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太史凫藻集-明-卷三

卷三 第 1a 页
高太史凫藻集卷之三
            后学周立编辑
 序十八篇
  师子林十二咏序
师子林吴城东兰若也其规制特小而号为幽胜清
池流其前崇丘峙其后怪石崷崒而罗立美竹阴森
而交翳閒轩净室可息可游至者皆栖迟忘归如在
岩谷不知去尘境之密迩也好事者取其胜槩十二
赋诗咏之名人韵士属有继作住山因公裒而为卷
冠以睢阳朱泽民旧所绘图而请余叙焉夫吴之佛
卷三 第 1b 页
庐最盛丛林招提据城郭之要坊占山水之灵壤者
数十百区灵台杰阁薨栋相摩而钟梵之音相闻也
其宏壮严丽岂师子林可儗哉然兵燹之馀皆委废
于榛芜扃闭于风雨过者为之踌躇而悽怆而师子
林泉益清竹益茂屋宇益完人之来游而纪咏者益
众夫岂偶然哉盖创以天如则公硕力之深继以卓
峰立公承守之谨迨今因公以高昌宦族弃膏粱而
就空寂又能保持而脩举之故经变而不坠也由是
观之则凡天下之事虽废兴有时亦岂不系于人哉
余久为世驱身心攫攘莫知所以自释闲访因公于
卷三 第 2a 页
林下周览丘麓复以十二咏者讽之觉脱然有得如
病暍人入清凉之境顿失所苦乃知清泉白石悉解
谈禅细语粗言皆堪悟入因公所以葺理之勤而集
录之备者盖为是也不然则饰耳目之观赏词华之
美皆虚幻事岂学道者所取哉是则来游而有得者
固不得而不咏因公亦不得而不编既编则余又不
得而不序也
  赠钱文则序
韩文公诗有曰我生之初月宿南斗苏文忠公谓公
身坐磨碣宫也而已命亦居是宫故平生毁誉颇相
卷三 第 2b 页
似焉夫磨碣即星纪之次而斗宿所躔也星家者说
身命舍是者多以文显以二公观之其信然乎余后
生晚学景仰二公于数百载之上盖无能为役而命
亦舍磨碣又与文忠皆生丙子是幸而偶与之同也
二公之名虽重当世而遭逢排摈谤毁几不自容仕
虽尝显于朝而贬阳山谪潮州窜逐于罗浮儋耳之
间踰岭渡海冒氛雾而伍蛮蜃其穷亦甚矣顾余庸
庸虽不能致盛誉亦不为排谤者所及况遭逢
圣明忝职 禁署蒙
恩赐还无投荒之忧是幸而不与之同也然二公之
卷三 第 3a 页
文章德业赤然照映千古而余早罹艰虞中事奔走
学不加脩文无可采将泯焉为众人之归是不幸而
不能与之同也噫命之所舍既同则宜无不同而何
相去若是之辽哉盖穷达得丧由乎命智愚贤否存
乎人存乎人者可为由乎命者不可必世之人常以
不可必者责于命而不以可为者责诸巳所以多自
恕而倖得也若二公者其道同其文学同故毁誉穷
达有不必其同而自同则余之不能与之同者盖有
在也而岂命之罪哉山阳钱文则能推星以言人之
祸福无不奇中士大夫多称道之将游湖海徵余言
卷三 第 3b 页
为赠因书所以自警者贻之且使遇夫自恕而倖得
者告焉文则读书好脩善鼓琴斯术其馀事云
  送示上人序
报恩教寺在吴之北郭距吾舍为近其中有脩竹古
广堂䆳阁可以览观眺望却烦嚣而挹虚爽其主
席若无言宣白云聚又皆贤而与余善故与诸文友
扬孟载张来仪王止仲徐幼文辈数往游焉每登西
麓聚落叶籍坐探韵赋诗抵日入鸟归乃去寺僧好
事者亦往往挈茗抱琴来徔之有示上人者居众中
年虽少而警慧好学余固期其为良缁流也后余徙
卷三 第 4a 页
家于郊及徔仕
