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薝集-明-魏学洢卷五

卷五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茅檐集卷五
            明 魏学洢 撰
 杂著(二/)
  曹允大稿序
我意中有人焉眉目轩朗意气豪上一往之致疑将绝
尘横奔而出而其人方沉深好易与物委蛇有用世之
思焉斯何人哉吾党不再思必跃然鼓掌谓曹允大其
卷五 第 1b 页
人也夫鱼肠之剑三千化而为虎干将莫邪化而为龙
奇怪洵不可逆揣然埋地四丈馀光焰干天石函既发
是夕反隐此其故何也将无藏逾下者光逾上与易三
百八十四爻大氐藏之意居多而允大湛志于兹多抉
昔贤所未竟其发舒于文心玄舌快取人格格㗋间数
十年者一朝吐出虽古人饮酒数升恐明亮不能过也
然奇气凌厉一世精悍之色仍自灼烁楮墨间故我尝
戏语允大子自好易耳欲使子拥皋比集年少日微言
卷五 第 2a 页
终其身必不肯也欲使子挟数册治篾箍桶且卖酱于
市尤必不能子若为张丞相弟子必愿入后堂饮食簪
珥杂绕筦弦铿锵为乐而必不愿与彭司空同见便坐
讲论卦义日宴赐食以一卮酒相对然则不可一世之
槩究将终不可藏而微于楮墨间露奇此亦未发之石
函也全稿久留余箧兹稍归一二以公之四方四方有
人勿徒以南昌土拭之
  钱彦林香树林文序
卷五 第 2b 页
办天下之务存乎大力尔矣识逾学逾亮量逾学逾廓
独气力之猛鸷孱弱壹如色身强怯不可以学而争昔
殷浩宛然谢安石也遇桓宣武则一挫不复振非气力
实出桓下哉新亭之会或至倒手板而安石从容谐笑
目如无人岂非气力实在桓上耶新亭可以折一人则
淝水可以折百万折一人如蔺夫子折百万如寇平仲
譬之文字然局势与笔法虽殊气力则一而已力苟不
逮则虽以王逸少瞻言百里之识而陈力就列讫自宕
卷五 第 3a 页
功名之外故尝槩论江左有绝世之力而衡出之者桓
宣武也王大将军其伍也有绝世之力而恬运之者谢
安石也王茂弘其伍也识高天下而力不足以达托诸
简淡者王逸少也刘尹其伍也力不克为当世雄而好
竞焉以困则殷扬州也庾元规其伍也案伍索之远溯
隐桓近暨昭代以问学之到通经济者十亡二三冯气
力之优成功名者十率八九才之不可彊盖若此人苦
不自知妄生梦想然时有柰何之叹私察侪偶亦鲜其
卷五 第 3b 页
人浅而索之文章一道亦复孱弱多猛鸷寡也嗟乎大
力固若是艰与道场巾驭乘右军派也数语我曰钱彦
林尽扫后錞之习使人快心第在以恬持之盖庶几哉
猛鸷之俦也而墨沈微堕亦动思辟易千人操觚家咸
慑之夫今人隔昔人远矣然各有伍伍分之后貉粤万
里往返未定径径堪危我尚无以定我之所之也其能
定当世士哉若问肄业所及则读香树林文者彷佛见
昔雄走马舞槊时吾蚤有以服其勇矣
卷五 第 4a 页
  易曦侯居业序
余偶入禾城寓古刹灯且举矣闻旁舍有南音僧以楚
人告须臾笑声哗入门若将有故人夜访焉亟相逆恍
然若素所昵者而姓字格格不能吐叩之则黄冈易曦
侯也嘻三年前曹桢父曾寄语曦侯之为人而晤羲侯
反在桢父前不大异邪一时踊跃不快遇新知而快遇
旧交徐纵谈文章风气曦侯夷然薄轻巧之习谓尺水
兴波易万里无波难余心领之夫曦侯文汪潏滔汤固
卷五 第 4b 页
夙信其能万里也而习闻楚之风剽以悍或将有千里
江陵之势发其藏则率皆湛深凝毅独以逆而奇夫文
贱顺贵逆非徒数行内入一二侧调之为逆也又非徒
尺幅中首尾掉拨能蜿蜒夭矫之为逆也心汹汹欲奔
诸笔笔汹汹欲奔诸纸巨力者逆挽而进两息交屏万
响都寂当此之时心径寸尔窅然入万丈之底逆而胜
如百神之遇神禹留徙惟命或不及胜而决以出则沸
然成荡天之湍不过汹汹时一加鼓铸尔而文之奇乃
