樗隐集-元-胡行简卷二

卷二 第 1a 页 WYG1221-0118a.png
钦定四库全书
 樗隐集卷二      元 胡行简 撰
  记
   将作院题名记
将作院掾史野克惠奉其院长之命持旧牒来请曰将
作之为院久官于是者亦多矣而题名尚未立石此其
沿革故实也幸次第以为之记予惟少昊氏命五雉为
五工正虞周之共工考工皆将作之任也秦始置将作
卷二 第 1b 页 WYG1221-0118b.png
少府后或更少府曰大匠曰寺曰监名虽不同其实则
一而已我国家因前代旧制既设工部又设将作院凡
土木营缮之役悉𨽻工部金玉珍宝服玩器币其治以
供御者专领之将作院是宠遇为至近而其职任视工
部尤贵且重也夫周官冢宰统职币玉府以听天子及
后世子之用则国初命官之始以大司徒专董治将作
实三代遗意也公卿大夫士继膺隆寄可不体设官初
意而恪共其事欤院初设阶从一品继改从二品随升
卷二 第 2a 页 WYG1221-0118c.png
正二品院使二员累增为六员经历一员都事一员后
增二员又增同知三员佥院三员同佥二员院判二员
照磨兼管勾一员属吏增减旧无常额今定为十有四
人官则悉书其爵里姓字升改岁月吏则附见于下方
   兵部译史房题名记
国家混一海宇日月所照悉为臣妾凡政令之敷朝贡
之入不问海内外驰一乘传则无远弗达然使介杂遝
凌轹邮传凡给驿符契不总之兵部谨其约束验其合
卷二 第 2b 页 WYG1221-0118d.png
否曷繇使奸伪不萌而使命无壅欤兵部设译史十员
职专给驿自台省贵臣下至一介行李但给传出入文
书行必使译史以国字书之俗号别里歌别里歌者阴
寓范防之意也治事之所题曰蒙古房岁久渐圮译史
某与其同志重经营之墙壁窗户之污坏者茵褥几席
之故弊者皆葺治而加整饬焉外为周垣傍植花竹俨
然称所观瞻非求侈乎前人也既成属予记其事予惟
周礼六官分职其属各有史汉丞相属有掾史虽任有
卷二 第 3a 页 WYG1221-0119a.png
轻重咸执事以奉其上也今幅员既广诸国人仕乎中
外者言语不通国各有字俗既不同难以相壹凡官府
必设译史以通语言辨文字惟兵部史专督海宇内外
邮传选任为甚重居是职者阶而为卿为相班班可考
因次第而悉书之以见国家用人之道盖各有所重云
   临江广寿寺记
临江旧萧洲后为萧滩镇地以萧名相传自萧梁始宋
淳化间置郡郡既成城郭井邑官署民居儒释老氏之
卷二 第 3b 页 WYG1221-0119b.png
宫郁乎相望广寿寺不知始何年代或谓其地乃萧梁
之马妃祠因以为寺盖数百年矣寺近阛阓间货殖之
家乐崇其教宋咸淳癸酉住持僧孤山德如募监税胡
成忠拨田十馀亩元皇庆壬子住持僧无影妙月募县
尉彭存耕施田二十馀亩九都之小皋山石灰步则寺
之祖塔基所在寺僧圆寂者之葬处也寺基旧在郡治
东壬辰燬于兵僧惟德号云峰建小屋以奉香火安徒
众方欲有所营缮会郡邑长吏承诏即郡治东建分宪
卷二 第 4a 页 WYG1221-0119c.png
之署割城南净土寺废址易之云峰率其徒薙荆榛畚
瓦砾栉风沐雨不以为劳夙夜孜孜思复其旧积数年
殿堂门庑皆以次成佛菩萨天人之象幡幢香火之供
莫不毕备弘伟壮丽有加于昔见者咸叹其盛吁兵变
以来通都大邑道宫佛刹悉化丘墟草莽历年虽久能
复旧观者盖鲜或废而莫兴兴而莫之完者比比皆是
惟云峰竭心劳力成兹伟观非力量之大不能也是役
