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进集-明-吴伯宗卷四

卷四 第 1a 页 WYG1233-0252c.png
钦定四库全书
 荣进集卷四
           明 吴伯宗 撰
 序
  送滁州守周伯器复任序
虞有考绩之法而庶绩用熙周有计治之典而兆民阜
成国家仿虞周以建守令三年一报政京师九载则甄
其能否而黜陟之而治行尤最者不次擢用焉综其实
卷四 第 1b 页 WYG1233-0252d.png
而要于久所以考绩之法严也洪武七年冬今滁州守
周君伯器以莱芜令秩满来朝奏课称最有旨锡宴春
官而复诸任朝之士莫不荣之而论者犹曰且有后命
越明年春果有旨擢知滁州十一年夏君守滁且三载
复以政成入觐上嘉其政之善仍策春官宴而复之士
之荣之者比前有加而论之者犹曰必且大用滁实中
都股肱郡在邦畿之内距京师四舍之近出一言行一
事朝发而夕上闻也周君之善政既日闻矣由是而进
卷四 第 2a 页 WYG1233-0253a.png
于用岂不犹阶而升乎夫世之人以儒名而举于乡荐
于朝居守令之职者多矣有能如周君端悫而习于事
敏达而勤其务随处有声而弥久益大者一何鲜耶周
君始以才名登于天官扬于王庭令百里之邑而邑治
守千里之州而州理岂不为有用通儒哉朝廷以儒任
官诚为得人论者之言将必又验矣先是君之复任莱
芜也礼部员外即今胡广参政张惟中合诸士友分韵
赋诗以赠而伯宗与焉今兹之往国子司业乐君首为
卷四 第 2b 页 WYG1233-0253b.png
诗赠之而率诸僚属咸赋之俾伯宗叙之予既知君有
素又深喜朝廷考核之详其法而吾儒者之大用未易
量也故不敢以荒陋辞
  送李万州之任
海之中有洲方千里为府若州者四曰琼崖儋万盖古
岛夷骆越之地汉平南越初制郡县入职方其地悬隔
海道数千里鲸波浩漾帆风乘危而后至中州最远且
险又多毒草幽篁蛇虺魑魅雾露气湿薰蒸瘴疠往往
卷四 第 3a 页 WYG1233-0253c.png
有之故前世视为丑地唐宋吏于其土者率左迁之士
而元置吏别为一选赴是选者增其秩优其禄不与常
同虽岭表且然矧越海数千里之外哉皇上混一海宇
尤复兼济不问海宇内外咸一视而同仁择守令与内
地参用不以左迁优升由是远人向化礼让兴行海波
帖息瘴疹不兴庶物蕃硕骎骎乎文明之地矣洪武十
一年天台李君庭铉以才选知万州与庭铉善者莫不
出饯酒半酣或起言曰李君才且贤干局磊磊负奇气
卷四 第 3b 页 WYG1233-0253d.png
万州得贤守幸甚或曰李君居凤阳颍上数年前守张
遇林贤之聘为府师后进赖以矜式今守李羡又贤之
荐于朝廷试之果贤由布衣超授五品象笏锦袍亦荣
矣而人犹曰宜位之朝或又曰皇上明烛万里李君行
政而善必且归而显庸以为君祝或又曰愿李君无鄙
夷其民无谓远于天室而怠厥事无变厥素守惟清白
是厉以无负朝廷之明于是士大夫咸赋诗以赠而属
余为之序
卷四 第 4a 页 WYG1233-0254a.png
  送闻伯阜赴湘潭县丞序
洪武四年春仆初与计偕来京师叨奉大对及进士第
时同年士百有一十人咸褒衣峨冠济济焉鹄立阙门
听胪传甲乙之第虎拜龙殿服天语叮咛之训一时恩
荣休显矣既膺禄秩莅职任或参六曹或赞州郡外邑
辞颜之相接者几希及十一年春晤济南沾化丞闻君
伯阜于京师得相与握手交衽叙同年好以久契阔而
一旦盍簪焉喜何如也未几君迁职长沙之湘潭之官
卷四 第 4b 页 WYG1233-0254b.png
且有日而仆亦守官成均则夫会之暂者又将为之远
于其别宁不有慨于中耶昔唐韩昌黎谓丞于今为副
例以嫌不可否事今之时与唐异凡一邑百里之内版
籍农桑学校赋役徵输期会政令之设施可否丞皆得
以赞乎令非噤不得施比也虽非高爵重禄亦岂不可
行志乎哉仆昔居祠曹时有自沾化来者言君之为政
廉而勤公而敏久于其职而守益固志益不怠则夫今
兹之行譬犹善御者策良马驾轻车就熟路不待勉强
卷四 第 5a 页 WYG1233-0254c.png
而举不出吾驰驱之范矣他日政之成考之上以增光
乎同年者顾不在于君欤昔人谓同年为通家弟兄虽
子孙犹世讲之仆与闻君式恊斯义因序其事以赠其

  送欧阳原春致仕序
洪武四年秋江西乡闱试多士袁分宜欧阳贞字原春
以易贡居上列明年赴京师授汴考城簿越三年调扶
沟簿又三年报政于朝以年踰六十请休天官为言之
卷四 第 5b 页 WYG1233-0254d.png
中书以闻得赐还家滨行士友赋诗以饯而属予为序
惟士生天地间禀扶舆清淑之气加磨砺括镞之功发
而为才为德以用于时而济于物人得以受其惠已得
以显其名学不为空言仕不为窃禄可谓宜也已一旦
黄发鲐背政成名遂归于其乡轻裘缓带雍雍于于乡
