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洲遗稿-明-梁储卷三

卷三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郁洲遗稿卷三
             明 梁储 撰
  奏疏
   请回銮疏
臣梁储等谨题为圣武既彰乞及时回銮以安群心以
答天谴事仰惟皇上为社稷大计不得已率师南征今
罪人既得驻跸未归虽因臣等屡谏奉有秋后振旅之
卷三 第 1b 页
旨而近日以来都民惶惶或云每至夜间彼此相传以
为耳目有所闻见互相惊恐不能安寝及行质问来历
则又各相推托莫知流言所自臣等窃惟圣驾所经万
灵拥护岂宜有此或者因今岁郊祀报本之礼尚未举
行天地之心容有未安自去年八月至今年七月宗社
祭祀俱未亲行祖宗之心亦容有未安太皇太后大祥
已过升祔之礼亦尚未举太皇太后神灵又容有未安
凡近来所传人心惊疑之事其实非人心之自惊自疑
卷三 第 2a 页
也安知非天地祖宗及太皇太后在天之灵特欲用此
惊动以促回銮之期也哉况今所获反贼宸濠等各项
船只湾泊江上已经数月事久变生难保必无又官军
众多马疋草料日渐缺乏畿内府县供给尤艰且南自
仪真北至张家湾沿途迎候人夫数十万计俟候月久
不敢辄散吞声忍苦莫由上达而延绥地方每报敌骑
纵横拥众出入临边居民自相惊动是皆臣等日夕忧
惶皇上所宜深忧远虑再不可迟延玩愒而不肯即归
卷三 第 2b 页
者也伏望圣明上体天地祖宗太皇太后皇太后之心
下念行在兵民万方黎庶举首蹙额朝夕喁喁之望深
维大计即日班师俾人心无复惊疑则传闻之事自然
止息归以成功告于郊庙社稷以泽天下则国家万年
无疆之福端在是矣臣等扈从无状平日入告之言罕
蒙信用今兹所陈于系尤重若复不蒙听纳则臣等死
有馀罪矣臣等下情不胜惓惓恳切祈望之至
   议郊祀疏
卷三 第 3a 页
臣梁储臣蒋冕谨题今月初十日该司礼监太监魏彬等
传谕圣意以明年正月郊祀天地日期既近欲暂于南京
行礼命臣等详议可否臣等闻命之馀不胜惊惧反覆思
维决以为不可谨以愚见条列于后伏望圣明采纳停止
前议早赐回銮以成大礼使天下后世无得而议宗社生
灵不胜庆幸
一我太祖高皇帝每遇郊祀大礼前期已行慎重临事尤
加敬谨圣言谆谆备载祖训诸书列圣相承守而弗失况
卷三 第 3b 页
我太宗文皇帝临御之日虽因国有大事不得已亲征巡
狩及至郊期将近随即先事回銮未尝废礼在于今日尤
当遵守
一我孝宗敬皇帝尝因圣体违和未能出朝不得已暂改
郊祀日期然中心兢业甚不自安每语近侍群臣以此为
歉及至圣体康复躬成大礼然后圣情悦豫在于今日尤
所当法
一臣等考得南京郊坛配位洪武时止有德祖一位自迁
卷三 第 4a 页
都以后京师郊坛止以太祖太宗并配今若欲于南京旧
坛行礼既不可除去德祖配位又不可擅设太宗配位此
事体至重至大臣等尤不敢妄议
一郊礼以敬为主其牺牲制帛等项皆须预养素办乐器
舞生仪节等项皆须预谨素习不然不敢行礼今若仓卒
措置取具一时卤莽苟简徒为亵渎其为不敬孰大于此
