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洲遗稿-明-梁储卷一

卷一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郁洲遗稿卷一
             明 梁储 撰
  奏疏
   乞致仕疏
臣梁储谨奏为自劾不职乞恩休致事臣才微德薄素
多疾病今年踰六十病日益增而久叨重位瘝旷无补
其为可去无可疑者顾旧岁二三月及十一月间曾三
卷一 第 1b 页
次自劾求退俱未蒙圣恩俞允今岁正月间又同大学
士杨廷和等以灾异之故具疏乞休亦未蒙俞允之旨
臣伏自惟念尤有不胜其惶惧者请更以臣宜去之义
重为皇上陈之臣闻君父之恩无穷而大臣之分有限
为大臣者若昧其止足之戒冥行而不自顾则折足覆
餗之凶咎随之矣况今内阁三臣之中惟臣年最老病
最多才最短辅导最无状欲求因灾异策免以警戒于
有位宜无有先于臣者皇上纵存念旧物未遽捐弃然
卷一 第 2a 页
其如臣之私愿未遂何哉如天下之公论未协何哉臣
之此情实尤恳切伏望皇上特垂睿察即日容臣以礼
致仕别选贤能以充任使庶几尽脩德弭灾之实以回
天意而臣于林下亦得以终被无疆之泽矣臣无任待
罪祈恩激切恳请之至为此具本亲赍谨具奏闻伏候
敕旨正德九年二月初四日奉圣旨卿职司密勿劳勚
著称正方倚任才识老成岂可引年辄求休致所辞不
允吏部知道
卷一 第 2b 页
   问安疏
臣梁储等谨题二十九日早司礼监太监萧敬等节该
传奉圣旨朕躬偶尔违和暂免朝参数日臣等闻命下
情不胜瞻恋伏望圣明慎起居节饮食颐养天和茂膺
洪福以慰臣民之望谨具题问安正德十年四月三十

   请停工疏
臣梁储等谨题前日钦蒙发下工部一本为修理殿宇
卷一 第 3a 页
添盖房屋等事大意以为见今营建乾清坤宁二宫工
程浩大财力匮乏将内官监所奏修理太素殿及天鹅
房船坞等项房屋工程停止臣等已拟旨进呈未蒙批
出中心惶惑不知所为窃惟陛下宫寝未建中外臣工
日夕不安工部职掌工作已经会计查处派徵差官分
投前去各处采取大木烧造砖瓦但值民穷财尽之时
猝难办集非惟工部以为忧臣等皆切忧之恨无方略
以佐经费今大工方兴若将前项不急之工一并整理
卷一 第 3b 页
则合用钱粮将何取给取之官则官无蓄积取之民则
民已困敝况此役一兴大工未免为其妨误夫以可缓
之役而妨当急之务深为未便该部计无所出利害切
身事势窘迫言非得已伏乞圣明乾断速赐批行将前
项殿宇房屋工程暂且停止待后大工就绪民力稍舒
之日该衙门另行具奏定夺臣等不胜恳悃之至谨题
请旨正德十年闰四月日
   劝止临幸疏
卷一 第 4a 页
臣梁储等谨题日者窃闻圣驾自西安门出外经宿而
回不知临幸何所臣等初闻未敢遽信既而道路相传
众口藉藉使臣等心志忧惶神魂飞越辗转思惟莫知
所处窃惟天子出入必备法驾必传警跸卫士环列百
官扈从所以严至尊之分而防意外之虞也且如南郊
大祀不过一宿虎贲之旅鹰扬之将周旋左右而直庐
拱卫官军万馀警柝之声夜以达旦至于皇城各门又
令勋戚重臣守把祖宗之法至为详备今圣驾之出不
卷一 第 4b 页
知环卫者何人居守者何官文武群臣茫不与闻若徒
无故轻身而出率意而往扰扰尘埃中万一车马惊蹶
之虞奸盗窃发之变出于意料之所不及未知何以备
之虽然天神协相决无是事而臣等私忧过计实切寒
