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薝集-明-魏学洢卷八

卷八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茅檐集卷八
            明 魏学洢 撰
 书牍 启
  答故人书
权奸之祸人国也有攻其初者有攻其中者有攻其杪
者三者品识材智本相敌而候有险易其留声实于世
也亦遂殊攻初者力不费而大慝除苏文忠所谓奸之
卷八 第 1b 页
未成台諌折之而有馀者也攻杪者际天怒人怨之极
奋然为天下报雠国狗之毙亦惴惴虞其齧也而凶锋
崩溃势则险而功易成独攻中者不胜忿懑之气冒万
死以与之斗而一击不中肉骨糜烂追咎者亦即多方
訾之谓实乖舛节奏以致于偾嗟乎攻奸犹用兵也流
矢横飞不避智勇虽韩白敢自必哉而当其捷则尽掩
天幸而悉归人谋当其覆则奇迹槩弗录而举动之纰
缪乃特闻此忠臣孝子所以仰天椎胸泪尽而继之血
卷八 第 2a 页
也先君之祸载籍所罕闻惨矣而门下光唁之馀多所
未满门下父执也岂可以面折含茹弗答窃又痛伤先
君之志不白于天下也敬与门下质之门下咎先君招
权府怨夫招权者揣当涂之喜怒而彊附焉因号于众
以为市也癸亥冬先君使竣见朝赵冢宰遽扶疾命驾
指膺曰此身即子身也愿勿坐视余当此时实怆然怀
国士之感避权者且得昧平生之可否而勿与言乎冢
宰徐绎之不欺渐稍稍行其言当此时避权者且得禁
卷八 第 2b 页
制之使勿行乎冢宰立意奖恬最疾夫配人与地而为
之请者而先君亦最耻为人营每一缺出四岳九官十
二牧麇至先君独无言冢宰益心折间忆平日之所可
者而举之诸营者与代人营者咸怏怏却步恨事权一
出于先君不知冢宰所以深相向者正以不招权见知
非招权之尤也即如谢公晋抚之擢祸枢也先君实不
与闻先君而与闻也则谢公清标鹤立正宜内用之奚
事出诸藩徼之地哉溯其祸盖本于礼垣当时恤典滥
卷八 第 3a 页
极先君一切引会典裁之屹然不可移一时要人以为
是可以䣃怨也于是营缺者捧厚馈至辄语曰是不难
吾当图诸魏事偶谐辄曰魏几相厄矣吾力而得之偶
不谐则谢曰吾力殚矣其如魏何也盈城要人争借此
以消释天下之厚馈其谁与户晓之必欲避权自全计
唯有悉效䣃怨者之为耳先君义弗为抑亦性弗习也
至转入吏垣则一可一否本职惧有缺焉犹岂敢为无
权无怨之言官哉门下又以为乏急流勇退之义美哉
卷八 第 3b 页
斯言先君所乐闻意者居礼垣时当退乎众正向用嘉
言盈廷丈夫亦欲一吐平生耳告假归去俸满徐来拾
级而取京堂巧宦信有稳径焉志士弗之甘也意者擢
吏垣时当退乎甲子二月程都谏将升序属刘弘化弘
化于冬间即微以艰闻序当属先君设此时循次而转
谁能訾焉者而左公忽招阮大铖使来先君弗闻也忽
麾阮大铖使去先君弗解也大铖去赵冢宰循次升先
君先君何疚于心而必避之当日诣冢宰固辞诚属繇
卷八 第 4a 页
衷之请要亦礼进之道则然非可相责以义退也意者
角傅櫆时当退乎傅櫆借汪文言发难皭然之躯忽挤
入千锋万镞中文言事一日未明则一日宜止此正力
战之时也岂解去之时哉急流勇退独文言廷杖后宜
然先君束装南驾决计归田门下想亲睹之诸同志以
内外相距莫肯退寻尺一人洁身将通国鬨然而尽散
于是舆马填寓门如窒袁公揣去志不可夺特以计典
为辞具疏相留寻得旨复群然操大义相劫制而先君
卷八 第 4b 页
亦旋念计典且近赵侪鹤陈中撰高景逸杨大洪邹匪
石程我旋暨左袁诸公适列居人才进退之地诚举贪
墨吏一大创之庶几哉声震天下而更援引廉能吏为
他年硕果纵居位不久亦暂见平治风嗟嗟此志诚不
遂乎有心者似亦未忍厚非之也门下谓文言纤人耳
若之何与交文言憍汰已甚丧其躯以丧群贤诚大有
罪焉然初番下诏狱媚中贵者实请得而甘之幸脱意