之士叹息称贤又何其宜耶是故幼而学壮而仕老而
休天下之通义也若欧阳原春宋太师兖文忠公之族
孙元翰林丞旨楚文公之族子见闻家世之盛故学焉
卷四 第 6a 页 WYG1233-0255a.png
而得其道仕焉而得其政休焉而得其志三者无一不
慊焉岂不为咸宜也哉孔子言五十学易可无大过原
春习易之文而通其义其出处进退之咸宜也咸宜则
义矣予既嘉原春之义又乐夫先贤之流风馀韵久而
不坠也于是乎书
  送傅彦成赴句容县丞序
金华永康傅彦成由兵部奏差为丞应天之句容之官
且有日其同郡徐允中以俊秀充国学弟子员请为文
卷四 第 6b 页 WYG1233-0255b.png
以饯其行允中之言彦成殆所谓廉能士也介而通敏
而愿言不悖于道行不愆于礼其居家也以才行推吏
于其邑能不以贿赂累其心邑之令贤之列其名以达
于上官而荐之于京师于是乎有兵部之选其在兵部
也岁岁将命于四方东驰西骛四体矹矹不得休在他
人处之鲜不咨嗟怅惋发于声徵于色而彦成怡怡然
坦坦然无几微见于言面盖其器局贤于人远甚其从
事久足迹殆半天下名山大川之伟观屡接于目高人
卷四 第 7a 页 WYG1233-0255c.png
硕士之言论恒接于耳民情物理之变态熟究于心所
以恢廓其胸襟奋扬其志气非一朝一夕之故矣由是
甚获休问用以为是职其设施操守岂不绰绰然有馀
裕哉予与彦成未之识而允中请之不置予因为之言
曰朝廷设官以为民也近民之职莫县若县有令有丞
有主簿政事之施主于令而丞赞之文书之署先于簿
而丞继之职盖重矣然而世之为丞者往往或失之过
或失之不及其恃才刚愎者辄立异以为高逡巡巽懦
卷四 第 7b 页 WYG1233-0255d.png
者则依阿以苟合求能一心竭力以生民为心者一何
鲜也彦成循吏才而更事久其不蹈二者之失也审矣
句容近在辇毂下为政之善否必闻于上今兹之行也
尚能体朝廷设官之意以无负厥职也夫
  送汪子昭序
朝廷以明经词章才干求士山林隐居深藏而不市者
悉罗而致之下无遗士焉士既被礼罗至京师天官上
大夫定其论而官之大小高下易剧随其材器而任之
卷四 第 8a 页 WYG1233-0256a.png
靡有置而不用者由是得超然辞荣以终遂山林之志
者士论莫不荣而羡焉然亦甚鲜矣吾邑汪君子昭负
才名三十馀年敏于文笃于行恬于仕进家乎清江之
滨与禽鱼为俦侣云物为朋徒其超然远遁之志素莫
可夺也今年秋邑大夫夺其志强荐之朝天官第其班
上列将委之重而跻之膴仕君确守初志请于天官曰
鄙人老且疾弗任事事日褒衣峨冠章句而已尔实不
适厥用非敢爱身惧速官谤敢以恳请天官初不听君
卷四 第 8b 页 WYG1233-0256b.png
执益坚历数月僦室寓食囊且罄同列者数百人各先
后授官去君一不为之动请益力天官察其诚檄太医
审其疾惟信乃为之白中书以闻于上得赐归遂厥志
焉噫怀冲退之志于有为之时此士所以羡慕而不能
已也清江悠悠可以处休某水某山式遨式游余未得
从君以夷犹也故于其归为之序
  送太学生胡章归嘉兴省亲序
昔安定胡先生以经术治道明体适用之学教授吴兴
卷四 第 9a 页 WYG1233-0256c.png
洎入太学亦以其法施之士出其门者多秀彦才俊或
以文艺著或以节义显随其材之高下而克有成焉当
时号称真先生予心切慕之而恨生晚不得承其下风
乃洪武十一年春承乏成均得先生十二世孙曰章为
弟子其操简濡翰绰有理趣读古人书能识古人之指
归乃私窃自嘉喜愿学先生之所以教者教焉而愧未
之能也是年冬居馆下七阅月自初入太学已二载援
例归省来拜别予予因进之曰昆山之上难为玉邓林
卷四 第 9b 页 WYG1233-0256d.png
之中难为木大贤君子之后难乎其继也生实大贤后
其立身其问学宜无所不用其极矣且而祖之教卓乎
数百载之上闻者莫不有所矜式矧为其后者乎生归
拜慈亲于堂北奉觞上寿容色惋愉诚有足乐者然所
以乐者尤有在也生其亟来卒业坚其趋向邃其经术
通其治道淬砺之括镞之明其体适其用以底其成他
日为秀彦为才俊俾论者曰安定先生夫然后为无负
朝廷无负尔祖无忝尔所生虽予亦与有荣焉生尚勉
卷四 第 10a 页 WYG1233-0257a.png
之哉
  送何子源序
昔唐阳城为国子司业进诸生语之曰诸生有久不省
亲者乎因其言而谒告归省者甚众有三年不归者斥
之当时文武恬嬉人争务进取轻去父母重得禄仕至
有老死不念桑梓者阳子云然矫其弊归之本厚彝伦
抑奔竞也今天子肇造区夏立太学育英才汲汲然要
其成以需其用自太学进者或出任方面入居侍从持
卷四 第 10b 页 WYG1233-0257b.png
风纪守专城者比比盖不待奔竞而爵禄之来可坐而
期矣时则学焉者一不以爵禄易其思亲之念皇上推
