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山老农集-元-鲁贞卷二

卷二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桐山老农集卷二
             元 鲁贞 撰
 序
  送刘县丞子光道光远序
常山县丞刘彦英溧水人也予尝识其兄彦敬于松江
俯仰十年事予閒居山中今年二月七日予适出郊外
及归彦英来访不及见也谕以诗又知彦敬之有弟也
卷二 第 1b 页
寒食后二日二客过家问之则彦英嗣也丰神清爽迥
然非庸众人与之语温乎其有伦也粲乎其有理也光
远盛脩龄之婿也脩龄与予为同年然则予与光道光
远有通家之好焉人之生子得一以绍箕裘足矣况二
子皆有才美耶于以见刘氏之多贤子弟也古人之所
谓难兄难弟者今于刘氏见之其来见我也无所能犹
将进之况有学有文乎予闻道若康庄然人之由也求
以止夫所止之处也若旁岐他径荆棘蒙蔽山石交加
卷二 第 2a 页
求至于所止之处不蹉则跌其至也岂不难哉又有欲
适越而北辕欲适燕而南辕虽行役穷年求至适所止
之处不可得也学者由致知力行以求圣人之道是由
康庄以求止夫所止之处何其易也由百家诸子以求
圣人之道是由旁岐他径以求止夫所止之处虽至亦
难矣由佛老异端以求圣人之道是由适越而北辕适
燕而南辕不可至也必矣二子由予言而求圣人之道
而不至乎所止之地者予不信也又闻百川赴壑而至
卷二 第 2b 页
于海非其不已也曷以至于海也试以是思之光道光
远之见我得以叙通家之笃焉故书以赠之
  送计希孟序
君子之出处有义存焉其出也其处也莫非义也伊尹
之就桀也义也桀不能以用天命之去耶天命既去则
独夫也其就汤也伐独夫以安天下亦义也管子从子
纠出奔君臣之分未定也不死事仇未害于义也相桓
公匡天下亦义之可为也夫以出为当出不若以义度
卷二 第 3a 页
之而出也以处为当处不若以义度之而处也出亦
义也处亦义也君子之出处亦如是而已浮梁计希孟
介宗旸不远百里访予于梧板之草舍曰近年盗起尝
以民兵从元戎征讨军败幸免今路稍通将归而读书
故山不复出矣求夫子一言归为乡里父兄道也时天雨
雪不止留于家三日希孟求不已宗旸又为请因为之
言曰希孟之从军义今归故山不复出可嘉矣苟有用
子者起而从之管仲之所以相桓公也又何以不出为
卷二 第 3b 页
哉恐其未达于斯也故以前贤之出处合于义者告之
  古今文典序
太乙肇判天地万物之理不能以自明惟其言能宣之
人惟能言而不知其理犹不言也圣人知其理而能言
之而后天地万物之理昭晰于天下而人文之由始也
伏羲画卦而易作二帝授受而书兴太史观风而诗集
夫子正王道而春秋成言出而理明不饰而自文所以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万世立天极也自是而后
卷二 第 4a 页
理必学而后明言必饰而后文盖有圣人开之于前也
若曾子子思孟子能饰其言以明其理亚夫经者也自
是而变于是乎有若左氏之雍容庄生之飘逸战国之
明辨贾谊之雄伟太史公之质实皆能饰其言者言能
明其道而古文亡矣是虽未足以明理而能达其所言
之意者也变若东汉若三国若六朝文不能饰其言言
不能明其道而古文亡矣至唐韩愈氏出文能饰其言
言能明其理宋欧阳子和之而后大行复还前人之盛
卷二 第 4b 页
然恨其明理者少而达意者多也若柳子厚若二苏若
曾子固皆致饰其言以为文而违其意所能言者明理
虽未而文足以继乎前人予暇日自五经而下取凡作
者编为古今文典谓之古文者非谓上古也以其奇辞
异体人所不能道如天球河图而不可数见者也自慎
到止怪石供凡若干篇为古文典谓之今文者非谓今日也
以其叙事论理人所不能无者也如盆盂衣服人资以
用而不可缺者也自绝秦王止曾子固凡若干篇为今
卷二 第 5a 页
文典典故法也欲学者以为法也甚矣文之难也自孟
子以下至于今日二千馀年间号为能者止此十许人
耳是二百馀年而得一人也若唐之韩子则三百年矣
夫以三百年有一人何其少也惟其少也是以难也规
矩周密体制备具后有作者如匠石之能循规矩也或
曰作者众矣今曰止此十许人者若过矣然文不足以
饰其言言不能以达其意上不能以承乎古下不能以
