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庵文选-明-胡俨卷首

卷首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集部六
 颐庵文选       别集类五(明/)
  提要
    (臣/)等谨案颐庵文选二卷明胡俨撰俨字若
    思南昌人洪武末以举人授华亭教谕永乐
    初擢翰林检讨与解缙等同直内阁迁国子
    祭酒洪熙元年加太子宾客致仕家居二十
    年而卒事迹具明史本传俨学问该博于象
卷首 第 1b 页
    纬占候律算医卜之术无不通晓其在朝称
    馆阁宿儒朝廷大著作多出其手修明太祖
    实录永乐大典皆为总裁官而以议论戆直
    为同僚所不容故久于国学未能悉究其用
    其诗颇近宋江西一派词旨高迈寄托深远
    与三杨之和平安雅者气象稍殊文章则得
    法于熊钊钊学于虞集师授相承渊源极正
    故其气格苍老可以追踪作者为明初之一
卷首 第 2a 页
    家焉明史艺文志载颐庵集本三十卷此集
    诗文各止一卷乃后人选本非其全帙然尝
    鼎一脔亦足以知其槩矣乾隆四十五年三
    月恭校上
       总纂官(臣/)纪昀(臣/)陆锡熊(臣/)孙士毅
       总 校 官 (臣/)陆 费 墀
卷首 第 3a 页
颐庵文选原序
登崇山则知乔木之众也既而入巴蜀登岷峨见梓檀
焉小者合拱大者千尺枝干层云根蟠巨壑经千万岁
而风霜不能凋斤斧不能加者则知其材矣其于人也
亦然见欧阳公以为幸也及见曾南丰苏子则又知其
人焉今士之于世也可以立身可以行道而不弃于当
世者有如欧苏南丰者乎其文章之作有比于三子者
乎抱贯道之器而驰骋乎庙堂之上游泳乎六经之中
卷首 第 3b 页
规矩乎政治绳墨乎纲常酝酿成太平之业其道将以
传乎万世之下者非老于文学曷能行其道哉是书者
豫章颐庵先生国子祭酒胡公之文集也观先生之文
则知先生之德之行之才之志出于人也尚矣盖文可
以观人可以取士故圣王之所以得人未有不由于斯
自汉唐以下得其文之优者独称韩柳二人而继之以
欧曾苏三君子而已文岂易言哉今先生之文其辞雍
容而其气洋溢蔼然蔚然之意见乎言义之表故其文
卷首 第 4a 页
幽深混涵人莫可测仰而视之若匡庐华岳岿然有层
峦叠嶂莫能跻其分寸俯而察之若彭蠡洞庭浩乎洋
洋莫能得其蠡测臆而思之若空明之灏瀚味而咀之
若𤣥酒之与太羹其高处若蹑层霄挽牛斗于星河之
上其妙处若郢人之斲垩凛乎其不可犯而又得之其
妍丽也若桃源春晓霞舒雾捲旭日初旦也其抑扬也
若天驷脱羁振鬣一鸣而万马皆喑其壮也若横㮶西
风挥戈指日其清也若老鹤之巢松孤猿之叫月其幽
卷首 第 4b 页
深思远者若幽兰之发乎深谷但闻其芬馥而莫测其
所从来非有眼力者曷能识也是知文章之于得人也
难矣先生始以文学魁乡贡三任黉宫之职再擢县令
以寄百里之命遂入翰林以掌丝纶出纳帝命于明堂
之上再拜春坊为青宫谕德辅赞皇储未几举天下文
章道德之士取才德之优者独先生一人耳以继宣圣
之道为国子祭酒师范天下可谓贵矣荣矣如是者几
四十年先生以老疾辞禄告归天子不忍其去国再拜
卷首 第 5a 页
太子宾客归豫章之城南卜筑以居可谓介尔眉寿锡
尔景福以老此生士之于世行于仕途而得荣归故里
者虽古之明哲鲜能及矣其莆田方伯静者好学之士
也尝得先生之文稿焉一日予以文学自论伯静乃出
是书而献之其间文理皆出人言意之外或一篇之中
一句之内有得性理之奥者有出于神奇之妙者不觉
心与妙融且惊且愕未尝不为之掩卷兴叹嘅然自释
便觉胸中有所自得若述志感寓归休之赋别墅之文
卷首 第 5b 页
听雪之记大有过于人矣其楚词也如谒文丞相祠及
石鼓毁璧秋风等篇皆深得骚体其意趣高古而人所
形容不至者而皆得之矣又若友竹友桐之序皆能摹
写造化而得物之性情可谓尽其神矣岂庸腐可得而
想像哉至于诗词乐府之作如述古杂咏之诗大能感
发人之情兴又可嘅也其碑铭墓志也如温忠武公庙
碑之作皆能昭述前烈以继后世万古一日也若是者
实文章之欧冶可以陶铸后学尝谓文章乃天下之公
卷首 第 6a 页
器其高下浅深盖有不可掩者矣故君子欲成人之美
者岂无一言以述之乎是谓桴布鼓于雷门击瓦缶于
宣室诚可愧耳宣德壬子正月十六日涵虚子臞仙