卷五 第 5a 页
百倍豪杰所以重忍力也且不见玉局之赋滟滪堆者
乎勃乎万骑之西来忽孤城之当道夫汹汹倾注时方
将骄骋以往而忽焉遇巨力之控制是亦文心之滟滪
堆也虽然江陵顺流之奇尚未得一纵观焉奚滟滪之
知请举狎见者为曦侯徵顷赴禾城从武水挂帆而西
也舟子踞船尾啸呼余卧船底閒想之风一也何棹迟
而帆疾盖风行空中舟颇不相及高为之帆以逆之风
怒而舟遂驶人见其驶也以为帆之乘胜而长驱不知
卷五 第 5b 页
乃风之辟易而疾走也处极顺之势究竟得力于些微
之逆者盖如此余不谙江道焉知千里之奔流非亦抑
郁后之得志也哉嗟嗟尺水之才谁堪语此其幸为我
质桢父海内同调贵相知心奚必尽须颊而识之虽谓
见曦侯即见桢父可也且曦侯示我以游草而使我并
居业则虽谓余与曦侯辈日相集而策脩辞之业亦可

  易有功稿序
卷五 第 6a 页
有功顷从盐官来亦曾观海潮乎潮之来也奔者如马
立者如山沸者如百万之骄兵圾圾乎孤城之若块也
而及其去也咄嗟之间坐见沧海无寸水水之灵怪盖
若此嗟乎文章亦然天下之字散布于胸中而能者撮
之为句天下之句散布于胸中而能者会之为理天下
之理散布于胸中而能者挟其飞行之气以出入于楮
与墨之间汨汨乎其来也汹汹乎其壮也漰漰乎其不
可禦也漭漭乎不知几千万里也从而想见蛟龙焉从
卷五 第 6b 页
而想见吞舟之鳞焉从而想见金银宫阙焉从而想见
隋之珠和之璧珍奇宝藏灼烁腾光怪者焉自行自止
自来自去宛然豪杰踞将相之位舒卷惟意而作者莫
测其所以然一日气窒识如故法如故辞藻如故而笔
墨艰涩蹜蹜不得展纵有精思存焉亦且如寻丈之鱼
偃蹇横踬于乾砂涸砾中腾跃无策此则智勇俱困之
秋也而作者亦莫测其所以然殆实有鬼神使之能者
寤厥所繇夫乃为专气之守罔颓放于无事之晷罔消
卷五 第 7a 页
散于得意之会逌逌焉听吾息之疾徐而偕之寝处昌
谷云一泓海水杯中泻青莲云黄河落天走东海万里
泻入胸怀间奇景跃出荡于目而沸于指终屹弗动然
后真气来往不至飘忽而难期圣人出东海不扬波此
则退藏于密者之使鬼神也曩余弁曦侯稿微逗私指
语焉不详读有功文惝如望洋焉窃惊怖其言之无极
也于其行也申以叩之
  钱仲芳晚香堂稿序
卷五 第 7b 页
我今日而始得一畏友曰钱仲芳仲芳余髫时侣也笔
垒角逐文心日奇然心腕狎熟两相视为吴下蒙顷从
天雄归谈寇平仲韩稚圭两公往事沸然志经世焉已
出其晚香堂新搆精奇伟硕钜响惊人然我蚤亿其能
惊人勿惊也徐语及身心性命蕲尽泊众嗜以决锐于
其所欲往使我愤涕欲雪愧汗如雨十年来顽同石狮
此夕顿觉疼热嗟乎士生当世而傲焉自命千古之文
人特懦耳非傲也士所应为止此哉唐宜之近简余云
卷五 第 8a 页
文章之妙是兄能事馀事世间自宝重此事要不过数
十年文彩耳学道之缘则又不在此今仲芳慧习偶寄
文字中因从墨光见奇假令办莱公之铁骨与魏公之
铁胆而挟之以经营四方暇问此惊人之响也邪又不
然掀揭影事随缘卷舒且向残书剩本中循一字半字
以入忽一日相视微笑徐取所谓晚香堂稿者碎而煨
山家之芋魁纸尽火传小焰青紫我亦取我之茅檐稿
续焉尔时岂有恋乎嘻此百年前嚼木语也微仲芳我
卷五 第 8b 页
谁与味此
  夏侣庞静影斋草序
侣庞有冷癖非兴至不浪堕一墨沈大类五日一水十
日一石者会兴尽随复弃去散乱几上下或存首失尾
或存尾失首任蜗涎旋其间予每见辄拾焉篇什殊不
可数数得也而吾党问文心谁慧不得不以此事推侣
庞吾尝论文犹影也物各一形而更得光明旁映之则
分身现而变态生题无定相猊之以文人之慧心则奇
卷五 第 9a 页
幻出焉且观日昱乎昼月昱乎夜灯光昱乎书夜随物
形一俯一仰影有不偕之往者乎然而影之脩短纤钜
恍惚变换未始一一与形肖也然而形之变则以此尽
