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里集-明-杨士奇卷十八

卷十八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东里文集卷十八    明 杨士奇 撰
  墓志铭
   王竹亭先生墓志铭
国朝混一之初天下耆儒硕师往往多在徵诏数下或
进而阶显融佐化理或退而信廉节成后进皆卓然有
益於世也是时泰和王竹亭及其弟子启两先生正学
笃行高风直节表表乎大江之西洪武二年子启先生
卷十八 第 1b 页
首举明经为监察御史明年竹亭先生以说书徵既至
上书论事更授福建盐运副使以老得辞子启先生后
升广西按察佥事又擢知崇庆州政治赫赫已而罢归
时竹亭先生春秋六十馀子启先生亦几六十伯仲恭
爱隆然居必一堂出必雁行长身玉立俨乎端恪巍冠
褒衣襜襜甚伟盖望之如神人无不肃然起敬畏者
至其接人色庄气温雍容怡如语简理尽无不乐就之
焉竹亭先生讳沂字子与竹亭其别号幼读孟子即知
卷十八 第 2a 页
辨於义利稍长刻厉学问尝从元进士杨升云彭复初
治周易造其突奥自六经至于周程朱张之书靡不深
究及子史百氏咸旁通博考盖於天人之微圣贤之蕴
往古治乱成败之故蓄之富察之审言之的而履之确
也尝一试有司不合即不复出教授於其乡而所交㳺
往还皆当世名人元季江西参政沁布阿咱尔守赣州
礼遇先生辟为行省照磨又承制授吉安路治中俱不
受逮皇明龙兴洪武三年广东行省聘考贡士试是年
卷十八 第 2b 页
侍御史吴去疾言泰和王沂经学操行宜在侍近遂徵
为说书至未几而归益以成就后进为务从学者愈众
倾竭底里随其材而笃之而皆有成先生资识高明内
贞外和器度𢎞伟规范自然安成进士刘云章尝赞之
曰渊乎𤣥酒之在尊凛乎太阿之未出匣皭乎其清而
挹之弗竭薰乎其和而即之弗可狎又曰使及门孔氏
则风雩之咏归端章甫之礼乐固将进退绰然而特视
其所合盖确论也先生孝友笃志岁时葬祭循古礼燕
卷十八 第 3a 页
处必严未尝启口及人过失有文集若干卷承旨宋公
濂为之序诗若干卷襄城杨伯谦序之洪武十六年某
月某日卒年六十有七王氏世有德义其先出晋司徒
导之后由金陵来徙至宋户部侍郎贽显于仁宗朝事
载郡志又若干世至圭为荣王府宾客与周文忠杨文
节皆善学者称虹溪先生虹溪若干世至性夫性夫子
以道元季韩公复尝荐之以亲老辞二子先生兄弟也
先生娶陈氏继李氏皆有贤德子男一伯贞举明经累
卷十八 第 3b 页
官琼州知府女一嫁严𤣥龄孙男二信直直举进士为
翰林修撰曾孙男八女三先生初葬千秋乡大径之原
至是琼州公丁李夫人忧改葬先生新山之原使直属
士奇铭墓士奇盖生晚不足究知万一然念乡人老长
识先生者尽矣当时门人亲受教者亦多不在将使后
之学者有志乎先进其何所考法也且士奇於王氏重
世好又少尝侍教先生兄弟及琼州公矣故不敢辞不
敏不铭谨述其所知大槩而为铭曰
卷十八 第 4a 页
奕奕王山澄江洋洋猗欤先生邦人之望江山出云雨于
下土君子之道有蓄不施道之传矣孰不为材佐理于
隆济济偕来世其远矣后来何师猗欤先生曷究予思
   欧阳三峰墓志铭
永乐癸巳七月甲申西昌欧阳三峰卒欧阳氏之宗及
其戚姻皆哭失所庇赖乡之士君子皆嗟悼出涕曰善