文运之兴与世运相表里士之生于其时者亦必通经
博古积学制行得以昌其辞蕴和顺于中英华□煜焕
乎其不可掩也南昌胡若思笃学好古于经史百家之
言靡不研究发而为文积以成编予得其书而读之其
卷首 第 6b 页
气英迈其辞雄伟其所本一归之义理之渊微彝伦之
雅正无委靡不振之习有浩博宏广之容其所以养之
于中不浅而深也明矣文章之行世其来已远唐韩子
拯其弊而振起之至宋欧阳子与苏曾王诸君子一时
文章之盛何可及也近代作者南北不乏其人盖亦有
会通振扬乎唐宋之声华者矣五六十年间予得承事
先辈就而论之尤严于叙事之简当书法之公正厌牵
联而蹇滞也重断制而明切也且曰长江大河平铺漫
卷首 第 7a 页
流高山深涧泉出激冽无往而非文也执笔者想像而
求之有迹者可知无迹者难会也若思乘国家之兴运
宦游之隙博究书籍之奥名物度数之故注笺训诂之
繁厚积而薄发之年方富力益彊其必将鸣乎国家一
代之盛而追踪乎古之作者因题其集之端信其有传
于世也洪武甲戌三月七日郡人熊钊序
国子祭酒兼翰林侍讲豫章胡公若思汇其文凡若干
卷属予为叙予疏陋寡昧无穷理精义之功乏闳深博
卷首 第 7b 页
特之见何足以叙公之文哉故久无以应命而公固属
之有不得辞窃惟文者言之成章而可诵之谓也古之
立言君子修辞以著其德业故曰有德者必有言然徒
能言而不本于道德之实是亦艺焉而已故曰有言者
不必有德周子曰文所以载道也轮辕饰而人弗庸徒
饰也况虚车乎盖尝求之六经之文平易简淡而理致
微密大而无所不包小而无所不备故斯道之所寓者
亘千万世而不息也若夫战国先秦之文务为险僻奇
卷首 第 8a 页
怪艰深诡异捭阖纵横以趋时好言非不美而支离畔
道矣今公之文沉实不肆温厚雅赡有疏宕之气凿凿
乎欲追古立言之为盖其履师儒之位表率学者必以
明经讲道为务而不为虚言要其归一本于道德而已
矣使天下后世佩诵而矜式之不如是不足以传远此
公之文有不可以己者如此予幸与公同朝尝同典内
制儤直之暇辄相与论文公恒自言得作文法于熊钊
先生钊得之虞文靖公间指示其说于予纲领节目粲
卷首 第 8b 页
然有条诚未之前闻盖其传之有自宜其所造之异匪
寻常驰骋伟丽蹈袭陈言以逐时好之比此予知公之
文而以是为之叙读公之文者可以自见有不待于予
言也永乐十四年岁次丙申六月壬戌文渊阁大学士
兼左春坊大学士奉政大夫庐陵胡广叙
文章之见用于时而为世所贵重者夫岂偶然哉学问
之富才气之充养之深而积之厚发而为文纯雅高古
既足以见重于世而又以遭逢盛明膺际遇之隆其所
卷首 第 9a 页
学得以见之于事为而其制作之美得以施之于朝廷
于是其文益为可贵重而人有不能及矣然而世之君
子每不能然者盖或有得于文章而不遭其时或遭其
时而文章不足以发之此其所以有不能至也若予友
国子祭酒兼翰林侍讲豫章胡公其所谓遭逢盛明膺
际遇之隆而其文章足以发之而为人贵重者欤公自
少颖发读书为文思若涌泉乡之先达长老多折辈行
与交举进士于乡历教华亭长垣馀干三县学皆有师
卷首 第 9b 页
法以荐擢知桐城县有能名今上初即大位复以荐升
朝入翰林由检讨转侍读未几为左春坊谕德遂拜国
子祭酒自始仕至于今凡三十年而居于朝者十有五
年矣承圣上之知遇沐宠眷之优隆讨论述作荐被顾
问其才识器度益明而达而其文章纯深雅奥可与古
作者并也观其铺张至治之美以黼黻乎国家之盛雄
伟光大富赡不穷卓乎其不可及也天下之人仰而望
之惟恐其或后至求所以光昭其先德发挥其事功又
卷首 第 10a 页
无不造而请焉而公应酬之者常若取诸其左右而不
以为难呜呼此非其学问之有素养之深而积之厚何
以至是哉古之君子以文名家者自汉唐宋元以迄于
今其人可指而数也其见称于后世者皆以豪杰不世
出之才而其文足以经纬乎当世故虽历世久而不可
磨泯茍一有不至则不能以行之远此古今之所以为
难者也惟公以豪杰奇伟之资负学问才识之长穷性
命之理察道德之归以上究夫圣贤之阃奥后进之士
卷首 第 10b 页
闻言而心服是可见其学之得其本者矣宜其文章之
盛美为世所贵重足以传之后世而无疑也公自念其
年既老乃以平生所著命门人编集之为若干卷以予
相知之深俾为之序予不可辞故辄为序公之出处而
论次之永乐十四年秋七月翰林侍讲兼左春坊左中
允庐陵邹缉序
文非深于道不行道非深于经不明古之圣人以道为
体故出言为经而经者载道以植教也周衰圣人之教
卷首 第 11a 页
不行文学之士各离经立说以为高汉兴文辞如司马
子长相如班孟坚之徒虽其雄材谹议驰骋变化往往
不当于经当是时独董仲舒治经术其言庶几发明圣
人之道至唐韩退之宋欧阳永叔曾子固力于文词能
反求诸经概得圣人之旨遂为学者所宗周子二程子
以及朱子笃志圣人之道沈潜六经超然有得于千载
之上故见诸其文精粹醇深皆有以羽翼夫经而文莫
盛于斯矣元之时以其经学发为文词源本深厚论议
卷首 第 11b 页
高明者盖有虞伯生焉于戏繇汉以来文之传于今者
多矣而求其不盭于经旨不畔于圣人之道卓然能树
立以名家者不数人而已文不尤难矣哉豫章胡若思
先生自其童冠从乡先生得吾郡王与耕经学之传又
从而得虞公之传益自肆力浚而深之扩而大之盖于
诸书无所不读而必本于经于学无所不通而必主于
圣贤之道尝施其政教于百里之邦矣已而入禁林典
词命侍讲读遂兼谕德辅导储君又拜大司成为国子
卷首 第 12a 页
及四方来学之师先生智识有馀材猷宏远而凡存诸
心见诸言行者皆在于仁义至为文章严于矩矱而雍
容温裕词洁义正于经旨必融会众说而推明之弗极
弗已序记铭传之类虽时应人之求未尝茍有称说非
其笃于经之道而不愧乎古君子之文者乎若夫见诸
词赋体物缘情端厚而微婉有古人之意者盖自袁伯
长虞伯生而后复见于先生焉周礼以六诗教国子而
兴道讽诵言语皆成均之教也先生又奚让哉先生有
卷首 第 12b 页
文集若干卷翰林诸公序之详矣不鄙谓余相知又属
序焉故特本其所学之正言之亦使学于先生者皆将
如先生之正其学也永乐十七年春正月十三日戊午
翰林学士奉议大夫兼左春坊左谕德庐陵杨士奇序
 
