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渠遗书-明-魏校卷十六

卷十六 第 1a 页 WYG1267-0960c.png
钦定四库全书
 庄渠遗书卷十六     明 魏校 撰
  拾遗
  说
   心说
天大无外心大亦无外此理元无限量无穷极天体太
虚包运地形于内地形有涯天之气无涯然犹有滞也
气之妙用为神不疾而速不行而至能弘是理充塞流
卷十六 第 1b 页 WYG1267-0960d.png
行何有限量穷极人本天生理气形神合下均付恰如
天之脱壳包裹于外心体太虚宅于中央形骸有间隔
气常与天相通心之神明不测能弘此理而与天同天
有元亨利贞心有仁义礼智天生万物人成其能以赞
化育天运一日一周气形有滞也心之妙用即天之神
是故前乎千万世之既往后乎千万世之方来远而六
合之内外思之皆在目前宇宙内事皆吾分内事更无
古今远近内外之间天体惟一自古至今上自群圣下
卷十六 第 2a 页 WYG1267-0961a.png
至庶民以及于吾惟是一心心如有二乃是世上别有
一天更焉得有是理为人有这形气便生出形气之私
自小了他就躯壳上起意思好名也只为有我好胜也
只为有我好利也只为有我穷则欲富富则欲贵贵则
欲康宁康宁则欲寿耳欲听美声目欲视美色口欲
食美味鼻欲嗅馨香四肢欲便安佚物欲牵连无穷日用
间一任气质用事气质强便常失之过气质弱便常失
之不及知有一身则更不知有一家知有一家则更不知
卷十六 第 2b 页 WYG1267-0961b.png
有一国知有一国则更不知有天下方寸间被那许多
私欲重重间隔如何能与天相似且道宇宙是甚样大
人只有数尺躯其生不过百岁所以能与宇宙同大者
以此心也此心既被形气私欲间隔但将身形来放在
宇宙间与之比量自是不胜其小唯圣人为能尽心天
地万物浑然同体包括宇宙在方寸间形体有滞听所
不及则合天下之聪以为聪视所不见则合天下之明
以为明躯壳上有欲如饥渴之于饮食男女之于室家
卷十六 第 3a 页 WYG1267-0961c.png
亦皆与民同之虽有形气亦自间隔不得无有限量无
有穷极从古千圣以来唯传一心以开来学木必有根
然后千枝万叶可依而立水必有原然后千流万派其
出无穷且道世间万事何者不出于心此是一个大本
总会处此心既存有个主宰然后万事可以次第而治
今欲作圣岂外此心心外无事事外无理惟是人欲蔽
隔天理不得流出到那事上必须常存此心凡一事上
必有一理随事精察其理而力行之一事上人欲既不
卷十六 第 3b 页 WYG1267-0961d.png
得间这一事上天理便得流行积累之久事事皆天理
从此广大胸中流出夫子所谓一以贯之也学者欲到
此地位亦须先用此一以贯之功夫下学而上达也俗
学只见圣人事事恰好不知圣人事事都从心上出来
只管觑著那迹去做不曾见得大本头绪既多茫然无
下手处虽能随事用功只是外面略睹个是里面元不
透彻外面略制得住里面打叠不尽内外判成两截虽
有积累功夫岂能贯通全体哉其与禅学近似者又谓
卷十六 第 4a 页 WYG1267-0962a.png
但能常存此心万事自然皆正更不随事用功盖因错
认心体虚空万事之来逐旋照映出个理岂知人心塞
渊浑只是理所谓理者非他乃日用万事所以当然之
故也今欲块然以存此心而万事皆弃不讲则是专内
而遗外心迹之判也久矣大率理气形神虽本一体然
气精于形神精于气理形而上虽气之妙用犹未离乎
形而下也老氏之谓虚释氏之谓空盖只窥测得那一