心夫千金之子尚不肯垂堂而坐陛下一身乃宗庙社
稷之主纵不为身惜独不为宗庙社稷计乎仰惟圣性
高明天资英迈洞烛天下之事机已非一日必不轻易
举动窃恐左右群小贡谀希宠之徒倡引事端蛊惑聪
卷一 第 5a 页
明陛下偶未深思而遽从之上累圣德下骇人心凡此
导引之人其罪殆不容诛但事在秘密非臣所知不敢
妄有指议伏望陛下念祖宗付托之重体臣民瞻戴之
情自今以后端拱穆清以保威重节宣劳逸以颐天和
严内外出入之防正堂陛尊卑之分戒非时之宴游屏
无益之玩好仍乞查究导引出外之人置之于法以彰
刚断之德以解臣民之疑宗社幸甚天下幸甚臣等备
员辅导平时既不能调护圣躬弼亮治理兹有所闻若
卷一 第 5b 页
复忌避不言则欺君负国之罪死不足赎傥以为所闻
不的干冒天威明示黜罚不敢辞避臣等不胜忠爱恳
悃惶惧迫切之至谨具题知正德十年六月十六日
   议边务疏
臣梁储等谨题为边务事近因陜西地方节报边寇声
息特命大监张忠监督军务带领参将宋赟湛臣部下
官军三千员名从北路去都督张洪挂印充总兵官带
领京营官军五百员名辽东官军三千员名从南路去
卷一 第 6a 页
都御吏陈天祥提督军务各调度陜西将官杀贼臣等
仰见皇上悯念关陜军民重被荼毒故欲大彰天讨以
靖地方古帝王安夏攘夷伐罪救民之心不是过也窃
惟陜西自去冬北敌入套今年由夏徂秋不次入境寇
黥各该总制镇巡等官不能设策防禦致今八月以来
拥众深入腹里平凉凤翔地方又侵犯延绥米脂绥德
等处大肆掳黥我军曾无斩获之功上廑圣虑远劳王
师固非得已但敌人故智入套则西寇关陜过河则东
卷一 第 6b 页
窥宣大今在套已及一年入掠不止一次饱其所欲满
载而归腹里地方孳畜已空无可复掠此后水冷草枯
似难再入冬深冻坚必将蹈冰过河为大同宣府偏头
关等处之患及照陜西守臣初未尝请兵该部原拟设
主将一员带领京营官军五百员名限十日内起程星
驰前去调度征剿本欲救陜西目前之急已蒙圣明俞
允深合事宜今张洪受命月馀机会已过若复统领重
兵纡回数千里以至陜西冬令已深河冰已合腹里恐
卷一 第 7a 页
无可寻之贼徒劳士马徒费刍粮何益于事至于亦卜
刺馀寇逼近洮岷则又逃难残兵守臣自足当之且陜
西边徼之贼四肢之疾也宣大门庭之寇腹心之疾也
况近日朵颜夷人屡犯我边与小王子结亲其奸黠未
可窥测臣等私忧过虑不在陜西而在宣大窃谓宣府
及辽东官军正宜养威蓄锐以防意外之虞以剿门庭
之寇今乃远调西陲为后时之举徼难成之功恐非至
计倘或宣府以东烽火有警士马单弱又将征调何地
卷一 第 7b 页
之兵以应之乎伏望圣明乾断合无令张忠张洪俱从
宣府大同前去一面差人驰往延绥探访如果敌兵尚
在陜西地方抢掠镇巡官飞报速即前进督同各镇将
官会兵征剿若潜伏套内势将过河前项军马且在宣
大驻劄休息听调待其过河各官应否改命提督宣大
山西或敌众北遁归巢相应班师俱听兵部议奏定夺
惟复照依兵部原拟先令张洪带领京营官军五百从
山西石州地方过河张忠亦先带令奏讨团营官军五
卷一 第 8a 页
百员名与陈天祥俱往赴延绥相机行事其辽东并宋
赟等部下官军俱暂在宣府操候本处有警可以调用
若陜西果有紧急声息方才催调前去庶免徒劳人马
亦不虚费供给况陜西延宁二镇兵马俱素称勇锐而
大同游奇等兵又见在彼处得人调度足可成功何至
远劳辽东之兵以示弱于敌人乎臣等又思得宣大二
镇及山西偏头关等处节被敌人寇扰地方凋残士马
