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渠遗书-明-魏校卷二

卷二 第 1a 页 WYG1267-0692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庄渠遗书卷二      明 魏校 撰
  讲义
   发明心箴
臣惟圣王心学不传也久矣陛下始孳孳讲求理学亲
注范浚心箴臣不胜大庆敢提剟要义以献圣学枢机
全在此心有个主宰故谓之天君箴内所谓惟口耳目
手足动静投间抵隙为厥心病一心之微众欲攻之其
卷二 第 1b 页 WYG1267-0692b.png
与存者呜呼几希此只为无主宰故耳若此心作得主
宰则百体皆守位禀命岂能病心惟作不得主宰则百
体皆逐物妄行众欲纷然来诱心始不胜其病矣今欲
就百体上一一防检诚恐茫无下手处莫若收摄用功
提起此心来作主宰件件皆有著落孟子所谓先立乎
其大者则其小者不能夺也箴末所谓君子存诚克念
克敬天君泰然百体从令正是此个功夫也语意繁悉
莫若只道个敬夫敬何以用功若外面徒把捉则方寸
卷二 第 2a 页 WYG1267-0693a.png
愈不定叠若里面才急迫则四体俱不舒泰皆未免别
以一心治此一心臣尝谓心是吾身主宰敬是吾心自
做主宰处只要常存畏底意思一言不敢轻发一事不
敢轻为务合道理此千圣相传心法也臣又闻之古人
恭曰笃恭敬曰笃敬沉潜蕴蓄全在内里用功不轻发
泄于言语文字上则厚而有力高宗所以恭默思道而
心与天通也伏愿陛下体而行之臣他日更提四箴之
要与此互相发明御制十六字箴卓尔之见一贯之唯
卷二 第 2b 页 WYG1267-0693b.png
希圣君子勖哉勿伪
   进颜曾二章讲义
颜渊喟然叹曰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
 后
学圣人第一先要立志颜子才学便要做圣人想像圣
道甚易做来做去始觉其难仰之弥高进得一级又有
一级钻之弥坚透得一层又有一层瞻之在前功夫慢
些又赶不上忽焉在后功夫𦂳些又反失之颜子真要
卷二 第 3a 页 WYG1267-0693c.png
做到圣人故见其不可及而汲汲以求之也臣愿陛下
立志断断要学古先圣王念兹在兹真个去做觉得这
事也不及古先圣王那事也不及古先圣王如此方有
进处便是颜子仰钻瞻忽时也若空在言语文字上求
不见得圣王难及处却是虚骄意气不得谓之志矣
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
志既定第二便要求作圣亲切功夫颜子初用功未免
高远夫子教以博文约礼就日用平实处用功臣愿陛
卷二 第 3b 页 WYG1267-0693d.png
下立志如天之高循序用功如地之实只守夫子之教
才得用功不差
博文是要开明此心若徒寻章摘句未免支离破碎反
自窒塞聪明讲官解说数行启沃亦少愿陛下亲读圣
人之经将𦂳要处就自已身上体贴玩味务要依他践
行暇时观史惟于治乱兴亡大处留意不宜多记损心
有得有疑面召辅臣讲官从容顾问大臣有事常亲召
对必令称古先圣王所行为今准则特敕公卿举海内
卷二 第 4a 页 WYG1267-0694a.png
贤者于朝陛下与之相亲讲明圣学久之胸中豁然大
明矣
约礼是要防制此心陛下崇高极矣富贵极矣可欲满
前此心易得自肆臣愿陛下以礼制心恭敬撙节退让
而毋敢或骄视听言动都就规矩准绳上行凡饮食衣
服器用之类与夫𥊍御之人都立有品节限制少有过
差大臣匡拂言官救正不惮速改初虽矫揉久渐纯熟
矣周礼天官一篇最是周公格王精义后世人主私意
卷二 第 4b 页 WYG1267-0694b.png
不便皆莫能行天将有待陛下也
欲罢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尔虽欲从之末由也
 巳
作圣功夫第一怕差既不差第二又怕间断颜子深悦
圣道尽心力而求之自不容于间断昔时想像圣人道
理无处捉摸今分明确实昭昭就在眼前而无可用力
只待涵养纯熟自到圣人地位而道理在我矣夫礼义
之悦我心犹刍豢之悦我口臣愿陛下优柔厌饫以礼
卷二 第 5a 页 WYG1267-0694c.png
义养心笃信之深必能笃好笃好之深必能笃行功夫
常接续而不间断矣
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子曰唯
曾子事事要学圣人见得圣人事事俱好不知都从心
上发来夫子恐其功夫太繁因示以总要处吾心浑然
一理是个统宗会元日用万事都只从此流出譬如千
枝万叶总是根上一个生气贯通曾子平日笃实用功
言入于耳即悟于心不觉其应诸口也若使素无积累
卷二 第 5b 页 WYG1267-0694d.png
功夫虽闻夫子至言亦只作一场话说而已
子出门人问曰何谓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门人见圣人有许多道理今却说一以贯之疑而不信
曾子因门人未曾用功不可语以上达道理因举下学
功夫以告之盖忠恕是一贯下学的功夫一贯是忠恕
上达的道理元无二致圣人之心天理流行学者之心
不免被人欲隔住必须一个恳笃实心逐事上推去私
意间隔使道理常得流通一个忠做出千万个恕来及
卷二 第 6a 页 WYG1267-0695a.png
到纯熟便是一以贯之也臣惟乾坤之道易简而已矣
夫子一以贯之乃乾坤易简之理曾子忠恕便是易简
功夫陛下一日万几若只于零碎上用功而不知有总
