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进集-明-吴伯宗卷一

卷一 第 1a 页 WYG1233-0218c.png
钦定四库全书
 荣进集卷一
            明 吴伯宗 撰
 乡试三场
  大学曰国治而后天下平中庸曰君子笃恭而天
  下平孟子曰人人亲其亲长其长而天下平又曰
  修其身而天下平天下平一也所以致天下平有
  四者之不同何欤
卷一 第 1b 页 WYG1233-0218d.png
大学言国治而后天下平者循其序而言也孟子言修
身而天下平者推其本而言也曰亲其亲长其长而天
下平者即修身国治之事中庸之言笃恭而天下平者
则圣人至德渊微之应中庸之极功也何以言之天下
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是故古之欲明明
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
家者先修其身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本而所施
之序不能无先后焉故循其序而言则自身而家而国
卷一 第 2a 页 WYG1233-0219a.png
而后及于天下大学之言国治而后天下平是也二书
之言各有攸当不可以二观之矣况大学既历言身修
家齐国治而下文又总结之曰自天子至于庶人壹是
皆以修身为本则本曷尝不本于修身也哉若夫孟子
言亲其亲长其长而天下平者盖亲长在人为甚迩亲
之长之为甚易而道初不外是也身之所以修者此也
家之所以齐者此也国之所以治者亦此也故在已而
能亲其亲长其长则身修矣一家而能亲其亲长其长
卷一 第 2b 页 WYG1233-0219b.png
则家齐矣一国而各亲其亲各长其长则国治矣推而
达之则天下莫不皆然是则亲亲长长即修身国治之
事而非修身国治之外别有所谓亲亲长长也此其为
意亦不异矣至若中庸言君子笃恭而天下平者盖自
学者为已谨独之事推而言之以驯致乎圣人不显之
盛所谓君子者指圣人而言也笃恭者圣人至德渊微
不显之妙也圣人所过者化所存者神上下与天地同
流是以绥之来动之和有莫知其所以然而然者人但
卷一 第 3a 页 WYG1233-0219c.png
见其恭已无为而天下自平矣此中庸之极功圣人之
能事岂初学之所能及哉虽然学者苟能从事于格物
致知之功诚意正心之学以修其身以齐其家则治国
平天下之道不外乎是矣虽圣人之笃恭亦何以异哉
是故大学一书以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为修身之要而
中庸复以戒惧谨独为下学立心之始孟子于尽心知
性之语亦拳拳焉是或一道也不然何以曰曾子传之
子思子思传之孟子
卷一 第 3b 页 WYG1233-0219d.png
  王懋昭大德建中于民以义制事以礼制心垂裕
  后昆
大臣告君以明德而建中于天下惟内外尽交养之功
则可传于后世矣盖明德固在于建中建中必由于礼
义礼义备而中道立则天下后世岂有不被其泽者哉
昔者成汤伐夏而归仲虺作书以告焉谓王其勉明大
德立中道于天下而所以明德建中必有其要也外焉
以义制事则事得其宜内焉以礼制心则心得其正内
卷一 第 4a 页 WYG1233-0220a.png
外合德而中道立则非特可以建中于民而传诸后世
亦绰绰乎有馀裕矣人君为天下万世之主而化今传
后之道孰有要于此哉仲虺历举以告成汤而特称王
以启其听其忠爱之意至矣甚矣人君之化今传后必
在于明德建中必由于礼义也何则人君以一人之身
居万民之上天下于此而取则焉万世于此而仰赖焉
有如已德之不明中道之不立则无以为法于天下矣
又何以为法于将来哉此化今传后必在于明德建中
卷一 第 4b 页 WYG1233-0220b.png
也虽然德之所贵者中而中非一定之可名者苟徒知
明德建中而不知以礼义为务则外而应事内而存心
皆不得其正矣中何自而立德何自而明乎此明德建
中之所以必由于礼义也然则中者明德之准的礼义
者建中之妙用而天下后世咸被其泽者其明德建中
之极致也欤仲虺以是告汤其深知此道矣且仲虺告
汤而特称王以致告焉者所以耸动其听也盖天下归
往谓之王成汤居夫王之尊必当尽夫王之道而况初
卷一 第 5a 页 WYG1233-0220c.png
革夏之政治化维新之日近而天下之所瞻依远而万
