万全之谋既不能善事上官又何以安处下位苟
欲全信于民其能免祸于巳除将原发银两解府转
解外合关本县当道垂怜小民之穷苦俯念时势之
卷十四 第 18a 页
难为特赐宽容悉与蠲免其有迟违等罪止坐本职
一人即行罢归田里以为不职之戒中心所甘死且
不朽等因备关到县准此理合就行
  事关内珰郎当道上司无不委曲以承命先生
  仅一县令耳先许与蠲免直以迟违引为巳罪
  此便有担当天下力量盖欲任天下之事不得
  辞天下之祸其移杨䆳庵阁老书即是此意
卷十四 第 18b 页
卷十四 第 18b 页
  巡抚南赣钦奉 敕谕通行各属
节该钦奉 敕谕江西福建广东湖广各布政司地
方交界去处累有盗贼生发因地连各境事无统属
特命尔前去巡抚江西南安赣州福建汀州漳州广
东南雄韶州惠州潮州各府及湖广郴州地方安抚
军民修理城池禁革奸弊一应地方贼情军马钱粮
事宜小则径自区画大则奏请定夺但有盗贼生发
即便严督各该兵备守备守巡并各军卫有司设法
剿捕选委廉能属官密切体访及佥所在大户并被
害之家有智力人丁多方追袭量加犒赏或募知因
卷十四 第 19a 页
之人阴为乡导或购贼徒自相斩捕或听胁从并亡
命窝主人等自首免罪其军卫有司官员中政务修
举者量加旌奖其有贪残畏缩误事者径自拿问发
落尔风宪大臣须廉正刚果肃清奸弊以副 朝廷
之委任钦此钦遵照得抚属地方界连四省山溪峻
险林木盛深盗贼潜据其间不时出没剽劫东追则
西窜南捕则北奔各省巡捕等官彼此推调观望不
肯协力追剿遂至延蔓日多当职猥以菲才滥膺重
寄大惧职业鳏废仰负 朝廷委托为照前项地方
延袤广远未能遍历其间绥抚之方随时殊制攻守
卷十四 第 19b 页
之策因地异宜若非的确询访难以臆见裁度为此
仰抄捧回司着落当该官吏照依案验内事理即行
本司该道分巡分守兵备守备等官并所属大小衙
门各该官吏公同逐一会议要见即今各处城堡关
隘有无坚完军兵民快曾否操练某处贼方猖獗作
何擒剿某处贼已混散作何抚缉某贼怙终必须扑
灭某贼被诱尚可招徕何等人役堪为乡导何等大
户可令追袭军不足恃或须别募精强财不足用或
可别为经画某处或有閒田可兴屯以足食某处或
多浮费可节省以供军何地须添寨堡以断贼之往
卷十四 第 20a 页
来何地堪建城邑以扼贼之要害姑息隐忍固非久
安之图会举夹攻果得万全之策一应足财养兵弭
寇安民之术皆宜悉心计虑折衷推求山川道路之
险易必须亲切画图贼垒民居之错杂皆可按实开
注近者一月以里远者一月以外凡有所见备写揭
帖各另呈来以凭采择非独以臣当职之不逮亦将
以验各官之所存务求实用毋事虚言各该官吏俱
要守法奉公长廉远耻袪患卫民竭诚报 国毋以
各省而分彼此务须协力以济艰难果有忠勇清勤
绩行显著者旌劝自有常典当职不敢蔽贤其或奸
卷十四 第 20b 页
贪畏缩志行卑污者黜罚亦有明条当职亦不敢同
恶深惟昧劣庶赖匡襄凡我有官各宜知悉
  计虑周悉大概巳见
卷十四 第 21a 页
卷十四 第 22a 页
  选拣民兵
照得抚属地方界连四省山谷险隘林木茂深盗贼
所盘三居其一乘间劫掠大为民患本院缪当巡抚
专以弭盗安民为职钦奉 敕谕一应军马钱粮事
宜得以径自区画莅任以来甫及旬日虽未遍历各
属且就赣州一府观之财用耗竭兵力脆寡卫所军
丁止存故籍府县机快半应虚文禦寇之方百无足
恃以此例彼馀亦可知夫以羸卒而当强寇犹驱群
羊而攻猛虎必有所不敢矣是以每遇盗贼猖獗辄
覆会 奏请兵非调土军即倩狼达往返之际辄巳
卷十四 第 22b 页
经年糜费所须动逾数万逮至集兵举事即巳魍魉
潜形曾无可剿之贼稍俟班师旋旅则又鼠狐聚党
复皆不轨之群良繇素不练兵倚人成事是以机宜
屡失备禦益弛徵发无救于疮痍供馈适增其荼毒
群盗习知其然愈肆无惮百姓谓莫可恃竞亦从非
夫事缓则坐纵乌合势急乃动调狼兵一皆苟且之
谋此岂可常之策古之善用兵者驱市人而使战假
闾戍以兴师岂以一州八府之地遂无奋勇敢战之
夫事豫则立人存政举近据江西分巡岭北道兵备
副使杨璋呈将所属各县机快通行㨂选委官统领
卷十四 第 23a 页
操练即其处分当亦渐胜于前但此等机快止可护
守城郭堤备关隘至于捣巢深入摧锋陷阵恐亦未
堪为此案仰四省各兵备官于各属弩手打手机快
等项挑选骁勇绝群胆力出众之士每县多或十馀
人少或八九辈务求魁杰异材缺则悬赏召募大约
江西福建二兵备各以五六百名为率广东湖广二
兵备各以四五百名为率中间若有力能扛鼎勇敌
千人者优其廪饩署为将领召募犒赏等费皆查各
属商税赃罚等银支给各县机快除南赣兵备巳行
编选外馀四兵备仍于每县原额数内拣选精壮可
卷十四 第 23b 页
用者量留三分之二就委该县能官统练专以守城
防隘为事其馀一分拣退疲弱不堪者免其着役止
出工食追解该道以益召募犒赏之费所募精兵专
随各兵备官屯劄别选素有胆略属官员分队统押
教习之方随材异技器械之备因地异宜日逐操演
听候徵调各官常加考挍以核其进止金鼓之节本
院间一调遣以习共往来道途之勤资装素具遇警
即发声东击西举动繇已运机设伏呼吸从心如此
则各县屯戍之兵既足以护守防截而兵备募召之
士又可以应变出奇盗贼渐知所畏而革心平良益
卷十四 第 24a 页
有所恃而无恐然后声罪之义克振抚绥之仁可施
弭盗之方斯惟其要本院所见如此其间尚有知虑
未周措置犹缺者又在各官酌量润色务在尽善期
于可久亮爱民忧国之心既无不同则拯溺救焚之
图自不容缓案至即便举行或有政务相妨未能一
一亲诣先行各属精为选发先将召募所得姓名及
措置支费银粮陆续呈报事完之日通造文册以凭
查考
  此着今日断宜举行只因有司不肯实心任事
  各役止以听差为职事及扣工食又贪恋不舍
卷十四 第 24b 页
  每以守县城为辞有司复代为申请奈何必得
  先生之事权而后可行
卷十四 第 25a 页
  剿捕漳寇方略牌
据福建广东布按二司参议等官张简等各呈剿捕
事宜已经行仰遵照案验施行所有方略恐致泄露
不欲备开案内为此另行牌仰广东岭东福建汀漳
等处兵备佥事顾应祥胡琏密切会同守巡纪功赞
画等官于公文至日便可剔言本院新有明文谓天
气向煖农务方新兼之山路崎险林木蓊翳若雨水
荐至瘴雾骤兴军马深入实亦非便莫若于要紧地
方量留打手机兵操练堤备其馀军马逐渐抽回待
秋收之后风气凉泠然后三省会兵齐进或宣示远
卷十四 第 25b 页
近或晓谕下人此声既扬却乃大飨军士阳若犒劳
给赏为散军之状实则感激众心作兴士气一面亦
将不甚紧关人马抽放一处两处以信其事其实所
散人马亦可不远而复预遣间谍探贼虚实有间可
乘即便赍糗衔枚连夜速发当此之时便须丢却身
家有死无生有进无退稍一念转动便成大害劲卒
当前重兵继后伺至其地鼓噪而入仍戒当先之士
惟在摧锋破阵不许割取首级后继重兵止许另分
五十骑沿途收斩其馀亦不得辄乱行次违者就便
以军法斩首重兵之后纪功赞画等官各率数队相
卷十四 第 26a 页
继而进严整行伍务令鼓噪之声连亘不绝使诸贼
逃遁山谷者闻之不得复聚若贼首未尽探其所如
分兵速蹑不得稍缓使贼复得为计巳获渠魁其馀
解散党与平日罪恶不大可招纳者还与招纳不得
贪功一概屠戮乘胜之馀尤要振兵肃旅如初遇敌
不得恃胜懈弛恐生他虞归途仍将巳破贼巢悉与
扫荡经过寨堡村落务禁标掠宜抚恤者即加抚恤
宜处分者即与处分母速一时之归复遗他日之悔
本院奉 命而来专以节制四省沿边军职为务即
今进兵一应机宜悉宜禀听本院庶几事有总领举
卷十四 第 26b 页
动齐一授去方略敢有故违悉以军法论处各官知
会之后即连名开具遵依揭帖密切差人回报
  凡剿禦方略约尽于此神而明之存乎其人
卷十四 第 27a 页
 案行广东福建领兵官进剿事宜
据福建广东按察司等衙门备呈到院看得两省剿
捕事宜设施布置颇已详备诚使诸将齐心军士用
命并举夹攻已有必克之势但事干各省举动难一
顿兵既久变故旋生则谋算机宜旬日顿异亦难各
守初议执为定说照得福建军务整缉既久兼有海
沧浦城政和诸处打手足可济事诸将咸有以功赎
罪之心意气颇锐当道亦皆协谋并力期收克捷之
功利在速战若当集谋之始掩贼不备奋击而前成
功可必今既旷日持久声势彰闻各巢贼党必皆连
卷十四 第 27b 页