气孔神处不曾见个实理老氏谓虚能生气前一截才
卷十六 第 4b 页 WYG1267-0962b.png
是大道自然后一节只是糠秕故欲清净无为任万物
而自理岂知大道体用一源显微无间其欲无为亦只
是见世人用尽智力终有穷屈时故全不役智力但因
其势虽有为而以无为为之此只是占便宜其与圣人
顺理而行者作用自别也神仙者流亦略窥见一气孔
神故欲炼气蜕形逆天以祈不死岂知逆理则此心先
亡纵使灵气能延数百载何以异草木鸟兽之永年者
哉释氏妄谓天地间万物生灭只是一个大轮回惟有
卷十六 第 5a 页 WYG1267-0962c.png
虚空本体不坏世人心迷贪著外物念念相续不能脱
离死生故欲直指人心顿悟真如本性一空一切空名
为出世间法岂知大化衮衮其出无穷譬如烟出突中
上面一番未尽下面一番又生元无轮回相受心体虽
虚中涵万理却是真实无妄惟有人欲本空今乃一切
指以为妄便欲善恶都莫思量至于灭三纲五常而不
顾遂为天地间一大罪人只因圣学不传世之学者此
心终日向外支离而无成有能鞭辟近里用功者又因
卷十六 第 5b 页 WYG1267-0962d.png
不知主敬之道硬去把捉此心奈何不下释氏却谓吾
心本无事可以不操而存其法至为捷径谓云可直造
圣人释氏最下者亦有羁制其心之法故好高欲速之
士多陷溺焉噫大道既分散为天下裂后之学者不见
天地之纯古人之全体时得一察以自好其弊可胜叹

   性说
天命有元亨利贞故人性有仁义礼智人性有仁义礼
卷十六 第 6a 页 WYG1267-0963a.png
智故人情有恻隐羞恶辞让是非纯粹至善本来如是
其有不善又从何来人有此心便具此性盛贮该载敷
施发用都是当人气质所为乃其良知良能也性即太
极气质出于阴阳五行合下禀得便有清浊厚薄不齐
处气浊则遮蔽不通质薄则承载不起血肉之躯物欲
易致陷溺坏了那良知良能故性虽本善而不能免于
气质物欲之不善此性元是降衷秉彝人因气禀物欲
有不善处终亦不能灭其性之善也上天之载无声无
卷十六 第 6b 页 WYG1267-0963b.png
臭人性本来㓗㓗净净不可添一物才被气禀物欲夹
杂便生出恶善本固有恶乃性中元无逐旋添上本体
被他污秽是有了多少声臭然恶亦非从外生只是反
著这善便做成恶本体不得自如善固常在若能翻转
那恶依旧是善恶都成空因其本无故也心如太虚除
却许多气禀物欲剥落消殒剩存本性便是一个好光
朗空阔底世界所谓人猊而天也古之圣人江汉以濯
之秋阳以暴之只是私欲净尽耳然亦未必尽是天生
卷十六 第 7a 页 WYG1267-0963c.png
都从下学做起故中庸自衣锦尚絅功夫直说到上天
之载无声无臭孟子道性善而夫子曰性相近伊川云
性即是理而明道谓性即气气即性后学疑而不决遂
费多少言语分疏主孟子者曰有天地之性有气质之
性孟子言天地之性性之本然也夫子盖言气质之性
耳主孔子者曰天地生人此理已自落在气质夫子论
性实兼理与气质而言孟子是就气质中挑出此理来
说耳夫孟子道性善正出于夫子易大传继善成性之
卷十六 第 7b 页 WYG1267-0963d.png
言古圣贤论性皆是直指当人气质内各具此理而命
名不杂那气质来说亦何尝悬空说向天地上去性形
而上者也气质形而下者也若兼理与气质滚说作性
则无形而上下之分矣盖性之字义有二其一性与情
对其义为定名其一性与习对其义为虚位性从生从
心言人生而具此理于心名之曰性其动则为情故性
情皆从心此于六书属会意正是性之所以得名汤诰
易大传中庸告子篇言之详矣性字从生人之气禀出