广孝治诏天下州府县学弟子升入太学者率三岁一
归省父母期至靡不奋跃翩然遄迈虽欲留之且不可
得矧待斥哉古今习尚不同理势然也馆下生嘉兴何
子源以府学弟子员来居太学二年矣家有父母援例
归省朝之士咸赠以诗而请予为序予谓父母之于子
与子之于父母恋慕缱绻发乎情本乎性非自外至也
卷四 第 11a 页 WYG1233-0257c.png
顾有三年不归者独何人哉弗思尔矣今之例既不待
三年归者又不可枚举则夫力学以抵已之成应时之
用岂非弟子之职分哉亦岂非为父母者之所望哉勉
之勉之毋缓其行毋迟其来异日孝行文学兼进吾于
生乎有望
  送张元略赴夷陵州学正序
朝廷设官之制有秩微而望隆者学校之职是也环千
里之地而为府府有教授府之下为州州有学正州之
卷四 第 11b 页 WYG1233-0257d.png
下有县县有教谕皆职任教事朝夕坐堂上拥皋比褒
衣峨冠而谈诗书民之俊秀而志学者被青衿执经而
听受多者四十人其次三十人其次二十人趋焉而趋
步焉而步惟吾之言行是式居厥职者不亦重乎故语
其秩则不踰九品语其望则巍乎师道也朝廷于是乎
不轻以授而士膺是职者亦知自重而不轻视焉自非
经之明行之修者曷克任兹哉洪武十一年秋建安张
元略以明经有行膺荐来京师选授夷陵州学正缙绅
卷四 第 12a 页 WYG1233-0258a.png
之士重之而赋诗以饯其行属予为之序惟建安道义
之乡有考亭朱子之流风馀韵士生其间者彬彬然多
学行之懿而夷陵承元季兵燹之后弦诵之声至今未
振元略生建安而施教夷陵盍亦有以振之哉夫十室
之邑必有忠信而况于州乎振而兴之在元略勉尽厥
职焉尔慎毋以秩之卑而戚于心也元略勉诸
  送翰材后序
所贵乎士者适厥用焉尔大之论道经邦小之钱谷出
卷四 第 12b 页 WYG1233-0258b.png
纳大小之用不同而适于用盖无乎不可也临川徐翰
材以文学名于乡有年矣愿而通简而敬温乎有用士
也洪武六年以明经举至京师授四川泸州税使未几
以忧去服阕调山西代州仓使论者谓翰材有文有行
生逢清明之世器而用之宰百里守专城将无不胜者
乃再选再司钱谷庸非其命耶翰材曰不然夫士非无
位之患令名之难与其位崇而不立孰若职卑而易称
吾惟其弗称耳恶敢计崇卑乎且孔子大圣也常职会
卷四 第 13a 页 WYG1233-0258c.png
计不以为小况吾党小子得此亦过矣而又何命之云
士友闻其言而尚之咸赋诗以饯其行乡先达南宫先
生曾君旦初为之序小子不敏获与乡人之末敢书此
以附于末简云
  送太学生何端归省序
太学弟子何生端居太学二年承助教旴江张先生万碧
之训惟谨今谒告归吴兴觐亲欲得先生一言以警于
心而先生以在疾告乃来馆下致先生之命而有求于
卷四 第 13b 页 WYG1233-0258d.png
予言噫予岂有易于先生之言哉余家与先生为邻郡
而先生为先达暨来成均六馆之师惟先生齿德最尊
而未尝鄙予予窃见先生之训诸生矣先生之意以谓
诸生英年茂质遭逢国家文明之盛涵育煦妪培养作
兴千载一时宜深究圣经贤传之旨而明其体适其用
正其心修其身以上应朝廷教育之盛心毋徒玩愒岁
月假弟子之名以欺世衒俗其大要在乎言忠信行笃
敬而毋自暴弃焉至哉其言也予岂有易于先生之言
卷四 第 14a 页 WYG1233-0259a.png
哉故夫学之术亦多矣必欲体用之兼该言行之两尽
然后可进于圣贤之域可应乎国家之用舍是虽有过
人之才朝夕孜孜犹恐学非有用之学而况怠惰放肆
自暴自弃者乎昔安定胡公以明体适用之学教授吴
兴经义治事彬彬也生亦尝闻之矣慎毋以是为庸常
之言而必躬履实践焉斯其庶几矣生试以是质之先
生以为何如
  见南轩诗序
卷四 第 14b 页 WYG1233-0259b.png
天台张日升以国学上舍生分教汾之介休辟一轩于
城东南隅以备揖让之位窗户南敞旷乎虚明佔毕之
暇徘徊南望式起遐思盖所谓一饭不忘君亲者厚彝
伦振士俗也于是石楼令顾景蕃为之扁曰见南轩而
群公之能诗文者则记之咏之其知日升之心哉居无
何有诏召日升还京师日升谒予成均出其卷示予而
请为之序予惟日升名轩之义发于忠孝之心群公论
之详矣固无俟于渎告尔也抑尝读易而有得夫离之
卷四 第 15a 页 WYG1233-0259c.png
义焉离为日南方之卦也南文明之地也于时为夏于
辰为午物至是而相见煌乎其宣昭也故曰相见乎离
相见则明之盛矣今夫日出于旸谷拂于扶桑升而
不已至于曲阿临于曾泉次于桑野臻于衡阳以对于
昆吾而乃正中之南也日至是而明盛矣学之为道曷
异是乎日升才甚美学甚力而年又甚富如日之曈曈
方升不至于中正之南不止也予既重日升之忠孝而
又嘉其力学故为序而引之而并推大易之义以勖之
卷四 第 15b 页 WYG1233-0259d.png