人已矣邑大夫亦叹息言继自今处士之庐奚所致礼
乎三峰讳某字以忠三峰其号也欧阳氏出唐吉州刺
卷十八 第 4b 页
史琮与宋少师文忠公同祖琮之后居庐陵十四世徙
万安之常溪又七世徙泰和又六世至元国子学录德
高生觉先三峰之考也妣韦氏三峰自幼淳厚器宇凝
重知力于学家族故饶裕少壮者竞侈靡为豪三峰独
执俭约澹然布素自得也既壮踰淮涉汴以游乎齐鲁
赵魏之间纵览山川交其豪俊而见闻广矣归而益从
乡先生讲说以求归宿之地会元季盗起所在充斥三
峰发帑廪聚义勇保障其乡族乡族有穷乏者皆赈给
卷十八 第 5a 页
之国朝既平僣乱定天下三峰老不堪事则聚其子孙
暨族之人告之曰吾不幸丁世变崎岖兵乱数十年幸
脱一生於万死得复见太平然吾老矣汝曹于今得逸
居优游嬉适不知有强凌众暴之患者非上所赐耶不
尽学问以冀效用一官报大德且增辉于前人乃龊龊
与草木同朽腐哉遂礼致明经师教授塾中旦暮则三
峰程督于内数年欧阳氏之文学日益盛歌鹿鸣而升
者前后相望佐政典教者皆有闻于时焉三峰持身治
卷十八 第 5b 页
家悉以礼丧祭不用浮屠老子法遗戒子孙世世勿变
脩宗谱以示族人曰毋忘本也尝有盗劫里中举族仓
卒出避三峰独入取家乘及先世告身怀之然后去曰
他可复致也虽耄期春秋必亲率子弟谒先墓其孝敬
盖出天性外氏有先墓里豪以计夺之外氏子孱弱不
敢言三峰毅然白其事于官卒还之又为刻石表诸
墓道所为义举多类此与人交表里一致遇族人及乡
人之子弟必勉以孝弟忠信岁邑大夫举乡饮礼宾必
卷十八 第 6a 页
于三峰朝廷行养老之典使者屡即其家赐酒肉帛享
年百有二岁可谓福酬于德者矣娶韦氏有淑德先一
年卒子男二子瞻子宗皆先卒女一嫁刘敬先孙男三
允宣先卒允成俊永乐二年进士由翰林庶吉士擢礼
部仪制清吏司主事女五张叔伦刘俊秀宋平原萧可
嗣萧础绅其婿也曾孙男七澄□沛渊瀚渤潘女若干俊
闻讣请于朝将归以翰林庶吉士余学夔所述世系行
实来求铭呜呼三峰士奇祖父行也表先进以仪后人
卷十八 第 6b 页
其可以辞谨按状叙而铭之铭曰
温其如玉兮德孔良来祉福兮寿而康后有敬承兮百世其昌
   元龙兴路儒学正杨公墓志铭
宋忠臣建康通判赠徽猷阁待制谥忠襄吉水杨公之
七世孙曰伯恭倜傥魁伟有才略敦大义元季为龙兴
路儒学正时陈友谅兵掠江西诸郡皆无守备伯恭首
上书藩宪大臣陈用兵理财数事其言闿切又言宜宿
重兵江州扼汉沔之咽喉固江右之藩屏众迂视之既
卷十八 第 7a 页
而朝命刘鹗守江州中道闻警止龙兴未进伯恭为画
计募蕲黄丁民之奔来者给兵仗使随行既行又数贻
书促鹗曰及今尚可为不可缓也又数数以策干藩宪
独宪使韩准与伯恭意合而典兵者不见听用友谅既
连陷诸郡伯恭以义劝率诸大姓之奔窜在外者出壮
勇捐金帛为尅复计事集辄为典兵者所沮遂罢归不
出未几而龙兴亦陷矣友谅既败死江西内附诏举故
官有材干者用之伯恭以疾辞伯恭讳谦风采凝重孝
卷十八 第 7b 页
友出於天性少受经于乡先生刘粹衷其学务实践后
补国子生用前代忠贤之后特赐出身得学正首上言
建忠节祠於乡郡以励风俗朝廷从之在官创学规及
课试法以勉学子先圣殿学舍书籍礼器有敝者皆
完葺如新广学田以膳士居家不问有无倾赀复忠
襄赐田於异姓曰弃此则弃先德矣以诗振起族人平
