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处集-元-邵亨贞卷二

卷二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野处集卷二
            元 邵亨贞 撰
  序
   送族兄安仲还乡序
世之宗族以服尽亲尽而途人者久矣此老苏氏族谱
所由作也吾宗自东晋居睦逮唐贞观中神祖孚惠王
以勋德庙食由是聚族广懋世次昭著率世世可考唐
卷二 第 1b 页
末乃渐分派散处各自为族及今十七八世积年四百
馀矣子孙不远数千里一见而昭穆不紊不以服尽亲
尽而途人者繄神祖是赖其尤相亲昵者惟谏村洒后
汪村为然三族始祖以兄弟为近久而子孙益能不自
疏外岁祀西山庙必三族合享率数十百人所以尊祖
睦族而益久之也陵谷屡迁衣冠气泽日以微泯所幸
未泯者此尔至元中先大父处州君以弗克终仕于宋
晦迹华亭别业先子遂生华亭至德间大父丧归故里
卷二 第 2a 页
先子弗克举家去至今为华亭人间有宗族来者见之
惟恐不亟亲爱之恒患不至自以不得见三族合享之
盛此心未尝不介然也至正二年冬洒后兄安仲君来
佐松江府幕一见而昭穆定亲爱著始而问劳渠渠中
而情文于于终而感叹凋落同然而欷歔兄距洒后始
祖为十五世予距谏村始祖亦十五世不以服尽亲尽
为解友于之情若出同气吾宗固自有家法哉兄弱冠
从事江东列郡又再入县幕所至皆有能声今复佐幕
卷二 第 2b 页
兹郡郡簿书必由佐始凡见诸行事一皆处以忠厚多
得其情郡长官信从惟至予固自庆宗族犹有人也嗟
乎吾宗冠盖相望久矣时殊事异鞠为涂泥能弹冠自
奋者复几何人兄一出而宗党出色先世气泽不遂微
泯可谓求什一于千百矣顾予生长异乡衣食于奔走
不得与宗族共处每南睇松楸无宁穷已在庄周谓去
国见似人而喜况吾兄哉今年春兄以秩满白郡长去
归乡里由是退自悲向吾先子之介然者既不得释今
卷二 第 3a 页
之合而离者又乌可己于言耶因兄之行叙夙昔之所
感以识别又不徒私于兄而已也
   送画者尹楚皋序
江汉以南古为楚地罗浮衡岳洞庭云梦潇湘庐阜世
号奇伟秀绝者咸萃焉夫楚在三代盛时殷武之诗尝
抑其强大春秋书法不使与中国齿良有以也至入秦
而国除更两汉六朝唐宋之化而人物乃盛郡邑之名
亦随时以易数千百年而下幽人胜士犹不忘其初名
卷二 第 3b 页
至今形之文词取以名其居名其人名其物者往往有
之当时列国若齐鲁晋郑宋卫皆不与焉吾尝意其有
取于山川之胜人物之盛而舍诗人春秋之所陋也惟
山川之乐虽王公贵人有终身慕羡不得一至其处者
而遁世放旷之士乃居处游历其间得以为啸歌术业
之资以娱其生较之孰得而孰失也覃怀尹安卿非楚
产也而能慕骚人风度始援笔写兰蕙即有成趣既又
历览江汉胜槩萃其所尤以为图画志可尚也缙绅之
卷二 第 4a 页
士嘉其能为诗文以勖之有曰是宜号楚皋则为无负
所学及观其画皆潇洒纵逸可喜于是益信其于山川
奇伟秀绝者果有得也今复将远游以穷夫平日所未
至而广其学则斯名岂徒假哉遂为之歌曰 楚之山
川兮几千万里周流而历览兮惟适所止思古之人兮
弗可致聊延伫于涧谷之间兮抚遗踪而兴起揽荃兰