代之所恃赖所以化今传后岂有他道哉曰明德而已
矣建中而已矣德者人心同得之理也而鲜能明之中
者事理当然之极也而鲜能立之懋之云者勉勉而不
怠之谓也昭之谓者明明而不昧之谓也懋勉而无一
息之或间昭明而无一念之或昏则德之有诸已者信
乎其明且大矣既有以明诸已必有以及乎民是故不
偏不倚之谓中而建者立之之谓也植立于此而人自
卷一 第 5b 页 WYG1233-0220d.png
化表正于此而影自随君之德既无不中则民之视效
而取法焉者亦无往而非中矣人君之明德建中如此
然其所以明德建中者岂在于他求哉义者心之裁制
以义制事则外之所应者无过不及而动无不中矣非
德之大用以行乎礼者理之节文以礼制心则内之所
存者不偏不倚而静无不中矣非德之全体以立乎
存乎中所以应乎外制其外所以养其中内外之合德
如此则岂特可为法于天下而已哉将见亲贤乐利各
卷一 第 6a 页 WYG1233-0221a.png
得其所不独当时之民蒙其休而后世之远亦得以蒙
其泽矣礼乐刑政四达不悖不独当世享其治而后代
之远亦有以仰其盛矣垂之云乎敷遗而无疆之谓也
裕之云乎充足而有馀之谓也非明德建中之至安能
致是哉大抵德者人心同得之理而虚灵不昧之理者
也中者即其理之极而礼义者所以建此中者也德而
不中则德非其德矣中而不本于礼义则执一以为中
矣中也礼义也其实一也而人君之所以为法于天下
卷一 第 6b 页 WYG1233-0221b.png
后世者何莫由斯道哉抑尝论之成汤以天锡智勇之
资加圣敬日跻之学其于明德建中之功礼义交修之
道盖已无不极其至矣仲虺犹拳拳以是为告者盖大
臣爱君之深忠君之至惟恐君心之自足而欲期望于
无穷也仲虺其贤矣乎岂特仲虺之告汤为然哉吾观
中者圣圣相传之心法也前乎尧舜禹之允执其中者
此也后乎武王之建其有极者亦此也前圣后圣其揆
一也此之谓欤
卷一 第 7a 页 WYG1233-0221c.png
 论
  礼以安上治民
尝观易之大象有曰上天下泽履君子以辨上下定民
志然后知礼之为用大矣夫自朝廷以至于天下不可
一日而无礼天叙天秩人之所共由也三纲五常万古
之不易也圣人知其然是故因天地自然之理立为当
然之则本之以恭敬达之以威仪莅之以端庄而正之以
名分大而朝聘会同小而冠婚乡饮相见之有时射飨
卷一 第 7b 页 WYG1233-0221d.png
之有节宫室车舆之有其制衣服饮食之殊其分尊卑
上下秩然而不可踰等威品秩粲然而不可紊圣人岂
故为是之繁文哉诚以安上治民而已矣盖君上至尊
庶民至众也尊者未易安而今也优游九重之中端拱
无为之化果何道而然哉由礼以安之也众者未易治
而今也各亲其亲各长其长林林总总各得其所又果
何以哉由礼以治之也措天下于泰山之安跻黎庶于
雍熙之治礼之为用不其大矣乎嗟夫天高地下万物
卷一 第 8a 页 WYG1233-0222a.png
散殊而礼制行矣圣人作礼岂私意作为于其间哉亦
顺乎天理自然而已是故齐庄恭敬礼之本也制度品
节礼之文也无本不立无文不行而圣人其兼尽之矣
向使恭敬之不存威仪之不备临莅之不庄名分之不
正无尊卑隆杀无朝聘往来无乡饮射飨宫室舆马无
其制衣服饮食无其分君臣上下而无等威则天下荡
然而无纪极矣上欲安得乎下欲治得乎是故礼达而
分定分定而后君臣上下各得其所礼之功用其大如
卷一 第 8b 页 WYG1233-0222b.png
此圣人之治天下舍礼其何以哉嗟夫始诸隐微具诸
日用本诸身而徵诸庶民建诸天地而不悖放诸四海
而无所不准所守者至约而所施者至博其功用广太
如此治天下何可一日而无礼哉记曰安上治民此之
谓也
 策
  问古之教者莫先于六艺而取人之法亦莫切于
  六艺故八岁入小学则教之以洒扫应对进退之
卷一 第 9a 页 WYG1233-0222c.png
  节礼乐射御书数之文而成周三岁大比则大司
  徒以乡三物教万民而宾兴之三曰六艺礼乐射
  御书数斯其所以造文武之才而致治平之效者
  有由然矣自今观之既曰八岁入小学之事矣而
  内则谓十岁学幼仪十三学乐成童学射御二十
  而后学礼则礼又为大学之事何欤又且不及于
  书何欤抑五礼六艺五射五御六书九数之详且
  明如是疑非小学之所能尽固当兼为大学之事
卷一 第 9b 页 WYG1233-0222d.png
  欤孔子之教曰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又曰志道
  据德依仁而后游于艺又将为成德之事欤汉唐
