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渠遗书-明-魏校卷十一

卷十一 第 1a 页 WYG1267-0884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庄渠遗书卷十一     明 魏校 撰
  拾遗(书/)
   与王纯甫
承寄性与天道二说议论精确理即是气气为天性等
语吾兄必自有见得端的处故敢直截担当说出不经
人道之语今亦未易以口舌与吾兄争也明道先生有
言上天之载无声无臭其体则谓之易其理则谓之道
卷十一 第 1b 页 WYG1267-0884b.png
其用则谓之神其命则谓之性率性则谓之道修道则
谓之教孟子于其中又发挥出浩然之气可谓至矣此
说最为完备浩然章曰其为气也配义与道无是馁也
既谓之配还好说理气无别否近与一人论理气因问
之曰人当哀痛时满体如割涕泪交流此恻隐之心也
当羞愧时面为发赤汗流被体此羞恶之心也今且分
别谁是理邪谁是气邪其人唯唯曰未也哀痛羞愧固
有发不中节时亦复涕汗流出岂亦理之为邪其人不
卷十一 第 2a 页 WYG1267-0884c.png
能自解校曰理非别有一物只就气该得如此便是理
理本该得如此然却无为其能如此处皆气为之也然
气运不齐有不能尽如此处理气合一则理即是气气
即是理昭乎不分孟子所谓配也气与理违则判而二
矣夫子所谓回也其心三月不违仁又谓人能弘道非
道弘人皆此意也今试就吾心日用间体验有时分明
见得理该如此而吾不能如此打成两片若谓气即是
理只好说善底一边恶那一边便说不去矣愿吾兄更
卷十一 第 2b 页 WYG1267-0884d.png
精思而默识之可否幸速旋教乌反哺羝跪乳此是物
性禀得来孝至于鹅不复知有母是他性中元无那理
世间又自有孝鹅此意恐尽有商量承示伯潜进修动
履忧喜相兼伯潜固吾畏友也曩尝大进一番今别后
又复一番精进校辈惭愧无地矣但其病体则深有可
忧者窃惟养德养身元无二理愿以孔门求仁之旨告
之若只恁谨严固亦自好但恐拘迫太过则血气且不
得舒畅如何得道理发生鄙见如此不知高明以为何
卷十一 第 3a 页 WYG1267-0885a.png

   其二
吾兄处晦观动其于治乱兴亡大故固已默会于心传
闻主上英姿天挺此大有为之机也乃以典礼捍格党
祸将兴天下倒悬谁与之解校尝以天时人事窥之文
同既死上必注意渭先气盛而才雄锐然以兴致太平
自任此亦有为之机校忧其过也且惧其轻也又恐人
言激之则愈甚也愿兄以公天下为心正其学术随事
卷十一 第 3b 页 WYG1267-0885b.png
补救其偏慎毋轻与之辨论凝定以镇之从容以诲之顺
其机而转移之天下安危将系此人身上兄不可不加
之意也
   别纸
承谕孔颜所欲勿者非礼也疑校并视听言动亦将勿
之信斯言也则与仙家目既不视魂自归肝耳既不听
魄自归肺何异岂校辞不别白与窃谓心放处正是非
礼孔颜所欲勿者在此非谓才视听言动便是放也大
卷十一 第 4a 页 WYG1267-0885c.png
抵人心通窍于耳目口体天君奠位四者守位禀命何
待于收惟此是心放出走作则四者皆其透漏之路而
目为甚故曰既从此放出却须从此收回此乃孔颜所
谓勿也心学渊微吾兄剖析于毫釐正校千里之谬深
感惓惓至情但此心往来机窍更愿吾兄默而察之何

   其三
别后每以吾兄抱病为忧陈知县鲸过武城不识曾使
卷十一 第 4b 页 WYG1267-0885d.png
之诊治否窃谓吾兄欲求万全之安非主静不可屈之
以尺蠖未也必蛰之以龙蛇夏首连山商首归藏此乃
圣学第一义吾兄天资盖世苟能从事于兹凝精完神
深造自得其于却疾也何有尝与崇志论此甚详不识
曾举似吾兄否元中超迈绝伦而学未精确责善辅仁
正友朋责也不识吾兄何以告之
   别纸
允荐先生久闻其名未得面会今亦未敢致书质疑烦
卷十一 第 5a 页 WYG1267-0886a.png
兄自以已意往问一二至恳
周礼春官天产作阴德地产作阳德古今注者皆欠了

大司乐圜钟为宫三段古今注者皆莫能晓其义愿求
笺注数语
律书三分损益隔八相生所从来久矣算法甚精然其
术易穷故不得已而用半律变律但既曰半曰变则非
律之本声矣宋元儒者始为隔八相生乃旋宫之法非
卷十一 第 5b 页 WYG1267-0886b.png
定律之法定律自当依周礼六律六同之序阳律皆左
旋阴吕皆右旋其法往而可返禅于无穷近世又谓黄
钟之管长三寸九分蕤宾九寸乃黄钟之变而非黄钟
也其说何如求一折衷之论
古诗三百篇皆可合于弦歌愿求谱数篇见寄近见允
荐大成乐谱甚精但以一声协一字今谱古诗须有散