络纠合阻阱设械以禦我师其为奸计当亦日加险
密至于今日已为持久之师且宜示以宽懈待间而
发而犹执其乘机之说张皇于外以坚贼志是谓知
吾卒之可击而不知敌之未可击也广东之兵集谋
稍缓声威未震意在倚重狼达土军然后举事利于
持久是亦慎重周悉之谋诸贼闻之虽相结聚尚候
土兵之集以卜战期其备必犹懈弛若因而形之以
缓乘此机候正可奋怯为勇变弱为强而犹执其持
重之说必候土军之至以坐失事机是徒知吾卒之
未可击而不知敌之正可击也善用兵者因形而借
卷十四 第 28a 页
胜于敌故其战胜不复而应形于无穷胜负之算间
不容发乌可执滞除江西南赣地方凡通贼关隘巳
行兵备副使杨璋委官堤备截杀及将进剿方略各
另差人封付福建佥事胡琏广东佥事顾应祥会同
守巡等官密切遵依行事外仰抄案回司即行各官
务要同心协德乘间而动毋得各守一见縻军债事
一应进止不必呈禀以致误事领军等官随机应变
就便施行一面呈报如复彼此遍执失误军机定行
从重参拿决不轻贷其军马钱粮纪功给赏等项巳
行有成规不再更定
卷十四 第 28b 页
  强弱无定形道在因敌而制胜总惟乘我朝气
  攻其无备耳此用兵者要先人一着
卷十四 第 29a 页
  案行漳南道守巡官戴罪督兵剿贼
据福建漳南道右参政艾洪等呈准左参政陈策副
使唐泽手本该三司遵依议委各职随军纪功运谋
经各依蒙前诣南靖县小溪中营住札查理军情审
验功次大约贼众以四分为率一分就擒一分听抚
俱已审验查处明白一分远遁广东境界一分深藏
本处山谷狼子野心绝岩峻岭易以计破难以兵碎
必须通将调募见在官军二万二千馀名再加议处
减冗兵以省费留精兵以守险待贼饥疲随加抚剿
庶几军饷不缺农业不废节据各哨委官连日禀报
卷十四 第 29b 页
各贼恃居险阻公然拒敌官军不听招抚合无继处
本省钱粮以坚自守之谋催请广东狼兵以助夹攻
之计等因随据参政陈策等呈据镇海卫指挥高伟
呈指挥覃桓县丞纪镛被大伞贼众突出马陷深泥
被伤身死等因到院簿查先据参政陈策等呈巳经
批各官酌量事机公同会议如是贼虽据险而守尚
可出其不趋掩其不备则用邓艾破蜀之策从间道
以出奇若果贼已盘据得地可以计困难以兵克则
用充国破羌之谋减冗兵以省费务在防隐祸于显
利之中绝深奸于意料之外万全无失佥谋皆同然
卷十四 第 30a 页
后呈来定夺去后今据前因参照指挥高伟既奉差
委督哨自合与覃桓等相度机宜协谋并进却乃孤
军轻率中贼奸计虽称督兵救援先亦颇有斩获终
是功微罪大难以赎准广东通判陈策指挥黄春千
百户陈洪郑芳等既与覃桓等面议夹攻眼见摧败
略不应援挫损军威坏事匪细俱属违法各该领兵
守备兵备守巡等官督提欠严亦属有违合就通行
参究但在紧急用人之际姑且记罪查勘督剿及照
添调狼兵一节案查该省节呈兵粮预备巳久惟俟
尅日进攻今始成军而出一遇小挫辄求济师况动
卷十四 第 30b 页
调狼兵往返数月非但临渴掘井缓不及事兼据见
在官兵二千有馀数巳不少兵贵善用岂在徒多况
称粮饷缺乏正宜减兵省费安可益军匮财除广东
坐视官员及应否动调狼兵另行查议外仰抄案回
道查勘指挥覃桓县丞纪镛是否领兵夹攻被伤身
死各官原领军兵若干见在若干其指挥仲钦推官
胡宁道知事曾瑶知县施祥等缘何不行策应是否
畏避退缩俱要备查明白从实开报其覃桓等所统
军兵就仰高伟管领戴罪杀贼立功自赎仍仰福建
布政司作急查处堪以动支银两就呈镇巡衙门知
卷十四 第 31a 页
会差官领解军前接济一面备数呈来以凭查考不
许稽迟致误军机各该官员俱要奋勇协心乘机进
剿毋顿兵遥制以失机宜毋坐待狼兵以自懈弛务
顺连营掎角以壮我军之威更休迭出以蓄我军之
锐多方以误贼人之谋分攻以疲贼人之守扫荡巢
穴靖安地方则东隅可收于桑榆大捷不计其小挫
事完之日通查功罪呈来以凭酌量参奏
  读此知近日小小失事便称众寡不敌请兵应
  援者其胸中原绝无胜算虽益兵安能成事
卷十四 第 31b 页
卷十四 第 31b 页
  案行领兵官搜剿馀贼
据福建左参政陈策副使唐泽会案呈准漳南道参
政艾洪佥事胡琏手本督据委官指挥徐麒等呈称
督领军兵粘踪追贼至象湖山贼寨连营拒守遵奉
本院密谕佯言犒众退兵俟秋再举密切部勒诸军
乘懈奋击云云除将擒斩功次审验监候枭挂外呈
乞照详等因到院卷查先准兵部咨前事巳经备行
福建广东二省漳南岭东二道守巡兵备守备等官
钦遵调兵上紧相机剿抚并将进兵方略行仰各官
密切遵照施行敢有故违悉以军法论处去后续据
卷十四 第 32a 页
福建布按二司守巡漳南道右参政等官艾洪等呈
据委指挥高伟呈称督同指挥等官覃桓等领兵剋
期夹攻不意(大/伞)贼众突出陷入深泥被伤身死广东
官兵在彼坐视不行策救呈详到院参看得各官顿
兵日久老师费财致此败衄显是不奉节制故违方
略正行查勘参提间随据广东按察司等衙门佥事
顾应祥等官会呈前事开称约会福建官兵剋期进
攻间爪探福建官军被大伞贼徒杀死指挥覃桓等
情各职随即统兵策应当获贼人一名审系贼首罗
圣钦执称馀贼潜入箭灌巢内率领官兵直抵地名
卷十四 第 32b 页
白土村遇贼交战斩获贼级俘获贼属等因呈报前
来看得象湖箭灌最为峻绝诸巢贼首悉遁其间贼
之精悍尽聚于此自来兵力所不能攻今各官虽有
前挫随能密遵方略奋勇协力竟破难克之寨以收
桑榆之功计其大捷足盖小挫但象湖虽破而可塘
犹存贼首颇巳就擒而馀猾尚多逃遁若不乘此机
会速行剿扑薙草存根恐复滋蔓狡兔入穴获之益
难除将功次另行查奏外为此仰抄案回道查照先
行方略乘此胜锋急攻可塘破竹之势不可复缓仍
一面分兵搜斩馀猾毋令复聚为奸罪恶未稔可招
卷十四 第 33a 页
纳者还与招纳毋纵贪功一概屠戮务收一篑之功
勿为九仞之弃本院即日自汀州起程前来各营督
战仍与各官备历巳破诸贼巢垒共议经久之策抄

  平寇者必除其根方无后患
卷十四 第 33b 页
  行广东领兵官搜剿可塘馀贼
先据福建分巡漳南道右参政等官艾洪等呈称指
挥覃桓县丞纪镛在于广东大伞地方遇贼抵战马
陷身死广东官兵坐视不救呈详到院参看得各官
顿兵日久老师费财致此败衄显是不奉节制故违
方略正行查勘参提间随据广东佥事顾应祥等官
会呈开称爪探福建官军被大伞贼徒杀死指挥覃
桓等各职随即统兵策应当获贼首罗圣钦审称馀
贼潜入箭灌巢内各职即时率领官兵直抵地名白
土村遇贼交战斩获贼级甚多并俘获贼属等因看
卷十四 第 34a 页
得象湖箭灌最为峻绝诸巢贼首悉遁其间精悍之
徒尽聚于此自来兵卒所不能攻今各官虽有前挫
然能密遵方略奋勇恊力竟破难克之寨以收桑榆
之功计其大捷足盖小挫但象湖虽破而可塘犹存
贼首颇巳就擒馀猾尚多逃遁薙草存根恐复滋蔓
为此仰该道速督各官乘此胜锋急攻可塘破竹之
势不可复缓仍一面分兵搜斩馀孽毋令复聚若罪
恶未稔可招纳者还与招纳不得贪功一概屠戮本
院即日自漳州起程前来各营督战仍与各官备历
巳破诸贼巢垒共议经久之策
卷十四 第 34b 页
  闽广捷音疏
据福建按察司整饬兵备兼管分巡漳南道佥事胡
琏呈会同分守右参政艾洪经理军务左参政陈策
副使唐泽将领都指挥佥事李胤督据河头等哨委
官指挥徐麒知县施祥知事曾瑶等呈称各职统领
军兵五千馀人进至长富村等处见得贼众地险巢
穴数多兼且四路装伏势甚猖獗尅期于正德十二
年正月十八日等各分哨路从长富村至阔竹洋新
洋大丰五雷大小峰等处与贼交锋前后大战数合
擒斩首从贼犯黄贵等共计四百三十二名颗俘获
卷十四 第 35a 页
贼属一百四十六名口烧燬房屋四百馀间夺获马
牛等项被贼杀死老人许六打手黄富璘等六名馀
贼俱各奔聚象湖山拒守各职又统官兵追至莲花
石与贼对劄诚恐贼众我寡呈乞添兵策应等因到
道行据大溪哨指挥高伟呈报统兵约会莲花石官
兵攻打象湖山适过广东委官指挥王春等领兵亦
至彼境大伞地方卑职与指挥覃桓县丞纪镛领兵
前去会剿不意大伞贼徒突出卑职等奋勇抵战覃
桓纪镛马陷深泥与军人易成等七名兵快李崇静
等八名俱被戳伤身死卑职亦被戳二鎗势难抵敌
卷十四 第 35b 页
只得收兵暂回听候缘象湖山系极高绝险自来官
兵所不能攻今贼势日盛若不添调狼兵稍俟秋冬
会举夹攻恐生他变通行呈禀间续奉本院𥿄牌为
进兵方略事备行各职遵奉密谕佯言犒众退师俟
