樗隐集-元-胡行简卷五

卷五 第 1a 页 WYG1221-0143a.png
钦定四库全书
 樗隐集卷五      元 胡行简 撰
  序
   致亭诗卷序
国子祭酒鲁郡王公作亭于居第之侧取君子学以致
其道之语名之曰致公卿大夫士紬绎其义殆无馀蕴
某读而疑之以为公之道已推其极若无待于致矣以
是而名亭盖谦以自牧使实浮于名也夫道之大原出
卷五 第 1b 页 WYG1221-0143b.png
于天天道流行阳开阴阖虽万有不同其为理则一致
也天之生斯人也欲使任斯道之寄则所参乎天者岂
有二致哉先生之为道不可窥已敢即其行事而论之
公少时隐居峄山读书谈道虽箪瓢屡空未尝有忧色
已而擢高科登膴仕禄赐之充若可以肆志矣而被服
俭素出处如儒生此公之道处乎穷达而一致也仕于
王朝直道而行徘徊散地而不以为屈激昂宪纪而不
以为矜廷论有所龃龉虽斥之外郡而不以为慊此公
卷五 第 2a 页 WYG1221-0143c.png
之道安乎夷险而一致也处己以严待人以谦故扬历
所至而称其善出入成均而馆下之士咸无间言此公
之道著乎表里而一致也使从容庙堂以大行其道庶
几天下之士知公之所以脩己所以治人其道无二致
也则名亭以致岂无意欤古之君子名浮其实不以为
耻固多有之扬子云名亭以草玄矣其初也泊然自守
若无求于世暨久次不迁乃作剧秦美新以自鬻是不
能守其玄也李文饶名亭以精思矣出奇画策虽足詟
卷五 第 2b 页 WYG1221-0143d.png
强藩平僭叛而招权纳赂终失守身之义是思有所未
至也则其心术岂不与名亭之意判然为二致乎甚矣
君子不可以不知道也噫先生处乎穷达处乎夷险其
表里一致唯致夫道而能然也世之学者闻公之风尚
知景慕况托处馆下亲承教数载者乎
   方壶诗序
海宇混合声教大同光岳之气冲融磅礴而人材生焉
西北贵族联英挺华咸诵诗读书佩服仁义入则谋谟
卷五 第 3a 页 WYG1221-0144a.png
帷幄出则与韦布周旋交相磨砻以刻厉问学蔚为邦
家之光至元大德间硕儒钜卿前后相望自近世言之
书法之美如康里氏子山扎刺尔氏惟中诗文雄混清
丽如马公伯庸泰公兼善余公廷心皆卓然自成一家
其馀卿大夫士以才谞擅名于时不可屡数若方壶常
君河右之伟人也才总角飘飘然有凌云气下笔惊人
如不食烟火之语暨长遨游四方充之以学问广之以
见闻于是其所著述大篇短章咸中矩度铿锵韶濩翕
卷五 第 3b 页 WYG1221-0144b.png
辟宫商惜其流落江南邅回州县不得与诸贤颉颃颂
歌清庙以鸣太平之盛尔乡友宋子与宗人胡震亨往
来京师谈公之美不绝口然时亦莫之用也二君一时
作者惜俱已矣惟公之精神老而弥健文章学问与年
俱高俯仰今昔不胜慨然姑识是语以徵来者
   秋江诗意图序
友人吴德新语余曰彭彦德隐居封溪之上笃志于学
处乎市区而超然物表势利货殖怡然不动乎心间者
卷五 第 4a 页 WYG1221-0144c.png
囊琴束书将汎彭蠡观匡庐游赤壁登黄鹤楼以发挥
其志虑增益其闻见也舣舟将行凡与彦德游者盛供
张以饯好事者遂命善画者写之题曰秋江诗意能赋
之士悉形诸歌咏幸叙其事余惟四时之序其造化之
运流行不息而天地之气絪缊磅礴其至清者莫如秋
其可为感慨者亦莫如秋积潦净尽渊涵太虚水之至
清者莫如江也水天相摩一碧万里吾心之清盖与之
同其清也航一苇于西风纳秋光之浩荡胸次悠然与