声方合天然之妙向见陈元诚歌古诗散声多少皆出
天然安排不得必须谱出来然后人可学耳瑟学久绝
卷十一 第 6a 页 WYG1267-0886c.png
久荐既能之愿谱一二见教孔门甚重瑟千万留意
   其四
国家以漕河故河淮济三渎皆拂经汶水东注而障之
西久则将变其他祸皆小惟大河北倾将使千里生灵
鱼鳖校深忧之而未有以处之不知高见以为奚若
   与邓鲁别纸
圣人说话都是教人切实做工夫如学而首章圣人分
付要如此如此假令有一学生只管去念众必惊讶以
卷十一 第 6b 页 WYG1267-0886d.png
为病狂丧心呜呼此乃后世记诵之学设有一生只管
对人解说学是如何习是如何众必惊讶以为病狂丧
心呜呼此后世训诂之学设又有一生要求胜夫子夫
子说学他便要说以不学为学夫子说习他便要说以
不习为习如此众有不大惊讶者乎此即慈湖是也此
正棒喝禅师诃佛骂祖者也鲁生鲁生胡不观鹰乃学
习都是实事空言使不得也
   与胡永清
卷十一 第 7a 页 WYG1267-0887a.png
校不才一岁之中圣恩荐至有非疏远小臣所当得者
宁不感激思奋嗟乎欲致太平求贤第一若学术不正
人才不兴而期得贤万无是理昔我太祖开设学校固
先行而后文科举取人亦因文以观行师儒从有司自
辟譬如大家延师今科举弊坏已极士不务实学惟务
空言师儒多非其人教化所由壅也校昔不自度其不
肖强欲更张但俗学溺人已深此官终难行志虽劳何
补且抚已内怍亦无颜复临诸生吾兄知我爱我与其
卷十一 第 7b 页 WYG1267-0887b.png
使罢精竭神较阅掇拾俳偶之文而实无补于世孰若
使之优游林下发明周官经世大法及条春秋拨乱纲
要庶几可以助兴太平玉汝于成惟兄是赖叔贤渭先
避嫌不敢通问俟得请后奉渎也
   其二
传闻元山病故上必注意渭先矣世道之责吾兄不可
不自任明主可为忠言但救其末流不若正之于本指
陈阙失白发奸弊不若因机而导之其机安在群臣不
卷十一 第 8a 页 WYG1267-0887c.png
得面见无可致力者闻上聪明好读书惟有开陈古圣
贤读书之法使上自求之庶几有大开悟但古圣贤读
书与后世绝异其差只在毫釐间不可不辨也病倦言
不能悉世道可忧处将来何者为甚愿吾兄常筹之庶
几转移救正容易著力也
   其三
近读吾兄执中一奏不觉心开目明其于君德国体关
系甚大而切经术正所以经世务不我诬矣校尝学春
卷十一 第 8b 页 WYG1267-0887d.png
秋颇觉圣人拨乱次第此莫还是第二着且道第一着
何先请兄静中洞察天机所向必能中其肯綮也
   其四
上祈雪于南郊十七日有事于大社是日祭毕而大雪
此吾皇精诚感格也噫以吾皇之英明而导之以圣学
明乾坤易简之理体天地交泰之道其于太平何有吾
兄精忠体国闻此亦当鼓舞惜乎有君无臣不能不为
之浩叹耳
卷十一 第 9a 页 WYG1267-0888a.png
   与余子积别纸
尝谓古人读书主于体而行之与后世惟事讲明者异
武王曰今民将在祗遹乃文考绍闻衣德言往敷求于
殷先哲王用康保民汝丕远惟商耇成人宅心知训别
求闻由古先哲王用保乂民弘于天若德裕乃身夫子
曰诵诗三百授之以政不达使于四方不能专对虽多
亦奚以为此古圣相传读书之大法明戒也圣人之学
大以密校近读周礼见其区处天地万物各得其所建
卷十一 第 9b 页 WYG1267-0888b.png
立规模纲中有纪纪中有目遍布至为精密诚圣人经
世大典也而久郁弗彰校颇发明其义务求可以推行
于今吾兄深思善悟恳恻直言敢录天官冢宰及太宰
分职奉上请教愿兄且勿开看先将圣经及诸家注疏
阅遍思量圣人包括运用处然后阅此则彼此得失瞭
然便中求摘纰缪匡其不逮更愿兄留意此书于世道
大有助也
   其二
卷十一 第 10a 页 WYG1267-0888c.png
承谕徐州水灾重大民穷盗起赈济无粮剿捕无术自
病书生之学未适时宜此固足以见吾兄忧劳恻怛之
盛心矣校不佞敢再以书生之论上渎高明今日事势
困穷极矣愿吾兄方寸间常以禹稷之心为心凡可以
救民者无所不用其极请命于朝力言百姓饥且死惧
散而为盗贼以贻国家忧积诚意以动上安知庙堂不
恻然而念之乎否则受人牛羊求牧与刍而不得孟子
所以语平陆大夫者可谓无遗策矣录寄春秋繁露二
卷十一 第 10b 页 WYG1267-0888d.png
章读之未能深了岂内经所谓知其要一言而终不知
其要流散无穷者邪赵氏属辞固有凿处然考订该博
功夫精专足备一家之学恐与程氏本义大有不同也
高明暇时熟玩当自见之
   与夏惇夫
在滁事简望尊坐镇雅俗使善类有所瞻依其益多矣
虽然勿以事简而弛防闲也御下不可不严也临事不
