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明先生集要-明-王守仁卷五

卷五 第 1a 页
阳明先生集要文章编卷二
   同邑后学施邦曜重编
   江右后学曾 樱参订
  重修文山祠记 戊寅
宋丞相文山文公之祠旧在庐陵之富田今螺川之
有祠实肇于我 孝皇之朝然亦因废为新多缺陋
而未称正德戊寅县令邵德容始恢其议于郡守伍
文定相与白诸巡抚巡按守巡诸司皆以是为风化
之所系也争措财鸠工图拓而新之协守令之力不
再踰月而工萃圯者完隘者辟遗者举巍然焕然不
卷五 第 1b 页
独庙貌之改观而吉之人士奔走瞻叹翕然益起其
忠孝之心则是举之有益于名教也诚大矣使来请
记呜呼公之忠天下之达忠也结椎异类犹知敬慕
而况其乡之人乎逆旅经行犹存尸祝而况其乡之
士乎凡有职守皆知尊尚而况其土之官乎然而乡
人之慕之也三有司之崇尚之也三公之没今且三
百年矣吉士之以气节行义后先炳耀谓非闻公之
风而兴不可也然忠义之降激而为气节气节之弊
流而为客气其上焉者无所为而为固公所谓成仁
取义者矣其次有所为矣然犹其气之近于正者也
卷五 第 2a 页
迨其弊也遂有凭其愤戾粗鄙之气以行其冒嫉褊
骜之私士流于矫拂民入于健讼人欲炽而天理灭
而犹自视以为气节若是者容有之乎则于公之道
非所谓操戈入室者欤吾欲备而论之以勖夫玆乡
之后进使之去其偏以归于全克其私以反于正不
愧于公而巳矣今巡抚暨诸有司之表励崇饰固将
以行其好德之心振扬风教诗所谓民之秉彝好是
懿德者也人亦孰无是心苟能充之公之忠义在我
矣而又何羡乎然而时之表励崇饰有好其实而崇
之者有慕其名而崇之者有假其迹而崇之者忠义
卷五 第 2b 页
有诸巳思以喻诸人因而表其祠宇树之风声是好
其实者也知其美而未能诚诸身姑以修其祠宇彰
其事迹是慕其名者也饰之祠宇而坏之于其身矫
之文具而败之于其行奸以掩其外而袭以阱其中
是假其迹者也若是者容有之乎则于公之道非所
谓毁瓦画墁者欤吾固备而论之以勖夫后之官玆
土者使无徒慕其名而务求其实毋徒修公之祠而
务修公之行不愧于公而巳矣某尝令玆邑睹公祠
之圯陋而未能恢既有愧于诸有司慨其风声气习
之或弊而未能讲去其偏复有愧于诸人士乐玆举
卷五 第 3a 页
之有成也推其愧心之言而为之记
 他人作此必重赞文山不知先生精忠大节巳昭
 然于宇宙极文人之铺张扬厉亦是赘词先生独
 从修祠者立论足以维世醒俗便成有关系文字
卷五 第 3b 页
卷五 第 3b 页
  从吾道人记 乙酉
海宁董萝石者年六十有八矣以能诗闻江湖间与
其乡之业诗者十数辈为诗社旦夕操𥿄吟呜相与
求句字之工至废寝食遗生业时俗共非笑之不顾
以为是天下之至乐矣嘉靖甲申春萝石来游会稽
闻阳明子方与其徒讲学山中以杖肩其瓢笠诗卷
来访入门长揖上坐阳明子异其气貌且年老矣礼
敬之又询知其为董萝石也与之语连日夜萝石辞
弥谦礼弥下不觉其席之弥侧也退谓阳明子之徒
何生秦曰吾见世之儒者支离琐屑修饰边幅为偶
卷五 第 4a 页
人之状其下者贪饕争夺于富贵利欲之场而尝不
屑其所为以为世岂真有所谓圣贤之学乎直假道
于是以求济其私耳故遂笃志于诗而放浪于山水
今吾闻夫子良知之说而忽若大寐之得醒然后知
吾向之所为日夜弊精劳力者其与世之营营利禄
之徒特清浊之分而其间不能以寸也幸哉吾非至
于夫子之门则几于虚此生矣吾将北面夫子而终
身焉得无既老而有所不可乎秦起拜贺曰先生之
年则老矣先生之志何壮哉入以请于阳明子阳明
子喟然叹曰有是哉吾未或见此翁也虽然齿长于
卷五 第 4b 页
我矣师友一也苟吾言之见信奚必北面而后为礼
乎萝石闻之曰夫子殆以予诚之未积欤辞归两月
弃其瓢笠持一缣而来谓秦曰此吾老妻之所织也
吾之诚积若玆缕矣夫子其许我乎秦入以请阳明
子曰有是哉吾未或见此翁也今之后生晚进苟知
执笔为文辞稍记习训诂则已侈然自大不复知有
从师学问之事见有或从师问学者则閧然共非笑
指斥若怪物翁以能诗训后进从之游者遍于江湖
盖居然先辈矣一旦闻予言而弃去其数十年之成
业如敝屣遂求北面而屈礼焉岂独今之时而未见
卷五 第 5a 页
若人将古之记传所载亦未多数也夫君子之学求
以变化其气质焉尔气质之难变者以客气之为患
而不能以屈下于人遂至自是自欺饰非长敖卒归
于凶顽鄙倍故凡世之为子而不能孝为弟而不能
敬为臣而不能忠者其始皆起于不能屈下而客气
之为患耳苟惟理是从而不难于屈下则客气消而
天理行非天下之大勇不足以与于此则如萝石固
吾之师也而吾岂足以师萝石乎萝石曰甚哉夫子
之拒我也吾不能以俟请矣入而强纳拜焉阳明子
固辞不获则许之以师友之间与之探禹穴登炉峰
卷五 第 5b 页
陟秦望寻兰亭之遗迹徜徉于云门若耶鉴湖剡曲
萝石日有所闻益充然有得欣然乐而忘归也其乡
党之子弟亲友与其平日之为社者或笑而非或为
诗而招之返且曰翁老矣何乃自苦若是耶萝石笑
曰吾方幸逃于苦海方知悯若之自苦也顾以吾为
苦邪吾方扬鬐于渤澥而振羽于云霄之上安能复
投网罟而入樊笼乎去矣吾将从吾之所好遂自号
曰从吾道人阳明子闻之叹曰卓哉萝石血气既衰
戒之在得矣孰能挺持奋发而复若少年英锐者之
为乎真可谓之能从吾所好矣世之人从其名之好
卷五 第 6a 页