气不挠及再入狱锻鍊两月馀弗屈诏杖一百其甥悲
卷八 第 5a 页
失声叱曰孺子真不才死岂负我哉而效儿女子相泣
耶末番下狱严鞫者四酷刑备加弗屈最后不能堪始
仰视许显纯曰吾口终不肖汝心任汝巧为之我承焉
可也显纯诬先君赃复蹶然起曰天乎冤哉以此蔑赤
贫之士有死不承特为先君受两夹棍数百穿梭嗟乎
匹夫殉义水万折而必东亦足愧簪绂之徒庸庸者矣
又何怪诸君子之惜之也门下又叹攻奄之举无应而
妄发嘻诚然哉诚然哉杨公初入国门也疏已在袖中
卷八 第 5b 页
矣同志以无应尼之后见妒正者走奄窦如骛而奄势
亦渐邻于不臣遂不惜以身死之公疏单疏联翩共起
虽傅櫆陈居恭亦莫不张吻内向奄盖惶怖忧就缚矣
而林虏一逃士气尽丧首事者遂以无应蒙讥嗟嗟将
俟九五为应乎骊龙之睡正酣也将俟九四为应乎则
刘谢车覆后人方斤斤焉守许进之戒为蓍龟不得已
仍俟彼曹内应耳文襄权谲固未可数数试也终不应
终不发将遂郁郁听之哉门下谓万元白死竟无继元
卷八 第 6a 页
白者殊为群贤羞嘻有说焉大衅既开南北司讹言如
沸怵内者曰蚤朝将面奏怵外者曰宫中事将面鞫颇
闻面奏之罪名惊驾惊驾则立擒杨公方踌躇不轻发
而内已深惧之一日蚤朝群衷甲以出气息茀然甘露
之变在旦夕而一时冢宰所推次辅所拟内又且唯唯
相奉以求成故诸君子姑缓之乡使持之益急必面鞫
苟面鞫皇上必袒内不袒外外弱也将起大狱外彊也
或致急兵搢绅固因之涂炭宫禁亦因之动摇追咎
卷八 第 6b 页
者又未必不憾诸君子之过激也而门下述叶福清之
言曰其始也无虎豹在山之势其既也无鹰鹯搏击之
威福清无此言也则已福清而有此言也则身为正卿
怼外芘内杀正人者非公其谁不任责而责人多见此
叟之巧于脱也门下又谓高公疾恶太峻非克容人者
而先君固推之失宜昔宣德中顾佐为御史大夫惩贪
污御史数十员台中股栗天下最不能容人者莫顾公
若也而荡涤秽风卒赞宣宗之治当代有若人门下顾
卷八 第 7a 页
不快耶且救世之道用贤去蠹而已用贤必用贤之尤
去蠹必去蠹之巨摈高公弗进留贪污御史弗黜而以
为时中恐时中弗如是也更谓赵高两公之于先君也
递亚为师生当避嫌避嫌之论中人以上所不谈师生
也而故庇之师生也而故沮之暧昧正相等耳又谓高
公本力辞曷不善成之荐贤者但当策其能不能不当
叩其愿不愿御史大夫将用以弹压百僚者也不使不
愿者居之将使愿者居之哉门下谓外魏诚奸鄙然失
卷八 第 7b 页
仪细事耳何遽以此逐之夫宰相失仪细事也台谏紏
仪遂独为怪事耶事涉宫禁既曰大事也不宜言事涉
郊庙复曰细事也不必言必如是直有不言而已矣又
窃畏门下严相诮也门下谓究问时盍慷慨自陈死而
靡焉诬服何居严鞫之日门外逻卒以千数抗辩与否
门下何自闻之微传左公语所亲曰彼杀我有两法乘
我之不服而亟鞫以毙之一法也阴戕之狱中徐以病
故闻一法也若初鞫辄服便送法司既到法司更无死
卷八 第 8a 页
理脱诏狱而后图之果尔则诸公诬服未始非一策也
至仍着镇抚司追比则外魏亦言其坏法矣良平岂能
料之哉嗟乎狄梁公承反而不死人服其智诸公承受
贿而死人笑其愚殆有幸不幸焉或亦未易议也门下
谓追比旨下何不死嗟乎贞臣烈士皎然与日月争光
亦唯一死结局耳岂堪如是求多哉钩党祸起陈蕃刘
合李云谢弼之俦死掠案者不可胜数虞诩一日之中
传考四狱狱吏劝自引诩曰宁伏欧刀以示远近假令
卷八 第 8b 页
当时有求多者引绳披根不休几不得与绝吭之息夫
躬争优劣矣今视数公竟何如也昔邹志完得罪谪岭
表友人作玉山主人对讥之谓争立妃者当争之废后
之时每读史至此辄愤然不平人方颠沛万里之外而
更驾高论以压之使并不得有其名不亦刻乎或于伊
川前讥志完好名伊川曰人当于有过中求无过不当
于无过中求有过嗟乎仁人之言蔼如固与苛求者各