会的道理殆不胜其难且繁而与造化圣人不相似矣
臣愿陛下常存一个实心推之千般万般政事都要以
公灭私且如爱己则切爱人则缓此是私意间隔必须
推那爱己的心去爱他人必不肯咈百姓以从己之欲
矣责人则明责己则昏此是私意间隔必须反那责人
卷二 第 6b 页 WYG1267-0695b.png
的心来责自已必能有言逆于汝心而求诸道矣此乃
圣门仁术也
   总论
臣惟孔子万世帝王宗师颜曾二子亲学圣人而得其
宗者也其功夫皆同曰诚而已矣陛下所谓勖哉勿伪
可谓深契颜曾之心夫于穆不已天也至诚无妄圣也
诚信不欺贤也故曰贤希圣圣希天若何谓之无伪但
求实践不务空言其必为善如渴思饮如饥思食其必
卷二 第 7a 页 WYG1267-0695c.png
不为恶如寒畏冰如热畏汤此之谓无伪口说身不行
昭昭则信节其为善惟恐人不知冥冥则惰行其为不
善惟恐人知如金淆铁如粟杂秕此之谓有伪陛下中
心不欺君德修矣更须鉴别群臣辨其孰诚孰伪以此
而示好恶以此而定取舍则臣德亦修矣伊尹所谓咸
有一德也夫百官亦众矣陛下岂能人人而察之宜法
乾坤易简之理首鉴别三四辅臣又与辅臣鉴别六七
大臣使大臣各鉴别其僚属责以访求海内人才引进
卷二 第 7b 页 WYG1267-0695d.png
忠良拔去邪佞故曰进贤受上赏蔽贤蒙显戮今君臣
势隔情不相通陛下亦何由鉴别宜体天地交泰之道
尊礼辅臣置诸左右朝夕纳诲宣召大臣访以政事夫
召见犹有时请复祖宗旧制特许大臣有事请见诣左
顺门报名召入便殿从容面相可否则大臣进见无时
弥得相亲矣次及侍从台谏外暨监司郡守或不时召
问或传谕咨访不惟可察群臣忠邪陛下亦得以周知
天下之故矣臣又恐天威严重群臣一时震布失容有
卷二 第 8a 页 WYG1267-0696a.png
怀莫吐伏愿陛下假以温颜略去形迹使人人皆得自
尽此我太祖所谓君臣同游尧舜所以明四目达四聪
之道也臣愚惓惓发明皆古帝王圣贤心法伏惟圣明
采纳见诸躬行天下幸甚
   皇极讲义
五皇极皇建其有极敛时五福用敷锡厥庶民惟时厥
 庶民于汝极锡汝保极
洛书九数五居中央参天两地而成五数之统会也在
卷二 第 8b 页 WYG1267-0696b.png
天下则王居中央在一身则心居中央故禹陈九畴配
以皇极道之统会也皇建其有极者天下惟君最尊惟
道理最大君不能尽这道理天下何所宗名虽至尊实
与凡庶何异故周公曰其惟王位在德元必须君心略
无偏邪行出来的事事尽善大中至正更无以加与天
下做个样子易所谓大观在上中正以观天下论语所
谓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也五福一
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终命天道
卷二 第 9a 页 WYG1267-0696c.png
所以佑善也人君所行不善天弗降福于其身岂能福
及天下皇极之君克享天心一身全备五福又推以福
天下之民体天行道善则以福锡之劝民为善惟时厥
庶民都趋向这道理又与君保守这道理皇极之君德
尊位隆又有福善大权故能鼓舞天下无一人不为善
则亦无一人不受福诗所谓群黎百姓遍为尔德书所
谓一人有庆兆民赖之也
凡厥庶民无有淫朋人无有比德惟皇作极
卷二 第 9b 页 WYG1267-0696d.png
庶民在下无位者人在上有位者淫朋比德皆所谓私
意偏见道本天下公理人惟各有私心相与阿其所好
结成朋党自昔人君深恶朋党而欲去之忿疾愈甚交
结愈深虽震以雷霆之威而不能去今能使庶民无有
淫朋群臣无有比德朋党不待禁而自消惟在人君建
立大中至正之道有以深服人心易所谓涣其群礼所
谓一道德而同风俗也君心若有偏邪身先自陷于党
邪人迎合附和真为朋党者不能觉悟反猜疑正人以
卷二 第 10a 页 WYG1267-0697a.png
为朋党天下之祸从此始矣
凡厥庶民有猷有为有守汝则念之不协于极不罹于
 咎皇则受之而康而色曰予攸好德汝则锡之福时
 人斯其惟皇之极
皇极之君以盛德居尊位人仰之如天之不可阶而升
必须广大包容俯而就之如天之下覆万物方能委曲
成就人才庶民之中有猷有为有守此乃中人以上之
资人君固当常念在心不合于极亦不陷于咎此中人
卷二 第 10b 页 WYG1267-0697b.png
之资人君亦当受之而不可弃诸度外弃则流于恶矣
人才造就得成见于貌而有安和之色发于言而有好
德之诚人君那时锡之以福则是人归于皇极甚速矣
无虐㷀独而畏高明
㷀独庶民之至微者未必无一长可取不可慢易凌忽
之使其有言不能自达情不得伸伊尹所谓匹夫匹妇
不获自尽民主罔与成厥功也高明大臣之有才望者
亦安能每事尽善不可严惮顾忌而不戒之春秋责备
卷二 第 11a 页 WYG1267-0697c.png
贤者之义也人君之心当平如秤不得偏有轻重也
人之有能有为使羞其行而邦其昌凡厥正人既富方
 榖汝弗能使有好于而家时人斯其辜于其无好德
 汝虽锡之福其作汝用咎
国家所赖惟在贤才群臣之中有能有为者其才固可
用矣人君更须鼓舞作兴使进其行则才德兼全必能
保我子孙黎民国家自然隆盛若有才而无德心术不
良用之多生事喜功反败坏国家元气矣人君代天养
卷二 第 11b 页 WYG1267-0697d.png
民凡厥治事之臣皆代君养民必须厚养以禄保全其
廉耻节义之心方可责其为善若仰不足以事父母俯
不足以畜妻子饥寒切身如诗所谓室人交遍摧我则
惟贤者为能至死不变中人而下必将丧其所守而陷
于罪戾矣士风既坏嗜利无耻不复知德之可好于此
辈无好德之人而锡之以福使其在位则必贻祸于民