也而竞以相高从其利之好也而贪以相取从其心
意耳目之好也而诈以相欺亦皆自以为从吾所好
矣而岂知吾之所谓真吾者乎夫吾之所谓真吾者
良知之谓也父而慈焉子而孝焉吾良知所好也不
慈不孝焉斯恶之矣言而忠信焉行而笃敬焉吾良
知之好也不忠信焉不笃敬焉斯恶之矣故夫名利
物欲之好私吾之好也天下之所恶也良知之好真
吾之好也天下之所同好也是故从私吾之好则天
下之人皆恶之矣将心劳日拙而忧苦终身是之谓
物之役从真吾之好则天下之人皆好之矣将家国
卷五 第 6b 页
天下无所处而不当富贵贫贱患难夷狄无入而不
自得斯之谓能从吾之所好也矣夫子尝曰吾十有
五而志于学是从吾之始也七十而从心所欲不踰
矩则从吾而化矣萝石踰耳顺而始知从吾之学毋
自以为既晚也充萝石之勇其进于化也何有哉呜
呼世之营营于物欲者闻萝石之风亦可以知所适
从也乎
 萝石信是异人弃其夙业而志于圣贤之道稍有
 芥蒂即不能先生以大勇许之也宜哉
卷五 第 7a 页
卷五 第 8a 页
  亲民堂记 乙酉
南子元善之治越也过阳明子而问政焉阳明子曰
政在亲民曰亲民何以乎曰在明明德曰明明德何
以乎曰在亲民曰明德亲民一乎曰一也明德者天
命之性灵昭不寐而万理之所从出也人之于其父
也而莫不知孝焉于其兄也而莫不知弟焉于凡事
物之感莫不有自然之明焉是其灵昭之在人心亘
万古而无不同无或昧者也是故谓之明德其或蔽
焉物欲也明之者去其物欲之蔽以全其本体之明
焉耳非能有以增益之也曰何以在亲民乎曰德不
卷五 第 8b 页
可以徒明也人之欲明其孝之德也则必亲于其父
而后孝之德明矣欲明其弟之德也则必亲于其兄
而后弟之德明矣君臣也夫妇也朋友也皆然也故
明明德必在于亲民而亲民乃所以明其明德也故
曰一也曰亲民以明其明德修身焉可矣而何家国
天下之有乎曰人者天地之心也民者对巳之称也
曰民焉则三才之道举矣是故亲吾之父以及人之
父而天下之父子莫不亲矣亲吾之兄以及人之兄
而天下之兄弟莫不亲矣君臣也夫妇也朋友也推
而至于鸟兽草木也而皆有以亲之无非求尽吾心
卷五 第 9a 页
焉以自明其明德也是之谓明明德于天下是之谓
家齐国治而天下平曰然则乌在其为止至善者乎
昔之人固有欲明其明德矣然或失之虚罔空寂而
无有乎家国天下之施者是不知明明德之在于亲
民而二氏之流是矣固有欲亲其民者矣然或失之
知谋权术而无有乎仁爱恻怛之诚者是不知亲民
之所以明其明德而五伯功利之徒是矣是皆不知
止于至善之过也是故至善也者明德亲民之极则
也天命之性粹然至善其灵昭不昧者皆其至善之
发见是乃明德之本体而所谓良知者也至善之发
卷五 第 9b 页
见是而是焉非而非焉固吾心天然自有之则而不
容有所拟议加损于其间也有所拟议加损于其间
则是私意小智而非至善之谓矣人惟不知至善之
在吾心而用其私智以求之于外是以昧其是非之
则至于横骛决裂人欲肆而天理亡明德亲民之学
大乱于天下故止至善之于明德亲民也犹之规矩
之于方圆也尺度之于长短也权衡之于轻重也方
圆而不止于规矩爽其度矣长短而不止于尺度乖
其制矣轻重而不止于权衡失其准矣明德亲民而
不止于至善亡其则矣夫是之谓大人之学大人者
卷五 第 10a 页
以天地万物为一体也夫然后能以天地万物为一
体元善喟然而叹曰甚哉大人之学若是其易简也
吾乃今知天地万物之一体矣吾乃今知天下之为
一家中国之为一人矣一夫不被其泽若巳推而内
诸沟中伊尹其先得我心之同然乎于是名其莅政
之堂曰亲民而曰吾以亲民为职者也吾务亲吾之
民以求明吾之明德也夫爰书其言于壁而为之记
 先生大学古本之从其大意巳具此篇中矣
卷五 第 10b 页
卷五 第 10b 页
  稽山书院尊经阁记 乙酉
经常道也其在于天谓之命其赋于人谓之性其主
于身谓之心心也性也命也一也通人物达四海塞
天地亘古今无有乎弗具无有乎弗同无有乎或变
者也是常道也其应乎感也则为恻隐为羞恶为辞
让为是非其见于事也则为父子之亲为君臣之义
为夫妇之别为长幼之序为朋友之信是恻隐也羞
恶也辞让也是非也是亲也义也序也别也信也一
也皆所谓心也性也命也通人物达四海塞天地亘
古今无有乎弗具无有乎弗同无有乎或变者也是
卷五 第 11a 页
常道也是常道也以言其阴阳消息之行焉则谓之
易以言其纪纲政事之施焉则谓之书以言其歌咏
性情之发焉则谓之诗以言其条理节文之著焉则
谓之礼以言其欣喜和平之生焉则谓之乐以言其
诚伪邪正之辩焉则谓之春秋是阴阳消息之行也
以至于诚伪邪正之辩也一也皆所谓心也性也命
也通人物达四海塞天地亘古今无有乎弗具无有
乎弗同无有乎或变者也夫是之谓六经六经者非
他吾心之常道也故易也者志吾心之阴阳消息者
也书也者志吾心之纪纲政事者也诗也者志吾心
卷五 第 11b 页
之歌咏性情者也礼也者志吾心之条理节文者也
乐也者志吾心之欣喜和平者也春秋也者志吾心
之诚伪邪正者也君子之于六经也求之吾心之阴
阳消息而时行焉所以尊易也求之吾心之纪纲政
事而时施焉所以尊书也求之吾心之歌咏性情而
时发焉所以尊诗也求之吾心之条理节文而时著
焉所以尊礼也求之吾心之欣喜和平而时生焉所
以尊乐也求之吾心之诚伪邪正而时辩焉所以尊
春秋也盖昔者圣人之扶人极忧后世而述六经也
犹之富家者之父祖虑其产业库藏之积其子孙者
卷五 第 12a 页