卷十六 第 8a 页 WYG1267-0964a.png
于天生故借生字为义亦名气禀曰性而常与习并言
习则成于人为者也此于六书自属假借亦犹姓本姓
氏之性因取生义借而为子姓之性也伊川谓习与性
成论语性相近也习相远也古语少成若天性习惯如
自然凡此皆是假借言性字义本虚故可包得善恶在
内伊川所谓生之谓性止训所禀受也中庸论自诚明
谓之性自明诚谓之教孟子曰尧舜性之汤武反之亦
与篇内性字不同六书之法假借一类甚多自是后人
卷十六 第 8b 页 WYG1267-0964b.png
执著子贡谓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故其言
不见于论语但见性相近也一言便谓正是夫子言性
处然则荀子道性恶与孟子都只说得一边扬子论性
善恶混韩子论性有三品其说皆不悖于圣人矣岂其
然乎伊川见荀扬韩错认气质作性故才说破性即理
也明道是指气质内有此性元不相离耳孟子道性善
不曾说破气禀有恶后人更信不及故明道又谓论性
不论气不备论气不论性不明二之则不是亦非谓论
卷十六 第 9a 页 WYG1267-0964c.png
性当兼气质言也古今论性莫精于孟子其言曰今人
乍见孺子入井必有怵愓恻隐之心极恶之人其性几
若灭息而至此不觉自然发见则其本善可知此易复
其见天地之心乎复小而辨于物恶习虽深善念但有
些子发见便自精彩不同若能凑合零星渐成片段只
此这些子便是做尧舜底基本也只因迷而不求依旧
又被气禀物欲汩没譬如自家有个大宝藏埋没瓦砾
中零零星星时或透露得人指示又不肯去寻求只管
卷十六 第 9b 页 WYG1267-0964d.png
问人借宝来看岂不可哀也哉
   理气说
太虚气也大块气之质也气聚成质人物盈其间矣孰
纲维是一理以主之理非别是一物在气为主只就气
上该得如此的便是理之发用而其所以该得如此则
理之本体然也理本该得如此然却无为不能自如此
气是个盛贮该载敷施发用底凡理之能如此处皆气
所为也气滞于有而运复不齐便有差忒不能尽如此
卷十六 第 10a 页 WYG1267-0965a.png
处但他原能如此不害其有所以该得如此底在上亦
未有久而不复其常者易曰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
者谓之气道即理也气能具是理故谓之气理一而已
随气所具各各不同当下俱有一个所以该得如此其
不同处正是同处此理所以能为气之主夫气之始混
沌未分只是浑沦一个该得如此及至开辟气分为阴
阳则理亦有健顺五常之别缺一则不可以为造化二
五错综变化万殊总是一个该得如此而分不同在这
卷十六 第 10b 页 WYG1267-0965b.png
里便该得如此在那里便该得如彼做出千万个该得
如此底出来其实只是一个该得如此故能随在具足
到处圆成充塞流行更无空阙所当然字说不尽故更
著所以然也气精英不能无查滓精英则虚而灵能妙
乎异查滓则塞而不能但理在查滓则亦随其所能有
个当然处天浑是一团精英之气包运乎外而地形查
滓拶在中间故天德便健地只是顺天地气化滚来滚
去生了一番人物又生一番人物性从何而来即天地
卷十六 第 11a 页 WYG1267-0965c.png
所赋之理各就他分上有个所以该得如此人得气之
精英心含二五之秀健顺五常之德与天地同亦惟圣
人全禀精英能尽其性其次精英中带了些查滓以多
寡为智愚贤不肖之等差惟其性无不同故皆可以变
