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渠遗书-明-魏校卷十三

卷十三 第 1a 页 WYG1267-0921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庄渠遗书卷十三     明 魏校 撰
  拾遗
  书
   与王中丞
希秉受公莫大之恩因病久稽进见昔者尝蒙取其一
得之愚但更尝未多议论或滞今进听教愿裁其过补
其不及采而行之地方幸甚海运一事愿期期毋言食
卷十三 第 1b 页 WYG1267-0921b.png
肉不知马肝未为不知味也无已则上策莫如兴地利
其次相度胶莱河运下策海运无策浅见如此不识高
明以为何如馀容面请教
   与郁章甫
闻有玉川子之阨不知昌黎何日尸鼠辈于市即欲趋
唁病体迟迟愿自宽解昔杨铁崖尝遭此家人视其橐
中则一空矣乃走告之笑曰老铁固在吾兄襟怀必不
在此老下也
卷十三 第 2a 页 WYG1267-0922a.png
   与王真愚
葬后力不任走趋未获叩颡拜谢乃蒙长者惠书追念
先君之好哀感曷胜所赐宗谱庄诵再三受教多矣承
问寒家谱牒因念不肖尝受命于先君遍考谱学惟欧
苏二家良而愚意窃所未满因本周官戴记参取二家
所长更定大宗小宗谱法而多病未就呜呼事变不测
罪逆馀生今尚忍言哉聊以复明问因表先君之志云
病中希恕迟慢
卷十三 第 2b 页 WYG1267-0922b.png
   与黄子和
病卧穷乡久不获闻故人动定朝夕悬仰不忘缅惟尊
兄平日抱负且夙有令望出典大郡谓当书最于屏以
次徵召而乃忽有转运之擢殆非所宜靖言思之乃知
庙堂自有深意日尊兄之守湖州小民阴受实惠而士
大夫啧啧颇有烦言庙堂爱惜人材雅知尊兄之操人
所昜污染处决不能污染尊兄故副之以钱榖则贞白
之操久而益彰异议将自息矣譬如一件贞白之物置
卷十三 第 3a 页 WYG1267-0922c.png
之白处犹混而难知惟置之黑处则皎而昜知矣尊兄
素有定力固不以人言为重轻然亦当体庙堂美意仕
优之暇更愿以义理涵养此心将圣贤之言浸灌培壅
开发聪明恐不宜先求之于史册承喻閒中读西铭甚
适必深有自得处所恨相去之遥无由请教耳妄想孔
门之学以求仁之方伊川有言仁字惟公近之又曰公
而以人体之则仁矣明道亦谓将身来放万物中大小
大快活西铭正是发明此意若会得此意则坦然至公
卷十三 第 3b 页 WYG1267-0922d.png
所见必不至执着所行必不至乖忤恢恢乎有馀地矣
执着乖忤皆只是私意未除故多窒碍非大公之道也
亮之
   与方时鸣
近蒙令兄示以邸报乃知执事误以平日知爱滥列贱
姓名于荐章读之颜忸怩而心惶惧几无地以自容昔
庞士元为郡功曹以奖劝人才为己任称之辄过其能
或问其故曰当今人才衰少宜奖劝以成就之执事此
卷十三 第 4a 页 WYG1267-0923a.png
举盖即庞士元之盛心但所称许太过而又公荐之朝
则恐伤执事知人之明而累执事荐贤之公也王文正
公在政府凡后进有人望者皆先试之以职使天下皆
知其贤然后用之盖欲保全人才也执事此举误蒙知
爱则有之恐非所以保全之道也昔在有宋大儒如程
朱其学问皆从践履实地上说出当时犹加以邪党之
名严以伪学之禁况如校之实行不及古人万分一而
执事目之为正人名之以古学使他人见之有不切齿
卷十三 第 4b 页 WYG1267-0923b.png
而怒掩口而笑者邪是将起党祸也是自张的而使人
得弯弓以射之也虽然此非执事之过乃校之罪耳执
事惟知荐贤以报国特不知校之不肖而误以充荐章
校诚不肖不能自强于善有负执事之荐是则重可罪
耳事既往矣可以无言而校之私分又有不当言者但
以平日误辱知爱故敢布其腹心士大夫好恶不同毁