臣等岂敢阿䛕苟从以速天谴
一皇天眷佑我国家笃生我皇上以为天下民物之主今
卷三 第 4b 页
皇上父天母地继体祖宗正宜法祖敬天子育黎庶以尽
报本之道若郊祀一事或有不谨则报本不诚天心不享
天下臣民何以蒙福是以臣等不敢不摅诚尽言冀回天
听顾前所陈事宜一时愚昧不能尽意罪该万死伏惟皇
上宥察
   议郊祀再疏
臣梁储臣蒋冕谨题连日该司礼监太监魏彬等传谕
圣意谓欲暂于南京郊祀旧坛增减配位以便行礼臣
卷三 第 5a 页
等闻命兢惕莫知所为窃惟自古帝王郊祀天地而以
祖宗配以尽报本反始之道皆天地之常经古今之通
义未有辄以已意擅为增减者也我朝郊祀之礼初都
于南京而奉德祖以为配继都于北京而奉太祖太宗
以并配皆百世不迁之祀旧坛配位则有德祖太祖京
坛配位则有太宗德祖配位既不可迁而北太宗配位
又不可奉移而南不知今日仓猝欲行郊祀于我二祖
一宗果将何以奉配天地臣等反覆思之决然知其不
卷三 第 5b 页
可况二祖一宗奉配之初既博考于圣经又详集乎廷
议既诏谕于宗藩又诏谕于天下不知今日欲有此举
亦能如祖宗之时从容廷议诏告否乎此臣等所以始
终决然不可也伏乞皇上俯从臣等先后所言停止前
议早赐回銮恪遵旧制躬成大礼宗社生灵不胜庆幸
   议郊祀三疏
臣梁储臣蒋冕谨题臣等窃考我朝郊祀配享之礼在
洪武年则遵奉德祖以配天地在永乐年则并尊德祖
卷三 第 6a 页
太祖同配天地盖德祖配位居上太祖居次此南京坛
位之制也至洪熙宣德以来并尊太祖太宗以配天地
盖太祖配位居上太宗居次此京师坛位之制也今皇
上偶因讨贼之故欲于南京旧坛仓猝行礼且又有增
减配位之谕岂非欲奉迁德祖配位于他所而增设太
宗之配位于太祖配位之次也耶若然则失礼甚矣盖
德祖配位乃太祖当时躬自奉安者太祖配位乃太宗
当时躬自奉安者子孙万年所同瞻仰今若擅迁德祖
卷三 第 6b 页
配位而奉太祖居其处又奉增太宗配位居太祖之处
则太祖太宗在天之灵岂能自安乎祖宗之灵既不自
安而皇上之心亦岂能自安乎况人臣变更旧制朝廷
自有明法臣等二人安敢辄便轻议自贻诛戮伏望圣
明断在不疑勿徇浮议以紊旧章早速班师回京以行
大礼则天地祖宗无不歆飨万方臣庶同被庆成之泽
臣等下情不胜恳切愿望之至
   乞致仕疏
卷三 第 7a 页
臣梁储谨奏为乞恩休致事臣久居内阁职业罔
修扈从南征尤无寸补及罪人既得未睹回銮倍
切忧惶莫知所措幸赖圣心颖悟亟命班师万众
望之欢声载道皆谓圣明天纵德政日新还京之
后必能深处穆清增修德政化成天下群黎百姓
自此有息肩之望矣臣积忧既久魂魄未招闻此
好音始有生意岂不欲再陪鹓侣拜舞殿廷饱食
安居望睹太平之治也耶顾行年七十疾病乘之
卷三 第 7b 页
心既健忘耳犹重听以此卜之决无久生之理此
福过灾生之兆亦德不称位之所致也臣虽愚陋
岂不自知敢以至情控于君父伏望皇上特垂睿
察容臣致仕别选贤能以充任使臣无任瞻恩激
切之至
   乞休疏
臣梁储谨奏为老病不职乞恩休致事臣猥以庸
才误蒙擢用滥竽内阁荏苒十年禄秩益增瘝旷
卷三 第 8a 页
愈甚妨贤误国之罪盖已无可言者若更不求速