疲敝而宣府军威屡挫失事最多比之他镇尤为狼狈
卷一 第 8b 页
切近京师与密云古北口一带唇齿相连尤宜保护伏
愿皇上申敕三镇守臣及时修饬墙堑操练军马禁剥
削之弊以养兵力时粮赏之颁以作士气一应防边禦
敌事宜预为区处贼来有以待之使地方不至重贻患
害以贻九重北顾之忧臣等备员辅导知而不言是为
欺君略陈所见如此伏惟圣明裁择谨题请旨正德十
年十月初九日
   请明敕遣中官疏
卷一 第 9a 页
臣梁储等谨题为传奉事该兵部揭帖开称正德十年
十一月十三日该司礼监太监温祥传奉圣旨司设监
太监刘允着他前去四川等处公干写敕与他该衙门
知道钦此钦遵传奉到部合具揭帖赴翰林院请写敕
书等因照得内外官员钦奉敕内必须备开所行事务
今太监刘允前去四川未知干理何事该部揭帖内不
见开载臣等无凭撰写仰惟圣明在上事遵成法兹欲
敕遣近臣于数千里之外公干必是事情重大伏乞明
卷一 第 9b 页
谕臣等知之庶使所撰敕文有所凭据谨题请旨正德
十年十一月十七日
   修书籍疏
臣梁储等谨题为修理书籍事照得内阁并东阁所藏
书籍年岁既久残缺颇多必须专委官员用心管理方
可次第修补今推得见在诰敕房办事中书舍人胡颐
序班刘伟俱堪委用合无令胡颐仍旧职刘伟改典籍
与同原管主事李继先专一管理前项书籍臣等仍督
卷一 第 10a 页
令逐一查对要见某书原数若干见在完全者若干残
缺应修补者若干待查明之日再行奏请裁处缘系修
理书籍事理未敢擅便谨题请旨正德十年十一月日
次日奉圣旨是吏部知道
   留远人疏
臣梁储等谨题暂留远人教习以便审译事据提督四
夷馆太常寺卿沈冬魁等呈该回回馆教习主簿王祥
等呈窃照本馆专一译写回回字凡遇海中诸国如占
卷一 第 10b 页
城暹罗等处进贡来文亦附本馆带译但各国土语土
字与回回不同审译之际全凭通事讲说及至降敕回
赐等项俱用回回字今次有暹罗国王差人来京进贡
金叶表文无人识认节次审译不便及查得近年八百
大甸等处夷字失传该内阁具题暂留差来头目蓝者
哥在馆教习成效合无比照蓝者哥事例于暹罗国来
夷人内选留一二名在馆并选各馆官下世业子弟数
名送馆令其教习待有成之日将本夷照例送回本王
卷一 第 11a 页
等因实为便益据此臣等看得习译夷字以通朝贡系
是重事今暹罗夷字委的缺人教习相应处置合无著
礼部行令大通事并主簿王祥等将本国差来通晓夷
字人再加审译暂留一二在馆教习待教有成效奏请
照例送回庶日后审译不致差误缘系暂留远人教习
事理未敢擅便谨题请旨
   请重大祀疏
臣梁储等谨题为大祀事照得本年正月十三日皇上
卷一 第 11b 页
大祀天地于南郊初十日百官听受誓戒十二日圣驾
晨出至坛视具省牲乃御斋宫百官叩头至晚分献并
执事等项官生人等各于西天门外候开进入是夜子
时上恭诣大祀殿行礼礼毕还斋宫百官先回于承天
门候驾随至奉天殿庆成称贺此祖宗旧制朝廷至重
至大之礼盖人君至尊无对所当敬畏者惟天地此而
不用其诚何所复用其诚仰惟皇上嗣极以来祗畏天
显率由旧章故未尝有所违越一念之诚自能上通于
卷一 第 12a 页
天群臣将顺之不暇夫复何言但比岁驾出銮回或至
暮夜窃恐俎豆陈设不能蠲洁礼乐仪容不能整备无
以称圣明敬天之意且扈从供事数十万人若至暮夜
则警跸不严兵卫不肃百官失趋蹡之容班行无等级
之分甲马或交驰于辇道群众或喧呼于御街非所以