誉亦异毁校者必有溢恶之言愿执事勿与之辨以息
其争誉校者必有溢美之言愿执事勿与之和以益其
卷十三 第 5a 页 WYG1267-0923c.png
过庶可以末减校声闻过情之罪而保全之于方来也
此外更愿执事守口如瓶相时而后发以咸其辅颊舌
为戒以艮其辅言有序为法则将言满天下无口过矣
狂瞽之言干渎尊听高明其自择焉
   二
久辱教爱愧以多病废学弗获亲侍高明兹者宠示教
言撝谦已甚校何人敢当此耶虽然校之愚虑久欲陈
于门下未敢请耳兹辱来命又安敢默邪今天下大势
卷十三 第 5b 页 WYG1267-0923d.png
在高明固已瞭然于胸中矣未审策将安出国家责任
庙堂而已耳台谏而已耳高明方任天下之重固己先
天下之忧而忧之发大议陈深谋密赞庙堂以济当今
之急其馀忠言非天下所系安危者且置勿论而尤以
机事不密害成为至戒所谓密者岂但临事能勿漏泄
而已哉亦在平时充养深厚镇定安徐人莫能窥其际
若悻悻而壮于頄哓哓而咸其辅则意未及露众哗然
知之矣高明以易名家固不烦多言而喻也自古济大
卷十三 第 6a 页 WYG1267-0924a.png
事者岂一心思所能独运哉京师四方豪杰所萃高明
既以体国为心谓宜广咨博访屈己以求之虚心以听
之所期同舟共济而已则人孰不乐告也哉高明其图

   复胡汝登
久不闻故人起居姜源甫至自留都首询吾兄云已出
守宁国矣数年以来国家慎择郡守故连城多良二千
石时事日益非矣而海内犹未思乱职此之由吾兄平
卷十三 第 6b 页 WYG1267-0924b.png
易近民遇事恂恂唯谨必能称朝廷所以选委之意更
愿舍簿书期会细故广咨博谋择利弊大且要者次第
罢行之诚千里生民之庆也邵思抑练达世故尝佐宣
幕吾兄不惮询问必有条画禆益充是心也孟子所谓
好善优于天下而况鲁国乎首祸殄夷伯安之功社稷
攸赖苍生幸甚自非圣人外宁必有内忧不能不劳过
虑耳校不才多病退居衡门吾兄才富力强贤劳方著
正当宣力四方布朝廷惠养元元之德出处固不必同
卷十三 第 7a 页 WYG1267-0924c.png
也使回敬此奉复旧岁大荒今兹且大熟矣而盲风怪
雨坏于垂成何辜细民天祸之酷哭声遍野惨不忍闻
不知贵治丰歉何如吾兄为民父母所以保护救援安
辑之者固将无所不用其极也
   与李立卿
敉也世受国恩深为之喜愿竭忠尽孝光于祖宗他日
为国大器校蒙上恩曲全吟风弄月遂为天地间散人
矣承吾兄书恻然以四海困穷为念此今日禹稷之事
卷十三 第 7b 页 WYG1267-0924d.png
非陋巷人所可知然明问不敢虚辱窃谓今日第一义
莫先于通君臣上下之情诸公颇似落落相与水火益
甚渭先气魄颇太锐然欲兴太平校惧其过也且忧其
轻也又恐人言激之益甚也今得永清兄北行与之恊
力甚喜此世道一机也渭先欲求助于海内贤者亦甚
敬服吾兄托校致意因循未果舍弟回急遂不及奉别
吾兄松梅丸方久未蒙示周礼沿革传序文一篇录呈
请教病中未能悉
卷十三 第 8a 页 WYG1267-0925a.png
   与湛玄明
抱病久疏高山景行之思日以勤只太学不论士久矣
闻荐文武士三人猗与休哉德翼告我云甘泉二礼测
成请于朝梓行天下甚盛甚盛莫更须讨论否天气凝
肃愿若时保合太和为天下苍生自爱外书帕将敬鉴
纳是荷
   与邵思抑
伻来承以子侄见托校何德以堪之谨令儿曹洒扫以
卷十三 第 8b 页 WYG1267-0925b.png
俟承谕校缺义以方外之功亦是敬以直内未至此苦
口良药也迩来静中益觉圣学功夫必须退藏于密克
勤小物方能透彻浑全惜也昏惰莫能进耳愿常赐箴
砭幸甚幸甚大礼容面请教倪洋射礼已承惠矣真西
山故居记岂于先正暨吾兄有靳实以素拙于文近复
绝意于此慨自天地开辟不知是几翻覆才有今日许