生与人言忠义事尤恳切云祖某考某妣某氏娶某氏
子男二旭昶昶尝举贤良以亲老辞女三皆适宦族
卷十八 第 8a 页
孙男若干其卒以洪武某年某月某日享年若干其葬
某原既葬廿有几年孙尚节以余同宗谱奉事状属为
铭夫忠节人道之大端也士食国家之禄不幸而丁艰
难危急之际怀负器能有所格不得展其分寸郁郁焉抱忠蓄
愤而不能自已者非其命也夫若伯恭可谓无忝其家者矣铭曰
渥洼之出卓荦超逸不疾而速千里一息胡羁弗乘而
骖驽骀卒蹶以仆呜呼昌追奕奕杨氏忠节兴家厥后
绳绳袭芳趾华伟欤先生一命在下君臣之义允执惟固
卷十八 第 8b 页
材与志偕孰抳其行吾殚吾心卒遏其成亦既全归从
我先祖先德世承式观来者
   萧伯玉墓志铭
夫孝百行之先也孝可以通天地格鬼神而所愿必遂
者诚之至也有天下国家必重乎此有卓然躬履斯行
于下必纪诸史氏传诸后来者世教之所系也然考历
代所纪率皆不过十数人岂以其道虽易实难而由之
者鲜欤抑有之或处乎幽夐寂寞之滨世莫得闻之故
卷十八 第 9a 页
隐而弗见欤若今抚之乐安萧岩伯玉其行有诚其既
处乎幽夐寂寞之滨矣宜世之知者寡也方伯玉丧父
时生四阅月其母育之稍长能服母之教以有立十馀
岁即躬任繇役诣京师不以公事忧其母甫冠坐累谪
戍万里东海外且行辞其母跽曰男子出门行四方无
不可如意非有所患苦惟大人善自怡勿以儿故戚戚
自损顾其妻董负二岁子仪在傍戒之曰离别常事耳
惟尽力恭事老母长育幼儿使不失儒业足矣妻应曰
卷十八 第 9b 页
诺伯玉虽外为好言壮色以宽母意实中心悲念远去
母不自堪也即日素食仰天而誓冀复生还见母有如
不生还见母终身不复饮酒食肉幸复生还见母即死
不恨既及戍所久益颠沛艰难而持行愈厉恒曰吾不
孝不获侍吾母又可倍其教而贻其忧乎戍之长官察
其贤皆礼重之遣子弟从之学问有过爱之具醴馔强
进之者曰非饮食莫养身体爱身即爱母矣不听而泣
下潸然酸楚不已左右皆为感动盖其心旦暮动息无
卷十八 第 10a 页
斯湏不在母侧后二十有七年竟以公命得过家省母
时其母已七十馀尚康宁无恙母子相见欢如更生焉
书有之民之所欲天必从之夫惟欲之出乎不善者不
可以望得於天茍善矣无弗得者伯玉是已无几伯玉
以疾卒于家永乐乙未十一月也享年四十有九伯玉
自幼嗜学博涉书史喜为歌诗而性耿介不肯枉已徇
人急人之急虽处穷阨屡斥所有济人匮乏未尝有顾
惜意祖自新考体仁母张氏其配董氏先卒继王氏子
卷十八 第 10b 页
一人即仪永乐乙未进士孙男若干仪卜其卒之明年
某月葬于乐安之某乡某原先事奉状请余铭余既得
其行又考知其世所由来为之铭曰
有儒其宗世泽孔厚迁自吉阳自其鄂守𣲖于萧坊益衍益蕃
春秋经师山弯复迁历其曾𤣥迨伯玉甫繇孤奋兴卒郁于
下嗟伯玉甫允笃孝思孰其遂之匪天矜之故乡之园孝子有
坟孝有锡类来来无替
   御医赵彦如墓志铭
卷十八 第 11a 页
太医院御医赵友同字彦如大臣尝言其文学於上时
方脩永乐大典即用为副总裁后脩五经四书及性理
大全书又用为纂修书成皆被宠赐於是知彦如者皆
为之喜且意其将有词林翰苑之迁也而彦如亦冀得
一职于此为其亲荣未几以母丧去又未几以病不起
呜呼惜哉彦如沉实温雅有行义自其少笃志学问手
一卷祁寒盛暑不释尝授经前翰林承旨金华宋先生