秋再举密切部勒诸军乘懈奋击依蒙密差义官曾
崇秀爪探虚实乘贼怠弛会选精兵一千五百名当
先重兵四千二百名继后分作三路各职统领俱于
二月十九日夜衔枚直趋三路并进直捣象湖山夺
其隘口各贼虽巳失险但其间贼徒类皆骁勇精悍
犹能淩堑绝谷超跃如飞复据上层峻险四面飞打
卷十四 第 36a 页
滚木礧石以死拒敌我兵奋勇鏖战自辰至午呼声
震天撼摇山谷三司所发奇兵复从间道鼓噪突登
贼始惊溃大败我兵乘胜追杀擒斩大贼首黄猫狸
游四并广东大贼首萧细弟郭虎等二百九十一名
颗俘获贼属一百三十三名口其间坠崖堕壑死者
不可胜计夺回水黄牛赃银鎗刀等物烧燬房屋五
百馀间馀贼溃散复入流恩山冈等巢与诸贼合势
亦被各贼杀死头目赖颐打手杨缘等一十四名次
早各职分兵追剿指挥高伟推官胡宁道亦繇大丰
领兵来会仍与前贼交锋大战擒斩首从贼犯巫姐
卷十四 第 36b 页
旺等一百六十三名颗俘获贼属一百六名口馀贼
败走各又遁入广东交界黄蜡溪上下樟溪大山去
讫又据金丰三团哨委官指挥王铠李诚通判龚震
等各呈称贼首詹师富等恃居可湖洞山寨聚粮守
险势甚强固各职依奉会议分兵五路连日攻打生
擒大贼首詹师富江嵩范克起罗招贤等四名馀贼
败走复入竹子洞等处大山嘴聚随又分兵追袭与
贼连战擒首从贼犯范兴长等二百三十五名颗俘
获贼属八十二名口夺回被掳男妇五名口夺获牛
马等物亦被各贼杀死老人胡文政一名戳伤乡夫
卷十四 第 37a 页
叶永旺等五名又据指挥徐麒等呈称黄蜡溪上下
漳溪与广东饶平县并本省永定县山界相连遵依
约会广东官兵并金丰哨指挥韦鉴大溪哨推官胡
宁道等于三月二十一日子时发兵齐至黄蜡广东
义民饶四等领兵亦至会合我兵三路进攻贼出拒
战甚锐我兵奋勇大噪而前擒斩首从贼犯温宗富
等九十一名颗俘获贼属一十三名口馀贼败走各
兵乘胜追至赤石岩仍与大战良久贼复大败又擒
斩首从贼犯游宗成等一百四十六名颗俘获贼属
九十名口又据中营委官指挥张钺百户吕希良等
卷十四 第 37b 页
呈称领兵追赶黄蜡溪等处逃贼至地名陈吕村遇
贼拒战当阵擒斩首从贼犯朱老叔等六十六名颗
俘获贼属八名口各另呈解到道转解审验纪功外
续据委官知府钟湘呈称蒙调官兵先后两月之间
攻破长富村等处巢穴三十馀处擒斩首从贼犯一
千四百二十馀名颗俘获贼属五百七十馀名口夺
回被虏男妇五名口烧燬房屋二千馀间夺获牛马
赃仗无算即今胁从馀党悉愿携带家口出官投首
听抚安插本职遵照兵部奏行勘合并巡抚都察院
节行案牌事理出给告示发委知县施祥县丞余道
卷十四 第 38a 页
招抚胁从贼人朱宗王翁景璘等一千二百三十五
名家口二千八百二十八名口俱经审验安插复业
缘繇呈报到道转呈到臣及据广东按察司分巡岭
东道兵备佥事等官顾应祥等会呈遵依本院案验
委官统领军兵会同福建尅期进剿随奉本院进兵
方略当即遵依扬言班师一面出其不意从牛皮石
岭脚隘等处分为三哨鼓噪并进贼瞻顾不暇望风
瓦解节据指挥杨昂王春通判徐玑陈策义官余黄
孟等各报称于本年正月二十四等日尅破古材才
害禾村大水山柖林等巢生擒大贼首张大背刘乌
卷十四 第 38b 页
嘴萧乾爻范端萧玉即肃五显蓟钊苏瑢赖隆等并
擒斩首从贼犯乘胜前进会同福建官军尅期夹攻
间探知大伞贼徒溃围杀死指挥覃桓县丞纪镛等
情当即进兵策应各贼畏我兵势烧巢奔走生擒贼
首罗圣钦馀贼退入箭灌大寨合势乘险并力拒敌
蒙委知县张戬督同指挥张天杰分哨繇别路进兵
攻破白土村赤石岩等巢直捣箭灌大寨诸贼迎战
我兵奋勇合击遂破箭灌当阵斩获首从贼犯共计
二百二十四名颗俘获贼属八十四名口及牛马赃
仗等物各寨贼党闻风奔窜巳散复聚愈相连结各
卷十四 第 39a 页
设机险以死拒守各职统兵分兵并进于三月二十
等日攻破水竹大重坑苦宅溪靖泉溪白罗南山等
巢直捣洋竹洞三角湖等处前后大战十馀生擒贼
首温火烧张大背雷振蔡晟赖英等并擒斩贼犯共
一千四十八名颗俘获贼属八百三十八名口夺获
马牛赃银铜钱衣布器仗蕉纱等物前后共计生擒
大贼首一十四名擒斩贼犯一千二百五十八名颗
俘获贼属九百二十二名口夺获水黄牛马一百三
十九头匹赃仗衣布等物共二千一百五十七件疋
葛蕉纱九十六觔一两赃银三十二两四钱八分铜
卷十四 第 39b 页
钱一百四十二文各开报到道收审缘繇呈报前来
卷查先为急报贼情事准兵部咨该本部题巳经福
建广东总镇巡按等衙门都御史陈金御史胡文静
等会议区处各该守巡兵备等官钦遵整备粮饷起
调军兵约会进剿间臣于本年正月十六日始抵赣
州地方行事先于本月初三日于南昌地方据两省
各官呈禀师期不同事体参错诚恐彼此推调致误
军机当臣备遵该部咨来事理具开进兵方略行仰
各官协同上紧密切施行去后续据福建右参政等
官艾洪等会呈指挥覃桓县丞纪镛被大伞贼众突
卷十四 第 40a 页
出马陷深泥被伤身死及据各哨呈称贼寨险恶天
气渐暄我兵遭挫贼势日甚乞要奏添狼兵候秋再
举备呈到臣参看得各官顿兵不进致此败衄显是
不奉节制故违方略及照奏调狼兵非惟日久路遥
缓不及事兼恐师老财费别生他虞且胜败繇人兵
贵善用当此挫折各官正宜协愤同奋因败求胜岂
可辄自退阻倚调狼兵坐失机会臣当日即自赣州
起程亲率诸军进屯长汀上杭等处一面督令各官
密照方略火速进剿立功自赎敢有支吾推调定以
军法论处一面查勘失事缘繇另行参奏间随据各
卷十四 第 40b 页
呈捷音到臣参照闽广贼首詹师富温火烧等恃险
从逆已将十年党恶聚徒动以万计鼠狐得肆跳梁
蛇豕渐无纪极劫剽焚驱数郡遭其荼毒转输征调
三省为之骚然臣等奉行诛剿三月之内遂克歼取
渠魁扫荡巢穴百姓解倒悬之苦列郡获再生之安
此非 朝廷威德庙堂成算何以及此及照福建领
兵各官始虽疏于警备稍损军威终能戮力协谋大
致克捷论过虽有计功亦多其间福建如佥事胡琏
参政陈策副使唐泽知府钟湘广东如佥事顾应祥
都指挥佥事杨懋知县张戬才调俱优劳勋尤著伏
卷十四 第 41a 页
乞俯从惟重之典以作敢战之风除将二省兵快量
留防守其馀悉令归农及将功次另行勘报外原系
捷音事理为此具本题奏
  闽广之捷得力在不调狼兵速决进剿然必要
  识透情形机权在我方可否则侥倖成功鲜不
  坏矣
卷十四 第 41b 页
  申明赏罚以励人心疏
据江西按察司整饬兵备带管分巡岭北道副使杨
璋呈伏睹 大明律内该载失误军事条领兵官巳
承调遣不依期进兵策应若承差告报军期而违限
因而失误军机者并斩从军违期条若军临敌境托
故违期三日不至者斩主将不固守条官军临阵先
退及围困敌城而逃者斩此皆罚典也及查得原拟
直隶山东江西等处征剿流贼升赏事例一人并二
人为首就阵擒斩以次剧贼一名者五两二名者十
两三名者升实授一级不愿者赏十两阵亡者升一
卷十四 第 42a 页
级俱世袭不愿者赏十两擒斩从贼六名以上至九
名者止升实授二级馀功加赏不及六名除升一级
之外扣算赏银三人四人五人以上共擒斩以次剧
贼一名者赏银十两均分从贼一名者赏五两均分
领军把总等官自斩贼级不准升赏部下获功七十
名以上者升署一级五百名者升实授一级不及数
者量赏一人捕获从贼一名者赏银四两二名者赏
八两三名者升一级以次剧贼一名者升署一级俱
不准世袭不愿者赏五两此皆赏格也赏罚如此宜
乎人心激劝功无不立然而有未能者盖以赏罚之
卷十四 第 42b 页
典虽备然罚典止行于参提之后而不行于临阵对
敌之时赏格止行于大军征剿之日而不行于寻常
用兵之际故也且以岭北一道言之四省连络盗贼
渊薮近年以来如贼首谢志珊高快马黄秀魁池大
鬓之属不时攻城掠乡动辄数千馀徒每每督兵追
剿不过遥为声势俟其解围退散卒不能取决一战
者以无赏罚为之激劝耳合无申明赏罚之典今后
但遇前项贼情领兵官不拘军卫有司所领兵众有
退缩不用命者许领兵官军前以军法从事领兵官
不用命者许总统兵官军前以军法从事所统兵众
卷十四 第 43a 页
有能对敌擒斩功次或赴敌阵亡从实开报覆勘是
实转达奏闻一体升赏至苦生擒贼徒鞫问明白即
时押赴市曹斩首示泉度使人知警畏亦与见行事
倒决不待时无相悖戾如此则赏罚既明人心激励
盗贼生发得以即时扑灭粮饷可省事功可见矣具
呈到臣卷查三省盗贼二三年前总讣不过三千有