多言语何由返朴还淳校是以着意天根之学不遑复
寻笔砚蹊径也伻回敬此拜复馀容面会请教
卷十三 第 9a 页 WYG1267-0925c.png
   答王宗贤
夙仰令名天台峨峨云雾缥缈兴至辄欲往游病未能
也远承贻书示以令先大父遗事伏读之馀足以观世
德矣知罪录及永清所寄杂文数篇反覆以观喟然叹
曰赤城有斯人邪何才识之高也虽然气魄得无微弱
乎未知蓄聚处何如刚健笃实光辉日新其德校所愿
于执事者也伏承以道相勉故于答书不以颂而以规
   与汪宣之
卷十三 第 9b 页 WYG1267-0925d.png
别久瞻仰盛德寤寐有怀上天挺英才求治若渴思与
海内贤者共致太平如公必不久居外矣庙堂诸老咸
推公为天下奇才而静庵荐之尤力但闻人言或颇疑
公之隘好与人忿争者或颇疑公建言未免追逐时好
者且谓今上不嗜杀人必也一以宽大仁厚为主勿用
生事喜功之人敢告下执事南北相望数千里旷焉久
不通起居兹因亲家王守之便敬附此书万望为国自

卷十三 第 10a 页 WYG1267-0926a.png
   与许崇志
吾兄涵养粹温浑厚之气见于面目一睹眉宇可以消
人鄙心更愿廓大规模稽我古人之德稽谋自天其进
何可量也校别后误蒙圣恩有国学讲筵之命时可以
行矣而无可行之道天颜咫尺感悟无由日瞻夫子宫
墙曷胜惭悚吾兄不我遐弃愿有以教我指厥迷涂纯
甫相见进修何如张寺丞鹗好古乐果能审音否邓鲁
有志士也愿往求教其与进之
卷十三 第 10b 页 WYG1267-0926b.png
   与梁仲用
昔承干旄远顾郊野晤语移时以病体之未瘳尚稽造
谒其于怀仰实劳我思窃闻仁者其言也讱容猊词气
德之符也高明欲求放心谓宜就此体察闻以默斋自
号内省之功旧矣区区尚何赘言哉诗云爱莫助之日
有观海之行询问民俗咸啧啧道善政不容口不胜叹
服窃谓高明以古之人自期待岂复与俗絜短长哉推
此心也固将欿然不自满假冲乎其若虚斯则雅志之
卷十三 第 11a 页 WYG1267-0926c.png
所存也敬羡敬羡
   与杨实夫
旧岁元肖子弟来谢持有吾兄书校偶他出彼约数日
再见遂杳不闻竟莫知其故校与故人别十有五年矣
缅惟进德修业与日俱新吾兄以昜名家閒中体玩其
所自得深矣承喻梦入精舍坤象宛然此殆兄不言之
教也造化混沌而后开辟收敛而后发生是故归藏于
坤乃圣学第一义噫斯其为天根乎孔门之教惓惓于
卷十三 第 11b 页 WYG1267-0926d.png
是孟氏扩充四端亦只顺其天机而已兄之爱我也深
故精诚感而为梦也病中不能悉
   复余子积论性书
校蠢人也荷蒙尊兄不弃常耳提而面命之因得以私
淑敬斋之学恩甚厚也尊兄资禀精力皆大过人学有
渊源深思而善悟其所自得居多议论剖析能发人聪
明一时交游如永清立卿皆受尊兄之益而校之受益
尤多亦各自愧无可为尊兄益者别后赖天之灵似觉
卷十三 第 12a 页 WYG1267-0927a.png
窥见圣学端绪若有阶梯可升亦未知其是与非与亟
欲就正左右或可上禆高明龙江之会适以病体不能
尽所欲言遽蒙尊兄疑以禅学自后更欲通书不虞庆
门凶祸尊兄方在忧患中专意哀慕非复讲学之时以
故曩奉慰书不敢辄有烦渎周世亨人回蒙惠手教并
录示王纯甫书导之使言盖尊兄汲汲于讲学故不遑
暂废也困之进人为效甚速可以强人之志熟人之仁
人子受恩于亲昊天罔极当其生存犹有可致力处今
卷十三 第 12b 页 WYG1267-0927b.png
尊兄虽欲报之亦无可以为报矣惟有痛自悔悟痛自
惩创就己身上实用工夫期造圣贤之域以显扬其亲
此则差可报德耳礼曰父母既没将为善思贻父母令
名必果此尊兄之所以汲汲于讲学也窃观尊兄前后
论性不啻数十万言然其大意不过谓性合理与气而
成固不可指气为性亦不可专指理为性气虽分散万