一辙也独念志完一人耳而讥好名者罪其激玉山主
卷八 第 9a 页
人罪其懦贞臣烈士之不见宥于人也盖久矣悲夫
  上张心矩年伯书
老父见邸报而西也寂然无所言洢等固问可以乞援
者何人辄笑曰死即死耳何援为将就槛车洢等号泣
固请附耳道老年伯姓名洢恨不得奋飞至前若崩厥
角稽首而徒跣入都声息日狠厂卒之罗缉甚密长班
之口舌易腾深惧彼此交累空失所倚尝从马上望见
颜色泪汪汪欲堕而不敢声也今事急矣能索矣不得
卷八 第 9b 页
不大声而疾呼伏乞台下垂听焉老父以辛酉入工垣
值杨镐等得从宽议处之旨四疏力争几见咥于群喙
甲子入吏垣值熊廷弼等得待以不死之旨朝审之日
坚不画题此皆昭昭在人耳目者而一生欲杀杨熊竟
坐杨熊之贿可痛也室悬如磬逋积如山无端坐三千三
百金若肯降旨籍没固所欣然乐从者而刻日追比必
欲产外取盈焉天不雨金金安出乎可痛也它家或待
南北信通便可接济寒家即朝往夕来庸有济乎况往
卷八 第 10a 页
三千里来三千里纵父老怜而图我而艰辛措处计所
费时日亦三千里南中信至老父死杖下久矣可痛也
势不得不告急于辇毂故人而有心者无力有力者无
心纵叩头头碎屈膝膝碎曾何能出父于汤火嗟乎穷
哉舍台下更谁控乎使老父一生制行稍有不足见怜
于鬼神者洢今日亦不敢以累君子而老父之负罪实
薄抑使一时污蔑更浮三千三百金之外洢自度吁呼
无路惟有眼看父死以自刭谢父已矣而老父之坐赃
卷八 第 10b 页
适轻罪薄既足伤仁人之心赃轻尤可壮义士之胆唯
台下速图之学洢虽孱怯乎每闻古忠孝节烈事未尝
不慷慨流涕奋身欲往而今竟藏首藏尾曾缇萦之弗
如者诚谓徒死无益专欲留头颅为报恩地也诗有之
买丝绣作平原君有酒唯浇赵州土今日之控非特秦
庭七日哭也热血万斛悉洒向老年伯衣裾矣谨反首
茇舍以待命
  上黄虞两年伯书
卷八 第 11a 页
喘且绝矣两年伯嘘而续之宜何如五体投地而侄出
口无愧色入手无感辞诚以恩越寻常不用求亦不用
谢唯默默焉鉥诸焦府死报为期此朱亥不拜信陵君
意也不数日而喘之续者且复绝为之奈何旧创未合
新创复开狱内既恐不能活而五日再比每比限数百
金狱外将何策应之绞肠达旦亦思别觅生路以暂宽
两年伯之拮据而谒鬼见帝百不一投纵具拜人之膝
谁则受我唯两年伯终救之侄四支徒存七窍尽塞唯
卷八 第 11b 页
有张眼望恩翕眼悲泣而已但愿视老父为千死万死
一分未必死之人而视侄则直如既死之人唯视为既
死之人然后绝意于其子唯视为未必死之人然后不
绝望于其父譬如人有急疾濒死者屡矣扁鹊惠然许
之曰可生而其子夙以瘫痪废则病夫死不死乃扁鹊
之责非废疾不足责者之责也临楮叩头恸哭
  寄潘茂先书(淮安舟次/)
古权阉之杀贞良也以什伯数有死贬所者矣有死狱
卷八 第 12a 页
中者矣有死杖下者矣有死东西市者矣若乃累累然
列跪奸弁前诃之诟之裸体辱之弛杻则受拶弛镣则
受夹弛拶与夹则仍戴镣杻受棍叠棍所中结为黑丁
黑丁渐澌陷为深坎深坎上微裹药傅焉不再宿复加
搒掠药裹为棍揭去棍棍击赤肉肉败蛆生淋漓零落
肉堕阶墀者块如碗当此时宁特无力图生盖亦无力
觅死矣而垂逝之日更严刑促之溽暑殷雷旨故迟迟
不肯降越六七日始出尸牢穴中骸涨而黑面与鼻平
卷八 第 12b 页
入殓时不忍复道嗟乎悲夫足下读书万卷亦曾有惨
毒如斯者哉先子刻苦一生并四壁亦非我有而竟坐
贿三千三百金以死口口欲辟熊杨谏草传天下而竟
坐熊杨贿三千三百金以死洢尝中夜环走想极成痴
谓此时忽有人焉以三千三百金相贷如期以进如数
以输彼纵意不在赃当用何名见杀苟得出诏狱入法
司父子相抱一恸俱毙斯亦人生之极欢也而长安故
旧自一二人外率视我如疫鬼间叩之辄使人从门缝
卷八 第 13a 页
中辞曰目与目相射也明日可暮来如期往阍人则厉