可不慎也山水虽佳幸毋终日徜徉观之比曰观我生
卷十一 第 11a 页 WYG1267-0889a.png
君子无咎汝节天下奇才也而未必能逊志于学吾兄
痛相切磋彼此必大有益也学者第一义必也恢恢乎
有好善之心不自足已不求胜人乃可以深造也浅陋
之见不识高明以为何如
   其二
恺悌君子遐不作人想今已有次第恨道远未获闻其
详也承谕今音歌古诗同于俗乐云云深得慎重谨密
之道但校所取者正以其晓音律耳感人天机莫神于
卷十一 第 11b 页 WYG1267-0889b.png
乐此乃后世一大阙事校尝小试于岭南颇有效验食
芹而美故欲献之吾君也伊川不答温公甚善但在校
则可吾兄举似源甫则不可彼正病于不肯尽言今又
益其疾矣天气正温充盎宇宙愿兄养德养身自爱
   复邵思抑
前屡得吾兄书意向甚切颓惰之馀赖以振迅然犹未
得平日端的用功今承来教愈觉鞭辟近里所举病痛
皆就实地上说出来昏弱之资受益多矣惇夫有言此
卷十一 第 12a 页 WYG1267-0889c.png
心提起处便是天理放倒处便是人欲提起心自提起
放倒心自放倒至哉言矣日用间常切提撕须令应事
接物与静坐读书时功夫合一方有得力处耳静中涵
养体验所得所疑更愿遂一见教幸甚所论良心数语
甚精鄙意亦谓如此江西典学旧为有时名者作坏一
番近日典学临难不能死节师道扫地朝廷选择而起
吾兄大惬士望其责甚隆也象山故江西人今其学张
皇于一方此吾道明晦通塞之机人材盛衰世运否泰
卷十一 第 12b 页 WYG1267-0889d.png
皆将系焉非得吾兄拔本塞源何以力救兹弊此又同
志所责望于吾兄也伏承不弃遣使持书以出处之事
下询浅陋顾校何足以知之愿以昔日求去之心而度
今日可出之义则将不俟终日决矣
   其二
故人日以远悠悠我思吾兄亲切用功日用间想有得
力处天德本自完具却被已私障蔽重重自非决坚定
志用勇猛功如何得透出校因学不得力未教而已知
卷十一 第 13a 页 WYG1267-0890a.png
因惭对夫子宫墙故人不弃愿有以振我秋令严肃天
高气晶愿兄法天推荡胸中陈垢以收摧陷廓清之功
不具
   其三
不才多病久当退藏天意固将大儆昏惰之资而畀以
丘壑违天不祥不敢不勉日承下问略献所疑今复粗
举一二以吾兄切实用功当先了了矣古人口未尝说
性终日于性上用功如何是性动处可见善乃天真性
卷十一 第 13b 页 WYG1267-0890b.png
之本然恶乃人伪从躯壳起故不可无澄汰之功古人
所以贵于精一也然必须笃信性之本善与圣人同乃
能确然立志子积论性得无支离矣乎今欲于理气处
求一说融贯可通恐涉于想像讲说矣象山天资甚高
论学甚正凡所指示坦然如由大道而行但气质尚粗
锻鍊未粹不免好刚使气过为抑扬之词反使人疑昔
议其近于禅学此校之陋也喜怒当求之性情不当求
之议论今举先儒同异之说而求一说可通是又想像
卷十一 第 14a 页 WYG1267-0890c.png
堕于言语间矣躬所未逮率尔奉答惭负惭负
   其四
来谕若以奔走废学古人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岂
待安安而后用功邪明道有言学者为气所胜习所夺
只当责志吾兄以为何如
   其五
别久寂不闻起居伻来喜动颜色吾兄莅政临民不识
此心常精明否傥因而汩没却须求一出场也礼曰孝
卷十一 第 14b 页 WYG1267-0890d.png
子将祭虑事不可以不豫比时具物不可以不备又曰
虚中以治之此言论敬极为亲切边事本易处分而庙
算或欠整暇盖未知敌虚实也中国大势盗贼实惟近
忧然莫如山东为甚今机械已萌矣吾兄所论列必切
事情便中幸有以教我
   其六
永清南还吾兄朝夕又得亲一畏友此殆天相二人也吾
兄明敏有馀却似刚毅不足故于沈潜之功决定之志
卷十一 第 15a 页 WYG1267-0891a.png
未能自慊于心与永清处当甚有益永清豪杰之才但
涵养德性变化气质之功未免从前缺少近告以体仁
功夫跃然而喜但未知别后得力处何如愿以孔门程
门所示求仁之方与相切磋台仲数得相聚否近道之
资好善之志深用叹服但其用功次第未知何如莫于
閒中消了日月责善辅仁朋友之职愿各努力相勉
   与桂子实
久不闻故人起居怀想无已姜源甫余子积来访盛称
卷十一 第 15b 页 WYG1267-0891b.png
吾兄进修之功昆仲自相师友朝夕渐摩以讲明礼乐
为已任闻之曷胜欣仰先王之礼久不明于天下高明
乃独深信而笃好之考求其故冀可行之于今此其志
当于古人中求之校病卧家居深恨弗获执经请益抑
尝闻之明道谓横渠以礼教学者甚善又病其下稍头
溺于仪章度数之末如吃木札相似此言又何谓也二