化唯一种下愚之人查滓太多天地精英之气偏有所
不入孔子论性所谓不移之质是也物乃气之查滓
所成窒塞而蠢其性不复能与人同但随形气所能具
个该得如此是故飞者得此理则为飞之性走者得此
卷十六 第 11b 页 WYG1267-0965d.png
理则为走之性潜者得此理则为潜之性蠢动自蠕植
物何知亦各自为荣瘁不相假借陵夺而能若蜂蚁之
君臣虎狼之父子乃其塞处有一路子开便具得来与
人性相近龟麟龙凤四灵天地间气所出终以查滓限
其精英故终不如人性之贵也人身小天地但观吾身
便可见万物这一团气其查滓结成躯壳包裹于外耳
目鼻口手足各有所能而不相通心都中央精英之会
无所不能故能妙是理众体不得而与焉然亦各随其
卷十六 第 12a 页 WYG1267-0966a.png
所能有个当然之则而同出于吾心手足皆蠢耳目虽
稍灵然岂能如心之神明也哉观此则人物之性固可
默识矣心本属火与肺肝脾肾分属五行然五常之德
实具于心而诸脏不与以其形气偏塞也然亦各具得
些意思肝发生仁也肺清肃义也肾藏蓄知也脾任养
信也亦犹五常之在天地各因五行生物之气而名非
就形质上说然质具于地者也亦各具得些意思天地
有混沌开辟人物亦有混沌开辟人之大始气浑浑未
卷十六 第 12b 页 WYG1267-0966b.png
分其理惟一形生之后气散为百体而心虚中二五之
气咸备有物有则其理总会于心浑然之内脉络贯通
当其未发则亦冲漠无朕盖此众理即一理之所为故
能无所不包日用应万事都从心上这一个理流将出
来遇父便成孝遇君便成忠触处都是虽各有个文路
子相通其实只是一个理夫子所谓一以贯之也试尝
论之鸟与鸟类也然而凡鸟不可以皆为凤兽与兽
类也然而凡兽不可以皆为麟何则其形异也圣人
卷十六 第 13a 页 WYG1267-0966c.png
与我同类耳目口鼻手足皆无弗同其心岂容独异
心既同则其性亦同岂有不可至之理故曰惟圣人
然后可以践形彼学而不求至于圣人者皆自暴自
弃者也
  序
   赠胡重器佥宪福建序
淮阴胡君重器守南京秋官尚书郎褒然有才望漳南
故多盗国家患之乃命胡君佥福建按察司事往治其
卷十六 第 13b 页 WYG1267-0966d.png
兵赐玺书以从事寮友于君仲仁符君同和辈祖之于
江谓余以年好属以赠言余惟今海内多盗孰非国家
之良民乎饥寒切于身而公私复交征其利是故不得
已而为盗非不知其终不免于死也以为获一日之养
则延一日之生犹愈于立殒命耳长民者弗能养民之
生又欲尽促之死吁亦忍哉君之往也其无以盗为可
恶而以为可哀蔼然不忍人之心愤盈于中而充溢于
外有以先加乎民俾闻之者虽极凶恶咸情得而动心
卷十六 第 14a 页 WYG1267-0967a.png
焉曰是欲生我者也下车之初痛自刻责以率其下先
去在官一切贪污苛虐之人由是发号施令与民更始
理冤滞赈贫穷均赋役节财用凡可以佐民者汲汲为
之不遗馀力将见困穷之民欲为盗者以为自今吾犹
可以生也何苦而从盗乎既为盗者咸知君有哀矜之
诚无忿嫉之念亦将消阻闭藏各欲解散乃徐为之规
画或可招安或当剿灭时措之宜询于群谋而断以已
意尽一方之才处一方之事宁不恢恢乎其有馀地也
卷十六 第 14b 页 WYG1267-0967b.png
哉盗既解散又当益恤民隐可兴之利当除之害次第
不遗庶民各安生而无将来为盗之患矣君尝为理官
盗之抵死者尚欲为求其生今兹之往盗之犹可以生
者君岂忍尽寘之死邪君之司刑不忍轻寘一人于法
夫兵尤刑之大者也一轻用之则人之不得其死者众
