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洲遗稿-明-梁储卷二

卷二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郁洲遗稿卷二
             明 梁储 撰
  奏疏
   劝止游玩以重大祀疏
臣梁储等谨题连日该司礼监太监萧敬等于左顺门
宣谕圣意欲于郊天之后暂往南海子游玩臣等与同
五府六部都察院通政司大理寺锦衣卫六科十三道
卷二 第 1b 页
等官众口一词皆谓朝廷至大至重之事莫有过于郊
祀之礼今祀礼未举而先有意于游猎则精诚已分矣
何以感格天心吁祈歆飨而望其锡福降祥于天下哉
况自祖宗列圣以来一百五十馀年皆未尝有此举动
今一旦忽然有之臣等乃不能极力谏阻以致皇上轻
改祖宗之旧章怠忽郊祀之大礼纵耳目之细娱忘宗
社之至计则臣等之罪大矣又况尘埃草野之中车马
丛杂之际等威莫辨警跸不严万一可虞之事或有出
卷二 第 2a 页
于意料之所不及者则臣等虽万死亦不足以赎误国
负君之罪矣以此不敢苟为阿顺曲从皇上采纳群议
断在不行则圣德益光而圣治益隆矣宗社生灵不胜
至幸臣等下情无任激切俟命之至谨题请旨正德十
二年正月初四日
   作养人材疏
臣梁储等谨题为作养人材事近该内阁题欲将正德
十二年进士照先事例会同吏部礼部考选庶吉士等
卷二 第 2b 页
因奉圣旨是该衙门知道钦此钦遵于本年三月二十
九日会同吏部左侍郎等于东阁前出题弥封考选得
汪佃等三十四名俱各文理优长年岁相应堪以教养
合照例改翰林院庶吉士与第一甲三名进士舒芬伦
以训崔桐俱于翰林院一同读书进学令掌詹事府事
礼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毛纪詹事府少詹事兼翰林
院学士顾清教习文章内阁仍按月考试以验进益合
用桌凳笔砚纸墨酒饭皂𨽻等项仍照例行各该衙门
卷二 第 3a 页
给发缘系作养人材事理未敢擅便谨题请旨正德十
二年三月三十日本年四月初一日奉圣旨
 计开
  汪 佃江西弋阳县人 余承勋四川清神县人
  黄 易江西弋阳县人 江 晖浙江仁和县人
  王廷陈湖广黄冈县人 汪应轸浙江山阴县人
  刘世盛直𨽻赵州人  曹 怀直𨽻无锡县人
  储 昱直𨽻上海县人 叶贵章四川名山县人
卷二 第 3b 页
  叶 式浙江永嘉县人 马汝骥陜西绥德州人
  汪 思直𨽻婺源县人 王三锡山东曹州人
  史于光福建晋江县人 陈 沂南京太医院人
  邝 灏直𨽻任丘县人 史 道顺天府涿州人
第三甲
  刘 穆山西临汾县人 杨士云云南太和县人
  张 星广西桂林中卫人 萧与成广东潮阳县人
  林 时河南汝阳县人 郑自璧顺天府大兴县人
卷二 第 4a 页
  刘世扬福建闽县人  曹 嘉河南扶沟县人
  阎 闳山东临清州人 季 方山西振武卫人
  汤推学江西安仁县人 黎 贯广东从化县人
  席 春四川遂宁县人 王邦瑞河南宜阳县人
  许宗鲁陜西咸宁县人
   修书籍疏
臣梁储等谨题为修理书籍事照得内阁及东阁所藏
