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道人遗墨-元-吴镇提要

提要 第 1a 页 WYG1215-0491a.png
钦定四库全书     集部五
 梅花道人遗墨     别集类四(元/)
  提要
    (臣/)等谨案梅花道人遗墨二卷元吴镇撰镇
    字仲圭自号梅花道人嘉兴人嘉兴志称其
    卒于明洪武中考镇自书墓碣称生于至元
    十七年庚辰卒于至正十四年甲午则未尝
    入明志为舛误又陈继儒梅花庵记称镇自
提要 第 1b 页 WYG1215-0491b.png
    题墓碣为梅花和尚之塔后杨琏真伽所至
    椎冢燔椁独镇之墓疑为僧塔遂舍去考杨
    琏真伽发宋陵在至元甲申乙酉之间元史
    与癸辛杂识所记并同是时镇方五六岁安
    有豫题墓碣之事此好事者因镇明于易数
    故神其说而未思岁月之颠舛继儒摭以为
    说亦疏谬也镇以画传初不以文章见重而
    抗怀孤往穷饿不移胸次既高吐属自能拔
提要 第 2a 页 WYG1215-0492a.png
    俗旧无专集此本题曰遗墨乃其乡人钱棻
    捃拾题画之作荟稡成编其中如题竹诗阴
    凉生砚池叶叶秋可数东华客梦醒一片江
    南雨一篇考镇杜门高隐终于魏塘足迹未
    至京师不应有东华客梦之句核以高士奇
    江村销夏录乃知为鲜于枢诗镇偶书之非
    其自作棻盖未之详审又镇画深自矜重不
    肯轻为人作后来假名求售赝迹颇多亦往
提要 第 2b 页 WYG1215-0492b.png
    往有庸俗画贾伪为题识如题画骷髅之沁
    园春词无论历代画家从无画及骷髅之事
    即词中漏泄元阳爹娘搬贩至今未休诸句
    鄙俚荒谬亦决非镇之所为又如嘉禾八景
    之酒泉子词词既弇陋其序末乃称梅花道
    人镇顿首偶自作画为谁顿首耶即题竹佚
    句之我亦有亭深竹里也思归去听秋声亦
    字也字重叠而用镇亦不应昧于字义如此
提要 第 3a 页 WYG1215-0492c.png
    凡斯之类棻皆一例编载未免失于决择然
    伪本虽多真迹亦在披沙简金往往见宝要
    未可以糅杂之故一例废斥之矣乾隆四十
    六年九月恭校上
       总纂官(臣/)纪昀(臣/)陆锡熊(臣/)孙士毅
       总 校 官 (臣/) 陆 费 墀
提要 第 4a 页 WYG1215-0493a.png
梅花道人遗墨原序
古高隐之士若传记所载投渊洗耳疵俗激清类皆不
得志于时或胸有所感奋然后托而逃焉以放于无何
有之乡鸟入林鱼沉壑宁独天性然哉畏缯缴之及也
若乃不讳曲俗不治名高淡然无闷而声光所溢千载
犹馨此非得道者不能而吾邑吴仲圭先生真其人也
先生生于元季感时稠浊隐居不仕生平耽精易理垂
帘卖卜而孤介英特之气时溢为山水竹石流传今古
提要 第 4b 页 WYG1215-0493b.png
争宝惜之即其书法题咏鹏搏狮骤咸奕奕有生趣出
元季诸家之上方元之末抱才高蹈放浪湖山者良不
乏人然率多风流纵诞广延声誉之士如玉山清閟铁
崖句曲诸君子诗酒留连徵歌选胜片纸一出标榜互
高先生独匿影菰芦日与二三羽流衲子为群所画残
缣断楮惟自署梅花庵主不容他人着一字盖其至性
孤骞终不肯傍人篱落若此及其垂殁也又复自题墓
碣曰梅花和尚之塔论者谓杨髡之劫玉簪端研犹复
提要 第 5a 页 WYG1215-0493c.png
流落人间而先生以僧塔独全虽其言未之深考然埋
光铲影先生之意盖渊远矣华亭陈徵君尝以先生比
孟襄阳林和靖余意襄阳受右丞汲引见弃明主和靖
修处士之节犹不却邦君交先生栖心尘表蔽名愚谷
处晦学易闷闷无求所谓古之得道者非耶此殆君平
伯鸾之伍二子恐非其匹也昔太史公传伯夷而曰我
登箕山其上盖有许由冢云吾邑去胥峰不数里刘伯
伦荷锸其下至今墓道莫可考先生藏骨梅花庵虽逼
提要 第 5b 页 WYG1215-0493d.png
处尘市而橡林萧林仅隔一垣晴旦霜初钟铎相间诵
读之暇时时登陇而凭吊焉缔此神交窃有厚幸亦何
必陟箕山而问挂瓢遗迹哉先是万历中安福谢公为
邑宰先生马鬣几毁先中丞倡修复之已而结庵搆亭
则先相国有力焉余仰承先志褒采遗文虽所得仅数
十纸然楚子玉之御三百乘必无败孙坚精骑三千足
敌数万之羸苍玑尺璧自足不朽爰授之梓以成先相
国中丞之志并不愧为先生比邻交想亦好古者所乐
提要 第 6a 页 WYG1215-0494a.png
观也同里后学萧林钱棻题
提要 第 7a 页 WYG1215-0494c.png
梅花道人本传
吴镇字仲圭性高介善画山水竹石每题诗其上时人
号为三绝富室求之不得惟贫士则赠之使取直焉自
号梅花道人尝自题其墓曰梅花和尚之塔国朝洪武
中卒(仲圭殁于元至正中/详载断碑志失考)高学士巽志评其画如老将
搴旗劲气峥嵘莫之能禦人以为名言
论曰仲圭遗墨吴中人多宝惜之去今百馀年其风流
尚可想见遭元之乱深自晦匿托名方外意固有在乎
提要 第 7b 页 WYG1215-0494d.png
又闻仲圭兄元璋尝从毗陵柳天骥讲天人性命之学
而仲圭亦尝以易数设肆武川推人休咎言多警世岂
亦严君平之流也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