矣君岂忍之哉吾固知其不然矣昔汉宣以龚遂刺渤
海遂因请曰国家赤子弄兵于潢池今将使臣安之邪
将胜之也帝曰选用良吏固欲安之耳遂复自请毋拘
卷十六 第 15a 页 WYG1267-0967c.png
臣以文法今国家以漳南多盗擅君以刺史之权予君
以玺书之重视汉宣之用龚遂殆将过之君将何以称
上意邪亦曰昔之有司使良民为盗今君使盗为良民
则漳南之治当与渤海同而国家得人可以比隆于汉
室矣岂不休哉虽然余之言止盗皆安养之事耳未及
教民也民生有欲不能无争争则易以乱惟礼可以已
之君以戴记起家登进士必能以礼让教其民矣余故
可得而略也
卷十六 第 15b 页 WYG1267-0967d.png
   送赵终吉擢守曲靖军民府序
蜀人赵终吉连守三州皆有惠政君去州之民思之入
为南都尚书郎校久从君之后知君有德长者也正德
己巳君擢守曲靖军民府寮友严家孚辈祖于江之浒
而需校赠之以言校义不可辞乃言曰郡守民之师帅
也曲靖地方数百里纪纲之理乱风俗之污隆咸系于
君之一身焉耳政始于自治则不严而肃教始于躬行
则不令而从是故其本莫先于正已守也者承君之德
卷十六 第 16a 页 WYG1267-0968a.png
而致之民者也否则上虽有爱民之心下孰与被其泽
哉曲靖远京师万馀里而吾君以其土地人民全付与
君以君能宣其德也君身在外乃心罔不在帝室则吾
君无南顾之忧矣是故其职莫重于体君郡之民以守
为父母曲靖之民皆君之子赖君以养其生者也今之
为民父母者苟利于已而不顾其害之切于民求已之
名而不计其名之无其实民奚赖焉君能爱民如子民
将爱君如父母矣是故其德莫切于爱民曲靖一郡合
卷十六 第 16b 页 WYG1267-0968b.png
四州二县之属吏于兹土者以百人而君为之长君知
其贤而劝之人孰不勉于善知其不肖而惩之人孰不
愧于恶是使不肖为贤也君欲知其贤与不肖则莫若
进其人于庭而问之退而试之以事书其姓名于屏朝
夕访之而疏其下则贤者易知也不肖者易知也而赏
罚可行矣是故其要莫急于知人一郡之内庶事皆责
于君人性之所宜政体之所尚可兴之利当除之害守
一人岂能尽知而尽行之邪君其虚心以求之使四境
卷十六 第 17a 页 WYG1267-0968c.png
之内皆欣欣然而来乐告我以善则众人之功孰非君
之功邪是故其次莫大于好善君之往也行是五者请
毋缓其功而急其效毋有其始而靡其终时有毁誉事
有利害毋徇其在人而忽其在我则于为郡也何有众
曰如子之言亦可以治天下矣乎曰今之郡古之国也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国治而后天下平
君今日以是道治郡而有成功异时由郡守高第入为
公卿则所以治天下者亦举是道而措之焉耳众皆曰
卷十六 第 17b 页 WYG1267-0968d.png
诺遂书以为赠
   送吴得中佥宪浙江序
莆人吴得中守南京秋官尚书郎以清谨闻正德己巳
冬擢佥浙江按察司事校赠之言曰宪司正人者也已
独可以弗正矣乎自治之弗严人将怨而不服躬行之
不至人将慢而弗治是故其本莫先于正已风宪之职
激浊而扬清贤者弗进而进者匪贤人奚以劝不肖者
弗退而退者匪不肖人奚以惩是故其要莫急于知人
卷十六 第 18a 页 WYG1267-0969a.png
监司察守令者也郡弗治责诸守县弗治责诸令若仆
仆焉代守令而行其事则亦一守令耳是故其职莫贵
于得大体已弗正则好恶弗公而取舍弗明不可以不
知人不知人则无以委任而责成功虽欲务大体弗可