南京不复至者数年既归今年春始一过焉而无言
白云皆巳化去旧僧多散亡竹树舍宇颇芜废弗理
计当时同游者惟止仲在郡馀㦯出㦯处亦各之四
方俯仰踌躇为之衋然以悲而示上人闻余来迎劳
甚驩语昔游之乐意若硕复徔余周旋者叩其学则
巳能究宗要且攻为诗章方为今住山因公所知延
为寺之第一座余知其果可为良缁流也则复为之
逌然以喜焉未几上人往住吴江之宝觉寺士大夫
多赋诗送之其徒与余善者宗源为来请序其首因
卷三 第 4b 页
书畴昔之事与知上人之素者贻焉夫上人往矣然
吾闻宝觉在吴淞笠泽之间江云湖波沙禽浦树朝
夕变化之状不可摹绘固东南之胜区所谓可以览
观而眺望者又当远过报恩则余不可以不游也欲
游安得复与向之诸文友者同哉
  赠医师何子才序
余尝与脩元史考其故实见士之行义于乡能济人
之急者皆具录焉㦯谓死丧疾病之相救助固乡党
朋友之事非甚难能者夫何足书余则以为自世教
衰人于父子昆弟之恩犹㦯薄焉其视他人之危能
卷三 第 5a 页
援手投足以拯之者于世果多得乎不多则君子宜
与之不可使遂泯也乃采其尤卓卓者为著于篇自
退伏乡里闻有斯人之风者犹复为兴慕焉一日赵
子祯氏谒余城南言曰近㒒自淮南携累而东归也
奔走水陆之艰触冒霜露之惨既抵家而俱疾焉盖
老稚数口无免者呻吟咿嘤僵卧满室汤粥之奉不
时恤问之友不至相视盻然为沟壑矣医师何子才
日来视之疗治周勤药裹成绩㒒有惭心而子才无
倦色既弥月而皆起焉今以衰暮之年与老父幼孙
复得相依以保其生者皆子才之赐也顾无以报硕
卷三 第 5b 页
惠一言识区区之感焉余以子祯家素贫固非常有
德于子才而子才亦非有冀于子祯者乃活其阖门
于濒死岂非以济人之急为心而世所不多得者乎
若是固不可使无闻也然余文思荒落不能张子才
之贤姑序以复于子祯氏子才能存此心而不息义
声积著则固有当代之执笔者书矣
  娄江吟藁序
天下无事时士有豪迈奇崛之才而无所用往往放
于山林草泽之间与田夫野老沉酣歌呼以自快其
意莫有闻于世也逮天下有事则相与奋臂而起勇
卷三 第 6a 页
者骋其力智者效其谋辩者行其说莫不有以济事
业而成功名盖非向之田夫野老所能羁留而狎玩
者亦各因其时焉尔今天下崩离征伐四出可谓有
事之时也其决策于惟幄之中扬武于军旅之间奉
命于疆场之外者皆上之所需而有待乎智勇能辩
之士也使山林草泽㦯有其人孰不硕出于其间以
应上之所需而用已之所能有肯槁项老死于布褐
藜藿者哉子生是时实无其才虽欲自奋譬如人无
坚车良马而欲适千里之涂不亦难矣故窃伏于娄
江之滨以自安其陋时登高丘望江水之东驰百里
卷三 第 6b 页
而注之海波涛之所汹欻烟云之所杳霭与夫草木
之盛衰鱼鸟之翔泳凡可以感心而动目者一发于
诗盖所以遣忧愤于两忘置得丧于一笑者初不计
其工不工也积而成帙因名曰娄江吟藁若夫衡门
茅屋之下酒熟豕肥从田夫野老相饮而醉拊缶而
歌之亦足以适其适矣因叙其篇端以见余之自放
于江湖者为无所能非有能而不用也
  送虚白上人序
余始不欲与佛者游尝读东坡所作勤上人诗序见
其称勤之贤曰使勤得列于士大夫之间必不负欧
卷三 第 7a 页
阳公予于是悲士大夫之风坏已久而喜佛者之有
可与游者去年春予客居城西读书之暇因往云岩
诸峰间有所谓可与游者而得虚白上人焉虚白形