馀今据各府州县兵备守备等官所报已将数万盖
已不啻十倍于前臣尝深求其故询诸官僚访诸父
老采诸道路验诸田野皆以为盗贼之日滋繇于招
抚之太滥招抚之太滥繇于兵力之不足兵力之不
卷十四 第 43b 页
足繇于赏罚之不行诚有如副使杨璋所议者臣请
因是为 陛下略言其故盗贼之性虽皆凶顽固亦
未尝不畏诛讨夫唯为之而诛讨不及又从而招抚
之然后肆无所忌盖招抚之议但可偶行于无辜胁
从之民而不可常行于长恶怙终之寇可一施于回
心向化之徒而不可屡施于随招随叛之党南赣之
盗其始也被害之民恃官府之威令犹或聚众而与
之角鸣之于官而有司者以为既招抚之则皆置之
不问盗贼习知官府之不彼与也益从而雠胁之民
不任其苦知官府之不足恃亦遂靡然而从贼繇是
卷十四 第 44a 页
盗贼益无所畏而出劫日频知官府之必将巳招也
百姓益无所恃而从贼日众知官府之必不能为巳
地也夫平良有冤苦无伸而盗贼乃无求不遂为民
者困征输之剧而为盗者获犒赏之勤则亦何苦而
不彼从乎是故近贼者为之战守远贼者为之乡导
处城郭者为之交援在官府者为之间谍其始出于
避祸其卒也从而利之故曰盗贼之日滋繇于招抚
之太滥者此也夫盗贼之害神怒人怨孰不痛心而
独有司者必欲招抚之亦岂得巳哉诚使强兵悍卒
足以歼渠魁而荡巢穴则百姓之愤雪地方之患除
卷十四 第 44b 页
功成名立岂非其所欲哉然而南赣之兵素不练养
类皆脆弱骄惰每遇征发追呼拘摄旬日而始集约
束赍遣又旬日而始至则贼巳稛载归巢矣或犹遇
其未退望贼尘而先奔不及交锋而已败以是禦寇
犹驱群羊而攻猛虎也安得不以招抚为事乎故凡
南赣之用兵不过文移调遣以苟免坐视之罚应名
剿捕聊为招抚之媒求之实用断有不敢何则兵力
不足则剿捕未必能克剿捕不克则必有失律之咎
则必征调日繁督责日至纠举论劾者四面而起往
往坐是而至于落职败名者有之招抚之策行则可
卷十四 第 45a 页
以安居而无事可以无调发之劳可以无戴罪杀贼
之责无地方多事不得迁转之滞夫如是孰不以招
抚为得计是故宁使百姓之荼毒而不敢出一卒以
抗方张之虏宁使孤儿寡妇之号哭颠连疾苦之无
告而不敢提一旅以忤反招之贼盖招抚之议其始
也出于不得巳其卒也遂守以为常策故曰招抚之
太滥繇于兵力之不足者此也古之善用兵者驱市
人而使战收散亡之卒以抗强虏今南赣之兵尚足
以及数千岂尽无可用乎然而金之不止鼓之不进
未见敌而亡不待战而北何者进而效死无爵赏之
卷十四 第 45b 页
劝退而奔逃无诛戮之及则进有必死而退有幸生
也何苦而求必死乎吴起有云法令不明赏罚不信
虽有百万何益于用凡兵之情畏我则不畏敌畏敌
则不畏我今南赣之兵皆畏敌而不畏我欲求其用
安可得乎故曰兵力之不足繇于赏罚之不行者此
也今朝廷赏罚之典固未尝不具但未申明而举行
耳古者赏不踰时罚不后事过时而赏与无赏同后
事而罚与不罚同况过时而不赏后事而不罚其亦
何以齐一人心而作兴士气是虽使韩白为将亦不
能有所成况如臣等腐儒小生才识昧劣而素不知
卷十四 第 46a 页
兵者亦复何所冀乎议者以南赣诸处之贼连络数
郡蟠据四省非奏调狼兵大举夹攻恐不足以扫荡
巢穴是固一说也然臣以为狼兵之调非独所费不
赀兼其所过残掠不下于盗大兵之兴旷日持久声
势彰闻比及举事诸贼渠魁悉已逃遁所可得者不
过老弱胁从无知之民于是乎有横罹之惨于是乎
有妄杀之弊班师未几而山林之间复巳呼啸成群
此皆往事之巳验者臣亦近拣南赣之精锐得二千
有馀部勒操演略有可观诚使得以大军诛讨之赏
罚而行之平时假臣等以便宜行事不限以时而唯
卷十四 第 46b 页
成功是责则比于大军之举臣窃以为可省半费而
收倍功臣请以近事證之臣于本年正月十五日抵
赣卷查兵部所咨申明律例今后地方但有草贼生
发事情紧急该管官司即便依律调拨官军乘机剿
捕应合会捕者亦就调发策应但系军情火速差人
申奏敢有迟延隐匿巡抚巡按三司官即便参问依
律罢职充军等项发落虽不系聚众草贼但系有名
强盗肆行劫掠贼势凶恶或白昼拦截或明火持杖
不拘人数多少一面设法缉捕即时差人申报合干
上司并具申本部知会处置如有仍前朦胧隐蔽不
卷十四 第 47a 页
即申报以致聚众滋蔓贻患地方从重参究决不轻
贷等因题奉 钦依备行前来时以前官久缺未及
施行臣即刋印数千百𥿄通行所属布告远近未及
一月而大小衙门以贼情来报者接踵亦遂屡有斩
获一二人或五六人七八人者何者兵得随时调用
而官无观望掣肘则自然无可推托逃避思效其力
繇此言之律例具存前此唯不申明而举行耳今使
赏罚之典悉从而申明之其获效亦未必不如是之
速也伏望 皇上念贼盗之日炽哀民生之日蹙悯
地方荼毒之愈甚痛百姓冤愤之莫伸特 敕兵部
卷十四 第 47b 页
俯采下议特假臣等 令旗令牌使得便宜行事如
是而兵有不精贼有不灭臣等亦无以逃其死夫任
不专权不重赏罚不行以致于偾军败事然后选重
臣假以总制之权而往拯之纵善其后巳无救于其
所失矣臣才识浅昧且体弱多病自度不足以办此
行从 陛下乞骸骨苟全馀喘于林下但今方待罪
于此心知其弊不敢不为 陛下尽言 陛下从臣
之请使后来者得效其分寸收讨贼之功臣亦得以
少逭死罪于万一
  此文成成功之大机要
卷十四 第 48a 页
卷十四 第 49a 页
  钦奉
 敕谕切责失机官员通行各属
照得本院于本年六月十五日节该钦奉
敕近该巡按福建监察御史程吕奏今年正月内被
漳州南靖地方流贼杀死领军指挥覃桓县丞纪镛
射死军人打手一十五名参称指挥高伟参政陈策
艾洪副使唐泽佥事胡琏都指挥李胤失机误事俱
各有罪及称尔膺兹重寄责亦难辞等因下兵部议
谓前项贼情自去年七月巳 敕彼处抚巡等官相
机抚剿日久未见成功今反堕贼计丧师失事欲将
卷十四 第 49b 页
高伟陈策等姑免提问各令住俸戴罪杀贼并降
敕切责令尔立效赎罪朕皆从之 敕至尔宜亲诣
潮漳二府地方申严号令详审机宜督同守巡领军
等官调集官军民快打手人役攒运粮饷指授方略
随贼向往设法剿捕其福建广东江西官员悉听尔
节制有急督令互相策应约会夹攻不许自分彼此
执拗误事如有不用命及迟误供军者宜照原奉
敕内事理径自拿问施行事有应与两广并江西巡
抚等官议处者公同计议而行务要处置得宜贼徒
殄灭以靖地方钦此钦遵外照得本院于本年正月
卷十四 第 50a 页
十六日抵赣莅事当据福建参政陈策佥事胡琏等
呈为急报贼情事巳经密具方略行各官遵照约会
广东官兵剋期夹攻随据各官呈称指挥覃桓县丞
纪镛在广东大伞地方遇贼突出抵战身死又称象
湖可塘等寨系极高绝险自来官兵所不能攻乞添
调狼兵俟秋再举等因到院参看各官顿兵不进致
此败衄显是不奉节制故违方略正宜协愤同奋因
败求胜岂可辄自退阻倚调狼兵坐失机会本院即
于当日选兵二千自赣起程进屯汀州一面督令各
官密照方略火速进剿立功自赎一面查勘失事缘
卷十四 第 50b 页
繇另行参 奏间随据各官续呈遵奉本院𥿄牌密
谕佯言犒众班师乘贼怠弛衔枚直捣攻破象湖等
寨又经行令各官乘此胜锋速攻可塘破竹之势不
可复缓仍一面分兵搜擒馀猾毋令复聚为奸夲院
亦自汀州进军上杭期至贼寨亲自督战随据各官
复呈为捷音事开称攻破巢穴三十馀处擒斩首从
贼人一千四百二十馀名颗俘获贼属五百七十馀
名口烧燬房屋二千馀间夺获牛马赃仗无算即今
馀党悉愿听抚出给告示招抚得胁从贼人一千二
百三十五名家口二千八百二十八名口乞要班师
卷十四 第 51a 页
等因巳经具本奏报去后今奉 敕谕切责不胜惶
恐待罪然犹幸其因人成事偶获收功愧虽难当罪
或可免随又访得各贼徒党尚多逃遁诸巢馀檗又
复萌芽果尔则忧患方兴罪累日重深思其故恐是
各官急于成功不能扫荡或是惮于久役为此隐瞒
本院闻此实切惭惧即欲遵奉 敕谕事理亲至漳
州体勘查处但今南赣盗贼猖獗方奉 钦依夹剿
师期紧迫军马钱粮必须调度势难远出又前项事
情出于传闻未委虚的合行查勘为此仰抄捧回司
照依备奉 敕谕及查照先今案验内事理即委本
卷十四 第 51b 页
司公正堂上官一员会同守巡该道官亲诣漳州地
方督同知府等官将巳破贼巢逐一查勘前项强贼
曾否尽绝所获贼首是否真正徒党有无逃遁馀蘖
有无萌芽是否各官苟且隐瞒惟复别贼各另生发
若贼首果巳擒获巢穴果巳扫荡是实取具各官不
