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山老农集-元-鲁贞卷三

卷三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桐山老农集卷三
             元 鲁贞 撰
 杂著
  题赵章泉诗后
未乱前程希茂携赵章泉诗二纸求予书其后置之箧
笥中未及归而盗起又十年矣予家所藏书为之一空
暇日拾所遗简册中惟此诗尚存欲访希茂归之而已
卷三 第 1b 页
亡一日徐文渊至予家书程公谨所赋万青轩诗予因
思此诗可以归之公谨盖公谨于希茂为一家而其尊
人紫崖先生尝与章泉游故也诗者吟咏性情优游和
平优游不迫至于用字生涩鍊句强硬使人读之激唇
刺吻而无味此宋末诗人之失亦其习之然也然此诗
所谓忘寝宵兴不废简编者可见古人为学虽老而不
辍也吾徒见之当可以自警故书以复其卷于公谨焉
  赠龙文
卷三 第 2a 页
夫何少华之峻高兮参列星而为侔埶广大而盘踞兮
气淫溢而上浮凌昊空之岌嶪兮廓回环以绸缪建雄
标于鸿濛兮起太虚而独抽层峰涌而流跃兮翠草烂
而不收储元精而下注兮产琼液于灵湫石嶙峋以硱
磳兮若缭垣之四周森骈交于矗起兮阴霏微而欲流
白玉以为底兮蓄清泉之幽幽映峭壁而摇荡兮罗织
纹之潏潏视若浅而实深浸澄潭之积雪玉色交以映
人兮绝纤埃之清洁雨弥旬而不涨兮日流金而不竭
卷三 第 2b 页
极莹净而无瑕兮含内柔之明彻诞白颗之轇轕兮接
素彩于明月发寒威之凛冽兮解人世之炎热信兹山
之精神兮奚至斯而融结惟神龙之育质兮禀纯阳之
昭晰象乾道之变化兮谅潜飞之有节集众美于厥躬
兮块独处此贝阙妙感通之无方兮亘万古而不灭望
天津之浩洋兮波瀰漫而无涯神物杂遝乎其中兮涵
星宿之光辉若东海之最钜兮积太阴以浸之蓬壶郁
其中峙兮环弱水之逶迤群仙往来乎其上兮折三花
卷三 第 3a 页
而娱嬉龙皆外而勿居兮处此山之清奇山有似乎蓬
壶兮水有似乎天池故神龙之自处兮孰大小之能窥
惟无求于欲兮廓澹然而无为世有求于吾龙兮愿作
雨以润穑岁八月之旱兮众祷祠之以惕召屏翳以先
驱兮丰隆奔而效职雷填填而先后电闪闪以交织戒
风伯以清尘雨师群以相逆沃焦土以沛泽兮忽烦熇
之屏迹锡农夫以西成兮实神龙之大德闻兹美而遂
往兮吾将凭虚而附翼揽予辔而南行兮御清风之扬
卷三 第 3b 页
扬盻少华之巍巍兮随飞云以翱翔至黄石而一息兮
旦予将至于仙乡近灵境而止宿兮肃予中而清静久
离群而自晦兮不与世以相竞悯人生之须臾兮老冉
冉以来迎阐九阳之绪言兮知金丹之延命历火候之
周天兮凡十月而入圣质兹闻于神龙兮庶脩行之有
定上寥寥而混茫兮下肃肃而凝莹日杳杳而无见兮
耳寂寂而无听叩灵洞而陈词兮惟神龙其予应
  故高节书院山长徐公墓志铭
卷三 第 4a 页
夫人之为学内之修诸身外之修诸政修之身者我之
所可必施之政者非我所能必虽不能必苟能行之于
家则家犹国也君子之观人见其能治家则知其能治
国也予尝求之今之人得故高节书院山长徐公焉衢
之徐盖偃王之后也韩子所谓散之徐扬二州之间者
公讳某字某五代末有讳荣者仕至中奉大夫始居开
化之芹川八世孙飞习文武艺宋理宗时贡补文武二