壮臣民之观瞻而启四夷之尊戴也况尘埃昏暗之中
虑有不测禁门出入之际尤难关防虽圣德格天百神
诃护万无他虞而臣子之私忧过计不能不拳拳于此
卷一 第 12b 页
也伏愿皇上深思大祀之重慎惜至圣之体驾出回銮
悉遵故事俱在清晨使礼官得以周旋百僚得展诚敬
则天地歆鉴臣民欢悦和气致祥实宗社万万年无疆
之休也臣等备员辅导不忍缄默谨具题知伏惟圣明
留意正德十一年正月初八日
   请定大本疏
臣梁储等谨题为定大本以系人心事仰惟陛下嗣登
大宝十有二年敬天法祖爱民任贤谨兵戎之练以制
卷一 第 13a 页
边陲奋威刑之施以惩奸宄如正德五年以前贼臣擅
权毒流天下陛下一变色而大奸伏诛矣正德八年以前
群盗称乱远近骚然陛下一指示而地方底宁矣今万
姓仰德四夷向风臣等承望清光之不暇夫复何言顾
事有至大至急中外臣民同怀隐忧而不能一日释然
者不敢不昧死言之陛下储嗣未建宫坊尚虚比年以
来两京大小群臣屡以为请虽蒙涵纳未见施行臣等
备员辅导独未敢言及者盖以祖宗功德深厚庆祉延
卷一 第 13b 页
绵陛下以鼎盛之年绥方至之福螽斯麟趾之兆行将
见之未足为晚荏苒因循又复数岁而椒寝之庆未徵
甲观之祥未著臣民忧惶日甚一日臣等若复忌避不
言则是负君误国罪不容诛矣窃惟自古帝王既缵大
业即建储贰上以承乎宗庙社稷而下以系属天下之
心绝觊觎之念塞祸乱之源实在乎此其或储嗣未育
则必求同姓亲贤以为之辅诗曰宗子维城故储贰者
天下之根本而同姓者朝廷之屏翰也今大夫士庶叨
卷一 第 14a 页
一命之荣席百金之产如未有嗣必图所以继其后陛
下富有四海之广贵膺万乘之尊而左右无属籍之亲
京师无藩屏之托比者妖言不轨之徒往往藉以为词
虽旋即事露伏法而意外之虞不可不虑此臣等之心
所以食不下咽而寝不贴席也然此事重大秘密臣下
固当言之若夫慎而行之则在君上非人臣所敢与闻
伏愿陛下断自圣衷祗循成宪远念前朝已行之故事
近采两京臣下之进言宜早择宗藩近属之贤者二三
卷一 第 14b 页
人召至京师置诸左右使之供问安视膳之礼代奉先
晨谒之劳简谨厚之人与之居命儒宿之臣以导之学
使万方臣庶知朝廷有属籍之亲有藩维之重忧疑之
心自此而释觊觎之奸无自而萌且圣德格天多男有
颂必当不远待皇子诞育主鬯有人然后优其礼遇使
各归藩邸事体无嫌理义俱顺如此则天地豫悦百神
歆飨宗庙社稷并受其福况百官兆民有不欢呼蹈舞
于光天化日之下者乎陛下所以延万年统绪之传而
卷一 第 15a 页
迓四海平康之治者莫急于此矣臣等一念忠悃发自
肺肝触犯雷霆罪当万死伏惟圣明留神详察正德十
一年三月日
   请罢遣中官疏
臣梁储等谨题为传奉事先该兵部手本开称司礼监
太监温祥传奉圣旨司设监太监刘允着他前去四川
等处公干写敕与他该衙门知道钦此钦遵臣等看得
内外官员钦奉敕内必须备开所行事务今太监刘允
卷一 第 15b 页
前去四川未知干理何事不见开载无凭撰写已经具
题未蒙明示近该礼部手本开称司礼监太监秦文传
奉圣旨司设监太监刘允着照永乐宣德年差邓成侯
显等事例去乌思藏地方赍送番供等物写敕与他该
衙门知道钦此钦遵传奉到部开具手本赴翰林院请
写敕书等因续于户部覆本内看得太监刘允奏要带
太监等官刘宗等八员锦衣等卫官舍指挥同知韦禄
等一百三十三员名应付廪给口粮马匹车辆马快船
卷一 第 16a 页
只该用过番物件欲令四川镇巡三司听其便宜措置