是乃人君自用咎恶之人不得辞其过矣人君不能体
恤爱养群臣其流弊必至于此故易曰圣人养贤以及
卷二 第 12a 页 WYG1267-0698a.png
万民
无偏无陂遵王之义无有作好遵王之道无有作恶遵
 王之路无偏无党王道荡荡无党无偏王道平平无
 反无侧王道正直会其有极归其有极
皇极之君以身帅天下又敷布其言以风动天下之民
偏不中也陂不平也作好作恶有意而为之不能循其
自然之理也党不公也反倍常也侧不正也是皆生于
人之私心王义王道王路皇极所当行也荡荡平平正
卷二 第 12b 页 WYG1267-0698b.png
直皇极之体也是乃所谓天下公理公则一致私则万
殊公私不容并立故反覆叹咏人当去其私心一遵乎
皇极当行之道私心既去则皇极公平广大之体本来
如是人固有之会其有极者收摄天下之人于极也归
其有极者尽纳天下之人于极也至是则天下之人皆
在道理中矣敷言如诗之体言有尽而意无穷悉从圣
人广大胸襟流出故其感人也深后世人主无圣人广
大胸襟而欲模拟言语设教意味浅促岂能触发人心
卷二 第 13a 页 WYG1267-0698c.png
之天机也
曰皇极之敷言是彝是训于帝其训
敷言在昔先王所传箕子述之又更端赞说皇极之敷
言是乃蒸民常理是乃垂世大训非君之训乃上帝之
训也盖道理本出乎天人君之心纯是道理与天同德
口里说出话来便是代天说话可见人君一身终日是
代上帝作事口代天言手代天工赏是天命罚是天讨
敢有一毫私意于其间
卷二 第 13b 页 WYG1267-0698d.png
凡厥庶民极之敷言是训是行以近天子之光曰天子
 作民父母以为天下王
庶民于君圣凡虽极悬绝道理本同皇极之君其德光
被天下庶民因极之敷言是训常诵于口是行常践于
身亦得明其明德以近天子道德之光华故皆感戴君
父成就之大恩不觉赞叹极其尊亲之辞亲之则曰父
母尊之则曰天下王王也者言为天下所归往也大抵
皇极之建不建君心有天理人欲也皇极之行不行世
卷二 第 14a 页 WYG1267-0699a.png
道有君子小人也此是总要处不必于烦碎上用功只
要就此辨别得明执持得定常存天理为主随事克去
人欲之私使小人道消君子道长天下太平矣自古皇
极之君惟有尧舜禹汤文武人生其时幸而得为皇极
之民下此虽英雄如汉高祖唐太宗宋太祖皆自不免
惭德岂能表正万邦今上天锡聪明尊为天子更愿德
为圣人布昭大中至正之道宇宙俱在吾皇太和元气
中上下并受其福率土之民何幸躬逢其盛
卷二 第 14b 页 WYG1267-0699b.png
   御札
朕闻讲以洪范第七畴之二段曰驿曰克者蔡传以驿
 为金兆克为土兆似有未安既心有疑须问于博学
 高见卿其为朕详明指说来闻
仰惟皇上因讲官说经未安问及微臣臣不觉手舞足
蹈自庆于心曰上真可以为尧舜矣书曰好问则裕自
用则小易曰君子学以聚之问以辩之尧稽于众舍己
从人舜好问而好察迩言乐取诸人以为善皇上每读
卷二 第 15a 页 WYG1267-0699c.png
经史有得有疑辄赐宣问则何尧舜之不可及也请因
圣问所及而陈之夫义理有当汲汲讲求者有当阙疑
而不必讲者盖讲求义理正欲实践履于身而见诸行
事故当汲汲乃若文义有不可通者则当阙之而不必
解若穿凿牵彊则反汩乱吾心之虚明有害于圣学矣
故孔子曰多闻阙疑慎言其馀又曰吾犹及史之阙文
也古人卜龟之法今已失传但以大义推之先王每事
尽合造化夫造化之所以为造化者不越乎阴阳五行
卷二 第 15b 页 WYG1267-0699d.png
而已筮法贞悔既属阴阳则卜法雨霁蒙驿克分属五
行可知周礼经卦皆八其别则六十有四悉从阴阳变
化出来经兆皆百有二十其颂千有二百悉从五行变
化出来但不知五行如何分属汉儒去古未远尚不敢
质言注疏但言今之用龟横者为土立者为木斜向径
者为金背向径者为火因兆而细曲者为水不知与此
五者同异何如后儒奈何必欲穿凿牵彊立说今但当
阙于所不知皇上所当知者先王终日对越在天奉顺
卷二 第 16a 页 WYG1267-0700a.png
天道人事既尽遇有所疑又以卜筮质诸鬼神若亲听
命于天慎重如是此则不可不知者也仰惟皇上圣质
超越古今正宜廓大胸襟讲求圣王心学之要开天聪
明不宜屑屑于文义间凿破混沌臣窃见讲官所说多
滞于小小浮泛文义而于帝王全体大用之实罕有发
明自昔辅臣专用此术蒙蔽莫肯求贤今幸天启圣心
超然默契千载不传之学但一己之聪明有限天下之
义理无穷伏愿皇上益务谦虚不自满假二三辅臣尤
卷二 第 16b 页 WYG1267-0700b.png
宜开导所不及不可徒为称美之言无益圣德而反阻
圣学之进上臣事君以人特敕在京三品以上官弁科
道官各先举学问渊源操履笃实堪以讲明帝王心学
者疏一二姓名上闻不称则连坐举主以后容其陆续
访求事下吏部看果得人则请会内阁辅臣推择置之
讲筵轮备顾问皇上与之从容讲究每论经义必问以
今当如何行或访时政必问以此事与古合否贤才日
侍左右启沃必多圣心洞开得以博通天下义理而施
卷二 第 17a 页 WYG1267-0700c.png
诸政事之间其视局局于数臣中解说数行文义者相
去万万矣此乃今日作圣第一急务臣愚不胜惓惓
   冬至进易卦月令讲义
臣惟圣心澹然无欲可以对越天地更愿默观造化之
原臣因冬至有感谨述经义大者以献
易曰复其见天地之心乎
天地之大德曰生十月纯阴天地生物之心闭藏而不
可见及乎十一月冬至一阳萌动始露端倪交春遂发
卷二 第 17b 页 WYG1267-0700d.png
生万物矣一岁之运则十一月冬至为复一日之运则
夜半子时为复皆从静中生出动来人心培养之深善
端初发亦如是也