癯而神清居众中不妄言笑余始识于剑池之上固
心巳贤之矣入其室无一物弊箦折铛尘埃萧然寒
不暖衣一衲饥不饱粥一孟而逍径徜徉若有馀乐
者间出所为诗则又纡徐怡愉无急迫穷苦之态正
与其人类方春二三月时云岩之游者盛钜官要人
车马相属主者撞钟集众送迎唯谨虚白方闭户寂
坐如不闻及余至则曳败履起从指幽导胜于长林
卷三 第 7b 页
绝壁之下日入而后己余益贤虚白为之太息而有
感焉近世之士大夫趋于途者骈然议于庐者驩然
莫不恶约而硕盈迭誇而交诋使虚白袭冠带以齿
其列有肯为之者平㦯以虚白佛者也佛之道贵静
而无私其能是亦宜耳余曰今之佛者无呶呶焉肆
荒唐之言者乎无逐逐焉从造请之役者乎无高屋
广厦以居美衣丰食以养者乎然则虚白之贤不唯
过吾徒又能过其徒矣余是以乐与之游而不知厌
也今年秋虚白将东游来请一言以为赠余以虚白
非有求于世者岂欲余张之哉故书所感者如此一
卷三 第 8a 页
以风乎人一以省于已使无㦯有愧于虚白者而已
  送刘侠序
至正二十三年秋太尉承制以市舶提举吴陵刘君
同知松江府事将行其同列走书来徵文以道其美
余于刘君辱交最厚今之去虽无请者犹不敢默然
而已况勤诸君之请邪然刘君之硕材㓗操隆声雅
望其自抚戎政司啇税所以威辑乎悍卒惠被乎远
人者既已充听者之耳而𥚹谈者之口矣余何加乎
若夫推太尉以用君之意以庆其民幸者则亦无几
焉昔吴之富擅南服其属邑旁郡亦号蕃庶自窥西
卷三 第 8b 页
疆相望残燬而松江于东一柝之警不起民恬物熙
独保完实斯其民亦幸矣然数年间军旅之需殷而
赋敛之役亟彼创残疲羸者既不可以重困则凡有
所征舍兹土奚适哉故刍粟者往焉布缕者往焉朝
驰一传需某物暮降一符造某器输者属于途督者
杂于户地虽未受兵而民已病矣于是怨咨之声流
刻弊之形见枧他邑之民虽葺破垦废而泰然田庐
中无发召之劳无课责之苦反若有不及者吁其幸
乃所谓不幸欤今太尉知其然慨然思得良吏以抚
循之而刘君获在选焉夫同知与太守相可否于黄
卷三 第 9a 页
堂之上者其为任不轻而重也刘君亦知其所以致
此乎余闻太尉之将授君以是职也指其名语僚佐
曰此人能爱民夫爱民先王所以治天下也而况一
郡乎哉太尉能以是取人可谓知所本矣且刘君往
矣必能益发之于政则松江之民不其又幸欤虽然
古之人闻凡一言之善则扬之而不敢隐况闻之于
上者乎余之区区所以乐道斯语非惟有以张刘君
也亦将使凡吏于时者知在上之意而将顺之则民
之为幸广矣庶乎结厚泽于悠深复盛治于熙洽也
他日考之岂不有所自哉
卷三 第 9b 页
  赠医士徐仲芳序
昔柳子传宋清言清居善药有就清求药者虽不持
钱皆与之积劵如山度不能报辄焚劵余固疑清之
未善也苟不责报尚何以劵为哉又言清取利远故
大而卒以富是知清犹未免于利耳吴医徐仲芳世
攻治小儿至仲芳而益精人之请于门者相属也仲
芳视其为士大夫及穷乏者辄先焉虽烈风赤日乘
一驴兀兀黄埃中周临其庐无敢后其视疾必谨与
剂必良婴稚之赖以不殇者盖众矣有奉物诣仲芳
谢者卒却去㦯问之则曰士大夫吾所敬穷乏吾所
卷三 第 10a 页
悯义皆不可取吾非为诡也彼资雄而仕达者固又
何辞故人皆德仲芳虽后有复请仲芳赴之益先人
至有愧心而仲芳无倦色呜呼若是可不谓贤乎世
尝言今之人不及于古远矣观清之焚劵而仲芳并
劵有不取清犹以利而仲芳以义是则仲芳之贤不