及选差骁勇官二员量带官军计程支备粮料直抵彼
处往回护送又称抚犒各夷须用食茶金帛绢布等物
无从措办乞将长芦运司见盐一万引两淮运司见在
正课盐六万引给与变卖应用等事情乞赐敕内开载
等因荷蒙俞允臣等愚昧心有未安不敢不言窃惟西
番本夷狄之教邪妄不经古先圣王之世未闻有此顾
其说流入中国浸淫已久未能遽革永乐宣德年间虽
卷一 第 16b 页
尝有遣使之举我祖宗之意以天下初定特藉之以开
导愚迷镇服戎狄非真信其教而崇奉之也承平之后
累朝列圣止是因其年例遣人朝贡厚加赏赉答其勤
劬未尝轻辱命使远涉夷境陛下今遣近侍内臣前去
赍送番供朝野闻之相顾骇愕以为尧舜在上不应有
此轻举而太监刘允奏讨盐引数万动拨马快船至于
百只又欲听其便宜处置钱物若拨官军护送等项于
法例俱不相应盖开中盐引本为供边今外患未宁三
卷一 第 17a 页
边粮草缺乏帑藏空虚缓急接济惟此一策且各运司
该年盐课俱开中尽绝若许其带盐不过收买私盐发
卖射利乘机夹带之弊不知几何盐法为之大坏边方
何以仰给况京储岁运与营建大木并在里河议者犹
恐不能疏通若又添此等盐船往来其间挟势骚扰不
止地方受害而粮运大木二事被阻滞妨碍又照四川
地方大盗初息民困未苏所奏便宜措置钱物在官已
无积蓄未免科派军民民穷盗起将来事变殆不可测
卷一 第 17b 页
且自天全招讨司出境涉历数万里之程动经岁年方
得到乌思藏地方今带去官军人役数多沿途俱是化
外非有驿传供给人马刍粮俱要驮载而行所费钜万
难以逆料途间倘有不给不知何以为处又闻番地多
与黄毛边裔相邻时出剽掠为患使臣所至万一被其
突出有所伤害亏中国之体纳外夷之侮此事理所有
不可不虑夫以无益之事而妨至要之事且贻意外之
虞举朝皆知其不可此臣等不能已于言也缘刘允受
卷一 第 18a 页
命远出番境利害切身亦非得已臣等深见事势之难
前项敕书委实不敢撰写伏望皇上慎重国体悯恤人
穷收回成命不必差官番贡等物止照节年事例就令
彼处朝贡使臣赍回则礼意不失事体无碍物议不兴
外患不作而圣德益光治功无累矣臣等备员辅导此
等事情心知不可若隐默不言他日陛下追悔前事之
失责臣等不能匡正其罪莫逃谨昧死言之伏惟留神
省览臣民幸甚天下幸甚臣等不胜待罪俟命之至谨
卷一 第 18b 页
题请旨正德十一年三月日
   灾异求免疏
臣梁储等谨奏为不职妨贤致生灾异乞赐罢黜以答
天谴事臣等章句腐儒才非经济误蒙皇上简入内阁
与闻几政今官跻一品位列三孤文臣恩遇殆罕伦比
臣等其敢不勉图报称顾尝切自思之以学术则不足
以代王言以谋猷则不足以裨国论徒冒辅导之名全
无启沃之效况国家之大本未立中外之疵政尤多有
卷一 第 19a 页
司之征敛益繁生民之困苦已极凡若此类未易枚举
臣等虽知之而不能言或言之而不尽迹其不职之罪
决当罢黜无疑矣又况冬无瑞雪春有风霾小雨初零
随即晴霁祈请虽切甘霖未降今二麦已枯五榖未种
灾害叠见边报屡至若使雨再愆期年更荒歉则将来
可忧之祸殆有不可胜言者伏望皇上深思天戒裁以
大义即将臣等削去官职罢归田里别选天下才贤入
阁办事庶几犹有回天之望天下之事必将尚有可为
卷一 第 19b 页
者若复顾惜优容不令臣等亟去直待事变已极然后
改图用贤则不惟无益于事而臣等之获罪于公论益
又深矣臣等迫切陈词实由衷曲圣明在上必祈垂察
而曲成之盖臣等一退之后既可少逭乎罪愆而群贤