  以来往往以训诂为教以诸科取人其于六艺之
  学远矣间或有书学算学之目而于礼乐射御之
  学又置而不讲何欤天祐斯文圣朝肇兴治教之
  典于学校则以六艺为教于科目又以六艺为试
  士之规士生斯时何幸涵濡三代之教也然欲使
  士之游于学校者皆能究乎五礼六艺五射五御
卷一 第 10a 页 WYG1233-0223a.png
  六书九数之详而宜于今日之实学其道安在三
  岁大比必以六德六行为六艺之文将欲考其实
  其道何由诸君子讲之有素矣其悉著于篇
尝谓三代而上六艺之教行而下多文武之才三代而
下六艺之学废而人才终愧于古此论治教者之所当
知也然教人之法在于酌古今之宜取士之法在于先
德行之本此又不可不知也嗟夫六艺之学其由来也
尚矣其废也亦久矣寥寥千数百年为上者不知所以
卷一 第 10b 页 WYG1233-0223b.png
教为下者不知所以学于是六艺之文仅存于经耳洪
惟圣朝创业之初肇兴治教之典立学校为育材之地
设科目为取士之方一是皆以六艺为务三代之隆复
见于今日岂非天运之一新乎执事发策秋闱下询承
学讲求六艺之道所以奉宣德意而究乎古今之宜也
愚虽不敏敢不悉以对夫古之教人亦多术矣取人之
途亦广矣然其所以教之之具取之之方未有不由于
六艺者六艺者何曰礼也乐也射也御也书也数也六
卷一 第 11a 页 WYG1233-0223c.png
者皆日用之不可缺而至理之所寓焉者也唐虞以前
遐哉邈矣周监二代郁郁乎文考之于经若吉凶军宾
嘉谓之五礼云门咸池大韶大夏大濩大武谓之六乐
剡注参连白矢井仪襄尺谓之五射鸣和鸾逐水曲舞
交衢过君表逐禽左谓之五御象形会意指事假借转
注谐声谓之六书方田粟布衰分少广均输商功盈朒
方程勾股谓之九数六者上之所以教下之所以学者
也是故人生八岁则自天子之胄子众子以至公卿大
卷一 第 11b 页 WYG1233-0223d.png
夫元士之适子与凡民俊秀皆入小学而教之洒扫应
对进退之节礼乐射御书数之文则既有以习其文矣
及夫十岁学幼仪十三学乐成童学射御二十而后学
礼则又有以履其事也习其文于小学之初履其事于
大学之日非教人之莫先于六艺乎其取人之法三岁
大比大司徒以乡三物教万民而宾兴之一曰六德智
仁圣义忠和二曰六行孝友睦姻任恤三曰六艺礼乐
射御书数斯岂非取人之莫切于六艺者乎夫其教人
卷一 第 12a 页 WYG1233-0224a.png
之具如此取人之法又如此是以当是之时成人有德
小子有造而人才之盛为何如也是故以言乎礼则自
洒扫应对以至冠婚丧祭莫不井乎其有条秩乎其有
序矣以言乎乐则声音足以养其耳采色足以养其目
歌咏足以养其性情舞蹈足以养其血脉矣以言乎射
则内志正外体直持弓矢审固而反已之道无愧也以
言乎御则不失其驰舍矢如破而诡遇之行无有也至
于书数莫不各尽其道则人才之盛信乎其不可及矣
卷一 第 12b 页 WYG1233-0224b.png
人才盛于下治效著于上其致雍熙太和之盛岂非有
由然哉厥后孔子之教门弟子有曰兴于诗立于礼成
于乐者则大学终身所得之难易浅深而非小学之传
授兼备也由小学而至于大学由大学而至于成德何
莫不由其六艺哉三代而降汉唐迭兴非不表章六经
也非不尊师重傅也非不大召明儒而增广生员也然
而遭秦变古之后所习者训诂而已矣六艺之学置而
不讲无有能作而兴之者故尝观之汉之取人有贤良
卷一 第 13a 页 WYG1233-0224c.png
方正直言极諌孝弟力田等科可谓善教而六艺之学
固未讲也唐之取人有明经有进士有制举有吏学有
律学有书学有算学可谓详矣而六艺之事犹未备也
上之取人既不出于六艺则下之为学亦不出于六艺
矣是故下焉者狃于固陋漫不知六艺为何物上焉者
务于高远又忽焉而不之讲此汉唐之所以为汉唐而
人才治效之不古若者良以此也薄汉唐而不居追三
代而比隆其在我朝今日乎钦惟圣天子以神武定天
卷一 第 13b 页 WYG1233-0224d.png
下以文德绥太平当海宇混一之初肇兴治教之典于
学校以六艺为教于科目以六艺为试士之规举百代
之旷典而聿兴之可谓大有为之君矣士之生斯时涵
濡三代之教亦何其幸欤窃尝论之天下之事有古有
今有本有文狃于今而戾于古不可也合于古而不宜
于今可乎有其本而无其文不可也习于文而不先于
本可乎方今治定制礼功成作乐圣主论思于上儒臣
讲求于下编礼乐之成书立昌期之盛典则今日之礼
卷一 第 14a 页 WYG1233-0225a.png
乐固有参酌古今矣御则观其驰骤便捷射则观其中