  送王景学之广德学正序
国家龙飞江左奄有华夏大统既定人文聿兴以学校
之设为急务乃洪武三年制诏府州县立学府设教授
州学正县教谕下各有训导选民之子弟俊秀者而教
之其教之而可成材者升之太学以卒其业需其用焉
十一年夏四月安庆桐城县学弟子员徐生思贤叶生
有成以选入太学受业馆下始至进退周旋良慎予进
卷四 第 16a 页 WYG1233-0260a.png
而扣之颇知大义识归趣问其所从则元进士王君宗
敬景学生也江淮元季兵革之馀务学者盖鲜观徐叶
二生翘楚竞爽则有以见王君之善教矣是年九月王
君以明经举至京师访予成均因得承颜接辞其容貌
温恭一出于诚实其言论典则必依乎仁义其才器倜
傥足以专治烦剧而恢然有馀裕也盖其先世为南阳
士族自其少时已擢巍科跻膴仕讲贯之精谙练之久
宜其才学之出于等夷也未几天官以其教有成效擢
卷四 第 16b 页 WYG1233-0260b.png
为广德州学正将行二生裒诗以赠而请予为序予惟
士之举于朝者多矣大而为守令小而司钱谷凡一材
干可称者皆在列惟学校之职非经之明行之修者不
得与官虽卑选甚重也况安庆广德皆畿内地而广德
尤为密迩其不轻于授也审矣王君今兹之选岂不甚
重矣乎夫王君居安庆之属邑其成效已可徵如是今
其施之广德又非一邑之比异日彬彬焉有德有造出
而应国家之用吾知其必在于广德矣是为序
卷四 第 17a 页 WYG1233-0260c.png
  太行樵者序
太行之山峻极名天下草木生之丛茂而翳蔚大者任
梁栋小者中榱桷其芃然荟蕞而不顾于匠氏者樵得
以樵之而为薪为蒸焉樵之富莫是山若也有贤而樵
于是者不知几阅岁矣尝以霜降陨箨之候被短褐衣
蒙虎皮冠手执三尺斧柯荷担而入履巉岩陟巑屼历
幽夐攀鸷鹘之巢践麋鹿之迹目其可薪者而薪之斧
声丁丁然若金石铿訇响动崖谷中商角之音其既也
卷四 第 17b 页 WYG1233-0260d.png
则施施而歌坦坦而行缘入之径而出力罢则披草而
坐掬流而饮熙熙然乐而忘倦焉因自号曰太行樵者
客有诘之者曰子岂真樵也耶昔会稽之山有樵曰朱
买臣者要章而显其身烂柯之山有樵曰王质者观奕
而忘其归斯二子者古之以樵鸣焉者也然皆不得为
真樵今子之樵也其买臣之流欤抑王质之匹欤樵哉
樵哉吾惧子之终不樵也樵者笑而不答客以其事语
予予因为之序樵者秦姓讳文升客则南海高彬也
卷四 第 18a 页 WYG1233-0261a.png
  送邓伯恭赴渭南令序
洪武十年诏府州县举士有明经词章才干之目旁搜
而致之甄别而用之蔽焉而不举者有罚举而不当者
亦如之由是有司祗顺德意惟谨山林之士殆无遗焉
明年春抚之崇仁邓君伯恭以府县之荐至京师选授
华之渭南令滨行揖予为别予惟朝廷设官分职郡守
县令皆号为亲民而令于民尤亲也其职任之烦且难
者亦莫踰于令征赋之浩繁期会之急速讼狱之纠纷
卷四 第 18b 页 WYG1233-0261b.png
簿书之杂遝为职至不轻矣而又户口待之增田野待
之辟学校待之兴得其人则百里之地治非其人则民
受其殃居厥职者岂不甚重矣乎知其重而思称其职
非无私而有守者不能也故必廉而勤通而敏然后庶
几焉邓君以春秋训导邑庠有年其于穷经致用之道
讲之素矣其能知其重而思称其职也审矣幼而学壮
而行上不负朝廷之用下不负平生之学且无负荐者
之举其在兹乎予与邓君为同郡于其别故书此以赠
卷四 第 19a 页 WYG1233-0261c.png
  送芒文纲归临川序
予自少时则闻监郡芒侯正心公之惠政遗爱使民怀
之不忘而不获一拜公之颜面暨至正丙申先乡贡进
士府君与公之子文缜同领江西乡荐自是与文缜有
通家好因以见公之善贻谋矣国朝洪武癸丑文缜复
膺荐上京师时先君殁已再期予以夺情赴京与文缜
同舟而往同舍而处文缜不以予无似而视予犹骨肉
也未几文缜出司教萍乡由萍乡入国学而予之菲才
卷四 第 19b 页 WYG1233-0261d.png
又忝同馆焉十一年冬文缜之弟文纲与予之弟稐字
仲实者同舟而来一时同会于成均予之弟之心犹文
纲之心予之乐犹文缜之乐也独予与弟皆迂疏拙讷
视文纲之通敏卓荦为有愧尔然文缜伯仲亦不以是
而少予兄弟焉居数月予之弟又与文纲同舟而归予
与文缜又同出饯于郊其徘徊缱绻之情又无不同者
诗曰傧尔笾豆馀酒之饫兄弟既具和乐且孺兄弟之
翕合固夫人之所同乐也又曰题彼鹡鸰载飞载鸣我
卷四 第 20a 页 WYG1233-0262a.png
日斯迈而月斯征兄弟之仳𠌯固系乎人之思也然则
文纲与吾弟之去也吾又恶得不有慨于中耶
  送大学生傅毅归桂林省亲序
天子之学以教国之贵游子弟而田里之秀民亦得受
业其间或由府庠升或由邑校进无问畿甸之近要荒