汇进之初必有以大毗乎新政是不惟臣等之幸而亦
天下之大幸也臣等下情无任激切屏营祈望之至为
此具本亲赍谨具奏闻伏候敕旨正德十一年四月初
八日具官云云初九日奉圣旨上天示戒正宜交修卿
卷一 第 20a 页
等职居辅导调元赞化以裨至治岂可自引求退所辞
不允着安心办事该衙门知道钦此
   请补缺官疏
臣梁储等谨题为缺官事照得詹事府翰林院左右春
坊司经局等衙门各有额设官员俱以文字讲读考试
等事为职业累朝以来或以詹事少詹事庶子谕德等
官兼翰林院官或以学士侍读学士等官兼春坊官近
年各该官员多有升任及事故等项去讫见今詹事止
卷一 第 20b 页
有尚书蒋冕掌管印信翰林院堂上止有侍读学士顾
清一人春坊司经局止有左右中允刘龙李廷相二人
各掌管印信况今年顺天应天二府乡试及明年礼部
会试又例该用学士庶子等官充考试官诚恐差用不
敷合无着吏部查照先年事例将前项衙门量拟应补
员数并开具年深官员职名上请升用以便差遣缘系
缺官事理臣等未敢擅便谨题请旨正德十一年四月

卷一 第 21a 页
   议边务疏
臣梁储等谨题为边务事近日北敌纠众深入白羊口
等地方抢掠今青边等口又报大势敌兵入境皇上大
彰天讨已命太监张忠监督军务都督刘晖挂印充总
兵官侍郎丁凤提督军务都督桂勇都指挥贾鉴充左
右参将各统领京营辽东官军调度各镇守臣征剿天
威所临敌兵闻风震慑若不远遁必然骈首就戮献俘
奏凯刻日可期但兵事甚重难以逆料地方安危在此
卷一 第 21b 页
一举臣等任忝股肱一得之愚不敢缄默谨条陈如左
伏乞圣明省览俯赐施行谨题请旨
一师克在和宜令张忠丁凤刘晖等务以朝廷付托为
重凡军中一应大小事务须要同心协卢会议停当而
行至于用兵机宜还用责成刘晖桂勇等听其进止庶
几号令专一成功可必不可各徇已见互相执拗彼此
乖违致误事机
一帝王之师贵在万全无弊边隅有警来则薄伐去则
卷一 第 22a 页
勿追况敌人在边已久今草盛马肥其锋必锐而我军
趋之于数百里之外未免困乏宜令张忠养威持重凡出
兵遇敌不可骤与之战轻遏其锋若见零散游走之兵
切勿轻易寻趁阵前佯败之卒亦勿轻易追逐须要哨
看的确审度事势见可而进庶不堕其奸计倘或畏威
远遁地方不致受苦即系各官功绩不必贪图斩获首
级功次轻进远追劳我师旅恐陷不测
一紫荆关等处兵部已奏行巡抚都御史臧凤速来附
卷一 第 22b 页
近地方驻劄与分守将官同心协力操练人马其所管
达官达舍宜令支与口粮给领马匹委官管领约束遇
警即便发去与守关官军协力战守仍行沿边一带分
守守备兵备防守等官各慎固边关刬削山崖挑挖赚
坑严谨烽堠秣马厉兵常如敌在目前一处有警即便
传塘走报邻境官军互相应援不可自分彼此推托误

一山西镇巡官宜令严督偏头宁武等关分守守备等
卷一 第 23a 页
官严加防禦恐敌不得利于东而窥我之西又蹈前年
故辙以为山西腹里之害
一延绥兵马素为敌人所惮近闻副总兵安国所领奇
兵游击将军朱銮所领土兵大同俱已调来恐数少不
敷应援宜作急将游击杭雄所领游兵星夜调来三枝
会合当有七千馀人随敌向往截杀胜于他处兵马但
此兵连年征调已极疲困宜令延绥巡抚官每员名赏
银一二两以作其气且大同宣府地方比之他镇不同
卷一 第 23b 页
仍宜令延绥总兵官王勋挑选战锋人马三千员名前
来清水营驻劄若声息十分紧急即便统领过河策应