数多寡书则观其笔画端楷算则观其乘除明白是皆
稽乎古而不泥乎古用于今而实宜于今者也可谓酌
古今之宜矣学校之教人也先之以孝悌忠信礼义廉
耻而又继之以讲明经史焉科目之取人也先之以怀
才抱德文质得中而又试之以经义论策焉是今日教
人取士者亦非徒恃乎六艺之文而有以深探乎德行
之本也今日之法可谓尽善而尽美矣然则士之游于
卷一 第 14b 页 WYG1233-0225b.png
学校而究乎五礼六乐五射五御六书九数之详而宜
于今日之实其道岂不在于此乎三岁大比而以六德
六行为六艺之本而欲考其实其道岂不由于此乎虽
然今日之法诚美矣善矣不可以有更矣惟当执此之
法坚如金石行此之令信如四时据此之公无私如天
地持久以要其成积习以待其熟无狃于近功无务于
速化优而游之厌而饫之则将见我朝之人才即唐虞
三代之人才而我朝之治效即唐虞三代之治效矣愚
卷一 第 15a 页 WYG1233-0225c.png
也何幸身亲见之
 会试三场文
 四书疑
  孟子曰由尧舜至于汤五百有馀岁若禹皋陶则
  见而知之若汤则闻而知之夫禹皋陶汤于尧舜
  之道其所以见知闻知者可得而论欤孟子又言
  伊尹乐尧舜之道中庸言仲尼祖述尧舜夫伊尹
  之乐仲尼之祖述其与见知闻知者抑有同异欤
卷一 第 15b 页 WYG1233-0225d.png
  请究其说
尝谓尧舜之道中而已矣见而知之者此道也闻而知
之者亦此道也乐之者此道也而述之者亦此道也道
岂二乎哉孟子曰由尧舜至于汤五百有馀岁若禹皋
陶则见而知之同时而同道也若汤则闻而知之者时
不同而道同也盖当时尧授舜舜授禹三圣人相授而
守一道观其惟精惟一允执厥中之妙禹固受之而皋
陶之陈谟若允迪厥德身修思永之类异辞同旨则皋
卷一 第 16a 页 WYG1233-0226a.png
陶之见知者可得而论矣成汤以义制事以礼制心而
建中于民又与精一执中之语吻合无间则汤之闻知
者又可得而论矣夫见知者本于同时而闻知者出于
异代此闻与见之所以分而道则同一中也又言伊尹
乐尧舜之道者本心之有德而穷达同一致也中庸言
祖述尧舜者道统之有在而先后同一符也夫伊尹处
于畎亩之中而心乐尧舜之道诵其诗读其书寔其理
嚣嚣自得而卒能辅成商家之治以尧舜其君民则谓
卷一 第 16b 页 WYG1233-0226b.png
之乐尧舜之道信乎其乐之矣夫子有德无位而不得
行道于当时遂乃垂教后世删诗定书正礼乐序周易
修春秋为百王不易之大法则谓之祖述尧舜信乎其
祖述之矣观夫伊尹之告君一则曰主善为师一则曰
恊于克一夫子之教门弟子一则曰克已复礼一则曰
依乎中庸其与尧舜之精一执中者宁有异乎然则伊
尹孔子之于尧舜迹虽不同而道无不同时虽有异而
道无有异又安有二哉合而观之皋陶之为臣固不可
卷一 第 17a 页 WYG1233-0226c.png
与禹汤并称而伊尹之任亦不可与孔子之集大成例
论然其初不异也故曰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
 经
  日宣三德夙夜浚明有家日严祗敬六德亮采有
  邦翕受敷施九德咸事俊乂在官百僚师师百工
  惟时抚于五辰庶绩其凝
贤者勉于进德而有以著治效于邦家人君广于用贤
斯有以成治效于天下盖家国天下有大小之不同而
卷一 第 17b 页 WYG1233-0226d.png
贤者之德亦有多寡之异人君之欲致治安得不广用
贤之道乎昔者皋陶陈知人之谟于舜谓乎九德之中
有其三而能日宣之者则使之为大夫而夙夜浚明其
有家之事九德之中有其六而又能日严而祗敬之者
则使之为诸侯而亮采其有邦之政随其德之高下而
称其职之大小如此人君惟能合而受之布而用之则
九德之人咸事其事大而千人之俊小而百人之乂皆
在官使百僚皆相师法百工皆及时以趋事莫不顺于
卷一 第 18a 页 WYG1233-0227a.png
为治而治功无不成矣然则量能而任官度德而定位
此所以下无遗才而上无废事也欤云云以此其所谓
九德者非宽容而庄栗柔顺而植立谨愿而恭恪有治
才而畏敬者乎又非驯扰而果毅劲直而温和简异而
廉隅刚健而笃实强勇而好义者乎皆成德之自然非
以彼济此之谓也夫九德在人岂能皆备哉有三德者
焉有六德者焉特在人君用之何如尔苟或贤而必求
其备则下无全才不究其寔则上多废事如是而欲求
卷一 第 18b 页 WYG1233-0227b.png
治功之成其可得乎是故九德之中有其三可以为贤
矣然未止此也又能日日宣明而充广之使其德之益
