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洲遗稿-明-梁储卷五

卷五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郁洲遗稿卷五
             明 梁储 撰
  序
   送郭天锡知德兴县序
中国当典午与赵宋南渡时衣冠避地多自北而南者
今江浙闽广之士皆昔贤之后是虽山川英灵融结之
气钟于人物然亦岂非积厚流光之所致耶郭君天锡
卷五 第 1b 页
盖有唐中令公后宋末有经干府君肇迁于广逮天锡
之世则十数传于此矣中间谱乘残缺仕不闻有甚显
者唯宣德正统间太守府君始起家进士出宰金华民
心悦之留十馀年遂守金华以没则天锡之世父也维
天锡积学于家举秀于乡偕计至京师屡试于礼闱不
遇乃就选天曹得宰饶州之德兴德兴江右壮邑也天
锡将复绍金华之烈而追配乎古循吏之政不难也而
天锡且撝谦不已猥以赠言见属愚尝怪天下英才如
卷五 第 2a 页
此其众平居讥评商确高自儗伦者不少至于临民涖
政往往有不能满人意者此其故何也岂其智识之不
足以趋时而才力之不能集事欤然夷考太守君之在
当时亦惟平易近民悃愊无华而岁计有馀固未尝露
才扬已以干誉于人也愚获交天锡有年其开明朴茂
盖有前辈长者之风而能世其家学异日政平民悦闻
望四驰百姓虽欲借寇君不可得使人知临民涖政可
慰满人意者唯恳恳爱民者能之其虚骄张皇高自儗
卷五 第 2b 页
伦者或未必能之也若是则凡所以补于士习者不既
多乎愚闻昔中令在朝以一身用舍系天下安危然功
高而主不疑位极而行无毁说者以为公所以能如此
非有他术亦出于诚心直道是岂独郭之后人所当取
法哉天锡绳厥祖武其于治民有馀裕矣
   送林给事使暹罗序
皇明天覆万国既正方域以安黎元至于四译君长之
当嗣位而来请命者亦为之遣近臣往封之非以勤远
卷五 第 3a 页
略也置其君所以安其民古所谓王者无外之义也于
成化十八年七月甲子暹罗国王臣某遣陪臣表贡方
物言臣某老倦于政将传位于臣世子某惟陛下命之
上可其奏于是有司举礼典以正副使请上命刑科给
事中臣霄充正使以行臣霄承命兢惕尚图所以宣德
意而安远人者臣与之言子能如是可以为子贺矣昔班
彪有言匈奴多变诈交接应对得其情则却敌折冲后
人常以此为得使远之要然愚以为徒求之交好应对
卷五 第 3b 页
其末也五方之人虽道里殊风俗异皆可以诚而抚御
之可以礼而信怀之焉耳彼其星散居海中者且数十
百国去京师不可以里计王人驾万斛舟张如云之帆
一日夜趠千馀里然且累月始至其境彼或比年一世
而贡于中国此岂吾任智数以致之哉又况暹罗世修
职贡乃心中国自祖父以来无有二心者是固宜推心
以待之而为使臣者亦惟俯从国俗简其礼数虽曰等
威当辨亦惟当严于自治无以修饰边幅为也则其君
卷五 第 4a 页
悦服而其民亦受多福之庇矣子温柔敦厚疏通知远
于此固将举而措之耳而又奚俟愚言之赘乎抑闻之
飞走之族有所谓凤与麟者游其国则其国熟五谷而
蕃六畜人不逢其害菑今子以威凤之仪服麒麟之服
衔天诏自天而下以辱临远国人将争先睹之以为快
是即所谓凤麟者矣其国人又得无有焚香吁天欲使
星之早至者乎吾固预知子之能宣德意而安远人也
而又何虑乎臣霄既起拜祝辞而在廷诸臣又多作诗
卷五 第 4b 页
以送之编而成帙总若干首翰林国史编脩梁储为之

