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渠遗书-明-魏校卷四

卷四 第 1a 页 WYG1267-0754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庄渠遗书卷四      明 魏校 撰
  书
   与顾禹锡
荣行侦候失期弗及攀送中心缺然涖政已久民情事
体应副得何如传曰如保赤子心诚求之虽不中不远
矣校昔少年入官懵于民情事体此心恻怛惟恐有冤
人也不惮屈已求教于前辈长者识与年长渐觉展拓
卷四 第 1b 页 WYG1267-0754b.png
得开虽然每至疑狱未尝不寝食俱废而为之反覆思
惟也校愚钝所经历如此高明之资固不在此例然或
者亦可少禆万分也岭南之事盗贼为重愿密与程参
戎谋之使胸中常有一定经画而又随时善为之区处
诗云谋夫孔多是用不集发言盈庭谁敢执其咎古今
以此偾事者多矣程金玉君子其言决可信也
   与程本虚
闻汝赤心为国只欲救安苍生甚善甚善于赫上帝实
卷四 第 2a 页 WYG1267-0755a.png
鉴此心吾知其必助信矣但恐立本不固世俗功名富
贵之念乘间发生起来其初只是些儿不曾斩截其后
便突兀渐大恰如漫天云雾一般矣宜常自猛省不知
不觉容易丧了初心也
   与薛侨
闻汝南征跂余望之久矣及过余而余乃在海上归而
怅然收钞细务何足以溷汝然洁廉惠爱使行旅欣欣
然咸愿出于其涂则其益亦非小也不宁惟是缙绅过
卷四 第 2b 页 WYG1267-0755b.png
者日得相亲其善者可为吾法其不善者可为吾鉴且
得广询博访开拓胸襟人有未同勿强聒与之讲学我
之虚憍与谦抑与只接物间亦自可验也昔曾寓一书
至京师不识己达左右否惟中恺悌君子而为奸民所
诬愿为世道计力扶公论幸甚幸甚便中草此尚容后

   与李子庸
缅惟吾兄孝心纯笃夙丧慈母哀恫终身弗吊昊天胡
卷四 第 3a 页 WYG1267-0755c.png
今夺先公之遽曾不憖遗以慰孝子之思未审自罹荼
毒气体何似校卧病空谷中山川阻修既弗获趋吊比
于执绋之役又弗克以时奉慰下忱曷胜惓惓素帛一
匹奉致几筵少充赙仪鉴纳是荷嗟乎吾兄纯孝今而
后无可以报二亲矣惟专勤精进自致其身于圣贤则
可以显亲为圣贤之亲启圣太中所以流光百世也传
曰大孝尊亲吾兄之力足以企此故为执事诵之昔者
承谕今之讲圣学者其说似若易简与世俗之支离者
卷四 第 3b 页 WYG1267-0755d.png
不同夷考其行顾反不逮噫非吾兄之力学不能为此
言也昔者舜戒禹以人心惟危孔子告颜子以克已颜
亦自病仰钻瞻忽之难而今之讲学者其说太易易然
只因不曾真切用功日用间虽有窒碍处不自知也夫
子曰为之难言之得无讱乎又曰其言之不怍则为之
也难只此二说真伪判矣浅陋之见高明以为何如
   与霍渭先
别久瞻仰高风曷胜引领闻寓书懋贞自言死期且至
卷四 第 4a 页 WYG1267-0756a.png
属以墓铭想天祐吉人病今有瘳矣嗟乎自古岂有不
死之人哉而众庶每生故常怛化吾兄达生如此足以
占洒落胸襟矣死生大事既己勘破此关则人间世宠
辱利钝又何足以芥蒂哉虽然校犹有疑也吾兄既齐
死生其于身后名何有而奚以墓铭为哉乾之姤曰不
易乎世不成乎名遁世无闷不见是而无闷此其超然
为何如也吾兄之力足以企此故为执事诵之
   别纸
卷四 第 4b 页 WYG1267-0756b.png
崆峒集奉览其文学史记学选最后学子惜其未尝反
而求之六经也盖晚而与校论学自悔见道不明且曰
昔吾汩于辞章今而厌矣静中时恍有见意味迥其不
同则从而录之校曰录后意味何如献吉默然良久惊
而问曰吾实不自知才劄记后意味渐散不能如初何
也校因与之极言天根之学须培养深沈切忌漏泄因
问平生大病安在曰公才甚高但虚志与骄气此害道
之甚者也献吉曰天使吾早见二十年讵若是哉
卷四 第 5a 页 WYG1267-0756c.png
   与李敉
令先公安厝不知卜以何日是新阡穴是附旧茔山川
阻修吾病不获执绋言之痛心汝少不更事凡事只遵
照令先公旧规咨禀于令堂及谋于族中诸尊长易曰
藉用白茅无咎宁过于谨畏毋得轻忽也待人接物常
宜谦恭此须出于诚笃若里面骄肆视人莫己若而外
面作如此声音笑貌却是诈矣傲固凶德诈尤贼德之
大者近世讲学好说大话欺人固为可恶然俗学卑陋
卷四 第 5b 页 WYG1267-0756d.png
沈溺科举中只要做好官不思量做好人尤可厌鄙也
令郎长养想能行久矣慎勿姑息太过爱之适以害之
胡纯家贫族中尊长又多聒扰尽能撑持静庵有子矣
余杰骄惰惯了闻甚不肖未免为讱斋身后忧柰何柰

   答王直夫
承谕持敬主静恐流于禅随事磨砺又恐无本今且从
事四勿愚谓此三言者若实用功则固合一也人之一
卷四 第 6a 页 WYG1267-0757a.png
心贯串千事百事若不立个主宰则终日营营凡事都
无统摄不知从何处用功又有兀坐以收放心事至不
管是自隔绝道理如何贯串得来如愚见日用间不问
有事无事常存此心有个主宰在此事来就此事上用
功直截依著道理行莫要被私欲遮障缠绕如此才能
贯串得过夫子赞易曰敬以直内义以方外而又曰六
二之动直以方也愚见如此不识高明以为何如
   答季明德
卷四 第 6b 页 WYG1267-0757b.png
承示学问主宰全在忠信而其枢机自不妄语始若匪
鞭辟功深何以能如是钦仰钦仰但观论学二书言之
又太易易似与圣贤讷言敏行相反恐非所谓立诚也
大抵吾兄天资过人不患见不能及只患守不能坚不
患不能发挥只患不能检束诗云采葑采菲毋以下体
惟高明择之
   答欧阳崇一
纯甫闻至南雍甚为吾道喜但未知彼此能虚心相从
卷四 第 7a 页 WYG1267-0757c.png
否迩来讲学者众吾道其复兴乎但往往好为空言与
晋清谈何异昔者禹陈克艰舜不敢当而归之尧皋陈
知人安民禹叹虽尧犹难只此可见唐虞气象若在后
世便只管说去更不顾行矣回狂澜于既倒障百川而
东之繄吾兄是望
   与王纯甫
嗟夫世道之衰极矣人才至于今每下则以科举坏之
也而迩来讲学者众天其将兴斯文乎而又往往好为
卷四 第 7b 页 WYG1267-0757d.png
大言太朴愈散徒长骄肆不知天意终当何如而兄适
为大司成此诚一大机会也愿兄以兴起斯文为已任
夫子循循善诱人所愿惓惓汲引使人才丕变一番慎
毋高亢自居则物情不通多士无缘兴起以吾兄之才
之行而不笃意于斯文校将何望焉崇一贤寮也而讲
学似讷行敏言者愿兄积诚以动之则所助必多矣
   答利宾
仕宦而能庙食百世者惟守令为然耳以实惠易及民
卷四 第 8a 页 WYG1267-0758a.png
也汝莫嫌自才短亦莫怨他民顽只要积一个诚若真
能爱民如子民亦真爱我如父母矣切忌不可用术民
至愚而神争以诈术应我一不成而万有馀丧矣才高
之人往往坐此而败况才短者乎行有不得者皆反求
诸已汝但忧诚之未至不忧民之未孚也嗟乎今世吏
道多污此与盗贼何别岂尽亡羞恶之心哉良由义利
大界限不明便因循堕落至此汝素能立身决为清白
吏无疑然亦不可不常励志中心如自固外物岂能侵
卷四 第 8b 页 WYG1267-0758b.png
卓立故也谁道百鍊钢化作绕指柔颓塌故也承问纪
儿迩来多病今小瘳矣只为才高易肆也诗云温温恭
人如集于木惴惴小心如临于谷旨哉言乎
   答徐伯仁
慨自圣学不明吾民久不蒙至治之泽矣汝小试一邑
毋曰民寡是即孔门之为邦也若诚心恻怛子惠我民
民欣戴之真如父母只此便是三代矣所示乡约谕民
条章俱惇本善俗忧深思远之事但须先有一段诚意
卷四 第 9a 页 WYG1267-0758c.png
感孚于民然后因机导之庶几不为文具言不必文亦
不必繁只须直说使妇人孺子皆可通晓保障一节上
下恐难行此实有联络气势而隐然无迹乃善耳海盐
吴布政昂循良吏也地近凡事可以咨询天气渐热愿
靖共自爱
   答林相
故人贻我书恍如对面语甚慰甚慰今学者立脚跟不
定只为义利大界限不能直截分明汝能固穷凛凛松
卷四 第 9b 页 WYG1267-0758d.png
柏之操足以风励诸生更须直以师道为己任先求诸
我身合于圣贤者益勉之背于圣贤者亟惩创之鞭辟
近里著已朝夕以古之学诲诸生振起俗学之卑陋使
各以圣贤自期待读圣贤之书句句就自己身上体认
践行气质有长处则与成就其美短处则与匡救其偏
信吾者交相切磋疑信且半者更相诱掖弗信者姑俟
之其尤弗率教者勿遽怒之姑惟教之不悛而后警之
必自引咎自警省待之如初庶其改之阳信而阴自恣
卷四 第 10a 页 WYG1267-0759a.png
者宜炤察之勿为所欺察而知之容蓄勿露又有一种
好高自大以圣贤自命而实虚志骄气使之者此不必
轻与辩论须就其日用行事处细与点检彼若自觉过