卷五 第 4b 页 WYG1221-0144d.png
天地万物上下同流风雩咏归不啻过也彦德盖有见
于此乎若夫江山之胜风物之美凡接游心目者可图
可赋可歌可咏慷慨怀古以写其胸中之奇固足以振
文采于一时绍芳躅于千载特骚人墨客之馀事耳非
有望于笃学君子也橹声悠扬棹歌相续舟师催行浩
不可遏姑以此语识其篇端
   赠塑佛像罗孔德序
临江之瑞筠山佛刹壮丽甲江右比燬于兵历岁滋久
卷五 第 5a 页 WYG1221-0145a.png
非无长材硕望代主兹山然莫复旧观者时来值力弗
逮也葺屋以奉香火贮轮藏湖间师创之于先太虚师
继之于后二公示寂启原师实来建大殿若干楹规制
宏敞殆复其旧功垂成而不幸逝矣半间上人根参深
重丕绍宗风缁俗之士咸曰董慧力者非半间不可相
率状其事于府大府敬而喜之三邑闻而信之既领寺
事慨然以兴复为己任谓佛菩萨象教未备闻南昌罗
孔德最精于塑遂延之立三世佛像两侍卫像既成观
卷五 第 5b 页 WYG1221-0145b.png
者咸曰孔德之精艺绝伦真得三昧手也夫画之于塑
艺虽不同其肖品物之象一也绘画之事存乎载籍者
具可考独像塑未之闻焉竺乾之事佛者以旃檀肖其
像则刻也非塑也汉得休屠王祭天金人祀不用牲惟
焚香礼拜其像则范金为之亦非塑也然㙛埴为象疑
始于此李唐有杨惠之者与吴道子同学画见其能不
及遂去学塑其艺既精与道子齐名近世有以工于塑
历官正奉大夫号曰刘正奉具载虞文靖公所为记孔
卷五 第 6a 页 WYG1221-0145c.png
德既师事之宜其艺精也孔德绝荤酒笃志礼佛尝誓
曰愿一心塑佛像如佛生存后果于静夜见之宛然如
佛之在目也余谓佛之道存乎其书求之吾心可得而
知也佛之道寓乎其像欲人之因像而生敬即像以观
其迹即书以求其心佛之道在我矣孔德游诸名山见
先觉之士尚以是说谂之
   建溪序
郡城之东三十里士有隐者曰黄则建氏隐居独善不
卷五 第 6b 页 WYG1221-0145d.png
求闻于时治别墅植花竹窗户潇洒图书满家日藏修
其中客至则煮茗清谈亹亹不倦高标雅度见者莫不
敬之尝名其室曰建溪余窃疑而问焉曰建溪出自七
闽古荒服之地禹贡未之纪江右多佳山水而桑梓之
邦也先生不取之近而徵诸远果何意乎或曰建植木
也木挺然上秀旁无附枝郡因是得名溪亦以是名也
建溪出自武夷山山有古神仙遗迹溪流萦回山麓佳
茗异卉自唐迄宋名人韵士多形之歌咏先生素慕其
卷五 第 7a 页 WYG1221-0146a.png
胜而以之自号也余闻斯言矍然曰吾知先生所以自
号矣余南窥五岭北渡滦阳虽荒徼绝塞山水多佳胜
然皆湮塞无闻盖山水虽胜必因人而胜始著于世也
建溪自紫阳夫子讲道于其中遂为阙里则建溪乃道
学之流派也接濂洛通洙泗渊源脉络所从来远矣论
河海者必究源委睹河洛者尚思禹功吾党之士读紫
阳之书溯紫阳之学慕其地想其人安得与则建泛银
汉之槎俯临九曲之溪招紫阳于渺茫共唤渔郎而倚
卷五 第 7b 页 WYG1221-0146b.png
棹长歌乎士曰唯书之以为序
   送合流定岩上人游方序
友人余季璋氏访余萧洲寓舍言曰吾居于雪溪之南
距橙湖六七里而近湖之畔有寺曰合流两来水环之
而过寺因以是名学佛于斯者多博学苦行之士朗上
人月庭为巨擘月庭以才名辟天界寺书记在职几年
搢绅莫不敬爱方将奏授大刹以疾还家而卒其大弟
子泰定岩能传朗公之学禅林咸加推重今欲纵游四