东坡汎颍诗云忽然动鳞甲乱我须与眉散为百东坡
顷刻复在兹形一也水则幻作多影焉汉高帝入咸阳
获方镜人直来视之影辄倒现形一也镜则幻作倒影
焉天下之物孰有幻于影者哉是故善画者亦往往不
猊形猊影形似者洵不敌写影之尽变也侣庞想有别
卷五 第 9b 页
径笔有别调倏訇訇隐隐挟万骑奔突倏飘飘在孤云
深坞间倏幽艳如花前丽人忽忽多恨倏又如老衲一
瓢一麈道心玄澹随境所入以侣庞之巧心映之以侣
庞之巧手画焉无往而不奇窃笑彼还笔还墨者不憖
一出灵巧殆回顾见影而惊以为木魅者也唉彼恶知
文人有慧业乎
  曹允大临场义序
允大归自杭以临场义属余序魏子曰允大之售以文
卷五 第 10a 页
也文不若允大弗售也然则天下偕允大而售者尽允
大也我不信也允大之售尤以其临场之文也文不若
允大临场之文弗售也然则戊午之允大迥不逮辛酉
之允大也允大亦不信也随侯照乘也久矣时至乃鬻
喃喃焉先众喙以佞人将无固与杜甫云文章一小技
于道未为尊夫豪杰之士目营九州衡门下苦无以自
寄其卓荦之槩于是姑就肄业所及神而明之冀以熟
运其智慧而缘与习深不觉羁鞿于其中罢精神送时
卷五 第 10b 页
日未尝不恨江郎之笔不如陶家之瓮也以允大英姿
勃发蚤当雷呴电击灼烁宇宙间而浪费其力于翰墨
场者越十年是役也亦唯疾去焉之为娱其徒以此轹
天下士哉虽然允大售士自此且大噪矣有怖其横行
于文者有窥其苦心于文者怖焉者曰喷山欱野奔突
非常窥焉者曰鼓行金止部伍故在于是牢骚者出而
叹曰允大故奇于文者也闱中好平故临场稍夷或从
而反之则又曰是不然允大故奇于文者也闱中好奇
卷五 第 11a 页
故临场益奇我恐允大无鬼谷之术未必用捭阖干之
乎间而事后占望者且人人自以为文中之许负也
  叔旡咎稿序
子瞻好谐谑此子瞻一病也乃自诩嬉笑怒骂可录而
诵而末世纤士争趋之彼所谓屈注天潢倒连沧海者
杳不可复得而牙颊之慧乃特炽大抵亡虑皆尖巧偪
仄矣小慧飞迸颐亦时一解焉然譬如米颠奇石嵌空
玲珑不过袖中玩也东海之滨泰丘万仞秦皇帝悬车
卷五 第 11b 页
束马崎岖㬥风雨中而跛牧羊于其上岂不更奇壮耶
且士之大其识也慧想欲茁宝而怀之当使如指李之
叟在母腹七十馀年凡世目之所惊怖与胸所浡浡焉
欲跳㗋舌之外者疾睨之若无睹也夫以绝世之解尚
将以深深之息柔之曾屑斗牙颊之智哉虽然我将彊
使尖巧偪仄者舍其习而游于宽彼实不能盖针之锐
锐也刺指指殷借刃焉斫防风氏之胫则废然走耳夫
士也似性实格之及周观天下何天下号工文者半若
卷五 第 12a 页
俦也则又似有风会焉元夫子曰今之作者烦杂过多
歌儿舞女且相喜爱今天下实类此矣当吾世而有人
焉伟其干鼓其气昌扬其词以力追盛明博大之风而
又不为顽砂莽碛诒嵌空玲珑者口实是之谓大观其
在吾叔乎其在吾叔乎
  蒋去华稿序
往予客莲墅也同业者为蒋若滋去华兄弟及当湖周
石僧石僧好刿刻日暮举烛光煜煜短纸上高吟甚苦
卷五 第 12b 页
若滋拥膝枯坐时彦所䰻猎满橐者悉屏去须字字如
牟尼珠故其索之也亦艰予谓去华曰文章快境要当
令荡胸生层云耳何戛戛自困为每拈题竟辄相携游
舍后之圃少选予索笔墨甚急去华方尚羊蔷薇架间
弗顾也呼之迫则挥袂疾书峰峰相接波波相续深合
宋人雨翻榆荚风转柳花之句退而议者未尝不心慑
以为此犀利才也比幽情别驻则永日留花间者容有
之以故一时目去华有懒癖而予特以笔墨狼藉为二
卷五 第 13a 页
三子所诮迩来予稍觉寤不复掷日月于句字间旧学
渐堕私自笑子敬尚懒懒于子敬者更何如矣及问同
社争奇近谁雄长则唯有最懒之去华为独酣噫嘻吾
盖蚤知之谢康乐如初日芙蕖此固以天胜者而斗捷
反后颜步兵特自眈池塘梦耳彼才庸可量哉独念意