书籍卷帙浩繁但历岁既久残缺颇多臣等已督令典
卷二 第 4b 页
籍等官刘伟等逐一查对明白欲行礼部转行福建书
坊等处照依开去各书内所缺篇数印写解京以凭委
官修补今访得听选等项监生王岩诸华殷甫王瀚俱
写字端楷合无着吏部将王岩等四名并于监生及铸
印局习字人员内再考选四五员名开送前来供应书
写待书完之日仍奏请送部选用未敢擅便谨题请
旨正德十二年四月二十四日奉圣旨是该衙门知道
钦此
卷二 第 5a 页
   作养人材疏
臣梁储等谨题为作养人材事照得翰林院庶吉士原
有教书官二员内毛纪已奉钦依升任内阁办事讫所
有教书员缺合当推补今推举得礼部左侍郎石宝原
任翰林院检讨修撰累升侍读学士及南京祭酒以至
今官学行老成堪教庶吉士合无令本官兼翰林院学
士专管教书未敢擅便谨题请旨正德十二年六月十
一日
卷二 第 5b 页
   灾伤求免疏
臣梁储等谨题为自劾不职乞赐罢黜以弭灾患事今
年四五月以后各处地方水患非常南京国家根本之
地阴雨连绵历两三月不止且又雨中雷击神机营旗
杆凤阳祖宗兴王之地雨久而多水骤发临淮天长五
河盱眙等县军民房屋牲畜谷麦尽被冲塌田野禾稼
淹没无存老稚男妇溺死甚众苏松长镇嘉湖等府财
赋所出之地四五十日内大雨如注夏麦秋稻尽皆淹
卷二 第 6a 页
死淮扬等处又南北襟喉之地自仪真以北至于清河
远近一壑茫无畔岸高低禾稼俱无形迹房屋倒塌人
畜漂溺难以数计淮安新旧城内驾船行走居民老小
半栖城上河堤决口阻坏船只后帮粮运无计前行湖
广荆襄处霪雨连旬江水泛涨人民困苦不减去年至
若京城内外并顺天河间真定保定等府连日骤雨数十
年来未尝有通州张家湾一带弥望皆水冲坏粮船漂
流皇木不知其几且每年漕运粮米就使尽数运到通
卷二 第 6b 页
京二仓尚虑不足供用今先到粮船既已沈溺数多后
来粮船又未知何日可到况大同宣府三镇每岁主客
兵马除草束之外该用粮饷大约共用一百五六十万
今欲查议足勾四五年粮草之用又未知设何方法作
何处置乃可以充足前数又况山东登莱二府及辽东
地方自春至夏雨泽少降二麦既缺秋稼未登前项各
处地方水灾旱灾并在一时民将何以堪命窃恐民穷
盗起势所必至万一或有如往年刘六刘七齐彦明辈
卷二 第 7a 页
起而倡乱势又不得不调兵征剿一欲调兵必先粮草
今既公私匮竭又将何以处之将来事势诚有大可虑
者臣等辅导无状实切忧惭辗转以思不能缄默伏望
皇上念祖宗创业之艰难思今日保守之不易新德勤
政以回天意布泽施恩以安人心特敕有司将被灾州
县一应徵派尽行蠲免被灾人户量行赈恤更望皇上
特按前代异灾策免大臣故事将臣等罢归田里别求
经济伟才代居重任则臣等今日虽难逭夫瘝官旷职
卷二 第 7b 页
之罪而他日犹幸免夫妨贤误国之诛矣臣等不胜激
切俟命之至谨具题知伏候敕旨正德十二年七月十
八日
   请回銮疏一
臣梁储等谨题臣等昨日在阁办理文书见午本未散
候至申刻始出阁门及至长安门外则道路相传皆谓
圣驾清晨已轻骑径往教场随去天寿山等处臣等闻
之心胆战惊莫知所措今储嗣未建人心危疑车驾既
卷二 第 8a 页
出谁与居守又各衙门一应题奏本并太常寺该奏大
祀社稷并遣祭先师孔子此等礼仪尤为重大不知何