差肯实用功夫却尽可望也义利辨别贵严又须浑厚
不露圭角乃善虚以受人谦以自牧此不是强为须真
个欿然不敢自是不敢自足乃能日新耳
   与王纯甫
闻将移疾归寓书问候无何而留别书至矣天假丘壑
卷四 第 10b 页 WYG1267-0759b.png
匪欲以安佚遗兄固将望之以完养厥德大庇斯民耳
愿勿虚送日月昔岁校梦孙真人问余养生之道答以
饭后当为言之既而悔过请教真人赠余茯苓盈斛其
中有如贯珠者余顿还赤子乍有知识以前真境吾兄
在旁真人呼将与语未及而觉校于养生茫然弗知何
故乃有斯梦兄昔抱奇疾究心于此愿有以教我
   与刘汝楠
子曰才难不其然乎匪天不降才良由人多不能自成
卷四 第 11a 页 WYG1267-0759c.png
其才耳故人佐郡无以相告惟曰天下之宝当为天下
惜之校昔少年筮仕刑曹人情物理懵然不通惟恻怛
忧民之冤每讯一重狱必梦先祖告诫以故日惕一日
不敢任血气轻易箠挞人有愬不平者虽甚喧聒必尽
其辞时多病或厌则自责曰问事兢挽须谁能即瞋喝
盍不推是心此皆拙者所经历故为高明诵之
   与闻人提学
顷承使节辱于敝邑考校士类惟公惟明而复崇奖实
卷四 第 11b 页 WYG1267-0759d.png
才表章遗烈甚盛德也畴不祗服但彭烈妇入祠一节
尚以传文未详致廑明虑而未允某等义不容默辄敢
诵其所闻昔烈妇之丧其夫也其时家业陵夷无以糊
口而舅姑并没茕茕靡依虽存夫兄六人雅不读书识
礼况有赘姑意若冰炭而居烈妇度物审时灼见其有
不可久存之势而秉心塞渊又笃守夫亲没不复归宁
之节且知其兄介庵郑公之贤真可以托其孤是故以
义自裁先托其孤于舅氏然后从容就死死出于正夫
卷四 第 12a 页 WYG1267-0760a.png
岂泥爱夫妇而忍情于母子间哉尝闻其遣婢抱子以
适舅氏时饮乳其子出而复召召更乳之抚摩良久如
是者三恋恋然而不舍诀则其托孤处死实出于万万
不得已之情可以质诸鬼神而无疑也使当其时家虽
贫而舅姑未亡亡矣而其家守礼或烈妇之兄弗存存
而未必贤孤不可托如是而死犹为可訾今既自全其
烈而又善遗其孤孤卒赖舅氏以有立及今子孙为良
医于藩府则烈妇之奇节远识殆无间然矣比之见祠
卷四 第 12b 页 WYG1267-0760b.png
三贞岂相上下彼既已尸而祝之烈妇乃不得俎豆于
其间其于缺典为何如也某等不佞谨稽诸旧乘参以
故老之言直陈如是伏惟执事详而察之俯赐俞允若
夫郑节妇之孀居七十三年白瓯自保始终一节可与
秋霜烈日争严者执事固已谅之矣不敢赘辞亦惟早
赐施行使一节一烈隆然并祠匹夫匹妇有所观感其
有功于名教岂小小哉某等辱在下风不任惓惓瞻望
之至
卷四 第 13a 页 WYG1267-0760c.png
   与闻静中
戴司寇亦近时名卿也御属严然乏知人之鉴诸曹浊
甚而多高才上之人倚信焉负其势劫持同寮使从已
胡希曾以一廉处群污中上下交遍摧之屹不易节既
而胡永清李立卿至部中若增而重才高足以压制小
人也及得余子积张时峻善类益多而朋党分矣校入
官时小人道消久遂不复有党今吾兄为司寇子部多
贤昔是昔非又何足论但希曾一时矫廉之功不可忘
卷四 第 13b 页 WYG1267-0760d.png
也故为吾兄诵之校观近世士大夫争以文学议论相
高而莫肯事事何异于晋人之清谈哉矧所谓学当务
有本有用若诗文已耳则适足以长傲竟何益哉吾兄
有志于世道人才愿于此加意
   答黄汝玉
闻汝出宰江阴且喜相去伊迩政声可日闻也吾尝谓
今世仕宦堪以庙食百世者惟守令则然令尤亲民矣
然旷百世仅仅一二见者何哉卑者汩利高者骛名而
卷四 第 14a 页 WYG1267-0761a.png
实惠及民者寡耳汝为人父母其毋谓民顽毋歉才短
民之顽与勿庸忿之姑惟劝之才之短也勤以补拙问
以求助毗陵有毛司谏者吾友也唐音者吾徒也皆可
问也推类而广之邑中荐绅乡闾父老皆可问也屈已
以求之虚心以察之皆有益于我也守已㓗廉爱民恳
恻推此道也蛮貊可行也矧文献之邦邪
   答沈一之
校昔妄谓学须反求诸已然非笃信圣人或能自误以
卷四 第 14b 页 WYG1267-0761b.png
故一遵圣贤之言就自已身上体贴去做见到的然处
方敢自信虽然犹恐易差也兹承来谕厌时学之自高
可谓确论吾兄笃信矣更愿于反求处加之功何如何
如承问祔祭事校讵能裁决哉但既下问不敢不尽其
愚窃闻礼时为大顺次之勋固宗子今既未立后而吾
兄以尊行权摄遽使之当尊则非其时亦且为不顺但
当随其叔父祔食俟立后再议耳
   答林相
卷四 第 15a 页 WYG1267-0761c.png
小儿苍颜而颀才高而奇遽尔短折此吾不德获谴于
天又不善教所致也怨艾莫追矣所幸小孙风骨颇异
校虽不德祖宗积善也久其发于兹乎来谕比拟大非
其伦固以宽吾不知陷吾于恶惶恐无地所示条约乡
约甚善甚善但条约所论功夫须体会为一才是立本
才是易简否则只是凑合也反求诸心还能虚否若有
意气在便易外驰江右礼俗吾甚爱之慕之乡约须与
俗约并行更与乡士大夫讲究宗法谱法欲大合族必
卷四 第 15b 页 WYG1267-0761d.png
立宗子族长族尊族正相辅而行乡约亦须立尊盖礼
俗须是士大夫倡率则上行而下效也保伍法更宜讲
究只就乡约中默寓军法不可明言义总之名亦不必
立在临时命之耳性理节太草草明道先生遗言最切
于后学吾尝与陆伯载叹说三代而下命脉实在此欲
提掇出示人未遑也周礼沿革传乃吾未成之书尚觊
有进序文传出甚是不安宜毁之吾友静庵忠义奋发
死生以之不合则亟奉身而退屹有大臣之节承示周
卷四 第 16a 页 WYG1267-0762a.png
太卿可继静庵不胜欣仰惜无缘一见也吾气体尚如
旧不必远念
   与郑窒夫
别久不获望见颜色寤寐有怀时见一二大篇侃侃正
论金玉尔相铁石尔肠伟哉伟哉每叹天下固多英才
无端被铜狄引却一辈训诂词章又绊了一辈故判然
成古今虽然是皆为风气所驱者也若夫豪杰之士自
当超出风气不作三代以下人物爱莫助之聊致祝望
卷四 第 16b 页 WYG1267-0762b.png
之意
   与应元忠
吾兄天挺英才也任真而行喜佛学之空旷一似缺却
锻鍊功夫今天降拂抑将有大造于吾兄也承谕古人
进德多在莫年以卫武公蘧伯玉为法卓越如此敬服
敬服更愿奋厥大勇如夫子之发愤忘食孟氏之所谓
动心忍性增益所不能始得百尺竿头进步耳从今何
以验勤惰哉但就日用间忿怒处或著实体察或是德
卷四 第 17a 页 WYG1267-0762c.png
性上发来或是血气上发来此一大證见也佛学与圣
学其差毫釐而天壤易处愿精察之若不参透此关终
被达磨踏在脚底做不得振古人豪也校不幸丧子今
复丧孙此天谴否德欲丧吾也昔者汰不尽之污秽今
欲一切净尽之而畏天以终身吾兄不弃愿时有以振
我广右之事承谕乃知其精详足见忧国忧民赤心但
孙方伯昔尝同寮似是同年吴德翼辈人今若此可骇

卷四 第 17b 页 WYG1267-0762d.png
   答王纯甫
参侄会试特令请教门下后以陆路寓书竟弗得达校
甲午丧子以达破忧以敬易哀今春复丧孙尔时百念
俱忘恍若见性始悟释老之幻圣贤若可企及而连续
为难校之否德天实厌之或大警之敢不一洒胸中污
秽畏天以终身未知何日得以乐天也海内同志莫如
吾兄神交数千里外愿常有以振我嗣续之计方此图
之未知天肯宥吾否敦夫久不得书维时溽暑愿靖共
卷四 第 18a 页 WYG1267-0763a.png
自爱
   与王郡守克敬
承问四事此吴中膏肓之病小民所由困穷也明公欲
从新整顿一番吴侬孰不歌舞盛德校虽不敏听于下
风不胜欣幸矧承执事下问敢不罄其一得之愚第恐
匹夫匹妇不获尽其情则事终未善已命二三子博访
民情土俗所宜俟有成说乃敢以告丈量一事今且就
绪矣采集士民舆论先以上闻其弊根最盘错者各圩
卷四 第 18b 页 WYG1267-0763b.png
总数与各圩细数不同总数常多细数常少然有一简
易法可破又便于民盖总数之多者乃书手作弊专为
做荒欲多免粮也细数之少却是小民每年还粮实数
今但㨿细数查对各圩还粮原数不欠即己就将总数
差处改正不惟弊革且不扰民况侯在吾苏功德甚大
庙食百世今苏民无长少咸谓明公百年难遇欲望公
复为况侯所为特抄况侯奏减苏州重额田粮疏稿奉
上此外惟愿明公提纪纲惜精神督各县可也代各县
卷四 第 19a 页 WYG1267-0763c.png
不可也小事海涵大事斧断静若泰山动若轰雷昔者
尝面告矣更愿加意幸甚
   吊费主事懋贤
日令先公趋朝校卧病弗克出迓心殊不安则又自解
曰公康强固无恙有如解组南还远候江浒未为晚也
讵意薨逝太速辛巳一别遂为永诀邪每数归期遣人
侦候一日张允清报云鹅湖公丧且至矣亟扶病出吴
门问诸邮传杳无消息允清又云传者妄耳返棹未数
卷四 第 19b 页 WYG1267-0763d.png