为文章贯穿经史优柔缜栗或丰或约必归宿于理今
卷十八 第 11b 页
祭酒胡公教谕华亭时首举为训导既而浙江布政司
聘考乡试华亭满九载天官考最当升太子少师姚公
言其䆳医诏升太医院御医会浙西水有言彦如知水
事者又奉诏从今户部尚书夏公往治之士恒患有所
负挟无所遇而不见试也若彦如所长数数见用于世
彰明如此其可谓荣遇而无憾也矣彦如系出宋南阳
侯仲矿仲矿生士翮为武节大夫处州兵马黔辖因家
处州士翮生武义郎不玷官浦江子孙又徙家焉曾祖
卷十八 第 12a 页
崇傒祖必俊父良仁又徙苏之长洲故彦如今为长洲
人母郑氏彦如卒於永乐十六年四月一日春秋五十
有五所著有存斋集若干卷藏于家娶邵氏子男三季
珣季谅季成女二华信张瑜其婿也孙男一人同文其
子卜以卒之岁十二月某日葬某乡某原先事以治命
赍监察御史张循理所具事状来求铭盖余知彦如者
铭曰
士之所贵实有诸内有蕴而奇贵弗时遗昆冈之产用则为宝
卷十八 第 12b 页
为瓒为圭彼此奚较呜呼彦如既试有闻肆余作铭慰其九原
    王处士墓志铭
礼部仪制郎中安成王芳荪既迎其父处士君就养京
师永乐十三年三月芳荪扈从北京其弟泸汀奉处士
归故乡四月六日溯小孤山中流暴风覆舟舟中人皆
溺死独泸汀附片木漂泛数十里得济而求其父尸及
舟数日不复有踪迹矣七月芳荪始克闻讣奔归道出
南京过余哭且拜曰不肖孤不孝不幸罪逆深重不自
卷十八 第 13a 页
殒祸延先父至於大故重不幸不得奉遗体复土世之
为人子其重不幸岂有如不肖孤者号天叩地无所逮
及惟昔之人有取冠衣而葬之者孤不自揆辄循斯义
庶以繫吾后之人无穷之思惟葬必有铭幸哀而畀之
余惟圣人制葬以藏体魄者也既泯没无所事乎藏矣
而必有事于藏者孝子之心也礼有以义起者冠衣吾
亲之所遗也其气泽存焉其没也神将依之故祭礼有
设裳衣之制则墓而藏之从而识之曰此吾亲之藏也
卷十八 第 13b 页
其於义可也於是得监察御史胡启先所状处士世次
行谊为序而铭之叙曰王氏世居庐陵郡北栋头里后
迁安成连岭数世至宋敷文阁学士泸溪先生庭圭又
数世迁蒙冈而族益盛后至希旦及其子所安家富於
於赀而皆有善行处士之大父父也处士讳缉字思学
自幼敦厚颖敏有志学问稍长益通经史百氏之说喜
赋诗兴之所至援笔立就往往为人传诵善谭论每据
事推理娓娓听者倾服恬于利惟以畜书教子为务或
卷十八 第 14a 页
劝广生产以贻后者曰非遗安之术也享年六十娶刘氏子
男六泸源起家乡贡进士杭州府儒学教授礼部仪制
司郎中即芳荪也泸湍泸沄泸潨泸汀泸济女四刘守经
姚明哲戴跃渊姚某其婿也孙男若干女若干铭曰
化机之运始必有终终底乎尽众万斯同孰后孰先孰
毁孰全孰知森焉不为平原斯以达观任之自然郁郁
高坟必有封之惟义之推孝子之思
   周仲举墓志铭
卷十八 第 14b 页
永乐十五年十月十八日巢县丞周仲举卒又明年翰
林编脩周孟简以其兄侍读崇述所为仲举事状致其
孤之意请为墓铭属余久未暇崇述扈从北京又以书
来趣铭崇述孟简皆仲举从弟仲举吾郡之彦也其出
也人皆谓其必将有立及其卒也人皆以为世道惜之
盖仲举学足以为政才足以济务行足以仁民而厚俗
且素于余往还此其余之所宜铭也仲举讳纲以字行
少孤其家故饶赀产旦出理繇赋暮归读书为学有志