以著然后使之为大夫则必能夙夜匪懈而一家之事
其有不粲然而昭明者乎九德之中有其六又可为贤
矣然亦未止此也又能日日严畏而祗敬之使其德之
益以勉如是而使之为诸侯则必能修政立事而一国
之治其有不秩然而修举者乎德有多寡而进修之实
同治有大小而明亮之效一谓之贤者勉于进德而著
卷一 第 19a 页 WYG1233-0227c.png
治效于家邦者如此夫进德者群贤之事而用贤者人
君之道用贤之道何如必也翕合而受之敷布而用之
有一德之可称者则受其一德焉有三德六德者则受
其三德六德焉位必称其才爵必称其德固未尝责其全
备而亦未尝任乎匪人如是则贤者之德虽未必皆九
德之全而翕受敷施自有以备九德之用将见不独宽
而栗者有其人柔而立者亦有其人矣不独直而温者
称其任而强而义者亦皆称其任矣以天下之贤任天
卷一 第 19b 页 WYG1233-0227d.png
下之治下岂有遗才而上岂有废事乎是故才德之出
乎千人者谓之俊才德之出乎百人者谓之乂今也明
明在朝穆穆布列矣百僚百工皆谓百官今也同寅恊
恭而蔼然德义之相师趋事赴功而翕然事功之毕举
矣贤才用于上治效成于下斯必然之理也是故时之
春也则布德施惠所以顺木之辰而春之绩成矣时之
夏也则劳民劝农所以顺火之辰而夏之绩成矣时之
秋冬则禁暴诛慢谨盖藏敛积聚所以顺金水之辰而
卷一 第 20a 页 WYG1233-0228a.png
秋冬之绩有不成者乎木火金水旺于四时而土寄旺
于四季木火金水既治则土在其中矣谓之人君广于
用贤而成治效于天下者如此然则合三德六德以成
九德之名合一家一邦以成天下之治此贤者之有益
于天下国家而人君之为治所以必广于用贤也欤由
今观之皋陶陈谟以知人安民为一篇之纲领亦行有
九德而下知人之事也天序有典而下安民之事也知
人者安民之本非知人而能安民者未之有也然九德
卷一 第 20b 页 WYG1233-0228b.png
者观人之法而翕受敷施一语实用人之要也皋陶之
陈谟何其深切而详尽也哉考之当时命九官咨十二
牧莫不得人以为官使用贤之道可谓广矣野无遗贤
万邦咸宁治效之成可谓盛矣然则皋陶之所陈皆帝
舜之所已行而犹丁宁若此者圣贤不自满足之心也
治化在唐虞为盛其有以夫
 论
  射礼
卷一 第 21a 页 WYG1233-0228c.png
盖尝考于古人之射礼矣可以明尊卑之分焉可以辨
贵贱之等焉可以通上下之情焉可以识贤否之辨焉
可以观德行之备焉可以观威仪之节焉可以观揖逊
之容焉可以见巧力之尽焉可以见法制之详焉可以
审武备之修焉有此十义者此射礼之至也天子供虎
侯熊侯豹侯诸侯供熊侯豹侯卿大夫供麋侯士布侯
此之谓尊卑之分天子之乐以驺虞为节诸侯以狸首
为节卿大夫以采蘋为节士以采蘩为节此之谓贵贱
卷一 第 21b 页 WYG1233-0228d.png
之等天子诸侯射则先行燕礼卿大夫士射则先行乡
饮酒礼此之谓上下之情容体比于礼节奏比于乐而
中多者得与于祭容体不比于礼节奏不比于乐而中
少者不得与于祭数与于祭而有赏数不与于祭而有
罚此之谓贤否之辨内志正外体直然后持弓矢审固
然后可以言中此之谓德行之备既张我弓既挟我矢
周旋中规折旋中矩耦进拾发雍容不迫此之谓威仪
之节三揖而至阶三让而后升射毕揖降众耦皆降胜
卷一 第 22a 页 WYG1233-0229a.png
者揖而不胜者亦不骄不胜者取觯立饮而不怨此之
谓揖让之容矢之发也剡剡焉而去曰剡注前后相续
三矢叠中曰参连射之贯革镞见于外曰白矢四矢俱
发状如井字曰井仪臣与君射退立一尺曰襄尺此之
谓巧力之尽画布曰征栖皮曰鹄凡侯之制广与崇方
三分其广而鹄居一焉凡弓矢之制强弱必均设乏设
中靡不具备司射司马各有其人此之谓法制之详自
天子至于庶人莫不习射警戒之志常存于中宴安之
卷一 第 22b 页 WYG1233-0229b.png
情不留于念此之谓武备之修嗟夫射居六艺之一其
为礼也备矣其取义也宏矣圣人制礼岂故为是之繁
文哉其要在观人之德行而已是故古之人始生则以
桑弧蓬矢射天地四方所以示男子之所有事也八岁
入小学教之以六艺之文十有五岁入大学又教之以
六艺之理皆由此其选也经曰侯以明之传曰射以观
德其此之谓欤
 策
卷一 第 23a 页 WYG1233-0229c.png
  问古昔帝王继天出治立经陈纪为天下后世虑
  至深且远也唐虞之府事成周之典法其来尚矣
  自是以下萧何定律令韩信申军法张苍定章程
  叔孙通立礼仪而论者谓汉大纲正唐魏徵定新
  礼祖孝孙奏雅乐房玄龄修律令李卫公明兵法