以上达天听臣等职叨辅导实不遑安谨诣行在俯伏
面奏恭请圣驾即回以安人心臣等不胜恐惧待罪祈
恩俟命之至正德十二年八月初二日
   请回銮疏二
臣梁储等谨题近日圣驾远出巡幸臣等先至沙河奏
请还宫至今未蒙赐允臣等忧思迫切罔知攸措伏望
卷二 第 8b 页
皇上念皇城之内居守无人机密事务不可往来传奏
即日旋驾回京以上解两宫太后之忧下副中外臣民
朝夕之望不胜幸甚臣等职居近禁辅导无状先是不
能积诚谏正今又不能力请回銮罪该万死尚当乞恩
罢黜以谢天下此情先具题知伏乞圣明鉴察正德十
二年八月初六日
   请回銮疏三
臣梁储等谨题臣等伏见圣驾远出巡幸本月初六日
卷二 第 9a 页
早该司礼监太监萧敬等于左顺门传谕圣意命文武
百官不必迎驾一二日即回自初六至今已经三日恭
候回銮未有定期中外臣民不胜瞻恋臣等备员内阁
义关休戚匡辅无能徒切惭畏伏望皇上俯纳微忱即
日回銮以安众心宗社幸甚生灵幸甚臣等不胜恳切
仰望之至正德十二年八月初九日
   请回銮疏四
臣梁储等谨题伏自今月初一日圣驾远出巡幸跋涉
卷二 第 9b 页
数百里经旬未返臣等虽职忝辅导不获与扈从之列
连日出郊迎请未睹圣颜下情悬悬曷胜瞻恋谨待罪
俯伏上请伏望皇上思宗社之重寄念居守之无人上
体两宫太后倚望之深下悯中外臣民仰戴之切即日
回銮以慰人心天下幸甚臣等不胜恳切俟命之至正
德十二年八月初十日
   求免疏
臣梁储等谨题为自劾不职久妨贤路乞赐罢黜以谢
卷二 第 10a 页
天下事臣等本无才识误蒙皇上简置内阁累次升授
官至一品顾平日碌碌曾无毫发补报近日圣驾远幸
近郊经旬不返臣等又不能直言极谏恭请回銮以慰
中外臣民之望臣等负国之罪大矣伏望圣明裁断即
将臣等所授官职尽行削去罢归田里以为人臣不能
尽职之戒仍亟选贤能入阁办事庶几尚有格心之学
济时之效如此则臣等虽终身疏食水饮亦且不朽矣
臣等下情不胜恳切愿望之至为此具本亲赍谨具奏
卷二 第 10b 页
闻伏候敕旨正德十二年八月十三日
   问安疏
臣梁储等谨题为问安事伏见圣驾归自近郊上有以
解两宫圣母之忧下有以慰中外臣民之望臣等不胜
庆幸但自驾出以至銮回经历旬又三日跋涉二百馀
里在臣下尚且不胜其劳况以万乘之主躬御鞍马朝
暮寝膳岂能不减于旧伏望皇上自今以后慎重起居
勿轻出入以益延国家亿万载无疆之福臣等不胜恳
卷二 第 11a 页
切祈望之至谨具题知正德十二年八月十四日
   请视朝疏
臣梁储等谨题昨者皇上巡幸回銮中外人心无不欢
庆臣等伏望皇上斟酌古礼特于奉先奉慈殿亲行祭
告次诣两宫谒见圣祖母圣母然后御门视朝使大小
臣工瞻拜天颜得以遂其依恋之诚臣等不胜幸甚谨
具题知正德十二年八月十四日
   宗社大计疏一
卷二 第 11b 页
臣梁储等谨题为宗社大计事伏自圣驾谒陵之后中
外臣民悬望回銮莫不心怀忧惧寝食靡宁近日获睹
圣驾还宫视朝听政又莫不欢忻鼓舞交相慰贺臣等
见群心如此已有不胜其庆幸者矣然尚有葵藿微诚
未能上达谨为君父恳切言之盖今前星未耀储位尚
虚上未有以慰两宫圣母之心下未有以副百官万民
之望此天下之大事宗社之大计不可不早定而预处
者也伏望皇上先白于两宫圣母次召皇亲公侯驸马
