麟原文集-元-王礼卷十二

卷十二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麟原前集卷十二     元 王礼 撰
  哀辞
   王公敏哀辞(有序/)
公敏讳颖梅岗王氏之佳子弟也生于永和其父予隐
之贰馆在焉幼聪慧读书辄能记忆稍长下笔清丽可
爱愈损抑期进年踰弱冠念山东多鱼盐漆丝之利遂
求陶朱积著之理端木废举之术因赋远游以观邹鲁
卷十二 第 1b 页
圣贤之高踪燕赵豪杰之遗烈其志诚可尚也既而白
云在望定省情深方乐綵衣之娱俄有玉楼之召父子
天性予隐其能已于摧恸之情乎虽然公敏有弟足以
终其养有后足以嗣其传可无憾也况修短随化终期
于尽堂上之戚亦宜释矣士友谓古之顺于父母足以
解人子之忧则称扬其子弟之美以传之后或亦足以
解严君之忧遂相率文翰以哀之礼又乌得不有以慰
其亲之心乎辞曰
卷十二 第 2a 页
璜沉佩委兮瑶气掩而无光蕙枯兰殒兮谁与惜此幽
芳所谓伊人兮阶庭之良倏幽明其相继兮行道犹为
之惨伤亲之望子兮其意孔长抚重服之逆就兮增老
泪之浪浪明昔丧于西河兮或者谓其不明嗟彭颜之
前赋兮又何怨乎彼苍众万之生不可齐兮终同尽而
茫茫吾闻目不瞑于卒养兮夫岂无乎季方存而亲者
靡滞系于怀兮已逝亦随化而飘扬冀解韬而堕袟兮
托遗响于九章
卷十二 第 2b 页
   高州通守冯公哀辞
呜呼冯公之没也礼既哭之忽忽累日目忘所视手忘
所持足忘所适非独予思之切也士类慨乡国之无人
其眷眷不忘犹余也九原不可作百身不可赎则欲论
次其平生庶几来者足徵每欲援笔辄怀抱作恶欷歔
黯然以止噫可终无言而已耶公咏新人也父子自为
师友延祐科兴治春秋破去百家传注发大义数十逆
素王之志于千载之后庚申乡试考官以义与胡氏小
卷十二 第 3a 页
异将斥之圭斋欧阳公得所赋科斗文字以蟾兔问荅
大惊赏曰大华峰尖忽见秋隼未足以喻奇俊以示麟
洲龙公公时主试亦叹曰空中起五凤楼若天造神设
奇哉亟擢之由是名动远近试礼部又以不专主胡传
斥癸亥再贡亦必用己意参先儒会试阳燧赋尤冠伦
凡为文耻同众见虽肯綮盘错皆委折条达无难言者
既及第丞汉阳遇事视理曲直虽权要不避老奸宿黠
侧目之大府知其才委同岳阳兴国分修省署公亲领
卷十二 第 3b 页
官直与物对给不劳一民视二郡任富民司出纳者费
半而功倍迁鄂省照磨往海北与二司议盐茶法众皆
悦服布赦恩于澧鼎辰沅靖思播所至无留滞悉却馈
赆未一月而返帅臣敬礼称叹曰使乎使乎可谓不辱
君命矣鼎有猾吏姊归巨商夫死无嗣吏有其赀财十
万历十三年冬巡率指为外帑省委督郡官遂直其事
瘦其人虽积金不顾尹上犹有郑巡检龙泉尉者皆以
伪楮事诬人枝开蔓引领吏卒近百人出入数郡民窜
卷十二 第 4a 页
田芜绵数十年不绝公涖政七日尽涤除之后以肮脏
不获乎上因事白而名益彰提学湖广士耻名浮贰守
高凉猺不豪植盖仁而不为姑息义而不为矫激故与
人言必信谋必忠乐善疾恶是是非非直言不为吐茹
诈者险者不敢迹公庭而疏通坦夷之士日密侄甥之
无怙恃者育而昏之所识穷乏者必有拯焉水匆刘先
生著通鉴纲目书法公携诣京师而表章之遂大行于