或至于遗忘散失卒困穷而无以自全也而记籍其
家之所有以贻之使之世守其产业库藏之积而享
用焉以免于困穷之患故六经者吾心之记籍也而
六经之实则具于吾心犹之产业库藏之实积种种
色色具存于其家其记籍者特名状数目而巳而世
之学者不知求六经之实于吾心而徒考索于影响
之间牵制于文义之末硁硁然以为是六经矣是犹
富家之子孙不务守视享用其产业库藏之实积日
遗亡散失至为窭人丏夫而犹嚣嚣然指其记籍曰
斯吾产业库藏之积也何以异于是呜呼六经之学
卷五 第 12b 页
其不明于世非一朝一夕之故矣尚功利崇邪说是
谓乱经习训诂传记诵没溺于浅闻小见以涂天下
之耳目是谓侮经侈淫辞竞诡辩饰奸心盗行逐世
垄断而犹自以为通经是谓贼经若是者是并其所
谓记籍者而割裂弃毁之矣宁复知所以为尊经也
乎越城旧有稽山书院在卧龙西冈荒废久矣郡守
渭南南君大吉既敷政于民则慨然悼末学之支离
将进之以圣贤之道于是使山阴令吴君瀛拓书院
而一新之又为尊经之阁于其后曰经正则庶民兴
庶民兴斯无邪慝矣阁成请子一言以谂多士予既
卷五 第 13a 页
不获辞则为记之若是呜呼世之学者得吾说而求
诸其心焉其亦庶乎知所以为尊经也矣
 六经之道本于一心阐发玲珑透彻足以振聋起
 瞆
 六经为人心之常道为尊经者指引宝藏也然尊
 之道舍不得学问思辨笃行若只闭目冥心曰吾
 以尊经也将并记籍库藏俱失之矣故舍学问不
 得言尊德性
卷五 第 13b 页
  重修山阴县学记 乙酉
山阴之学岁久弥敝教谕汪君瀚辈以谋于县尹顾
君铎而一新之请所以诏士之言于予时予方在疚
辞未有以告也巳而顾君入为秋官郎洛阳吴君瀛
来代复增其所未备而申前之请昔予官留都因京
兆之请记其学而尝有说矣其大意以为 朝廷之
所以养士者不专于举业而实望之以圣贤之学今
殿庑堂舍拓而辑之饩廪条教具而察之者是有司
之修学也求天下之广居安宅者而修诸其身焉此
为师为弟子者之修学也其时闻者皆惕然有省然
卷五 第 14a 页
于凡所以为学之说则犹未之及详今请为吾越之
士一言之夫圣人之学心学也学以求尽其心而巳
尧舜禹之相授受曰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
允执厥中道心者率性之谓而未杂于人无声无臭
至微而显诚之源也人心则杂于人而危矣伪之端
矣见孺子之入井而恻隐率性之道也从而内交于
其父母焉要誉于乡党焉则人心矣饥而食渴而饮
率性之道也从而极滋味之美焉恣口腹之饕焉则
人心矣惟一者一于道心也惟精者虑道心之不一
而或二之以人心也道无不中一于道心而不息是
卷五 第 14b 页
谓允执厥中矣一于道心则存之无不中而发之无
不和是故率是道心而发之于父子也无不亲发之
于君臣也无不义发之于夫妇长幼朋友也无不别
无不序无不信是谓中节之和天下之达道也放四
海而皆准亘古今而不穷天下之人同此心同此性
同此达道也舜使契为司徒而教以人伦教之以此
达道也当是之时人皆君子而比屋可封盖教者惟
以是为教而学者惟以是为学也圣人既没心学晦
而人伪行功利训诂记诵辞章之徒纷沓而起支离
决裂岁盛月新相沿相袭各是其非人心日炽而不
卷五 第 15a 页
复知有道心之微间有觉其纰缪而略知反本求源
者则又閧然指为禅学而群訾之呜呼心学何繇而
复明乎夫禅之学与圣人之学皆求尽其心也亦相
去毫釐耳圣人之求尽其心也以天地万物为一体
也吾之父子亲矣而天下有未亲者焉吾心未尽也
吾之君臣义矣而天下有未义者焉吾心未尽也吾
之夫妇别矣长幼序矣朋友信矣而天下有未别未
序未信者焉吾心未尽也吾之一家饱暖逸乐矣而
天下有未饱暖逸乐者焉其能以亲乎义乎别序信
乎吾心未尽也故于是有纪纲政事之设焉有礼乐
卷五 第 15b 页
教化之施焉凡以裁成辅相成巳成物而求尽吾心
焉耳心尽而家以齐国以治天下以平故圣人之学
不出乎尽心禅之学非不以心为说然其意以为是
达道也者固吾之心也吾惟不昧吾心于其中则亦
巳矣而亦岂必屑屑于其外其外有未当也则亦岂
必屑屑于其中斯亦其所谓尽心者矣而不知巳陷
于自私自利之偏是以外人伦遗事物以之独善或
能之而要之不可以治家国天下盖圣人之学无人
巳无内外一天地万物以为心而禅之学起于自私
自利而未免于内外之分斯其以为异也今之为心
卷五 第 16a 页
性之学者而果外人伦遗事物则诚所谓禅矣使其
未尝外人伦遗事物而专以存心养性为事则固圣
门精一之学也而可谓之禅乎哉世之学者承沿其
举业词章之习以荒秽戕伐其心既与圣人尽心之
学相背而驰日骛日远莫知其所抵极矣有以心性
之说而招之来归者则顾骇以为禅而反仇雠视之
不亦大可哀乎夫不自知其为非而以非人者是旧
习之为蔽而未可遽以为罪也有知其非者矣藐然
视人之非而不以告人者自私者也既告之矣既知
之矣而犹冥然不以自反者自弃者也吾越多豪杰
卷五 第 16b 页
之士其特然无所待而兴者为不少矣而亦容有蔽
于旧习者乎故吾因诸君之请而特为一言之呜呼
吾岂特为吾越之士一言之而巳乎
 先生此记谆谆于圣禅之异盖当时有以是诋先
 生之学者故极力剖明亦孟氏好辩之意也
卷五 第 17a 页
卷五 第 18a 页
  平山书院 癸亥
平山在酆陵之孔三里今杭郡守杨君温甫蚤岁尝
读书其下酆人之举进士者自温甫之父佥宪公始
而温甫承之温甫既贵建以为书院曰使吾乡之秀