之远咸负箧执经与国子齿朝廷养育作兴之意于斯
为盛矣若夫由府县生进者居太学二岁例得请告归
省厥父母朝廷以孝治天下学莫先乎此也广西去京
卷四 第 20b 页 WYG1233-0262b.png
师五千馀里其民之由府县来者浸与畿甸比天之生
才果不间于遐迩也先是洪武十年桂林府庠弟子傅
生毅以例升国予学今又以例得请归省母滨行请予
言为别盖傅氏本家临江之新喻后迁居桂林遂为广
西人生幼失怙母夫人教而鞠之艰苦孑立能自知奋
发读书其立志有特异于流俗者他日所就讵可量耶
昔孔门之论学有曰日知其所无月无忘其所能则非
勤不可矣今傅生不远五千里来受业天子之学蒙被
卷四 第 21a 页 WYG1233-0262c.png
国家养育作兴之盛若之何不懋致厥力哉懋之而底
于成以显其亲以扬其名以无负朝廷教养之意孝孰
大焉不此之务而苟焉自暴自弃以甘于无所成此有
志者之所深惜也生其懋之哉生其戒之哉是为序
  送长山徐县丞序
皇上肇造区宇励精图治内而朝廷外而州县小大百
司莫不综覈其名实而昭其黜陟所以勤事功也洪武
十二年诏稽诸府县官之久任无愆者徵诣京师得若
卷四 第 21b 页 WYG1233-0262d.png
干人以年过六十请老天官为言之中书以闻诏可其
请仍升秩禄以终身进徐君登仕郎长山县丞策赐归
其乡呜呼荣矣徐君既受诏陛辞思欲荣上之赐也则
扣诸朝士求诗而属予为序夫自国初以来凡于士之
仕者或以贤良选或以草莱进拔茅汇征靡有遗焉者
用贤之广前古未之有也其间杰然称上旨意者固不
少其不越月踰时而抵于谴诃者比比矣求能积久无
愆以取升秩而从容引年膺受恩赐如徐君者几希自
卷四 第 22a 页 WYG1233-0263a.png
非清慎通敏识时务之宜者孰克臻此抑其赋禀于有
生之初者独厚欤噫亦难矣予闻古之君子下不去其
乡上不去其君徐君今兹之归也徜徉水丘瞻望天日
其尚率诸乡人效康衢击壤以歌咏圣德于无穷哉
  送徐大年序
洪武六年秋八月乡先达赵君伯友以荐者来京师与
予言亟称淳安徐君大年之贤洪武三年同被召纂修
元史同处者近一岁听其言亹亹不穷观其动雍容有
卷四 第 22b 页 WYG1233-0263b.png
礼君子人也既竣事同旨放还今别且三年矣东望云
山未尝不往来于怀也赵君慎许与不妄取友其言若
是予因有慕焉恨不得即与之游乃九月有旨命翰林
承旨詹公侍宋公编摩日历仍妙选儒士七人分任其
事赵君固在选而徐君复与其同列予钝且朴亦获厕
迹其间朝而入暮而出五阅月久处而益亲则夫赵君
向日之言至是亦验矣越十有二月书成有旨皆授官
而徐君预以疾恳请得辞且赐钱万二千綵帛三表里
卷四 第 23a 页 WYG1233-0263c.png
以赏之同袍之士莫不荣其归而惜其去则相率为歌
以赠其行予窃有惑焉夫天之生贤所以为当世用也
明君在上正群贤效用之时也今以大年之贤再赴召
再谢病去无乃非上天生贤之意欤而岂吾圣皇之所
望于天下者哉且既学矣文矣可以仕矣而不幸有疾
焉岂天固欲穷其身而不使鸣国家之盛耶抑气化偶
然而天亦莫知其所以然耶不可得而诘矣虽然尧舜
在上赓歌者有焉击壤者有焉迹异道同古今一也若
卷四 第 23b 页 WYG1233-0263d.png
今大年之不仕庸非击壤之徒欤而又何惑焉月吉始
和舣舟遄迈都门张别情见乎辞
  送梁伯兴赴苍梧太守序
皇上建元洪武之四年大兴文治念民者国之本长吏
实民命所系而承流宣化必得经术才能之士知民疾
苦而廉慎醇悫者然后可居其位而称其职乃诞降德
音旁搜广揽甄别而用之亲谕而遣之责任之重前古
未之有也惟时庐陵永丰梁侯伯兴奋自儒科举于其
卷四 第 24a 页 WYG1233-0264a.png
乡登于天官扬于王庭贰守真定三年政成入觐京师
考绩称最选择应天府丞奏课仍以最闻诏复诸任踰
年选任苍梧太守钦惟皇上定鼎江左奄甸万姓车书
大同四方辐辏京府之治比他郡尤为烦剧梁侯以明
体适用之学谈笑而治之平易近民而不矜毕力殚虑
而不怠不为一切矫激之行而事自理不致疑于形迹
之间而人自不欺莅职四年而摄尹事者八阅月老成
清慎之政上彻于渊衷下孚于民心翕然趋侯之令而
卷四 第 24b 页 WYG1233-0264b.png
从上之化大抵一出于至诚而不为表暴异乎世之立
声威以兴事者至于犴狱之间听谳之际尤必尽心焉
儒者之功效诚可久而可大也夫以京府之繁剧而梁
侯理之从容如此则其守梧州也岂不绰绰然有馀裕
哉洪惟国家疆理之大列郡之众内外朔南视之惟一
长民之吏更出互入不以远近而异其选皇上德泽远
加无幽不烛为官选人荒裔小民安生乐利无间辇毂
之下甚哉盛举也逖矣苍梧之野得天子之命贤以吏
卷四 第 25a 页 WYG1233-0264c.png