  而论者谓唐万目举其果有合于先王之道乎圣
  上奉天承运混一天下干戈载戢纪纲既正然犹
  日与二三大臣讲求政理诏兴科第博采群言诚
卷一 第 23b 页 WYG1233-0229d.png
  二帝三皇之盛心也今春闱较艺请以立经定纪
  之事相与讲明之夫礼乐治之本也其创制可得
  而闻乎政令治之具也其立法可得而论乎学校
  所以正俗也家塾党庠术序国学何以臻其效乎
  农桑所以养民也限田均田口分世业何以定其
  制乎设官所以莅政也任法之与任人孰为经国
  之远谋乎取士所以任官也选举之于资格孰为
  铨曹之要法乎盐铁国之大利也何以除奸而去
卷一 第 24a 页 WYG1233-0230a.png
  弊乎漕运国之大计也何以足国而裕民乎国家
  惟求实效不尚虚文幸稽诸往古验之当今使言
  之必可见于行而行之可为天下后世法其悉心
  以对毋有所隐
尝谓有致治之道有为治之法道者历万世而无弊法
者与道而两宜道固不外乎法之中而法亦未尝不囿
于道之内洪惟皇朝创业之艰盛心图治惟求实效不
尚虚文执事发策春闱下询承学讲求立经陈纪之事
卷一 第 24b 页 WYG1233-0230b.png
甚盛举也夫既以实效求岂敢以虚文应谨稽诸往古
揆之当今以对窃惟执事之问为纲者一为目者八何
谓纲曰道是也何谓目曰礼乐政令学校农桑设官取
士盐铁漕运是也纲举目张道全德备而治天下之术
无踰此也何者道之大原出于天而圣人修之以为法
于天下若礼乐刑政纲纪法度无往而非道之所在也
所谓敛之不盈方寸散之弥满六合所谓天地之常经
古今之通义尧以是传之舜舜以是传之禹禹以是传
卷一 第 25a 页 WYG1233-0230c.png
之汤汤以是传之文武帝王之继天出治所以为天地
立心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何莫由斯道哉故尝
考之六府三事载之虞书六典八法具于周礼此唐虞
成周之所以立经陈纪也然有都俞吁咈之气象而后
有修和序歌之成功有关雎麟趾之意而后可以行周
官之法度是岂非尧舜文武之道乎六君之道一也知
尧舜之道则知汤武之道矣汉高祖之有天下也时则
有若萧何韩信张苍叔孙通之徒定其律令定其军法
卷一 第 25b 页 WYG1233-0230d.png
定其章程制其礼仪而汉之所以为治者靡不具矣唐
太宗之有天下也则有魏徵定新礼祖孝孙奏雅乐房
元龄修律令李卫公明兵法而唐之所以为治者靡有
遗矣是虽未必合乎先王之道亦未尝不本于先王之
道也先儒谓汉大纲正唐万目举者盖以汉之规模宏
远而唐之法令详密尔然汉承秦后而杂采秦仪唐承
隋后而多仍隋制则其道岂能如先王之纯其法岂能
如先王之备哉钦惟圣上奉天承运混一区宇纲纪法
卷一 第 26a 页 WYG1233-0231a.png
度之施礼乐刑政之具固已井乎其有条秩乎其有序
矣犹日与二三大臣励精图治讲求政理而又诏兴科
第博采群言二帝三王之盛无以加此岂汉唐之可拟
伦也哉夫天下之事有古有今立经陈纪不在它求在
参酌乎古今而已古者功成作乐治定制礼三千三百
之仪五声八音之节一皆本之人心合乎人声是故可
以事神人可以通上下诚出治之本也后世经礼残缺
乐书不存而古之礼乐难以尽考矣今欲制礼作乐则
卷一 第 26b 页 WYG1233-0231b.png
必稽之三礼之文考之三雅之音参酌而行之依仿而
用之使合于古而宜于今用于今而不悖于古而又本
之以敬恊之以律严尊卑上下之分审黄钟声气之元
则礼虽非先王之有可以义起而今之乐岂不犹古之
乐乎古者政简而不烦令严而不猛所以防民欲而齐
民心诚出治之具也比者有元之季法度废弛纲纪不
振固宜济之以严矣今欲立为经久之法则欲思乎洪
范八政之孰先文武弛张之何在因时制宜合乎中道
卷一 第 27a 页 WYG1233-0231c.png
则政令其有不修举者乎古者家有塾党有庠术有序
国有学人生八岁则自天子之胄子以至公卿大夫元
士之适子与凡民之俊秀皆入小学而教之洒扫应对
之节礼乐射御书数之文十有五岁入大学则教之以
格物致知之功穷理正心之道此学校之所以兴而风
俗之所以正也今欲臻其效必重教官之选严守令之
责崇礼让之文行激劝之法使民知孝弟忠信礼义廉
耻则学校其有不兴乎古者制民之产百亩之田一夫
卷一 第 27b 页 WYG1233-0231d.png
耕之足以无饥五亩之宅树之以桑足以无寒至汉唐
犹有均田限田口分世业之制是以民无甚富甚贫之