日复遣人侦候则云灵柩已过矣山川阻修多病弗克
一往吊哭䀌伤我心每念筮仕初即蒙令先公以范文
正期待今日月逾迈道德日负于初心俯仰惭愧自度
无可以报令先公矣惟愿少湖文星抗志高明超然如
在天表不以一毫尘滓累心赤诚以报国朴素以承家
使天下咸称愿曰卓哉此子乃鹅湖公之善教也校忝
通家与有光矣币一匹奉充赙仪聊以将远忱鉴纳是

卷四 第 20a 页 WYG1267-0764a.png
   与钱治徵
承顾愧无以为忠告惟是守已爱民不替初心再三致
此意更愿令尊谆谆分付随去仆从此行不是乐地乃
是险地慎守则迁乔木疏失则入幽谷昔人有言万分
廉介不过小善半点贪污便成大恶士大夫不但当以
此检律自已亦当以此防范家人也
   答唐应德
别后恒切向往闻杜门读书圣贤之书既以妨于心学
卷四 第 20b 页 WYG1267-0764b.png
弗读然则所读者乃诸子百家之书或后世类书文集
不知以此求放心邪聊遮眼邪若遮眼谓之玩物丧志
否邪此为格物致知邪多闻多见邪譬诸取友将求胜
已者邪同己者邪长吾游心汩吾炤心不可不精察也
闻尝以读书为业次此恐未合于圣门近世诡圣之言
多出于好人而一向差却便至于此愿与勘破庶可相
切磋若不知不觉被留下些种子他日能为害也
   答冯用先
卷四 第 21a 页 WYG1267-0764c.png
校也生今而好古志大而才疏固天所弃也日故人过
我偶因事论事是何足以言经纶人从心上起经纶必
也养得此心笃厚恳切可以对越神明庶几感格上下
所至响应才识意气小小能解耳大学云如保赤子心
诚求之虽不中不远矣未有学养子而后嫁者也今人
多学养子不知只患未诚心果真切自能求民所疾苦
也世岂有赤子号而慈母嬉嬉者乎天久晴明利于收
穫乐民之乐更愿忧民之忧不备
卷四 第 21b 页 WYG1267-0764d.png
   答方时举
伻来知尊体常欠和失于问候校浅之为丈夫矣乃蒙
长者下问欲消鄙吝之萌愧甚愧甚敢述其所闻人间
世最难透者是死生一关透得此关一切顺逆得丧又
何足道必须提起此心方才炤勘得破若逐事物滚何
由超然也宋太祖诗云未离海底千山暗才到中天万
国明浅见若此不识高明以为何如
   答王纯甫
卷四 第 22a 页 WYG1267-0765a.png
郑婿书回述吾兄闻校丧子丧孙意沮色惨兹承数千
里致慰且有枫山之祝深感厚情校昔少年筮仕时有
王举人诊校脉曰他日类枫山宁非素定邪今不敢望
其寿但愿天早赐一线是天赦吾也承教简略数言而
有无穷之意虽然窃有疑焉喜怒哀乐未发性本空也
发而皆中节其应亦未尝不空圣人体用一原也世人
不无潜伏故有前尘妄动故有缘影是故不可无戒惧
慎独之功释氏厌人欲之幻并与天性不可解于心者
卷四 第 22b 页 WYG1267-0765b.png
而欲灭之将乍见孺子入井怵惕真心与内交要誉恶
其声之妄心同谓尘影则与圣贤之学霄壤矣吾兄志
大才大而作用处不免孤高得无少偏乎愿更加察也
   答唐应德
远承书问感荷无涯开门授徒无乃省事中又添却一
事谁始为举业作俑知耗了人多少精神心中添了多
少葛藤蔓说纵斩绝之犹恐牵缠况可引惹乎若欲因
此转移人才却是先以欲勾牵后令入佛智也文公谓
卷四 第 23a 页 WYG1267-0765c.png
举业是一厄诗文是一厄簿书是一厄校谓只此三厄
埋没了天下多少人才愿应德卓乎万物之表莫以此
等撄心若谓此是业次是指寻花问柳与力穑同也愚
见如此不识高明以为何如
   与彭通判
闻名久矣日承过我望见颜色知为古貌古心君子人
也王事有程期雨中不能留客中心阙如屡欲为阳羡
之游拟从容承教属家中多故未遑此情恒惓惓也闻
卷四 第 23b 页 WYG1267-0765d.png
有子夏之悲老景遭此旅怀其何以堪缅惟石屋古朴
之姿朝著中著不得仕途中著不得自当于山林中求
之昔者为七十二峰主人亦是暂主若千峰玉立万壑
鸣璆天将尽畀之延清风明月为主宾昔人有言幸托
林泉交物少故于情性得功多又云秋光好似宦情薄
山色不如归兴浓校与应德雅欲久留相亲吾侪之幸
也吾乡之幸也岂不惜贤达其如高尚心每用此怏怏
溽暑在迩愿为道自爱
卷四 第 24a 页 WYG1267-0766a.png
   与邵子存
呜呼令先公高才服善乐从人言忧国忧民出于恻怛
勤俭之德仪刑于家真一时正人也而今已矣呜呼伤
哉闻葬度已后期弗获比于执绋之役中心缺然令先
公正人汝为冢嗣必也执礼遵仪使死者有知乎生者
不愧死者愈安乃可谓孝今不免俯徇俗态令先公难
瞑目矣大丈夫冻死则冻死饿死则饿死方能堂堂立
天地间若开口告人贫要人怜我以小惠呴沫我子存
卷四 第 24b 页 WYG1267-0766b.png
汝自猛省若此得无为贱丈夫乎义助一事汝今颇悔
否一则遮没了朝廷厚恩二则坏令先公清德三则汝
还要做人否官府切不可轻身出入以事干之子存汝
自猛省他日做官把朝廷公法来做私情心下还过得
么大巡闻是令先公门人忠厚之至此声一出求托汝
者必多妒忌汝者必多况又是大比之年汝宜绝足不
进察院大巡必愈重汝两司必自敬汝若不能自持出
则譊譊轻言入则琐琐有所请托则汝必不成人令先
卷四 第 25a 页 WYG1267-0766c.png
公不享汝食矣令伯父想不我信不敢轻致书以全交
也相见为我致敬
   答欧阳崇一
岁莫王汝中过我自咎只于宛转世情和合议论上用
功不曾收敛停蓄校闻之悚然受教多矣今承来教亦
如之信行斯言则昔日讲学异同皆不必论矣日用间
行事疑碍必多凡所切磋皆实事求是矣世之变也君
子自以为有馀其治也自以为不足敬为吾道贺校遭
卷四 第 25b 页 WYG1267-0766d.png
百罹天大儆之而亦牖之幸于性情有得力处学问之
道无他其用功在复性其收功在定性然不知定性则
亦不能复性矣
   与王汝中
别久瞻仰如渴每欲怀以好音而无南归之便兹值良
便病中不能作书昔承教时每见自讼只于和合议论
宛转世情上用功不曾收敛停蓄至哉言也假令圣贤
复生所以箴砭汝中者亦无以加此矣但愿益以此言
卷四 第 26a 页 WYG1267-0767a.png
鞭辟近里著已笃吾赤诚讷讷不能发口才发口便觉
惭愧萌生如此方是内自讼也何如何如
   答欧阳崇道
嗟夫嗟夫东吴民力竭矣外被富庶之名内实罢敝区
区弹丸黑子之地而当天下之半其何以堪物不极不
返今兹天遣福星固将大活此一方之民也幸甚幸甚
愿以周文襄王端毅为法开拓心胸集众人耳目为耳
目乃能尽民间利弊一二罢行之迩来吏道贪残猫与
卷四 第 26b 页 WYG1267-0767b.png
鼠同卧忽闻有所劾治打草惊蛇自此亦当严惮矣王
守竭力为吴氓赋役二事岂便谓能解倒悬亦且得伸
一口气而困于多言微公主之又只作一场话说矣恐
终为人所阻愚见赋当宽民更莫增科壹以便民为主
匪专革弊役当少优士大夫不惟杜其多言亦国家待
贤之礼也别久瞻仰如渴天假良会旌节旬宣吴中校
适以病不获晋谒道生灵困苦之状与其仰望之情伻
来忽蒙惠书重之以腆贶感荷无涯承念嗣续匪公之
卷四 第 27a 页 WYG1267-0767c.png
厚德直道安肯为此言铭刻铭刻校夭子三人矣自度
精力稍胜前而有所不足方寻医问药为补此一段造
化未知天意如何
   答聂丹徒
病中久不闻尊叔父起居恒切怀仰忽承执事书如觌
颜面校也进道不勇日月将不待人执事方富年谓宜
立志如天之崇而循序用功如地之实上以古圣贤为
我师胡乃执礼过恭下问于校得无借听于聋乎闻命
卷四 第 27b 页 WYG1267-0767d.png
祗辱傥高明不以人废言日用间有得力处及疑碍打
不过处相与商量不敢不尽其愚也今日至难为者莫
如县令然仕宦庙食百世者亦惟守令为然校每见从
政者始未尝不忧勤渴欲闻善久而识达世故寖异于
初以一邑惟吾独尊虚美者多不得闻其过也此乃恒
人之情高明决不为此然不敢不以告也
   与聂郡守文蔚
天厌否德丧子丧孙怨艾之馀始知病根俱缘不勇虚
卷四 第 28a 页 WYG1267-0768a.png
底天理不能胜实底人欲天故大儆之今敢不自淬励
畏天以终身自量精力未衰寡欲而博施傥天赦吾尚
可以得子也僻居穷乡无由通起居曷胜怀仰令侄遣
使至敬附此书所愿大进此道敏行讷言以静御动屈
以尺蠖未也蛰之以龙蛇何如何如
   答胡郡守孝思
多病久疏故人伻来忽承书问恍然若睹丰神承谕行
事必近于王钦仰钦仰嗟夫王道之不明也久矣其故
卷四 第 28b 页 WYG1267-0768b.png
何邪王道之不行也久矣其故何邪此无他阙却天德
也若笃吾赤诚上下谁不响应如不吾信请观温公当
时岂无才过于温公者乎至于感动天人则邈乎不及
远矣温公尝谓刘忠定公云天人元无两个道理只因
有这躯壳须著思诚又云自不妄语始卓哉言乎圣人
复起不能易矣敬为公诵之
   与薛君采
校虽未及识执事而神交久矣王令下车蒙寄声惓惓