垂于后非吾之所谓文故不取也吾之所取止于此矣
卷二 第 5b 页
复乎前人之美则予之所望也有能由是而求作文之
标准若屈原之离骚别为一集则程朱之文学自当读
之兹以取文故不及也言必饰而后文不饰不可以为
文欲饰其言必由于学而文所由以作也文既作者世
之饰其言者何其多也然皆达其意之所欲言而不能
以明理而四维之文于是乎息矣
  赠方平叔序
方平叔与予居相近年十一丧母十二丧父邻人许妻
卷二 第 6a 页
以女遂衣服食其家年二十四一旦如有所感弃家入
广遇师授以雷法拜萨九阳于罗浮闻金丹之秘归而
道法显呼召雷雨立至王公贵人多敬之赠以物辄不
受人有急则救援之或随身带镪遇贫困者与之无吝
色人皆号之曰方神仙又今将游江湖求九阳未尽之
旨徵言于予予谓人惟有欲也故不能学道子女玉帛
人之所欲而平叔无所欲可以学道矣又闻金丹之秘
于九阳之徒矣怪世之言金丹者知药物而不知火候
卷二 第 6b 页
自复而乾由庚甲历一阳至九阳进阳火也自姤而坤
自申而已由一阴至于六阴退阴符也所谓年中用月
月中用日日中用时时中用刻者也子行江湖遇知音
者而问之其言与斯言合者是真知金丹者也子其参
焉师焉苟有言者不合于斯言也是人也亦妄言耳子
遂去之而勿与之言可也夫以子之不欲而求之之切
也其必有所遇以终九阳之旨于是书以为是行之赠
  送程子长北游序
卷二 第 7a 页
程君子长气刚而方学粹而文性好游常踰淮涉江南
至浙之右近处江之左览江山而得其胜择人物而交
其游不以为足复谋于予曰吾以为游赵乎夫赵多感
慨悲歌之士感慨则志不固悲歌则志不立吾固不往吾以
为游齐乎夫齐太公之故国也尊贤尚功流而为霸故
其地人多诈吾意其馀风犹在吾又不往吾以为游秦
乎夫秦弃礼义尚勇力今吾冠章甫衣缝掖无所用之
吾又不往吾以为游郑乎桑间之音靡靡之乐夫子之
卷二 第 7b 页
所放也而以我为愿闻郑声者乎吾固不愿闻郑声者
也而吾又不往是游也舍京师无适己京师风雨之所
交也文献之所宗也四方之所辏也无悲歌以感之无
变诈以惑之无勇力以威之无郑声以荡之遇则能使
吾贵如瑚琏通则能使吾明如秉烛尊则能使吾重
如九鼎进则能使吾荣如春华然则舍京师无适己子
以为如何子闻之曰智者不怀才以徇人仁者不藏道以
忘世夫能有为之为才人求之我舍之非知也人舍之
卷二 第 8a 页
我求之非知也夫道将以共由之也己由之而不能使
人由之非仁也天下不由之而已不去之非仁也嗟乎
贵君明君重君荣君在人君贵君明君重君荣在君在
人者君无与焉在君者君其慎之其游也岂不绰绰哉
予往嗜学而不能馆于人好游而不能求于人既无他
能又苦家贫用是常不能遂其志君居则人敬以为师
出则人慕以为友予是以不及君君自计有馀矣又何以
谋于予也
卷二 第 8b 页
  送涅古柏主簿序
至元二年冬十月部使者至衢衢去开化百五十里民
之耄耋相扶携造使者庭举主簿涅君之能曰君自始
政至今不怠道路桥梁无不理者夏饥君赈恤有方民
无菜色使者未之然也至常山常山邻县民不于其官
之称而称君至开化民之举君益众使者由是然之案
牍稽延以君故无所问复戒勉于政慎厥终邑人鲁贞
曰此可以见人情之所与也苟不与虽刑驱势迫不肯
卷二 第 9a 页
从设有从者非其情也且君何以得是于人哉其志确
其行直其志确故不为贿动其行直故不为私挠确而
且直虽神鬼其顺之矣况人乎且人之所以举君者公
耳公者人之所同也夫民岂难治哉得其情则喜逆之
则怨为政者亦惟得人情而已彼为政者而人不与者
逆乎人情者也太上得民心其次得民情其次不失人
情然则君之得是于人者盖不失人情也使君异时调
他县他县之政愈于今升台省台省之政愈于他县是
卷二 第 9b 页
为不负邑人之所举是为不负部使者之所与也
  送徐仁可之上海典史序
友人徐仁可世业儒以儒者之业博大难成也去而从
吏今为上海县典史将行求赠言于予夫仁可求言岂
徒以耀于人盖将闻善言以自益也试为仁可诵所言
夫常人之情不刚则柔刚则折柔则屈未有得刚柔之
正者也子独不见夫金乎愈炼而色愈明愈久而质愈
坚诚天下之至刚也至于范以为器或方或员细如丝
卷二 第 10a 页
曲如钩薄如纸常如人意是刚而能柔也故刚而不折
子又不见夫水乎激之则溅上决之则注下东则东西