世呜呼公之文学政事行义人所共知而今犹缕缕及
卷十二 第 4b 页
此者感知己之难遇而无所寄其情也犹记兵火之后
公还新居斋阁显敞园池映带禽鱼飞跃顾而乐之谓
礼曰来者不可知故旧悬隔在亡无谁语者幸吾庐尚
存子时来谈笑其中以慰衰老又尝语其子曰周仲衡
王子尚熊伯颖三人吾畏友也每听其文令人豁然以
喜汝善事之嗟乎自今以往善焉而无与识也疑焉而
无与质也言何由而知其要德何由而知其奥也有过
西州门之恸有经眠食地之感而已也公讳翼翁字子
卷十二 第 5a 页
羽生壬辰年六十三与兄子将先生颉颃科第参政许
公有壬字其堂曰双桂云余序其概而哀之以词词曰
嗟至士之徂谢兮超虚蹑空挟飞仙而为曹生无所累
其𠂻兮返太初以游遨风为车霞为盖兮芙容之冠云
锦之袍闵下土之难平兮叩帝阍而永号豺虎锯牙啄
善人兮冥冥磔之焉所逃顾乱浊而鲜欢兮灵剡剡乎
昆崙之高忱逍遥以自适兮我何为乎心怛忉
   启后侄哀辞
卷十二 第 5b 页
噫嘻惨哉秀而不实宣父深叹予于启后侄恶乎不为
之䀌伤也启后年甫弱冠为学知方容止辞气雍容和
缓蔼然王谢家意象尝谓家庭似此虽多奚厌三年三
月以毒证殒于萧氏之馆衰老归自郡城惟见新冢皋
如恶乎不为䀌伤也耶既往临之日迈月征犹显显心
目不能自释遂为词以哀之庶以慰斯子于九京亦以
慰其亲桑榆之日也词曰
朝暾烜其离海兮阴霾勃勃以翳之嘉木蓊其增楙兮
卷十二 第 6a 页
风挟雹以瘁之修短数固有定兮予遐欷歔而不自禁
磨牙吮血闻于脱命之叟兮宜惊骨而折心地下埙篪
咿嚘兮怜生者之影单莫之为而为者天兮亦何用此
控抟知子目不瞑于仰事兮亦悬情乎破镜之分牵衣
之幼幸堂上身其康强兮独者自古而多寿
   反招魂
反招魂为罗浮翁作也翁盛年步蟾宫有子尚观亦克
踵武晚为诸侯宾客白髭红颊陶然自适处乱日如平
卷十二 第 6b 页
世不以毫发世故经心吾意或者其散仙也一日无病
而逝姻旧悲其永隔或歌招魂以归之王礼闻而非之
曰真诰言古圣贤忠义忼慨之士无不列天上官府安
知翁不挟飞仙往来于无为之表而以超出险浊之世
为快者乎嗟咨涕洟以招之滑其魂矣非出世见也于
是为反招魂之词词曰君毋招魂天地之性人为贵些
气凝而来涣则锐些星辰河岳幽明更递些昔步蟾宫
出凡类些嫦娥望予撰辔折夫丹桂些㳺戏人间岁复
卷十二 第 7a 页
岁些下方不可以久住日兴替些人化为兽龙变蝘蜓
些朽骨如山蚁穴蔓萦些紫骝文鞯粉黛扬声些兼鳖
臑若蔗浆冽馨些困苦乞奴饥鬼伶俜些华屋层台饰
帷束组些沉薰兰膏不知寒暑些立人檐户卒无抔土
些白刃差差弱食强取些负乘扬扬冠履易所些君毋
招魂翁岂能与并处些网罟日密物耗民悴些狐啸狸
号陷阱满地些君毋招魂翁何乐乎斯际些嗟今之人
瘠世肥予些不有阳谴必阴诛些谁如是翁经训菑畬
卷十二 第 7b 页
些苦淡如甘矩不踰些君子之泽有可怜些似而不似
犹斩其传些谁如是翁有子有孙些子孙既多又贤且
能些君毋招魂翁死犹存些一屈一伸知去来些生全
其灵逝也必有所为些蓬瀛清安何不可归些回视下
界有足悲些于嗟魂兮四方上下胡为乎招之些冯虚
御空升降飞扬些无天可阶无施可行些自然之门无
为之乡些返吾太初大且刚些从天不老凋三光些于