 
 
 颐庵文选原序
卷首 第 13a 页
颐庵文选原序
按六书故曰儒者讲六艺之文明先王之道经纬天地
之理也诗六艺之一也诗言乎志有诸中而形诸外则
知其人矣故诗所以道性情该物理叙风化者志之所
发也孔子删诗以明教化是使异端邪说不得以害正
道其功大矣后濂洛诸儒而又发明其理以开万世至
中至正之道而学者得其宗焉如唐韩子为浮屠文畅
送行之序柳子首倡其事以告韩子韩子乃为文以告
卷首 第 13b 页
之曰有以儒名而墨行者正为柳子言也有以墨名而
儒行者为文畅言也其间未尝有一字为送行之说盖
以圣人之道正之耳其旨微矣近世儒者有作浮屠诗
文碑记张皇诐诞之说以谄其徒以隆其事以为博学
以隳名教孔子所以尊吾道而斥异端者安在乎宋太
宗所谓孔门之罪人宜矣今是诗五百三十馀篇皆得
诗人之体而其言无一字为浮屠之说得儒者之正孟
子曰我知言吾故于是诗喜而有取焉使后之作者不
卷首 第 14a 页
流于淫辞诐说则亦可以思无邪矣故为之序宣德壬
子正月十九日涵虚子臞仙书
国子祭酒豫章胡公以所著颐庵诗集若干卷示洪俾
为之序洪因作而言曰诗三百篇盛矣五言之作出于
苏李唐山夫人之歌则骎骎乎雅颂之遗意至于建安
悲壮而激烈君子不能无世变之感及乎齐梁而侈靡
极矣唐诗倡于陈子昂遂有李杜韩柳之盛若宋诸大
儒其精深造诣盖亦可以求其本焉元起于朔漠文制
卷首 第 14b 页
疏略至元天历之间若赵文敏公虞文靖公范文白公
揭文安公亦各鸣一时之盛及其衰也学者以粗豪为
壮以尖新为奇语言纤薄音律惉懘盖自晚唐皆然末
世文弊固其势之然也圣明混一四海肇复先王之制
兴礼立学以风厉学者至于今五十馀年之间政教之
隆并乎三代年谷丰稔民物滋植四夷宾服瑞应荐至
麒麟驺虞嘉禾芝草之祥日献月进圣天子方举唐虞
巡狩之典以宣省风俗怀柔百神施恩惠于万国公卿
卷首 第 15a 页
大夫文学之士莫不各奋所长揄扬盛德铺张洪休洋
洋乎雅颂之音盈于朝廷而达于天下当是时公以儒
学德行由翰林侍读春坊谕德为大司成师表四方之
士而文章卓然名于一时盖其所作必欲追踪古人事
核而喻切辞醇而旨远沨沨乎舂容正大之音可以无
愧于古而公则欿然自视若不足也呜乎尧舜之盛尚
书载之商周之兴诗人颂焉文章有关于世道尚矣洪
与公同游禁林十有馀年朝夕承公之诲至论古之作
卷首 第 15b 页
者未尝不慨然于斯惜乎以洪之昏陋而莫能进也姑
序诸卷端俾观公之诗者有以发焉永乐十四年丙申
八月翰林侍讲钱唐王洪序
 