则西是物之至柔者也至其溃山岳突堤防当之者摧
触之者倾孰之能禦是柔而有刚也故柔而不屈知其
说者斯得刚柔之正矣仁可操刀笔日久阅历世故日
深其于处己治人固已素定于胸中岂假予言而自勉
焉若夫刚近于躁柔近于僻毫釐之差则失之愈远岂
但折屈而已哉故为仁可诵之使时以是自考则得刚
卷二 第 10b 页
柔之正矣
  送郑道源之金陵序
酿黍以为酒曲糵之和有常剂矣而其味之或甘或冽
或辛或旨则非人之所能必也调水以为羹咸之以盐
酸之以梅期于适口而已然而欲甘而甘欲酸而酸
则固人之所能必也阴阳之相荡而人生焉矣然而不
能必其昏明强弱也犹酿乎酒之不能必其旨列欤人
生而各有所业欲儒者为儒欲吏者习吏欲农者务农
卷二 第 11a 页
欲商者从商欲工者学工犹调羹之能必其咸酸欤然
而人之昏明强弱之不齐惟儒者能变之农吏工贾不
能也人而不为儒犹弃稻粱而嗜糠秕也夫为人莫如
儒宜其世之人举皆以为儒也而其从农从吏从工从
贾者何其多也惟其不为儒也反群聚而笑之者有之
矣予尝求其故矣彼窃儒之名而无其实者听其言诚
儒也察其貌又儒也问其行则非也其为世之訾笑儒
也世固有儒者而人未之知也夫儒者以其所能必之
卷二 第 11b 页
志而变其不能必之天穷理则知可至矣力行则德
可进矣守之以诚则道在我矣行之以恕则善及人矣
是儒者之能也特患人之不知耳苟知之则将为之为
之不暇又奚暇乎笑往年玉山郑复初笃学力行由进
士为德兴丞为处州录事勇于行义不畏强禦不顾利
害卒为豪有力者噬去人无贤愚闻者莫不为之扼腕
然后知世之以儒为訾笑者笑窃儒之名者也非笑夫
儒者也乡人郑道原受业复初之门于四书于书既吮
卷二 第 12a 页
嚼而啜其味于诗于文又咀嗫而尝其腴忽别予将游
于金陵求一言以自壮夫为学之方脩已之要道原得
之复初深矣予何足以及之然朋友有切磋之义大江
之东复初之乡也金陵又复初所尝游也必有见而知
之者道原往益求郑氏之学如口之于味则能变化气
质为儒者毋徒曰儒以取世之訾笑哉是则予之切磋
之义也
  送徐起潜之同古市巡检序
卷二 第 12b 页
静江古桂林也其地极中国之南多荒茅篁竹丛薄深
林其境与蛮獠相邻其风土与中州殊其田瘠其民不
常徉狂而狼贪其山皆卓然拔出伏至地耸造天峰峦
四面骈立若笋其居颛颛依险阨控御一乖辄群聚而
剽窃警罗诚谨则雉兔遂入夷岛中其气候不齐天雨
即蒸湿稍煖故瘴热无论四气雾袭人身烦冤溃乱其
仕者往往无久居志每自解弛去而巡捕官为甚致有
假故不行者横塘徐君由晦庵书院山长秩满调静江
卷二 第 13a 页
福泉县同古巡检命下即戒途且徵言于予以自壮予
固不惜夫言也横塘日煅戈砥戟矫箭跃马从卒三十
人周旋溪洞涧谷间以求盗而获之则戢暴之法不如
是也饥得食寒得衣老弱得养使之各得其欲而自不
为盗是守令之责也非巡检之所得为也凡人之情就
利去害爱荣恶辱无彼此之异也议者猥曰蛮性忿鸷
易变难复不深究切之所以仁之也示之以向背申之
以信义所以怀之也自负固不服率令即掩袭而搜擒
卷二 第 13b 页
之所以威之也与其生事以自戕孰若相安于无事彼
固将去其轻悍忘其险阻以从我也今之人所以惮去
故旧而适远方者何中无所养而外累于物也苟有所
养于中随其所养而安虽炎乡穷僻犹不足以累之也
横塘用予言以弭盗以处身而盗不息身不泰者予不
信也
  吴氏及幼方序
余九岁时读书家塾有医者吴恭甫年七十馀其身矮
卷二 第 14a 页
小庞眉白须发手执桄榔杖布衣而皂绦见予出对曰
俊杰今看鲁两生予应声曰英雄昔传汉三杰恭甫喜
后三年予出疹父石溪翁夜往石井请吴仲高服其药
而透仲高恭甫子也馀症未解仲高命其子舜卿来治
药病愈予得子又孙遇病必服其药家去年孙宣遇出
疹服得新药愈夏予冒岚气气逆喘甚得新曰沙也以
绳刮之红点如沙针刺指甲缝出血黑服药而愈予今
七十三见得新父子曾孙五世矣而予可谓老也于是
卷二 第 14b 页
知恭甫之有后而医道之日以行而子孙日以昌也予
虽老而著书不知年之日加也恭甫兄庆甫刋及幼方
以济人值乱板亡得新勉其子以家学复锓板以继前
人美可也乱后人家多废而予与德新独存可不知其
所自邪
 
 
 桐山老农集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