若套内尚有馀党即调宁夏陜西两镇游兵分布按伏
防守此皆先年已行故事
一用兵以赏罚为先今军中止是斩获首级者方得给
与银牌数亦不多其论功行赏往复覈勘动经岁年夫
锋刃之下与死为邻况常人之情见利则趋以速为贵
边军终岁勤苦日不聊生欲作其勇敢之气必须以重
卷一 第 24a 页
利激之合无令兵部于太仆寺马价银内再借支五万
两作急差官赍送提督军务官处分发宣府大同管粮
郎中处收贮于内量支若干差委的当官领在军前随
宜给赏有功官军使之乐于用命事宁馀剩银两仍解
送兵部转发该寺交收
一大同宣府偏头关等处土著军民舍馀人等中间多
有材力勇悍轻生善斗之人若激之以利自能使之鼓
舞用命胜于远调客兵查得先年兵部题行宣大二镇
卷一 第 24b 页
事例该本部议称各边土人有能奋勇设策斩获敌首
一颗随即赏银三十两愿升者给与冠带名为义勇永
免本身差徭若能纠习乡丁截杀敌众斩首至五颗以
上为首者加升署所镇抚夺获被掳牛羊等项以四分
充赏等因题奉孝宗皇帝圣旨是便铺马赍文与各该
巡抚官着好生省谕乡村军民人等果有设谋奋勇斩
获敌级的照例重加升赏钦此钦遵通行外但原拟事
宁停止不为常例今敌势猖獗比前尤甚合无令兵部
卷一 第 25a 页
查照前例通行宣府大同偏头关等处三镇揭示一
应人等知会有功照例施行盖敌骑初入势合而强官
军既不敢轻与争锋及其分散抢掠军马猝难调集应
援若此策一行人人踊跃庶几随地寓兵敌人知惧不
敢恣肆正德十一年月日
   议处代府疏
臣梁储等谨题近日该司礼监官传谕圣意以代府切
临边境天气苦寒又将军以下人等类多不法欲下廷
卷一 第 25b 页
臣议择他处空閒府第迁代府居住臣等窃以为祖宗
以来分封藩国规制已定不宜轻易迁改永乐初年虽
有宁府自大宁迁江西辽府白广宁迁湖广之举盖其
时百姓殷富府库充实公私用度徵发不难况分封未
久宫眷不多所居宫室亦易营办一应事体比之今日
大不相同臣等查得代府宗派十馀年前所生子已五
百七十馀人女已三百馀人岁增一岁今益众多若要
迁居他处其亲王郡王宫眷子女必须盖造殿宇将军
卷一 第 26a 页
中尉仪宾亲戚人等亦须给与居址房屋大约言之虽
得银二三百万馀两尚恐不能济事见今公私耗竭军
民困惫不知此银从何出办且如弘治年间寿王自四
川保宁迁于湖广当时宫眷亦多又只将见成宫室略
加修饰居住然费用已是不赀民心已多嗟怨况今营
建乾清坤宁二宫大役方兴百需未备若一旦又有此
举民力决不能堪非惟逼迫逃亡抑恐激成他变伏望
皇上念国家大计利害不小特赐采纳停止前议天下
卷一 第 26b 页
生灵不胜至幸又该太监张淮等勘得代府潞城和川
二王府奉国将军聪濯等违法事情刑部会多官覆奏
臣等已谨拟一票封进以为如此处治已足示戒宗藩
亦合在廷众论之公尤望圣明详察近该太监张淮等
勘问过代府奉国等将军聪濯等违法事情刑部会官
议奏蒙发下臣等议拟随已拟票并揭帖封进未能仰
合圣意仍欲再下廷臣从重议处臣等看得勘官所参
多官所议惟聪濯聪灍二人罪过为甚义当处置迁徙
卷一 第 27a 页
次则聪洎聪温等其罪轻重不同亦当量加罚治至如
代王及潞城和川二王其过失只在不能钤制宗室非
有别项奸恶今若不凭勘官及多官勘议事理辄虑本
府他日或有意外之虞一槩欲迁之他处如此处置自
代王以下心必不服天下臣民亦必以为朝廷所处欠
当各处王府闻之或有援引祖训具疏来问在廷内外
臣僚何人作此奸谋立此议论仍守阙索取奸臣不知