卷五 第 8a 页 WYG1221-0146c.png
方以广其闻见士友咸赋诗以华其行幸叙其事余惟
男子始生以桑弧蓬矢射天地四方则赋远游者吾儒之
事也定岩儒家子奉父母命而学浮图法今赋远游搢
绅大夫士暨丛林之尊宿片言半语皆足以表其所学
岂非欲贯儒释于一家究其同异之所以然乎夫自鸿
蒙判鳌极立天地之所以定位日月之所以代明阴阳
之所以运行山岳之所以流峙同此道也同此理也人
生其间与天地参其道同也其理同也人同此心心同
卷五 第 8b 页 WYG1221-0146d.png
此理生乎东者不异乎西之人生乎北者不异乎南之
人也吾夫子生于华夏其所以教者兼善天下之道释
氏生于竺乾其所以教者独善其身之道也设教不同
皆不外乎是心耳定岩持是说而行四方就有道之正
必有发余之所未发者归而剧谈当必有以语我
   松云图为半间禅师序
盈天地之间惟万物然物之可怡悦者亦随意之所寓
非必动心骇目之观始惬所欲也有道之士虽寓意于
卷五 第 9a 页 WYG1221-0147a.png
物而不留意于物若昔贤之爱莲是也临郡半间禅师
尝历彭蠡泛岷流登姑苏游钱塘山川之美都邑之壮
宫阙之丽古今名胜遗迹凡接于耳目者咸足广闻见
资禅悦而纷华外物漠然无所动乎中归至临江卓锡
故山郡邑长吏缁流士庶咸尊其贤屈主慧力禅寺会
朝廷设官以掌其教徵拜僧纲置署于天宁寺东偏禅
师朝出而治其教事事毕即还慧力燕坐方丈观松上
之云与造化相周旋常曰松岂吾徒而云岂吾友也植
卷五 第 9b 页 WYG1221-0147b.png
物之刚而正者莫如松贯四时而长青傲岁寒而独秀
挺然孤高不倚不阿犹吾之卓然自立而常持其坚定
之力矣始乎一缕亘乎太虚其来无端其去无迹卷舒
随时变化不测犹吾之心无所住而应变无方也然岂
昩于玩物丧志之戒哉亦因物之近似于道者以寓吾
因而寄吾兴尔天地之物可观可咏可好可乐者皆在
吾心奚独松与云乎吾因寓意于斯不留意于斯也禅
师世本儒家通内外学余闻斯言而喜其道之合也因
卷五 第 10a 页 WYG1221-0147c.png
次第是语以为之叙
   送黄立诚远游序
儒生黄立诚踵门而请曰总角读礼知桑弧蓬矢所以
表男子之所有事窃识之心不忘今年踰弱冠而浮沈
里巷无以自见欲及亲之康宁遨游四方以遂其初志
吾亲既许之矣先生幸赐之言以华其行因语之曰士
之志远游者非骋吾所欲骛纷华慕声利将广其见闻
进德修业归为亲荣也为亲者孰不望其子之游卓然
卷五 第 10b 页 WYG1221-0147d.png
有立于世哉所谓詹在侧而无离忧亲之志不乐也詹
出游而有离忧亲之志乐也为人子者以父母之心为
心必知所以显亲所以立身矣今子以英妙之年抱有
为之志其游也观夫名山大川之高深古今人物之高
下寓之于目求之于心其进何可量哉过豫章而怀孺
子之高风望庐阜而企匡君之遗躅航岷流之浩渺观
万水之朝宗维扬而看琼花上蔡而采蓍草神州赤县
之壮黄河太华之雄车书之广人物之懿皆可悦乎心
卷五 第 11a 页 WYG1221-0148a.png
目而廓见闻也高歌慷慨抒其怀古之思司马子长之
游不啻过也抑尝闻孟氏之言而绎之曰尊德乐义游
之本也兼善独善游有遇否而道不易也徵诸斯言先
立乎其大者远者则吾子之游无施而不可奚患乎锦
衣归觐叠拜高堂当举觞贺子非复吴蒙足以悦亲矣
立诚曰谨受教遂书以遗之
   送李克恭序
