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处集-元-邵亨贞卷四

卷四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野处集卷四
            元 邵亨贞 撰
  启
   荅松江府学吴教授招赴教导启
伏以家世为儒久在泮宫之属籍声名不齿误蒙国士
之见知幸已陪立馆之荣顾乃辱贻书之辟旁无他援
一出重言惟朝廷以学校为风化之原而列郡以师儒
卷四 第 1b 页
任教养之职念笾豆有司之事苟非其人不行诵英才
乐育之言尤知当务为急司课讲之劳实为剧任故训
导之设例非冗员分半席以横经嘻其无识入大学则
问道尤未易言公堂之遴选盖难其人士论之依归何
有于我纷尝求而莫获蹇奚自而独收如某者壮不如
人学未闻道立身有志尝粗读于父书干禄无方亦谨
修于人爵每感青年之去我殊伤造物之何心乔木连
(阙/) 阳其在望闭门如水悲今雨之不来虽传家犹
卷四 第 2a 页
有一经而负郭久无二顷顾习俗其不类幸气节之独
存叩牛角以兴歌徒成左计听鸡声而起舞有愧平生
与其徇时好而诵时文曷若师古人而行古道初不求
新丰之识特未逢冀北之知自伤弹剑而哀常欲投袂
而起虽屡荷诸公之汲引名在簿书竟不遭一士之品
题政由贫窭分当自反讵敢效尤方明公职教之初政
学者进趋之际凡在士林之彦一皆童子之师岂曰秦
无乃自隗始师模尽善具存湖学之成规道统相传厥
卷四 第 2b 页
有考亭之故事兹盖伏遇郡博翰相先生道方而事实
德盛而礼恭有政事有文章允合前修之步武教诗书
教礼乐实为当代之典刑回春风以吹嘘池藻之枯播
生意以披拂陵莪之倅惟此三年之伊始行看百废之
具兴设心急于见贤求士盖以为国何图狂斐亦与招
徕某敢不益务进修庸荅知遇中规中矩末由修饰于
常时不范不模更兼包荒于它日容趋宾席嗣禀教条
谨奉启以谢伏惟台慈俯赐鉴察不宣
卷四 第 3a 页
   荅府庠诸儒合词见招启
伏以挟兔园册粗堪为童子之师诵鸮林诗未易入诸
侯之学猥辱褒嘉之太过重以教导而见推宠甚合辞
载之俪语伏惟诸先生前辈云间硕望泮水胜流博带
峨冠俨若会耆英于洛社雄文杰作宛其聚诸子于建
安世称此地之多才天寄斯文于诸老讵图后学与见
前贤几载升堂每获步趋于燕处一时推毂遽令傲兀于
皋比实由将命之能遂犯好为之戒顾模范自知其不
卷四 第 3b 页
称而声气或得以相依居可事贤乐在知己待以国士
报以国士当勉竭于驽才知我春秋罪我春秋幸少优
于舆论寻当造谢僣具禀酬不宣
   夏氏义塾释奠请吴教授为献官启
里有家塾规模莫拟于前脩时维春丁诚敬粗严于祀
事各以其职斯可来祭苟非其人则不虚行敢干师席
之尊特任献官之重共维某官洛党道统汉官威仪侯
頖横经尚宝前人之谏简鲁庭观乐犹传季子之家风
卷四 第 4a 页
官守游圣人之门居处合君子所履教亦多术祭则致
严躬伸尺素之忱仰屈文函之贲午夜神灵来格愿瞻
斋明盛服之仪三年风化有成伫听荐辟交章之起禀
闻肤潦延冀体裁
   保陈景曾充斋长状
尝谓设庠序学校以明伦靡不切于教养顺诗书礼乐
以造士将有待于徵求苟忘乡里之遗才殊负国家之
初意切见前松江府学教导陈某抱负儒行践履义途
卷四 第 4b 页
往尝分席于公堂人才辈出今复携书于旧隐衿佩景
从人咸以遗佚不怨为高彼独以恬退有道为乐此子
之淹已久吾侪之咎何辞使之领袖于斋(阙/)
   友人荅聘币启(陈荅高/)
爱子勿纳于邪稔服择师之有道明经将以致用素惭
授业之无能有乖宾幕之开重辱礼罗之致某人长才
夙负舆论久推襟度海涵可谓一乡之善士家声斗起
将期九世以同居固积德以如兹实流芳之伊始某谩