卷十八 第 15a 页
世用永乐初偕崇述孟简中江西乡试部使者表其所
居坊曰三桂明年仲举病未上四年中会试廷试赐进
士出身赐敕奖励加道里费俾归益进其学六年召至
命观政都察院都御史言其能擢广西道监察御史持
大体推明致公办理被诬者百数十人岁馀坐失觉察
降昌平县丞到官悉心访民所欲恶建罢十数事令与
簿皆敬服自是事可否皆惟丞之听仲举临事恕而处
已严吏民悦服稍暇进诸生与论学业诸生人人喜得
卷十八 第 15b 页
师益务自进邑人长老亦皆私窃称丞之贤曰前此未
尝有也已而丁内艰去会诏有司举贤才昌平郓城两
县令交章举仲举服阕至犹以御史时事止改巢县丞
凡所持身治民一如昌平郡檄督运诸邑竹木诣北京
且行而病作或曰曷俟少间乎仲举曰臣子之事君父
可顾已利害耶遂行至邳州而卒其友李兼善官邳学
具棺歛殡之明年其孤至邳启殡以归易棺容色如生
仲举为人温厚简重出处一致不以穷达有所加损与
卷十八 第 16a 页
人交必诚不为表襮而其所有诸中宜诸用者自不可
掩惜乎遽止於是也盖年四十有五其先自吴太尉瑜
之子都乡侯𦙍废徙庐陵始家焉后又徙吉水今居吉
水桑园里高祖希贤宋咸淳进士曾祖方大祖仁远元
太子说书考子敬妣刘氏永丰名族娶傅氏子男七颖
颙颀颢頔顼颐顼蚤卒女三李鼎新黄修爵其婿也季
未行孙男若干其葬在某乡某原铭曰
茅萧之莛以为桴乎纂组之华以饰襦乎纷其集荂独
卷十八 第 16b 页
于枯乎嗟若君子恒于于乎
   翰林庶吉士陈孟洁墓志铭
余幼失怙寡兄弟依学外家孟洁少余一岁余两人自
五六岁狎居相得如同产至于今四十年出入相辅讲
学相资忧患相恤如一日余岂谓遽铭孟洁之葬耶始
余入翰林之四年孟洁与其从弟孟京同登第为翰林
庶吉士余三人者同官相聚处甚乐也又四年余与孟
洁哭孟京而余铭其葬夫孰计踰年又哭孟洁而铭之
卷十八 第 17a 页
哉孟洁陈氏讳廉以字行其先避五代之乱繇金陵徙
泰和诗书科第连续之盛甲他族曾祖主一祖心吾为
江以西大儒学者称海桑先生父孔硕皆有厚德母罗
氏邑处士晋用之子处士节义凛然孟洁幼时亲承海
桑先生与处士之教又颖敏过人读书日千馀言通其
大义十二治诗经下笔为文章粲然有声誉於先生长
者其事亲能适其心未尝得一钱以入私室孔硕公从
子孟省有怨家欲报孟省孟省已卒则搆诬词嫁祸孔
卷十八 第 17b 页
硕公孟洁愤曰无父焉用我为伏诉阙下孔硕公得
白不陷于诬孔硕公没抚育弟妹甚厚长悉力为毕嫁
娶皆备於礼宗戚故旧有急趋赴之恒恐不及平生为
人排难解纷不可数计而不为荣磊落豁达喜交际四
方贤士大夫过泰和者必造其庐倾倒而后去永乐乙
酉以国子生中应天府乡试明年中会试礼部遂擢林
环榜第二甲进士授翰林庶吉士与修永乐大典为校
正官性嗜酒虽纷冗不废尝曰王猷爱竹岂比我哉
卷十八 第 18a 页
竟坐是致疾疾革壶觞犹在床榻间卒於永乐八年十
一月十三日享年四十有五娶萧氏子一人年将归其
丧葬故乡时罗孺人方就养来京师孟洁遽不起恒昼
夜哭已而呼余曰甥宜铭廉其毋使遂泯无闻呜呼余
虽不忍铭而义宜铭矧孺人命之为之铭曰
其为人也急义其发身以进士庶光绍乎先世其弗阶
於显融也殆将以遗于来裔乎
   故翰林侍讲承直郎王君墓志铭
卷十八 第 18b 页