殊理常浑全同是一个人物之性不同正由理气合和
为一做成许多般来在人在物固有偏全而人性亦自
卷十三 第 13a 页 WYG1267-0927c.png
有善有恶若理则在物亦本无偏在人又岂有恶邪中
间出入古今离合经传自成一家以补先儒之所未备
足以见尊兄之苦心矣苟非聪明才辨岂昜能此然于
愚意窃有未安曩尝妄谓尊兄论性虽非其论理气却
是近思觉得尊兄论性之误正坐理气处见犹未真耳
理在天地间本非别有一物只就气中该得如此便是
理人物之性又从何来即天地所赋之理亦非别有一
物各就他分上合当恁地便是试于日用间常自体验
卷十三 第 13b 页 WYG1267-0927d.png
合当恁地便是性不当恁地便是气禀汩他物欲污他
自然看得㓗㓗净净不费说辞矣尊兄谓理常浑沦气
才有许多分别出来若如愚见则理气元不相离理浑
沦只是一个气亦浑沦本只一个气分出许多则理亦
分出许多混沌之时理气同是一个及至开辟一气大
分之则为阴阳小分之则为五行理随气具各各不同
是故在阳则为健在阴则为顺以至为四德为五常亦
复如是二五错综又分而为万物则此理有万其殊矣
卷十三 第 14a 页 WYG1267-0928a.png
理虽分别有许多究竟言之只是一个该得如是盖既
是该得如此则在这里便该得如此在那里又该得如
彼总是一个该得如此做出千万个该得如此底出来
所当然字说不尽故更著所以然也理者气之主今曰
理随气具各各不同气顾为理之主邪曰此理之所以
为气之主也变化无方大与为大小与为小常活泼泼
故曰理一而分殊尝自其分殊者而观之健不可以为
顺顺亦不可以为健四德五常以至万物之理各不能
卷十三 第 14b 页 WYG1267-0928b.png
相通此理疑若滞于方所矣不知各在他分上都是该
得如此大固无馀小亦无欠故能随在具足随处充满
更无空阙之处若合而不可分同而不复异则是浑沦
一死局必也常混沌而后可耳天地者阴阳五行之全
体也故许多道理静则冲漠浑沦体悉完具动则流行
发见用各不同人物之性皆出于天地何故人得其全
物得其偏盖天地之气其查滓为物偏而不备塞而不
通健顺五常之德不复能全但随形气所及而自为一
卷十三 第 15a 页 WYG1267-0928c.png
理飞者于空潜者泳川蠢动自蠕草木何知亦各自为
荣瘁不相假借陵夺而能若蜂蚁之君臣虎狼之父子
驺虞之仁神羊之义乃其塞处有这一路子开故只具
得这些子即此一些子亦便是理鸟之有凤兽之有麟
鳞之有龙介之有龟皆天地间气所出毕竟是查滓中
精英故终与人不相似也人禀二五精英之气故能具
得许多道理与天地同然惟圣人阴阳合德纯粹至善
其性无不全可以位天地育万物自大贤以下精英中
卷十三 第 15b 页 WYG1267-0928d.png
不能无查滓这个性便被他蔽隔了各随其所得查滓
之多寡以为等差而有智愚贤不肖之别毕竟性无不
同但精英中带了些查滓故学以变化其气质则查滓
浑化可以复性之本体矣唯是下愚天地精英之气偏
有所不入但有查滓而已孔子所以有不移之叹也顾
下愚要不多有鸟不可以为凤兽不可以为麟其异类
也麟或有可为龙者其形虽异而气有相通耳人与圣
人本同一类形既本同其心岂容独异其心同则其性
卷十三 第 16a 页 WYG1267-0929a.png
亦同岂有不可至之理故学而不至于圣人皆自暴自
弃者也理同是一个该得如此何故精英便具得许多
查滓便具不得许多盖理无为虽该得如此而不能如
此其敷施发用都是气气虽能如此而又未必尽如此
盖气滞于有而其运又不齐不能无精英查滓精英则
虚而灵故妙得这个理查滓则塞而蠢故不能妙这个
理然理无不在故查滓上亦各自有个理人身小天地
但观吾身便可见万物人身浑是一团气那查滓结为
卷十三 第 16b 页 WYG1267-0929b.png