也协志以底于成曰庆瑞字雪庭曰如显字心印效劳
卷二 第 4b 页 WYG1221-0119d.png
而相成者曰普圆曰福应曰永寿皆可纪乃为之铭曰
翼翼梵宫倚乎郡城山川环合钟地之灵统宗据会曰
大雄氏揽秀发奇成此钜丽丹楹刻桷画栋雕梁如翚
斯飞有焕其光昔否而燬今泰而治世道攸宁有隆有
替崇大功果惟大力量仰止云峰我心孔臧惟佛之教
门开不二惟师之道演佛之秘佛常如日焕乎中天皇
图同久亿万斯年
   节孝堂记
卷二 第 5a 页 WYG1221-0120a.png
郡庠弟子员宋大宁甫数岁失怙母陈氏教育之以至
成人迄今三十馀年相欢如一日构堂所居之第为奉
亲之所山水清丽互为辉映矗乎其东者曹王之岭屹
乎其西者相公之岭其南则龙头山北则有福相岭皆
挺奇献秀如拱如揖而襟带斯堂也亲之起居游息家
人之昏定晨省皆居而安之岁时令节会宗党于斯燕
宾游于斯奉觞以为亲寿佥曰母以节显儿以孝闻宜
名斯堂曰节孝以徵永久大宁从余学攻春秋余嘉其
卷二 第 5b 页 WYG1221-0120b.png
事亲孝交朋友以信笃学尚义卓然有守非有贤母不
能有此令子也陈氏世儒家父海心先生兄愚亭昆季
十人皆以文学名故未嫁而习闻诗礼之训既嫁而相
夫有道夫殁以死自誓笃于教子尝语大宁曰宋氏仕
与学代不乏人汝父自立志欲掇科以绳祖武不幸早
世汝能力学以不坠先业吾见汝父于地可无愧矣大
宁泣听不忘家贫悉力妇事以供束脩费大宁既成立
其养母之心亦无所不至母尝感疾大宁心动亟归侍
卷二 第 6a 页 WYG1221-0120c.png
汤药伺愈而后还学必戒其家人曰汝事吾母犹吾在
家时稍有不谨不汝贷也母之心常念乎子而子斯须
不忘乎母也吁妇之从夫终身不改子之于亲终身而
慕古昔盛时为人子为人妇莫不各尽其道迨共姜以
守义称闵子以孝行著孝子节妇之名立矣大宁母子
盖闻其风而兴也世之人倘闻宋氏之风兴孝立节彝
伦其有不叙风俗其有不厚乎登其堂者可以油然而
兴思矣
卷二 第 6b 页 WYG1221-0120d.png
   富春堂记
清江严氏茂渊偕其弟茂芳谒余而言曰家君作堂奉
亲题曰富春欲求搢绅歌咏其事幸为文以倡之余辞
不获钱邑令文焕复以为言夫富春介于浙水之间严
子陵所隐之地也其山川之美尚可想见而子陵制行
之高具诸信史凡为士者莫不仰其遗风矧得姓受氏
同源分流而水木本原曾不之思乎宜名堂之意取乎
是也士生斯世立身行已出与处而已处乎家庭则孝
卷二 第 7a 页 WYG1221-0121a.png
于亲友于兄弟吾职之当为也出而任人家国事推是
道以见诸用耳严氏家庭积庆绵延阅历四世登斯堂
也綵衣婉娩樽俎从容儿拜于前孙拜于后寿觞迭举
慈颜以和一门之内怡怡如也愉愉如也天伦之乐孰
有加于此乎斯堂葛峰屹其前萧水经其左山辉川媚
互相映带虽未能媲美富春之山亦足悦亲心也矧豪
杰之士刻志功业必曰我方富于春秋何患其不成则
富春者岁月悠长之谓也慈亲康强椿龄方永奉亲之
卷二 第 7b 页 WYG1221-0121b.png
乐不减老莱子也名堂之义其善矣乎清时暇日当从
文焕往升斯堂奉觞为寿共论子陵隐居之乐以颂其
世美庶不负名堂之意茂渊之尊公字定和居邻邑庠
是以能笃意义方云
   道玄斋记
清江杨氏世为良医师士大夫咸宗尚之至于道玄不
知其几世矣道玄擅医名于时尤好儒术辟丈室聚轩