致遗患重甘结状具繇呈来如或有所规避欺蔽俱
要明白声说以凭参究施行若有脱漏残党或是别
项流贼乘间啸聚事出意外亦要从实开报就将防
剿机宜作急议处停当相机行事一面呈来定夺无
得畏难推咎以致贻患地方(必如此有盗贼生发/后地方官不敢隐)
卷十四 第 52a 页
  攻治盗贼二策疏
担江西按察司整饬兵备带管分巡岭北道副使杨
璋呈奉臣批据南安府申大庾县报正德十二年四
月内被畲贼四百馀人前来打破下南等寨续被上
犹横水等贼七百馀徒截路打寨劫杀居民又据南
康县报畲贼一夥突来龙句保虏劫居民续被畲贼
三百馀徒突来坊民郭加琼等家掳捉男妇八十馀
口耕牛一百馀头又有畲贼一阵虏劫上长龙乡耕
牛三百馀头男妇子女不知其数又据上犹县申被
横水等村畲贼纠同逃民四散虏劫人财续据三门
卷十四 第 52b 页
总甲萧俊报畲贼与逃民约有数百在于地名梁滩
虏牵人牛本月十六日准本县捕盗主簿利昱牃报
畲贼劫打头里茶坑等处驻劄未散巳关统兵官县
丞舒富等前去追剿贼巳退回横水等巢去讫各申
本院批兵备道议处回报案照四月初五日据南康
府呈同前事彼时本院见在福建漳州督兵未回未
知前贼向往行查未报续据龙南县禀被广东浰头
等处强贼池大鬓等三千馀徒突来攻围总甲王受
寨所又经会委义官萧承调兵前去会剿随据本县
呈前贼退去讫等因又查得先据南康县申称上犹
卷十四 第 53a 页
贼首谢志珊纠合广东贼首高快马统众二千馀徒
攻围南康县治杀损官兵已经议委知府邢珣等查
勘失事缘繇呈报外续该兵部题咨巡抚都御史孙
燧会同南赣都御史王守仁将前项贼犯谢志珊等
量调官军设法剿捕务期尽绝应该会同两广镇巡
官行事照例约会施行题奉 钦依转行查勘前贼
见今有无出没及曾否集有兵粮相度机宜即今可
否剿捕惟复应会两广调集军马待时而动务要查
议明白处置停当具繇呈报仍督各该地方牢固把
截用心防守以备不虞等因随奉本院案验议照前
卷十四 第 53b 页
贼连络三省盘据千里必须三省之兵剋期并进庶
可成功但今湖广巳有偏桥苗贼之征广东又有府
江徭徸之伐虽欲约会夹攻目今巳是春深雨水连
绵草木茂盛非惟缓不及事抑且虚糜粮饷合无一
面募兵练武防守愈严积谷贮粮军需大备告招者
俯顺其情暂且招安肆恶者乘其间隙量捣其穴候
三省约会停当然后大举庶有备无患事出万全通
行呈详去后今奉前因随会同分守左参议黄宏守
备都指挥同知王泰查勘得南安府所属大庾南康
上犹三县除贼巢小者未讣其大者总计三十馀处
卷十四 第 54a 页
有名大贼首有谢志珊志海志全杨积荣赖文英蓝
瑶陈曰能蔡积昌赖文聪刘通刘受萧居谟陈尹诚
简永广蔡积爱蔡西薛文高洪祥徐华张祥刘清才
谭曰真苏景祥蓝清奇朱积厚黄金瑞蓝天凤蓝文
亨钟鸣钟法官王行雷明聪唐洪刘元满所统贼众
约有八千馀徒且与湖广之桂阳桂东鱼黄聂水老
虎神仙秀才等巢广东之乐昌巢穴相联盘据流劫
三省为害多年赣州之龙南因与广东之龙川浰头
贼巢接境被贼首池大鬓大安大升纠合龙南贼首
黄秀魁赖振禄钟万光王金巢钟万贵古兴凤陈伦
卷十四 第 54b 页
钟万璇杜思碧孙福荣黄万珊黄秀珏罗积善王金
曾子奈王金奈王洪罗凤璇黎用璇黄本瑞郑文钺
陈秀玹陈圭刘经蓝斌黄积秀等所统贼众约有五
千馀徒不时越境流劫信丰龙南安远等县巳经夹
攻三次俱被漏网所据前贼占据居民田土数千万
顷杀虏人民尤难数计攻围城池敌杀官兵焚烧屋
庐奸污妻女其为荼毒有不忍言神人之所共怒天
讨所当必加者也今闻广湖二省用兵将毕夹攻之
举亦惟其时但深山茂林东奔西窜兼之本道兵粮
寡弱必须那借京库折银三万馀两动调狼兵数千
卷十四 第 55a 页
前来协力约会三省并进夹攻庶可噍类无遗等因
又据广东乐昌县知县李增禀称本年二月内有东
山贼首高快马等八百馀徒在地名匮头村行劫又
据乳源县禀报贼徒千馀在洲头街等处打劫备申
照详及据湖广整饬郴桂等处兵备副使陈璧呈称
本年二月内据黄砂保走报广东强贼三百馀徒突
出攻劫又据宜章所飞报乐昌县山峒苗贼二千馀
众出到九阳等处搜山捉人未散又报东西二山首
贼发票会集四千馀徒声言要出桂阳等处攻城又
报江西长流等峒畲贼六百馀徒又一起四百馀徒
卷十四 第 55b 页
各出劫掠及据桂东县申报强贼一起七百馀徒前
到本县杀人祭旗捉掳男妇未散又据桂阳县报强
贼六百馀徒声言要来攻寨等因各禀报到道看得
前项苗贼四山会集报到之数将及万馀我兵寡弱
防守尚且不足敌战将何以支况郴桂所属永兴等
县原无城池防守地方重计实难为处伏望轸念荼
毒请军追捕等因又据郴州桂阳县申本县四面俱
系贼巢正德三年以来贼首龚福全等作乱杀死守
备都指挥邓旻虽蒙征剿恶党犹存正德七年兵备
衙门计将贼首龚福全招抚给与冠带设为徭官贼
卷十四 第 56a 页
首高仲仁李宾黎稳梁景聪扶道全刘付兴李玉景
陈宾李聪曹永通谢志珊给与衣巾设为老人未及
两月巳出要路劫杀军民动辄百千馀徒号称高快
马游山虎金钱豹过天星密地蜂总兵等名目随处
流劫正德十一年七月内龚福全张打旗号僭称延
溪王李宾黎稳梁景聪僭称总兵都督将军名目各
穿大红虏民抬轿展打凉伞摆列头踏响器其馀徭
贼俱乘马匹千数馀徒出劫乐昌及江西南康等县
拒敌官军后蒙抚谕将贼首高仲仁李宾给与冠带
重设徭官未宁半月仍前出劫本年正月十六日一
卷十四 第 56b 页
起八百馀徒出劫乐昌县虏捉知县韩宗尧劫库劫
狱又一起七百馀徒打劫生员谭明浩家一起六百
馀徒从老虎等峒出劫一起五百馀徒从兴宁等县
出劫切思前贼阳从阴背随抚随叛目今徭贼万馀
聚集山峒声言要造吕公大车攻打州县城池官民
呈乞转达请调三省官军夹剿等情各备申到
臣除备行江西广东湖广三省该道守巡兵备守备
等官严督各该府州县所掌印巡捕巡司把隘堤备
等官起集兵快人等加谨防禦相机截捕去后查得
先因地方盗贼日炽民被荼毒窃计兵力寡弱既不
卷十四 第 57a 页
足以防遏贼势事权轻挠复不足以齐一人心乞要
申明赏罚假臣等 令旗令牌使得便宜行事庶几
举动如意而事功可成巳经具题间今复据各呈申
前因臣等参看得前项贼徒恶贯巳盈神怒人怨譬
之疽痈之在人身若不速加攻治必至渍肺决肠然
而攻治之方亦有二说若 陛下假臣等以赏罚重
权使得便宜行事期于成功不限以时则兵众既练
号令既明人知激励事无掣肘可以伸缩自繇相机
而动一寨可攻则攻一寨一巢可扑则扑一巢量其
罪恶之浅深而为抚剿度其事势之缓急以为后先
卷十四 第 57b 页
如此亦可以省供馈之费无征调之扰日剪月削使
之澌尽灰灭此则如昔人拔齿之喻日渐动摇齿拔
而儿不觉者也然而今此下民之情莫不欲大举夹
攻以快一朝之忿盖其怨恨所激不复计虑其他必
须南调两广之狼达西调湖湘之土兵四路并进一
鼓成擒庶几数十年之大患可除千万人之积冤可
雪然此以兵法十围五攻之例计贼二万须兵十万
日费千金殆于道路不得操事者七十万家积粟料
财数月而事始集刻期举谋又数月而兵始交声迹
彰间贼强者设险以拒敌黠者挟类而深逃迨于锋
卷十四 第 58a 页
刅所加不过老弱胁从且狼兵所过不减于盗转输
之苦重困于民近年以来江西有姚源之役疮痍甫
起福建有汀漳之寇军旅未旋府江之师方集于两
广偏桥之讨未息于湖湘兼之抒轴已空种不入土
而营建所输四征未已诛求之刻百出方新若复加
以大兵民将何以堪命此则一拔去齿而儿亦随毙
者也夫繇前之说则如臣之昧劣实惧不足以堪事
必择能者任之而后可若大举夹攻诚可以分咎而
薄责然臣不敢以身诛而废国议惟 陛下择其可
否断而行之缘系地方紧急贼情事理为此具本请
卷十四 第 58b 页

  申明赏罚一疏先生巳挈平贼要领故此累奏
  三省之报只举前说申明之此是见得定处
卷十四 第 59a 页
  申明便宜 敕谕(七月二/十一日)
节该钦奉 敕广东清远从化后山等处与尔所辖
南韶等府壤地相接事体互相有关近该彼处镇巡
官 奏称盗贼生发师行有日如遇彼处行文徵兵
协剿亦要随即发兵前去防剿应援以收全功毋得
自分彼此致失事机钦此钦遵照得南雄府界连南
赣大庾信丰龙南等县而惠州河源兴宁亦各逼近
贼巢俱系紧关奔遁潜匿之处进攻防截之路访得
前贼为患日久虽奉 成命徵兵协剿诚恐贼计狡
猾诈变东追则西窜南捕则北奔若不早为查处未