躯壳在上为耳目在下为手足之类其精英之气又结
为五脏于中肝属木肺属金脾属土肾属水各得气之
一偏亦与躯壳无异故皆不能妙是理心本属火至虚
而灵二五之秀所萃乃精英中之最精英者故健顺五
常之德咸备而百行万善皆由是而出焉就躯壳上论
亦各有个道理若五脏之相生相克手容之恭足容之
重耳之聪目之明有个能如此的气便有个该得如此
的做出来夫子所谓一以贯之也古语云人者天地之
卷十三 第 17a 页 WYG1267-0929c.png
心又曰人官天地命万物皆谓此耳尊兄谓理在万物
各各浑全就他分上该得处皆近于一偏而不得谓之
理则是此理沦于空虚其于老氏所谓无有入无间释
氏所谓譬如月影散落万川定相不分处处皆圆者何
以异哉自尧舜以来都不曾说别个道理先说个中所
谓中只是一个恰好也在这事上必须如此才得恰好
在那事上又须如彼才得恰好许多恰好处都只在是
心上一个恰好底理做出来故中有不偏不倚无过不
卷十三 第 17b 页 WYG1267-0929d.png
及之名所谓恰好即该得如此之异名岂可认此理为
空虚一物也古圣贤论性正是直指当人气质内各具
此理而言故伊川曰性即理也告子而下荀杨韩诸人
皆错认气质为性翻腾出许多议论来转加鹘突今尊
兄又谓性合理与气而成则恐昧于形而上下之别夫
子曰一阴一阳之谓道又曰昜有太极皆在气上直指
此理而言正以理气虽不相离然亦不曾相杂故又曰
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气若性合理气而成
卷十三 第 18a 页 WYG1267-0930a.png
则是形而上下者可以相杂理在天地间元不曾与气
杂何独在人上便与气相杂更愿尊兄于此加察然此
亦非出于尊兄先儒谓有天地之性有气质之性分作
两截说了故尊兄谓既是天地之性只当以理言不可
遽谓之性气质之理正是性之所以得名可见理与气
质合而成性也窃尝考诸古圣贤论性有二其一以性
与情对言此是性之本义直指此理而言或以性与命
对言性与天道对言性与道对言其义一也古性情字
卷十三 第 18b 页 WYG1267-0930b.png
皆从心从生言人生而具此理于心名之曰性其动则
为情也此于六书属会意正是性之所以得名其一以
性与习对言者但取生字为义盖曰天所生为性人所
为曰习耳性从生故借生字为义程子所谓生之谓性
止训所禀受者也此与六书自属假借六书之法假借
一类甚多后儒不明训释六经多为所梗费了多少分
疏尊兄但取字书观之便自见得今不能详也六经言
性始于成汤伊尹汤诰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若有恒
卷十三 第 19a 页 WYG1267-0930c.png
性此正直指此理而言夫子昜大传曰乾道变化各正
性命又曰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子贡谓夫子之言
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子思述之于中庸曰天命之谓
性孟子道性善实出于此其曰乃若其情则可以为善
矣乃所谓善也又发明出四端又谓君子所性仁义礼
智根于心可谓扩前圣所未发忒然分明矣伊尹习与
性成论语曰性相近也习相远也家语谓少成若天性
习惯如自然可见这性字但取天生之义中庸论天命
卷十三 第 19b 页 WYG1267-0930d.png
之谓性又曰自诚明谓之性自明诚谓之教孟子道性
善又曰尧舜性之汤武反之皆与前性字不同虽不与
习对说然皆以天道人道对言可见二性字元自不同
也先儒只因性相近也一句费了多少言语分疏谓此
性字是兼理与气质来说不知人性上不可添一物才