患此农桑之所以有成而民之所以得其养也今田不
可复井矣口分世业亦不必行矣莫若行限田之制以
止兼并重末作之令以禁游惰优畎亩之民以劝务本
则民皆得自食其力而不至甚富甚贫不均田之均田
矣其制岂不可定乎古者设官分职不惟其官惟其人
官有一定之法而任人之意为多所以为经国之远谋
卷一 第 28a 页 WYG1233-0232a.png
也后世任法而不任人所谓疑诸心而信耳目疑耳目
而信简书简书愈明而官方愈乱矣今欲人法并任莫
若择贤明之正官省閒慢之簿书夫官得其人则法无
不举非其人则法废矣此必然之理也簿书烦则吏得
以售其奸簿书省则官得以展其用是则人法兼任岂
不可以为经国之远谋乎古者量能任官度德定位爵
无不称其德才无不称其位故小才虽累月不害为小
官贤才虽未久不害为辅相所以为铨曹之要法也后
卷一 第 28b 页 WYG1233-0232b.png
世循资之格不问贤愚不辨才否一以岁月为断则贤
者淹于下位而不才者得以倖进矣今朝廷清明一扫
前弊往往不次铨擢可谓得铨曹之要法矣若夫选举
之际先德行而后文艺明黜陟而让谬举则何患取士
之不得其人乎至若盐铁之制虽起于汉然国之大利
不可废也今铸山煮海官自发卖固无奸弊之可言然
欲久而无弊必定其额以为经久之常规平其直以通
商贾之懋迁则奸弊何由而生乎漕运之法虽盛于唐
卷一 第 29a 页 WYG1233-0232c.png
然国之大计不可不讲也今夏秋两税民自输纳可谓
利于国而便于民矣然奇零小户远运为难莫若立为
定制俾粮多者运赴京城而粮少者就各府输纳则上
下便矣国岂有不足而民其有不裕者乎钦惟圣天子
以二帝三王之心为心以二帝三王之道为道立经陈
纪为天下后世虑至悉至是命大臣策是数者为问愚
敢不悉心以对第愚于往古之事不能周知当今之务
不能尽达谨略陈其梗概以复明问之万一而已执事
卷一 第 29b 页 WYG1233-0232d.png
于篇终又策之曰使言之必可见于行而行之可为天
下后世法是盖深体圣上之意而为是言也然愚之所
陈者非特可见于行而亦当今之所已行者也其间行
之未竟守之未一则在圣君贤相举而行之尔虽然为
治必有其要为治不知其要不可以为治所谓要者执
事之所谓实效是也实者何信而已矣孔子曰主忠信
又曰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中庸曰凡为天下国家
有九经所以行之者一也一者何曰诚也皆甚言为治
卷一 第 30a 页 WYG1233-0233a.png
之不可不实也然则欲行先王之道立纲陈纪以为天
下后世法其不在于实乎抑愚又有说焉立纲陈纪故
不外是数者而正人心厚风俗尤为平日所当先务者
也夫人心不正风俗不厚终不可以言治人心诚正风
俗诚厚则廉让之节兴礼逊之俗行人人各亲其亲各
长其长强不凌弱众不暴寡而天下自平矣将见二帝
三王之治复在于今日而汉唐有不足言矣愚也何幸
身亲见之
卷一 第 30b 页 WYG1233-0233b.png
 御试策
臣谨对臣闻古先帝王之治天下莫不以敬天勤民为
务以明伦厚俗为急故汲汲于求贤者凡以为此也钦
惟陛下进臣等于廷策臣以古先帝王之务臣愚昧何
所通晓然叨奉大对敢不竭心尽知上答圣问之万一
乎谨俯伏以对臣伏读制策曰盖谓古先帝王之观人
莫不敷奏以言明试以功汉之贤良宋之制举得人为
盛朕自临御以来屡诏有司搜罗贤俊然而杰特犹若
卷一 第 31a 页 WYG1233-0233c.png
罕见故又详延士大夫于廷而亲策之足以庶几于古
先帝王之盛节焉而臣有以见陛下求贤之切也臣闻
言者心之声也人藏其心不可测度即其言之得失而
心之邪正可见然言之匪难而行之惟难固有能言而
行不逮者矣是以古先帝王之观人必敷奏以言而观
其蕴明试以功而考其成然后有以得夫贤才之实焉
三代而后若汉若宋其取人之法有贤良制举是有得
于奏言试功之遗意故在汉之时若董仲舒天人三策
卷一 第 31b 页 WYG1233-0233d.png
蔚为醇儒而宋之诸儒彷佛三代尤为得人之盛良以
此也钦惟陛下以神武定区宇以文德绥太平屡降德
音广求贤俊而又设科目为取士之方详延草茅之士
亲策于廷陛下求贤之心可谓切矣将见必有杰特之
士出而为邦家之用而臣则不足以及此也伏读制策
曰历代之亲策往往以敬天勤民为务古先帝王之敬
天勤民者其孰可为法欤所谓敬天者果惟于圜丘祭
祀之际致其精一者为敬天欤抑它有其道欤所谓勤
卷一 第 32a 页 WYG1233-0234a.png
民者宜必如自朝至于日昃不遑暇食者矣其所以不