朝廷何以应之此事干系不小是以臣等虽再蒙圣谕
卷一 第 27b 页
仍不敢别有所拟伏望圣明裁察将所拟前票早赐批
出以释群疑不然窃虑欲除祸患反生祸患他日悔之
噬脐莫及臣等虽万死亦不足以赎误国之罪矣臣等
下情无任惶惧恳切之至
   请罢中官盐引等疏
臣梁储等谨题为陈愚见以裨圣治事臣等窃见天下
赋税岁入有常而国用日增无有限制虽年榖丰登尚
难支持一遇荒歉尤为可虑况今敌患未宁军需粮草
卷一 第 28a 页
在在缺乏太仓每岁解去各边银两常不足以供一岁
官军之费所赖以接济者惟有盐课一事可以备飞刍
走粟之用然往日开中引盐如正德十年则开中正德
元年以前课额今数年以来各处运司该年正课俱以
开中尽绝凡有奏请开中者未免预先支给盐法因此
大坏猝有边警召募客商多不上纳盖因公差人员奏
讨引目数多一时就要尽数支卖本等客商皆守支维
艰日渐贫困以至如此夫以太仓有限银两既不足以
卷一 第 28b 页
给各边军马之需而盐课成法又日益废坏无以接济
急用万一复报有重大声息势须多用粮草不知朝廷
将何以处之近该太监刘允差往乌思藏赍送番供等
物奏讨长芦运司见盐一万引两淮运司见盐六万引
跟随人役类多挟势谋利或至各支一万引乃夹带至
八九万引以此载盐船只填满河道南北官民商旅舟
楫一切阻塞不容往来其所用拽船人夫二三千名威
势逼迫役及妇人所过之处怨声载道非惟有坏盐法
卷一 第 29a 页
抑恐激成他变臣等实切忧之夫朝廷之所以遣允赍
供以取佛徒者盖欲崇尚其教也然彼佛氏之教本以
慈悲不杀悯念众生为心今允等所过地方军民供亿
乃至于颠仆道途死亡相继就使佛尚有灵闻此苦事
亦将蹙额不乐而不忍见矣如此而欲奉佛求福其可
得乎又况乌思藏乃西番化外之教其徒饮酒食肉不
知戒律亦佛氏之所耻言者圣明在上正宜申严禁戒
远斥其人岂宜崇信供奉浪费国计以贻天下生民无
卷一 第 29b 页
穷之害也哉再照陜西延绥甘肃等处连年灾伤米榖
薄收人多饥馑加以去年敌骑便入抢掠又有回贼累
次作耗疮痍之民尚未苏息地方十分艰苦钱粮十分
窘乏彼处官司计无所出见行奏乞赈济方患无以应
之今该司礼监传奉圣旨差御马监太监张玉前去彼
处造办应贡各样土宜物件其合用钱粮茶品等项欲
令陜西镇巡三司等官及甘肃地方官员计处交与张
玉置办凡百大小事情悉听张玉便宜处治所在大小
卷一 第 30a 页
衙门母得违阻令臣等备以此意撰写敕书臣等踌蹰
惶惧未敢仰承圣意缘前项地方既值兵荒贫窘民不
聊生前项措办钱粮欲取之于官则库藏匮乏欲取之
于民则闾里空虚其太监以下人员至彼之日所费又
复不赀为彼处官员者若欲抚恤军民则恐以违诏致
罪若欲奉行诏旨则恐严刑峻法之下民穷盗起别生
意外之患此固为人臣子者皆宜为国深虑者也而况
忝居内阁义同休戚如臣等者乎又况甘肃切近土鲁
卷一 第 30b 页
番诸界设若内地盗起彼必乘机入为边患地方安危
关系非小至于便宜处治惟统兵官员临机济务得以
行之寻常公干岂可援引为例伏望皇上俯垂天听亟
将刘允取回今后凡有奏讨盐引者一槩不与重念陜
西岁荒民贫钱粮无处出办仍将张玉停止不差前项
敕书免令臣等撰拟地方生灵不胜幸甚臣等无任恳
切颙望之至谨题请旨正德十一年月日
 郁洲遗稿卷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