与吾杨氏之子弟诵读其间翘翘焉相继而兴以无
亡吾先君之泽于是其乡多文士而温甫之子晋复
学成有器识将绍温甫而起盖书院为有力焉温甫
始为秋官郎予时实为僚佐相怀甚得也温甫时时
为予言平山之胜耸秀奇特比于峨嵋望之岩厉壁
削若无所容而其上乃宽衍平博有老氏宫焉殿阁
卷五 第 18b 页
魁杰伟丽闻于天下俯览大江烟云杳霭暇辄从朋
侪往游其间鸣湍绝壑拂云千仞之木阴翳亏蔽书
院当其麓其高可以眺其邃可以隐其芳可以采其
清可以濯其幽可以栖吾因而望之以含远之楼蛰
之以寒香之坞揭之以秋芳之亭澄之以洗月之池
息之以栖云之窝四时交变风雪晦暝之朝花月澄
芬之夕光景超忽千态万状而吾诵读于其间盖冥
然与世相忘若将终身焉而不知其他也今吾汩没
于簿书案牍思平山之胜而庶几梦寐焉何可得耶
既而某以病告归阳明温甫寻亦出守杭郡钱塘波
卷五 第 19a 页
涛之汹怪西湖山水之秀丽天下之言名胜者无过
焉噫温甫之居是地当无憾于平山耳矣今年与温
甫相见于杭而舋亹于平山者犹昔也噫亦异矣岂
其沉溺于玆山果有不能忘情也哉温甫好学不倦
其为文章追古人而并之方其读书于平山也优悠
自得固将发为事业以显于世及其施诸政事沛然
有馀矣则又益思致力于问学而其间又自有不暇
者则其眷恋于玆山也有以哉温甫既巳成巳则不
能忘于成物而建为书院以倡其乡人处行义之时
则不能忘其隐居之地而拳拳于求其志者无穷巳
卷五 第 19b 页
也古人有言成巳仁也成物知也温甫其仁且知者
欤又曰隐居以求其志行义以达其道吾闻其语矣
未见其人也温甫殆其人也非欤温甫属予记予未
尝一至平山而平山岩岩之气象斩然壁立而不可
犯者固可想而知其不异于温甫之为人也以温甫
之语予者记之
 先生随人之所志而即勉之为学将游览登眺无
 非学问之地
卷五 第 20a 页
  何陋轩记 戊辰
昔孔子欲居九夷人以为陋孔子曰君子居之何陋
之有守仁以罪谪龙场龙场古夷蔡之外于今为要
绥而习类尚因其故人皆以予自上国往将陋其地
弗能居也而予处之旬月安而乐之求其所谓甚陋
者而莫得独其结题鸟言山栖羝服无轩裳宫室之
观文仪揖让之缛然此犹淳庞质素之遗焉盖古之
时法制未备则有然矣不得以为陋也夫爱憎面背
乱白黝浚奸穷黠外良而中螫诸夏盖不免焉若是
而彬郁其容宋甫鲁掖折旋矩矱将无为陋乎夷之
卷五 第 20b 页
人乃不能此其好言恶詈直情率遂则有矣世徒以
其言辞物采之眇而陋之吾不谓然也始予至无室
以止居于丛棘之间则郁也迁于东峰就石穴而居
之又阴以湿龙场之民老稚日来视予喜不予陋益
予比予尝圃于丛棘之右民谓予之乐之也相与伐
木阁之材就其地为轩以居予予因而翳之以桧竹
莳之以卉药列堂阶辩室奥琴编图史讲诵游适之
道略具学士之来游者亦稍稍而集于是人之及吾
轩者若观于通都焉而予亦忘予之居夷也因名之
曰何陋以信孔子之言嗟夫诸夏之盛其典章礼乐
卷五 第 21a 页
历圣修而传之夷不能有也则谓之陋固宜于后蔑
道德而专法令搜抉钩絷之术穷而狡匿谲诈无所
不至浑朴尽矣夷之民方若未琢之璞未绳之木虽
粗砺顽梗而椎斧尚有施也安可以陋之斯孔子所
为欲居也欤虽然典章文物则亦胡可以无讲今夷
之俗崇巫而事鬼渎礼而任情不中不节卒未免于
陋之名则亦不讲于是耳然此无损于其质也诚有
君子而居焉其化之也盖易而予非其人也记之以
俟来者
 至今日而夷亦诈矣无典章文物之观有猜携淩
卷五 第 21b 页
 迫之暴倘亦先生所称化之者无其人乎不能不
 归咎夫居夷者
卷五 第 22a 页
  君子亭记 戊辰
阳明子既为何陋轩复因轩之前荣架楹为亭环植
以竹而名之曰君子曰竹有君子之道四焉中虚而
静通而有间有君子之德外节而直贯四时而柯叶
无所改有君子之操应蛰而出遇伏而隐雨雪晦明
无所不宜有君子之时清风时至玉声珊然中采齐
而协肆夏揖逊俯仰若洙泗群贤之交集风止籁静
挺然特立不挠不屈若虞廷群后端冕正笏而列于
堂陛之侧有君子之容竹有是四者而以君子名不
愧于其名吾亭有竹焉而因以竹名名不愧于吾亭
卷五 第 22b 页
门人曰夫子盖自道也吾见夫子之居是亭也持敬
以直内静虚而若愚非君子之德乎遇屯而不慑处
困而能亨非君子之操乎昔也行于朝今也行于夷
顺应物而能当虽守方而弗拘非君子之时乎其交
翼翼其处雍雍意适而匪懈气和而能恭非君子之
容乎夫子盖嫌于自名也而假之竹虽然亦有所不
容隐也夫子之名其轩曰何陋则固以自居矣阳明
子曰嘻小子之言过矣而又弗及夫是四者何有于
我哉抑学而未能则可云尔耳昔者夫子不云(十汝/为君)
(子儒无为小人儒吾之名亭也则以竹也人而嫌以/君子自名也将为小人之归矣而可乎小子识之)
卷五 第 23a 页
  远俗亭记 戊辰
宪副毛公应奎名其退食之所日远俗阳明子为之
记曰俗习与古道为消长尘嚣溷浊之既远则必高
明清旷之是宅矣此远俗之所繇名也然公以提学
为职又兼理夫狱讼军赋则彼举业辞章俗儒之学
也簿书期会俗吏之务也二者公皆不免焉舍所事
而曰吾以远俗俗未远而旷官之责近矣君子之行
也不远于微近纤曲而盛德存焉广业著焉是故诵
其诗读其书求古圣贤之心以蓄其德而达诸用则
不远于举业词章而可以得古人之学是远俗也巳
卷五 第 23b 页
公以处之明以决之宽以居之恕以行之则不远于
簿书期会而可以得古人之政是远俗也巳苟其心