卷四 第 29a 页 WYG1267-0768c.png
校何以得此哉昔尝获见老子解集窃意执事默而好
深沉之思天资本自近道第从前似尝役心于辞章后
乃落其华而就实习心或犹未忘声利天下所趍知动
执事不得但未知思虑尚能不累心否圣虽学作兮所
贵者资执事既有其资矣愿益笃志圣学如易所谓知
崇礼卑者不崇则不能超然不卑则不能去切已之实
病诗云采葑采菲毋以下体故敢效其区区古之善修
黄帝老子者今莫知其若何用功矣凡涉训诂者前后
卷四 第 29b 页 WYG1267-0768d.png
自不相入一章之中亦首尾衡决独执事之书贯若一
也虽然校生也固不固则不能叩执事之微言明道有
云此言论道非所以论为道也不知此书是欲发明道
理是欲指示人功夫令循循有入处若欲教人下手愿
提掇一二言而毋费辞乃真迷者之指南也天气渐寒
愿若时深根宁极不具
   答顾禹锡
校老且衰矣乃承下问勤勤得毋借听于聋乎闻命祗
卷四 第 30a 页 WYG1267-0769a.png
辱执事年富力强谓宜大肆力于圣贤之学所进讵可
量乎昔人有言文章一小技于道未为尊岂直未尊而
已邪溺志妨功其为害道大矣承谕欲斩绝之甚善甚
善但恐心于重处发熟处难忘罅漏未易塞耳又云读
经史无所得此固谦谦之辞然亦未知若何读之博吾
见闻邪反求诸心邪此通塞之机圣学俗学之辨也管
见如此不识高明以为何如
   复王道思
卷四 第 30b 页 WYG1267-0769b.png
昔承下问校尝诵其所闻随问以答穷所未逮惭负实
多不谓高明乃能听受志向有加于前欣慕欣慕所愿
立决定志用刻苦功勿认意气为志勿以大言盖之虚
台此心不在本位克已最难事事不肯放过犹未免有
错也管见若此未知高明以为何如王纯甫心学渊深
人品超卓屈己以亲之当有益也
   复胡郡守孝思
伻回尝复书请教王亚参过又承寓书询及周礼沿革
卷四 第 31a 页 WYG1267-0769c.png
传成否惓惓好善之心公之盛德也此书尚未成自量
精神未衰欲完养以觊有进耳承寄秦安志笔力雅健
追古作者自非博学高才讵能若是加之以端重及常
有恂恂之意则当于古人中求之矣见海漕策为之骇
然校虽不敢隃度然此天下大势亦可以理推后世水
官失其职也久矣而考工记数语尚存有曰凡沟逆地
阞谓之不行水属不理孙谓之不行又曰凡沟必因水
势凡阞必因地势善沟者水漱之今倡议者不知曾察
卷四 第 31b 页 WYG1267-0769d.png
其地脉否曾度其水势駃否书云海滨广斥世所传千
里长沙即其地也既是浮沙则涨没不常开通未几淤
塞随至劳费将无穷况河运必须所至有居民濒海之
地恐不能兴旺也伻回急不尽所欲言若他有长策出
人意表者便中愿亟还教校所欲急闻也
   慰罗达夫
杜门幽居如卧空谷故人如达夫非不寤寐有怀而无
由一通起居庆门有大凶变欲奉慰者数矣竟以乏便
卷四 第 32a 页 WYG1267-0770a.png
而止负罪负罪达夫孝心天至其于哀痛固当倍百蓰
恒情虽然孝有远者大者所愿抑损至情頫从先王之
礼笃志好学成身成亲达夫自致于圣贤则亲为圣贤
之亲启圣太中所以流光百世也达夫昔奔丧过姑苏
时校闻之也后不及往吊人颇传闻言论风旨如愚之
固陋更愿达夫于自圣作圣处精察之绢一匹奉充赙
仪千里微诚藉此以将鉴纳是荷
   与陈原习
卷四 第 32b 页 WYG1267-0770b.png
昔见吾兄自言渴欲得人规过虽然如校之直亦无开
口处他人弥难矣此恐有个病原愿反求之汎汎以求
亦未必得愿精求之求得后却取别纸开看何如何如
   答王时行
一别十有六年遐想吾兄进德甚勇其于瞻仰曷胜惓
惓今兹承寄三天悟易说高明所见固自卓尔不群虽
然吾兄豪杰之才也根本不帖帖地鞭辟近里著己固
尝用力其于致力或未遑伊川有云立言贵涵蓄不使
卷四 第 33a 页 WYG1267-0770c.png
知德者厌无德者惑何时得一见相与剖天根月窟之
秘以阐心易邪
   答路宾阳
南都一别十有六年而始会于淮阳今又十有馀年矣
故人之书屡至校乡居如卧空谷非惟不得候望颜色
亦无由可通起居恒切怀仰承谕著实之益只此一言
不胜私喜乃知故人进德修业加于曩多矣每叹交游
中别之十年或二十年比再见之声誉日隆才识日进
卷四 第 33b 页 WYG1267-0770d.png
而完然赤子之心非复曩之时矣如吾兄所称古人脚
踏实地做者何可得哉何可得哉但所指功名捷径者
则恐未然凡立功名者上虽有愧于道德必不决性命
之情以饕富贵也今边备大可寒心吾兄昔在上谷必
能洞知其利弊不知若何处分乃可以销国家莫大之
虑中州在今日视他镇为晏然一有事则截然为砥柱
国家任用意当在此二处俱求一图盖欲知山川脉络
也惟时天气渐温盎然吾人仁底气象扩而充之六合
卷四 第 34a 页 WYG1267-0771a.png
同春也愿若时调燮以迓天休不具
   答唐应德
总总中承赙并示之教言无任感荷久失致谢人心元
神昭昭灵灵收敛停蓄因其真机引而伸之触类而长
之自有无穷之妙校未之能也亿而屡中校亦弗屑焉
应德迩来作何功夫想日精进此学须见得收功处则
发端不差应德高明一洒支离之陋岂非大快事却觉
似好㓗者又未免别生出弊端专内遗外日用间分本
卷四 第 34b 页 WYG1267-0771b.png
末作两段事如此又仍是支离也愚见如此然与否与
   与胡中丞孝思
校尝谓今日事最大而势甚难处者宜莫如黄河久欲
请于执事以乏良便而止兹因便风敢布一言黄河变
迁亦多故矣要其迹多在今山东愿选于属官中沈实
而有文学者得数人指授以方略令循行迁徙处考古
證今画为一图令他日治河者有所冯据以发其独智
岂非千古之一快哉图成早得赐教至恳至恳
卷四 第 35a 页 WYG1267-0771c.png
   与王纯甫
校每见讲学者往往未老而衰无收结处因内自猛省
觉有多少牵绊在自治不痛切长恶容奸天安得不与
之大败露毛发耸然吾兄刚大之资迥与校异但恐用
功处亦未能大副天也吾辈今俱是五十以上人若不
致力更待何时愿赐砥砺共进此道
   复沈一之
承教衰年宜有接助校岂敢不屑为但不知耳执事若
卷四 第 35b 页 WYG1267-0771d.png
肯见教幸甚幸甚近体大学颇窥圣学之枢机至易至
简说者自生繁难阳明盖有激者也故翻禅学公案推
佛而附于儒被他说得太快易耸动人今为其学者大
抵高抬此心不复在本位而于义利大界限反多依违
明眼人观之亦自易破静夫若实用功今虽路错毕竟
肯回头也只怕不肯切实克已耳
   答邓鲁
别后屡得故人书噫汝之惓惓于吾亦犹吾之惓惓于
卷四 第 36a 页 WYG1267-0772a.png
汝也圣虽学作兮所贵者资汝资固自近道但未尝死
中求生勇猛用一番功来天理人欲不容并立要须誓
不与贼戴天乃可决胜耳
   与吕仲木
小儿短折两承惠书深感通家之谊近见诗乐谱惓惓
哉吾兄好古之心意未尝不欲推今世为唐虞也猗与
伟与但此生不知而作吾兄盛德善不必其自已出也
而乐取诸人亟为之刋行为之奏请毋乃未深察与吾
卷四 第 36b 页 WYG1267-0772b.png
兄心体至虚至平试因校言而少加察将恶之矣盖其
术本不能误人而借重于道德名贤反足以误后学也
乐之道圆而神其妙全在散声矣此天籁所以混融也
散声多者不可损少者不可益天然而然或传开元诗
乐直以一声叶一字文公深疑之此殆神解谨奉采蘋
谱一篇试求知音者布之八音何如何如
   答胡孝思
承谕𨽻楷兴而篆废坏愚谓废则由之坏则当罪斯篆
卷四 第 37a 页 WYG1267-0772c.png
古人天然之妙悉从广大胸中流出传久而讹六王毕
四海一李斯适当同文之任乃以小智穿凿妄改古文
此与荡灭先王法度同一轨辙也李阳冰作篆高古上
配李斯真可雄视百代但其妄作殆有甚焉只如谦卦
一字而数体此何为哉好奇逞恣故也尚可以语心画
也哉愚意欲考定六经一复古文之旧但校既多病又
无同志者彼此商量以故事竟落落难合也昔所寄六
书愿一一正其纰缪至恳至恳便中草此容俟后布
卷四 第 37b 页 WYG1267-0772d.png
   与何子时
故人远在万里诗云一日不见如三月兮矧别已数载
我思当如之何昔之大儒自少卓然欲学圣人卒其所
成就尚不能自满其意吾人学已后时若不立决定志
勇猛用功日复一日必大负于初心矣元诚心学光㓗
勿欺志行卓尔不群汝与之相切磋必大有益也
   与王纯甫别纸
子言之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学
卷四 第 38a 页 WYG1267-0773a.png
也汉唐笃行者固不乏人列之于德行则不可恐所学
未是孔颜之学也兄称管幼安为潜龙且谓去舜一间
如此岂但优于冉闵乎恐未免通人之蔽也
论孟子处语意卓绝但不免有过处校尝叹颜孟之学