嗟魂兮毋为听彼巫阳些
卷十二 第 8a 页
   张氏五子字辞
族弟有倩曰张伯玉果断有为承家润屋五丈夫子森
森彧彧出就外传秀眉清目求字请辞因以自勖我思
圣门问仁孔淑其答子张五行联属今以命子钖尔景
福人之为人筋骸检束心能主一容则严肃处事待人
罔有倾覆孟曰士恭守此忠告恢𢎞大度君子之腹器
量褊窄致尤取辱于人有容人亦悦服次曰士宽无尔
局促身立于信犹车有毂无毂奚行失信斯恧季路无
卷十二 第 8b 页
盟片言折狱仲曰士信言贵可复经纶务勤并力为戮
学在敏求机贵神速少有怠忽功迟势䠞次曰士敏匪
解夜夙仁者之泽如水渗漉利济存心施于孤独或饮
食之或分金粟季曰士惠阴功可卜五者之义譬之竹
木人资户用无间伯叔恭而信宽兼备乃足非谓敏惠
各专一曲以是求仁仁道愈熟会尔宾亲招尔近局时
出行之远迩和睦懋哉懋哉予辞可读
   纫兰轩辞
卷十二 第 9a 页
纫兰轩者吾庐陵太守汤公曩居临濠所葺也揽物㓗
芳兴寄高远有溪逸岩遁之趣庐陵王某慕其清风为
作纫兰之辞辞曰
謇吾好此奇服兮集菲菲于众芳采芰荷以为衣兮被
薜荔以为裳惟茞兰之为佩兮忱古人之所孰无滋而
有刈兮树九畹于沅湘年既深而日茂兮玉茁芽之琳
琅岂薮幽之长处兮占托根乎帝之乡曰嘉卉之闻世
兮待重丽之大明纫之以佩不负其香不纫于佩于兰
卷十二 第 9b 页
何伤纚纚兰寔君子之良扬廷汇征邦家之光
   云屋辞(有引/)
云屋上人受业白下大云院简默静重真方外士又于
院事有所兴作不愧佛者与予相好也作云屋辞以贻
之且邀能文事者共赋焉辞曰
阴阳聚兮油油出山川兮被于九州其仁如尧兮覆我
下土谷我氓兮有年以雨云之归兮密奕宿我檐兮依
其屋极友方外之无心兮于焉憩息万物自遂兮繄予
卷十二 第 10a 页
何力有华者榱云分半间号为云屋何日而还湫有蝮
兮林有虦与尔遁思兮无有后难云屋兮云屋山中兮
多福世汹汹以劳生兮吾将从子于桥之阴于涧之曲
   陆氏四子字辞
客有过予诵陆侯之贤曰兹非岂弟君子干禄岂弟者
乎既又及其子弟之美曰兹非维其有之是以似之乎
于是历举其名若字属予为之说予应之曰字之有说
未古也古者冠而字之三加皆有祝字之辞祈以成人
卷十二 第 10b 页
之礼也予请仿其辞以绎其义亦犹行古之道欤客曰
唯唯爰叙以辞曰
有形有名品汇皆然人炙万物字以表贤约情尊性毋
使或偏顾名思义犹佩韦弦咨尔伯经理贵持循智贵
流转经则守常权则通变人之大经三纲五典入孝出
弟尧舜非远咨尔伯阳乾坤清明万象开张阳德君子
纯粹善良郊麟薮凤惟时之祥自强不息无怠无荒咨
尔伯瞻颙颙敬慎威仪禔身过者属目泰华嶙峋争快
卷十二 第 11a 页
先睹卿云景星望而弗畏茂誉曷腾咨尔伯凝道在吾
躬学以聚之弗积于己用奚由施凝道之端实本于学
俛焉尽力德修罔觉嗟嗟四子陆氏之英必振其宗必
洪厥声吴有伯言才兼文武唐有敬舆参决可否将相
之门必复其初无念尔祖以培庆馀
 
 
 
卷十二 第 11b 页
 
 
 
 
 
 
 
 麟原前集卷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