退其何以稍全晚节于将来哉顾频年已来銮舆
屡驾既远巡关后复讨贼江南方圣躬勤动之时
非臣子自图便安之日臣是以有怀耿耿末由陈
乞今幸天心助顺圣武惟扬罪人既得回京有日
远近臣民咸知欢庆臣之愚恳亦可以具陈于君
父之前矣况臣以七十之年当百忧之会惊魂未
定灾疾横生心最健忘耳尤重听梦寐颠倒有兆
卷三 第 8b 页
不祥以此占之决无久生之理就使黾勉入京亦
决不能趋朝供事矣伏望皇上哀怜旧物即容致
仕俾臣得以服其命服生入乡闾展敬先祠祭扫
坟墓誊累颁之诰命上告先代之灵不敢期望久
长但得少延数月而后辞世则臣所以蒙被恩泽
者愈益无穷矣臣之此情甚是窘迫若复不蒙睿
察不容即去徒使臣淹留卧病受人嗤笑忠孝既
于焉两负身名亦从此俱丧则皇上之所以留臣
卷三 第 9a 页
者无乃适所以益臣之疾而重臣之罪也哉臣情
迫词促不敢文饰无任恳切祈望之至
    辞免恩荫疏
臣梁储谨奏为自揣无功乞容辞免恩荫事嘉靖
五年正月初八日该兵部差人赍送咨文一角到
臣开拆内开嘉靖四年十一月二十日该司礼监
太监戴永传奉圣旨朕入继大统致仕大学士梁
储与定大策又远至安陆迎扈来京其功难泯照
卷三 第 9b 页
蒋冕毛纪例还荫他一子做世袭锦衣卫指挥同
知兵部知道钦此臣八十衰年苟延残喘温然天
语忽至林泉臣感激之馀继以涕泣顾惟自念实
愧无功岂可以昔时一日之微劳受今日踰涯之
世赏此臣之所以百拜陈情决然辞免不敢祗承
者也臣请具言之昔武宗皇帝大渐之时深惟宗
社大计实有我叔父兴献王长子宜入继大统之
命臣等既趋至角门该司礼监太监温祥等八人
卷三 第 10a 页
御马太监谷大用等三人同传奉慈寿皇太后懿
旨令臣等钦遵遗命撰写诏书颁布各王府及中
外文武等衙门并天下臣民知会当是时也臣等
但有含哀抆泪同词翊戴而已但有循用累朝典
故以慎终正始之义载诸诏中以慰安上下远迩
人心以明示天下后世而已但有续拟合行事宜
与内外文武诸司各供其事以俟銮舆之至而已
臣等夫何功之有哉迨至次日臣即与迎驾诸臣
卷三 第 10b 页
星言速发经旬而至安陆既仰瞻天日之表旋侍驾辞
陵而行当是时也臣等但知恭扶日毂翼龙以飞而已
但知夙夜匪懈以事一人而已但知视于无形听于无
声或先警而驰或后跸而至庶少尽其区区周防过虑
之微忱而已况銮舆所至风日清明庶民子来百神拥
护貔貅夹道靡敢怠遑舟涉大河如履平地此天与人
归之明验祖宗在天之灵佑启致然也臣等又何功之
有哉且自昔内阁大臣中间岂无功德懋盛之人然其
卷三 第 11a 页
子孙未尝有越受锦衣三品之职者近蒋冕毛纪等虽
蒙特旨授之终亦辞而不拜盖以旧章成宪不敢违越
故耳况臣素乏才猷尤无功德昔年致仕已叨承荫子
之恩今日家居又安敢冒武功之荫臣是以不避斧钺
陈此至情伏望皇上体老臣戒得之心宥尘渎不恭之
罪容臣辞免前项恩典以保全林下晚节则臣之所以
感戴圣恩者益无穷尽矣臣下情无任瞻天仰圣诚惶
诚惧恳切屏营之至
卷三 第 11b 页
 
 
 
 
 
 
 
 郁洲遗稿卷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