学试武举挽二石弓弓折以此见黜遂不仕号白云处
卷三 第 4b 页
士次子丙承信郎浙东路分有子二人长绍中漕武为
进勇未及受郎官而卒次懿和初乌江县尉有子六人
公其次子进勇无子以公为后未几一兄亡一弟出继
同居者四人处事一以乌江为法事母孔氏至孝温凊
定省未尝少懈兄弟将析家产公合得半因喟曰吾独
有家产之半彼三弟者何以为养遂于其田十取其四
以其六归之三弟又以所得若干为养母之资令幼弟
司其出入一无所问又谓三弟曰吾产既厚凡官府之
卷三 第 5a 页
供给亲戚之往来尔无预也居常怡怡无间言乡党称
其孝弟待人接物以信人有急难则救之有匮乏则周
之逋有负不能偿者则免之人怀其惠欲有所为则人
争趋之里有争来就公决公为剖其是非咸悦服以解
其为人沈默寡言宽而有容大德间有以茂材荐公者
省除常山县教谕秩满调馀姚州高节书院山长将之
任以丁父忧既终其丧不复为仕进计筑宅于故庐之
西偏以居又葺二庐以居二子竹木花果交植屋之前
卷三 第 5b 页
后可以娱目可以悦心菽粟鸡豚足以供祭祀采山钓
水足以待宾客三弟子侄足以供使令优游自适足以
乐天年所谓为政其在斯与予闻人有善行而不得用
于时者子孙必昌公子曰兰曰华与予游好学而文其
兄弟众多予虽未获尽见而皆向学子孙之昌未艾也
公生宋壬申没于后至元辛巳年七十葬于大石潭祖
垄之右父即进勇祖即路分曾祖即白云处士娶刘氏
子四人女二人孙八人华以公之行求予铭遂述其事
卷三 第 6a 页
而为之铭曰
人之有为而不用时于其一家见之设施由小觇大国
亦如之以公之材而止于斯岂非命耶为善者报有子
有孙诗书攸好曰兰曰华前唱后和兄弟众多不弱一
个将有显者以大其家人定胜天斯其匪誇石潭之阜
草郁松茂伐石刻诗以期厥后
  故遂安县主簿孔世广墓志铭
孟子有言君子之泽五世而斩盖为常人言耳若圣人
卷三 第 6b 页
之泽虽百世犹未艾也岂止五世而已哉今观孔君之
行尤信君讳灏字世广去先圣五十有三世去宋御史
中丞讳道辅九世中丞之孙讳传随高宗渡江赐居衢
州赠中奉大夫生端问奉新县丞奉新生璹漳州录事
录事生摅铜陵县丞君之曾祖也铜陵生应发武宁知
县君之祖也武宁生绍字成叔君之父也少工词赋有
声宋末官从政郎工刑部架阁元初革命以先生为西
安县达噜噶齐不任再辟清节书院山长又不任娶徐
卷三 第 7a 页
氏先没再娶王氏生三男幼则君也君早孤奉母以孝
闻由孔氏恩例得宁国路学正转政和县苦竹寨巡检
丁内艰服阕海宁州儒学教授宪司帅阃以掾辟不就
家居时四方盗起江浙参知苏天爵㧾兵过衢选主西
安簿转饷给军有功升江山县尹寻敕授将仕佐郎建
德路遂安县主簿莅政数月治有成绩忽婴微疾遂至
大故思朴自护丧以归君幼聪敏嗜学心事坦夷外无
崖岸虽有闻不自大恭俭慈仁生于至元甲午八月十
卷三 第 7b 页
有二日终于至正乙未九月三日年六十二娶刘氏安
康郡侯之孙男三人思朴思模思森女二人孙男一人
克哲以明年丙申十二月庚申葬于西安县之西溪源
铜陵墓侧刘氏生于壬寅七月二十一日没于乙亥十
二月初八日年五十八附葬西溪之源思朴以君之行
实来乞铭贞与孔氏交三世矣遂不辞谨述其事而论
之曰自圣人至君五十有三世矣而君之兄弟皆彬彬
有学食禄于时以世其家所谓圣人之泽虽万世犹未
卷三 第 8a 页
艾者也铭曰