卷十四 第 59b 页
免有误军机为此仰抄案回司会同三司掌印及各
该守巡兵备等官上紧调集兵粮听候尅期防剿并
将应剿贼巢通行查出行拘熟知地利险易乡导责
令画图贴说要见某处贼巢连近某处乡落某巢界
抵某处系是良善村寨某处系是善恶相兼某处平
坦可以直捣某处险阻可以把截某处系贼必遁之
路可以设伏邀击某处贼所不备可以间道掩扑何
处官军可以起调何官可以委用可以监统粮饷何
处措办住劄何处听候各要查处停当备繇马上差
人飞报本院以凭遵照钦奉 敕谕与各该镇巡官
卷十四 第 60a 页
计议而行其有军中一应进止机宜亦要明白呈报
毋分彼此致有疏虞 国典具存罪难容恕仍呈总
督镇守巡按衙门知会
  量地选军任官运饷四者军政之大要使有地
  方之责者能时时讲求又何忧多事哉欲措办
  于临时之申饬必茫无以应矣
卷十四 第 60b 页
卷十四 第 60b 页
  兵符节制
先据该道具呈计处武备以便经久事议将原选听
调人役如宁都杀手廖仲器之属尽行查出顶补各
县选退机兵通拘赣城操演以备征调巳经批仰施
行去后看得习战之方莫要于行伍治众之法莫先
于分数所据各兵既集部曲行伍合先预定为此仰
抄案回道照依定去分数将调集各兵每二十五人
编为一伍伍有小甲五十人为一队队有总甲二百
人为一哨哨有长协哨二人四百人为一营营有官
有参谋二人一千二百人为一阵阵有偏将二千四
卷十四 第 61a 页
百人为一军军有副将偏将无定员临事而设小甲
于各伍之中选材力优者为之总甲于小甲之中选
材力优者为之哨长于千百户义官之中选材识优
者为之副将得以罚偏将偏将得以罚营官营官得
以罚哨长哨长得以罚总甲总甲得以罚小甲小甲
得以罚伍众务使上下相维大小相承如身之使臂
臂之使指自然举动齐一治众如寡庶几有制之兵
矣编选既定仍每伍人给一牌备列同伍二十五人
姓名使之连络习熟谓之伍符每队各置两牌编立
字号一付总甲一藏本院谓之队符每哨各置两脾
卷十四 第 61b 页
编立字号一付哨长一藏本院谓之哨符每营各置
两牌编立字号一付营官一藏本院谓之营符凡遇
征调发符比号而行以防奸伪其诸缉养训练之方
旗鼓进退之节皆要逐一讲求务济实用以收成绩
事完备造花名手册送院以凭查考发遣
  管子作内政以寄军令只是部署分明最简易
  亦最联络而要领在得递下相罚
卷十四 第 62a 页
卷十四 第 63a 页
  预整操练
案照先经批仰将听调人役查拘操演以备征调即
今兵威士气巳觉渐有可观但各色人内尚有遗才
亦合通拘操演看得龙南等县捕盗老人叶秀芳等
部下兵众亦多经战阵况各役向化日久皆有竭忠
报效之心但其勇力虽有而节制未谙向慕虽诚而
情意未洽一时调用亦恐兵违将意将拂士情信谊
既未交孚心志岂能齐一为此仰抄案回道通将所
属向化义民人等悉行查出照依先行定去分数行
令各选部下骁勇之士多者二三百人少者一百人
卷十四 第 63b 页
或五十人顺从其便分定班次各役若无别故自行
统领或有事故相妨许令推选亲属为众所服者代
领前来赣城皆于教场内操演除耕种之月放令归
农其于农隙俱要轮班上操仍于教场起盖营房使
各有栖息之地人给口粮使皆无供馈之劳效有功
勤者厚加犒赏违犯约束者时与惩戒如此则号令
素习自然如身臂手指之便恩义素行自然兴父兄
子弟之爱居则有礼动则有威以是征诛将无不可

  此法各处宜行
卷十四 第 64a 页
  选募将领牌
看得所属地方盗贼充斥一应抚剿事宜各该兵备
等官既以地方责任势难频来面议若专以公文往
来非惟事情不能该悉兼恐机宜多致泻漏为此牌
仰郴州兵备道即于所属军卫有司官或义官耆老
推选素有胆略才堪将领熟知贼寨险夷备晓盗情
向背忠慎周密可相信任者一二人前来军门凡遇
地方机务即与密切商度往来计议庶几事可周悉
机无疏虞
  必要该道慎选得人后可否则反害乃公事矣
卷十四 第 64b 页
卷十四 第 64b 页
  告谕新民
尔等各安生理父老教训子弟头目人等抚缉下人
俱要勤尔农业守尔门户爱尔身命保尔室家孝顺
尔父母抚养尔子孙无有为善而不蒙福无有为恶
而不受殃母以众暴寡毋以强淩弱尔等务兴礼义
之习永为良善之民子弟群小中或有不遵教诲出
外生事为非者父老头目即与执送官府明正典刑
一则彰明尔等为善去恶之诚一则剪除茛莠免致
延蔓贻累尔等良善吾今奉 命巡抚是方惟欲尔
等小民安居乐业共享太平所恨才识短浅虽怀爱
卷十四 第 65a 页
民之心未有爱民之政近因督征象湖可塘诸处贼
巢悉巳擒斩扫荡住军于此当兹春耕甚欲亲至尔
等所居乡村面问疾苦又恐跟随人众或致劳扰尔
民特遣官耆论告及以布疋颁赐父老头目人等见
吾勤勤抚恤之心馀人众多不能遍及各宜体悉此

  劝谕真切读之令人感泣
卷十四 第 65b 页
  疏通盐法疏
据江西按察司整饬兵备带管分巡岭北道副使杨
璋呈据临江袁州等府万安泰和清江宜春等县商
民彭拱刘常郭闰彭秀连名状告正德六年蒙上司
明文行令赣州府起立抽分盐厂告示商民但有贩
到闽广盐货繇南雄府曾经折梅亭纳过劝借银两
止在赣州府发卖者免其抽税愿装至袁临吉三府
卖者每十引抽一引闽盐自汀州过会昌羊角水广
盐自黄田江九渡水来者未经折梅亭在赣州府发
卖每十引抽一引愿装至袁临吉三府发卖每十引
卷十四 第 66a 页
又抽一引疏通四年官商两便正德九年十月内又
蒙赣州府告示该奉勘合开称广盐止许南赣二府
发卖其袁临吉不系旧例行盐地方不许越境以致
数年广盐禁绝淮盐因怯河道逆流滩石险阻止于
省城三府居民受其高价之苦客商阻塞买卖之源
况广盐许于南赣二府发卖原亦不系洪武旧制乃
是正统年间为建言民情事奉总督两广衙门奏行
新例如蒙将广盐查照南赣事例照旧疏通下流发
卖万民幸甚等因又据赣州府抽分厂委官照磨汪
德进呈近奉勘令禁止广盐止许南赣发卖不许下
卷十四 第 66b 页
流但赣州吉安地里相连水路不过一日之程今年
夏骤雨泛涨虽有桥船阻隔水势汹恶冲断桥索以
致奸商计乘水势聚积百船执持凶器用强越过后
虽拿获数起问罪不过十之一二又有投托势要官
豪夹带下流发卖者又有挑担驮载从兴国赣县南
康等处小路越过发卖者其弊多端不禁则违事例
禁止则势所离行呈乞议处等因随查得正德六年
十一月二十七日设立抽分厂起至正德九年五月
终止共抽过税银四万八百四十馀两续奉抚镇衙
门明文支发三省夹攻大帽山等处赏功军饷并犒
卷十四 第 67a 页
劳过狼兵官军土兵口粮并取赴饶州征剿姚源军
前应用及起造抽分厂厅浮桥修理城池买榖上仓
预备赈济及遵巡抚军门批申借赣州卫官军月粮
等项支过税银三万八千二百九十馀两繇此观之
则地方粮赏之用岁费不赀而仰给于商税独重前
项商税所入诸货虽有而取足于盐利独多及查得
近为紧急贼情事该兵部题奉 钦依转行议处停
当具繇呈报该本道会同分守守备衙门议得贼首
谢志珊有名大寨三十馀处拥众数万盘据三省巳
经呈详转达奏 闻动调三省官兵会剿去后及议
卷十四 第 67b 页
得本省动调官兵以三万为率半年为期粮饷等费
约用数万查得赣州府库收贮前项税银除支用外
止馀二千九百馀两又是节催起解赴部之数续收
银两止有一千六百馀两但恐不日 命下尅期进
剿军行粮食所当预处及查得广东所奏前项准行
南赣二府贩卖果系一时权宜不系洪武年间旧例
合无查照先年总制都御史陈金便宜事例一面行
令前商许于袁临吉三府贩卖所收银两少为助给
一面行令议处以备军饷庶使有备无患不致临期
缺乏候事少宁另行具题禁止等因据呈到臣看得
卷十四 第 68a 页
赣南二府闽广喉襟盗贼渊薮即今具题夹攻不日
且将命下粮饷之费委果缺乏计无所措必须仰给
他省但闻广东以府江之师库藏渐竭湖广以偏桥
之讨称贷既多亦皆自给不赡恐无羡馀可推若不
请发内帑未免重科贫民然内帑以营建方新力或
不逮贫民则穷困巳极势难复征及照前项盐税商
人既已心服公私又皆两便亦所谓不加赋而财足
不扰民而事办臣除遵照 敕谕径自区画事理批
行该道暂且照议施行候地方平定之日将抽过税
银支用过数目另(行具奏抽分事宜照例仍旧停止/外绿系地方事理为此具木题知)
卷十四 第 68b 页
  南赣擒斩功次疏
据江西按察司整饬兵备带管分巡岭北道副使杨