长其土师帅其众何其幸欤昔班固为汉儒林传称公
卿大夫士吏彬彬多文学之士而龚遂召信臣特以其
有政理效置之循吏之列儒者之功效岂虚也哉以今
较古汉循吏不得专美于前矣侯之行府属龚君朝佐
吕君振祖相率裒诗以赠而属予为序予既知侯有素
又深喜吾儒之大用而朝廷之用儒有成效也于是乎

  赠滑伯仁序
卷四 第 25b 页 WYG1233-0264d.png
世之业医者有二为南阳东垣之学者恒主于补而苦
寒之剂鲜用焉为河间戴人之学者恒主于泻而辛温
之剂罕用焉偏于一而不会其全鲜不有误者也夫人
之禀气有厚薄赋质有强弱厚而强者多实弱而薄者
多虚实则多热虚则多寒理固然矣而况居有五方之
异宜食有五方之异齐而天之五运六气流行顺沴符
会亢乘参错万变恶可以一端裁之哉自今观之黄帝
始为医药而有素问之书秦越人继起而难经作其言
卷四 第 26a 页 WYG1233-0265a.png
天命之际微妙宏衍矣汉长沙太守张仲景氏因之而
著伤寒论百一十二方然后脉病证治较然有一定之
法如其法则顺违其法则逆譬诸规矩准绳然不可以
纤毫差也若夫南阳东垣河间戴人之迭兴迹其所以
同祖黄帝同宗越人同法长沙非有异也学者不得其
说遂釐而二之各一其用而不相通岂四子之学之本
然哉予于是尝慨叹于斯矣比来京师闻滑君伯仁能
合四家而一之不异其异而同其同以行于时所全治
卷四 第 26b 页 WYG1233-0265b.png
不啻千百而千百无一误焉然则所谓医师之良讵不
在于伯仁欤盖伯仁儒者也年老而学博故其医非庸
流之比伯仁尝著医书有三曰素问钞曰难经集注曰
十四经发挥皆有学之言也翰林侍讲宋公学为当代
之表亟称其人且为序其所为书盖尝熟君之行而有
所试今将南还会稽士友咸赋诗以赠而属予为序予
悯世俗之偏执误人而乐君之能会其全也故书是说
以验焉
卷四 第 27a 页 WYG1233-0265c.png
  题许氏台莱集后
诗小雅曰南山有台北山有莱序之者曰乐得贤也得
贤则能为邦家立太平之基矣夫贤者之生世或以忠
贞奋或以节行著或以文章政事显皆足以宏济于当
时而垂范于后世亦犹台莱之生材美而有用也夫岂
誇耀荣显而已哉饶乐平许穆克敬出其家乘曰台莱
集者示余盖其从兄德夫所为编而载其先世之仕而
有声隐而有称者节行言论举可为后世子孙师法抑
卷四 第 27b 页 WYG1233-0265d.png
亦尚贤之意欤按许氏之先出唐睢阳太守五世孙知
柔以家世唐臣义不食朱温禄挈族归南唐仕至吏部
尚书卒葬乐平之金山乡会仙峰子承杰检讨国子祭
酒御史中丞镇饶爱其土地丰衍因家焉迄今传十有
七世前后以科第登仕版者百馀人以经术教授州里
又百馀人皆籍籍有声称非徒衒爵禄赀产以为荣耀
者稽诸小雅之诗岂不信然哉昔韩魏公有言谨家牒
而不忘乎先茔者孝之大也今许氏既有族谱而又有
卷四 第 28a 页 WYG1233-0266a.png
是集其用心之谨视魏公尤有加者矣然则为许氏之
子孙者观是集其尚感奋激励而思克绍其先德也乎
谨题其集而归之
  题杜士贤上理宗书后
自古忠直之士敢言者众矣宋为尤盛南渡绍兴中秦
桧当国时则有若胡忠简公上高宗封事论桧可斩当
时虽言不见用而书与名俱远矣考亭朱子谓其书与
日月争光诚哉是言也逮穆陵之末年贾似道专权误
卷四 第 28b 页 WYG1233-0266b.png
国与桧无异景定甲子秋七月因彗出柳诏求直言金
华杜君士贤以太学生扣阍上书斥言似道剀切无异
忠简何士之忠直多敢言哉良由宋待士以礼有以作
其气而养之素然也惜夫当时言既不用而史又失书
今得赖其子孙犹能诵而传之尔古今事不必尽同忠
简上书后连被贬窜而杜君得免于祸盖幸也惟幸而
得免祸而书遂不能白于世又何其不幸耶虽然杜君
之上书忠于国焉尔矣身且不暇恤而遑暇恤史官书
卷四 第 29a 页 WYG1233-0266c.png
不书哉君上书后百有馀年其曾孙敬仲出其藁示予
读之令人起敬人心天理亘万古而不可泯当不患其
不传也
  寄作善山徐氏交柯亭诗序
善山徐君子直顷以书来言曰谅之先世由钟陵徙抚
之金溪南里曰西坑自徐氏居之因更名曰善山四世
祖立道公精圭臬之学始筑室南坡取株樟二木手植
于庭相去间二丈曰异时庭木交柯吾子孙必有兴者
卷四 第 29b 页 WYG1233-0266d.png
五传而至古樟居士家益大族益蕃自是缌麻之亲不
啻五十馀指虽通塞不齐要皆归于善人咸以为交柯
之验二木近燬于兵得高士方君为图写其状先公手
植宛然在目愿有纪焉使览者之有取也嗟夫徐氏一
绪之善肇于偃王之仁柔成于孺子之贞介绵于徐卿
之积累已邈乎其远矣善山之族复萌蘖于五季根株
乎皇元至于荟蔚茂硕骎骎乎数百岁而有不可泯焉
者山川为之改观居里为之易称草木为之畅茂岂偶