带着气质便不得谓之性矣荀子论性恶杨子论性善
恶混韩子论性有三品众言淆乱必折诸圣若谓夫子
性相近一言正是论性之所以得名处则前数说皆不
卷十三 第 20a 页 WYG1267-0931a.png
谬于圣人而孟子道性善却反为一偏之论矣孟子道
性善只为见得分明故说得来直截但不曾说破性是
何物故荀杨韩诸儒又有许多议论伊川一言以断之
曰性即理也则诸说皆不攻自破矣孟子道性善是扩
前圣所未发明道何以又谓论性不论气不备论气不
论性不明二之则不是盖孟子只说人性之善却不曾
说人有不善是于气禀蔽了他其论下手处亦只是说
存心养性扩充其四端不曾说变化气质与克治底工
卷十三 第 20b 页 WYG1267-0931b.png
夫故明道谓论性必须说破气质盖与孟子之言相发
明也但明道又谓善固性也恶亦不可不谓之性人生
而静以上不容说才说性时便已不自性也此则未免
失之太快矣噫人性本善何得有恶当其恶时善在何
处此须着些精彩看上天之载无声无臭其在吾人性
之本体亦复如是性上添不得一物只为他是纯粹至
善底圣人气禀淳厚清明略无些查滓但浑是一团理
庄生所谓人貌而天曾子所谓江汉以濯之秋阳以暴
卷十三 第 21a 页 WYG1267-0931c.png
之皓皓乎不可尚已自大贤以下才被些气禀与物欲
夹杂便生出恶来恶乃气禀物欲所为自与吾性无与
故虽蔽固之深依然有时发见但不能当下识取又被
气禀物欲汩没了他不能使之光明不蔽耳人性惟善
是真实一切诸恶尽成虚妄非吾性之固有若当恶念
起时与他照勘穷来穷去便都成空矣夫学而见性不
明则无必为圣贤之志故尊兄汲汲于论性然观尊兄
所论反能沮人进修常记曩在南都交游中二三同志
卷十三 第 21b 页 WYG1267-0931d.png
咸乐闻尊兄之风而向往焉至出性书观之便掩卷太
息反度尊兄自主张太过必不肯回纯甫面会尊兄情
不容已故复具书论辨其说理气处固不能无差但尊
兄斥之以为悖谬则太过矣至其所疑尊兄以言语妨
进修以文义占道理失本末先后之序所引横渠云云
者则皆明白痛快尊兄谓宜置之坐隅却乃忽而不省
岂言逆于心故尊兄未必肯求诸道邪因记昔年张秀
卿曾有书辨尊兄其言失之儱侗而尊兄来书极肆攻
卷十三 第 22a 页 WYG1267-0932a.png
诋如与人厮骂一般似此气象恐与眼面前道理先自
蹉过不知所讲是个甚底将来大用岂能尽用天下之
言切愿尊兄虚心平气以舜之好问而好察迩言颜子
之以能问于不能以多问于寡有若无实若虚校辱知
爱敢献其一得之愚而尊兄择焉木必有根然后千枝
万叶有所依而立水必有原然后千流万𣲖其出无穷
国必有君家必有主然后万事可得而正天生吾人合
下付这道理散见于日用事物而总具于吾心必先常
卷十三 第 22b 页 WYG1267-0932b.png
常提省此心就逐事上一一穷究其理而力行之根本
既立则中间节目虽多皆可次第而举若不于心地上
用功而徒欲泛然以观万物之理正恐茫无下手处此
心不存一身已无个主宰更探讨得甚道理纵使探讨
得来亦自无处可安顿故有童而习之皓首而无成者
古人知行只是一事方其求知之始正欲以为力行之
资及其既知则遂行之而不敢缓今人于行且放宽一
步只管去求知既知得来又必著实去践履故有能说
卷十三 第 23a 页 WYG1267-0932c.png
无限道理而气质依然只是旧人者圣贤之书都只是
说吾心所固有底只因迷而不知故圣贤为之指示譬
如有人不识日月得明者以手指之只看日月便是了
然今不去看日月却只管来指上看看来看去有甚了
期岂惟不识日月连指亦不识矣读圣贤之书正宜反
求诸身自家体贴得这道理去做若只管钻研纸上此
心全体都奔在书册上孟子曰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