璋呈据统兵等官南安府知府季敩呈解生擒大贼
首一名陈曰能从贼林昶等二十七名斩获首级十
六颗俘获贼属男女十三名及马牛等物并开称捣
过禾沙坑船坑石圳上龙狐狸朱雀黄石等贼巢七
处烧死贼徒不计其数并房屋禾仓三百馀间南康
县县丞舒富呈解生擒大贼首一名钟明贵从贼曾
能志等二十一名斩获首级四十五颗杀死未取首
贼一百一十七名俘获贼属男女一十六名口及牛
卷十四 第 69a 页
马骡等物并开称捣过石路坑白水峒𣏌州坑旱坑
茶潭竹坝皮袍樟木坑等贼巢八处烧死贼徒三百
四十六名并烧毁房屋禾仓四百七十馀间赣县义
官萧庾呈解生擒大贼首一名唐洪从贼蒲仁祥等
六名斩获首级并射死贼徒一百三十八名烧毁贼
巢房屋禾仓一百二十间及俘获牛羊器械等物并
开称捣过长龙鸡湖杨梅新溪等处贼巢四处各缘
繇到道随据统兵官员并乡导人等各呈称自本年
正月蒙本院抚临以来募兵练卒各贼探知消息将
家属妇女什物俱各寄屯山寨林木茂密之处其各
卷十四 第 69b 页
精壮贼从昼则下山耕作夜则各遁山寨依奉本院
方略于六月二十日子时各哨尅期进剿每巢止有
二三十人或四五十人看守巢穴见兵举火奋击俱
各惊溃间有射伤药弩即时身死堕于深岩及据县
丞舒富义官萧庾各回呈止有上犹县白水峒石路
坑二巢南康县鸡湖一巢险峻巢内贼属颇多被兵
四面放火攻进贼无出路烧死数多天明看视止存
骸骨头面烧毁莫辨以此难取首级等因案照先为
紧急贼情事据上犹县申称四月间被畲巢贼徒不
时虏掠耕牛人口请兵追剿乡民稍得莳插今早谷
卷十四 第 70a 页
将登又闻各巢修整战具出劫乞为防遏庶得收割
聊生等因并据县丞舒富及南安府呈大庾县申同
前事该本道查得上犹县邻近巢穴则有旱坑茶潭
𣏌州坑樟木坑石路坑白水峒竹坝川坳阴木潭等
巢南康县则有长龙鸡湖杨梅新溪等巢大庾县则
有狐狸坑船坑禾沙坑石圳上龙朱雀黄石坑等巢
多则三五百名少则七八十名合无将本院选集之
兵委官统领分投剿遏等因巳经呈奉本院批看得
各贼名号日渐僣拟恶毒日加纵肆若果遂其奸谋
得以乘虚入广其为患害关系匪轻除密行南韶等
卷十四 第 70b 页
府分兵防截外仰该道即便部勒诸军定哨分委仍
密召各巢附近被害如因之人堪为乡导者前来分
引各兵出城之时不得张扬今正当换班之月就令
俱以下班为名昼伏夜行尅期各至分地掩贼不备
同时举事分领各官务要严密奋勇竭忠以副委托
如或推奸误事及军士之中敢有后期退缩者悉以
军法从事决不轻贷该道亦要亲帅重兵随后继进
密屯贼巢要害处所相机接应以防不测一应机宜
务须慎密周悉仍要严缉各兵所获真正贼徒不许
滥加良善等因遵奉统领各兵刻期进剿及加谨防
卷十四 第 71a 页
遏今据复呈前因通查得各哨共计生擒大贼首三
名首从贼徒五十四名斩获首级六十八颗杀死射
死贼徒二百四十馀名烧死贼徒二百馀名捣过巢
穴一十九处烧燬房屋禾仓八百九十馀间俘获贼
属男女二十九名口水黄牛马骡羊一百四十四头
匹只所据各该领兵等官所报擒斩之贼数固不多
而巢穴巳空无可栖身积聚巳焚无可仰给就使屯
集横水桶冈大巢将来人多食少大举夹攻为力巳
易等因转呈到臣卷查先据副使杨璋呈称据南安
府并上犹等县及县丞舒富各呈申访得大贼首谢
卷十四 第 71b 页
志珊号征南王紏率大贼首钟明贵萧规模陈曰能
唐洪刘允昌等约会乐昌高快马等大修战具并造
吕公车欲先将南康县打破闻知广东官兵尽调征
剿府江就行乘虚入广等因巳经批仰该道部勒诸
军酌量贼巢强弱派定哨分选委谋勇属官统兵密
召知因向导引领昼伏夜行刻定于六月二十日子
时入各贼巢同时举火并力奋击务使噍类无遗去
后今据前因覆勘得前项贼巢委果荡平殆尽蓄积
委果焚燬无遗获功解报虽少杀伤烧死实多猖炽
之势少摧不轨之谋暂阻居民得以秋穫地方亦为
卷十四 第 72a 页
一宁此皆遵依兵部申明律例事理仰仗 天威官
兵用命之所致非臣之谋所能及也臣惟南赣之兵
素不练养见贼而奔则其常态今各官乃能夜入贼
巢奋勇追击在他所未为可异之功于南赣则实创
见之事及照副使杨璋区画赞理比于各官劳勚尤
多今夹攻在迩伏乞 皇上特加劝赏以作兴勇敢
之风庶几日后大举臣等得以激励人心除将获功
人员量加犒赏生擒贼徒监候审决首级枭示俘获
贼属领养牛马赏给有功人贝查审的确造册奏缴
外缘系斩获功次事理为此具本题 知
卷十四 第 72b 页
  得力仝在密召知因为向导否则贸贸而趋鲜
  有不败然必要知人善任方不为好所乘
  管子云凡主兵者必先审知地图轘辕之险滥
  车之水名山通谷经川陵丘阜之所在苴草林
  木蒲苇之所茂道里之远近城郭之大小名邑
  园殖之地必尽知之地形出入之相错者尽藏
  之然后不失地利然非密召知因为乡导不能
  审知地利不用重赏不能得知因乡导之人不
  可不审察
卷十四 第 73a 页
卷十四 第 74a 页
  议南赣商税疏
据江西按察司分巡岭北道兵备副使杨璋呈奉巡
抚江西地方右副都御史孙燧案验备行各道兵备
等官有地方重大军务益于政体便于军民果系应
议事件即便条列呈报以凭施行等因随据南安府
呈缴本年春季分折梅亭抽分商税银若干不见开
有某商人某货若干抽银若干中间不无任意抽报
情弊及看得一季总数倍少于前原其所自盖因抽
分官员止是典史仓官义民等项不惜名节惟嗜贪
污兼以官职卑微人心顽视以致过往客商或假称
卷十四 第 74b 页
权要而挟放或买求官吏而带过及被店牙通同客
商贾求书算以多作少以有作无奸弊百端卷查前
项抽分创于巡抚都御史金泽一则苏大庾过山之
夫一则济南赣军饷之用题奉 钦依遵行年久及
查赣州龟角尾设立抽分厂建白于总制都御史陈
金自正德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起至九年七月终
止共抽过商税银四万二千六百八十六两六钱三
分七毫五忽本省大帽山姚源华林盗贼四起大举
夹攻一应军饷俱给于此并未奏动 内帑之积亦
未科派小民之财以此而观则商税之有益地方多
卷十四 第 75a 页
矣缘赣州之税正德十一年该给事中黄重奏称广
货自南雄经南安折梅亭巳两税矣赣州之税不无
重复已经勘明停止赣河之税近复大举夹攻军饷
仰给全在折梅亭之税今所入如此非惟军饷无益
实惟奸宄是资随会同分守左参议黄宏议照得合
将南安之税移干龟角尾抽分既有分巡道之监临
又有巡抚之统驭访察数多奸弊自少其大庾县雇
夫银两合令该县每季具印信领状赴道批行赣州
府支领支尽查算准令复支如此非惟大庾过岭之
夫不缺而军饷之用大增合就会案呈详等因据呈
卷十四 第 75b 页
到臣看得南赣二府商税皆因给军饷𥙿民力而设
折梅亭之税名虽为夫役而实以给军饷龟角尾之
税事虽重军饷而亦以𥙿民力两税虽若二事其实
殊途同归但折梅亭虽巳抽分而龟角尾不复致诘
未免有税漏之弊若折梅亭既已抽分而龟角尾又
复致诘未免有留滞之扰况监司既远胥猾得以恣
其侵渔头绪既多彼此得以容其奸隙若革去折梅
亭之抽分而总税于龟角尾则事体归一奸弊自消
非但有资军饷抑且便利客商盖分虽异而于商税
事体无岐纤毫转移之间而于民商利害相去倍蓰
卷十四 第 76a 页
除臣 钦遵节奉 敕谕一应军马钱粮事宜俱听
便宜区画事理将副使杨璋等所议令行该府一面
查照施行外缘系地方事理为此具本题 知
 地方未尝无财不去用心筹算只是请 内帑加
 赋税安能济事此只举商税一转移间而兵饷自
 足具见经济手
卷十四 第 76b 页
卷十四 第 76b 页
  添设平和县治疏
据福建按察司兵备佥事胡琏呈奉本院批据漳州
府呈准知府钟湘关据南靖县儒学生员张浩然等
连名呈称南靖县治僻在一隅相离卢溪平和长乐
等处地里遥远政教不及小民罔知法度不时劫掠
乡村肆无忌惮酿成大祸今日动三军之众合二省
之威虽曰歼厥渠魁扫除党类此特一时之计未为
久远之规乞于河头中营处所添设县治引带汀潮
喉襟清宁人烟辏集道路适均政教既敷盗贼自息
考之近日龙岩添设漳平而寇盗以靖上杭添设永
卷十四 第 77a 页
定而地方以宁此皆明验今若添设县治可以永保
无虞等情又据南靖县义民乡老曾敦立林大俊等
呈称河头地方北与卢溪流恩山冈接径西南与平