声叱曰睡熟矣敢相溷耶明日可蚤来黑夜匍匐惴惴
焉恐死逻卒手而讫不得一见倖见矣不过攒眉诫曰
慎之予岂俟嘱者幸毋数数出也久之卒亦无所闻嗟
乎悲夫开口告人非难无人可告之为难也屈䣛拜人
非难无人可拜之为难也独范阳长者焦然倡醵金之
议深乡酷贫之士素不通姓名者莫不卖服物以相应
然多者不过十馀金寡者乃至大黄钱三四文伯夷有
卷八 第 13b 页
难岂于陵陈仲所能救哉信乎廉吏可为而不可为也
廉吏可为而不可为者犹谓妻子贫困已耳今则受赇
鬻狱罪延其孥反以贪吏可为而不可为不更冤哉已
矣追比方始洢将就浙狱矣先子生事犹尔尔先子死
有敢出而援我者乎纵幼弟踯躅于狱门老母行哭于
道路义士或有矜恤者顾昔不能活父今以自活洢尤
痛之嗟乎悲夫司马迁羞贫贱轻仁义颇亦谓谬于圣
人今而知其言之恫也货殖庸可无耶游侠庸可无耶
卷八 第 14a 页
刺客庸可无耶先子死当葬首阳山侧洢若死自思葬
要离墓傍耳天地鄙狭莫可共语昔槛车发平望高子
啧啧奇足下不置侨良乡宾客傔从俱似遥领足下意
者扶榇南返适又久与程君偕述才人经纬甚悉嘅然
叹足下真英杰也抆血而告之哀
  辞里中父老书
呜呼先父之被逮也邑中送者数万人攀舟宛转哭声
动天既行后又承十二坊居民设醮痛念此恩无可为
卷八 第 14b 页
报指望生入城门与父老欢然一笑也而今竟休矣痛
忍言哉扶柩南还又值里递计产醵钱洢骤闻之惊怛
无地先父于七月初三日从狱中寄片纸云临行时百
姓许槩县𣲖赔万万不可我穷苦一生并无分银粒米
施及邻里乡党今日之祸又非为合县公事岂可相累
呜呼手书现存可出共视洢忍背遗命而妄受乎况父
老哀怜先父犹念素行耳至如洢者侍生父而往侍死
父而归庸懦不孝父老正须箠杀何爱而欲活之目今
卷八 第 15a 页
公差来捉旦夕将死家门倾覆无复可言所贻破房一
所零田几亩求父老劝人买之苦凑几两完纳以领老
母救子之恩微产既尽终须一死洢自无锡别父后来
不得一见昼夜痛苦只想地下相逢父老不须悲伤也
但身死之后两弟决难自存父不能葬母不能养愿父
老清明寒食过冢前浇一杯饭时时以衣食周老母饥
寒是则洢所求耳醵钱之赐万不敢当谨辞
  答唐宜之
卷八 第 15b 页
本非有大干办足以救世又非藉富贵以图温饱所以
冀一售者不过八股缘深不能摆落思借此作完局耳
而今复如是天殆欲再费我时日也乃我则已不复愚
矣平日忧先生文不近世法而先生又忧谭石孺不近
世法究竟远世法者去近世法者留揣摩纷纷岂非閒
话耶旧时妄愿自己及好友皆售今已不作此想便令
唐先生一生不售不足为发一嘅也先生信道真笃如
针就磁如婴恋乳不复堕苦海最可怜悯者弟耳弟之
卷八 第 16a 页
好书如世人好色暂时割绝到眼又被缠绵今古文字
无一不足贪者忙忙一生未知何日恬寂顷展憨山经
解及读先生来教意似跃跃欲亮矣已预愁明日此时
不知光景何似道念无根真堪悲泣王立毂回生事奇
矣吴奕德事更奇令人毛发俱竦诸友处当即刻分致
之方青峒忧老父是非太明不能成务此真相爱至语
谢凤老劝南皋且勿深言政事此亦真爱邹先生者要
知国家气运非一人所为生平意识非一时可强良臣
卷八 第 16b 页
好友各尽其意而已便间当道两公意
  又寄
先生怀霖雨天下之愿而今乃小试于一隅沾溉虽殊
霖雨则一也客过寿州无不称廉者而于折狱尤慎每
定死案讯及孩稚定知于公无冤民矣微闻徽商健讼
动以人命相诬剖决稍迟或遭骚扰此语未审真否偶
有便羽不敢不以相闻要之速断而误毋宁缓断而详
权其利害谅仁人自有定识也
卷八 第 17a 页
  答唐宜之
先生家累已重而复挈兄嫂家二十四口以南不愿同
饱惟愿同饥仁人之言可感可涕欲屈意抱关为糊口
计此在当身自裁不更事如弟者岂敢局外置喙也彦
林因亡妹平时奉佛而临终不免痛楚大减信心先生