卷二 第 12a 页
伯并五府六部都察院通政司大理寺及翰林院詹事
府六科十三道等官群集于朝诏以大义俾于宗室中
推举近属之相应者一人具奏上请然后皇上断自圣
心告于天地宗庙社稷迎取来京教养成就俾之问安
侍膳司香内殿以待他日元子诞生然后出封藩服如
此则恩至义尽言顺事行人心悦而天意从矣国家万
万年无疆之休实在于此臣等备员辅导义同休戚事
有关于安危大计者安敢不昧死言之伏望圣明俯垂
卷二 第 12b 页
鉴纳即赐施行天下幸甚宗社幸甚臣等下情不胜恐
惧颙望俟命之至谨题请旨正德十二年八月十八日
   修书籍疏
臣梁储等谨题为修理书籍事照得翰林院原有习字
秀才周一元章鸣凤又该臣等题准取到监生王岩等
四名并吏部考送监生儒士刘高等五名俱各供应书
写所有月粮饭食并纸劄笔墨合无照依先年誊录监
生王琪等事例行移各该衙门支给应用未敢擅便谨
卷二 第 13a 页
题请旨正德十二年八月十九日
   诰敕官疏
臣梁储等谨题为诰敕事照得在京在外文职官员应
得诰命敕命该臣等通行掌管又有尚书兼学士李逊
学专一管理但其间查对手本创写草稿开具揭帖等
项俱系翰林编修潘辰独任其事本官先因大学士徐
溥等具本奏保钦蒙除授本院待诏历升典籍博士以
至今官其文学老成操履端慎既为舆论所推且能勤
卷二 第 13b 页
于职业不少懈怠又为臣等素所委用但今年过七十
累疏求退未蒙俞允倘一旦得请而去后来继之者或
非其人未免误事臣等亦不能辞责今访得尚宝司司
丞刘锐性质安静学行勤谨曾在制敕房办事有劳无
过堪以继理前事合无敕吏部将潘辰量拟升秩以酬
其劳仍令照旧办事并将刘锐改送内阁诰敕房与同
潘辰习学管理庶几他日得人任用事无稽误未敢擅
便谨题请旨正德十二年八月二十四日
卷二 第 14a 页
   宗社大计疏二
臣梁储等谨题为乞赐圣断早定宗社大计事臣等备
员内阁叨受宠恩尸位素餐万无一报近以宗社大计
冒昧上请欲冀圣明俞允早赐施行庶上以慰两宫圣
母之心下以副中外臣民之望顾恭俟旬日未奉明旨
盖由臣等平日不能尽职以致不能少回天听至于如
此负国之罪益又大矣然区区犬马之忱终有不能自
已者用是再沥丹衷仰祈圣明鉴纳即日达于两宫圣
卷二 第 14b 页
母随召左右心腹重臣示以臣等前后章奏与之密切
计议断自圣心特于至亲宗派中照依编序钦定年行
相应者一人差官迎取到京俾之司香内殿以待元子
诞生然后出封藩服如此则人神胥悦而宗社永安矣
臣等不胜忠诚恳切祈恩俟命之至谨题请旨正德十
二年八月二十六日
   请回銮疏
臣梁储等谨奏为恭请回銮以慰人心仍乞特赐罢黜
卷二 第 15a 页
以光圣政事臣等数日以前闻之道路皆云圣驾将复
有出郊之行当时殊未之信昨日及今日进阁办事俱
未见文书发下臣等始信所闻不妄窃见我皇祖宪宗
纯皇帝皇考孝宗敬皇帝当时虽建有皇储人心安靖
然犹思患预防不肯轻出游猎今元子未生九重大内
无人居守一日万几谁与裁决中外臣民之心实皆惊
惶无地寝食不安况鞍马之上劳苦百端虽天保圣躬
必无他患然意外之虞亦有不可不深加防虑者臣等
卷二 第 15b 页
既沗职辅导安敢缄默不言伏望圣明鉴其愚悃即日