得已三者相因其本则一耳君曰子之言至矣尽矣校
曰未也君尽其在我者矣而毁誉之至于人利害之出
于天有不可必则将如之何君曰请益校曰言有义有
命焉义所可君则为之义所不可君则勿为其于毁也
卷十六 第 18b 页 WYG1267-0969b.png
奚以怒其于誉也奚以喜祸福之在天也莫之致而至
非今所能移莫之为而为非我所能必若见利而趋见
害而避亦惑也已矣君曰敢不敬蚤夜以求服膺子之
言因次其言以赠
  志铭
   损益夏敦夫撰李一清墓志铭
君讳沧字一清姓李氏初号石泉后以弥文且近名遂
去之世为金华永康人其先有讳远者唐杭州刺史其
卷十六 第 19a 页 WYG1267-0969c.png
子旸为参军破贼有功遂家于杭旸之孙德明为永康
始迁之祖曾祖讳秉良尝代父诣狱而卒人称其孝祖
讳仁仲父讳鉴母蒋氏兰溪枫山章先生尝志其墓君
自幼凝重不妄语笑常侍父母侧承候起居如成人见
者莫不叹异甫长即有志读书事师唯谨年十四补邑
庠生弘治戊午领乡荐赴春官落第南还适父疾特延
明医汤药必亲尝衣不解带者月馀及卒哀毁骨立葬
奠悉准文公家礼服除入太学时枫山先生为祭酒甚
卷十六 第 19b 页 WYG1267-0969d.png
器之正德戊辰登进士第奔母丧哭至绝而复苏者数
四每以不得躬视汤药殡殓忽忽如痴醉者两阅岁遇
忌日辄涕泣曰今虽欲尽孝敬不可得矣仲兄患足疾
每自外归必至寝前省视祁寒盛暑不废家事无巨细
必咨禀后行季兄泽蚤世遗孤友杜方在抱抚育教娶
若已子卒以成立辛未冬服阕赴选除授南京工部营
缮司主事工曹岁造恒裒民财将以缘是乾没事涉内
府多宦寺参主之故积弊牢莫可破君莅官一以清慎
卷十六 第 20a 页 WYG1267-0970a.png
勤自将夙夜奉公视官事不啻家事爬奸剔蠹毛发不
可干以私不为利势回屈始而物情龃龉久之遂安以
定今冢宰孙公为工部尚书雅知君凡有兴作悉委之
君条其材用徒庸卒减前费什之五六不忍糜国家一
钱以重病民孙公甚敬信之仪真岁运甓俵官民船附
京师命君督其事君安靖识大体不为细苛民用不扰
而吏亦无所容其奸事可便民则为措画纤悉舟航往
来及居民商贾之在仪真者无老稚贤愚咸颂其德仪
卷十六 第 20b 页 WYG1267-0970b.png
真当漕河冲置坝蓄水惟大潦乃启闸泄之中贵人利
舟便多决闸以行君以法守拒之动摄以威屹不为动
惧而止者甚多或赠以文绮之属君例坚辞不受中贵
人亦雅闻君名不敢强平生有守皆此类踰年竣事而
还复差司龙江抽分竹木厂君以疾辞时少宰石公署
工部曰此非李主事不可必需其愈而遣之不得已起
而视事藩府戚里有漏税者君追而治之不少假借虽
宦同事者亦惮其风采初乾清坤宁灾至是敕取大木
卷十六 第 21a 页 WYG1267-0970c.png
上供君视事如平日持法谨严而用意一本于仁恕不
忍重㩁商人财令价踊贵以病民颂声播远近冢宰陆
公闻其名方欲擢置吏部以自助不意寝疾而卒实正
德十年七月十七日也享年四十有七病革时顾谓其
所亲曰吾死慎勿须材于公家为吾平生之累及卒无
以为殓妻徐氏尽鬻其装始克归柩贤士大夫相与吊
于朝行旅之人故有德于君者相与哭于野门生耆老
之在乡者相与白于有司为立里门以旌之表曰清修
卷十六 第 21b 页 WYG1267-0970d.png
吉士盖君之积诚动人也友人蜀王教以诗哭之云伤
心病革买棺言千古同符昜箦论识者以为名言子男
彬臣媵尹氏所出尚幼以卒之明年月日卜葬于霞里
祖茔之傍去家二里而近一清资质近道好义乐善不
啻饥渴之于饮食游太学闻枫山论学慨然有求道之