雷在地中复先王以至日闭关商旅不行后不省方
阳气奋发而成雷冬至一阳尚微潜藏地中未动先王
 法之是日上下各务安静以养微阳
礼记曰是月也日短至阴阳争诸生荡君子斋戒处必
 掩身身欲宁去声色禁嗜欲安形性事欲静以待阴
卷二 第 18a 页 WYG1267-0701a.png
 阳之所定
日短至者冬至夜六十刻昼四十刻为极短自此乃渐
长也争者阴方盛阳欲起也诸生者万物之出机荡者
欲动未动之意湛然纯一之谓斋肃然警惕之谓戒君
子无时不敬有事则敬愈至也处必掩身者寒气伤人
不可轻有触冒医经所谓君子固密不伤于寒也身欲
宁者医经所谓无扰乎阳也去声色者恐耳目交于物
引动其心也禁嗜欲者医经所谓冬不藏精春必病温
卷二 第 18b 页 WYG1267-0701b.png
故君子远绝欲事也安形性者内静其心外静其身内
外交相养也事欲静者百官皆安常守位不得有所兴
作劳民动众也待阴阳之所定者顺阳之生使阴邪不
得阻也
臣惟天地生生之德贯乎四时而春气融融生意盎然
独盛尝体验之分明吾人仁底意思也皇上常念天地
春生之德博大宽舒恻怛慈爱可以覆帱四海而无难
但此生意不始于春而始于冬隆冬闭藏极于严密虽
卷二 第 19a 页 WYG1267-0701c.png
一阳萌动微露端倪而全体隐然蕴蓄不泄至春薰蒸
之久生意充周虽阴崖寒谷亦透矣故帝王之学莫大
乎求仁而求仁之功莫先乎主静伏愿皇上收敛此心
截断浮泛思虑沉潜蕴蓄不轻发泄于言语文字间使
天地生生之德浑然在我随其发处扩而充之以不忍
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天下无一夫一妇不在吾皇春
风和气中矣此乃圣学渊微之妙旷千载而不传臣敢
稽首以献
卷二 第 19b 页 WYG1267-0701d.png
   孟子讲义
凡有四端于我者知皆扩而充之矣若火之始然泉之
 始达苟能充之足以保四海不能充之不足以事父
 母
孟子心学渊微指出恻隐羞恶辞让是非的道理又教
人以察识扩充功夫凡有四端在我者本与圣人同其
不能作圣者只因不能察识虽有发见连自家也不知
随发随蔽若能察识知得这是善端就这一念推而广
卷二 第 20a 页 WYG1267-0702a.png
之便可充满全体人人可以作圣也正如火之始然虽
未燎原已有燎原之势泉之始达虽未赴海已有赴海
之势但要常接续他故苟能用力充之则吾心道理通
达流行四海亦无难保苟不能用力充之则吾心道理
窒塞阻碍虽父母亦不能事矣臣惟孟子学己到圣人
处全在察识扩充上用功三代以下往往做不到圣人
者只因将这道理祇在纸上讲求不在心上体验弗能
察识既被人欲遮蔽弗能扩充又被人欲拦阻如何济
卷二 第 20b 页 WYG1267-0702b.png
得天下苍生今四海困穷极矣天生皇上以救斯民也
臣愿皇上勿牵滞于文义将圣贤说的就见诸行通学
问政事而为一先王恻隐之心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
物其功德覆冒万世皇上一念亲亲昔者蔽于群议郁
遏几数年未能扩是心也既而一旦开悟遂定万世纲
常能扩是心也事事若此则四海何难保哉愿因亲亲
之心推之以仁民今天下小民困于赋役穷亦甚矣而
大臣多务因循小臣专事承奉莫肯为皇上实心爱民
卷二 第 21a 页 WYG1267-0702c.png
者况生民之膏血日削而国家之用度日增皇上虽有
爱民之心事事阻碍民亦不被其泽必须扩充仁心以
行仁政痛节用度广求贤才俾天下得大苏息乃可以
望太平也先王羞恶之心匪以为名伊尹耻其君不为
尧舜若挞于市思天下之民匹夫匹妇有不与被尧舜
之泽者若已推而纳之沟中彼为人臣尚尔况皇上为
人君者哉其发愤当如何也先王辞让之心德盛而益
恭位尊而愈谦愿我皇上从不敢自足之心而扩之虚
卷二 第 21b 页 WYG1267-0702d.png
怀以纳谏好问而不自用舍己从人群臣有称美者明
示以谦抑至情使进忠直谠言以匡不逮先王是非之
心昭若日月愿我皇上因其所明通其所蔽常于正大
处推广而毋察细微常在道理上推广而毋任术数凡
用一人必先辩其人之心术任贤勿贰去邪勿疑凡行
一政必先究其事之利弊利则兴之弊则除之慎重而
勿轻改延访群臣使之直言圣躬过失朝政阙遗生民
休戚咸得上闻览观前代治乱兴亡以考今日所行之
卷二 第 22a 页 WYG1267-0703a.png
得失久之圣心豁然大明矣臣惟孟子之学尧舜以来
相传之学也仰惟皇上卓然有尧舜之资而群臣多章
句书生莫能以尧舜之学启沃皇上臣愚不胜惓惓敬
诵所闻以献
   大学讲义
若有一个臣断断兮无他技其心休休焉其如有容焉
 人之有技若已有之人之彦圣其心好之不啻若自
 其口出寔能容之以能保我子孙黎民尚亦有利哉
卷二 第 22b 页 WYG1267-0703b.png
君之职惟论一相而已若得一个好辅相大臣则群臣
个个都好那大臣须是断断诚悫务实而不务名始终
表里如一别无技能材干可见此正是他不可小知而
可大受处盖论大臣与论群臣不同群臣须要有才可
用大臣只要善用人不须自家有才也其心休休者蔼
然易直慈良如青天白日可见如春风和气可亲也其
如有容者度量汪汪恩怨俱忘小大并蓄能容受得许
多也见人之有才能就如自已有的一般未尝嫌人之
卷二 第 23a 页 WYG1267-0703c.png
长形己之短见人之彦圣有德不独口里说他好其中
心著实爱他处甚于口之所言这个大臣能容得天下
之才德如此人君求得这等人而信用之则能保其子
孙世世为君黎民百姓个个安乐其利无穷然非这个
大臣一身能如此由他好贤乐善荐得天下许多有才
