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渊诗集-元-张仲深提要

提要 第 1a 页 WYG1215-0307a.png
钦定四库全书     集部五
 提要
  子渊诗集六卷    别集类四(元/)
    (臣/)等谨案子渊诗集六卷案子渊诗集散见
    永乐大典中但题曰元人文渊阁书目载之
    亦不著撰人名氏考集中有岁尽诗云照我
    乡关梦相随到鄮城鄮故城在鄞县东唐时
    析鄮置鄞慈奉镇四邑𨽻明州元为庆元路
提要 第 1b 页 WYG1215-0307b.png
    纳新金台集有怀明州张子渊七律一首又
    有依韵奉答子渊七律二首今唱和诗俱在
    集中韵亦相符则当为庆元路人又铁釜中
    莲诗题下自注叙同时并赋诸人有暨仲深
    之语则其名当为仲深又有怀兄子益在横
    浦诗以其兄字推之则子渊当为其字矣集
    久不传兹分体缀辑得诗六卷多与纳新杨
    维桢张雨危素袁华周焕文韩性乌本良斯
提要 第 2a 页 WYG1215-0308a.png
    道兄弟唱和之作而纳新为尤夥古诗冲澹
    颇具陶韦风格律诗虽颇涉江湖末派格意
    未高然五言如晓市鱼虾集秋山笋蕨多驿
    路随江尽湖云类海宽地通江栈阔天入海
    门低明月孤城柝秋风弱客心枯萑晴似雪
    独鸐夜如人七言如江村夜迥传金鼓池馆
    秋深老芰荷满面炎尘低客帽一川离思属
    荷花家僮解事故携酒野鸟避人低度墙北
提要 第 2b 页 WYG1215-0308b.png
    风吹沙弓力劲落日照海旌旗寒秫荒乏酿
    茶为酒鱼熟难赊米当钱西江返照连虹影
    南镇残山入雁行亦皆楚楚有致其见重于
    当时名辈亦有以也乾隆四十六年九月恭
    校上
       总纂官(臣/)纪昀(臣/)陆锡熊(臣/)孙士毅
       总 校 官 (臣/) 陆 费 墀
提要 第 3a 页 WYG1215-0308c.png
原序
昔唐杜子美于开元大历间以诗鸣其忠君爱国之心
一形于言故后以诗史称焉余识同里张君子渊于童
丱中知其明敏嗜学蚤孤事母以孝闻后十年余教授
徵饶间子渊亦漫游湖海正诸有道以扩其所蕴故其
诗章累帙凡爱亲之诚形之于言当代清要转闻于朝
而旌其门吁子渊可谓共为子职者矣然诗之为诗岂
徒然哉自风雅颂而降楚汉魏晋沿于唐宋体制不同
提要 第 3b 页 WYG1215-0308d.png
各言其志莫不有揄扬风刺之道焉今子渊之诗拳拳
不忘乎亲志形于言自有不能已者子渊虽未能拾一
第承一命以荣其亲独能以诗彰其母之志节亦荣矣
然诗之驯驳固未暇论其爱亲之诚较子美忠君爱国
之心庸有二哉观子渊之诗者各能兴起其爱亲之心
则于名教信不为无补也嗟夫采诗观风其职已废他
日有求忠臣于孝子之门者舍子渊其谁欤会稽王君
良与锓梓以广其传余既服子渊之孝于亲又嘉良与
提要 第 4a 页 WYG1215-0309a.png
能乐道人之善故书以弁其篇端至正丙申春三月庚
寅四明安晚后人郑奕夫景尹父序
昔者楚王之弟鄂君泛舟于新波之中榜枻越人拥棹
而歌朱文公以其自越而楚不学而得其馀韵声诗古
今共贯四海一家有非人之所能为者虽其义鄙亵而
君子取焉他日郭啰洛君易之至京师常言张君子渊
之贤出其诗若干首其古意三章托兴深远忠贞之心
盖莫可掩有诸内形于外即是诗可以窥子渊之存矣
提要 第 4b 页 WYG1215-0309b.png
子渊越人也由其诗观之越之为越岂不异乎古昔哉
鄞故越地至于近代遂为文献之邦宗公大儒前后相望
子渊生于其乡一扫其鄙亵之辞所谓鲁无君子斯焉
取斯宜乎易之称之不容口使朱氏见之又将何如其
喜也余往至鄞子渊群从昆弟数相往来知其嗜学之
䔍张氏其兴乎暇日读子渊之诗辄叙而归之易之至
正十二年八月丁卯临川危素书于金台坊寓舍
繇百数十载已前北南并尚眉山值建学大兴诗人殆
提要 第 5a 页 WYG1215-0309c.png
废永嘉专意肃括姚贾几中兴其失也萎江西诸贤以直
致为工断续钩棘自谓无首无尾世复以率嗤之暨车
书混一溯淮而上号呼纵恣啁唧之音不革于南俗文
治益隆天下学士大夫始识正路然惟得其形似而已
至于超然笔墨之外深契自得者盖鲜矣古今评诗蔚
有定论近世未解考究辄事援笔以肆私见譬之工人
规矩不熟于中欲斤斧是驭精巧是期无是理也盖诗
之为诗情兴景而已二者之遇不得不形于言而非我
提要 第 5b 页 WYG1215-0309d.png
之所能为者此真诗也苟或牵合补缀可以无作岂诗
也哉予近有得于此而年益劭志益落殆不可对人语
而亦莫我信也近获与张君子渊交片言之间辄悟此
意出示所作百馀篇其意辄深远与雕琢相谢绝虽天
禀所至亦薰熟有素者夫已有所得而不与知者共非
君子用心也喜而为书于卷首至元己卯九月下浣小
江艾逸单弘叙
唐杜甫氏为古今诗人之冠宋黄太史庭坚谓学者宜
提要 第 6a 页 WYG1215-0310a.png
读其诗精其句法每作必使有意为一篇之主乃能成
家而或者云宜宗商周而祖汉魏晋宋而下可无学也
噫岂黄太史为不知此耶商周之作圣人删之为经盖
方圆之规矩也奚容言哉然曰必祖汉魏则删后无诗
独汉魏何夫世道升降而文气从之汉稍近古六义未泯
逮邺下诸子而流风存焉六朝南北非无人也光岳分
裂偏驳萎薾其可取者希矣至唐而后陈子昂首恢雅
道及杜甫出而集百氏之成虽后有作者蔑以尚兹要
提要 第 6b 页 WYG1215-0310b.png
之本人情明物理美刺哀乐庶几三百篇之遗矣非直
以其辞而已是可槩以晋宋而下为可废哉盖商周之
诗至汉魏而靡汉魏之诗自杜甫而定学者溯流而求
之舍是宜非所先也国朝南北混一宗工继作以中和
雅正之声而革金宋之馀习学者非杜诗不观也然昧
者剽剟近似袭用一律而不知根本道艺其所以来或
者之议岂为过哉四明张君子渊每与余论及比而观
之今其友会稽王良与编集子渊之诗为若干卷以刻
提要 第 7a 页 WYG1215-0310c.png
诸梓子渊盖知读杜诗而精其句法者也成一家言以
见黄太史之语为不诬兹余之所嘉已故为书其所尝
与论者而序之至正十六年龙集丙申夏五月辛卯浙
河杨彝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