以此极力辨谕累幅不止可谓热肠之极老父谓自少
至老自朝至暮善则为之恶则不为善念善事扩之充
之恶念恶事痛自刻责寡之又寡以至于无如是而已
卷八 第 17b 页
死时痛也罢不痛也罢轮回事即不必不信何必沾沾
如此惟弟亦深以为然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
焉能事鬼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子贡问于孔子曰死
者有知乎将无知乎子曰非今之急后自知之此非唐
突两贤语乃真实理也但做一日人便了一日人道自
此而外恶用知之顷先生怜念嫂侄自恨半生放生念
佛乃令至亲如此此即真正忏悔语也悟此之谓悟脩
此之谓脩先生以为何如
卷八 第 18a 页
  寄唐宜之
弟时时怀先生于心非尽怀先生之道也大半忧先生
饿而已近闻于苏州娶一妾深为色喜喜囊中殆有赢
钱也但记先生寓香树林时梦飞腾千仞与佛追随绣
鞋现而佛遂隐今绣鞋现矣可勿惧乎嘉善城出丧之
声朝夜不绝然死者皆妇人也去岁死却一男子陈贲
闻自祭文奉览属纩之际神气坚凝平时作文犹索索
不相接而此时作韵语顾条鬯倍常可想见其胸中之
卷八 第 18b 页
所存矣弟近来颇学茹素殆宛然一唐宜之然非做梦
到西方也不过爱物而已吾道毕竟以忠孝为主天下
渐多事矣死忠死孝便是了生死尝语友人云我不解
禅门观法纯阳所云热油灌顶𦂳𦂳想着腊月廿五自
不忙乱请问此观法何如
  与陈则梁
弟性不习誉每为人作弁作跋往往杂刺非好刺也刺
则雅誉则羞故虽素所折服刺恒十之三独于兄用隐
卷八 第 19a 页
刺此弟之厚于兄甚也乃犹有不快耶况效兄作涩语
他人读之不能句即刺亦何害兄必迫弟改作而彦林
又日三四促隐刺不已遂加显刺然使则梁与子云同
刺弟之厚于兄更甚矣万勿更有所不快也偶因易屑
解易而因及从来解易之人因兄颇类子云而因及子
云之玄又因及从来解玄之人政如主人好奇客客之
客皆至焉趿珠履者三千人非客之都乃孟尝之豪也
嘻作书至此不觉又一客至矣
卷八 第 19b 页
  答则梁
弟小时不畏谗日翱翔谗口中已而知畏谗间形辞赋
读者魂悸近则见畏谗者亦并畏之矣深愿其相忘于
谗之外也吾兄赋谗畏邪不邪诗人有言作此好歌以
极反侧歌则好矣恐反侧正未有极也弟更有一语于
此三代以来被足下询娒者不可胜数幸而古人弗闻即
闻之亦定不与校也兄何不以古人之待兄者待今人
乎尊使索回字甚急未及竟读草草历扇骨四五茎大
卷八 第 20a 页
槩像柳柳州也
  寄陈发交
先生一朝游帝都而声噪天下每读诸策未尝不叹董
贾复生此事之最可喜者矣而不幸有令兄贲闻先生
之变使人舍喜而生悲贲闻先生以冉闵之德兼屈马
之才竟尔中道夭此事之最可悲者矣而属纩之际弃
七尺如敝屣然又令人舍悲而生慕嗟乎以斯人者而
立庙堂之上吾知其必侃侃死谏以斯人者而膺疆场
卷八 第 20b 页
之寄吾知其必烈烈死忠户牖间无端死一奇男子岂
不痛哉至与高果哉为生死交又有足感人者病初起
举身付果哉果哉即忧此病不起日攒眉与洢辈语久
则直以告令兄令兄曰命也死则死矣何憾是时旁观
者目击果哉攒眉状相与姗笑之争进他医令兄辄覆
药不肯食恚曰吾宁死果哉手必不为市井小人所弄
一时某某之流扼腕而谈此病必生令兄不听果哉明
言此病必死令兄则听之于是自内及外咸怪令兄愎
卷八 第 21a 页
而切齿果哉日龂龂焉欲驱之使疾去也令兄颇知之
语果哉曰我举家鄙翁贱翁吾独信爱翁翁勉为我留
果哉悽然曰故人无能为有送子长逝耳没之日果俟
脉绝而后别此时洢旦夕往反亲睹其事窃叹此两人
者皆古人乃未几而嫉果哉者作俚歌丑之作传奇谤
之甚则说侍者诟詈之且谋挞诸市窃悲两先生之事