宣德元年三月二日翰林侍讲王进汝嘉卒馆阁自大
学士而下咸走会哭已而共嗟咨叹曰当国家用儒
之际奈何其丧贤者且两朝史事方严柰何丧文学老
成人相与悼惜不已汝嘉为人惇实内贞外和行修识
明学该博尤熟书春秋为文章和平宽厚一傅于理勤
职务虽老不倦虽风雨寒暑不自逸而折衷群议辞气
雍容简而适当故所为悼惜之者非徒以寮寀之故交
㳺之私也既卒之两月其子篪奉榇归葬其乡以翰林
卷十八 第 19a 页
脩撰张洪所述事状求葬铭余於汝嘉有斯文之契廿
又六年义宜铭故序而铭之序曰王氏其先京兆人唐
大理卿藻从僖宗幸蜀家蜀之遂宁九世至拯事宋理
宗为吏部侍郎遂家苏之长洲生矩之元温州路总管
总管生光祖常熟县尉县尉生平孙黄岩盐场司令司
令生立中松江府知府知府三子琏洪武中吏部主事
汝玉右春坊右赞善兼翰林编修季汝嘉也自幼喜学
问颖敏异群儿十岁从师受经下笔敷绎义理已津津
卷十八 第 19b 页
动其长者侍松江君宦游浙东西所亲炙日广造诣曰
深矣平居孝亲敬兄一本于至性尝坐累谪戍五开后
举明经为武昌府学训导历九年升大庾县学教谕所
至尽心启迪学者率见成效初被召脩永乐大典为副
总裁又召脩四书五经性理大全书成皆受重赐遂升
翰林五经博士授迪功郎秩满升侍讲授承直郎永乐
中考乡试应天府广西广东各一考会试礼部三无敢
干以私者洪熙初建𢎞文阁时翰林学士杨君溥偕汝
卷十八 第 20a 页
嘉四人者受命曰直其中礼遇甚厚汝嘉与人交久而
敬澹而可亲於义当然未尝有所不尽一时王氏之盛
汝玉汝嘉先后入翰林汝玉文名闻天下而士君子论
行已有道盖於汝嘉无间言云汝嘉蒙恩赠其父为翰
林侍讲承直郎母任生母黄皆为安人封其妻葛安人
二男子节篪皆好学有立篪选永乐二十一年乡贡二女子皆有
归一孙钦汝嘉没时春秋七十有二庶几可无遗憾者欤铭曰
介如石温如玉嗟君子兮不可复兮
卷十八 第 20b 页
    沈生墓志铭
生名潮翰林侍讲学士华亭沈公之冢孙永乐十九年
十一月二十九日卒年十八内之为祖及母以下皆哭
之恸外之为沈氏戚姻朋友而知生者皆走吊为之悼
惜流涕呜呼生果不可多得哉生天禀端粹悟解颖敏
初入小学丧其父时学士公扈从在北京其叔教之授
读数过辄能成诵学书辄有可观而教之事遵而行之
未尝违居家孝友如成人虽家人不见其率易一言既
卷十八 第 21a 页
出就外傅日务自进盛暑雨雪不废数年学士公奉诏
归方恸不复见冢子而见生如此更大慰喜遂以至北
京益自策励从明经师昼夜自力母忧其过勤数止之
则退而潜为之病犹不辍盖病数月而卒既卒家人探
其箧得所为五七言古体近体诗千馀首四书尚书义
累帙手录近代名人诗文及临写古法书尤多而其读
书为文作字率有日程初皆未有知之者呜呼生於勤
学慎行固天性欤一时士大夫子弟亦有如生者乎且
卷十八 第 21b 页
生学士公所望承家而亢宗又生之父母其子男惟生
一人今死矣岂独为生之不幸哉生父孟芹母高氏吉
安府学教授士谦之孙学士公将归葬生于其乡求余
铭余与学士公邻居十年实知生为之铭曰
玉毁于璞兰折于萌不及其成于嗟乎沈生
   故左春坊左赞善徐公墓志铭
永乐甲申春诏简东宫官属时詹事春坊司经其长贰
以廷臣兼之次简六科中书及太学郡县学官升而用
卷十八 第 22a 页
之自太学升者两人博士天台徐善述好古升左司直