德的人都来辅佐朝廷为上为德为下为民故能致天
下太平也此是三代以上人君为治第一件大事故孔
子笔之于书曾子又引来以释大学平天下之义真万
卷二 第 23b 页 WYG1267-0703d.png
世之法也仰惟皇上英哲天纵卓然三代以上之君而
治弗能及三代以上者患在有君无臣耳必须求三代
以上这等的大臣使之引荐今日海内贤者聚于朝廷
相与讲明三代以上之学而施诸政事则三代以上之
治可坐而复也人才甚难何由知其可比三代以上辅
佐臣有一譬喻国之有妒臣如家之有妒妇千方百计
只是要独专其宠阻绝胜己者使不得近前耳臣愿皇
上亲命大臣各举其所知若能荐胜己者此休休有容
卷二 第 24a 页 WYG1267-0704a.png
之臣也胜己者不荐惟荐其不若己者此娟嫉之人也
一忠一邪自难逃圣鉴之下矣
   论语讲义
子曰鄙夫可与事君也与哉其未得之也患得之既得
 之患失之苟患失之无所不至矣
人臣事君凡有三样人君皆不可不知一样是忠正之
人其善易知也一样是奸邪之人其恶亦易知也惟有
一样庸鄙之人虽无才德可观亦无过恶可举却能蠹
卷二 第 24b 页 WYG1267-0704b.png
害天下国家故孔子特指出此样人来以戒万世鄙夫
可与事君也与哉是设为疑辞教人儆省以见此样人
甚不可与他同心协力辅佐朝廷也只因这样人识趣
卑陋惟一身富贵权利是图方其未得之先躁急心热
奔竞干求惟患不能得之固不肯为天下国家谋及其
既得之后世味深入于心耽恋不忍舍去惟患其或失
之又岂肯为天下国家谋哉人而至于苟患失之则朝
夕为耽位固宠之计其初不过避嫌顾望缄默取容又
卷二 第 25a 页 WYG1267-0704c.png
恐其保不得则又窥测上意以事逢迎阿徇时好以立
声誉又恐其保不得则又嫉贤妒能以杜人之进市恩
张威以揽君之权旧时丧不尽之良心至此坏尽到得
利害切身则虽弑父与君亦将无所不至矣孔子此言
明白正大可为万世切戒而自古及今庸人常据高位
窃重禄者盖因此样人多能谨畏自守而以和柔悦人
故人君不觉而信用之也然则如之何曰人君正心以
照临百官不取其顺从而取其能匡弼不取其循默而
卷二 第 25b 页 WYG1267-0704d.png
取其能敢言不取其尚同而取其能特立则正人日进
庸人日退矣
季子然问仲由冉求可谓大臣与子曰吾以子为异之
 问曾由与求之问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
时俗但知有才望的便是大臣故举仲由冉求为问孔
子抑之以大臣甚难称也所谓大臣者必其以平日所
学之道开悟君心辅养君德君所行合于道邪则将顺
之君所行弗合于道邪则匡救之惟以尧舜责难于君
卷二 第 26a 页 WYG1267-0705a.png
而弗肯曲学阿世凡世俗所谓功利所谓权术皆弗敢
陈于吾君之前吾道得行天下之福也君不我听吾道
不得行则当奉身而退以全吾出处之义虽禄以万钟
弗顾也此即礼记所谓道合则服从不可则去始终一
出于道盖古之大臣类如此不惟可为万世大臣事君
之法亦可为万世人君观大臣之法皇上欲求大臣更
不必问其才但察其孰能以道自重而轻富贵孰能格
君心之非孰能引君于当道则自默识之矣
卷二 第 26b 页 WYG1267-0705b.png
子路问事君子曰勿欺也而犯之
子路问人臣事君的道理孔子告以勿欺也而犯之勿
欺是要尽吾诚心犯之是要行吾直道诚心直道此万
世人臣事君之法亦万世人君取臣之法皇上欲鉴别
群臣必取其忠信不欺者臣而欺君罪莫大焉然欺亦
有差等一曰大奸包藏凶恶变乱是非荧惑主听此欺
伪也二曰积弊苟且成风相率为文具莫肯务实此欺
慢也三曰过误心本无邪而谋国或未审荐人或未察
卷二 第 27a 页 WYG1267-0705c.png
因而败事者是亦不免于欺妄也然欲臣之不欺其机
亦在上而已皇上推诚任贤则群臣自不忍欺矣讲学
明理则群臣自不能欺矣公听并观则群臣自不敢欺
矣历代人君深恶人臣之欺而莫能禁者其弊有三一
曰壅蔽上情不能下宣下情莫能上达故欺蔽易生也
二曰猜疑上以术防下下亦以术待上故欺蔽愈多也
三曰苛察小事欲致详大事反多废故欺蔽益甚也人
君其尊如天其威如雷霆人臣有犯颜敢谏者皆效忠
卷二 第 27b 页 WYG1267-0705d.png
于君忘身殉国者也人君宜大开言路以招来之言而
当则嘉纳以奖其善言或不当亦优容以宥其狂庶几
君身有过失朝政有阙遗人人皆欲尽言于上矣古语
曰兴王赏谏臣又曰杀谏臣者必亡其国岂非万世之
法鉴哉
   列女传讲义
列女传曰古者妇人妊子寝不侧坐不边立不跸不食
 邪味割不正不食席不正不坐目不视邪色耳不听
卷二 第 28a 页 WYG1267-0706a.png
 淫声夜则令瞽诵诗道正事如此则生子形容端正
 才过人矣
列女传者汉儒刘向采辑上古贤圣妇人事迹作为传
记以教后世此章是说胎教之道言古者正见后世之
不然妊子怀胎也寝必以正不斜其身坐必以正不偏
其身立必以正不偏任一足正味乃食不正之味不食
后世好用炙煿之物尤为有害割肉不方正不食设席
不端正不坐小者如此大者可知目不视不正之色耳
卷二 第 28b 页 WYG1267-0706b.png
不听不正之声昼时所接皆正到那夜静之时又令瞽
目妇人审于音者讽诵古诗道说古昔正事古人胎教
无一不出于正如此故其生出子来形容端正才德自
不凡矣盖子在胞胎时精气神未定与母气相流通母
感于善则善母感于恶则恶此自然之理也臣惟胎教
之法旷千载而不传矣猗欤圣母诞育我皇暗合古人
胎教以故圣德夙成今万国臣民咸愿我皇早生圣嗣
为天下本臣愚惓惓伏愿皇上以古者胎教之法亲诲