识之转疑进疑退一似各有候焉而弗可以彊为我勤
子怠我怠子勤尚未知两家之说谁短长也请寄问高
吟与枯坐者
卷五 第 13b 页
  钱尔斐冰雪文序
忆尔斐发初燥也英毅特甚不数年归禅悦神采泠然
私怪虎子势忽焉安往昨岁作浙忠咏咏两浙逊国诸
臣又和仲芳短歌十章吊殉辽将士忼慨悲壮冷须眉
忽然怒张吾读之喜而不寐迩又见其拟陈政事万馀
言有痛哭无太息精力磅礴非若贾长沙前锐而末稍
漫每客造余余辄挽其裾而朗诵焉日三四周觉黄河
万里汨汨奔吾㗋舌间也随诒书云天下豪杰无多人
卷五 第 14a 页
一二翘然露锷者不转盼便以重担加其项耳尔斐勉
乎哉乃者偶索得小题秇一编自题曰冰雪文竟有似
东野避俗自携者夫昌黎奇东野善鸣而眉山深憎之
憎其寒也尔斐恶乎寒纵曰离奇夭矫不合世蹊俗见
之当大惊俗则避尔斐耳尔斐谁避哉尔斐不可以无
说而处此也请为子实之古豪杰大有为于天下者未
有不得力于高寒者也豪杰妙用在智而古人之以四
德匹四时也智独居冬冬之候冰刚雪皓万物固藏而
卷五 第 14b 页
作易者独以此为天地用智之时可见聪颖才辨烂若
春葩而不复存冰雪凝冻之意者皆智薄之徵也且天
下莫奇于用智而冬之德偏言贞又可见不奇不足以
言智不正不可以用奇而苟负正性其人断未有不具
寒骨者也古大豪杰虽身居将相喷焰燎原而凛然之
色常使妖秾俗艳不得侵岂非万壑坚冰千岩积雪固
自有晶莹朗彻于焦腑之间者哉论至此则所谓冰雪
文者觉剡剡然寒光射人矣
卷五 第 15a 页
  陈似木白云轩文序
似木仅十七耳而有大成之风每与我言未尝不祗畏
焉论赋毅然戴楚蜀蹂齐梁论文毅然轾秦汉轩欧苏
论道术毅然帝邹鲁夷老释宗程朱孽陆王下上千载
进退万家守绳者必崇谐俗者必黜至夫李氏邪说袁
氏绮语纤士之所狂骋湎溺于其中者直洪水猛兽距
之其为经义也昂昂若千里之驹堂堂若大将之师视
纤士之妍容巧舌直贱优也才与识若此奚患不千古
卷五 第 15b 页
而标格过峻意棱棱若秋霜会当以朝曦煦之私尝与
言曰我中俴而外峭病与尔同是用拾格言尔诒尔殆
意我为日刓也夫天之觭也畀一长者匹一病人之矫
之也病则弗去而先去其所长我临岐涂而踟蹰盖已
久矣夙习陡发猝若干将之不可揣相向同病者我尔
又依然谁昔也已我病无陨尔长我尔当奚从焉语云
奔蜂不能化藿蠋越鸡不能伏鹄卵鲁鸡固能矣我闻
近古有纯人其偕尔则大程乎苟寘此文莫我犹人也
卷五 第 16a 页
文莫尔犹我也
  陈则梁稿序
庚申秋读则梁易屑为之序冬读苋园集八区得纵观
其全然烛谛想未尝不駴诧其奇也辛酉冬寄我韦先
生传尤奇绝视元美传次楩中郎传文长不翅轶之急
索数十帙分饷同好而则梁靳勿予颇用为恚乃者过
茅檐示我仑者菑再得纵观其全则瑰矞倍曩昔焉因
戏则梁曰子缪负奇僻尔应世艺毋得犹人则梁徐探
卷五 第 16b 页
近稿投余峭若亡胔清若亡淖比其茏苁浡兴也则若
八纮八殥八泽之云足以雨九州而和中土嗟乎若则
梁者真欲以此道图后凋者也昔苏子瞻语舒焕云欧
阳公天人也意天之生斯人甚难非且休息千百年未
易复生斯人余懦人也意遂信之直愿与造物者相恬
无事矣而世乃有强项如则梁者乎中央帝七窍倏与
忽凿之殆尽而则梁持削睨其旁不休一似必欲凿之
使出八万四千母陀罗臂又出八万四千清净宝目者
卷五 第 17a 页
海滨生若人吾窃忧造物休息未有期也
  卓珂月稿序
黄帝曰操刀不割失利之期兵莫憯于志矣夫老子曰
邦之利器不可以示人其有忧患也夫操刀者刃处前
镦处后前刃黄帝之术也后镦老子之术也刃镦无两
柯黄老有两术哉过用其锐以戕物物必反戕之不通
于阴符而刃是操申韩所以愁血指也卓珂月负奇性
自称其文有刀剑之气骤读之刻画峻峭洵有类刑名
卷五 第 17b 页