兮萧艾深援余毫兮殆将求其苦心道里绵邈兮曷从
执圭而越吟悠哉悠哉岁将晏兮其可以穷幽寻
卷二 第 4b 页
   进士吴善卿赴黟县教谕醵赆序
江浙省取备榜进士今岁得吴君善卿士论相庆以为
得人善卿甘肃人而假馆松江遂以与荐焉右榜之士
每举登于江浙者松江恒多于他郡而善卿独得称善
众论者何哉岂非以其尝实力于问学无待于假人非
以幸而致者也善卿平日好学而谦识者莫不以科举
许之今之举或以其不可得在正榜为憾士论曰不然
文自己出虽备榜亦荣也岂天将以是为他日正榜之
卷二 第 5a 页
权舆乎榜出未兼旬省檄调徽之黟县文学与善卿争
名者曰黟陋邑也若冷官其何以堪之士论曰仕而优
则学岂天其或者以此小试善卿之才而玉成之是邑
独不可施教耶虽然善卿贫士也孟子曰仕非为贫而
有时乎为贫今善卿为百里师得行其道志不为贫也
母老矣居无积仓行无裹粮虽无离忧其志不乐于其
行也刘君用章为之请且谓予书之凡善卿平日常所
来往与是邦富而好礼者必能为善卿谋之上以赞有
卷二 第 5b 页
司之得真才下以为力学者劝固无俟乎喋喋也
   潘鍊师松庵序
老子之道以清净无为为宗凿凿五千言所以垂世立
教者至矣当时虽孔子之圣犹叹其犹龙也后世宗其
学而得其道者凡几千百人其徒叙为列仙集仙等传
以与太史氏书相久远岂欺世哉又其后饮刀圭鍊形
气之说行则谓老氏之学惟长生久视之趍是岂知老
子者哉盖凡得其道者谓止于无为然而未始无为也
卷二 第 6a 页
谓入于虚无然而未始虚无也惟周流六虚出入古始
将无所往而非道与天地万古相为终始虽鬼神造化
不可端倪矣岂徒长生久视之为哉故自老子以下五
祖七真之绪相传为尤著其学盛于北方久矣国朝混
一区宇特设全真掌教宗师以领袖之而天下学者无
问其源所自出靡不以得承七真先绪逮事当今宗师
为足也维扬潘鍊师仲华自幼为仪真瞿老师之门人
掌教大宗师完颜公嘉其能循道诫翛翛然有古高士
卷二 第 6b 页
风度期可与入老子之道号之曰通真明义静德大师
玄中子且命主领益都路峄阳山碧云宫香火仍给金
缘紫服仲华曰是未足以尽吾学道之事于是退归维
扬结庐燕坐以修其道且以休其徒众而讲习焉命曰
碧云庵示不忘峄阳之命还以青松万本复自号松庵
以喻岁寒后凋志学之久而弥坚也予闻鍊师弃千金
之家而忘其故习不蕲仕进而甘于恬漠非真有见乎
老氏大意弗若是也顾三千之行有以备于身其与向
卷二 第 7a 页
之五祖七真游于无何有之乡则兹松之植拱把而合
抱青青者无穷期又将不得与真游同一不朽与
   送傅明学序
往年邵武太守汪公国良与江东傅氏为通家好尝闻
其言傅氏家世之盛与初庵先生数学之善固敬诸胸
中矣而傅氏之选于乡擢于朝者累举皆不乏人益知
其族之蕃衍有自来矣至正壬午子初参军登第奉常
得其文而诵之邃然渊深浑然端厚有德士也又六年
卷二 第 7b 页
参军以浙闱较文来游云间始得相识以奉周旋其从
子明学实从之来明学甫弱冠气质冲融言猊两资傅
氏佳子弟也既久见其在伯父旁油油翼翼祇服厥事
暇则沈潜诵读日益而月广恬进而勇退观其文则锵
然成章能世其家学者也退自吁予与明学皆宋旧家
出也予自弱冠以徭役旱涝世故相屈抑堂播之弗绩