心而已矣今因学问至于放其心而不知求岂不重可
卷十三 第 23b 页 WYG1267-0932d.png
哀哉已上所言皆近世俗学之通弊尊兄亲受业于敬
斋之门必不至于有差但有所疑不敢不自竭耳狂瞽
之见率尔妄言不能保无纰缪尊兄不弃而终教之不
有益于高明则必有益于浅陋矣近答友人论学书并
录求教八月间会静中云见梁大用说尊兄在吏部考
察稠人中议论颇豪放兹事不识有无使诚有之恐与
讱斋初意相背更愿尊兄慎之曩蒙尊兄面谕欲纂辑
文公论治道处自为一书当时不及致思失于力阻其
卷十三 第 24a 页 WYG1267-0933a.png
事至今犹悔之文公尝病范惇夫一生于大忙中将圣
贤言语抄节一番便了南轩编洙泗言仁录文公又病
其长学者欲速好径之心资入耳出口之患今尊兄欲
编此书却是首先犯了文公之戒况体用落在一偏未
足垂训且尊兄编此书将以为己乎将以为人乎若欲
为己则当将圣贤言语涵泳浸灌此心不必如此抄节
若欲为人亦须吾学既成然后纂辑庶几去取不缪可
以传诸后人昔子贡方人子曰赐也贤乎哉夫我则不
卷十三 第 24b 页 WYG1267-0933b.png
暇学者能知圣人所不暇者何事则决不至如此閒用
功夫矣尊兄幸毋忽此言永清系诏狱典守者亦知其
忠公论甚明台諌连章营救而庙堂又为维持其间可
无他患也旧观尊兄改本性书所论天人之际正与鄙
见相同但觉意思略别其书后为杨方震借而亡之无
从检阅以求證明敢再陈愚见以求正其是非天者理
而已矣其命于人本善而无恶人心起一善念于理合
则顺乎天那好底气便只管与他辏泊所谓吉人行与
卷十三 第 25a 页 WYG1267-0933c.png
吉会也起一念恶与理不合则逆乎天那不好的气便
只管与他辏泊所谓凶人行与凶会也人之情顺着他
便喜逆着他便怒天道福善祸不善盖亦如此吾心之
灵他人有善有不善皆能知之天道至灵偪塞处都是
鬼神昭布森列思虑未起鬼神未知方寸起思虑鬼神
早知了信乎天不可欺故畏天之至者当防未萌之欲
天若无灵人心之灵又从何处得来天与人无时而不
相接日月照耀便如目看我一般风之吹嘘便如口气
卷十三 第 25b 页 WYG1267-0933d.png
披拂我一般人对宾客时犹知严畏终日上帝临汝却
不知战战兢兢岂不是大亵慢诗书言天言上帝直是
凛然只为古圣贤见得此理分明真实是如此不是把
个大底来嚇人君也说个天人相接犹自宽了究竟言
之天是万物之统体一气浑沦充塞流行体更无二人
虽形骸间隔气实相流通譬如鱼在水中都是水里底
物才动便撞着水更何必问知与不知程子谓天人一
也更不分别又曰言合天人已是剩一合字正谓此也
卷十三 第 26a 页 WYG1267-0934a.png
或问善恶固已类应矣其有为善而未必得福为恶而
未必得祸甚则有祸福与善恶相反者其说无乃有穷
乎曰是难以一说尽人之祸福所禀定于有生之初合
下禀得福厚的因为恶减了些分数亦未可知禀得福
薄的因为善增了些分数亦未可知又有善恶之力浅
胜他原来气数不过者正如人元气弱的因保守却延
得年元气强的因斲丧却促了寿又有保守斲丧得不
多而未见效者此却甚昜知也又天之气化自有盛衰
卷十三 第 26b 页 WYG1267-0934b.png
气化盛时善恶感应各得其常气化衰时这个理便有
不相辏合处故小人有侥倖获福而免祸者此特一时
之变久之必复其常矣古语云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谚
云天有记性无急性其言皆至理小人当世乱时只管
取大富贵寿数又长自谓得志岂不非笑君子为善而
反得祸不知是你元来禀得福盛故今享用许多不去
积善报答昊天之恩却造了无限恶业君子道否有时