志及官南都日以亲贤讲学为事欿然自视若愚退食
自公辄闭门不出潜心六经语孟及程朱文字而求穷
理修身之方凡异端之说及近世词章功利之习不以
卷十六 第 22a 页 WYG1267-0971a.png
一毫经心尝曰人之为学当从人伦日用上实下功夫
庶几步步着实不为空言金华之学始于成公而何王
金许其传出于考亭高弟黄文肃公君守其乡学甚至
未尝议及前辈短尤尊信文公按其成说佩而行之一
字不敢易余尝晓之曰文公晚年论学及解经要议虽
圣人复起不能易也乃若小小文义程朱已不尽同不
可深泥也一清曰不然吾辈学未见道今日正当不信
已而信先儒之言庶几求之而可得先儒论或有未定
卷十六 第 22b 页 WYG1267-0971b.png
者吾且阙所宜可也余深以为然于乎一清质鲁志确
以其近道之资而又学不畔道盖践履多于讲明可谓
平正笃实矣天假之年则其所造非余所得以知而不
幸赍志而没不亦重可哀邪昔大道既隐汉儒秪以训
诂明经而释教流入中国久微程朱则圣学其遂无传
矣今天下家诵程朱之书而六经灿然明世然世降浸
薄士往往务空言而阙于实行学益支离好高者复窃
禅语而托于经传谓可一蹴入孔室而轻诃宋儒号空
卷十六 第 23a 页 WYG1267-0971c.png
而不践实噫弊也久矣若吾一清以躬行为学而足履
实地者安可得邪余不幸生于绝学之后方欲求助于
人以进此道得友如一清而又一旦化去踽踽凉凉独
学无助则所哀者岂直朋旧之情而已邪因志其墓而
铭之铭曰昔在孔门曾以鲁得确哉李君学从鲁入垂
绝有言事符易箦后欲知君视此石刻
   损益大意
一昌黎墓志学史记列传体而太史公尚矣列传若为
卷十六 第 23b 页 WYG1267-0971d.png
一人作而当时天下事皆备见其体甚大今一清官卑
国家事关系亦多亦宜叙见一二然亦不必烦
一表厥宅里汉人君子乡高阳里犹有遗意与今之以
官爵甲第立坊者异矣永康此举可振颓俗法宜得书
今但云立里门以旌之伤于略当增表曰清修吉士
一文公作曹立之墓表未尝深辟陆学而象山之徒已
哗然不平今门户太高党事将起忧其将害苍生但实
修吾学是真难灭是假易除吾学果大成将不大声色
卷十六 第 24a 页 WYG1267-0972a.png
而自定矣柰何以口舌与争激成其势况风人之义贵
于微婉使言之者无罪而闻之者足以戒庶得性情之
正今直云近时一种便儇矫厉之资空虚怪僻之论异
说蜂起程朱之书又将为天下大禁余为此惧而力不
足以震之则几于骂矣且彼正因厌俗学支离故喜禅
学之捷径而陷溺多世之高明之士今舍却俗学一边
专攻彼一边之失语意亦欠平正而未足服其心也今
略改云云庶几不偏又意蓄亦不甚露因称一清起此
卷十六 第 24b 页 WYG1267-0972b.png
议论非欲谪彼且亦足以为讽而不至激其怒也
   嘉定金处士墓志铭
昔在正德戊寅三月某日嘉定金处士卒越二载建丑
月乙酉乃葬前期其孙贡士洲持父命辞母几筵衰绖
踵门稽颡泣血跽而致辞乞校勒铭其先墓图惟不朽
伏地不能兴校惟金氏之葬也已缓然闻其治丧能深
长思棺椁内外易母比化者后艰兹其难朽矣善积者
天钖以馀庆行立者人随之令名铭墓后世弥文也而
卷十六 第 25a 页 WYG1267-0972c.png
奚以为且夙所不习余曷尝以偏辞书人墓固辞弗敢
承而其请弥至是日望贡士之言猊无不恻然动容者
越翼旦弗去益悲校终辞之由是父兄咸以是命余交
友咸以是敦余哀诚所动也校乃弗忍违洲泣而言曰
吾祖少服劳养吾曾祖父母逮养高祖父母俱高年多