固自不同亦由不幸不及孔门使得亲炙夫子则许多
英气不知不觉暗消常自以为不足矣纯公最淳厚而
其言露圭角处亦时有之校每见此惕然内省盖吾人
去圣弥远尤宜于虚志骄气上磨砻默思圣人德容以
卷四 第 38b 页 WYG1267-0773b.png
求融释脱落也有若言行气象似孔子恐其学未免求
之于外曾子谓江汉以濯之秋阳以暴之此真知圣人
心学者也以此观文中子不是从本原上学只是从外
面安排续经非吴楚僣王但气象自陋耳
一贯忠恕之论深悟圣贤宗旨但以忠为正心事恕为
修身事此犹未免小疵圣人之心浑然天理周流无间
吾人被人欲间隔必须发个真实恳恻底心逐事事上
打透故忠恕不是两个功夫通大学格物至平天下都
卷四 第 39a 页 WYG1267-0773c.png
包了大要只是一个活底敬也
婴儿哺乳一段妙甚
正心修身体用之说甚当而意未完诚意正心修身一
节密似一节诚对伪言似容得恶在恶是万善之鬼贼
故曰毋自欺正对偏言是过不及有所说得重本体受
他累也修只是检点恐发用处不觉有偏之其所说得
轻大偏已去防有小偏也到齐家治国平天下更不说
节序都只从身上说起而关纽归诚意
卷四 第 39b 页 WYG1267-0773d.png
相望千里会晤无由有不合处千万一一批示
   与林相
自汝之别吾旦夕念汝亦旦夕忧汝汝之才可以大受
可以深造而今则未且道何以故汝自思之吾欲与汝
下一语曰放心以远易曰闻言不信汝必信未及则又
为汝下一语曰汝喜事以为功为所牵引汝信乎汝疑
之乎古语其心之出有物采之又曰与接为搆日以心
斗又曰心卧则梦偷则自行使之则谋又曰心于重处
卷四 第 40a 页 WYG1267-0774a.png
发熟处难忘皆至言也夫学以定性为极然不见性亦
无由定矣且道如何见性莫引陈言直举心所自得处
说达夫曾有谢书未知已达否答王纯甫书录具别纸
   答甘钦采
两得故人书惓惓于讲学此吾兄乐善不倦之盛心也
敬服敬服林广文往有书奉复想达左右矣嗟乎学之
不讲也久矣今而讲学者日以众道其复明矣夫虽然
谈道者一何多也而实体道者一何寡也谈若太易易
卷四 第 40b 页 WYG1267-0774b.png
然道其不明矣夫吾辈欲学圣人不求诸人生而静秪
就孩提有知识后说起又不察性之欲与物欲则是以
念念流转者为主无端生出许多议论来听其言不曰
且圣矣夷考其行犹是凡夫且虚抬此心不在本位日
用间真病痛却都放宽校为此惧深愿诸君子以拙自
处把世间一切名利底心斩绝净尽立志如天之崇循
序用功跬步皆踏实地但诸君子自占地步已高又有
喜同恶异之心莫肯退听大学指授知止此是千圣渊
卷四 第 41a 页 WYG1267-0774c.png
源且道止是如何若于此悟入则功夫有个起处便有
个究竟处若由大路然校作六书精蕴于此有相发明
者谨奉数字请教录具别纸固陋之见不识高明以为
何如
   答邹谦之
久别惄如饥渴兹行天假良会校闻也晚又复无缘得
京口书曷胜驰仰承命欲校为下顶门一针恶校何人
乃敢校何人乃敢来教自病常炤常流是必因用以溯
卷四 第 41b 页 WYG1267-0774d.png
体又病无成佛作祖志与应付僧较短量长是必发其
真心超凡以入圣不暇为葛藤如此是已针著百会真
穴想周身血气都掣动瞑眩一番精神大变换矣钦仰
钦仰每见吾兄所作文字明白疏爽而力稍轻今停蓄
收敛也久气象必深沈言语必简当非惟不当以故吾
相待亦且绝笔不肯为人役矣何以故学佛者说我不
是应付僧他直把来作黄叶飘飘看又不看作葛藤也
出处犹语默死生犹出处只在反求我心莫要粘带莫
卷四 第 42a 页 WYG1267-0775a.png
被牵引便常超然明道云外面有些罅隙便走又云理
无大小其要只在慎独敬为吾兄诵之诗云采葑采菲
无以下体高明毋以人废言
   答霍渭先
承西樵寄大学原中庸原其间发明固多亦尽有合商
量者此是继千圣绝学须从实经历处说但未有命不
敢献所疑兄子缜东还承吾兄寄所辨子静之书今上
其船者多矣而兄独否卓哉卓哉目睹秋毫者不能自
卷四 第 42b 页 WYG1267-0775b.png
见其睫善乎兄之下问也此不自满假之心也敬以所
闻对象山振古豪杰也然而学未近道客气累之也吾
兄之辨自察客气何如慎勿自恕象山直指人心虽则
能耸动人能救拔人而无实下手处如四勿三省之类
惜也叫噪己甚上焉者厌下焉者惑中焉者为其所驱
若先读晦翁书乍而读此若惊若怪不为无助若先读
明道书有得然后及此则固不暇过而问焉矣孟子雄
辩犹被英气害事况子静乎假令孟子亲炙孔门参于
卷四 第 43a 页 WYG1267-0775c.png
颜愚曾鲁之间固将薰为太和当欿然自觉不足矣吾
辈去圣弥远谓宜追慕盛德仪容使粗心浮气脱然融
释不作孟子以下人物何如何如
   答王长沙子正
使君为政未久坦夷之心洁白之操愚夫愚妇或能知
之荐绅先生乃闻有不乐欲相料理者东海病夫久不
管人间是非未知其事有无然在使君正好自煅炼吾
辈若透却名利关人安能轩轾我纵毁我誉我万方我
卷四 第 43b 页 WYG1267-0775d.png
只消不见不闻便都了却我若是真金尽教他做烈火
傥还有些查滓却藉他做洪炉猛煎熬一过是添我多
少精神虽然此犹是小小关头若还透得生死大关更
脱洒在承雅爱不觉率尔发其狂言高明以为何如校
欲致书请问于邓守不得阶愿求故人为之先容天气
渐寒阳德潜藏于黄宫惟冀若时保固天真不具
   与王纯甫
蒙阴令言邑去今武城太远难于寓书子游弦歌武城
卷四 第 44a 页 WYG1267-0776a.png
在其邑中二十里弟子周士淹回录吾兄大学解语意
卓绝受教多矣但恐天资高未尝用过苦功夫来说得
易易耳愚见录似别纸请教纰缪处毋吝一一是正至
恳至恳老子解渴欲一见之千圣相传俱是教人反朴
还淳夫子老子说得尤切生于衰世故也不如此何以
挽回造化但老子说得未免矫枉过正耳后世目为异
端非惟不知老子恐于圣门宗旨亦未必知矣
   别纸
卷四 第 44b 页 WYG1267-0776b.png
大学功夫复性而已矣明我明德吾性自足元不须增
添只要去其昏蔽此一言已尽矣新民者明我明德于
人也变文言之者人性亦不须我增添只因坏了却要
我变化他明明德有个机窍识得则功夫有著落夫何
故只为这道理就在当人血气上发出来容易被他遮
蔽日用间试自省察血气用事常多其始就是人欲中
剔括出天理久之天理才做得主虽然何敢恃也那去
不尽的人欲刬不㓗净少纵则复张皇矣教人者若分
卷四 第 45a 页 WYG1267-0776c.png
我人则无含弘之量有忿疾之心只把做自家事反求
所未至则意恳恻亦易感动他止至善者定性也此是
究竟处吾兄见得甚高至善者非他明德之本体也明
德是他发出来的本来面目性初萌动处难于名言谓
之曰善冲漠无朕妙不容言故谓之至善此本然之善
不与恶对中庸所谓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上天之
载无声无臭也大学先言明明德新民而后及止至善
何故先从知止说起此欲人见性也知止是欲学者悟
卷四 第 45b 页 WYG1267-0776d.png
入处定静安虑煞有功夫吾兄说得轻了虽则见得吾
性本静若血气德性未能合一此心依旧牵惹得动正
是云駃月运舟行岸移必须用执持功夫校故曰执持
而后静谓之定不执持而自定谓之静学至于静至矣
何以又言安曰此兼境言是处皆静谓之安如何又有
虑在此又兼有事言所谓动亦静也到此动静合一乃
为真止学者若不知止非圣人之学也初学何能知故
圣经惓惓本末之辨教人反求诸身传文提出知本甚
卷四 第 46a 页 WYG1267-0777a.png
恳切
新亲古字互用大学新民作亲书亲逆作新易大传易
知则有亲读作新才与可久语脉相贯古书似此甚多
若不识古文古韵便多窒碍校谓新民是明我明德于
人之变文只以明明德于天下一言證之自见壹是句
犹云同此也否则与皆字重所厚正是良心亲切处与
中庸思修身不可以不事亲同意传文容后请教
   答喻吴江时
卷四 第 46b 页 WYG1267-0777b.png
书至知故人在邻邑喜甚喜甚噫割鸡得无用牛刀乎
校多病杜门忘世久矣虽然每闻守令一善政则喜动
颜色其不善则蹙额久之何也民吾同胞故休戚若在
已也故人之来吴江数十万生灵今而后得所矣前政
足以为鉴其先有张明道者足以为法张尝及吾门其
人学佛无世俗一副当名利心故平易安静民依之如
父母然视卓鲁尚未及必也淳公乎扶沟晋城此真故
人之师也伻回先此奉复
卷四 第 47a 页 WYG1267-0777c.png
   答陈元诚
可琛至得元诚书未论言语何如只温醇气象自蔼然
溢于言外病我叙文自信太过无虚心屈已之意又疑
吾近日学问见得佛老与圣人同大为我惧说到此可
谓苦心矣深感深感校且老丧子丧孙罹此大难而志
不少衰惟恐惧修省此无他欲自致于圣贤也古无自