程先生平日教学者未尝不以礼然其言曰涵养须用
敬进学则在致知此其本末先后之间必当有辨高明
卷十一 第 16a 页 WYG1267-0891c.png
其自择焉
   与闻静中
卧病衡门久矣不闻故人动定今始知年兄改官考功
深为朝廷得人贺今国家纪纲尚存海内幸而未乱者
前后考覈亦与有力焉明年春当考覈之期天下之治
系于年兄天下之乱亦惟年兄天下之望咸在年兄天
下之责亦惟年兄尚其勖哉惟吾兄惇厚靖默近仁之
资朋辈鲜有能及者而且精密小心动无过举黜陟大
卷十一 第 16b 页 WYG1267-0891d.png
事固当加详但未知刚断明决处比旧何如耳君子居
其职则思死其官有官守者不得其职则去昔裴洎三
争事于上前不听李藩谓曰曾以出处决之否宪宗乃
从洎言所愿年兄壁立万仞以澄清天下为已任勿为
大利害所动摇其察之也必精其询之也必广其行之
也必果其持之也必坚所陟也必有以慰天下之望所
黜也必有以快天下之心公道大明纪纲益振则海内
犹可望治也闻诸缙绅咸以公辅之器期待年兄年兄
卷十一 第 17a 页 WYG1267-0892a.png
一生勋业咸在此举尚其勖哉
   其二
校昔官南都司直刘公寔为吏部端居简出惓惓于鉴
别人才尔时世道方倾危君子有所恃而不恐小人有
所畏而不敢为非隐然为一时之重吾兄清德重望与
刘公同素善品评人物虽然校不惟欲兄为衡鉴更欲
兄为大匠今世人才衰微须大振作之汲引之挽回世
道庶几在此
卷十一 第 17b 页 WYG1267-0892b.png
   别纸
天下大势有缓急故君子之应之也有经权今国家之
事亦孔棘矣若以常法应之恐未足以救兹变也东南
大水数百里生灵将化为鱼不识当道何以救之乎
   其三
源甫所载革除时事雅有史才其包举也广其考订也
精其臧否也正今亦不必改窜但取其所载事略以朱
墨别之凡朱点者录出便可成书矣墨点者亦不可弃
卷十一 第 18a 页 WYG1267-0892c.png
别录出之以备料检故事愚见如此不知高明以为何
如又源甫所查者多吏部兵部事更愿托相知者备查
户部礼部工部及刑部事各衙门亦然但有关系者皆
科条录出可以大补我国家典故不但可补史氏之阙
遗也校昔见兵马司所取妖人南赤肚供招备载药剂
分两制法可以延年可以生子不觉吐舌君子作事当
为远图此事奇甚必且传播四方岂无痴人欲尝试者
但云假造秘方杀童男童女和附子等药为方则其术
卷十一 第 18b 页 WYG1267-0892d.png
不复售人亦不谈之矣吾兄老成持重必能深长思招
议中决不草草也未知此事毕竟何以处之
   与吴德翼
校读尚书见唐虞君臣互相戒饬凛然生祗惧之心今
交友多唯唯之风愿与吾兄共惇古谊校尝窃谓吾人
材质易为气禀拘住若只就谨言正行上做工夫固不
失为自修之士终恐规模窄狭展拓不开直须卓然立
志以古圣贤自期见得个义理大原学问要切处日用
卷十一 第 19a 页 WYG1267-0893a.png
之间先立个大纲领然后循序用功庶几规模阔大不
受气质限量孟子之所谓能尽其才也
   答潘希召
承谕某近已回头但犹未转步此诚可为吾道之喜但
以愚见窥之某豪杰之士才高气雄此等人既已回头
不忧其不能转步但恐未肯回头耳然此亦难以口舌
争要在积诚意以感动之耳古人只在实地上用功孝
则真个是孝弟则真个是弟存养真个是存养省察真
卷十一 第 19b 页 WYG1267-0893b.png
个是省察故朋友之际相劝而善工夫最多不消费许
多言语后世只为实地上工夫不及古人故议论愈多
愈闹承谕近读孟子只觉深得一格子此等必有洒然
自得处第恨离索之远不获面诣以领教言
   与张常甫
往岁会于吴门承谕天人之际逮今犹觉凛然年兄既
已识得此意其于戒谨恐惧之功自不容已日用之间
必有独觉其进处但未知虚心受善及廓大规模处比
卷十一 第 20a 页 WYG1267-0893c.png
旧何如校窃闻之夫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孟子曰
乃所愿则学孔子也学者立志直截要学圣人则日用
所讲皆圣人之学便自见得个根本简要处决不作枝
叶琐碎功夫其于训诂辞章非惟不屑为实亦不暇为
矣年兄聪明过人又多材艺恐于训诂辞章未能绝利
一源故区区有怀尚欲以此渎告耳
   别纸
尝慨心体湛如太虚只因躯壳上起种种私意便如漫
卷十一 第 20b 页 WYG1267-0893d.png
天云雾莫能就根上勘明我身从天地来天地开辟会
当有混沌时我身有生固当有死何啻海上一沤风前
一尘死生已透更无关则人间世所谓名利关声色关
者更无难透矣而后心体超然天德自见且道世间贪