而亨你福若到尽时这个富贵就是倾覆你的祸本不
卷十三 第 27a 页 WYG1267-0934c.png
但一身连你子孙都受恶报甚至夷灭宗族古来似此
样子甚多后人又蹈覆辙岂不可哀也哉人之所禀祸
福定于有生之初何故有生之后又有所值祸福此正
天人交生相用处也祸福本是气所为理实为主而气
又是活物故有气数好底因为恶而变得不好者气数
不好底因为善而变得好者大而国家言之所谓周过
其历秦不及期是也此但言善恶感应之理耳若夫君
子为善惟欲顺天初非以得福而后为其不为不善惟
卷十三 第 27b 页 WYG1267-0934d.png
恐逆天初非以得祸而后不为也天之生人气聚成形
各有个躯壳盛载此理聚必有散其散有迟速则为寿
夭这躯壳必有养所养有厚薄与所处地位有崇卑则
为富贵贫贱大抵天之生人譬如朝廷除官人之有此
性便如官之有此职寿夭富贵贫贱便如历任久近禄
位有崇卑厚薄居官者但当尽职不负朝廷更不问禄
位与历任何如一听朝廷如何待我君子之学惟求尽
其在我之性不失乎天之所命而已彼寿夭富贵贫贱
卷十三 第 28a 页 WYG1267-0935a.png
自是我躯壳上一听于天岂可以此而动其心哉人事
得失与气化盛衰常相因天地间一个大和元气久之
渐渐会漓人者天地之心正要你来赞化育连不好底
气运也要变将起来今却只管去坏且道开辟以来自
古至今不知被多少不好人坏了人之一生自幼至老
不知作多少不好事坏了一日之内自朝至暮不知起
多少不好念坏了安得不伤天地之和故君子不但不
敢为恶而实不忍为恶以逆乎天也西铭发明此理甚
卷十三 第 28b 页 WYG1267-0935b.png
切张秀卿言律有故误不知而逆天者其罪为误知而
逆天者其罪为故更不可逃矣愚见如此更愿尊兄有
以教之又记尊兄解太极图上一圈是混沌之象不可
以无极而太极当之附录性书之后略与鄙见相同但
尚有所疑未敢以为定论而此本已亡今不敢再渎但
愿更抄精要数段寄来幸甚幸甚
   二
自别尊兄又一年矣孤立寡助宜乎茅塞我心也日浼
卷十三 第 29a 页 WYG1267-0935c.png
胡二守寄书弗及因令舍弟持至南都觅饶人转致不
识已达左右否近会永清相与叹服吾兄不可及处爱
莫助之永清近肯鞭辟近里告以明道体仁之功跃然
而喜便能行持但未知别后能接续否校谓天之生材
厥惟孔艰故人之所以成其材者不可不自勉也吾兄
豪杰之士聪明精力咸大过人而又恢廓足以有为强
毅足以有立虽未得为中行其于狂狷似兼之矣持此
精进当沛然若决江河而乃未免于自画者行未能践
卷十三 第 29b 页 WYG1267-0935d.png
其所知故其知未免有过也窃观高明平日讲明义理
开发聪明可谓能致其力矣而于涵养德性变化气质
未免或欠缺焉有一明医于此必审气血孰虚气虚则
补气血虚则补血两俱全也而后兼补之为学亦然知
行二事就其所不足者而尤致力焉此乃长善救失之
道也愿吾兄以义理所已知者就自己分上涵养践履
出来俾所讲义理一一皆为己有自然居安资深矣矧
兄今日精力大不如前不可困于所长而不思救其所
卷十三 第 30a 页 WYG1267-0936a.png
短也明道行状有云先生资禀既异充养有道和粹如
精金温润如良玉吾兄当常以此反观校昏弱之资尚
欲自进吾兄能为而不肯为恐非所以善承天意也诗
云采葑采菲毋以下体高明其勿以人废言南邦瘴热
非艾年异乡所宜捧檄往来出入岚洞愿自慎重永清
亦甚忧此朋友惓惓之情惟是为至奉身早退今其时

 
卷十三 第 30b 页 WYG1267-0936b.png
 
 
 
 
 
 
 
 庄渠遗书卷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