三衢孔氏自中奉始曲阜太末二宗对峙代有显人
不替厥绪圣人之泽百世不已惟遂安君克绍厥美
设教县庠县庠以举转饷给军其绩愈伟由是而升
佐政百里为治有方建立纲纪天命有定一疾遽死
呜呼痛哉九京莫起西溪之源厥土刚只卜葬于兹
附以刘妣圣人之泽譬诸流水出为溪涧潴为沼沚
将有潴者其在孙子其在孙子作诗以企
卷三 第 8b 页
  程道夫墓志铭
予尝铭则明之墓矣后十有九年程容以其父道夫
之行来求铭则明弟也道夫兄也既铭其弟不铭其
兄不可道夫姓程氏讳宁其先成王时庶子伯爵于
广平程国国亡后复以为氏至晋镇东将军元潭守
新安居歙之黄墩廿九世孙伯之徙居开化之龙山
道夫其裔孙也道夫儿时有大人志及长勤俭理家
能称父母之意父母终丧祭以礼服阕人意道夫必
卷三 第 9a 页
分兄弟而食乃相语吾兄弟既不分于亲在之日今
乃分于亲终之后乎各以所有共为出入或以役事
当诣县若府兄弟互往事己不私留财县令以其友
爱之笃也名其堂曰怡怡以表之故庐燬复创新居
高明清垲置琴棋图史其中前后植花木每当春芳
绕砌秋月笼轩命斝歌风埙篪互和宾亲至则款之
尽欢教子姓以礼义敦柔行端确闺门严族姓和喜
怒不形虽甚恚能容里人争斗公为折中皆得其平
卷三 第 9b 页
公生于某年某月终于家年七十公与弟生同气死
不忍异穴与弟合葬遁山之冈子三人容起挺孙六
人曾孙三人时至正八年九月庚申也父器祖伯从
曾祖埏吾闻汉时姜肱弟兄友爱常同卧起而田氏
不忍析产庭下荆树复荣世降俗薄有视兄弟如路
人者有如寇雠者闻道夫之风可以愧矣此予之所
以既铭其弟又铭其兄也铭曰
乡邻有斗披发相救胡今兄弟相视若寇至于急难
卷三 第 10a 页
乃等嬉戏妇有后言反唇而稽天伦之斁如波之靡
颓逸溃散不可陈只不有知者孰为作新龙山程氏
兄弟二人弟敬其兄兄友其弟兄语弟从弟行兄继
邑有令尹名堂怡怡表于乡里俾民效之民之效之
自程氏始彼不弟者胡不愧死吉日良时卜云其臧
兄弟合葬遁山之冈伐石作诗用昭厥美咨尔后人
毋坠成绪
  代方平叔祭江宁县尹郑邦宁文
卷三 第 10b 页
惟公抱有用之才蕴有为之志处富而好礼结交而尚
义见敏而明气刚而智待宗族以和周贫困以利接人
以诚而宾客欢待下以诚而家事治乐道以养高怀仁
而慕义为善若不足独立而不惧谓宜室家之胥庆而
享寿之耆颐岂期一疾而命止于斯谓宜有位而能禄
岂知世道艰而不得见之设施呜呼痛矣哉某等萍梗
之踪东西无依一旦相见遂结新知意气之同有若蓍
龟朝夕居处欣戚同之公乎奈何九京之归哀动于中
卷三 第 11a 页
有泪涟洏生也倏忽薤露生悲白杨萧疏寒风凄其想
像音容邈不可追公乎有灵来举予卮尚飨
  谒武夷精舍祭文
维昔圣贤继天立极厥统承承而靡有惑于皇宣圣乃
集大成孟受思业孔道以明自是而降大音绝响异言
啾哓千岐并往道则如砥夫岂人远胡然却行不畏日
晚遐哉邈矣谁绍绝学帝实惠民是生先觉周发其微
伊洛达之先生嗣兴推而廓之猗欤先生笃实刚明深
卷三 第 11b 页
探详辨默契力行悠然千载独会于心述经立言绍于
斯今谚所谓祥景星凤凰至于用世曷有曷亡生以为
命不如稻粱一或有违孰不遑遑有炳遗训至理孔彰
贻尔来者饥饔渴浆兹溪之曲岿然厦屋有寝有堂公
手所筑贞来再拜瞻仰太息遗墨在梁犹见颜色神倏