生怖死底毕竟免得否人何不自省悟愚见如此敢呈
似吾兄以求是正
   与蔡希渊
吴门一别相将二三十年吾兄则既老矣而校年亦踰
卷十一 第 21a 页 WYG1267-0894a.png
艾不敢复以世俗常礼笔墨陈言溷长者记有之高山
仰止景行行止乡道而行忘身之老也不知年数之不
足也俛焉日有孜孜毙而后已请以是为高明献承示
新刻太极图解及改窜西铭足占吾兄精力沛其有馀
不然岂其皓首而犹游戏翰墨邪未知元公纯公见之
还首肯否
   与崔子钟别纸
体仁旧说当时虽颇知鞭辟近里尚涉想像日用间缺
卷十一 第 21b 页 WYG1267-0894b.png
却行著习察实功立本处未能致一不免更端迩来杜
门修省远求尧舜危微之戒近体孔颜克复之传用是
惕然愧惧所恨昏惰之资不能勇猛奋前愿吾年兄常
赐鞭策
   与徐子荣
别久瞻仰曷胜吾兄位望日隆当自任以天下之重校
天之废才也乃扶病入汴抗颜复为人师惭负惭负过
归德考按诸生乃微子所封先圣祖宗所自出之地也
卷十一 第 22a 页 WYG1267-0894c.png
旷百年无表章之者盖有待于皇上焉耳校谨具奏以
请事下春官愿兄与西樵共成兹美此万世一时也
   与王时行
一别十有六年始有虎丘之会窃覸吾兄所存刚大尚
存精神视旧则敛藏矣此固可喜然犹未足深喜者欲
吾兄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也校尝谓人能虚已从善则
天下之善皆将归焉易曰或益之十朋之龟弗克违元
吉孟子曰好善优于天下吾兄若于此处著力所进讵
卷十一 第 22b 页 WYG1267-0894d.png
可量邪更愿沈潜以求之勇往以行之冲澹以守之毋
以教外别传乱吾圣门宗旨使彼此失是也
   其二
别久曷胜瞻仰古之大臣不用则天下仰之用则功被
天下何哉其诚素积有以感格天人也故曰才与诚合
然后能胜天下大事吾兄今当暇时正宜勤恳大进厥
德访求人才讲求经世急务以古圣贤豪杰自期待毋
徒养望自高也何如何如
卷十一 第 23a 页 WYG1267-0895a.png
   与梁仲用
校无似误蒙教爱二载于兹缅惟执事以默名庵而言
语伤易伤烦十常七八岂欲寡其过而未能邪人心通
窍于舌舌动则声因以宣故人之多言者舌常有动意
盖此心全体俱奔在上面也仙家守气必先塞兑固灵
根吾儒欲存此心亦须扪口勿言不轻漏泄意自归根
则养得心完密无罅隙可走易曰修辞立其诚所以居
业也人之所以轻易其言只因不把当事才高之人事
卷十一 第 23b 页 WYG1267-0895b.png
来应付得去挥霍得下其失尤多凡此皆放其心而不
知求也故尝妄论欲求放心必自谨言始校方咸其辅
而乃以艮其辅劝执事可谓舍已之田而芸人之田者
矣然在执事自不当因人废言也
   与陈宗献
校多病惟泉石之与居鹤鹿之与游世与我而相忘久
矣意犹依依在天台雁荡间者念省斋素庵之真率也
渺山川之阻修叹声问之日疏兹得秦黄门出宰望邑
卷十一 第 24a 页 WYG1267-0895c.png
今而后彼此得以常相闻矣昔欧阳文忠公每见学者
好语吏事以其有及物之功也国朝设大明律后法例
日多吏莫知所遵守弘治间删为问刑条例其后奏行
又复增多省斋一生为刑官最久平恕多及物之功今
当閒居取旧例而阅之中有难行者私论其故因机上
闻此天下之福也校尝怪大明律中文武官犯公罪文
武官犯私罪因何不行起于何年何人奏请死罪真犯
杂犯法家承用已久莫知其原省斋必能究其本末也
卷十一 第 24b 页 WYG1267-0895d.png
便中幸赐教
   与王诞敷
传闻吾兄治郡勤劳久而弗懈此盖忠厚恳恻之心不
容自己吾夫子所谓居之无倦行之以忠者也但为治
亦当综执体要振扬纪纲庶几恩惠所施周遍广阔若
徒屑屑庶务屈首于簿书听断间则将有偏而不举之
处此理势之必然也然吾所谓体要非简略庶事也深
识治体举其大可以包罗细事而无遗也吾所谓纪纲
卷十一 第 25a 页 WYG1267-0896a.png
非专委任他人也分政百职吾可以坐镇于上而责其
成功也校读经史见古之人虽位有大小时有污隆然
其治皆先有一定规模然后次第施设故用力少而成
功多也年兄大度士乃敢进以此言
   其二
传闻贵治灾伤颇与敝郡相似何辜斯人荐遭酷罚哀
哉年兄素宽厚睹兹艰难其于惨怛固当倍百恒情也
目下荒政检勘宜早蠲免宜宽下司奏行咸观望上司
卷十一 第 25b 页 WYG1267-0896b.png
意向所在大弦急者小弦绝愿明谕属吏一以救民益
下为心庶几少延垂绝之命年兄尚念之哉
   复徐子谦
姑苏密迩贵治传诵政声洋洋满耳夫以恳恻忧民之