之凡鄙猥琐而徒閒散疏放之是托以为远俗其如
远俗何哉昔人有言事之无害于义者从俗可也君
子岂轻于绝俗哉然必曰无害于义则其从之也为
不苟矣是故苟同于俗以为通者固非君子之行必
远于俗以求异者尤非君子之心
 圣贤无离世绝群之事而世卒不可及是之谓远
 俗否则非逃虚则僻傲耳
卷五 第 24a 页
  象祠记 戊辰
灵博之山有象祠焉其下诸苗夷之居者咸神而事
之宣慰安君因诸苗夷之请新其祠屋而请记于予
予曰毁之乎其新之也曰新之新之也何居乎曰斯
祠之肇也盖莫知其原然吾诸蛮夷之居是者自吾
父吾祖溯曾高而上皆尊奉而禋祀焉举之而不敢
废也予曰胡然乎有鼻之祠唐之人盖尝毁之象之
道以为子则不孝以为弟则傲斥于唐而犹存于今
毁于有鼻而犹盛于玆土也胡然乎我知之矣君子
之爱若人也推及于其屋之乌而况于圣人之弟乎
卷五 第 24b 页
哉然则祀者为舜非为象也意象之死其在干羽既
格之后乎不然古之骜桀者岂少哉而象之祠独延
于世吾于是益有以见舜德之至入人之深而流泽
之远且久也象之不仁盖其始焉尔又乌知其终之
不见化于舜也书不云乎克谐以孝烝烝乂不格奸
瞽瞍亦允若则巳化而为慈父象犹不弟不可以为
谐进治于善则不至于恶不抵于奸则必入于善信
乎象盖巳化于舜矣孟子曰天子使吏治其国象不
得以有为也斯盖舜爱象之深而虑之详所以扶持
辅导之者之周也不然周公之圣而管蔡不免焉斯
卷五 第 25a 页
可以见象之既化于舜故能任贤使能而安于其位
泽加于其民既死而人怀之也诸侯之卿命于天子
盖周官之制其殆仿于舜之封象欤吾于是益有以
信人性之善天下无不可化之人也然则唐人之毁
之也据象之始也今之诸夷之奉之也承象之终也
斯义也吾将以表于世使知人之不善虽若象焉犹
可以改而君子之修德及其至也虽若象之不仁而
犹可以化之也
 此篇凡论舜象处皆古今未发之议而一篇立意
 之高意在恶人亦可化而善善人又要做到能化
卷五 第 25b 页
 恶人地位才是驻处是关系世教文字
卷五 第 26a 页
  卧马塳记 戊辰
卧马塳在宣府城西北十馀里有山隆然来自沧茫
若涌若滀若奔若伏布为层裀拥为覆釜漫衍陂迤
环抱涵迥中凝外完内缺门若合流泓洄高岸屏塞
限以重河敷为广野桑乾燕尾远泛近挹今都宪怀
来王公实葬厥考大卿于是方公之卜兆也祷于大
卿然后出从事屡如未迪末乃来玆顾瞻猅𤞑心契
神得将归而加诸卜爰视公马眷然跽卧嚏嗅盘旋
缱绻嘶秣若故以启公之意者公曰呜呼其弗归卜
先公则既命于此矣就其地窆焉厥土五色厥石四
卷五 第 26b 页
周融润喣淑面势还拱既葬弗震弗崩安靖妥谧植
树蓊蔚庶草芬茂禽鸟哺集风气凝毓产祥萃休祉
福骈降乡人谓公孝感所致相与名其封曰卧马以
志厥祥从而歌之士大夫之闻者又从而和之正德
戊辰守仁谪贵阳见公于巡抚台下出闻是于公之
乡人客有在坐者曰公其休服于无疆哉昔在士行
牛眠协兆峻陟三公公玆实类于是守仁曰此非公
意也公其慎厥终惟安亲是图以庶几无憾焉耳巳
岂以徼福于躬利其嗣人也哉虽然仁人孝子则天
无弗比无弗佑匪自外得也亲安而诚信竭心斯安
卷五 第 27a 页
矣心安则气和和气致祥其多受祉福以流衍于无
尽固理也哉他日见于公以乡人之言问焉公曰信
以守仁之言正焉公曰呜呼是吾之心也子知之其
遂志之以训于我子孙毋替我先公之德
卷五 第 27b 页
卷五 第 27b 页
  宾阳堂记 戊辰
传之堂东向曰宾阳取尧典寅宾出日之义志向也
宾日羲之职而传冒焉传职宾宾羲以宾宾之寅而
宾日传以宾日之寅而宾宾也不曰日乃阳之属为
日为元为善为吉为亨治其于人也为君子其义广
矣备矣内君子而外小人为泰曰宾自外而内之传
将以宾君子而内之也传以宾曰宾君子而容有小
人焉则如之何曰吾知以君子而宾之耳吾以君子
而宾之也宾其甘为小人乎哉为宾日之歌日出而
歌之宾至而歌之歌曰日出东方再拜稽首人曰予
卷五 第 28a 页
狂匪日之寅吾其怠荒东方日出稽首再拜人曰予
惫匪日之爱吾其荒怠其翳其暳其日惟霁其煦其
雾其日惟雨勿忭其煦倏焉以雾勿谓终翳或时其
暳暳其光矣其光熙熙与你偕作与你偕宜倏其雾
矣或时以熙或时以熙孰知我悲
卷五 第 28b 页
  重修月潭寺建公馆记 戊辰
隆兴之南有岩曰月潭壁立千仞檐垂数百尺其上
澒洞玲珑浮者若云霞亘者若虹霓豁若楼殿门阙
悬若鼓钟编磬幨幢缨络若抟风之鹏翻隼翔鹄螭
虺之紏蟠猱猊之骇攫谲奇变幻不可具状而其下
澄潭邃谷不测之洞环秘回伏乔林秀木垂荫蔽亏
鸣瀑清溪停洄引映天下之山萃于云贵连亘万里
际天无极行旅之往来日攀缘下上于穷崖绝壑之
间虽雅有泉石之癖者一入云贵之途莫不困踣烦
厌非复夙好而惟至于玆岩之下则又皆洒然开豁
卷五 第 29a 页
心洗目醒虽庸俦俗侣素不知有山水之游者亦皆
徘徊顾盻相与延恋而不忍去则兹岩之胜盖不言
可知矣岩界兴隆偏桥之间各数十里行者至是皆
惫顿饥悴宜有休息之所而岩麓故有寺附岩之戌
卒官吏与凡苗夷犵狇之种连属而居者岁时令节
皆于是焉釐祝寺渐芜废行礼无所宪副滇南朱君
文瑞按部至是乐玆岩之胜悯行旅之艰而从士民
之请也乃捐资化材新其寺于岩之右以为釐祝之
所曰吾闻为民者顺其心而趋之善今苗夷之人知
有尊君亲上之礼而憾于弗伸也吾从而利道之不
卷五 第 29b 页
亦可乎则又因寺之故材与址架楼三楹以为部使