卷四 第 5a 页
承家学罔历世途三载诵鸮林诗粗尝分席以讲道半
生挟菟园册何能抗颜而为师自缘投笔之未遑方拟
归田之可遂昨首枉簪裾之过兹远廑藻翰之贻聘币
既先趋装敢后剪灯听夜雨行将解陈榻之悬开户纳
春风伫见受高门之报控酬肤率统冀体裁
   松江府学吴教授招全希言充训导启
(阙/)  序(阙/) 入德之门(阙/)  诗书当选明经之士
重感频年废(阙/)  前列(阙/)  顾(阙/)  阙员匪长
卷四 第 5b 页
才莫称斯职共惟某人书通河洛名蔼乡闾鼓箧汉雍
正拟负一经而起弹冠辽学慨然念三釜而归弦歌列
馆下之英才礼猊备国中之矜式屈为教导允得师承
如某者铁砚无功寒毡未改不有识时之俊孰筹分教
之方托在知心敢形荐墨颂鸮林之什相期振起于文
声歌鹿鸣之诗行见协和于友道虚席以待披襟勿辞
敦请不虔委鉴是望
   曹(阙/) 永嘉(阙/) 馆启
卷四 第 6a 页
(阙/)   夙慕韩公之(阙/)    积雪每歆程子之
为师顾诸公之取友必端信若士之诲人不倦某人文
章敏手诗礼名家雁荡钟英禀蜿蟺扶舆磅礴郁积之
气韦编得趣明吉凶消长进退存亡之心比闻鏖战于
棘围兹幸瞻承于芝宇欣奉姻联之荐僣修聘币之恭
石为媒温为才夫岂前修之敢拟朝于婴夕于侧庶几
稚子之有成率具申闻惠徼丙在
   曹(阙/) 永嘉(阙/) 馆启
卷四 第 6b 页
望子为贤素昧窦家义方之训择师授业当求湖学教
法之宗虽在洒扫应对之科必资切磋琢磨之益某人
书明坟典名蔼乡闾较艺浙闱文行久推于士论横经
吴泮范模一正于子衿夙钦道义之所存僣为童蒙而
致恳倘沐文函之贲实为圭窦之光瞻元龙百尺之居
或可陪于啸咏续子建七步之句端有望于甄陶不腆
币仪敬凭楮列申闻肤潦幸丐体澄
  疏
卷四 第 7a 页
   重建三泖龙祠疏
    往者神龙屡见三泖之浒皇庆年间乡人立
    祠以奉其祀是后年谷胥熟水旱不作及凡
    有祷必应至元庚辰洚水为虐祠就倾圮栋
    宇榱桷殆无完者而神像无少缺落春来乡
    人屡请年榖则雨旸益时禾黍益赡旧祠之
    废讵可忽诸吾闻民者神之主吾乡人固当
    相与落成以复其始由是书以为请
卷四 第 7b 页
地之所载溃为三泖波澜水不在深要是群龙窟宅惟
此方之旱涝实有职于神灵苟生民既赖其功在常祀
必修其礼昔皇庆之所建立欲垂香火于将来迨至元
之所漂流独幸像仪之屹立是则神矣于何报之必土
木丹垩之室以奠厥居则涧溪沼沚之荐皆有其所凡
在同志盍相其工跃在渊见在田故神无方而易无体
乂时旸肃时雨则民用章而谷用成毋作神羞各共尔

卷四 第 8a 页
   松江府修馆驿疏
    本府馆驿乃前宋县治之别室至元年间始
    改今名故堂宇卑陋门庑湫隘及兹历岁既
    久风雨漂摇遂成废坏于延奉客使之礼实
    不称焉今欲命工一新以备壮郡之制敢寓
    疏告诸乐施者幸相其成功焉
江城升府规模既备于侯藩驿馆临流制度未侔于邻
郡念昔人亦因陋就简故此屋遂即旧为新岁月既深
卷四 第 8b 页
栋宇欲挠舟车荐至每忧宾客之不安材木未完难责
工师之胜任少借力于裒多益寡大有功于送往迎来
公私之赞助可期轮奂之翚飞有日梅开谷水行将逢
驿使于江南楼耸云霄伫可望长安于日下当务为急
有志竟成
   练塘慧水庵注太平桥并井亭疏
    练溪慧水庵东旧有太平桥驾于杭家潭之
    上后人嗣葺易名兴福年来又复倾圮每欲
卷四 第 9a 页
    即其旧而易以新荐饥之馀未遑庸力也其
    庵之前又有井亭以便义汲今井虽存而亭
    则不复可见矣亭既废井亦不汲久矣今皆
    拟复其前规使行者居者咸得其利于吾练
    溪实有惠焉然非众力胥赞则不集事敢致