心而济之以平易精密之政宜乎事便而民安然德翼
又称善政所召天降嘉禾自杨守承芳以来仅一见嗟
乎天人之易格固如是哉然在年兄则当谦而弗居日
慎一日可也郡守之职至为亲民君子学道则爱人如
卷十一 第 26a 页 WYG1267-0896c.png
欲少行其志无以踰此官矣然其泽有在一时者有及
于数十年之后者有百年者有百世者顾其规模次第
何如耳居今之世牵制孔多又多簿书期会之冗坐縻
精神不得专意于其远者大者然此为常人言耳年兄
豪杰士也岂复时势所能拘哉充吾恳恻爱民之心盎
然天地之初意氤氤氲氲盈满于胸中发而施之于政
事凡世俗之毁誉利害休戚得丧一毫毋使芥蒂于心
以杂吾正念集郡之贤士大夫远近父老相与讲求咨
卷十一 第 26b 页 WYG1267-0896d.png
议兼总条贯次第施行因平易之政而更为久远之制
因精密之政而加以阔大之规则其泽之所被远且百
世近亦百年兄于兹土将庙食无穷矣南望旌麾每欲
瞻拜而多病所縻弗获如愿徒切引领而已
   与胡希曾
吾兄清节莹如冰壶一旦青蝇点白璧天下咸嗟矧于
知己五岳起方寸隐然讵能平也久矣然在吾兄吞云
梦者八九此何足芥蒂人间世利害得丧宠辱关心只
卷十一 第 27a 页 WYG1267-0897a.png
为有我若旷然无我任他万起万灭岂能汩吾胸中之
和且我身安从生固出于天地今夫天地原也从混沌
来毕竟又混沌去我身住得天地间能几时何故却就
躯壳上起许多意思维绊却浮名如蚕自缠自缚不得
堂堂自由世间只有道理最大生天生地吾身又从天
地生当初天地生我时完全交付与我今也须完全交
付还他生一日便当尽一日道理故曰穷居不损大行
不加卷之不盈分散之弥六合维时春气氤氲生意流
卷十一 第 27b 页 WYG1267-0897b.png
动充满盎然吾人之仁也静处春生动处春一家春散
万家春敢以为祝
   与毛黄门
久仰耆德愿见而未得阶乃蒙辱先以书俨若承教左
右嗟夫圣学不传久矣空言溺心异端惑志愿长者一
振颓风行著习察而后道可明也维时正得秋而万宝
成更望收敛归藏以法造化不具
   与方时举
卷十一 第 28a 页 WYG1267-0897c.png
校病弗获询起居怀仰怀仰人物志稍增于旧颇闻有
后言或未必面告校辱过爱故敢以告愿精覈之更博
访之死而是非未定者姑徐之又如唐节妇周贤妇皆
古人所难而名不出于里门恐潜德尚多不遇君子表
章遂尔湮没二妇尚无恙例不当书故未敢白恐前此
或有类于是者众司人物权衡者不可不留意也朱节
妇郑烈妇已载五贞祠而传不之及众皆讶之未谂尊
意云何
卷十一 第 28b 页 WYG1267-0897d.png
   与支孝先
昔闻论及华人农惰而不知耕山有葛而女不知织养
蚕矣而不知治茧水中有鱼而无渔师吾因赞曰若兴
此数利此庙食百世功也愿为苍生汲汲
   与吕仲木
吾兄载道而西校两奉书不识能达左右与否诗云高
山仰止景行行止乡往之私意未尝不在丰镐间也大
哉圣人之道峻极于天愿吾兄超然于训诂辞章之表
卷十一 第 29a 页 WYG1267-0898a.png
聚精会神不作三代以下人物子曰予欲无言天生精
神几何那得许多应付世俗尽随缘说得无限好话当
不得四时行百物生也矧于不好人也要说他好三代
直道而行无乃不若是乎校于吾兄何能有所禆益然
犹时献其一得之愚者以吾兄好善肯舍已而从人也
春气渐温愿若时完养太和之气不具
   答吕仲木
两生侍教醉饱盛德而归明道有云后人虽有好言语
卷十一 第 29b 页 WYG1267-0898b.png
终被气象卑不类道吾兄以厚重淳美之德涵养既深
盎于面背正当于古人中求之耳今也讲学者太易易
然而内省或缺似与圣门讷言敏行相反高抬此心不
在本位天下事一以浮气大语盖之未知流弊何极吾
兄身系海内重望愚意深望高明用志不纷以其全力
而向于道勿滞于训诂勿散于词章庶可障百川而东
之回狂澜于既倒也源甫经济之学明习国家典章长
于兵法而人鲜知者今得同官当有切磋之益也敢以
卷十一 第 30a 页 WYG1267-0898c.png
为贺愿常叩之庶可以发其胸中之奇源甫薰沐德容
益知鞭辟近里著已则所造亦当长一格也
   与邹谦之
昔者请教承问发于屡空邪抑亿而中邪善哉发药矣
空空愿学焉而未能亿则校所不敢然而人苦不自知
譬如病者不自知其病得明医指示而后晓然投以瞑
眩之药而后疾脱然去体矣吾兄既知病證愿赐药剂
使无深入膏肓至恳至恳六书精蕴中三卷知字四卷
卷十一 第 30b 页 WYG1267-0898d.png
忠字六卷格字二卷灵字与来教有相符处愿取一观
订其得失幸甚幸甚承赐东郭文集骨骼开张明白痛
快善启发人受教多矣但其间有说得甚是著题而殊