回銮永为群生造福首将臣等削夺官职罢归田里以
为辅导无状者之戒别选贤才代居重任庶得尽忠启
沃以裨圣德以光圣政则天下幸甚而臣等亦幸甚矣
臣等不胜忠恳激切祈恩俟命之至谨具奏闻伏候敕
旨正德十二年八月三十日
   请回銮疏二
臣梁储等谨题为恭请回銮以慰人心事前日圣驾还
卷二 第 16a 页
宫之后京城内外官员军民人等无不欢欣喜庆祝颂
圣德不意近日以来又有此出关巡幸之举大小人心
比前尤加惶惧臣等及府部以下各衙门官员俱日诣
左顺门跪进章疏伏请回銮但因未奉明旨以致一应
章疏俱无由上达况皇城都城无人居守每日护卫官
军及辞见官员人等自朝至暮俱不敢辄自退出此事
关系不小臣等职居辅导与国家义同休戚不得不昧
死为皇上再三言之伏望圣明宥臣等之罪察臣等之
卷二 第 16b 页
心俯垂天听降旨处分俾各衙门官员人等皆得有所
遵守仍即日回銮视政以衍宗社万万年无疆之休臣
等不胜战慄待罪俟天俟命之至谨具题知伏候敕旨
正德十二年九月初一日
   请用人随侍疏
臣梁储等谨题为乞赐明旨以慰人心等事臣等窃见
乘舆在外夙夜勤劳内外文武百官皆当随侍左右以
备使令今内阁并府部等衙门俱各开具堂上官姓名
卷二 第 17a 页
上请伏乞于内各点一员随侍以尽臣子之心臣等谨
并将所拟旨意揭帖封进伏乞一经圣览御笔批下施
行庶使各知遵守人心赖以安慰谨题请旨正德十二
年九月初四日
   请回銮疏三
臣梁储等谨题本月初八日早该司礼监太监萧敬等于
左顺门传谕圣旨云巡幸数日即回着府部等衙门官
员各用心办事钦此臣等闻之不胜喜慰然圣驾之出
卷二 第 17b 页
今已旬日边塞险危之地鞍马跋涉之劳臣子之心不
能不朝夕忧虑况今圣节在迩天下王府并文武衙门
及外国四译人员进表朝贺到京皆欲拜稽阙廷瞻仰
天颜以遂其山呼祝颂之诚此尤为国家大礼不可废
阙伏望圣明留念早赐回銮以全盛典以安众心臣等
不胜至愿谨题请旨正德十二年九月初九日
   请回銮疏四
臣梁储等谨题为再陈愚悃早乞回銮事伏自圣驾出
卷二 第 18a 页
京以来已经二十馀日今恭遇万寿圣节凡亲而宗藩
远而外国其奉表来京与臣等在京在外各衙门官员
人䓁皆不得一望天颜山呼舞蹈以尽其惓惓敬仰祝
颂之诚况孟冬伊迩礼当时享太庙若不及早回銮躬
亲奠献其何以慰祖宗在天之灵亦何以尽皇上报本
追远之意又况近京各处衙门多抄奉总督军务威武
大将军总兵官印信钧帖凡调遣军马支给钱粮槩以
此帖行之臣等伏见祖宗旧制一应军马钱粮非该部
卷二 第 18b 页
奉有敕旨俱不许擅行支应今乃一旦以此行之他日
设有奸人乘机诈冒军卫有司不能辨别真伪一槩奉
行安能保无他患伏望皇上思祖宗付托之重念两宫
悬望之深即日回銮以安中外今后凡欲调遣兵马支
给钱粮仍遵旧制而行前项印信钧帖俱乞停止以防
意外之虞且毋使天下之人他日指为口实以为臣等
之罪宗社臣民不胜庆幸谨题请旨正德十二年九月
二十日
卷二 第 19a 页
   议处国计并请回銮疏五
臣梁储等谨题为议处国计事近该户部节奉圣旨边
兵寒苦着户部上紧处置银一百万两差委的当堂上
官一员管领亲到该镇交收以备犒劳钦此臣等仰窥
圣心轸念边士欲加犒赏以慰其劳是即天地覆育之