和象湖山接境而平和等乡又与广东饶平县大伞
箭灌等乡接境皆系穷险贼巢两省民居相距所属
县治各有五日之程名虽分设都图实则不闻政教
往往相诱出劫一呼数千所过荼毒有不忍言正德
二年虽蒙统兵剿捕未曾设有县治不过数月遗党
复兴今蒙调兵剿抚虽少宁息诚恐漏网之徒复踵
前弊呈乞添设县治以控制贼巢建立学校以移易
卷十四 第 77b 页
风俗庶得久安长治等因蒙漳南道督同本职与南
靖县知县施祥带领耆民曾敦立等并山人洪钦顺
等亲诣河头地方踏得大洋陂背山面水地势宽平
周围量度可六百馀丈西接广东饶平北联三团卢
溪堪以建设县治合将南靖县清宁新安等里漳浦
县二三等都分割管摄随地粮差及看得卢溪枋头
坂地势颇雄宜立巡简司以为防禦就将小溪巡简
司移建仍量加编弓兵点选乡夫恊同巡逻遇有盗
贼随即扑捕再三审据通都民人合词执称南靖地
方极临边境盗贼易生上策莫如设县况今奏凯之
卷十四 第 78a 页
后军饷钱粮尚有馀剩各人亦愿凿山采石挑土筑
城砍伐树木烧造砖瓦数月之内工可告成为照南
靖县相离卢溪等处委的窎远难以堤防管束今欲
于河头添设县治枋头坂移设巡简司外足以控制
饶平邻境内足以压服卢溪诸巢又且民皆乐从不
烦官府督责诚亦一劳永逸事颇相应具呈到道呈
乞照详等因奉批看得开建县治控制两省徭寨以
奠数邑民居实亦一劳永逸之图但未经查勘奏请
仍仰该道会同始议各官再行该府拘集父老子弟
及地方新旧居民审度事体斟酌利害如果远近无
卷十四 第 78b 页
不称便军民又皆乐从事巳举兴势难中辍即便具
繇呈来以凭奏请定夺仍一面俯顺民情相度地势
就于建县地内预行区画街衢井巷务要均适端方
可以永久无弊听从愿徙新旧人民各先占地建屋
任便居住其县治学较仓场及一应该设衙门姑且
规留空址待奏准 命下之日以次建立仍一面通
行镇巡等衙门公同会议此系设县安民地方重事
各官务要计处周悉经画审当毋得苟且雷同致贻
后悔批呈作急勘报等因依蒙拘集坊郭父老及河
头新旧居民再三询访各交口称便有地者愿归官
卷十四 第 79a 页
丈量以建城池有山者愿听上砍伐以助木石有人
力者又皆忻然相聚挑筑土基业巳垂成惟恐上议
中止下情难遂等情具呈到臣为照建立县治固系
禦盗安民之长策但当大兵之后继以重役窃恐民
或不堪臣时督兵其地亲行访询父老诹咨道路众
口一词莫不举手愿望倾心乐从旦夕皇皇惟恐或
阻臣随遣人私视其地官府未有教令先巳伐木畚
土杂然并作裹粮趋事相望于道究其所以皆缘数
邑之民积苦盗贼设县控禦之议父老相沿巳久人
心冀望甚渴皆以为必顺如此而后百年之盗可散
卷十四 第 79b 页
数邑之民可安故其乐事劝工不令而速臣观河头
形势实系两省贼寨咽喉今象湖可塘大伞箭灌诸
巢虽巳破荡而遗孽残党亦宁无有逃遁山谷者旧
因县治不立征剿之后浸复归据旧巢乱乱相承皆
原于此今诚于其地开设县治正所谓抚其背而扼
其喉盗将不解自散行且化为善良不然不过年馀
必将复起其时再聚两省之兵又糜数万之费图之
巳无及矣臣窃以为开县治于河头以控制群巢于
势为便虽使民甚不欲犹将强而从之况其祝望欣
趋若此亦何惮而不为至于移巡司于枋头坂亦事
卷十四 第 80a 页
势有不容巳盖河头者诸巢之咽喉枋头者河头之
唇齿势必相须兼其事体巳有成规不过迁移之劳
所费无几臣等皆已经画区处大略巳备不过数月
可无督促而成民之所未敢擅为者惟县治学较须
命下之日乃举行耳伏愿 陛下俯念一方荼毒之
久深惟百姓永远之图下臣等所议于该部采而行
之设县之后有不如议臣无所逃其责今新抚之民
群聚于河头者二千有馀皆待此以息其反侧若失
今不图众心一散不可以复合事机一去不可以复
追后有噬脐之悔徒使臣等得以为辞然巳无救于
卷十四 第 80b 页
事矣缘系添设县治永保地方事理为此具本请

  自设县以来此地冠盖相望家诗书而户礼乐
  盖彬彬称化国哉先生此举不特可以弥盗亦
  可以变俗允为后事之师
卷十四 第 81a 页
卷十四 第 82a 页
  批广东韶州府留兵防守申
看得本院募兵选士欲弭盗安民正恐地利不能齐
一措置或有未周故期各官酌量润色务求尽善可
久今据该府各县所呈非惟不能弭盗而适以启盗
非徒不能安民而又以扰民此岂本院立法之初意
哉行仰各县掌印官务体本院立法不得巳之意各
要酌量事势通融审处苟无不尽之心自无难处之
事兵法谓守则不足攻则有馀今各县所留之兵止
于防守而兵备所选之士将以剿袭防守之兵虽老
弱皆可以备数而张威剿袭之士非精锐不可以摧
卷十四 第 82b 页
锋而陷阵况各县所留尚有三分之二而兵备所取
止得三分之一其于大势未便亏损今取三分之一
而遂以为地方不复可守假使原数止此亦将别无
措置之方耶又况剿袭之兵既集则兵威日振声东
击西倏来忽往贼将瞻前顾后自然不敢轻出各县
防守愈易为力此于事理亦皆明白易见各官类皆
狃于因循惮于振作惟知取私便之为利而不知妨
大计之为害宜各除去偏小之见共为公溥之谋若
复推调迟延夹攻在迩巳经 奏有成命苟误军机
定以军法从事
卷十四 第 83a 页
  与王晋溪司马书(其三)
前月奏捷人去曾渎短启计巳达门下守仁才劣任
重大惧覆餗为荐扬之累近者南赣盗贼虽外若稍
定其实譬之疽痈但未溃决至其恶毒则固日深月
积将渐不可瘳治生等固庸医又无药石之备不过
从旁抚摩调护以纾目前自非老先生发针下砭指
示方药安敢轻措其手冀百一之成前者申明赏罚
之请固来求针砭于门下不知老先生肯赐俯从卒
授起死回生之方否也近得畲中消息云将大举乘
虚人广盖两广之兵近日皆聚府江生等恐其声东
卷十四 第 83b 页
击西亦已密切布置将为先事之圃但其事隐而未
露不敢显言于 朝然又不敢不以闻于门下且闻
府江不久班师则其谋亦将自阻大抵南赣兵力极
为空疏近日稍加募选训练始得三千之数然而粮
赏之资则又百未有措若夹攻之举果行则其势尤
为窘迫欲称贷于他省则他省各有军旅之费欲加
赋于贫民则贫民又有从盗之虞惟赣州虽有盐税
一事迩来既奉户部明文停止但官府虽有禁止之
名而奸豪实窃私通之利又盐利下通于三府皆民
情所深愿而官府稍取其什一亦商人所悦从用是
卷十四 第 84a 页
辄因官僚之议仍旧抽放盖事机窘迫势不得巳然
亦不加赋而财足不扰民而事办比之他图固犹计
之得者也今特具以 闻奏伏望老先生曲赐扶持
使兵事得赖此以济实亦地方生灵之幸生等得免
于失机误事之诛其为感幸尤深且大矣自非老先
生体国忧民之至何敢每事控聒若此伏冀垂照不

卷十四 第 84b 页
卷十四 第 84b 页
  与王晋溪司马书(其五)
守仁始至赣即因闽寇猖獗遂往督兵故前者渎奉
谢启极为草略迄今以为罪闽寇之始亦不甚多大
军既集乃连络四面而起几不可支今者偶获成功
皆赖庙堂德威成算不然且不免于罪累矣幸甚守
仁腐儒小生实非可用之才盖未承南赣之乏巳尝
告病求退后以托疾避难之嫌遂不敢固请黾勉至
此实恐得罪于道德负荐举之盛心耳伏惟终赐指
教而曲成之幸甚幸甚今闽寇虽平而南赣之寇又
数倍于闽且地连四省事权不一兼之 敕旨又有
卷十四 第 85a 页
不与民事之说故虽虚拥巡抚之名而其实号令之
所及止于赣州一城然且尚多牴牾是亦非皆有司
者敢于违抗之罪事势使然也今为南赣止可因仍
坐视稍欲举动便有掣肘守仁窃以南赣之巡抚可
无特设止存兵备而统于两广之总制庶几事体可
以归一不然则江西之巡抚虽三省之务尚有牵碍
而南赣之事犹可自专一应军马钱粮皆得通融裁
处而预为之所犹胜于今之巡抚无事则开双眼以
坐视有事则空两手以待人也夫弭盗所以安民而
安民者弭盗之本今责之以弭盗而使无与于民犹
卷十四 第 85b 页
专以药不攻病而不复门其饮食调适之宜病有日
增而巳矣今巡抚之改革事体关系或非一人私议
之间便可更定惟有申明赏罚犹可以稍重任使之
权而因以略举其职故今辄有是奏伏惟特赐采择
施行则非独生一人得以稍逭罪戮地方之困亦可
以少苏矣非恃道谊深爱何敢冒渎及此万冀鉴恕
不宣
卷十四 第 86a 页

阳明先生经济集卷一终 临海后学王立准较梓
卷十四 第 86b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