郎助教郓城晁铸景范升右司直郎其学问之正操履
之笃温厚而简静皆为缙绅君子所重以为辅臣之良
也后十年景范年八十奉命致事归好古升左赞善永
乐己亥九月景范卒于家十月己亥好古亦卒於官盖
缙绅君子又皆嗟咨悼伤老成之丧也好古一志儒者
之学尤䆳书经其讲说及作为经义皆精确非众所及
少为郡学生已有声誉洪武中初行岁贡法首充贡入
卷十八 第 22b 页
太学六馆之士皆推之祭酒宋纳严不可近独礼接好
古岁馀诏选太学生为州县教官好古为首授桂阳州
学正赐敕符后丁父忧服阕改和州学正用荐升国子
博士经其教者率有成尝预纂脩翰林者累年考乡试
者一考会试者二士服其公其在春坊一用所学进对
之际简明质直必据正理故尤见礼遇而卒之日皇太
子亲为文祭之极褒惜之意好古平居寡言其中所执
确然未尝枉已徇人性澹泊寡交处家贫于于自足手
卷十八 第 23a 页
一卷虽老不释可谓贞而绝俗者矣年六十有七而卒
徐世家天台宋之亡其幼主趍庆元南奔元兵追之徐
氏有为进义副尉者率乡兵扼关岭之险元兵不能度
宋主得浮海去元兵既入天台徐氏无少长皆被害独
乳媪负所乳儿脱走得全好古高祖也自高祖至其父
皆业儒好古娶朱氏邑名家有妇德先卒子男二行衍
女四长适翰林庶吉士永嘉王道次适同邑朱夔二未
行孙男三光孝光奇光茂女一既卒之明年行衍奉柩
卷十八 第 23b 页
归卜某月某日启其妣之竁而合葬焉先事以庶吉士
叶颖所述行状请铭士奇初被徵与好古同事翰林及
其擢春坊又同寮相与二十年知之深矣为之铭曰
忠信以为车兮廉洁以为旟兮道乎平直之衢兮确乎
不可以渝兮展乎君子之儒兮
   龙仁安墓志铭
龙氏故吾邑名族其先在宋有讳纳者自永新烟冈徙
居邑西甘溪之上世畜钜赀而服诗书至登举淳祐四
卷十八 第 24a 页
年进士为廉州推官及弟际为临江教授而声望益著
教授仁安之几世祖也而自仁安之曾大父以下皆退
伏不仕曾大父某大父某父某母彭氏仁安讳居自少
务学问年十八出授徒里社为养亲计县大夫起前国
子学录萧执先生授诸生经又选仁安补诸生其学日
益进矣卒白归养其亲於事亲友诸弟皆尽其心於宗
姻乡䣊缓急必赴辍有馀济匮乏靡间於疏戚閒暇放
意山水之间临清荫茂竟日忘返或稍出为远游务自
卷十八 第 24b 页
歛闭喜为诗有永言集未尝辄示人永乐癸卯十二月
十三日以疾卒春秋五十有九娶汤氏子男五粲玑暄
珌旦孙男九某某粲举乡贡今为国子生闻讣缞绖奉
翰林脩撰陈循所述事状诣余哭拜请葬铭将归而纳
诸墓仁安於余所居东西相距仅半舍然生平乡里裁
一再相见前二十六七年邂逅武昌挽余入舟酾酒脍
鱼仁安性不饮而举大爵饮余不已夜半忘醉相与抵
掌剧谭余戏之曰以子之材少自见绾银黄垂三组顾
卷十八 第 25a 页
不易耶乃俛俛默默如此乎仁安亦冁然笑谓余曰子
自恃其终於此乎居不足以睎子将子欲晞居亦易得
耶忽忽如昨日语而仁安已矣嗟乎仁安岂有睎於余
哉而余之欲睎仁安者仁安亦恶足以知之乎铭曰
孰不于馗而㳺于艽孰不于昭而恬于幽莫之匹休亦
孰与仇终之优优归妥乎斯丘
 
 
卷十八 第 25b 页
 
 
 
 
 
 
 
 东里文集卷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