者休食之馆曰吾闻为政者因势之所便而成之故
事适而民逸今旅无所舍而使者之出师行百里饥
不得食劳不得息吾图其可久而两利之不亦可乎
使游僧正观任其劳指挥狄远度其工千户某某相
其役远近之施舍勤助者欣然而集不两月而工告
毕自是饥者有所炊劳者有所休游观者有所舍釐
祝者有所赡依以为竭虔效诚之地而玆岩之奇若
增而益胜也正观将记其事于石适予过而请焉予
惟君子之政不必专于法要在宜于人君子之教不
卷五 第 30a 页
必泥于古要在入于善是举也盖得之矣况当法网
严密之时众方喘息忧危动虞牵触而乃能从容于
山水泉石之好行其心之所不愧者而无求免于俗
焉斯其非见外之轻而中有定者能若是乎是诚不
可以不志也矣寺始于戍卒周斋公成于游僧德彬
增治于指挥刘瑄常智李胜及其属王威韩俭之徒
至是凡三缉而公馆之建则自今日始
卷五 第 30b 页
  玩易窝记 戊辰
阳明子之居夷也穴山麓之窝而读易其间始其未
得也仰而思焉俯而疑焉函六合入无微茫乎其无
所指孑乎其若株其或得之也沛兮其若决瞭兮其
若彻菹淤出焉精华入焉若有相者而莫知其所以
然其得而玩之也优然其休焉充然其喜焉油然其
春生焉精粗一外内翕视险若夷而不知其夷之为
阨也于是阳明子抚几而叹曰嗟乎此古之君子所
以甘囚奴忘拘幽而不知其老之将至也夫吾知所
以终吾身矣名其窝曰玩易而为之说曰夫易三才
卷五 第 31a 页
之道备焉古之君子居则观其象而玩其辞动则观
其变而玩其占观象玩辞三才之体立矣观变玩占
三才之用行矣体立故存而神用行故动而化神故
知周万物而无方化故范围天地而无迹无方则象
辞基焉无迹则变占生焉是故君子洗心而退藏于
密斋戒以神明其德也盖昔者夫子尝韦编三绝焉
呜呼假我数十年以学易其亦可以无大过已夫
卷五 第 31b 页
  东林书院记 癸酉
东林书院者宋龟山杨先生讲学之所也龟山没其
地化为僧区而其学亦遂沦入于佛老训诂词章者
且四百年成化间今少司徒泉斋邵先生始以举于
复聚徒讲诵于其间先生既仕而址复荒属于邑之
华氏华氏先生之门人也以先生之故仍让其地为
书院以昭先生之迹而复龟山之旧先生巳纪其废
兴则以记属之某当是时辽阳高君文豸方来令玆
邑闻其事谓表明贤人君子之迹以风励士习此吾
有司之责而顾以勤诸生则何事爰毕其所未备而
卷五 第 32a 页
亦遣人来请呜呼物之废兴亦决有成数矣而亦存
乎其人夫龟山没使有若先生者相继讲明其间龟
山之学邑之人将必有传岂遂沦入于老佛词章而
莫之知求当时从龟山游不无人矣使有如华氏者
相继修葺之纵其学未即明其间必有因迹以求道
者则亦何至沦没废置之久又使其时有司有若高
君者以风励士习为巳任书院将无因而圯又何至
化为浮屠之居而荡为草莽之野是三者皆宜书之
以训后若夫龟山之学得之程氏以上接孔孟下启
罗李晦庵其统绪相承继无可疑而世犹议其晚流
卷五 第 32b 页
于佛此其趋向毫釐之不容于无辩先生必尝讲之
精矣先生乐易谦虚德器瑢然不见其喜怒人之悦
而从之若百谷之趋大川论者以为有龟山之风非
有得于其学宜勿能之然而世之宗先生者或以其
文翰之工或以其学术之邃或以其政事之良先生
之心其殆未以是足也从先生游者其以予言而求
先生之心以先生之心而求龟山之学庶乎书院之
复不为虚矣书院在锡百渎之上东望梅村二十里
而遥周太伯之所从逃也方华氏之让地为院乡之
人与其同门之士争相趋事若耻于后太伯之遗风
卷五 第 33a 页
尚有存焉特世无若先生者以倡之耳是亦不可以
无书
 东林遂为今日祸府而天下书院皆分受其殃可
 以慨世
卷五 第 33b 页
  浚河记 乙酉
越人以舟楫为与马滨河而[门@里]者皆巨室也日规月
筑水道淤溢蓄泄既亡旱涝频仍商旅日争于途至
有斗而死者矣南子乃决沮障复旧防去豪商之壅
削势家之侵失利之徒胥怨交谤从而谣之曰南守
瞿瞿实破我庐瞿瞿南守使我奔走人曰吾守其厉
民欤何其谤者之多也阳明子曰迟之吾未闻以佚
道使民而或有怨之者也既而舟楫通利行旅欢呼
络绎是秋大旱江河龟坼越之人收穫输载如常明
年大水民居免于垫溺远近称忭又从而歌之曰相
卷五 第 34a 页
彼舟人矣昔揭以曳矣今歌以楫矣旱之熇也微南
侯兮吾其燋矣霪其弥月矣微南侯兮吾其鱼鳖矣
我输我穫矣我游我息矣长渠之活矣维南侯之流
泽矣人曰信哉阳明子之言未闻以佚道使民而或
有怨之者也纪其事于石以诏来者
 今吾越俗习于奢人习于伪旱潦相仍有措火卧
 薪之忧矣任劳任谤不能无望于今日之守土者
卷五 第 34b 页
 说
  白说字贞夫说 乙亥
白生说常太保康敏公之孙都宪敬斋公之长子也
敬斋宾予而冠之阼既醮而请曰是儿也尝辱子之
门又辱临其冠敢请字而教诸曰字而教诸说也吾
何以字而教诸吾闻之天下之道说而巳天下之说
贞而巳乾道变化于穆流行无非说也天何心焉坤
德阖辟顺成化生无非说也坤何心焉仁理恻怛感
应和平无非说也人亦何心焉故说也者贞也贞也
者理也全乎理而无所容其心焉之谓贞本于心而
卷五 第 35a 页
无所拂于理焉之谓说故天得贞而说道以亨地得
贞而说道以成人得贞而说道以生贞乎贞乎三极
之体是谓无已说乎说乎三极之用是谓无动无动
故顺而化无巳故诚而神诚神刚之极也顺化柔之
则也故曰刚中而柔外说以利贞是以顺乎天而应
乎人说之时义大矣哉非天下之至贞其孰能与于