足之圣贤校今去圣贤甚远何敢自足邪佛老之学自
少年见得与圣贤别今更见得同则是中道而叛圣人
卷四 第 47b 页 WYG1267-0777d.png
也老子又不可与佛并言乃若是处虽出于佛亦不可
弃但恐实陷溺而不自觉如此则全赖元诚救正也书
尾静修之言引而不发昔闻元诚论静云一念不生既
不执持又不茫昧三件犯著一件便不是今人多赖动
为静此正是元诚心学渊微处故能发胸中所蕴然此
是就已静上说不知未到此地位如何用功才得到此
既到此地位还有功夫用否千万极言毋吝指教疑义
录具别纸愿一一订其是非
卷四 第 48a 页 WYG1267-0778a.png
   别纸
纯甫气魄甚大人品孤高然学似信佛势己不可反虽
然吾犹欲其反之故校答书引用佛语而折衷以吾儒
之言使知佛学纵有妙处亦不出于圣人佛所谓尘指
妄念也必先有这种因时才发出来故曰前尘此语亦
自好但起念都说是前尘动得是处也说是缘影则大
谬矣精蕴中辨佛处亦尽多
翻篆而楷凡楷本从篆翻因取便失了本义自宋来好
卷四 第 48b 页 WYG1267-0778b.png
古者每每欲正之但欠精详耳字莫备于小篆昔尝读
之每觉其未安自思古人若如此岂不自然何故却如
此蓄疑不敢发后忽见古文乃与吾意暗合又有旧时
思量未到忽见古文豁然开我心见得既多乃敢说李
斯是小智穿凿造古文者其心大以密故凡学问之功
经纶之法造化之秘触处自然发出来非吾强说吾但
识得与他发挥或因而附已意耳六书若止象形则不
足以尽变第三卷字下曾略为之分别体例就象形论
卷四 第 49a 页 WYG1267-0778c.png
须会之以神毋泥其形乃得天然之真稽实待虚以此
言易己落第二义以后六书亦不如此
混沌是对开辟言此是先天一之所由起有一而未形
到开辟初有一自此有二而万生矣这都属后天吾心
一念不生时便是混沌
当其无有器之用此是老子语妙甚与圣人亦同大抵
造化从无立有从微至著故学问要反本研几
大抵有质才有文文胜则丧质人知文胜之弊而不知
卷四 第 49b 页 WYG1267-0778d.png
尽去其文之弊恣睢自用与夷狄禽兽同如秦是己老
子夫子俱生周末文盛时俱有志于反朴还醇挽回造
化夫子说得平正老子便觉矫枉并不满于先王惹得
后来处士横议秦人出来一切扫去文遂不成世界矣
容再思之十一元也到十便反元方好再起百千万一
如之凡事皆如此此承反于一而言无此句意亦足今
除之
知道无中边而不知内为主则茫无下手处知内为主
卷四 第 50a 页 WYG1267-0779a.png
而不知道无中边则隘故曰此心学之全功也
天文左右前皆动也惟北辰不动人身背亦如之故曰
天根之学本易艮背之旨
日行迟月行疾正是天象示人君逸臣劳之义先儒反
之然于天终不合也
内经云心藏神又有神阙神庭穴妙甚虽然此神明升
降往来之道也非神之宅也诸脏皆实而心独虚故神
都焉元诚涵养精深必有超悟处愿开其天天发亮则
卷四 第 50b 页 WYG1267-0779b.png
太和元气尽泄不成造化矣惟其体玄团聚光耀只在
日月上发故天元全人体内幽只开窍于目露泄神光
目为之使故人之天元全
闭口勿言则于求放心甚易上文言心之全体都奔在
舌上舌不言亦有动意故下即引此句欲其闭口以固
此心即仁者其言也讱修辞立其诚之意若嫌其是仙
家语改曰善根何如
电光以下语意本出文公因嫌五峰之学不务涵养本
卷四 第 51a 页 WYG1267-0779c.png
原只要执发见一端便张皇作用故有急迫助长之病
明道见汤瓶便知阴阳消长之理见石坛湿便知天地
升降之理燮字大则为调和阴阳小则为调和饮食字
意故有抽添火候之言初不就修炼上说但修炼家不
能外耳
   二
卢可琛回有书奉寄想已达左右矣可琛行后始得见
所与二三子书真切恳到深造自得之言也但所答梁
卷四 第 51b 页 WYG1267-0779d.png
生说却未免支离岂欲游戏翰墨邪校雅不欲元诚作
诗书意似不谓然夫诗之有律犹文之有骈俪终是俳
体古人决不屑此未论三百篇只如枚乘阮籍陶渊明
皆涵蓄有馀味亦可陶天真也虽然此犹是掠下说默
而成之不言而信何暇假此乎
   与吕仲木
吾兄出处关时运之盛衰凡在朝野莫不太息愚意独
推诸天道术为天下裂也久矣天将大有厚于吾兄使
卷四 第 52a 页 WYG1267-0780a.png
得专一于聚精会神之学反本而复其初挽回世道在
此世俗酬应之作一切罢绝之何如与其俯徇人情孰
与恭默以承天意诗云帝谓文王无然畔援无然歆羡
诞先登于岸又云帝谓文王予怀明德不大声以色不
长夏以革不识不知顺帝之则敬为吾兄诵之山中静
极深造默成自得当益渊悫愿时有以教我至恳至恳
昔承赐先叔父母薶铭校具书拜谢愿有过必告有疑
必请以此为谢不识曾达左右否
卷四 第 52b 页 WYG1267-0780b.png
   答邓鲁
各在天一涯忽得汝书若从天而降何喜如之虽然其
喜也乃不胜其忧也又不胜其惧也吾将苦口言之乎
汝闻言必未我信虽然汝亦知吾苦心乎呜呼后世英
才不为少矣往往没溺于身毒之教只为自家立脚不
住为其所驱一遇棒喝师遂失其故吁可叹哉亦可鄙
哉昔者汝也好说光景今并撤开胸襟中滞碍若小释
者然而流荡难反矣只为无实功故被新学耸动又去
卷四 第 53a 页 WYG1267-0780c.png
凑合佛学谓与圣人同圣人之教以三纲五常为主佛
教欲绝灭三纲五常还可谓之同乎慈湖侮圣贤大无
忌惮而汝好之何邪所示对竹数言大是脱空晋之清
谈未必如是今之讲学能切实用功者无如陈元诚试
就正之何如新学大抵敏言讷行先利后义说得太易
易然高抬此心不在本位所行不复可检点明眼人决
不能瞒也试一省看何如馀具别纸
   答张希虞
卷四 第 53b 页 WYG1267-0780d.png
往古来今人生何限矣其存也能不与禽兽同归者几
何其没也能不与草木同腐者几何此无他皆因志不
立及用功不精专也天理人欲势不两立果能誓不与
贼俱生以死决胜则何人欲之难除也古人一日千里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矧三岁邪明年必得会晤当豫
拭目以须也
   答王宗尹
别汝多年无日不思汝何也以汝为学不无偏滞而肯
卷四 第 54a 页 WYG1267-0781a.png
朴实用功若此自能求所未至故吾常望汝大进惜道
远无由一见之忽承遣人存问始知从政于杭甚为杭
人喜今之为民父母者往往学养子而未必心诚求之
心一不真万事悉为虚文痒疴疾痛岂复关于吾身汝
素以毋自欺为学此言似不必告汝恐汝执著已见而
不能尽民之情则所求者未必能中耳古之圣贤超乎
万物之表禄之以天下不足为荣困于泥涂不足为辱
后人胸次小才为卑官便道受人气不过不由进士科
卷四 第 54b 页 WYG1267-0781b.png
便道志不得大行此其自期待何浅浅也汝万万不屑
此然微芥蒂于心亦能损吾天德也杭郡多事终日在
大忙中应物而不与俱往守正而不主故常足以验吾
学力苏杭密迩风便愿数怀我以好音
   与沈一之
子程子有言不学便老而衰读故人莫春书飒然有衰
意何邪吾人学不大进只为被凡心绊却故天心不纯
拙者所见不知高明以为奚若端峰遗范当自有亲切
卷四 第 55a 页 WYG1267-0781c.png
人言恐不足为重轻汲汲似犹有好名意何如何如
   与吕仲木
王子崇西行老母病不及奉书其后托可泉转致不知
曾达左右否天下之望在兄一人传闻吾兄颇有衰意
惕然动心程子有云不学便老而衰吾兄完养有道人
言谅非真然亦可助内省三代而下学圣人甚难甚难
者但知识神之为神不知全其元神也前书举文王必
如是乃能纯乎天德管见若此能不畔否愿就正于高
卷四 第 55b 页 WYG1267-0781d.png
明迩来作何功夫想益深造自得愿有以振德我
   吊欧阳崇一
罗达夫过我闻知令先公遘疾心常悬悬今岁林相来
则闻吾兄已奉丧南还矣𬗟惟孝心纯至其于哀恫固
当倍百恒情未审自罹荼毒气体何似哀毁灭性圣有
明戒所愿强加饘粥辅养精神孝莫大于尊亲愿吾兄
务其远者大者笃厚恳恻致其身为圣贤则显亲为圣
贤之父启圣太中所以流光百世也山川阻修病体羸
卷四 第 56a 页 WYG1267-0782a.png
弱弗克趋吊中心缺然素纱一匹奉充赙仪鉴纳是荷
   与李司业汝立
别汝忽忽十年矣古人有言士别三日刮目相待矧十
年邪其所树立造就当何如也欣羡欣羡吾山林之日
虽长愧无所得惟是死生关略看得破人间一切虚名
浮利直是悠悠胸中差觉无事耳
   与黄宗贤
承惠寄云中疏藁足以占经济大略矣钦仰钦仰窃惟
卷四 第 56b 页 WYG1267-0782b.png
执事所抱负者天德王道也其中语意颇觉抑扬得毋
犹有人者在邪或恐郢书而燕说之此则愚之固也虽