不切于其人者岂应酬之体当如是邪信如是无漏佛
菩萨亦时复为应付僧邪郑婿若曾尝受教于泾野今
卒业南雍获在钧陶之内何幸如之愿加锻鍊汰其查
滓底于精纯至幸至幸
   复徐曰仁
卷十一 第 31a 页 WYG1267-0899a.png
病卧穷乡久不获故人动定积有驰情兹承惠书深惩
吾党各立门户之私意极惓惓窃惟道乃天下公理愚
夫愚妇皆可与知人惟各有私心是以自生障蔽吾辈
相与正宜公天下以为心故曰大舜有大焉善与人同
舍已从人乐取诸人以为善若乃自立意见以私智窥
测大道便谓此乃天地之纯古人之全体同已者则以
为是异已者则以为非斯其去道亦远矣此校之所不
敢也安得吾辈同志数人相与聚首一处仆得听于下
卷十一 第 31b 页 WYG1267-0899b.png
风彼此坦怀尽言无隐各陈所学质其是非验之吾心
性情之实考之圣贤经传之言参之天地万物之理辨
异端近似之非振俗学支离之弊务求至当归一精一
无二剖破藩篱以为大家岂不快哉若欲仍立门户不
求同理而求同已则亦末如之何矣此校之所深愿而
未能者也岁暮邵思抑过我道及高明有书与之讲学
恨不获闻其详今会晤未涯幸以教思抑者教我虽心
之精微言不能尽然既陈其端庶几思而得之可为他
卷十一 第 32a 页 WYG1267-0899c.png
日承教之地也至恳至恳
   与杨实夫
惟时孟春和气蔼蔼充盎寰极间万物欣欣咸有生意
吾兄负苍生之望愿体此意以福斯民嗟乎时事日益
非矣每读殷书周雅喟然不能为怀想吾兄在位者当
倍惨怛也旧岁吴下大水尝奉书吾兄劝当途大施蠲
免赈贷之惠意弗得达今民之憔悴极矣而徵敛益苛
是何异于驱民以填沟壑也斯实禹稷过门不入之时
卷十一 第 32b 页 WYG1267-0899d.png
矣愿劝新中丞速解一方倒悬之急幸甚幸甚
   答王天宇
闻名二十馀年尚未会面惟神交而已伏承下问为学
功夫茫然不能答请姑陈其自讼之意吾人学不得力
只因无必为圣人之志以故缠绕于文辞担搁于意见
不肯吃𦂳做功夫今欲反此必须辨得朝闻夕死之心
而后庶几有成耳
   与唐应德
卷十一 第 33a 页 WYG1267-0900a.png
侍教连日获探心之精微洒然超脱尘俗卓哉卓哉但
毫釐易差恐微有近禅处徵诸孔门或有未合辨之弗
明弗措乃可洞极几微于此尚觉欠耳贾傅致火致日
之譬圣学殆有取焉何如何如
   其二
闻读周易以应德之高明必有超然会心处便中毋惜
示教校昔治五经惟春秋易致力为多赖天之灵偶有
所见而又得之弗完体之未合恒用歉然深愿应德拨
卷十一 第 33b 页 WYG1267-0900b.png
转天机莫被葛藤缠去也虽然又不可落空不识高明
以为然否
   其三
虎丘之会承谕所用功夫视前乎此可谓尽言无隐矣
学患不能行如应德之力于行所进何可复量但校有
所疑亦不敢隐应德信道笃矣而执德似未弘仁以行
之矣而学以聚之问以辨之宽以居之似有所未足吾
辈不幸去圣久远学绝道丧不稽之以圣人之言安保
卷十一 第 34a 页 WYG1267-0900c.png
其无差校自度言轻不足以回应德虽然应德昔者持
之甚坚亦犹今者持之甚坚但愿毋使他日之悔亦犹
今日之悔也闻欲过我跂余望之
   与林勿欺别纸
兀厓之亡于世道有大关系南京一小内臣大叫曰朝
廷崩一座山矣里人有在山东作县回者曰昔传驾又
将出官民俱不知死所卒赖兀厓回天则兀厓非但忠
臣乃直𨽻河南山东之再生父母也
卷十一 第 34b 页 WYG1267-0900d.png
   答简中丞
修门一别八载于兹瞻仰厚德宛其如昨海濒多盗屡作
屡止屡止屡作要皆贩盐之徒目前之祸尚小他日为东
南大害者必此也明天子挈长江表里之封付公经略
必能为国远虑坐消此莫大之忧钦仰钦仰天气正暑
愿靖共自爱
   谢钱清戎
日旌节过敝里校偶出弗获迎迓中心缺然承赐腆
卷十一 第 35a 页 WYG1267-0901a.png
贶深感厚德兵不土著世费清勾上下俱困一夫
行戌辄破数十家而祸未已也故曰难尽法者莫
如清戎而易积阴德者亦莫如清戎恭惟执事秉
国之钧叱咤生雷霆呴煦成雨露东南亿万生灵
仰以为命先正有言宽一分则民受一分之惠校
不佞敢述小民仰望之情献于台下幸毋以人
废言
   谢郭侍御
卷十一 第 35b 页 WYG1267-0901b.png
圣天子方殷忧在上共惟道长方振风采于台端今日
之事敌势可忧未若漕河可忧之远也漕河可忧未若
中原盗贼将起未起可忧之大也等而上之忧端齐终
南愿披丹诚为明主忠言之自本而末沿流溯源俾天
下苍生转祸为福幸甚幸甚
   与徐朝仪
荒政至急者蠲免赈济今则蠲免尤急自来官司检踏
灾伤上司必复熟几分一圩之中间有田成熟者必累