卷四 第 30a 页 WYG1233-0267a.png
然之故哉是知善者亘古今弥穹壤一息靡间顾充之
存乎人耳予尝有感夫古者圣人封植之异若神禹之
柏孔林之桧皆有以参天地之化关盛衰之运瑰怪伟
特非常情所能识也近代如王氏之三槐取必于天而
天弗违交柯之事视三槐为近之盖封之植之有不在
于草木者矣然则后人其保之庶几徵于将来者滋未
艾也
  范氏族谱序
卷四 第 30b 页 WYG1233-0267b.png
予自弱冠时则慕宋参知政事范文正公希文先生之
文章政事节行使人感奋激烈想见其人而恨生晚不
得承先生之下风尝欲一游吴中谒先生之祠而拜焉
而道远莫之能遂及来京师承乏成均乃识先生之远
孙从文因得先生年谱而并范氏家乘则又深叹先生
之世泽何其原本之深固而流裔之长且久也盖范氏
之先出晋士会实祖陶唐氏而吴中之族则唐相履冰
之后世为河内人履冰裔孙隋在懿宗咸通间为处州
卷四 第 31a 页 WYG1233-0267c.png
丽水县丞始家于吴隋生梦龄仕吴越终中吴军节度
判官宋赠太保封徐国公梦龄生赞时九岁中神童科
终秘书监赠太傅封唐国公赞时生墉从吴越王钱俶
归宋宦至武宁军节度掌书记赠太师封周国公是为
文正公之父而元祐右相忠宣公纯仁则文正之仲子
也文正四子长纯佑将作监主簿五传而为礼部尚书
清宪公柔又七传而为从文其间显名当世者不可悉
数其方来彬彬者未有艾也从文青年秀质充国学弟
卷四 第 31b 页 WYG1233-0267d.png
子员慨然以缵承世业为务乃取先世旧谱而重修之
尊其祖之所自出而旁及其宗之所同出使久而可考
亦可谓有志之士矣夫自封建废而宗法坏士大夫始
致详于族谱之学抑亦尊祖敬宗之意哉从文请予为
序既以未得谒先生之祠为歉而又以得见先生家谱
为幸且乐从文之有志而冀其家学之能绍也故不辞
而书此以为之序云
 记
卷四 第 32a 页 WYG1233-0268a.png
  长洲义塾记
洪武十一年吴中练文达氏搆义塾于家延明师以教
里中子弟为屋以间计者若干为田以亩计者若干堂
序足以展揖让之位岁入足以充廪馔之资且可久而
不可废可谓富而好礼者矣十五年其子升伯筮仕于
朝以其事语予而请余为记昔者先王之世家塾党庠
术序国学之教兴而天下无不学之民故在当时风俗
极其厚教化极其美人才极其盛蔼然治道之隆也皇
卷四 第 32b 页 WYG1233-0268b.png
上肇创大业首建国学于京寻诏府州若县咸置学设
师弦诵之声洋溢中外稽古帝王同出一道文达非有
官守之责无赏劝无势迫独以秉彝良心发为此举其
古人之意欤上体皇心下动流俗非浅浅也夫学莫大
于辨义利古圣贤教人必以义为先孔子曰君子喻于
义小人喻于利孟子曰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董
子曰正其义不谋其利义诚学之本也是塾之设出于
义而名以义居是塾而学焉者一以义为心而不为利
卷四 第 33a 页 WYG1233-0268c.png
之趋则人才风俗教化孰谓其不古若哉予既嘉其作
之出于义而又深望夫学者之归于义也故为之记
  周氏会拜记
金溪多蕃衍之族其盛者往往历数百年合数千指以
诗书相讲习以礼义相敦睦久而不替猗欤盛哉庄上
周之族一也其族有会拜之礼正月一日族之长幼毕
集于先世所立之祠曰隆兴寺始至罗拜于祠下已乃
列坐于堂上序少长而先后以礼拜焉其饮食则岁推
卷四 第 33b 页 WYG1233-0268d.png
一人为具其费自宋咸淳庚午迄元之季且百有馀年
岁己亥其族之长嗣瑜以兵革之后事殊世异惧或不
能以久也则又率诸族人割田若干亩以供其用俾寺
僧克汉与其徒世掌之而谋勒石以记后十有四年嗣
瑜之从子益文间以语予而属予记之予家与周为世
姻尝于外兄叔敬家得睹其盛盖其先世自南唐时有
讳延休者以兵部员外郎为江西观察判官自金陵来
迁豫章子宏道为抚州仓曹参军卒葬金溪之庄上因
卷四 第 34a 页 WYG1233-0269a.png
家焉观察七世孙宋赠朝请翰肇创隆兴寺即法堂之
东立祠堂以奉先世祀其从子太常博士谌为之记则
今之所行会拜之处也朝请之子藤州太守衮与荆国
王文公同学当熙宁以书诋荆公议新法不便元翰林
学士虞文靖公尝读之叹其委曲忠厚谓宜刻贞珉以
表孤忠于万世而周氏之盛彬彬然为士大夫家矣诗
书礼义之习至于今不替岂非有由然哉在昔三代盛
时诸侯有国大夫有家则各有庙焉以妥祖宗之神灵
卷四 第 34b 页 WYG1233-0269b.png
以一子孙之心志而又立大宗之法为燕享之礼以联
属其宗以通洽其情所以尊祖敬尊之义备矣后世封
建废而宗法坏燕享之礼寝与古异则虽公侯世家庙