卷二 第 29a 页 WYG1267-0706c.png
后宫怀孕在身常正了此心不得起一妄念事事依著
正道而行更助以雅乐胚胎未生时圣质已具此万世
无疆之休也臣诚不胜欣愿之至
   内则讲义
内则曰凡生子择于诸母与可者必求其宽裕慈惠温
 良恭敬慎而寡言者使为子师
内则礼记篇名内治之法则此章是说蒙养之道凡国
君初生子时选择诸嫔御中与凡可任其事者宽量大
卷二 第 29b 页 WYG1267-0706d.png
能容也裕性缓不迫也慈仁而爱人也惠有恩及物也
温和厚也良易直也恭庄重也敬者主一无适之谓慎
小心谨畏也寡言静默也此妇人之全德盖得坤道之
纯者必求此等妇人使为子师盖赤子初生时纯一无
伪虽未能言然形既生矣神发知矣其知识亦渐渐开
全在人保养著他则能完其天真先王所以慎重之至
那时便为之立师后世多忽略反引坏了他到得出就
外傅时不知己杂了多少人伪此古今一大限隔也臣
卷二 第 30a 页 WYG1267-0707a.png
惟子未生在胞胎时譬则天地混沌子既生在孩提时
譬则天地开辟之初若胎教不至是凿破了混沌何以
保全天地之纯蒙养弗至是初开辟时便坏了亦不复
成造化矣小学首载此二条深得先王正始精意臣惓
惓悃诚惟欲为国家亿万年计故敢稽首献此远谟臣
愚更望皇上特敕太医院检录妊妇饮食起居禁忌及
安胎便产方法豫晓后宫斯亦保合太和之一助也俟
皇嗣诞生臣更选集礼经先王蒙养之事详悉以闻
卷二 第 30b 页 WYG1267-0707b.png
   孟子讲义
孟子曰知者无不知也当务之为急仁者无不爱也急
 亲贤之为务
知者聪明过人其于天下事固能无所不知然若要件
件零碎去做将那不要𦂳的事混著要𦂳的如理乱丝
抽不得个头绪一齐乱了知者正不然识得个先后缓
急之序何者当为何者不当为只拣𦂳要的做仰惟皇
上一日二日万几圣躬亦劳矣若不急所先务而徒日
卷二 第 31a 页 WYG1267-0707c.png
亲朝政览泛常之奏章日御经筵讲碎琐之文义虽勤
何补今夫应天下万事者此方寸也不执简御烦而以
烦治繁汩吾神明耗吾真元则方寸且弗能治矣臣瞻
望天颜每觉圣体清癯缕缕血诚惟愿我皇上急所先
务凝精完神以固齐天之寿今日所当急者三一曰明
实学谓将圣人切要言语实践诸身而发挥于政事不
可效书生寻章摘句及操笔为文辞也二曰识大体谓
恭己南面以天下事分任百官而责其成效今未免君
卷二 第 31b 页 WYG1267-0707d.png
行臣职大臣行小臣之职也三曰接群臣谓亲召见延
访不惟可以明习天下之事亦得周知人才也
仁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固无一物不在吾所爱中然
吾只一身天下有许多人无缘个个亲得须就许多人
中急急求其贤者亲之使为我转去亲爱许多百姓那
时才得恩惠周流若只知爱人不知求贤教那个不好
的人去残害百姓便与自家残害他一般不得谓之仁
矣仰惟皇上至仁恻怛盎然天地生物之心而小民未
卷二 第 32a 页 WYG1267-0708a.png
被其泽者百官有司多非其人往往阻碍隔住也臣愿
皇上急亲贤之为务如何可以得贤一曰破去资格而
开荐举之门二曰深恶媢嫉而崇推让之风特敕群臣
人各举其所知大臣各举胜己自代宋儒程明道尝上
养贤劄子乃王道第一急务也臣敢稽首并录其言以
献伏惟圣明俯赐采纳
   论语讲义
因不失其亲亦可宗也
卷二 第 32b 页 WYG1267-0708b.png
此二句文义颇难晓盖古今人言语不同请举今人语
以况因是依托他做主人家宗是尊敬他在门下盖古
之为臣者与今之为臣者不同古者人臣得亲近君便
思量何以报国惟有荐贤是一大事只管去广询博访
那疏远之臣有好人来到京师观国之光便去延访接
引他到家款待昔闻其名今又会面晓得他真个是贤
便荐拔他也得亲近于君那引荐的终身出其门下同
心报国不敢有负所举近臣徒士固当如此那远臣却
卷二 第 33a 页 WYG1267-0708c.png
要自重他虽来延接我却不可轻往苟非其人后必贻
玷必须择其道德可亲的才依托他为主他日便被他
荐引我亦可以终身出入其门而无愧盖彼之荐我为
公不为私我之依他以道不以势孟子所谓观近臣以
其所主观远臣以其所为主谚云门内有君子门外君
子至门内有小人门外小人至甚切论也后世公卿大
臣不务荐贤故亦不肯接士士之恬退自重者皆耻往
来其门惟有奔竞之徒趋走门下谗谄面䛕不公荐于
卷二 第 33b 页 WYG1267-0708d.png
朝而私相汲引此古今世道升降一大关系也伏愿皇
上特敕公卿大臣各存至诚至公之心以荐贤报国为
一大事凡大臣进退专视其所荐之多寡公私则公卿
大臣皆肯询访人才谦恭下士期为国家得贤矣
   御札
连日风霾继作朕心忧恐必有其由卿可为朕言之无
 隐
臣惟风霾者阴邪蔽遮太阳下土不得仰其照临象君
卷二 第 34a 页 WYG1267-0709a.png
心有所蒙蔽未解也似云非云弗能为霖雨以泽下土
象人君有德惠阻而弗行也天气高亢而不下交地气
隔绝不得上达则变而为风霾象人君深居九重弗与
群臣相接则壅蔽所由生也皇上欲息风霾则今日至
大至急者莫先于君臣相亲皇上亲接群臣则为天地
交之泰和气所以致祥也皇上不亲接群臣则为天地
不交之否乖气所以致戾也臣祇承圣谕先述大义以
对复发明圣人希天之学续当奏闻
卷二 第 34b 页 WYG1267-0709b.png
   天说
一帝王之学终日对越在天以其迪知天命也今夫人
君郊见上帝其心肃恭曷敢萌一邪念以上帝降临之
也及居深宫临𥊍臣则不免惰慢便是亵天吁可畏也