遑暇食者果何为耶岂勤于庶事之任耶臣有以见陛
下深知为君之道而后有此言也臣闻帝者莫盛于尧
舜王者莫盛于禹汤文武稽之于经若尧之钦明文思
舜之温恭允塞兢兢业业而戒饬于时几同寅协恭而
懋勉于政事此唐尧虞舜之敬天勤民者也陛下能法
尧舜则陛下即尧舜矣敬德以先天下祗肃以顾諟天
之明命克勤克俭而尽力乎沟洫昧爽丕显而子惠乎
卷一 第 32b 页 WYG1233-0234b.png
困穷此夏禹商汤之敬天勤民者也陛下能法禹汤则
陛下即禹汤矣小心翼翼而视民如伤敬事上帝而作
民父母此文武之敬天勤民者也陛下能法文武则陛
下即文武矣夫古先帝王之可为法者孰有过于尧舜
禹汤文武者乎臣闻天生民而立之君使司而牧之君
所以代天理民者也古之帝王审知乎此故位曰天位
职曰天职禄曰天禄民曰天民无一事不本于天亦无
一事不存乎敬敦典庸礼君之所以为教也而必推之
卷一 第 33a 页 WYG1233-0234c.png
天序天秩焉是敬天之心见于施教者然也命德讨罪
君之所以为政也而必归之于天命天讨焉是敬天之
心形于施政者然也一动一静常若有天在前一语一
默常若有天在中以至天工之不敢废天职之不敢旷
何往而非敬天之事哉若夫圜丘郊祀之际以致其精
一是特敬天之一事固不专在于是也制策谓抑它有
其道可谓深达敬天之道矣非陛下敬天之至何以及
此臣闻民本有饥食渴饮之欲不能以自治必赖君有
卷一 第 33b 页 WYG1233-0234d.png
以养之有秉彝好德之性不能以自遂必赖君有以教
之君人者兼君师之任者也是以古之帝王审知乎此
既为之制其田里教之树畜使有以安其生而设为庠
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使民有以遂其性如文王之
自朝至于日昃不遑暇食者凡以此而已故曰即康功
田功康功者安民之功而田功者养民之功也又曰怀
保小民曰惠鲜鳏寡盖欲使天下之民无一不得其安
无一不得其养而后已也圣人之道一也观文王不遑
卷一 第 34a 页 WYG1233-0235a.png
暇食如此则尧舜禹汤周武之心从可知矣臣闻人主
能以一心总天下之万机不能以一身兼天下之众职
古帝王之勤民者非事事而亲之要在责成臣下而已
故曰劳于求才逸于任贤此之谓也钦惟陛下奉天承
运抚临亿兆严恭寅畏无顷刻不在于天宵衣旰食无
顷刻不在于民孜孜勉勉励精图治之心即尧舜禹汤
文武之心也而制策犹以古先帝王之孰为可法为问
臣有以知陛下不自满足之心也臣愿陛下常存此心
卷一 第 34b 页 WYG1233-0235b.png
而不已焉则唐虞三代之盛岂能及哉臣伏读制策曰
自昔而观宜莫急于明伦厚俗伦何由而可明俗何由
而可厚耶三代而下惟东汉之士俗赵宋之伦理差少
疵议果何道致然欤盖必有可言者矣宜著于篇毋泛
毋略臣闻自昔帝王之为治莫急于明人伦厚风俗而
人伦之所明风俗之所厚者皆由于崇学校以兴教化
而已盖教化行而人心正则伦理明而风俗厚此必然
之理也唐虞三代无以议为矣若东汉之士俗赵宋之
卷一 第 35a 页 WYG1233-0235c.png
伦理卓然于三代之后岂无其道而致然哉臣闻汉光
武初定天下首访求山林遗逸之士明帝尊师重傅临
雍拜老宗戚子弟莫不受学是以养成一代人心风俗
皆知崇尚节义耻于奔竞此汉之士俗所以为美者以
有其教化也臣闻宋太祖即位之后偃息兵革崇尚文
治虽疆宇之广不及汉唐而教化之美几及三代当时
人君无不学而所用无非儒是以天下翕然以道学为
事又有濂洛诸儒出而接夫道统之传以为学者之宗
卷一 第 35b 页 WYG1233-0235d.png
斯宋之伦理所以为美者亦以其有教化也方今上自
皇都下逮府州若县亦既莫不有学而陛下又躬行于
上日召儒臣讲求治道固已论之精而行之当矣制策
称以伦何由而可明俗何由而可厚为问臣以谓明伦
厚俗惟在于崇学校以兴教化也臣愿陛下益重教官
之选严守令之责使居学校者果能如胡安定之教于
苏湖居府县者果能为文翁之化于蜀郡则人伦不患
其不明士俗不患其不厚而唐虞三代之治无以异矣
卷一 第 36a 页 WYG1233-0236a.png
又岂汉宋之可拟伦也哉臣愚不足以奉大对谨竭其
一得之愚惟陛下裁择臣谨对
 
 
 
 
 
 
卷一 第 36b 页 WYG1233-0236b.png
 
 
 
 
 
 
 
 荣进集卷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