仁但今日事势则有大可忧者盖天下岁入钱粮自有
定数分毫不可增添一遇水旱灾伤又当优恤蠲免难
以充足前数况朝廷经费日增月益无有纪极即今宣
卷二 第 19b 页
大二镇城堡粮草处处缺乏镇巡等官节次奏讨银两
该部题准已差侍郎郑宗仁前去整理但带去银两不
多随买随放旋复告乏今复奉有前旨不知该部又将
何以计处臣等闻得太仓银库正收银两动支已尽其
递年积下馀银仅有十五万两该部见在折粮折草等
银亦止有二十万两又系见该给与在京军官夏秋二
季折俸之数今该部欲将前项银两暂借那用仍开生
员纳银事例以冀暂应一时之命臣等窃见在京军官
卷二 第 20a 页
俸粮寡薄专一仰给此银用度若过期不行给与身家
养赡不敷未免致生嗟怨是诚不可不虑及照生员纳
银事例本非美政先年或因紧急用兵及赈济饥民不
得已偶一举行近岁以来行之太频以致人材冒滥选
法阻滞尤有伤于治体伏望圣明深惟宗社生灵至计
俯从臣等所言特敕该部将前二项所开银三十五万
两以一半发与二镇添充买草之用存留一半发与军
官养赡免令解送以弭众怨所拟生员纳银事例亦并
卷二 第 20b 页
不行仍乞早回圣驾以安天下之心以防意外之变臣
等惓惓愚衷不胜恳切瞻恋俟命之至谨题请旨正德
十二年九月二十八日
   宗社大计并请回銮疏六
臣梁储等谨题为宗社大计事伏自圣驾巡边至今已
三十馀日臣等三人义应轮流一人常诣行在左右朝
夕奉问起居因得少伸启沃为因居庸关把守人员奉
有旨意不容官员人等往来是以臣等不能如愿至于
卷二 第 21a 页
边警重务亦一切不得与闻臣等辅导无状致令皇上
待之疏薄如此罪已不容于自逭矣二三日来始传闻
驾在顺圣城内驻跸又闻敌人拥众去阳和边外不远
且分营深入抢掠即今京城内外人心摇摇臣等下情
尤不胜忧惧之至窃料北敌之计难测且觇知圣驾在
外日久月深彼将陆续而来聚众甚多却乃藏形匿影
外示寡弱使我易而无备是诚不可忽略尤宜周防远
虑者也乞敕随驾官军持重坚守切不可轻出接战及
卷二 第 21b 页
贪功逐利以致堕彼计中仍敕各该游击将官分布要
害去处随宜分合相机战守彼虽出境远去亦宜哨探
的确方可整众星夜回銮如此则计出万全保无他患
天下臣民皆知称颂睿谋神算实有出于寻常万万者
矣此乃宗社安危之机天下治乱之本伏惟圣明深
加之意谨题请旨正德十二年十月初三日
   请回銮疏七
臣梁储等谨题为恳请回銮以安人心事近日大同地
卷二 第 22a 页
方被敌人拥众深入直至应州等处抢黥伏蒙皇上独
运神谋分遣将士追袭剿杀擒斩数多敌众畏威遁出
境外臣等始虽忧惧既而不胜喜慰意以为边患既宁
回銮有日不惟使百官万民即得以遂其瞻天仰圣之
心而随行将士亦得以遂其振旅还家之愿此诚皇上
之盛德宗社之洪庥两宫太后之大庆也今礼部具本
奏请欲考求先朝故事举行迎驾及朝贺之礼缘司礼
监朱经赍奏未曾奉有旨意以此未敢擅行拟进伏望
卷二 第 22b 页
皇上速示回期仍降明旨令该部遵奉议拟具奏定夺
庶临时不致违误至于各衙门近日题奏一应文书今
次经司礼监面奏者亦乞照依拟票发下毋令壅滞如
或遇有紧急军情应用军马粮草等项尤乞特敕各部
即时查议处置许其径自差人驰奏行在庶不有误事
机臣等忝职辅导不称任使有所见闻不敢隐默谨具