止于及清而巳也余友戴伯庸氏一日来告曰㒒有
弱息尝苦多疾获仲芳而愈数欲报仲芳而仲芳不
吾受也度终不可以虚其德硕求子之文以赠之余
谓仲芳之贤既可书且余以尝德仲芳者戴不余请
余可已乎哉虽然宋清以柳子之文而传今仲芳之
卷三 第 10b 页
贤虽过于清而余文不足以及柳子顾能使之传邪
然戴之欲之也姑为书其槩以俟如柳子者徵焉
  送徐以文序
余少喜交游以方侍养不得远去以求友于四方故
独与乡里之君子游若徐君以文其人也后不幸失
怙恃而天下有变所在多梗又不得远去以偿其志
然十馀年间四方之士来吴者则亦未尝不得见焉
其豪健俊伟魁闳辩博饮酒谈笑以意气相得者固
不为少至于讲义理之微咏性情之正薰然和粹然
温优柔浸渍相入以善而不自知者则未有及以文
卷三 第 11a 页
者焉乃知未行四方耳苟行四方若以文者亦岂易
多得哉余用是益亲以文而以文亦不余厌也盖自
少及兹之壮其间春华之晨秋月之夕空山流水之
滨崇台古榭之上以文未尝不往而余未尝不从二
人者乐其相得之深从容周旋忘其为丧乱之时羁
穷之日也盖以文不汲汲求世知居众中退然若无
所能者故人皆失以文而余独得之岂非幸也哉今
年夏以文将读书吴兴蜀山中来以别告余谓久合
而有睽离人事之必然者也岂足为甚戚也但以文
今绝去纷嚣得益厉旧学以求其道顾余乃浮沉闾
卷三 第 11b 页
里间卒荒落而无所成是则不能无介然于怀耳虽
然以文固不可留余则岂不能去是哉待秋风之兴
当扁舟而南寻书声于云溪烟树间以文尚肯以所
得告我哉
  代送饶参政还省序
太尉镇吴之七年政化内洽仁声旁流不烦一兵强
远自格天人咸和岁用屡登厥德懋矣然犹不自满
而图治弥厉尝惧听览之尚阙而思僚佐之相裨也
乃承制以淮南参政临川饶公领咨议参军事公辞
以非材即躬临其家谕之至意公感激遂起视事鸣
卷三 第 12a 页
呼盛哉此岂偶然也耶盖天将兴人之国则必赉以
聪明奇特之士与之左提右挈以就大事故其相合
之深相信之䔍冥契默谕有莫知其所以然者今公
之起也人之见者叹于途闻者颂于室莫不谓公直
气谠言夙有以结太尉之知故能当简注之深获登
庸之光然不知天之相之者有不如是之偶然也且
尝论之人才之不能相通也故明于钜者㦯有昧于
微得乎此者㦯有遗乎彼其得而兼焉者寡矣今太
尉奠此南服端拱庙堂举境内之事而属之参军凡
内外大小无不关白其为任亦岂易言哉盖致治理
卷三 第 12b 页
则求其学术之醇论攻守则资其计画之良对宾客
则藉其辞令之善用人物则取其鉴识之精而况文
牒之所交驰簿籍之所丛委苟一事之不通一才之
不具则亦末足称之矣今公能从容其间泛应曲当
使临至重而不惊处至烦而不扰故虽以某之陋获
与公共事而亦得以寡过矣且接尊俎之馀谈乐图
书之清暇翱翔大府以极一时之盛则公之才岂独
上赖之哉某亦赖之矣今年秋公得解所领职还署
省事窃以尝有恊恭之好于其去能无言乎故论次
其说以为序
卷三 第 13a 页
  送江浙省掾某序
近代之取人者有二焉曰儒与吏而巳夫吏固儒之
一事非可以并称也盖诗书礼乐所以明道律令章
程所以从政不明乎道则无以知出治之本不从乎
政则无以周辅治之用古者君子之学所以通而后
成也二道既分儒忽吏为末而谓之不足为吏訾儒
为迂而谓之不足用各视时之所尚以相盛衰其为