然不固不足以发执事之疑而助其观省哲人断国信
于蓍龟云中事势竟当何如执事沈几先物必有以洞
照之矣惟时天气渐暑愿恬养自爱
   答应元忠
胡纯过我言吾兄以事在杭承来教愤世疾邪已甚势
若五岳起方寸隐然讵能平嗟夫直道难容坐令正人
卷四 第 57a 页 WYG1267-0782c.png
困兹多口虽然兹乃天之降祸邪将天福之邪吾兄超
迈之资本自天植不知所以切之磋之琢之磨之果能
副天之玉汝于成否邪今兹纷纷毋乃天将大警动之
邪吾兄何不奋厥大勇以其愤世疾邪者自发愤自憎
疾于性情上实用功夫大学之至善中庸之无声无臭
此吾兄归宿之地也诗云采葑采菲无以下体愿勿因
人废言
   与王汝中
卷四 第 57b 页 WYG1267-0782d.png
昔在山中梦汝中偕伯载访我校谓伯载曰汝中言甚
恳切而学不加进何哉无何汝中果至消息亦大矣但
所谓不进者阴阳相反乃神灵托以告余谓校不进也
敢不自惕未知汝中内省以为何如大学功夫定性而
已矣此心容易牵动何由止止汝中游道大广讲说过
多康节有云亦恐因而害天性所愿羞涩其言毋使口
滑慎择所与交以辅吾仁凝然如山亭亭湛乎如水澄
澄其于进德何可量也
卷四 第 58a 页 WYG1267-0783a.png
   与崔子钟
留都一别且也三十馀年矣遐想年兄进德日以精深
欣仰欣仰校也下士晚闻道聊以拙自修而又未能也
亦太不勇矣近世讲学者日以多道其复明矣乎道其
复行矣乎吁忧方大耳虚志骄气欲一蹴至圣人而言
行判若两截此恐即是谈天衍弥天道安之流耳近见
序文深斥陆学愚意陆学且未可非彼其功夫虽粗却
是实做也浅见如此不识高明以为何如
卷四 第 58b 页 WYG1267-0783b.png
   与周行之
吴氓亦尝荐臻荒年然未有若今兹歉岁细民敖敖不
欲生若此其甚也今幸麦熟苟延乡人有为令于山东
者谈彼中灾荒尤甚乃若河南则口不忍道耳不忍闻
痛心痛心吴中粮额太重虽良有司尽心法终不能尽
善虽然若匪尽心小民受害那复可言昔者南昌况侯
奏减七十馀万石郡是以再造其后户部持三十馀万
石古额不肯蠲除贾似道公田之类是也周文襄公设
卷四 第 59a 页 WYG1267-0783c.png
法随粮起耗使轻者不失其为轻而重者折为轻赍以
救其困其后派折之弊百出则以等则太多也王端毅
公复更其法随田起耗重者差觉减轻而派折之弊终
莫能革天水胡侯始验粮均派昔之神奸不刬自除而
轻重复不均文安王侯乃为之牵摊其耗愚夫愚妇可
使户知凡沙瘦水深者则为之量减其法视前政最善
而弊不无者有司度田未必实也此非法弊乃是人弊
若得良有司踏实永有利而无害矣宋人争差役雇役
卷四 第 59b 页 WYG1267-0783d.png
利害议论孔多今吴中实利雇役而有司以差役为名
其害百端大抵官得其一而私费其四五甚则有破家
者矣王侯始立雇役之法小民式歌且舞今更欲讲求
便于小民而复士大夫亦既有成画矣二者皆吴中永
久之利而言人人殊盖或未究其本末也吾兄素善秤
亭天下之事非忧国忧民无所用其心其于乡邦利弊
固已烛照而数计之矣乃闻深不满于二法校且疑之
未得其说敢请问于左右以求至当之归病卧衡门瞻
卷四 第 60a 页 WYG1267-0784a.png
仰故人如渴无由一通起居兹因小婿王一诚卒业南雍
附此问讯
   答崔子钟
自阳明之说行而慈湖之书复出祸天下殆天数邪年
兄与湛年兄辞而辟之意则甚善但名未正耳何谓名
曰慈湖之书逆天侮圣人之书也昔孟子名杨朱曰无
君名墨翟曰无父慈湖之行未必能过墨与杨而邪说
则甚以其为佛学也校尝谓佛氏无天今慈湖既已叛
卷四 第 60b 页 WYG1267-0784b.png
圣人而从佛亲为之奴矣而又呵佛骂祖阳主圣教欲
高出一层其敢于侮圣人之言者盖学狠和尚棒喝禅
宗呵佛骂祖家法无天莫大焉此书不焚不知颠了无
限后生校每思之未尝不为痛心疾首也承教漫及此
   与郭水部
一别十年忽承干旌访我于野愧无以告之窃谓讲学
不必多言只在自知实病痛处方可真切磋心不可有
游思身不可有惰气游思多则神明散惰气胜则嗜欲
卷四 第 61a 页 WYG1267-0784c.png
滋斯言或可充韦弦之用也
   答熊悦之
吾兄忠赤之忱洁白之操因心自然有大过人者来谕
恳恳忧国惟恐不能保晚节是忧善哉言矣世之治也
君子自以为不足其亡也若有馀使在位者皆能持是
心太平可望也海贼盘根虽久然无难拔者近日之事
本只该捕盗事势相激遂致用兵主兵者权轻兵法不
立遂至败北贼徒追我师但触下体不敢伤上体盖欲
卷四 第 61b 页 WYG1267-0784d.png
自开后门也以故我军死者甚少但船与兵仗尽为所
得今闻汤总兵且来若能整肃军法而无张大其事激
彼民攻彼寇宁漏有罪而不忍杀无辜开其党自相斩
捕不日可平也传闻远方不知贼巢虚实多信流言又
有生事之人造为征乱语吾兄膺留守重任必能静以
镇之但恐此中事情言人人殊未有能得其的者故敢
敢以告亦烦与抚公及操江公一言先定庙算呜呼兵
动于外福生于内庙算若善不知是救多少生灵庙算
卷四 第 62a 页 WYG1267-0785a.png
不善不知多少生灵肝脑涂地也呜呼士大夫要干大
事者必须视民如痛肉一般自然上帝默祐易于成功
若有要避祸及立功底心便是逆了上帝帝乃震怒功
何由成况此贼本不多人今日平之易于反掌若张大
其事奏闻于朝万一朝廷谓寇盗不足与轻动兵端流
祸岂有极也私忧过计故发此迂言诗云采葑采菲无
以下体吾兄其留意焉
   与王宪副克敬
卷四 第 62b 页 WYG1267-0785b.png
传闻有尊恙或以为疟也或以为滞下也皆不可知所
可知者必焦劳吾民所致也公之于吾苏可谓良工心
独苦矣天祐吉人想勿药有喜校适有兄子之丧不获
躬候谨遣人问安总兵何日至其人智勇不问可知矣
未知仁与信何如其严何如易曰师贞丈人吉子曰必
也临事而惧好谋而成愿公与之深语其人若锐于立
功不可也专于杀戮不可也不严于立军法期期不可
也兵能分而不能合能合而不能分不可也合数百恶
卷四 第 63a 页 WYG1267-0785c.png
少为曹人有必死之心我军虽众不可见利直前而不
顾后患也必也上下文武合为一心首去贪酷之吏严
偾军之诛贼必破胆开贼生路凡互相斩捕者有赏解
散其徒者免罪来首自归者充军非贼首但解散及来
归者俱赦不罪故曰上兵伐谋其次伐交百战百胜不
如不战而屈人兵也凡用兵有机今日事势固须调兵
不若乘其机激沙民使用命又不若乘沙民之机谕沙
贼使自归昔者唐高仁厚出兵五日而平蜀寇数万只
卷四 第 63b 页 WYG1267-0785d.png
是一个诚心爱人开贼生路而已校书生不知兵哀元
元之无辜聊陈管见助庙算之万一惟高明择焉可也
   与余炰
昔者得汝书吾意汝先公葬也久矣汝弟焕至亟问之
涕泣而对乃知未也吾责之曰大孝尊亲汝弗能矣其
次弗辱汝弗能矣其下能养乃父何尝一日享汝兄弟
之奉哉身后暴露且也十有三年矣若此与无子何别
昔者何子平有故不得葬尚自谓我情事未伸天地间
卷四 第 64a 页 WYG1267-0786a.png
一罪人耳况无故而不葬罪将安逃礼过时而不葬主
丧者不释服今汝兄弟俱释衰绖从吉施施焉于于焉
与他人同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正以名教则汝兄弟
不可复入学校之门矣虽然此责在汝尤重何也以汝
为兄一家之长也呜呼乃父学为大儒官至少宰身后
暴露不得安其体魄孤魂漂漂其竟何依汝兄弟恬然
安焉是夷貊之道非复诗礼之家矣亦独何心焕求吾
作墓志铭吾平生未尝为此昔者静庵葬胡纯来求铭
卷四 第 64b 页 WYG1267-0786b.png
墓逊庵葬李敉来求铭墓叔父之葬吾弟苦欲吾自铭
皆辞不作今老矣岂可独为令先公破此例邪虽然吾
心戚戚不忍也欲为汝兄弟转求陆伯载文章钜公也
不然转求周尚书伯明汝父同年也问行状及事实皆
无之岂能以空文作志邪念汝弟千里远来又惧汝兄
弟以无埋铭为辞差池葬事故不得已以吾所知者代
汝作圹记庶几不误葬期呜呼祖父有善而弗能传谓
之不孝焕幼不能知汝长当知可即条录嘉言善行请
卷四 第 65a 页 WYG1267-0786c.png
文于立德立言之君子以图不朽吾日夜望之记录成
当遄寄我焕又言兄子圭长成今游邑庠矣吾闻之甚
喜庶几克肖乃祖哉欲绳祖武在行不在文在立志在
勤用功不专在才力圭勉之哉圭字朝信已当故不著
于字说
   与王资穆
闻资穆今岁不得与于宾兴人皆称屈虽然天难忱斯
安知天意不大警资穆使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邪大丈
卷四 第 65b 页 WYG1267-0786d.png
夫自视何如显扬其亲岂在一第今秋榜已挂事又属
阴矣天公每张此一段公案令人自参人竟不悟枉自