斯乎请字说曰贞夫敬斋曰广矣子之言固非吾儿
所及也请问其次曰道一而已孰精粗焉而以次为
君子之德不出乎性情而其至塞乎天地故说也者
情也贞也者性也说以正情之性也贞以说性之命
卷五 第 35b 页
也性情之谓和性命之谓中致其性情之德而三极
之道备矣而又何二乎吾姑语其略而详可推也本
其事而功可施也目而色也耳而声也口而味也四
肢而安逸也说也有贞焉君子不敢以或过也贞而
巳矣仁而父子也义而君臣也礼而夫妇也信而朋
友也说也有贞焉君子不敢以不致也贞而巳矣故
贞者说之干也说者贞之枝也故贞以养心则心说
贞以齐家则家说贞以治国平天下则国天下说说
必贞未有贞而不说者也贞必说未有说而不贞者
也说而不贞小人之道君子不谓之说也不伪则欲
卷五 第 36a 页
不佞则邪奚其贞也哉夫夫君子之称也贞君子之
道也字说曰贞夫勉以君子而巳矣敬斋起拜曰子
以君子之道训吾儿敢不拜嘉顾谓说曰再拜稽首
书诸绅以蚤夜祗承夫子之命
 天下之动贞夫一此大易之训也知贞之说则知
 三才之道矣
卷五 第 36b 页
  梁仲用默斋说 辛未
仲用识高而气豪既举进士锐然有志天下之务一
旦责其志曰于呼予乃太早乌有巳之弗治而能治
人者于是专心为巳之学深思其气质之偏而病其
言之多也以默名庵过予而请其方予亦天下之多
言人也岂足以知默之道然予尝自验之气浮则多
言志轻则多言气浮者耀于外志轻者放其中予请
诵古之训而仲用自取之夫默有四伪疑而不知问
蔽而不知辩冥然以自罔谓之默之愚以不言餂人
者谓之默之狡虑人之觇其长短也掩覆以为默谓
卷五 第 37a 页
之默之诬深为之情厚为之猊渊毒阱狠自托于默
以售其奸者谓之默之贼夫是之谓四伪又有八诚
焉孔子曰君子耻其言而过其行古者言之不出耻
躬之不逮也故诚知耻而后知默又曰君子欲讷于
言而敏于行夫诚敏于行而后欲默矣仁者其言也
讱非以为默而默存焉又曰默而识之是故必有所
识也终日不违如愚者也默而成之是故必有所成
也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者也故善默者莫如颜子
闇然而日章默之积也不言而信而默之道成矣天
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而默之道至矣非圣人
卷五 第 37b 页
其孰能与于此哉夫是之谓八诚仲用盍亦知所以
自取之
 读此而后知默之不易反身求诚之功其容巳哉
卷五 第 38a 页
卷五 第 39a 页
  约斋说 甲戌
滁阳刘生韶既学于阳明子乃自悔其平日所尝致
力者泛滥而无功琐杂而不得其要也思得夫简易
可久之道而固守之乃以约斋自号求所以为约之
说于予予曰子欲其约乃所以为烦也其惟循理乎
理一而已人欲则有万其殊是故一则约万则烦矣
虽然理亦万殊也何以求其一乎理虽万殊而皆具
于吾心心固一也吾惟求诸吾心而已求诸心而皆
出乎天理之公焉斯其行之简易所以为约也己彼
其胶于人欲之私则利害相攻毁誉相制得失相形
卷五 第 39b 页
荣辱相缠是非相倾顾瞻牵滞纷纭舛戾吾见其烦
且难也然而世之知约者鲜矣孟子曰学问之道无
他求其放心而巳其知所以为约之道欤吾子勉之
吾言则亦以烦
 约不对博看对欲看发千古未发之旨
卷五 第 40a 页
  见斋说 乙亥
辰阳刘观时学于潘子既有见矣复学于阳明子尝
自言曰吾名观时观必有所见而吾犹懵懵无睹也
扁其居曰见斋以自励问于阳明子曰道有可见乎
曰有有而未尝有也曰然则无可见乎曰无无而未
尝无也曰然则何以为见乎曰见而未尝见也观时
曰弟子之惑滋甚矣夫子则明言之以教我乎阳明
子曰道不可言也强为之言而益晦道无可见也妄
为之见而益远夫有而未尝有是真有也无而未尝
无是真无也见而未尝见是真见也子未观于天乎
卷五 第 40b 页
谓天为无可见则苍苍耳昭昭耳日月之代明四时
之错行未尝无也谓天为可见则即之而无所指之
而无定执之而无得未尝有也夫天道也道天也风
可捉也影可拾也道可见也曰然则吾终无所见乎
古之人则亦终无所见乎曰神无方而道无体仁者
见之谓之仁知者见之谓之知是有方体者也见之
而未尽者也颜子则如有所立卓尔夫谓之如则非
有也谓之有则非无也是故虽欲从之末由也已故
夫颜氏之子为庶几也文王望道而未之见斯真见
也巳曰然则吾何所用心乎曰沦于无者无所用其
卷五 第 41a 页
心者也荡而无归滞于有者用其心于无用者也劳
而无功夫有无之间见与不见之妙非可以言求也
而子顾切切焉吾又从而强言其不可见是以瞽导
瞽也夫言饮者不可以为醉见食者不可以为饱子
求其醉饱则盍饮食之子求其见也其惟人之所不
见乎夫亦戒慎乎其所不睹也巳斯真睹也巳斯求
见之道也巳
 说不见处去求见是即本体即工夫真圣贤大学
 问
卷五 第 41b 页
卷五 第 41b 页
  矫亭说 乙亥
君子之行顺乎理而巳无所事乎矫然有气质之偏
焉偏于柔者矫之以刚然或失则傲偏于慈者矫之
以毅然或失则刻偏于奢者矫之以俭然或失则陋
凡矫而无节则过过则复为偏故君子之论学也不
曰矫而曰克克以胜其私私胜而理复无过不及矣
矫犹未免于意必也意必亦私也故克巳则矫不必
言矫者未必能尽于克巳之道也虽然矫而当其可
亦克己之道矣行其克巳之实而矫以名焉何伤乎
古之君子也其取名也廉后之君子实未至而名先