题知伏候敕旨正德十二年十月二十四日
   请回銮疏八
卷二 第 23a 页
臣梁储等谨题为速请回銮看牲以成大礼事今日早
该司礼监太监萧敬等于左顺门传奉圣旨今特差太
监张永魏彬张忠赵林赍帖传与司礼监太监萧敬等
知道即今尚有边报未宁目下不得便行所有闰十二
月初一日起照旧差官轮流看牲不误大祀天地尔各
衙门大小官员各要安心办事该衙门知道钦此臣等
窃惟人君之道莫大于敬天敬天之礼莫大于郊祀是
以我祖宗列圣百五十馀年以来每遇郊祀必于前一
卷二 第 23b 页
月躬往看牲岁之首月卜日行礼所以天心克享而天
下久安仰惟皇上为天之予受祖宗列圣之天下果然
上体祖宗列圣之心以事天则天之眷我皇上亦将无
异于祖宗列圣之时矣今驻跸关外久未回銮顾谓边
报未宁便欲差官先行轮看臣等愚昧心窃未安况边
报纵有未宁自有各该镇巡等官分任其责皇上但当
专其委任明信赏罚则边境自尔无虞岂可以是为词
遂欲废此百五十馀年盛典万一天下臣民及各处宗
卷二 第 24a 页
藩有疑于此而具奏问故则将何说以应之此事系国
安危利害不小伏望皇上俯从臣等所言收回新命即
日回銮躬往南郊看牲以成大礼则人心安而天意悦
宗社万万年无疆之庆端在是矣臣等不胜恳切俟命
之至正德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劝止巡幸并求免疏
臣梁储等谨题臣等窃见旬日以来风霾大作日色无
光道路相传又云圣驾将有巡狩之举中外臣民莫不
卷二 第 24b 页
心怀忧畏此皆臣等康济无能辅导无状之所致也今
科道官伏阙陈奏乃其一念忠诚所发伏望皇上俯从
其言以安人心以回天意仍将臣等即赐罢黜以谢天
下别选贤能之臣光辅圣政用收桑榆之效则臣等感
恩戴德益深益厚终身饭疏饮水亦无复有遗憾者矣
臣等下情不胜瞻天仰圣恳切祈望之至正德十四年
三月十四日
   辞免恩命疏
卷二 第 25a 页
臣梁储谨奏为辞免恩命事臣于正德十四年七月初
八日九年考满该吏部具题节该奉圣旨大学士梁储
今已一品九年考满写敕奖谕加特进兼支大学士俸
照旧办事还与诰命赐宴礼部钦此臣闻命兢惕罔知
攸措伏念臣起自远方才识寡陋平日仕宦虽稍希前
辈长者之风然气禀所拘实深乏济时适用之器伏蒙
皇上笃念春宫旧臣自正德元年以来九转臣官以至
今职中间骈蕃之赏赉荫叙之恩荣尤有不一而足者
卷二 第 25b 页
臣扪心揣已辗转思惟有何功德而受恩至此兹当九
年考满之际正拟推让贤能力求休致庶上不累圣主
知人之明下以全臣子知止之义顾值时方多事未敢
遽言已私姑欲更俟旬日方可决陈前恳岂意今日乃
复蒙此殊常恩典此臣之所以扪心揣已尤不敢循例
祇受者也臣之此情实出肺腑伏望皇上体臣微诚恕
臣罪戾凡诸恩典俱容臣一切辞免姑令臣暂且照旧
办事候日下时事颇宁即许臣力辞求退则臣之受恩
卷二 第 26a 页
愈益深重矣为此具本亲赍谨具奏闻伏候敕旨正德
十四年七月日
 
 
 
 
 
 
卷二 第 26b 页
 
 
 
 
 
 
 
 郁洲遗稿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