   送都宪韩公序
巡抚江西副都御史韩公前以江西左方伯守制还
家暨服阕尚未忍遽离祠墓吏部以闻复除广东左方
伯下车始一月即有巡抚之命于是吾广人相与语曰
朝廷岂遐弃我耶甫惠我以良牧而旋为西江移去朝
廷岂遐弃我耶至士大夫相与语者则曰韩公名德为
卷五 第 5a 页
中外属望久矣早晚当归朝秉钧轴大慰群生虽江西
亦不足以久淹辙迹而岂若广人所得专望攸暨者哉
储闻而两是之盖吾广去天最远被朝廷恩泽每在后
民闻公风采睹公德政所仰恃于公者深矣而竟不获
如所愿中情伊郁能不怅然然公岂遂忘广人者哉他
时巡抚政成归朝秉轴是必有以处吾广人者矣又何
为不豫哉储不敏近持使节归过羊城闻广人与士大
夫言尝道其愚衷如此前大参姜君王君少参刘君张
卷五 第 5b 页
君属言赠公行遂不辞而并书之
   送少司空盛公赴召序
萧山张公吴江盛公相继奉命总督两广军务论者以
为人之气禀不同有刚善者有柔善者二公其皆以刚
胜者欤人之政事不同有以严治者有以宽治者二公
其皆尚严者欤故张公莅政甫三载而有除寇安民之
绩盛公莅政未期月而有威爱并行之效皆所谓识治
之长才也然张公以南京掌院召而盛公以易州山厂
卷五 第 6a 页
召愚意有不能自解者既而曰两广之地去京师涉万
里易州之地密迩畿辅去京师远则入觐未有期迩则
岁得入朝而议政然则易州之召其无乃以近地而处
公也耶况两广之政其事似难而易易州之政其事似
易而难盖两广军务虽繁吏治虽剧然而旧贯不远宪
章具在兵甲可用财赋未乏上张其纲下理其纪所谓
似难而易者也易州之政则异于是盖山厂之设百有
馀年林木之取于远山者益少薪炭之供于内府者日
卷五 第 6b 页
益多民已疲而力役不可休财已匮而征求不可废侵
牟百起奸蠹丛生所谓似易而难者也然则易州之召
其无乃以难事而委于公也耶夫处公以近地委公以
难事朝廷之待公者厚矣公将何以为报称乎予请即
向之所谓刚与严者为公陈之盖公之刚也匪直乎刚
其外而实能刚乎其中能刚乎其中则其刚也有体今
独不能时出乎九卦之所谓㢲者而与时偕行乎公之
严也匪直严之于人而实能严之于已能严之于己则
卷五 第 7a 页
其严也有道今独不能时出乎二典之所谓宽者以济
于其用乎刚以巽而益行严以宽而益济如此则胡禁
不止曷令不行夫亦何难之不可易而公亦何入而不
自得哉此固吾曹之所以厚望于公而公之所以始终
图报者也
   顺天府乡试录序
我国家乡试取士之法自两京达之天下无不同者然
而考试官之出于上命监试官之由于台选掌卷至对
卷五 第 7b 页
读官则吏部择之巡绰及监门官则总戎官择之司提
调者俱先疏上闻至期乃偕往供事若是者乃两京乡
试隆重之旧典非天下诸藩乡试所得而并焉者也若
夫三场题目司提调者既每㳄进呈及试录已成复率考
试等官同进呈于丹陛之下至于放举人之榜赴鹿鸣
之宴亦皆同时闻奏而后退归府莅事焉若是者则惟
顺天乡试为然虽应天府亦不得而并也国家之所以
优崇京邑而异待其人士者固如是哉臣储不肖前弘
卷五 第 8a 页
治壬子已沗顺天府考试之命今弘治辛酉八月壬子
复沗与侍讲臣灿同被命焉伏自惟念实有不任其兢
惕者翌日癸丒遂陛辞以行迨入院门俛仰至公堂上
则见夫棘墙板屋百尔具备盖府尹臣重府丞臣琦所
以豫为提调者有道矣防闲周慎内外肃然盖御史臣
完臣崇熙所以竭诚于监试者有道矣臣于此复何求
哉遂与臣灿及同考试官臣聪等同入内帘精白供事
每命题之夕必瓣香上祝曰国家将以此求贤才吾辈
卷五 第 8b 页
亦以此图报称今所拟经书题目则取其有传注明白
者曰无为以一端之说而取人也嗟尔多士安得沈潜
经传约文会理如吾前辈诸君子者乎于诏诰论策表
判题目则取其典故易知有关于王体国论民生日用
之常者曰无为以隐僻之说而困人也又安得博雅不
杂辞尚体要如前辈诸君子者乎已而朝夕不遑更相
戒饬分房阅卷裁定去留其中果有如所谓约文会理
辞尚体要者则喜且不寐持以自贺曰是亦足多矣不
卷五 第 9a 页
知他日施于官守言责者亦能如前辈诸君子尽忠修
职不自负其言也哉间或有问于臣者曰诸生皆诵法
孔子其用志盖高远矣今一则曰前辈二则曰前辈无
乃非所以进诸生于道乎臣以为不然何则前辈作事
多周详后辈作事多阔略前辈多雅实不为华貌后辈
则文过其质言过其行浮誉过其实德边幅过其官理
者多矣是岂忧国家毗世道求有益于修身治人者所
宜尔哉孔子忠信笃敬下学而上达之道其殆且不如
卷五 第 9b 页
是矣前辈之思不亦宜乎或者既以臣之言为然臣故