唐西平王李晟有大功德于当时故其子孙蕃衍盛大
卷五 第 11b 页 WYG1221-0148b.png
累数十世而不替凡氏以李𣲖以西平者皆其后也西
平之子宪尝官于袁遂家焉吉之谷坪李氏则自袁而
分也当其盛时文学仕宦赫然为江右之望今虽为清
门然犹能守其诗书之业也自谷坪而迁于玉峡之东
则克恭之远祖也克恭幼嗜学有卓立志郡邑闻其能
欲辟之为掾克恭曰郡邑事繁而务夥非吾所能也俾
佐司征乃就职既逾年沿例得请遂束书言归其所事
之长官咸留之而不能也徵文以华其归因为之言曰
卷五 第 12a 页 WYG1221-0148c.png
君子之道出与处而已其出也位之崇卑禄之厚薄咸
有所不计也亲在求荣亲而已固非以为身谋也不仕
而处乎山林则读书讲学隐游乡里富贵利达恬然不
以动心独善其身而已矣克恭之出而仕也非有贪禄
利之心其得请而归也非有傲世之志皆适其宜而已
克恭家世事业备载谱牒兹不复书他日傥经玉峡径
造竹墅相从清泉白石之间当为君贺曰仕宦之乐何如
隐居乐也咸曰仁者赠人以言斯言可以赠也遂为之书
卷五 第 12b 页 WYG1221-0148d.png
   其二
余尝观中庸论达道有曰朋友之交盖朋友乃人伦之
一其关系世道甚重也士生天地间未有不须友以成
者友也者友其德也不可以有挟也贵为卿相而下友
匹夫固不为诎以至贱之人而上友至贵者自不为僭
其所以友者切磋琢磨求以成德不以其富贵而相友
也能取友则可以成吾德矣世降俗薄友道不立面朋
面友而落阱下石者比比皆是有能敦尚雅道以全朋
卷五 第 13a 页 WYG1221-0149a.png
友之伦固可为世道劝然罕见也士大夫之论交际者
曰同寅也僚属也其次曰座主曰门生曰举主曰故吏
分虽不同而皆有朋友之道焉至于弈叶犹讲世契之
好不以久而废也玉峡李克恭世为名家蚤以材能著
郡邑咸辟为掾不屑也郡城司征所职上自长官下暨
执事者莫不称其善也近得请还家长官咸惜其去而
不忍留也徵文以为赠余惟官若吏虽职任大小有殊
然居则同署事则连书是即朋友之道君子上交不謟
卷五 第 13b 页 WYG1221-0149b.png
下交不渎克恭之事长官可谓尽敬而不謟矣长官之
待克恭可谓能尽其礼而不渎矣上下之交兼尽其美
非能全夫朋友之道能如是乎余喜其足为薄俗之劝
故不辞而为之序
  说
   一如说
万安诗僧纯谒余而言曰某儒家子也方总角父母命
之学佛今虽服释氏未始忘乎儒也故名纯字一如取
卷五 第 14a 页 WYG1221-0149c.png
中庸语幸绎其义余谓天地以一而成万化人以一而
具万理一元之气流行乎两间阳舒阴惨其变不可知
所可知者一理而已人位乎其中唯纯乎一则与天地
参而其道非圣神不能也通儒释于一理会万理于一
原因其可名而至于不可名因余之所己言而极于无
言一如之道成矣赞曰天地之道皆原于一人亦有之
参为三极私胜欲昏如云蔽日扩而辟之云散日出皎
皎灵台变化莫测万理一原罔间儒释
卷五 第 14b 页 WYG1221-0149d.png
   黄氏子字说
幼名冠字礼也字而为之说欲其循名思义求以进德
也姻友黄氏名实字立诚皆父兄师友命之而求余绎
其说余观其大意言进德修业以忠信立诚为二事之
本其用或殊而体无不同师友之名子曰实而字以立
诚诚之一字足以包体用贯天人而道之大小皆在其中
也子周子曰诚者圣人之本圣人则极天下之至诚而
无一毫之不实学者必尽诚之工夫然后可以语此也