弊也久矣国家自失承平挍政庶务寔繁在上者欲
其严办以供一切之需也故任吏尤专重而儒有弗
及者矣呜呼岂非其惑欤盖闻孙卿氏之言曰相高
卷三 第 13b 页
下视硗肥序五种君子不如农人相美恶辩贵贱君
子不如贾人设规矩陈绳墨便器用君子不如工人
不恤是非然不然之情以相荐拔以相耻怍君子不
如惠施邓析然则治文书奉期会摘狱讼之微较赋
税之悉儒固㦯不如吏矣至于屏邪慝之风行仁义
之说使上尊而下亲内脩而外服非儒其孰能之乎
故善为国者未尝以此而易彼也今厌其高而乐其
卑捐其大而收其小何㦲亦窃求其故矣盖谓今之
儒末及于古不足以称上之所使也夫儒不能尽为
古之儒然吏亦岂能尽为古之吏㦲是但知垂绅猎
卷三 第 14a 页
缨空言而不切于事者之非儒而不知磨铅削牍拘
法而不通夫义者之非吏也其可乎余故尝感叹而
思之以凡在上者亦过矣苟有于此焉不以儒为不
足用而特任之则知夫出治之本而其政岂不成乎
既有思之则非在上之过也亦儒之过焉耳苟有于
此焉不以吏为不足为而兼通之则周夫辅治之用
而其道岂不行乎若其人者世固有之而余未得见
之也今年冬某人以江浙省臣之辟为掾余闻其读
书与律学颇事古岂非所谓其人欤将行也其友有
来裒士大夫所赠若干篇而属余序者乃欣然告之
卷三 第 14b 页
曰夫掾虽吏也然佐外宰相治藩府凡方面之事虽
不得行亦可得而言也且省臣能取子于人人之中
是知其贤矣知其贤于言有不听乎子今能以所学
施于时显有成效使皆知儒之非迂则上之所尚有
不改弦而易辙者乎儒之振不振吾于子行卜之矣
夫欲援吏而归于儒者是吾所望于子也若云叛儒
而入于吏者岂吾所望于子哉
  送蔡参军序
国朝置参军为三公之属旧制也然平时三公无亲
职而参军多私人故视之者若不甚重今太尉清河
卷三 第 15a 页
公仗专征之钺雄镇南藩以戡乱为已任举封内之
事而属之参军故其职密要华显遂非他官所能及
矣然居是者非忠足以受寄智足以造谋而略足以
济务者弗称也太尉公尝曰与我共成大功者其惟
良参军乎故未尝轻以授人而人得之者则莫不谓
之荣焉江浙行枢密院经历蔡侯久在幕府茂著厥
绩所谓忠智与略实备于已初参军之员有阙也太
尉方求其人而谈者巳私拟曰宜为是者其蔡侯乎
未几命下果侯也于乎此岂偶然而巳哉盖侯之贤
夙有以当太尉简注之深而致国人期望之重故上
卷三 第 15b 页
下之意匪谋而一譬诸大宝横道人无智愚皆知趋
而取之初不待于相告也不然则何以能冥契合之
神如是哉于是在上者授任之不差在下者清议之
不泯并侯之能称是职而必与太尉共成大功者皆
可见也抑何盛哉余时窃伏田里有欲献于侯而未
暇也适侯之故僚吏有来徵文颂侯者乃坐而叹作
而言曰夫士君子之道成于身而出用于世也岂不
欲流大名施厚泽乎然尝患不得乎其位位得矣而
又患不逢平时二者之棠偶则终于挟大技而莫呈
抱奇货而弗售此古人所以多感愤悲伤而自叹于
卷三 第 16a 页
不遇也然则逢时而得位者非古今之所难而为士
君子之至幸欤今侯之为参军也凡征伐之密侯得
闻之黜之重侯得与之兵民御抚之方规宾客应
对之辞令侯皆得兼谋而并任之则侯之位亦得矣
海内虽未康靖而太尉方兴桓文之业内脩外攘以

天子之宠命则侯之时亦逢矣侯于是时能思古今
之所难得者已实得之而大摅宿学以为其职之所