家者比其精言握固虽阴符及五千言不能过又不觉
肃然却立惊其智深而勇沉而爱珂月者犹以恣笔诋
诃横口凌轹为珂月忧夫酒入舌出舌出身失古人痛
以为诫而善默者反用沉醉六十日自全诋诃凌轹恶
知非古人所以不臧否人物者哉虽然窃尝有窥焉师
尚父八十年藏身似老子而会朝一战似黄帝计当年
雄姿悍魄视七十万众如拉朽而敬胜数语又何其小
心翼翼也大凡才智搏击之会奇铓迸射莫可逆制而
卷五 第 18a 页
一柔之以小心则自平当此之时径寸内亦自觉有兵
气销为日月光者刀剑将可得邪古礼有之进戈者前
其鐏后其刃进矛戟者前其镦夫以利器为天下杀机
之所聚而雍容出之则礼乐宛然矣又何事前刃后镦
者之多械也噫此古今才智之所听荧也敬就智深勇
沉者商之
  支小白新语序
予读唐人诗叹前后作者交相困前人之困类剥笋力
卷五 第 18b 页
去数层仅足攻肤壳而佳境乃在后后人之困类披沙
先至者捷攫精镠以去而后特崎岖瓦砾间拾剩宝自
雄开元大家独踞前后之会而夺其胜翻意之夷者使
沉翻词之木者使粲翻格之滞者使动沉矣粲矣且动
矣更谁翻哉止留一尖脆僻崄之径以遗后而后起者
亦宁尖脆宁僻崄而断不肯为初盛优孟于是一代之
风气遂日迁而不穷姚合选唐诗黜去李杜盖亦英雄
无可奈何之策乎举子秇至成弘始振讫隆万骎骎盛
卷五 第 19a 页
唐敌矣余戏谓少陵尚未出安得盛有敢盛隆万者举
巨觥浮之然读小白新语翻剥殆尽纵令醉供奉左安
石右诸葛浣花叟持稷契而来亦无隙觅片席地殆又
文径之极变也夫天下风气随才士转倘自此混沌遂
死恐小白辈不得不任其罪矣
  顾孔昭耦花居稿序
夫风流蕴藉必让晋人晋人不知也知晋人晋人十万
里远矣以彼超然迈往之姿中有独到而意之所适率
卷五 第 19b 页
尔神会盖自有其人存焉不在态度间也余每入人书
室见案头置世说一部几砚楚楚咳唾作态两袂间时
出香气对之辄欲呕噫嘻风流之厄至此哉吾友孔昭
神思閒寂与物无迕怯怯若不胜罗绮而中实渊箸其
为文殆不名一家而间出小题义供客往往翛然玄澹
具丘壑之致人若文髣髴有江左风夫子长著书五十
二万六千五百言而偶一传滑稽暂尔遂足槩名山之
副哉况状猊如妇人好女者其袖中乃有百二十斤铁
卷五 第 20a 页
椎人固不易知知人亦不易也世人见孔昭恂恂或仅
以清雅相目而读耦花草者又未尝纵观箧中之藏万
一取而供之残花劣石间又以两袂之馀氛拂之孔昭
不大厄乎余故力言其中之所存见风流不坠自与猊
晋容者十万里也
  壬戌廿房选序
每岁房书行世安仁与太冲交出而士遍以其目为之
邮良亦甚苦予患弗能给仅阅一二名选垂毕辄听友
卷五 第 20b 页
人持去终弗阅全帙盖非徒病懒也学道者当刻自爱
护慎勿多见凡劣以长鄙夷一世之心故予之于文也
鲜所涉多所钦同社中号予为不苛顷陈发交有壬戌
之选误以淘汰之责分责予篇什既繁厌憎易起安仁
不数过也太冲则纷然至焉大槩十不得存一而参阅
时复互汰其所未汰是以所存益稀友人有诘予者谓
子故非苛于文者也盍以宽佐之噫独不闻刘梦得之
论文者乎文士各执所长与时而奋粲然如繁星丽天
卷五 第 21a 页
而芒寒色正人望而敬者五行而已予念斯言未尝不
悚然正襟而坐也文无论工拙要期于有光光既外射
更当决邪正焉彼耿耿然腾一隙之焰者小明耳譬之
长夏星流曾不及霣地成石恶足比数若夫诡矞自恣
光焰足以駴一世而弗恊于正此乃所谓欃云如牛枪
云如马者也直思弯乌号落之肯令张芒角乎因叹豪
杰之有正焰者千古来不可十百数文章之有正焰者
千古来亦不可十百数又何况三年然则兹选也世容
卷五 第 21b 页
有病其宽者予故非苛于文者也
  五朝文略序
士人习缘之深孰有深于制义者哉聚两京十三省之
豪杰昼夜角逐其内而谓百世后只字不得传吾不信