卷五 第 42a 页
之故不曰克而曰矫亦矫世之意也方君时举以矫
名亭请予为之说
卷五 第 42b 页
  修道说 戊寅
率性之谓道诚者也修道之谓教诚之者也故曰自
诚明谓之性自明诚谓之教中庸为诚之者而作修
道之事也道也者性也不可湏臾离也而过焉不及
焉离也是故君子有修道之功戒慎乎其所不睹恐
惧乎其所不闻微之显诚之不可掩也修道之功若
是其无间诚之也夫然后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
发而皆中节谓之和道修而性复矣致中和则大本
立而达道行知天地之化育矣非至诚尽性其孰能
与于此哉是修道之极功也而世之言修道者离矣
卷五 第 43a 页
故特著其说
 中庸首章得先生此说是为下笔开生面矣
卷五 第 43b 页
  博约说 乙酉
南元真之学于阳明子也闻致知之说而恍若有见
矣既而疑于博约先后之训复来请曰致良知以格
物格物以致其良知也则既闻教矣敢问先博我以
文而后约我以礼也则先儒之说得无亦有所不同
欤阳明子曰理一而巳矣心一而已矣故圣人无二
教而学者无二学博文以约礼格物以致其良知一
也故先后之说后儒支缪之见也夫礼也者天理也
天命之性具于吾心其浑然全体之中而条理节目
森然毕具是故谓之天理天理之条理谓之礼是礼
卷五 第 44a 页
也其发见于外则有五常百行酬酢变化语默动静
升降周旋隆杀厚薄之属宣之于言而成章措之于
为而成行书之于册而成训炳然蔚然其条理节目
之繁至于不可穷诘是皆所谓文也是文也者礼之
见于外者也礼也者文之存于中者也文显而可见
之礼也礼微而难见之文也是所谓体用一源而显
微无间者也是故君子之学也于酬酢变化语默动
静之间而求尽其条理节目焉非他也求尽吾心之
天理焉耳矣于升降周旋隆杀厚薄之间而求尽其
条理节目焉非他也求尽吾心之天理焉耳矣求尽
卷五 第 44b 页
其条理节目焉者博文也求尽吾心之天理焉者约
礼也文散于事而万殊者也故曰博礼根于心而一
本者也故曰约博文而非约之以礼则其文为虚文
而后世功利辞章之学矣约礼而非博学于文则其
礼为虚礼而佛老空寂之学矣是故约礼必在于博
文而博文乃所以约礼二之而分先后焉者是圣学
之不明而功利异端之说乱之也昔者颜子之始学
于夫子也盖亦未知道之无方体形像也而以为有
方体形像也未知道之无穷尽止极也而以为有穷
尽止极也是犹后儒之见事事物物皆有定理者也
卷五 第 45a 页
是以求之仰钻瞻忽之间而莫得其所谓及闻夫子
博约之训既竭吾才以求之然后知天下之事虽千
变万化而皆不出于此心之一理然后知殊途而同
归百虑而一致然后知斯道之本无方体形像而不
可以方体形像求之也本无穷尽止极而不可以穷
尽止极求之也故曰虽欲从之末由也已盖颜子至
是而始有真实之见矣博文以约礼格物以致其良
知也亦宁有二学乎哉
 颜渊喟然一章必如此解才是
卷五 第 45b 页
  南冈说 丙戌
浙大参朱君应周居莆之壶公山下应周之名曰鸣
阳盖取诗所谓凤皇鸣矣于彼朝阳之义也莆人之
言曰应周则诚吾莆之凤矣其居青琐进谠言而天
下想望其风采则诚若凤之鸣于朝阳者矣夫凤之
栖必有高冈则壶公者固其所从而栖鸣也于是号
壶公曰南冈盖亦取诗所谓凤皇鸣矣于彼高冈之
义也应周闻之曰嘻因予名而拟之以凤焉其名也
人固非凤也因壶公而号之以南冈焉其实也固亦
冈也吾方愧其名之虚而思以求其号之实也因以
卷五 第 46a 页
南冈而自号大夫乡士为之诗歌序记以咏叹揄扬
其美者既巳连篇累牍而应周犹若未足勤勤焉以
蕲于予必欲更为之一言是其心殆不以赞誉称颂
之为喜而以乐闻规切砥砺之为益也吾何以荅应
周之意乎姑请就南冈而与之论学夫天地之道诚
焉而巳耳圣人之学诚焉而巳耳诚故不息故久故
徵故悠远故博厚是故天惟诚也故常清地惟诚也
故常宁日月惟诚也故常明今夫南冈亦卷石之积
耳而其广大悠久至与天地而无疆焉非诚而能若
是乎故观夫南冈之厓石则诚厓石尔矣观夫南冈
卷五 第 46b 页
之溪谷则诚溪谷尔矣观夫南冈之峰峦岩壑则诚
峰峦岩壑尔矣是皆实理之诚然而非有所虚假文
饰以伪为于其间是故草木生焉禽兽居焉宝藏兴
焉四时之推敚寒暑晦明烟岚霜雪之变态而南冈
若无所与焉凤凰鸣焉而南冈不自以为瑞也虎豹
藏焉而南冈不自以为威也养生送死者资焉而南
冈不自以为德云雾兴焉而见光怪而南冈不自以
为灵是何也诚之无所为也诚之不容巳也诚之不
可掩也君子之学亦何以异于是是故以事其亲则
诚孝尔矣以事其兄则诚弟尔矣以事其君则诚忠
卷五 第 47a 页
尔矣以交其友则诚信尔矣是故蕴之为德行矣措
之为事业矣发之为文章矣是故言而民莫不信矣
行而民莫不悦矣动而民莫不化矣是何也一诚之
所发而非可以声音笑貌幸而致之也故曰诚者天
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应周之有取于南冈而将
以求其实者殆亦无出于斯道也矣果若是则知应
周岂非思诚之功欤夫思诚之功精矣微矣应周盖
尝从事于斯呼异时来过稽山之麓尚能为我(一言/其详)
阳明先生文章集卷二终 临海后学王立准较梓
卷五 第 47b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