无所于立而欲追古道不亦难乎若今周氏立祠以奉
先会拜以睦族庶几乎于礼为能以义趋矣而嗣瑜又
拳拳焉经画其田土以永其传所谓善贻谋者然则周
氏之子孙其尚思所以世守之哉
  父亲谥议
卷四 第 35a 页 WYG1233-0269c.png
昔孔子殁百有馀年矣而孟轲氏之传得宗自孟轲氏
之后又千有馀年而周程朱陆出焉然后斯理复明先
君后朱陆百七十馀岁得精微之蕴于遗经注春秋辟
异说清修苦节于斯道而有光焉古者有谥以易名先
君于法宜谥然隐而未达未敢辄请于朝谨上私谥曰
文贞先生盖有取乎道德博问曰文清白守节曰贞之
义也
  萧氏名子来旬说
卷四 第 35b 页 WYG1233-0269d.png
给事中庐陵萧某名子曰来旬而请予为之说且曰吾
父存日尝预定诸孙之名而次第之曰某当为某皆以
来字为首称盖深有望于将来者越二十年而吾子生
故吾以吾父之命名之今又二十年矣敢请说以勖其
志焉按尔雅释言徇遍也说谓徇即旬字许叔重说文
遍十日为旬十者数之周自一至十始终周遍故谓之
旬或有训旬为均均亦遍之义也不遍则不均矣昔周
宣王命召穆公曰来宣来旬释之者谓遍治其事以布
卷四 第 36a 页 WYG1233-0270a.png
王命是也夫召公之事固非学者之可拟伦然学者之
事亦在乎遍而已事亲致其孝事长致其悌居处致其
恭执事致其敬与人以有礼接物以有义尽已而忠以
实而信数者皆切于身心之要者也于此悉致其力而
周遍焉则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之功于是在我推
而措之家国天下将无施而不可矣所谓体具而用周
才全而德备皆由其用功之遍也颜子闻一知十十则
为旬亦言其遍知而无遗尔岂直以数计限量耶来旬
卷四 第 36b 页 WYG1233-0270b.png
其勖焉志召公之志学颜子之学尚无负尔祖尔父命
名之意哉
  务本堂记
君子之务学本与用对则先本而后用本与文对则先
本而后文本与末对则先本而后末本诚君子之先务
也仁智礼义之性原于天具于心道之而为道德之而
为德体之于身而达之于天下天下事物之理千变万
化皆由此出所谓本也本既立推而达之则井乎政事
卷四 第 37a 页 WYG1233-0270c.png
之施粲然文章之美体用一原质文两尽其于末也何
有譬之木焉枝干扶疏花叶茂盛蔼然生意之畅者由
其根本之固也不培其根而蕃其枝鲜不槁矣川源之
流不息以其有本也行潦之集立涸以其无本也是故
君子唯本之是务临川熊彦本以务本名堂其知先务
者欤其亦异乎人之逐末者矣夫有诸中必形于外足
乎已必及于人孝弟可以学文忠信可以学礼彦本既
知务本矣体立而用行本大而末茂由是勉焉以成其
卷四 第 37b 页 WYG1233-0270d.png
文岂不为君子之归乎彦本笃实醇厚出乎天性曩在
成均受业门下后筮仕蒙城令今调乐平府仓使云
  岁寒堂记
族子问造予请曰问曾王父宋进士迪功先生早岁与
盱江程文献公同学文献受知于元世祖奉旨求贤江
南首荐先生教授于盱先生不乐仕进终老于家乃额
其所居之堂曰岁寒文献公大书岁寒堂三字遗先生
先生即命工摹刻揭于堂之楣历王父洎先考三世居
卷四 第 38a 页 WYG1233-0271a.png
之至正壬辰之乱堂燬于兵文献所书三字亦亡矣国
朝洪武己酉问就故基重搆数椽明年春复得是三字
墨本于田家故纸中问敬拂拭归而颜之楣朝夕瞻仰
俨如祖父之灵爽在上也敢请一言而纪其颠末庶几
有所警发焉予听之悚然异跃然喜曰善如尔之志也
予长尔仅四岁弗逮识先生然记曩时尝登先生之堂
睹文献之字习闻当时风流窃尝有所愧慕于中矣乃
今堂之燬而更新字已失而复得斯可见先生之泽久
卷四 第 38b 页 WYG1233-0271b.png
而不坠而吾子之克绍先业亦可验于斯矣夫先生与
文献公志气之相孚道义之相与其一时交谊固无俟
于言说若先生之学行炳烺百世之上且为乡党宗族
矜式而况于后人乎孔子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
也释之者曰士穷见节义又曰学者必周于德先生之
学固如是也吾子其勉乎哉毋怠于进修毋逐于势利
务培其根务砥其行不以贫富贵贱动其衷夫然后为
得岁寒之义为无忝尔祖已矣吾子其尚勉乎哉先生
卷四 第 39a 页 WYG1233-0271c.png
讳可孙号兰林问字以达是为记
 
 
 
 
 
 
 
卷四 第 39b 页 WYG1233-0271d.png
 
 
 
 
 
 
 
 荣进集卷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