也然自洪武迄今倖存者不过游戏不经意之小题义
而至于析理之文尤豪杰之所专心致志于其中者反
习焉不工工焉不传是诚曷故焉盖小题义得纵其材
武而入于理则束且穷达攸系虽高奇者未免衡世法
卷五 第 22a 页
于胸中此念不净则种种氛壒皆得而侵之技之所以
不得工也工矣片语脍炙万众争拾之天下但见雷同
之众而不复知作始之艰等夷视之矣此其不传一高
材捷足之士吸取精意别传新藻出之天下更以后出
者为脍炙而以原本为馂馀弃之犹委蜕也此其不传
二一人竖义万众争出其智以求胜纵复崤函之固必
举而翻之再翻之后虽新操觚者亦得以糟粕笑前人
此其不传三始而剽袭继而脱化终而披剥前人已无
卷五 第 22b 页
馀地矣而又或有庸谫无志者于他人披剥殆尽之日
依然剽袭如初于是诟厉交集并作始者亦蒙恶声焉
虽欲以只字存得乎此其不传四独杨贞复阅数十年
犹新然宦稿耳蹊不合于墨且禅那也理又不合于儒
故偶乘剽袭之所不到以大其年岂文之正哉许敬庵
邓定宇诸公皆渊然邃于理而乏才锋学人罕习之才
锋敏妙许钟斗一人而已而浅于理苦心士不尽服也
唯汤霍林得许石城风度高其帜以来天下而天下翕
卷五 第 23a 页
然宗之至今末流滥觞不可户晓论题神者谓题神不
在实字在虚字又不在虚字在无字处似也宗汤者遂
至低声下气以无骨为有度无味为有养举圣贤精深
切实之理士人光明洒濯之气悉以柔曼销之此其弊
在灭题中之所有论题脉者谓某字根某字某句根某
句某节根某节相题者须如子之顾母似也宗汤者必
并顾母之母夫母之母犹近也并路人非母者而母之
有一人不以非母为母则坐之辟曰法脉舛缪其烦也
卷五 第 23b 页
不啻如商鞅之刑弃灰其酷也不啻如商纣之设炮烙
此其弊在赘题中之所无若此者固自以为深于圣谛
者也其于圣谛乃若此意者彼亦自有独创之奇而众
特剽袭焉脱化焉披剥焉又剽袭焉以至于此与曰非
也始出时天下群而哗之非哗其奇也哗其凡耳而不
逞才不使气其说最与无才气者便凡平时嗫嚅琐尾
不得扬眉瞬目于人前者一旦位置居豪杰之上以故
类多而地日尊虽豪杰负才气者亦俛从之此无非无
卷五 第 24a 页
刺之文所以盈天下也万历末士始争自震厉而桎梏
乍脱或至决藩于是则有嗜古者好琢似子似经之辞
以为奥而不必众之解中之安欺人者亦不免为人窥
又有佻达者以灵变自憙譬如轻俊子弟有谐谑而无
庄语有疾趋而无雅步端士弗之钦也至千蹈厉者相
竞为北鄙之声则忧时者已愀然如洛中杜鹃矣以故
数年来坛坫蜂起而文家牛耳终群睨而无所归意必
挟至奇之才锋抉至正之名理奇足夺赝正之气正足
卷五 第 24b 页
折赝奇之心仕后人争为剽袭争为脱化争为披剥而
精微独到之处终有剽袭脱化披剥之所不能尽则遂
将以后人无可谁何者独垂于大块之间使后世读之
者莫不欣然解颐逌然会心快然击节曰异哉经史子
典集之外别有奇文焉在此庶几哉不羞一代之业乎
而吾未有所宗也徒嘅然叹习缘之难破而已矣偶选
嘉靖以来文妄致其喋喋云
  制义自序
卷五 第 25a 页
家夫子之教余文也曰从理路而入脱理障而出以故
析理自娱余垂髫时已津津焉性极浮动目有所触神
辄跃跃欲飏去而一坐蒲团万籁无响虽迄今无一获
乎然窃谓甘苦备尝之矣每思路初入如独行空山苔
径幽寂衣袂间时闻芳气又如舞雩春风三三两两又
如兰亭好会萧萧散散若有意若无意得趣特深盖尔
时揣摩之念毫不入于胸故往往有隽永之味焉甲寅
年始入闹场相务为声色砌之凑之修之削之种种俱
卷五 第 25b 页
堕苦海乙卯后始愤然愿为天下雄戊午胆气差王手
腕渐熟庶几乎运斤成风胸吞云梦泽笔涌若耶溪时
时有焉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洲时时有焉