孔之书咸列左右暇则端坐讽玩研极旨要盖深有志
卷二 第 8a 页 WYG1221-0121c.png
于兹道也搢绅之士号之曰道玄斋属予绎其义夫道
充满乎天地散见于事物日月星辰之运行山岳河江
之流峙皆道也大而三纲五常小而方技之属亦道也
人受天地之中以生与天地参而为三亦充夫是道之
大者而已道而至于玄斯为极矣但玄之一字凡儒书
所言若天之玄舜之玄德其义或殊也老子曰玄之又
玄则玄者至美至善而无以加之谓也老氏之所谓玄
其易书之所谓神乎老氏之学大槩以清净为宗以养
卷二 第 8b 页 WYG1221-0121d.png
性为要其说与轩辕相近似汉初治其言以黄帝老子并
称良有以也道玄观乎黄帝老子孔氏之书区别其源
流究极乎同异掇其同乎道者以治吾心以修吾身则
斯道之玄无以易矣穷而独善守此道也达而兼善推
此为良相良医同乎济物无二道也道玄之学能究斯
道之玄矣医之道通乎神圣工巧独非玄乎搢绅之咸
尊道玄曰玄斋先生真知言也道玄之大父志可翁年
九十馀视听不衰学行益著则斯道之玄盖世守之矣
卷二 第 9a 页 WYG1221-0122a.png
吾闻杨氏系出岷峨盖子云之裔子云作太玄千数百
言以儗周易其书具在质诸家学尚有足徵否乎幸以
语我
   闻礼堂记
友人杨伯祯侍亲槎溪之上读书取友不妄与人交往
来封溪恒语予曰熊从礼相与有桑梓之好赋性敦厚
有志于学名其所居之堂曰闻礼幸为之记予曰先圣
教伯鱼以学礼儒先君子备释其义不敢赘为之说夫
卷二 第 9b 页 WYG1221-0122b.png
有天地即有是礼记礼者谓天尊地卑而礼制行矣是
礼肇于鸿濛之初而成于太极之后阳升而在上天之
所以尊也阴凝而在下地之所以卑也君尊也臣卑也
父尊也子卑也君臣父子之分固法乎天地矣天地造
化运行不息四时行焉万物生焉各从其序而不相杂
此天地之礼也圣人制礼因人情而为之节文君臣也
父子也其道固法乎天地矣夫妇兄弟朋友岂独不法
天地乎皆礼之当然犹天地之运四时成万物也从礼
卷二 第 10a 页 WYG1221-0122c.png
处乎家庭日用之间酬酢事物处父子而全其孝慈处
兄弟而全其友恭至于夫妇为人伦之首处之各尽其
道过者节之不及者文之全乎彝伦合乎天理则礼之
本立而人道备矣礼与天地同节盖谓是也过庭之训
伯鱼闻之从礼读圣人之书而见之躬行亦犹亲炙而
闻之也阶庭子弟朝夕侍从礼之侧观仪矩之间亦犹
亲炙闻之矣礼书浩繁经礼三百曲礼三千他日从容
翰墨之馀尚与伯祯从礼论之姑缀是语以为之记
卷二 第 10b 页 WYG1221-0122d.png
   存心堂记
君子之务于存心者何也盖心者性之郛郭其蕴之为
四德发之为七情皆心之所统故心之能存则性得其
养情无所纵而后为成德之君子焉清江黄氏逊志之
令子曰子范为郡庠上舍生名其燕处之堂曰存心因
某氏蕲余为斯堂之记于是记之曰为学而存心者一
也而心之所存者非一也存心以敬主一无适必常收
敛必常惺惺故曰一也四端发见随其所遇故曰非一
卷二 第 11a 页 WYG1221-0123a.png
也其存心于仁乎仁莫大于爱其亲小而至于伐一木
杀一兽必以其时是亦仁也存心于义乎义莫大于敬
其长小而一毫不妄予一毫不妄取是亦义也存心于
礼乎礼之大者在安上治民小而手容之必恭足容之
必重亦为礼也存心于智乎智之大者在穷神知化小
而识昆虫之变化辩草木之华实亦为智也嗟夫心虽