 
 
 
 颐庵文选原序
卷首 第 16a 页
颐庵文选原序
按六书故曰儒者讲六艺之文明先王之道经纬天地
之理也诗六艺之一也诗言乎志有诸中而形诸外则
知其人矣故诗所以道性情该物理叙风化者志之所
发也孔子删诗以明教化是使异端邪说不得以害正
道其功大矣后濂洛诸儒而又发明其理以开万世至
中至正之道而学者得其宗焉如唐韩子为浮屠文畅
送行之序柳子首倡其事以告韩子韩子乃为文以告
卷首 第 16b 页
之曰有以儒名而墨行者正为柳子言也有以墨名而
儒行者为文畅言也其间未尝有一字为送行之说盖
以圣人之道正之耳其旨微矣近世儒者有作浮屠诗
文碑记张皇诐诞之说以谄其徒以隆其事以为博学
以隳名教孔子所以尊吾道而斥异端者安在乎宋太
宗所谓孔门之罪人宜矣今是诗五百三十馀篇皆得
诗人之体而其言无一字为浮屠之说得儒者之正孟
子曰我知言吾故于是诗喜而有取焉使后之作者不
卷首 第 17a 页
流于淫辞诐说则亦可以思无邪矣故为之序宣德壬
子正月十九日涵虚子臞仙书
国子祭酒豫章胡公以所著颐庵诗集若干卷示洪俾
为之序洪因作而言曰诗三百篇盛矣五言之作出于
苏李唐山夫人之歌则骎骎乎雅颂之遗意至于建安
悲壮而激烈君子不能无世变之感及乎齐梁而侈靡
极矣唐诗倡于陈子昂遂有李杜韩柳之盛若宋诸大
儒其精深造诣盖亦可以求其本焉元起于朔漠文制
卷首 第 17b 页
疏略至元天历之间若赵文敏公虞文靖公范文白公
揭文安公亦各鸣一时之盛及其衰也学者以粗豪为
壮以尖新为奇语言纤薄音律惉懘盖自晚唐皆然末
世文弊固其势之然也圣明混一四海肇复先王之制
兴礼立学以风厉学者至于今五十馀年之间政教之
隆并乎三代年谷丰稔民物滋植四夷宾服瑞应荐至
麒麟驺虞嘉禾芝草之祥日献月进圣天子方举唐虞
巡狩之典以宣省风俗怀柔百神施恩惠于万国公卿
卷首 第 18a 页
大夫文学之士莫不各奋所长揄扬盛德铺张洪休洋
洋乎雅颂之音盈于朝廷而达于天下当是时公以儒
学德行由翰林侍读春坊谕德为大司成师表四方之
士而文章卓然名于一时盖其所作必欲追踪古人事
核而喻切辞醇而旨远沨沨乎舂容正大之音可以无
愧于古而公则欿然自视若不足也呜乎尧舜之盛尚
书载之商周之兴诗人颂焉文章有关于世道尚矣洪
与公同游禁林十有馀年朝夕承公之诲至论古之作
卷首 第 18b 页
者未尝不慨然于斯惜乎以洪之昏陋而莫能进也姑
序诸卷端俾观公之诗者有以发焉永乐十四年丙申
八月翰林侍讲钱唐王洪序
 
 
 
 
 颐庵文选原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