末俗不可数见而终局狼狈乃至此敢向先生言之便
中干乞慰以数行事往矣愿一白其心耳
卷八 第 21b 页
  家书
前日王宁瑕归声息甚急闻有意淘汰京营尔时扰攘
在门人心易乱故前次家报请此事且缓今闻其势稍
杀及是时明其政刑百务当从此举矣请妄言整理京
营之事昔周世宗自高平之战知禁旅不可用命简诸
军精锐者升为上军老羸者斥之又招募天下壮士择
其尤者为殿前诸班繇是所向克捷宋艺祖踵其制又
选壮士为兵样分送诸道召募教习俟其精练即送阙
卷八 第 22a 页
下又立更戍法使禁旅往来边城以习勤苦士卒不至
骄惰当今京营统御之法不审若何据愚遥揣当择数
十将举见在京营兵使分练之分为四等或奇勇或善
射拔为上等额外重赏次次赏又次留用又次斥如此
则强弱分而军心劝矣甲乙支吾不必一旦操切渐阅
则渐露渐露则渐删如此则法不骤而变自弭矣数阅
之后并上等者为一军隶大将麾下优其食以风示诸
军因择其技精者分拨诸军各以其技教之苟其教导
卷八 第 22b 页
有方团练有纪此即将材也如此则得兵即得将矣又
诏河北郡县召募壮士补入京营不必千百成群每府
选二三十人每季进送盖募地近则无道理盘费之烦
募数少则无冗弱諠哗之患到京试验上等者照例隶
大将麾下次者亦照例分拨诸营听练如此则材武之
士大半实辇毂矣诸将侵削多者行军法士卒狠傲者
行军法如此则贪将有诛骄兵有诛纲纪自此立矣然
后更番出戍期而往期而还调遣无常地要在繇近渐
卷八 第 23a 页
远如此则禁旅皆斗士矣此整理京营之大略也请再
言郡国之兵昔太祖自京师达于郡县之要害皆立卫
所按图而索约可得兵三百三十馀万今大氐亡虑皆
空籍矣最可忿者自抚台以至哨长无处不有常例钱
上之所费甚烦下之所得甚苦是以从来兵变无不以
刻减军粮为端今日急须选廉能之吏为巡抚为兵备
各设无碍钱粮收召壮士充补行伍又于其中选择教
师分门演习抚道旬日躬阅又取无碍钱粮格外奖励
卷八 第 23b 页
有罪者行军法如此则民间犷悍之士尽为国用可以
阴消盗贼之党而一朝虎符四出不至仓皇召募此今
日第一策也大氐兵所从出止调兵募兵两途而各有
利害悬金购士市井无赖者欣然轻去其乡此募兵之
利也而不娴教训其为害最大虽不娴教训而比诸市
井稍为服习此调兵之利也而各有恒业闻调则沸前
日嘉兴郡城几致兵变此其害又最大惟郡国先时募
兵而边塞临时调兵庶几得之无奈外臣虚文敷衍漠
卷八 第 24a 页
不经心此不可不严行黜陟以劝惩文臣者也且无论
营兵即如每县有守城民壮约三百名使此三百人者
果皆骁勇之士则一城之内尽自不孤无奈负贩之徒
虚名应役而吏胥勒取工食彼实不足以糊一家之口
故坐置无用耳诚得精选骁勇择师训射每月轮差巡
盐捕盗有材立功者岁荐一二人军门标下听用如此
则一县三百十县三千宫府得人萑泽失党岂非有备
无患之道乎要之一切要务须从畿辅近地始自杨守
卷八 第 24b 页
谦死颇沮忠良之气今日不可不精选守臣严行训练
秋防孔棘正当日惜分阴谨述所明以备裁择(壬戌三/月十一)
(日/)
  又
朔风萧萧岁复暮矣自去岁仲春言别载历寒暑南还
者皆言王事孔艰士大夫率憔悴而父亲自奉寒俭容
颜倍癯忧与劳并伤如之何初言皇子生当有差既而
道路欢传咸称诞育家人为之欣喜乃至今犹杳然也
卷八 第 25a 页
忧心忡忡亦复恶能已已谛念长安索焉寡味家食之
乐殆难名言所愁者宿逋未清暨祖茔未定耳勉强作
计菜粥可支母亲勤劳纺织儿等差胜俨俟此亦足以
优游矣秫田焉足羡乎诗云和乐且孺诗之言孺犹谚
云孩气弄雏诈跌孺之谓也因念闺门欢集雍雍穆穆
小者鼓腹老者含饴乐复何以加兹往年曾买地梅花
道人墓傍诚得筑屋数间种梅放竹一如刘季陵故事
闭门埽轨课老苍头灌园其中笺诗说易弦歌自娱一
卷八 第 25b 页