一拳打碎黄鹤楼一脚踢翻鹦鹉洲时时有焉然有太
白之跋扈飞扬而少子美之沉郁顿挫其气往往喷薄
激射而不可遏出以质友人友人有时解颐有时击节
又有时瞠目直视由此观之今文可喜者固多可愕者
更不少也广东知非和尚戒余云子勿使善气善气恶
卷五 第 26a 页
气两者并行世间无有差别余因思生平跳逿之气先
伏于心而徐发于文又将遍现于容猊颜色辞气之间
此必非快然自放而已其螫必将有所中思之不觉汗
浃且气安有能笼罩当世者哉曹操挟鸷毒之性握生
杀之柄一时豪杰各怀蹈虎尾之惧而祢衡毒谑怒骂
恣其冯陵其胆气诚有大过人者而李白无取焉曰魏
武营八极蚁观一祢衡及白之气使高力士于殿上也
乘醉落笔旁若无人自以为一世之雄豪而玄宗又目
卷五 第 26b 页
为酸子可见气之不足以动天下若此是故一往无前
之气必抑之使沉夷之使平分毫无异于庸人然后可
以荷天下之事而不偾况文士尤浮荡而不根者哉且
吾尝游杭之山矣初涉山麓湖光千顷迤逦而上西湖
忽浮树杪间又数武忽睹浙江之涛又数武见东南无
际汨汨焉若黄尘涨天者盖海天接也俯视西湖不翅
沟浍同行者踊跃叫绝谓生平壮观仰看松梢日轮可
捧而袖也反而问山僧曰顷所登岭何名僧曰无岭也
卷五 第 27a 页
曰高甚矣何谓非岭僧笑曰樵径耳同行者相与爽然
若失可见文士嘐嘐自以为气高天下者皆认樵径为
峻岭者也当世不少智人下瞰文士渺乎甚少咆哮者
如蛙怒叫号者如蚊鸣雄奇者如家鸡称霸于群雏之
中而余乃傲然弗顾谓胸次之磊落锋铓之锐利遽可
自张其焰而弗思调剂于中和不亦陋乎余今而后将
空其中以受当世之药石脱理障而出仍复从理路而
入庶足以破樵径之小观而锄衡白之顽骨矣嘻此岂
卷五 第 27b 页
易言哉此岂易言哉己未孟夏命老苍头录旧稿百馀
篇而书此为序
  送钱彦林序
彦林吴人也有燕赵风平居慷慨论人物小不快毛发
尽立以此臧否古人多矣古人不知也以臧否今人今
人乃大恨夫彦林岂苛于人者交游有一善未尝不津
津道之其意直欲遍告诸当世之人或弗应则龂断然
与之辩其好扬人善若此然至其诋诃人也亦复痛发
卷五 第 28a 页
无馀辞虽素见誉者莫不人人自危也嗟乎目前之人
畏子敬子者多矣爱子者几人哉属者尊人出谳三辅
狱报命还朝彦林将其家以北当与燕赵之士游窥其
囊则诗若古文辞凡臧否古人者皆在焉试从耳热之
后按节而歌之以求友燕市中岂尽如目前之人不相
亮者哉然我尝与北归者言矣问有侠而隐于屠者乎
曰无有也问有歌风击筑其俦乎曰无有也所见士大
夫率深谨寡言顶与踵恒相接如是尔矣然则以彦林
卷五 第 28b 页
游其间又安能甚谐也邪慎之哉吾忧其申申而詈子
也子长年二十遍游江淮而文益奇子适如其年归囊
之富必有百倍于今时者吾将试其臧否古人者何如

  赠孙痴序
六七年前曾遇一痴人蓬头穿穷裤果腹而脩髯性嗜
酒口中多作不可解之语一发辄奇中人邀之相或瞠
目直视竟日不肯对或逢人道上则又倾倒言之间发
卷五 第 29a 页
人阴事为市儿所笞骂笑弗与较叩其姓名不答固叩
之则诡曰我沈雨脩也因共目为沈痴沈痴云今年来
忽诡而孙衣冠举止稍易向年狂态而奇中处益绝倒
顷相遇钱监军坐手大杯灌塞上葡卜酒㗋间汨汨作
江涛声纵横谐笑髯张如戟令遍相戏下苍头鲜首肯
者再阅天雄健儿亦慨然发无人之叹意勃勃欲封狼
居胥也于是举坐矜肃叹雨脩非痴人而雨脩则出一
横幅率相逢者所曲绘其痴状嘻嘻昔海岳忿米颠之
卷五 第 29b 页
目至有辩颠帖而雨脩顾惟惧痴名之不归人既不信
辩颠之非颠也其谁信认痴之真痴哉嗟乎余尝凭吊
往古闻沈深负奇者多托一奔走之技以物色天下士
而天下士沈深负奇亦多佯狂垢污使人不得闻天下
大矣屠沽中岂无有材堪将相者乎子且饮我将以问