当为则东南之人有不诵侯之名而被侯之泽者乎
盖区区所以硕望于侯者亦太尉任侯之意也侯其
卷三 第 16b 页
懋乎哉侯其懋乎哉
  送黄省掾之钱塘序
钱塘为东南之会自五季之乱海内创残而钱氏父
子能保其国又能知归于宋不烦征诛故独幸富全
迨我
朝国师南驾既受宋降市不易肆列圣相承重熙累
洽涵养安息以至于今计其民之不识兵祸巳四五
百年矣故城邑人物之繁园池台榭之丽皆足以侈
于游观而誇于谈咏舟车管弦日至于西湖之上者
不间风雨又有名花珍果水陆之味杂出于四时而
卷三 第 17a 页
非特居者之乐九仕于是者亦莫不酣嬉而忘去也
可谓盛哉至正改元(云云)越三月而围解内则困于疫
饥外则荡于燔掠向之所可观者鞠为荒烟宿莽遗
灰断甓盖四五百年之迹销灭毁坏欲求见其彷佛
而无在者矣况连岁流民未还行旅罕至则非特居
者之戚凡仕于是者亦莫不彷徨而厌留也可胜叹
哉今年秋江浙行省左丞潘公由吴兴徙镇兹土闻
荆南黄君仲博之材辟以为掾将行其友有来乞言
赠之者乃为之言曰夫地之废兴盛衰虽有其时然
岂不系于人哉苟有其志者躬葺理之勤需培积之
卷三 第 17b 页
久有不能变凋弊为完庶者乎今钱塘虽繁华委谢
而江山之形胜犹在也仲博始至之暇能为我一周
览乎升于高见陵谷之可凭则思设备禦之规行于
野视庐井之可复则思兴垦辟之利归言于公而行
之使寇不能复来民不致久困方面之事其孰有大
于此乎仲博固有志者必能如余言他日抱鼓不闻
民得安遂其生桑麻鸡犬阴交而声应皆忘其为丧
乱之馀而渐复承平之旧余将幅巾梨杖南游湖山
之间乐观盛事然后赋诗以颂公之功有成而并为
仲博贺也岂不伟哉岂不伟哉
卷三 第 18a 页
  赠王医师序
君子必慎疾慎疾必先于择医甚矣择医之难也其
论證之是非投饵之当否非通其术者莫察也士之
通其术者甚寡苟不察焉而求验于巳试之后待其
危而黜之晚矣岂慎疾之道哉世故无以知其良则
徔众之所称者而趋焉曰其传几世矣其活几人矣
良医也相率非其药不食子不迎以视其亲曰不孝
弟不迎以视其兄曰不悌凡长者不迎以视其卑幼
曰不慈而病者不自迎以视已曰不智虽失疗以死
不悔呜呼众之所称者其果良否乎吴之医最多举
卷三 第 18b 页
城而籍之不啻千百而得名者数人其术未必皆良
而良者反扼其下不得出甚可叹也今年春友人徐
君幼文(云云)德之来徵言以赠余谓复初诚良医矣然
人未有盛称之者惜余言之不足重于世不能张之
然观有美誉而无实用而不得大闻于时者天下之
事多矣不特医也复初何尤焉
  赠医师龚惟德序
广陵周克恭氏以事来吴介友人谒余言曰京口有
龚先生惟德者治俞扁之术其视疾审若鉴之照物
其投剂当若矢之中的其施惠均博若轮之行地不
卷三 第 19a 页
以高下而易轨也故言良医师者必归惟德焉吾家
瓜渚距京口隔大江儿尝遘危疾惟德来视之驾扁舟
越风涛略无所避既疗之辄愈顾余年巳非壮后枧承
先世之重者眇焉在是儿也不幸而有疾有疾而幸
惟德起之则其所以惠我者不惟是儿乃延吾后于
无穷而免余于不孝也其德宜何如报哉然奉之以
金弗受也将之以币弗领也吾可终无以报者乎盖
思可以章吾心而侈其德于当世者莫如君子之言
焉余来是邦闻先生以文名敢请余辞未遑他日又
来言曰惟德非特于吾为然也凡于士之贫与流播
卷三 第 19b 页