门之内自成邹鲁斯亦家庭之极欢也不尔者南张故
里可徙而归族中二三父老不在南阡则在北陌启门
四望柔苗依依禾稻登场斗酒轮聚兹亦足以自适或
因而置仓设塾效法昔贤施益靡穷焉恒闻陈仲弓王
彦方管幼安处乡党间蔼如春曦未尝不慨焉慕之且
入鸟不乱群入兽不乱行固亦康惠之家风也缵焉不
亦休乎居家之乐身同孺子居乡之乐身同老人夫居
官奚乐之有至念赋性高伉物莫之与而奋然以一掌
卷八 第 26a 页
堙江河益令人惕若耳昔金溪胡先生每日晡焚香谢
天赐一日清福老妻笑之曰一日三餐菜粥何名清福
先生曰吾幸生太平之世无兵祸又幸一家骨肉饱煖
无饥寒又幸榻无病人狱无囚人非清福而何今诵斯
言殆恐难遂别而后知聚之乐病而后知健之乐乱而
后知治之乐事过追思曷胜悼惜乎归与归与谨已埽
室而俟矣(壬戌十一月/)
  又
卷八 第 26b 页
莫赤匪狐莫黑匪乌景象宜属衰飒而一时硕彦尽居
雄艳之地天欲以此开中兴耶抑将蕴崇正人之祸而
速之坠也年例之处于法不为甚刻而世情已极难堪
每想公子虔杜门不出可为寒心外计黜陟结怨尤众
方今郡国长吏鲜不以墨闻者而其心又鲜不铨谏自
拟稍拂所欲便已切骨更不待重处也赵冢宰既办霹
雳手肃清百辟端在此举岂得复顾一家哭但秉心无
竞者耳目欲耸威焰欲平柴子羔刖人而有愀然之色
卷八 第 27a 页
此意似不可忘耳(甲子九月/)
  通陆宅婚启(代三叔祖/)
八世风猷占诸两姓百年好合肇自片言值良苗之怀
新乐衡茅之有庆恭惟亲家诗书望族孝友名门鸿羽
可仪龙德而隐式榖广中原之菽有齐娴南涧之滨洵
所谓玄圃无非夜光将无鄙部娄不生松柏何意我孙
之陋质获称半子于高楣念某穷巷白衣康衢黄发含
饴而弄稚子渐可负薪倚杖而过邻家时谋择配今兹
卷八 第 27b 页
欣喜曷可名言雨笠渔竿止共鸥凫作社荜门茅屋行
看鸾凤飞来敬简良辰薄陈嘉礼比闾相问新姻之币
帛何如媒妁致辞田父之草率至此仰冀慈颜之一笑
永绵纯祉于千秋
  请媒启(代三叔祖/) (媒即叔祖妹婿/)
两家缔荇菜之欢功归媒叶百世洽葭莩之爱庆在孙
枝忆君为新婿之时一堂燕喜今儿作阿翁之日两叟
龙钟况兼柯斧之劳倍切茑萝之戚孙能纳履我且衔杯
卷八 第 28a 页
  答倪太学婚启(代/)
春风扇物伫观桃李之妍协气凝祥敬缔葭莩之好倚
晖玉立捧牍冰兢惟仪与物而相兼故感与愧之交集
恭惟某丰同玉树谊笃金兰夙知而成因心则友观光
帝国曾骄骥足于五陵奋翼天池将搏羊角者万里信
伟干比隆于松柏孰朽樗敢附于茑萝如某者农桑自
课世遵豳土之馀风鸡犬相闻笑比武陵之陋俗若拟
衣冠之族真如燕郢之遥而偶因儿子好吟谬辱君家
卷八 第 28b 页
问字遂藉师弟之旧好巧谐儿女之新盟庆令弟赤水
奇姿定振弓裘于异日愧孙女绿窗孱息仅娴纺绩于
田家兹申金玉之音忽拜玄纁之赐维其偕矣又何予
之徒惊蓬荜之增华终赧琼瑶之莫报敬陈不腆聊悉
寸私
  聘赵氏婚启(代陈氏/)
文定厥祥敬缔百年之好合卜云其吉巧当三月之繁
华御丽景以脩虔展微芹而布悃感兹燕喜豫拜鸿禧
卷八 第 29a 页
恭惟某衣冠鼎族诗礼名家令德靡瑕久蔚连城之誉
惠风及远世留冬日之思挟策祖计然之奇传范守班
姑之诫女娴四德门备五长固宜乔木之兴怀抑岂衡
门之敢望顾某倥倥自许默默无闻愧书剑之弗成对
桑麻而独喜每笑瘠田数亩茅屋数椽葛天氏之民将
无是欤更得贤妇在堂婴孙在膝田舍翁之愿于斯足
矣是以慎简蘋繁之寄谬期葭玉之依幸我长男许为
半子天作之合人竞为荣抚儿额而教之书未许佩觿
卷八 第 29b 页
佩鞢量儿衣而思其室豫祈鼓瑟鼓琴再藉冰言复申
金诺庆良辰之可悦赧嘉礼之无文野馈殷殷今日系
羊而往德音穆穆他年挽鹿以归虽负愧古人难语太
丘之里而克昌厥后定符敬仲之占矣