痴者
  寿钱母序(代大人/)
钱长君居长安念母太安人甚以疏上闻诏许归省适
卷五 第 30a 页
会太安人七十里中欢然谋所以觞太安人者而某适
奉使过里咸语某曰子年家子也其善为太安人颂某
再拜言曰慈母抚髫孺之额而祝之贵鲜不望为庙廷
用者也迨起家事主鲜不望其霖雨天下然人主处璇
台紫宫中一念圣膏泽数十世一念颇霜雪亦数十世
其始必各有一言入其隐以种数十世之因而外廷莫
知也朝夕经筵者或知之第使映心之语纂组以入君
上之黈纩而片言神动则濡泽于物将无穷是以贤者
卷五 第 30b 页
恒乐居焉又或延伫朝端无可为黔首请命即德意层
累而下逮官府文书止矣终不逮赤子之身志士或恨
之譬之委婴儿它人手而旁睨焉旁诲焉纵人尽如我
终不如内诸怀而亲哺之之为快也故良二千石之得
行其志也与天子侍从臣等盖尝论之亲乎上者功大
亲乎下者泽浃皆足快霖雨之愿者也今太安人诲令
子盖有成绩矣长公遭遇明圣显皇帝亲擢为第一人
天球太衡宝之次君又方为天子守股肱郡髫年所祝
卷五 第 31a 页
何以踰兹长君入礼闱也每日焚香祝天曰臣委蛇辞
臣之末靡可藉手以报明主是役也愿为社稷罗贤人
太安人闻之色喜往次君谳三辅狱多所平反迩守大
名声名蔚然著焉太安人闻之又色喜两君所以怡太
安人者何如哉方今冲圣嗣服殷忧未平大名古天雄
地正莱国所谓北门锁钥者京都保障实冯焉畴沃帝
心畴固封守吾知两君慰太安人者当有在也夫世人
全活鳞介尚能为其亲延龄况两君佩慈训也以出方
卷五 第 31b 页
且寿吾国寿吾民而太安人取什伯于亿秭中夫庸可
量邪某不敏窃谓引眉寿于无涯者莫过于此敬随诸
君子执爵以献
  贺某尹序(代/)
安福某侯令瑞安仁声遐闻于朝佥谓瑞安不足以久
辱也于是下邑二三同人在帝都者相集谋曰若忘里
中父老言乎行矣善事天子苟图利桑梓其为择廉令
当今百辟谁有右某侯者乎舍此其焉求由是则冢宰
卷五 第 32a 页
以更邑请矣而瑞安吏民闻之驰诣中丞直指吁留者
日数千人乃合疏上请如吏民言诸同人复要冢宰固
请久之乃诏许下邑方侯之迟迟来也穷乡之民日出
挽市人衣而问曰公来乎曰寻至矣民则大喜归而传
告里巷已见迓者弗时至复疑曰公来乎或曰弗复来
民则戚戚自恚曰吾侪小人穷民也敢冀乳哺乎且怨
曰诸大夫孱儒耳岂能致良吏与汝曹无何侯至民大
喜过望既下车吏例进器具财用惟腆侯愕然曰谁寔
卷五 第 32b 页
作俑乃荡中人数十家之产以媚新令趣持去更以其
直进我将购田埋骼焉自润名一钱以上者有如日令
下民皆引壶觞相庆而好持令短长者咋舌寒立寻出
教与门下诸胥史约门外主宽门内主严居无几悉汰
诸胥史冗食者又居无几悉发其宿辜被谴者帖若乳
貙之就束也而小民则快若燖鸡之出汤火喜如不胜
自兹百政具举令朝发而讴吟夕作咸谓侯之于民也
洵所谓殚心者而侯则时进逢掖士商艺谆谆然导以
卷五 第 33a 页
甘苦之所熟尝士心倍驩会侯以覃恩拜纶綍之锡国
人胥庆茂才十馀曹徵言于某某思宋韩公之入西府
也苏子瞻使门前诸生作贺启数百言辄裂去曰明公
岂此少哉要当有辅于左右者今某诚不习谀而新政
之快又巧如人意所欲出将安所托以附古人诗言之
在彼无恶在此无斁庶几夙夜以永终誉往下邑之迓
侯也瑞之人靳弗与相与距城闉而诟虽古雍轮鞅不
前者宁越斯乎临下邑数月耳民已豫愁渝年奏最天
卷五 第 33b 页
子复谓下邑不足以久辱当柰何婴之念乳哺也盖若
此自今以往民一如侯之所行者而讴吟焉侯还一如
民之所讴吟而行焉嘉惠庸有既乎然则二三子入贺
其亦赋振鹭焉可也
 
 
 
 茅檐集卷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