劳攘许多诗云上天之载无声无臭仪刑文王万物作
孚又云帝谓文王无然畔援无然歆羡诞先登于岸人
能反求以此自照勘则于世味得失自然轻矣资穆今
用何功夫读书有得有疑可寄我一商量否
   与邹谦之
伯载诵吾兄书乐与四方讲学者接此吾兄惓惓盛心
卷四 第 66a 页 WYG1267-0787a.png
也虽然讲学者众世道固甚可喜而亦甚可忧何也讲
而不学者众也是以讲为学者也行必顾言义必胜利
吾兄亦尝省其私乎高明今方为人师匠一言一行后
进楷模愿以圣门讷言敏行为主人心多动则不能自
还明道有言只外面有些罅隙便走又曰人心缘境出
入亦不自知敬为吾兄诵之
   答陈元诚
岁莫林烈至得元诚书改岁而刘叔宪所寄书亦至一
卷四 第 66b 页 WYG1267-0787b.png
念未起时语意超妙足见元诚心学渊微但他语不无
滞处来谕相见乎离非藏乎离此固元诚独得处然道
理未有不可通于人者更思之何如神阙神庭语出内
经心藏神亦内经语也心之神明无乎在而无乎不在
也无乎不在而有在也静则气母归根动则神机发见
故疑其在彼而不知实在于心虽有在也而无迹也鄙
见如此不知高明以为何如
   答林烈
卷四 第 67a 页 WYG1267-0787c.png
士淹回道汝意极恳恳学患心不真此心若真何事不
可成来书人鬼之语甚切此是善恶已动念时功夫更
自体验善恶未动念时有功夫否人心立极虽有间断
处亦好接头否则终日向学不免散而无统也
   答苏驾部
校不才多病天所弃也亦天逸之使为閒民也康节有
云满眼清才在朝著病夫无以系安危故人天方向用
宜积赤诚以待机会老杜有云艰危须仗济时才又云
卷四 第 67b 页 WYG1267-0787d.png
独使至尊忧社稷诸公何以答升平故人不可不勉也
承问复古手段噫有三代而上之学术斯有三代而上
之人才有三代而上之人才斯有三代而上之功业今
圣贤经天纬地之学具存后之人只向方圆上测规矩
而不肯就规矩上出方圆非古道不可复也泥古之迹
不能神而明之也校于古人不能为役而志不敢自小
者亦欲学古之道竭吾才以求之也维时雨淫害稼暑
至而不至气郁以蒸他日交秋火必不肯退位岁气胜
卷四 第 68a 页 WYG1267-0788a.png
复何时而已邪故人愿自燮理吾身阴阳毋为偏气所
沴也
   与唐应德
此行天将有大造于应德也应德天植忠义而于消息
盈虚之理或未深察其微故天牖之使操心也危而虑
患也深他日出而任世道之责可以万全不轻于一掷
矣天平数语极其苦心当时一似死肉顽不之省过后
始警惧真至理诚言也铭感不敢忘铭感不敢忘闻欲
卷四 第 68b 页 WYG1267-0788b.png
秋凉过我敬洒扫先人之庐以俟近日读诗欲以雅颂
之音销铄群慝闻兀崖有诗解应德若有之便中愿早
寄示
   与唐音
得书自觉学未探本原甚善甚善乘此戚然大有警于
心百尺竿头务求进步处乃不枉此一生耳麟入学举
业想日有进但恐德业日忘日远不患妨功惟患夺志
斯言宜惓惓服膺高汝白幼时其叔父教之以举业叹
卷四 第 69a 页 WYG1267-0788c.png
曰便做到状元三年一个何足慕哉及长登进士第其
叔父以书戒之曰此何足喜吾正忧汝从此不免堕坑
可置一簿记每日过差寄我汝白自谓我终日侍傍何
不相信如此试问其仆答曰比在家渐不同矣因此而
惧乃置簿记过过不可胜书因此大惧刻苦用功若汝
白之学与其叔父之教可以为法矣
   与林相
跂余望汝久矣徐亚参樾过我始知汝已回嘉禾抱病
卷四 第 69b 页 WYG1267-0788d.png
未出则未知为旧病与新病与语非医不能治汝之病
虽然亦尝默而思之凡病之作十二官必有不得其职
者矣心为天官何莫不由之是故致病在心治病亦在
心苟能握其枢旋乾转坤在兹秋凉望早过我重为轻
根静为躁君轻则失根躁则失君溽暑中验之尤得力
也许台仲暨钱采之沈静夫曾相见否李参过嘉禾特
附此信百凡作县事可尽告之是固有志为民者也
   与王宗尹
卷四 第 70a 页 WYG1267-0789a.png
在杭三载上下信之无异辞足以见毋自欺之效虽然
愿嗛焉其毋自足也足则怠且骄虽有自欺亦不自知
矣由世俗希旷观之啧啧满人口固当由古之人观之
此诚不足以当尧舜之万分一也嗟乎尧舜其犹病诸
是诚何心也乃天德也吾以尧舜之道望汝故不以颂
而以规汝前书愧不能如羔羊大夫而欲为兔罝野人
意则甚善语或滞矣羔羊名大夫也兔罝自是十乱中
人昔者文王举大颠闳天于兔罝诗人因而咏歌其事
卷四 第 70b 页 WYG1267-0789b.png
肃肃者诚敬之极功也施于中林而终始表里一致矣
春秋传论举冀缺而曰敬者德之聚能敬必有德盖其
源流如此李参受万宰令过杭欲得一见故人问为政
临民之道此可与言者也闻曾太平多善政并烦述以
告参
   与闻静中
昔三原王公在留都其志未尝一日不在天下国家故
无一日不与贤士大夫来往尝一日出有狂夫向之呼
卷四 第 71a 页 WYG1267-0789c.png
万岁入部延属僚咨之娄驾部曰昔张忠定公行军三
军呼万岁公曰止勿言即回衣冠坐厅上戒阍人谢宾
客勿通反覆思得数策明早请娄驾部语之娄不答公
乃问曰当时忠定何以处之曰亟下马呼万岁公喟然
叹曰吾辈安能及古之人彼仓卒应变而有馀吾无事
终日思而不足其好善如此吾兄为国柱石为缙绅楷
模其志与三原公先后一致也但未知门下士孰可为
吾兄师者孰可为吾兄友者又孰可为汲引而长养成
卷四 第 71b 页 WYG1267-0789d.png
就之者天下事大可忧惟此一著可以应急可以定倾
可以任重保大吾兄愿加之意焉
   与周行之
日李康惠公为刑部属见素林公为佥都谓李曰昔三
原王公在南都其志未尝一日不为天下国家故无一
日无贤士大夫往来门下今吾门何寥寥岂吾不能屈
已邪何贤者之不至也李因问曰公今所交何人曰司
寇张公实太宰杨应宁司諌杨方震请各问所长曰某
卷四 第 72a 页 WYG1267-0790a.png
长于某请各问所短曰某短于某请问公所长林逊谢
请问公所短林因虚心问焉曰承勋每侍教所闻惟节
义文章而未尝及学问公所长在是所短其亦在是乎
林大叹服前辈风度如此愿吾兄以三原公见素为法
屈已下贤博求人才以自助益亦因而汲引成就后生
斯固吾兄成已成物之功也乡别于岭南校谓子庸曰
吾兄每言无适而非道若见得无适而是道则学大进
矣亦尝与吾兄有言不识尚可为韦弦之助否肃斋公
卷四 第 72b 页 WYG1267-0790b.png
既去前所行二政势必动摇他日小民复受弊而追思
其利弥觉多事矣
   与方叔贤
校以空言乡学天厌否德丧子丧孙春秋传所谓于是
有隐慝焉敢不惕然内省吾兄昔也无子而今有子兹
乃天祐善人愿兄丕惟进德以祗承天意恭惟吾兄平
生最高处全在服善故曰圣虽学作兮所贵者资今位
日崇望日隆万一好善之心或不如初则虽有过人莫
卷四 第 73a 页 WYG1267-0790c.png
肯告矣吾兄昔寓锡山校惮暑失此良会今乃阔焉数
年南望天一方曷胜乡往卫武公年九十有五矣犹作
抑戒以自儆且使国人交儆我吾兄之年视武公尚壮
其心亦犹武公之心也不知迩来作何功夫承惠大学
原中庸原受益多矣可疑处亦往往有之以未得尊命
故未敢言尝有书答纯甫论大学录求是正
   与陈元诚
近读诗以雅颂之言销铄群慝觉于性情有功安得日
卷四 第 73b 页 WYG1267-0790d.png
薰元诚咏歌舞蹈天机更当流动盈满也读大小雅至
于宣王之诗未尝不喟然而叹曰周其遂衰乎或曰宣
王中兴之主也胡不责平王而下反追咎宣王邪噫宣
王之于周固若下弦之月矣惟患其亏也而可自盈乎
哉一时君臣其德精明而乏天地深厚气象中有一事
便形于咏歌文公论周世宗一言极好曰为善须教显
显地做盖至于鲁颂则无可言矣其真文而不惭者与
所以胥而为亡秦也斯意不知高明以为何如
卷四 第 74a 页 WYG1267-0791a.png
   与罗达夫
达夫别我去清风明月犹疑见达夫丰神夫子尝叹才
难吾辈所当猛省如达夫者何处得来而未免有我人
见不肯舍已以从圣人顾欲率圣人之言从已毋乃担
阁其才乎校尝谓更不必问才如何只因犯了孟子所
谓不能尽其才谁能如颜子之既竭吾才也昔者之举
忠义则有之语道则未尽韩魏公最名有胆任大事死
生以之然深服范文正公察乎消息盈虚之理富文忠
卷四 第 74b 页 WYG1267-0791b.png
公视文正为粗然虑不万全不发日语次见达夫未深
省故默不言达夫聪悟绝人今当洞识之矣庄生一言
极好易之者皞天不宜深有合于易道也李参受万宰
令附此以讯起居参平生居家有守今居官亦欲有为
未知得行其志否袁与吉相去远近若何若有所闻愿
有以教之
 
 庄渠遗书卷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