方寸之微而包括天下之理君子欲是心之存非徒寂
然而不动必也感而遂通天下之故以之饬躬以之树
卷二 第 11b 页 WYG1221-0123b.png
勋为忠为孝感繇于心子范将繇郡学而升之成均荐
之春官其筮仕有日故告之以是云
   稽古斋记
友人晏彦文贻书语余曰往岁自洪还庐陵辱赠以言
距今十有馀载相慕如前日也结庐郡城之阳名其读
书之室曰稽古幸为之言以自警余嘉彦文之有志乎
古因为之说曰虞书赞其君臣咸曰稽古盖以之德之
盛垂之简册为天下后世法也宣圣删书断自唐虞以
卷二 第 12a 页 WYG1221-0123c.png
下士欲稽古舍是将何所法乎夫尧舜与人同耳古之
人可为尧舜吾独不为尧舜乎士生斯世得天地之气
以成形得天地之理以为性古之人非有异乎今也今
之人非不能如古也尧舜之道孝弟而已矣今即其书
而观之于尧则曰克明峻德以亲九族也于舜则曰慎
徽五典五典克从也尧舜之治天下所以为帝者之盛
咸以是而推之耳士而法乎尧舜得志则行道以济时
不得志则修身见于世其道亦不出乎孝弟彦文修之
卷二 第 12b 页 WYG1221-0123d.png
于己行之于家必曰吾之孝弟何如尧舜也尧舜人伦
之至亦率是性而已非有加也古之时或异乎今之时
淳庞未散也今之人不异乎古之人性本同也世道有
异人之性无异也谓今之人不可为古之人非知言也
行古人之道则可以为古人矣人皆可为尧舜岂欺我
哉若曰稽古而致力于记问词章则桓荣之流矣非笃
志于古也殷贤相告其君亦曰学于古训乃有获又曰
非知之艰行之惟艰彦文能师乎说则尽乎稽古之道
卷二 第 13a 页 WYG1221-0124a.png
矣彦文推靳氏遗意论士之品三虽极其名状然但可
以警乎今之人难与稽古并论也何时重会谅有以起
予焉
   篁谷记
淮士朱信伯语余曰维扬之六合先世所家也淮地多
平衍少山距吾之居有谷焉山势回合狭外而宽中家
君结庐其间环植以竹藏修于兹不知其几十稔矣士
友因号之曰篁谷先生形诸咏歌凡若干首李秘书五
卷二 第 13b 页 WYG1221-0124b.png
峰序其篇端而始末不悉幸为之一言余谂信伯曰扬
州土宜筱簜则居于其地者家有竹也往在承平嗜利
者包山络野恒以亩计释老之流冠带之士凡好事者
多植之轩窗间以娱心目或以竿计焉丧乱以来园池
台榭悉化为丘墟瓦砾而竹之产兹土者牛羊牧之斧
斤伐之盖已赤地无馀矣尊君所居之谷尚存而无恙
岂非神明之所扶持而竹君平安有能日报者乎信伯
曰淮当兵冲蒿莱满目所谓篁谷第见夫芳草萋萋流
卷二 第 14a 页 WYG1221-0124c.png
水泠泠耳眷眷斯谷而不忍忘者屋家君之所基也竹
家君之手植也屋燬矣结茅葺之犹有堂构之思也雨
露之养萌蘖之生竹尚可以封植也家君之好竹岂欲
儗封君耶盖竹之为物其心虚似有容也其节直似有
守也贯四时而长青傲冰雪而独立有君子之德焉家
君累经乱离不易所守盖比德于竹也故惴惴焉保夫
咏歌之什恒恐失坠以为家君忧耳余喜信伯能成其
父母志因次第是语使归而质诸庭训尚有徵焉篁谷
卷二 第 14b 页 WYG1221-0124d.png
先生字朝实笃学善文父子之学盖皆有源委云
 
 
 
 
 
 
 樗隐集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