    疏以请同志者当首肯之
慧水庵前旧有济人之义井杭家潭外久馀兴福之危
桥虽非千里遐观亦是一乡欠事顾井上亭台已无遗
卷四 第 9b 页
迹幸桥间柱石尚在中流白鹤去家应想千年之华表
铜瓶失水犹存百丈之哀音俨有成规盍循故辙回土
木重兴之运在乡党博施之人苟能多助以相成立见
二役之并举舆梁横于波面行人无病涉之虞辘轳转
于檐间渴者有甘饮之乐期尔率职底于成功
   慧水庵重建井亭疏(庵在吴之苏台乡僧欲/先建亭故又特作此疏)
井有仁焉不竭性源之慧水室苟完矣等成眼底之空
华顷因兰若之不支久致辘轳之绝响梧桐月冷动秋
卷四 第 10a 页
风络纬之悲城郭人非起岁晚令威之感若能继其志
述其事立见行者歌行者休在当人指顾之间为此屋
经营之计姑苏城外寒山寺只须步骤前规扬子江心
第一泉更待招提旧话无庸渴想即冀芳题
   大悲庵疏
    至正元年闰五月一日华亭县修竹乡四十
    三保朱谢里民家竹林中忽现大士一身从
    地涌出质类芝菌形如雕琢仪容(阙/) 光彩
卷四 第 10b 页
    照人诚异事也兹拟创结一庵以为现佛之
    地凡诸善知识相与落成厥功乃千载愿力
    其事实然非敢效齐谐志怪也国家将兴必
    有祯祥甘露灵芝兆瑞久矣况如大士者岂
    易得哉
佛身出世匪胎卵湿化以生成法性本空岂地水火风
而假合眷此紫竹丛林之异质宛其白衣满相之全身
初非人力可为尤幸肉眼能识千叶莲平敷两足不类
卷四 第 11a 页
凡花六铢衣偏袒右肩了非尘服若优昙不苟生于此
土使蛤蜊莫专美于前朝合树刹幢以传胜迹倘有璎
珞宝珠之法施即成水月栴檀之道场一佛出而千佛
證明大阐圆通化境象法行而正法应现同乘般若慈
航丕赞休徵克成善果
   曹溪修竹乡莲华庵建圆通像疏
    小庵昨承诸上善人结缘创建而象教之设
    尚未圆满兹欲命工作大士涌壁敢再闻于
卷四 第 11b 页
    乐施之士
触处是观音示现何须幻境庄严众生在尘世昏迷难
把空门指点须是做模打样直能弄假成真小庵蹊径
已成长者因缘未了要掬曹溪水注归杨柳瓶中好移
修竹乡变作栴檀林下七宝肯布施千眼便观瞻丹青
若向壁上妆成宝相即从空中涌出展开手段处直教
泥土放毫光做得工夫时立见圆光真面目只此是意
更莫外求
卷四 第 12a 页
   仙鹤观修造疏
    本观创于故宋绍兴间敕名仙鹤东晋时他
    州旧额也及今三百年矣产入既不足用故
    屋室之圮毁者虽欲时葺而不可得顷年尝
    以普度馀赀稍治门径而屋室弊坏犹故吾
    也迩荷乡之大族慨然有自效之心则兴起
    有日矣克济于成又不能无望于同志也废
    兴成毁相寻于无穷废而有兴时乎不可失
卷四 第 12b 页
    也
青牛出函谷久传大道于西周仙鹤表琳宫曾续清名
于东晋眷此华亭之福地重于鲁国之灵光爰念前修
肇开胜境隔断人间风雨移来海上蓬壶洞门锁而碧
匆寒绝称仙翁点易蕙帐空而山人去屡烦隐士移文
久荒岧岧之宝台曷降翻翻之帝驾若得扬州缠腰之
物当如华阳刻石而铭行将游广寒清虚伫可望辽城
华表霓旌下御应寻陆机宅畔之遗踪凫舄来朝必继
卷四 第 13a 页
崔颢楼中之故事(阙/)    与道合
    芦华庵疏(华亭有九山在城西又有三泖一/百二十里在山之南庵在山水之)
     (间地名/曹溪)
卓锡曹溪得三泖九峰之胜乘芦谷水企一华五叶之
宗当此末法象教之时欲作颓波砥柱之障此盖胜事
端合勇为虽茅把盖头乃楼观翚飞之始若罗纹结角
须龙象蹴踏而来度百里以聚粮始岑楼于寸木若见
托钵便请点头溯百二十里碧琉璃触目无非定水对
卷四 第 13b 页