卷五 第 15a 页 WYG1221-0150a.png
盖诚之体无所不包而用之见于外者无所不备小而
一言一行大而三纲五常皆有是道也诚之在圣人者
不敢妄论今以学者言之处乎家庭行乎州里事父母
能竭其孝交友能笃于信至处于夫妇兄弟莫不各尽
其道而实理之行乎其中者皆纯一而无妄一言之发
一事之行皆无一而不实日积月久循循有序诚之之
功可以渐而进矣如是而不谓之立诚不可也吾友观
之大易之言参诸中庸之旨诚之道不外是矣书曰知
卷五 第 15b 页 WYG1221-0150b.png
之非艰行之维艰尚其勉之
   周氏子字说
余假馆萧洲之曲郡庠弟子员多从余游清江周铨其
一也铨尝偕其弟衡谒余而言曰铨昆仲二人祖若父
命之名矣尚未之字也幸先生为之字而绎其义余遂
字铨曰士选衡曰士权为之说曰铨衡之为言欲铨量
人物俾得其平也天之生材必为世用但愚智或殊材
有高下代之掌铨衡者必精加甄别而察其孰当孰否
卷五 第 16a 页 WYG1221-0150c.png
其材堪经济者置之廊庙材堪牧守者擢之方面黼黻
皇猷者有之面折廷诤者有之随其才器大小用之各
当其选犹权之称物轻重各适其用无不宜也虞选于
众而举皋陶殷选于众而举伊尹选之得其道用之尽
其材皆持衡之合乎中正而用无所私也虞殷选贤之
公不可企及后之掌铨衡者如高孝基裴行俭犹有知
人之鉴而铨衡亦合乎权也子之昆仲锐志于学余以
士选士权为之字欲其异时擢高科登显仕典天官之
卷五 第 16b 页 WYG1221-0150d.png
三铨权衡天下之士俾人材之效用于世者咸称其选
则掌铨持衡之美沨沨乎令誉矣贤昆仲其勖之
   尚志说为王公玉述
君子之学莫先于立志此志一定可以参天地育万物
可以通鬼神移山岳志之所向莫不如意古之人所求
必遂所欲必成皆由此志而充之也会稽王先生笃学
尚友恒以古人自期特取孟氏语名其读书之斋曰尚
志徵余为之说余何人也足以知先生之志哉窃闻之
卷五 第 17a 页 WYG1221-0151a.png
先生曰孟氏之所谓尚志仁也义也天下之大四海之
广凡其苍而生林而处稍有知觉者莫不有斯志也拘
以气禀蔽以物欲能全其志者几人哉夫脩之于身见
之于事居家而事亲从兄此仁义也见之于亲贤爱物
亦仁义也曰仁曰义非有至高难行之事患此志不立耳
志立于此而仁义在我矣近世大儒论士之志有三曰
道德曰功名曰富贵富贵不足言矣志乎道德即仁义也
三代而上圣贤代作道德功名混为一途姑即伊尹之事
卷五 第 17b 页 WYG1221-0151b.png
论之佩服于躬而力行之者道德仁义也推之以伐夏
救民则功名事业也能志伊尹之志即孟氏之尚志矣
三代而下士习庸鄙漫无立志能自树立者惟孔明耳
孔明之志志乎功名者也道德仁义蔑之有闻耳嗟乎
时有古今志无古今今之人即古之人也人受天地之
中以生莫不有仁义之心有是心即有是志矣不能尚
志不知有仁义也今先生能尚志矣曰道德曰功名在
力行何如耳余悉以言焉先生曰吾志矣子言然矣请
卷五 第 18a 页 WYG1221-0151c.png
书之置诸座右朝夕观焉
 
 
 
 
 
 
 
卷五 第 18b 页 WYG1221-0151d.png
 
 
 
 
 
 
 
 樗隐集卷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