羁寓者皆然也今其一门三世下孝而上慈家道雍
豫而寿乐且康者岂非由是致哉硕先生为之言余
乃叹曰夫施德于人而不责报者非世所谓难能者
欤然急利者之所难而有道者之所易也盖人虽不
能报而天必报之矣故责于人者不得于天得于天
者不责于人责于人有得有不得责于天则无所不
得也且天之报人虽若茫昧然不可以朝夕以需苟
行之不怠以俟之则其所得较之于人者不啻乎多
矣今惟德其能责于天者乎其能行之而不怠者乎
其庶几所谓有道者乎是皆余所喜闻而乐言者也
卷三 第 20a 页
况克恭之请之勤哉虽欲辞固不得辞也遂书
  绿水园杂咏序
吴城西南陬有曰朱家园者父老言宋朱勔故墅也
庐山陈惟寅氏得之更名曰绿水以园中有池且用
杜子美诗语也其林沼亭轩亦各有扁焉近虽破废
然宽间幽胜犹可以钓游而啸歌惟寅以余往来其
中最熟求遍咏之噫当勔以倖贵时穷尚豪侈园中
之珍木异石崇台峣榭固当百倍于此文人词客为
之称美而誇咏者亦多矣今皆迹灭响沉无复可睹
惟寅虽穷居隐约而能以诗书世其业䔍于孝友其
卷三 第 20b 页
清德雅操固可以蔑视勔矣则余为之执笔亦可以
无愧焉因不复辞且庶几㦯传使父老知园之更名
绿水者自惟寅始也诗凡十六篇
  缶鸣集序
古人之于诗不专意而为之也国风之作发于性情
之不能巳岂以为务哉后世始有名家者一事于此
而不他疲殚心神蒐刮物象以求工于言语之间有
所得意则歌吟蹈舞举世之可乐者不足以易之深
嗜䔍好虽以之取过身罹困逐而不忍废谓之惑非
欤余不幸而少有是好含毫伸牍吟声咿咿不绝于
卷三 第 21a 页
口吻㦯视以废事而丧志然独念才疏力薄既进不
能有为于当时退不能服勤于畎亩与其嗜世之末
利汲汲者争骛于形势之途顾独事此岂不亦少愈
哉遂为之不置且时虽多事而以无用得安于閒故
日与幽人逸士唱和于山颠水厓以遂其所好虽其
工末敢与昔之名家者比然自得之乐虽善辩者未
能知其有异否也故累岁以来所著颇多近客东江
之渚因间始出而汇次之自戊戍至丁未得七百三
十二篇题之曰缶鸣集自此而后著者则别为之集
焉藏之巾笥时出而自读之凡岁月之更迁山川之
卷三 第 21b 页
历涉亲友睽合之期时事变故之迹十载之间可喜
可悲者皆在而可考固不忍弃而弗录也若其取义
之㦯乖造辞之未善则有待于大方之教焉
  姑苏杂咏序
吴为古名都其山水人物之胜见于刘白皮陆诸公
之所赋者众矣余为郡人暇日蒐奇访异于荒墟䆳
谷之中虽行躅殆遍而纪咏之作则多所阙焉及归
自 京师屏居松江之渚书籍散落宾客不至闭门
默坐之馀无以自遣偶得郡志阅之观其所载山川
台榭园池祠墓之处余向尝得于烟云草莽之间为
卷三 第 22a 页
之踌躇而瞻眺者皆历𠪾在目因其地想其人求其
盛衰废兴之故不能无感焉遂采其著者各赋诗咏
之辞语芜陋不足传于此邦然而登高望远之情怀
贤吊古之意与夫抚事览物之作喜慕哀悼俯仰千载
有㦯足以存劝戒而考得失犹愈于饱食终日而无
用心者也况幸得为
圣朝退吏居江湖之上时取一篇与渔父鼓枻长歌
以乐
上赐之深岂不快㦲因不忍弃去萃次成帙名姑苏
杂咏合古今诸体凡一百二十三篇云洪武四年十
卷三 第 22b 页
 二月日前史官高启序
卷三 第 23a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