  答蒋宅纳采启(代大人/)
常论婚姻之合最宜朋友之家盖父兄之往还久已相
视莫逆则儿女之情性自尔不卜可知此本素心见诸
今日恭惟门下风神骏爽气韵鸿深玄言动协古人彩
卷八 第 30a 页
笔一空作者方谓君才之莫偶竟于我子为独亲夙叶
埙篪议谐琴瑟昔者携编共业实繇戊午春初既而衣
裼兴歌即在当年秋秋可见良缘之甚巧先已默定于
斯时人复何言天作之合念令嗣垂髫早慧允同玉树
临风笑孙女学语初全岂解杨花拟雪窃愧门楣之弗
类奚堪筐篚之多仪来翰谛观报章难称问何以饰婿
之佩笥中素乏琼琚问何以华婿之裘爨下谁娴绮锦
检书相赠聊用致我惓惓垂盒而归人将见其濯濯深
卷八 第 30b 页
惭輶亵仰冀莞存
  陈宅聘启(代大人/)
卜云其吉衡门睹芳草初妍文定厥祥敝帛借春晖若
丽占风猷于八世庆协睢求缔好合于百年情深燕喜
涓心布悃拜手陈辞恭惟叔翁亲家门下英才飙举静
诣渊渟腹贮天人堪射汉廷之策目营时务常为梁父
之吟豫章巃嵷以干霄根荄特固河汉澎濞而注海滃
溢有源观其精意所归尤以孝弟为亟抚摩犹子忘饮
卷八 第 31a 页
食教诲之为劬整肃闺仪知婉娩听从之必谨人言无
间至德可师幸属葭菼之依依逾感常鄂之韡韡昔者
吾友邈焉古人褆躬与颜冉齐镳掞藻令班扬郤席菲
材殊窘于一得兰味乃通于二难铸思而拟态风云砥
志则争光日月千秋自命三人同心寻结儿女之盟盖
缘兄弟之好令侄女周旋内则夙闲少仪次小儿粗习
古辞曾无奇致谬因同调旧有成言兹当良月之辰爰
举纳币之礼名虽遵古物不及仪剪荆是供缠锦奚需
卷八 第 31b 页
乎青雀提壶已简系辕并乏夫乌羊花缬云何草率而
已受嗤俗目我亦深以为惭仰揣慈颜必且文之曰俭
粲然一笑祉及万年
  答耿抚台启(代大人/)
属者罪畹突至群氓大猜讶有司宽两观之诛羞大藩
同三危之域携帑狼顾如穰侯之就陶拥客鸱张似陈
豨之入代萑苻多窟桑柘皆惊若留先帝之罪人必误
吾君之赤子恭遇台台衡览全势特奋孤忠请命自天
卷八 第 32a 页
投奸异地直为海隅苍生一大抒其忠愤之气明示乱
臣贼子无所容于盖载之间伫观郊遂之重移皆赖驱
除之独勇慨自讹言骤煽迄今罪罟犹张歼之则庸妄
堪矜或念雉罹之惨释之则戎心何底又惩鱼漏之疏
才一见璺而已艰孰似默销之为愈奠安两浙屏翰万
方某迂拙难回出处无据尝操觚而磨盾谬附同心顷
捧节以还朝未遑拜手方怀耿耿忽荷拳拳敬致一缣
薄伸万缕
卷八 第 32b 页
  举章阳东名宦书(代大人/)
窃闻循吏之抚民也居无踰众去乃令人思先王之报
功也生苟利民没而祀于社盖万世荐豆陈豋之大典
总当年攀轮卧辙之馀情泪洒岘碑祝同畏垒伏睹故
邑侯章公声色不大情伪尽知清静兴歌勿炫察鱼之
慧闾阎安堵坐观驯雉之风惟不忍草菅视民故能令
桑麻遍野国无薤本户有棠阴当时几信定远之平平
岁久方忆道州之下下目脊脊纷更之后猴冠而虎翼
卷八 第 33a 页
者滋多悟欣欣色笑之中草薙而禽狝之略尽堪方召
杜兼轶赵韩至睹小子之有成弥念古人之无斁审声
知高山流水神契钟期相马略牝牡骊黄识超伯乐手
与目而俱了艺与道之交资虽家庭所以相期其谆复
不过于此惟民之母实士也师在往古犹罕其俦岂迩
代庸能数值而眷怀及此感嘅忽生治非斁于故而饬
于新俗每厚于生而薄于死朱镳耀日颂祷欢腾素繐
摇风德音沉寂间有桐乡庙貌惊钟虚之嵯峨半由乌
卷八 第 33b 页
巷簪缨诧箕裘之翕赩若侯双凫轻泛未及展翰翮于
一时且侯雏凤卑飞又尚息扶摇于六月世情宜为冷
落我里倍觉关情瞻生祠之遗容缅高风而回首慰兹
父老责在缙绅用是援引旧章议崇名宦匪徒铭五世
之泽实欲扶三代之公一言为荣万民是若
 
 
 茅檐集卷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