于序试录之末而并及之盖以见臣等区区今日所以
为国求贤勉图报称之意而亦以少为诸士之劝也呜
呼京邑天下之表也京邑所贡人士亦天下士之表也
国家平日之所为异待汝者其意何在而何可不敬承
懋勉以求无愧于天下之士也哉主司相属望之心犹
未可以一言而尽也是为序
   会试录后序
卷五 第 10a 页
国家建学育才设科取士道德既一风俗攸同士学于
家塾者可用之于乡学国学学于乡学国学者可用之
于乡试会试用于乡试会试者可用以对扬于天子之廷
由此而用之于居官任职无不可者顾其所以用之者
何如耳为法之善既如此至于科场条贯则又综理周
密品式具备百尔执事各有司存内与外相成人与法
相维较然画一可以行之永久而无弊其防范之严复
如此士之抱利器而就试者患己业不精而巳尔而岂
卷五 第 10b 页
患有司之不明也哉正德三年春复当会试天下士上
命臣鏊臣储为考试官既入院所以语夫帘外诸臣者
无他辞惟曰成宪具存吾侪图所以报称者庶其在此
尚相与慎之及乎三试既毕朱卷并入所以屡语乎帘
内诸臣者无他词亦惟曰一敬怠之间而鉴别之精否
取去之当否系焉吾侪图所以报称者庶其在此尚相
与加慎之自是穷日夜尽心力经义求其醇以正者论
判求其明以畅者诏诰表求其能宣上德达下情者五
卷五 第 11a 页
策求其能学古适用者于三千八百馀卷内拔其尤而
登之录者三百五十人鉴别盖庶乎其不谬去取盖庶
乎其稍当而臣等亦庶乎其可以藉手而见上矣然臣
窃复有忧之盖天下之事言之非难而行之为难自古
聪明文学之士能慎乎其始者常多能不渝乎其后者
甚少今诸士子始以文学见录于有司旬日后遂将入
对大廷驯有官守言责之寄其亦能言行相顾慎终如
始致国家收得士之实而无贻有司不明之诮也耶主
卷五 第 11b 页
司今日所为深忧而过计者盖将为国家忧之为职事
忧之不独为诸士子忧之而已也呜呼其可不慎欤掌
詹事府事吏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梁储谨序
   会试录序
我圣祖高皇帝临御之初立贤无方自洪武三年至五
年每岁皆开科取士既而谓所举未足以尽得人六年
以后姑罢之越十有一年为洪武甲子始复诏礼部与
儒臣重议定科举成式颁行天下永为遵守今四仲与
卷五 第 12a 页
四季年乡试会试之制是也则其法比前加密而取士
之道视唐宋以来科举之制尤尽善矣圣子神孙守为
成宪后先豪杰胥此焉出岂不由圣祖诒谋之远而致
然哉抑尝闻圣祖有言朕每观天象自洪武初有黑气
凝于奎壁间奎壁乃文章之府心甚异之今年春暮其
间黑气始消文运自此当兴矣时二十七年九月也当
是时左右侍臣闻者盖无不拜稽称庆呜呼是岂非儒
道之大幸而亦岂非科目复行庆延百世之嘉兆也哉
卷五 第 12b 页
正德九年春正月礼部尚书臣刘春侍郎臣李逊学臣
吴俨以会试之期伊迩预戒厥属各慎事无怠至二月
已亥则知贡举臣逊学暨监试御史臣平世用臣汪赐
等先陛辞入贡院莅事加慎焉又二日辛丑臣储及学
士臣毛澄既恭承考试之命而右中允臣李廷相编修
臣黄澜臣李时臣赵永臣翟銮臣景旸臣余本臣许成
名臣张璧臣张潮检讨臣孙绍先左给事中臣张云给
事中臣高汸臣王爌署员外郎臣黄巩臣陈槐主事臣
卷五 第 13a 页
夏良胜等亦均有同考之责又相与陛辞入院涖事于
帘内益加慎焉盖自三试既毕朱卷续入之后臣等各
鞠躬尽瘁夜以继日惟恐简阅或不当无以称上意旨
及乎简阅既久甄别既明于三千八百馀卷中奉宸断
取其文之中式者四百人第其姓名列为正榜又择其
其文之明畅者二十篇刻之试录将以进呈乙览而传
之于四方远迩以昭科目盛事凡姓名之见录于此者
亦云荣且遇矣况旬日间又将入觐大廷对扬清问登
卷五 第 13b 页
科释褐驯有官守言责之寄他日之都高官任大事为
国家建无穷勋业其本皆肇于此不知诸士子平日之
所以抱负与他日之所以施为图报者其果皆能为麟
为凤以瑞世为雨为露以润物为楩楠松柏以成大厦
为桑麻菽粟以济人利物用求无愧于科目且无负于
国家培养恩德否乎有则请为诸士子喜之幸之且属
望之不然则非尔主司之所知也亦非我国家今日之
所以求贤之意也呜呼诸士子其尚勉之哉光禄大夫
卷五 第 14a 页
柱国少傅兼太子太傅吏部尚书谨身殿大学士梁储
谨序
 
 
 
 
 
 
卷五 第 14b 页
 
 
 
 
 
 
 
 郁洲遗稿卷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