人皆以苍苍者为天故相隔远不知吾心中有天日鉴
在兹是故一念善邪则上帝用休一念恶邪则上帝震
怒不可欺也乃若好名以为善弗出于诚是未免以天
为可欺也诗云上帝临汝毋贰尔心书曰先王懋敬厥
卷二 第 35a 页 WYG1267-0709c.png
德克配上帝愿我皇上请事斯语
一帝王之量必也与天同大无所不包乃克肖天才狭
隘急迫便与天不相似如何而能与天同大亦惟廓然
大公胸中空洞无物事来顺理以应事已往则释然不
复留滞于心譬如天体太虚时作云雨既散则太虚复
如初矣书曰无偏无党王道荡荡无党无偏王道平平
言与天同也若私有作好私有作恶渣滓宿留胸中阻
隔凝滞殆不胜其小矣孔子曰惟天为大惟尧则之愿
卷二 第 35b 页 WYG1267-0709d.png
我皇上如尧法天则帝德广运如尧矣
一古之帝王恭己南面如天运于上而无为惟择人以
任众职责其成而已我皇上劳心焦思以忧万姓而膏
泽不下及民由未尝择人所以委任责成之道未至也
是故古者君逸臣劳今者君劳臣逸愿我皇上执要御
烦日召三四辅臣暨六七大臣面议政事察其某也贤
某也不贤贤则任而勿疑不贤则亟去之更求贤者然
后使分择天下人材各举其职则天下之贤恢恢乎有
卷二 第 36a 页 WYG1267-0710a.png
馀裕矣帝王之治莫急于求贤大臣事君莫大于荐贤
报国皇上面敕大臣各举所知召而察之参以台谏之
公议审以辅弼之平章则贤才彬彬而出矣
一天道下济而光明皇上不接群臣则其人之贤不肖
皆无由而知若亲接群臣则可以辩别贤不肖咨访既
多亦得以明习天下之故矣伏愿皇上先亲辅臣次大
臣以次渐及群臣其亲辅臣也每朝日讲毕留与论道
面质所得所疑每日调旨进呈后召见面相可否不时
卷二 第 36b 页 WYG1267-0710b.png
召见或并召或独召皆勿拘廷试后总召见大臣谕以
有事许不时请见面议仍以时宣召如吏部问以若何
用人户部问以若何理财或独召或与侍郎并召亦皆
勿拘讲官日轮一人以备顾问群臣之中大臣有荐其
贤者必召见访以政事因察其人台谏有大事亦得召
见今日感召和气鼓动人心莫急于此愿我皇上速为
施行
   御札
卷二 第 37a 页 WYG1267-0710c.png
朕每观书见论祭义曰祫曰禘但不知其义何谓卿可
 指陈之使朕得闻其旨
伏承问及禘祫之旨臣愚何足以知仰惟皇上圣孝达
天德固已默契古圣人制礼之原复欲讲求其名义此
尧舜好问好察之盛心也臣敢稽古经传异同择其可
徵者以对
礼记大传曰礼不王不禘王者禘其祖之所自出以其
祖配之赵匡曰禘王者之大祭也王者既立始祖之庙
卷二 第 37b 页 WYG1267-0710d.png
又推始祖所自出之帝祀之于始祖之庙而以始祖配
之朱子曰以始祖配祭而不及群庙之主不敢亵也臣
惟太庙祭始祖子孙千百世不忘孝心固得伸矣但祭
不及始祖而上则孝心伸有不尽故又推广始祖孝心
追禘其所自出其义至为深远人之祭祖考也声容相
接则其情易通今推而至于始祖所自出世代辽隔邈
不相亲自非仁孝诚敬到那极处何由感通然则如之
何愿我皇上常斋厥心致其精诚之极
卷二 第 38a 页 WYG1267-0711a.png
   右论禘礼
春秋公羊传曰大祫者何合祭也其合祭奈何毁庙之
主陈于太祖未毁庙之主皆升合食于太祖臣按祫有
二有大祫有时祫天子七庙太祖百世不迁自太祖而
下亲尽则祧祧则不祭故时祫惟迁六庙之主于太庙
至于大祫则凡已毁庙未毁庙之主咸在而合食焉盖
子孙之于远祖恩虽无穷义则有止故亲尽则不免祧
然其恩终有不能忘者故又制为大祫之礼而后可以
卷二 第 38b 页 WYG1267-0711b.png
伸其孝心也臣愿皇上常念祖宗一脉相传以至于今
则报本追远之诚自笃矣
   右论祫礼
臣按禘祫之礼不明也久矣古者天子有禘有祫诸侯
有祫而无禘周衰诸侯祫祭其祖僭拟王者禘礼行之
是故禘祫之礼始混后人从而附会之曰禘者谛也审
谛昭穆也盖因误以传误耳诗云礿祠蒸尝此四时祭
名也记礼者误以礿为禘后之人推其说而不通则曰
卷二 第 39a 页 WYG1267-0711c.png
此夏殷礼也是又因误而生误矣众言殽乱折诸圣臣
尝考订周礼而著其说曰古者天子祭祀之礼有六一
曰禘大祭也周礼所谓以肆献祼享先王也禘莫重于
祼孔子尝叹禘自既灌而往者吾不欲观之矣二曰祫
合祭也周礼所谓以馈食享先王也祫莫重于食故春
秋传曰升合食于太祖二者其礼极隆故谓之间祀三
曰祠春祭也周礼所谓以祠春享先王也四曰礿夏祭
也周礼所谓以礿夏享先王也五曰尝秋祭也周礼所
卷二 第 39b 页 WYG1267-0711d.png
谓以尝秋享先王也六曰蒸冬祭也周礼所谓以蒸冬
享先王也四者其礼少杀故谓之常祀四时惟春特祠
各行礼于庙夏秋冬则合祀之故又谓之时祫
   右总论祭礼
   御札
朕闻卿禘祫之义论朕惟禘祭王者所重之祭我圣祖
 之制何无此举古之王天下者尝有此祭者几君朕
 欲闻之朕又闻郊祭曰祀天宗祀于明堂曰祀上帝
卷二 第 40a 页 WYG1267-0712a.png
 夫上帝即天之主宰何为焉又古者祭天地于圜丘
 方丘取冬夏二至以为阴阳之始又有合祀之说不
 知皆起何时也卿其言之
伏读圣谕臣瞿然而惊作而叹曰我皇上真圣人之资
也郊禘之礼不明也久矣自昔章句俗儒终身学之往
往牵制于文义而不能晓今我皇上闻言即悟涣然不
逆于心才一二言便了大义自非聪明睿知超越古今
曷克臻此诚千载之奇逢也更得博求二三名儒有实
卷二 第 40b 页 WYG1267-0712b.png
学者以备顾问朝夕启沃明乾坤易简之理发圣贤心
学之要述生民困苦之状陈帝王经世之略圣心洞然