卷十一 第 36a 页 WYG1267-0901c.png
一圩荒田故低田小民往往将高田开没以免后患今
必须先期勘验广施蠲免之恩下令禁戒庶绝兹患一
年饥则缺二年之食久雨后必晴比及秋冬水势须退
必资春熟庶可接济秋成宜及今设法多收大麦种至
期给散贫民劝令广种是亦救荒一助也更缓数旬麦
价必踊贵矣水势滔天穷民乘机易聚为盗况于素为
盗区者乎昔承垂问盖已轸忧所谓太上救失于未萌
也今其势己兆矣遏盗之机正在今日昔庚午岁盗贼
卷十一 第 36b 页 WYG1267-0901d.png
充斥官塘白昼不敢行父老有识者议令沿塘各区粮
长每区出巡船一只与巴城塘浦东西二巡司往来巡
视因命点闸盗贼当闻风屏息也父老所谓建是议者
彼尝目击近地有贼官府差人不能擒后命各区粮长
与俱捕获故也巡司尝忧地方贻害每欲申请特未敢
耳校采舆人之论达于台座伏望年兄早赐举行如有
效则推于他处可也
   复胡郡守孝思
卷十一 第 37a 页 WYG1267-0902a.png
承示所定名宦乡贤允惬公论千百年缺典一旦举行
甚盛甚盛校不敏岂能有所赞襄爰举一二缺遗告于
下执事伏俟鉴裁名宦若汉都尉任延太守第五伦张
霸梁郡丞江革唐刺史萧定宋知州阎象通判徐奭佥
判司马光知州孙觉李光乡贤则高士若龙丘苌忠义
若张乘孝子若龚明之笃行若陈之奇名臣若王葆流
寓若黄士毅毅尝受业于考亭之门其他可称述者尚
众愿命三学诸生悉心蒐访科条其人参以史传而明
卷十一 第 37b 页 WYG1267-0902b.png
公诠定焉垂示永远以为法程校不胜欣愿
   别纸
乡贤有沈既济者观其选举议及请冠中宗之年书武
氏之事乃经世之识也尝坐杨炎荐左迁终身后陆宣
公为之申荐更愿考订其人俞琰神仙家似不可与其
所作弦歌毛诗谱愿就其家访求之此书渴欲一见也
   其二
别后风伯所阻遂不果行有虚尊赐文选及阳冰法帖
卷十一 第 38a 页 WYG1267-0902c.png
已拜嘉贶嗟乎文章字画皆生于人心又系于天地之
风气故不能不与时高下虽豪杰之才亦未免囿于风
气之中虽然天地气化浑厚浇漓固各有时而吾人返
朴还淳岂无其道论其要不越乎此心收聚放散之间
耳每读易至于大畜小畜未尝不三叹焉葑菲之见不
识高明以为何如传闻荒奏已得请小民歌舞德泽愿
刻日散布民间庶沾实惠
   其三
卷十一 第 38b 页 WYG1267-0902d.png
承示乐府其格雄浑其调悲壮沈郁或婉而丽盖兼众
体而杂出之者乎虽然校不敢赞而敢献所疑古诗中
声之所出所谓人诣乎天为至人言诣乎天为至言故
可被之八音其极动天地感鬼神而况于人乎今所传
三百五篇非尽孔氏之旧以其繁声多也而后世莫能
非之知言者鲜知音者弥鲜乐府要皆出于风气多属
繁声其劲以急者边声也有杀声者必有杀心其靡靡
者俗乐也有淫声者必有淫思是故君子不可以不慎
卷十一 第 39a 页 WYG1267-0903a.png
也高明以为然否天气正寒愿若时凝固天真不具
   答聂郡守文蔚
林广文过我首询吾兄起居且闻所以不出之意甚慰
远怀豪杰树立自别今之讲学者好说心常动而不静
不复知人生而静为天根来书独深取蛰龙之譬山林
之日长道义之功深足占吾兄进德矣达夫迩来用功
何如校劝其辨自圣作圣之别不知渠肯俯听否彭石
屋完然赤子之心而讲学颇阔步相会浅不曾献得一
卷十一 第 39b 页 WYG1267-0903b.png
服药也
   与王郡守克敬
今吴下惟粮长为苦役公十分尽心莫不知感大抵其
害有四一曰起运此大政使然由今观昔固自有间虽
然宿弊实未尽除士大夫度量小便欲邀功生事减去
加耗使粮长重困愿加优恤二曰收头此其弊在有司
今蒙禁革立为匮收之法甚善甚善但奸顽细户不纳
者有司不肯查奸书总结在粮长户上则又累矣愿加
卷十一 第 40a 页 WYG1267-0903c.png
之鉴察三曰大户此则士大夫不能无责今既自兑则
无此累矣却有奸民二三石上下者恃顽不纳烦查照
近年杨二守事例令粮长查报难徵人户文册在官先
行追并四曰包陪此须设法开垦荒田实为永久之利
调收极不便于粮长极便于小民旧岁听粮长自收小
民十分嗟怨今岁愿仍调收但须督有司耐烦着实催
徵不致堕误以累粮长乃为两便大抵收粮之时小民
可怜而粮长可恶兑粮之时粮长又可怜而兑军可恶
卷十一 第 40b 页 WYG1267-0903d.png
交兑之时兑军又可怜更有可恶者安得如公辈布列
上下内外使人人安生乐业乎校所采民言若此敢转
告于执事传曰刍荛之言明者择焉
 
 
 
 
 庄渠遗书卷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