三十六陂红菡萏全机总是心花约匡庐游祝华封寿
   重建柘泽庙疏
海隅乡之阛阓壮哉一境人烟柘泽庙之英灵俨尔百
年香火神既司于此土功实被于生民水旱疾疫必资
于祷祈邻里乡党久严其祠祀殿堂圮毁鬼神在悔吝
之乡岁月循环土木有兴衰之运合兴义举庶继前功
苟怀报效之诚曷异馨香之荐五日风十日雨无劳蹄
盂道上之祈千斯仓万斯箱会看桑柘影中之社
卷四 第 14a 页
   大古庵注钵堂椅子疏
铜钵候光阴得修藏游息之道丹炉运水火有抽添进
退之功眷我云堂凄其冰冷欲设修真坐具惭无挑药
行囊富家翁若有舍心方外士便可穿膝壶中春暖相
期寻函谷青牛顶上花开会见跨辽阳白鹤笑谈可办
居处不忘
   华亭县重建仪门疏
    本县自至正六年遗漏之时延燎仪门廊庑
卷四 第 14b 页
    至今未遑重建当职兹已谋于同官僚属俱
    各出备已俸以图鼎新所费尚有未敷者故
    具此意叩诸好事者云
城门有失每怜殃及于池鱼华表不存空负归来之辽
鹤眷此华亭之境壮侔赤县之规岂料仪门遽成煨烬
昼閒单父谩传旧习之琴春满河阳曷称新栽之树兹
幸同寅之允协各捐已俸以相资虑有未敷预为后计
谂我邑中之好义期于日下以成功非三月莫敢聚粮
卷四 第 15a 页
予十金便可徙木劫灰飞去千年之城郭依然夏屋落
成百里之弦歌籍甚伟哉劝率行矣经营
  榜
   里巷圆通禳灾坛榜
即心是佛末法像教不择其时至诚感神明德馨香于
斯可荐惟大士以慈悲为愿力故凡民于灾害而祷祈
苟非积善之家必也临事而惧今兹里巷大启坛场金
沙滩上因缘触处不妨举似毗也城中胜会还侬直下
卷四 第 15b 页
承当虽福善祸淫乃天道之常而救灾恤𤯝则仁人之
事何在恭敬礼拜而恳当尽斋戒沐浴之诚直得宝陀
罗山遍满娑婆世界香华供养从教幻境庄严水月光
明便是真如现相一心回向千眼具瞻
   曹(阙/) 妻水陆榜
庄子瓦盆歌固是达生之论楼至金山教信为度死之
门俾尔天人师建兹水陆会光阴五七叹逝者之如斯
威仪三千赖缁门之有自加持遍现功德庄严甘露门
卷四 第 16a 页
八面宏开博施济众光明幢九天垂下烛暗破幽冥途
咸获津梁福利均沾盖壤碧天连水相期泛般若慈航
黄叶随风俱往入涅槃径路三乘显化一性圆明
   上海方广寺僧荐师兄满月堂水陆榜(九月十/三日)
天台方广寺忽来显化于尘寰金山水陆科曾度沈迷
于苦海惟兄弟笃友于之义仰人天开荐拔之门同袍
克赞其功勋亡者不昩于因果人世之光阴六十每怜
逝者如斯华藏之世界三千普愿廓然无碍咸饱酥酡
卷四 第 16b 页
品味同依般若光明凡有降于场坛悉当遵于戒律水
澄东海无非大地恩波月满中天即是乐邦净土加持
遍现(阙/)  登
   监坛榜
天灾儆众尘寰莫逐于毕方玄教垂科盟简聿飞于象
魏咨尔方域职在起居历吉日以趋朝共俟鸾旂之驾
预齐明而布告夙严虎阙之兵扫妖气以潜踪回祥飙
而清道云开阊阖凡诚径达于九关(阙/)  图(阙/)
卷四 第 17a 页
    魔无干犯律在奉行
  醮词
   蒸溪邻居禳火醮词
    至正丙(阙/)岁十一月旦华亭城中遗漏延燎
    几二千家溪上众建斋坛二昼夜以禳之
郡境被灾忍向燎原之惨江村久旱预深曲突之虞合
邻社之舆诚叩帝阍而虔吁伏念臣等久安里俗夙荷
天休比屋连墙粗获一方之乐业耕田凿井幸逢累岁
卷四 第 17b 页
之丰登居安敢不虑危见过尤当自讼比望郁攸之气
殊怀兢惕之心共秉蚁忱恭邀鹤驭庶尽酌水献花之
敬潜祈反风降雨之恩伏愿洪造垂杆玄冥戒道阴阳
顺序大田有多稼之饶礼义成风按堵遂编氓之适
 
 
 
 野处集卷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