开悟天下事可运之掌从头整顿一番此真大圣人作
为出于寻常万万者也臣不胜愿望之至
禘固王者大祭然此乃守成之君推隆创业之祖特制
此礼在创业时却未有此礼可行故我太祖止立亲庙
追帝四世祖考所谓礼时为大也古之行禘礼者唐虞
不可闻矣前三代夏商周也皆尝行此礼而商周之礼
卷二 第 41a 页 WYG1267-0712c.png
不可通于今后三代汉唐宋也汉未尝行此礼惟唐宋
行之然不尽合于古以诸儒论议纷纷也
   右答禘礼之问
虞书肆类于上帝周礼以禋祀祀昊天上帝其言明而
有徵孝经乃谓郊祀后稷以配天宗祀文王于明堂以
配上帝是分昊天与上帝而二之朱子刋误尝辩其非
圣谕谓上帝即天之主宰可谓一言以蔽之矣天人一
理上帝神明正如人身浑合中间一点灵处岂可分而
卷二 第 41b 页 WYG1267-0712d.png
为二也
   右答祀天祀上帝之问
礼家谓冬至祭天于圜丘夏至祭地于方丘然考之周
礼不合大宗伯以禋祀祀昊天上帝以血祭祀社稷初
未尝以皇地祗与昊天上帝并称宋儒胡宏考定古礼
谓先王祭天于郊祭后土于社而已人与造化一体臣
每论学必推之造化论造化必反诸身验之天地浑浑
一气正如吾人之身只有一个主宰独运岂有两个主
卷二 第 42a 页 WYG1267-0713a.png
宰并持故知分祭天地之说非也乃若天地合祭比诸
夫妇同牢始于王莽其言不经后世因而未改耳不特
此也后世训诂为学始于汉儒科举取士始于隋炀帝
资格用人始于拓跋魏之崔亮君臣不相接始于秦二
世之听赵高皆非先王之旧也
   右答天地分祭合祭之问
臣自少有志古礼尝与同志讲求今幸躬逢圣明何忍
默而不献诚以天下事有缓急今四海困穷所在人相
卷二 第 42b 页 WYG1267-0713b.png
残食此岂功成制礼治定作乐时邪若欲润色太平为
事则是以礼乐为虚文矣我皇上岂务虚文者臣愚惓
惓惟愿皇上恢廓大度收用天下豪杰共图太平是乃
今日急务制度文物在所可缓况今学士大夫知礼者
甚少知乐者绝少徒使皇上劳心焦思谁与讨论哉宜
敕下礼部博求能通礼乐者荐之来京使之考求先王
遗法以备他日任使仰惟皇上钦明仁孝固性之于天
但圣体清癯臣缕缕血诚窃以为今日第一义莫大于
卷二 第 43a 页 WYG1267-0713c.png
保护圣躬焉耳皇上思虑太多励精太急故于不急之
章奏无益之文义亦或留神恐非养德养身之道也易
曰乾以易知坤以简能易简而天下之理得矣臣敢稽
首以献
   御札
昨卿以为奏所以因尽忠爱云朕思虑太多励精太急
 或于无益文义亦不免留神夫此等之为委的何益
 但朕不能自知所图之宜卿当就是三者明白实指
卷二 第 43b 页 WYG1267-0713d.png
 庶朕有所知改勿惮疑可也
臣闻诗书称尧舜禹汤之盛惟在乎好问好察舍己从
人闻善则拜改过不吝兹承圣谕仰见我皇上胸中廓
然无我渴于闻善勇于改过真尧舜禹汤之用心也臣
不胜欣跃庆幸之至谨条析以对
一臣疑我皇上思虑太多者窃窥圣容血颇不华于色
心脾二经受病为多盖思虑最伤心脾也甚则饮食少
进舌不知味睡卧不宁血不归经非保合太和之道也
卷二 第 44a 页 WYG1267-0714a.png
然思虑多亦有二病其一苦心太过终日汲汲强思其
所不当思此一病生于好胜人其一游心不定终日营
营虽思而自不知其所思此一病生于不立己书云思
曰睿睿作圣帝王心学全在于思今乃反为心害者盖
天下之事有万其多茫然致思不知从何处下手故孟
子论心之官则思思则得之而必曰先立乎其大者盖
天下万事其主宰全在心此是个根本归一处此心有
个主宰则当思而思不当思而不思便有个纲领可挈
卷二 第 44b 页 WYG1267-0714b.png
思此一事更勿以他事参之便有个端绪可寻此乃乾
以易知之理千圣相传心法也臣敢稽首以献
一臣谓我皇上励精太急者今天下万事不理其大势
如人之身四肢百骸筋脉皆缓弛而不举此其致病必
有本因救病当有渐次若不详察而一旦遽求速效就
一肢一节上整顿便欲如无病人非徒无益必且大伤
元气故书称明作有功必曰惇大成裕易称用冯河必
曰包荒愿我皇上恢宏圣度包罗天下于胸中讲求得
卷二 第 45a 页 WYG1267-0714c.png
一个规模次第将天下运量得转亲接群臣日倡率之
使各修举其职则可以恭己无为而待物之自为矣虞
书有云临下以简御众以宽此帝王之德与天同度者
也臣敢稽首为今日献
一臣谓我皇上于无益文义亦或留神者人心本灵人
性元善只因有所蒙蔽圣贤为之指示出来字字句句
都是说我自家身上道理自圣学之不传有等腐儒不
知切己体验反没溺于文义间或寻摘章句将圣贤言
卷二 第 45b 页 WYG1267-0714d.png
语解释一番是谓训诂之学或掇拾话言将圣贤言语
缀辑一番是谓辞章之学臣一言以蔽之曰此皆放其
心而不知求者也皇上日御经筵而讲官所说多是缠
绕文义其于帝王经世之大用圣贤立教之宗旨罕所
发明皇上时或亲洒宸翰恐亦未免有意于文辞其于
帝王经天纬地之文殆未可同日语也臣尝自叹又复
自庆曰圣王之不作二千馀年矣今我皇上天挺英哲
卓然古圣王之资惜乎群臣未有以古圣王之学启沃
卷二 第 46a 页 WYG1267-0715a.png
我皇上者臣蒙厚恩尝窃私恨虽然自古未闻借才异
代以四海之广岂无一二人潜心圣贤之实学可以启
沃上心者乎但患求之之道不至耳伏乞圣明留意臣
不胜欣愿之至
 
 
 
 
卷二 第 46b 页 WYG1267-0715b.png
 
 
 
 
 
 
 
 庄渠遗书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