疾病而嗜好不同吾祖委曲承顺咸得其欢心焉及终
天年竭力襄四丧创祠堂以奉先世岁时祭祀宿戒吾
祖母涤器酒食㓗丰进生时所嗜物遇先忌终日悲怆
卷十六 第 25b 页 WYG1267-0972d.png
爱我曾祖遗姑姊妹笃于爱吾姑姊妹馈遗周恤恒加
隆焉曰吾女岂得比先人女曾祖母外宗寖微恒振其
乏戒子孙其母忘吾母家曰其爱亲如斯乎宗族其称
孝与吾祖幼从谦斋徐先生多识古今之故年既耆艾
见谦斋犹执弟子礼甚恭怡怡如奉家长其于劬书若
嗜炙然画勤家务深夜静坐秉烛读史欣然忘疲晚年
耽读五伦书诵数咸贯家庭有训述谦斋语居多谦斋
卒施及其子若孙通家往来曰其隆师如是乎乡党其
卷十六 第 26a 页 WYG1267-0973a.png
称弟与吾祖惟恒产是务厥心有常无外物慕农事兴
悉命亚旅疆以往服田亩卑隰植稔高原艺菽麦圃毓
蔬无遗地焉戒毋杂树花卉曰是饥弗得养馑弗得充
者也嫔妇织木绵为衣语人曰吾田舍翁也敢习富贵
相以导子孙惰骄服恶华靡器物喜坚朴凡事为经久
计有以珍宝盛饰妇人装求售者曰兹谓诲淫经有明
戒有鬻奇玩好名画者曰古弗贵异物非衣食之源也
惟积书多至万卷曰其勤俭如斯乎子孙其能守与铭
卷十六 第 26b 页 WYG1267-0973b.png
义称美止子勿言兹皆可撮而传矣洲又泣曰吾祖言
行若有矩度终身无改凡燕饮酒始卒以治数爵微醺
不复进杯勺或强至醉竟弗及乱进退俨如后生喜放
旷者终燕莫敢哗尝有令纳粟拜爵吾祖输粟数秉于
官弗敢受服或疑其固曰爵惟有德是荣富者出财庶
民常分也吾布衣足矣敢滥名器邪及卒遗命以深衣
幅巾殓戒子孙毋以赀发身县大夫举行乡饮欲得高
年有行者咸推吾祖宜延居三宾之首后虚介席一以
卷十六 第 27a 页 WYG1267-0973c.png
迎固让弗敢赴曰其执礼如斯乎遗风尚存否吾家虽
旧族然至吾祖而家业始益昌吾祖慎取予之节尝遣
人贸布于邑西杨氏阅数而羡十疋曰彼误予也吾受
不可以误亟还诸杨子孙婚嫁仿礼俗行之以论财为
深耻人有无故乞觅者虽甚强黠及甘悦善入者终不
屑予一钱丐修浮屠老子之宫者立门外终日废然而
反闻修桥梁除道路而力不赡者无远近助之财死无
以埋者赙之棺饥者周之粟吾父承之曰先人起家惟
卷十六 第 27b 页 WYG1267-0973d.png
艰敢居然有先业岁荐饥发粟以赈其乡将立义塾以
教吾族及里人之子弟继先志也曰其仗义如斯乎而
父果哉能光前人可多也已吾何敢爱一辞弗以燕孝
子慈孙之心乃论其世嘉定之金厥初家南翔其称荣
一府君者实维金漳浦始迁祖距处士五世矣荣一生
华三华三生国英国英生谷瑜谷瑜生有庆娶于朱是
生处士讳鉴厥字汝昭人称为竹轩翁生于某年某
月某日寿七十有六龄墓在西漳浦右原祖茔穆兆
卷十六 第 28a 页 WYG1267-0974a.png
初处士无恙时视其腓肿及股顾洲曰昔吾祖以是殁
吾父亦以是殁兹遗气所禅邪吾今死期至矣一日从
容以遗训顾洲授之洲呜咽不能仰视处士徐曰死生
其犹旦暮乎而奚悲也临终爽然曾不怛化其达生有
如此者配张氏继室以陈子男茝娶孙氏女适朱鹏少
称未亡人二孙洲浣洲笃学谨信人也溯流考源厥有
自出校弗及识处士爰以孙故信其祖自愧不德莫能
使人徵信余言也虽然洲而修德厥躬何患无传矣系
卷十六 第 28b 页 WYG1267-0974b.png
之铭曰兹惟君之藏既固孔安君有慈孙永其流芳
 
 
 
 
 
 
 庄渠遗书卷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