来游千崖以秋风生涧响云行山幽神聿其归栋雨霏
霏烟锁岩扃鹤唳林悲酌溪之泉酹以遗像侑以诗歌
庶几来享
卷三 第 12a 页
  吊严子陵祭文
岁己未之仲冬兮予舟行乎严濑经先生之钓矶羌四
顾而兴慨冒垂堂以游目兮览山川之胜槩豅束而湍
激兮沙与石而相磕山岋岋以旁围兮水渺渺而来会
頵石矗以造天兮奔云结而为盖叩先生之遗迹兮恍
高风之犹在昔炎刘之中叶兮薰与莸之杂揉偭通衢
而不骋兮反彳亍于蓁莽捐兰芷于笥外兮羌以为不
芳也撷萧榝以充佩兮曰此为良也大厦之倾兮非一
卷三 第 12b 页
木之可支江河之竭兮岂线流之能输道之不行兮时
不可为也遂全身以远害兮亦先生之宜也迨故人之
龙飞兮复炎祚于既灭胡顿然而忘之兮曾不屑于一
谒怀珍以自潜兮诡迹以自绝暨旁求之既遍兮始为
君而一至何狂态之犹故兮感天象之呈异终然衮冕
之荣兮不易山林之志退复从于初服兮不求闻达于
斯世皇天之生贤哲兮固将以之而觉斯民举皆封已
以高尚兮又何赖乎斯人昔夫子之遑遑兮亦岂其有
卷三 第 13a 页
他故见赤子之呱呱兮将为之乳哺彼沮溺之并耕兮
曾不足以语此而楚狂之过门兮又何歌之为訾是以
圣人之道兮贵时中而后止周天下而不遇非圣人之
真情岂忍遽弃乎斯世兮曰吾道之不行使先生而悟
兹兮胡为而至斯哉将猋举以响应兮策奇勋于云台
奈何其不然兮独高尚之不可回虽不周于古道兮抑
亦可以为清矣彼射郤以抵巇兮惟恐容身之无所惟
先生之高视兮曾何足以芥蒂万钟之不屑兮又何有
卷三 第 13b 页
于成败斯其所以为先生兮虽千载犹未沫苟致君于
当时兮未必芳名之如斯重曰前先生之避世兮吾无
能以议为后先生之独善兮爰结辞以问之
  祭叶蟾心文
叹人生之须臾兮时既往而不返质萎弱而莫恃兮旦
遒忽而遂晚叹浊世之纷污兮竞蚊蚋之纵横羌郁结
之无解兮独欿切而屏营夜漫漫而不寐兮气涫
若惊志惝惘而不舒兮愧独此而劳生愿逍遥以远举
卷三 第 14a 页
兮从赤松而登仙服醇粹以保神兮长恬愉以引年去
埃壒之烦冤兮超众患之牵缠何兹愿之未果兮遭尘
网之拘挛美高人之化羽兮若有得乎自然坐寥寂而
遂徂兮形枯槁而日朘远末路之汶汶兮去故乡之翩
翩舍嗜欲之怦怦兮离形智之翾翾乘太虚之鸿濛兮
与坱圠以周旋漠清静以廓落兮澹无为而不迁彷佛
至乎清都兮造阆风而留连神浩荡而娱嬉兮凌天池
而孤骞保厥美而不放兮仍丹丘之绵绵惟高人之在
卷三 第 14b 页
世兮当觐君之龙颜被紫衣之披披兮带黄金之珊珊
绾墨绶于会昌兮留遗爱于南寰既致仕而养高兮日
徜徉于溪山忽云疾而遽亡兮叫浮云而不闻瞻高风
而太息兮涕交颐之沄沄林萧条而无声兮野旷荡又
无人风飒飒而申寒兮严霜下此秋旻众芳黯黯而将
谢兮值鹈鴂之悲鸣白日晼晼而遂西兮列星出而极
明月去望而销铄兮夜逴逴而已冥悲蕙华之旖旎兮
从风雨以飘零华纷委以变色兮枝萎黄而樛横听蟋
卷三 第 15a 页
蟀之呻唫兮雁缤缤而南征痛高人之日远兮中瞀乱
之幽幽羞蕙肴之□□兮奠桂酒之浏浏采兰英以为
蔬兮屑琼枝以为糇兹陈辞之耿介兮灵庶几而少留
尚飨
 
 
 
 
卷三 第 15b 页
 
 
 
 
 
 
 
 桐山老农集卷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