弓冶之俱弃浮湛里闾所幸气节不遂以泯今年既四
十视明学之所为能不愧且悔悔且莫及矣参军于稠
卷二 第 8a 页
人中知遇最厚明学以前辈相尚予益不敢以少予岁
视之也而邵武公又予外姻之长则予与傅氏之契其
所由来远矣今参军公上广信有日明学复侍以往于
其别执手谓之曰明学行且进于学振而家声矣抑能
遵而伯父之教矣予复何言虽然世之人方惟功利声
势是尚吾党当追念故习即仁义以自异无俾流俗能
移则庶乎可远大矣
   送张令尹序
卷二 第 8b 页
华亭为百里之县东与南皆濒于海厥田下下而厥赋
上上在吴越为壮县都保广袤不踰中原之中县然四
境无不食之地设官不过宰丞簿尉洎学校仓庾盐税
之职而已以故奉上字下者咸得充裕焉国朝升江南
军州为路壮邑为州好事者乃增益华亭户口粮税之
数而上之于是分其东半置上海县复设松江府以总
会之地削于下官迫于上百里之宰不得专制而尽其
才今乃共坐一署上又设长以兼领其事丞簿尉无分
卷二 第 9a 页
职复得以参裁可否专制之令益不行矣然民心所仰
仍属于宰而同寮不与焉是知古法固入人深也欲直
行已志不为同寮摇夺者惟不贪而明明而能干者为
然数十年间明而干者固不为无人咸溺于贪而志卒
不得逞亦其理宜也邢台张侯来宰是邑三考之内终
始如一廉干且明闻于朝野奉上字下惟尽吾才赋役
之不等者均之文教之失宣者振之豪奢之族蔑敢干
以货贿强梗之徒无所逃于缧绁民苏而吏逸盗弭而
卷二 第 9b 页
讼平冤者以伸而戾者以惧虽郡官之命弗直不受乃
心所安一视斯民为命也直行已志同僚不得以摇夺
者于侯斯见之矣故凡侯之善政载诸册书纪诸碑碣
形之咏歌传之朝野者皆历历在人耳目非倒指立谈
可尽一旦秩满告去自郡官至于庶人罔不嗟叹扼腕
惜其不可留矣吾既慨寥寥数十年间贤宰不多得廉
干且明者侯独专美之矣又惧继是以来者尚能若侯
之如是以惠斯民乎故书以识别
卷二 第 10a 页
   赠浮屠如月序
学佛之徒无农商工贾奔趋负荷力役重任惟日端坐
事斋戒持律讲读其书然其为道难成有不可容力者
故必虚其心使不为毫发世虑污染历久不异则物我
相忘身心皆空表里翛然无所附丽然后此心湛然虚
明洞瞩万类凡世人智力所不能穷极之事无适而不
达其为道信乎难成矣又必守于久远使恒明而不昩
斯仅可以言佛之徒也云间九山有僧曰庆名其徒曰
卷二 第 10b 页
如月盖取诸此义月介其乡之老人求予言以自广予
因告之曰天地之间恒明而不昩者莫若日月人身之
中恒明而不昩者有明德焉故经曰在明明德使不为
物欲所蔽则其本体之明者皎然长存而洞瞩事理无
适非道譬之日月之光无时不然不蕲照物而物皆莫
逃其明矣此圣贤为学之极功与学佛者之宗旨若不
异也月能勉之于斯当有得焉虽然吾尝闻得佛之道
者心性虚灵历浩劫而不昩天地日月有坏而此性常
卷二 第 11a 页
在窃常疑之而未信如其果然则夫如月之取喻又不
足以尽之矣
   送张孟肤移居吴门序
世道之治乱相仍久矣夷考古昔盖乱之日恒多而治
之日少士君子不幸身亲乱世虽有道德文学可以大
过人者亦将无以保任其父母妻子于斯时也文王孔
子圣人也拘于羑畏于匡此岂不德而致之耶秦汉以
降至唐天宝至德间惟杜子美奔走乱离自幼至老与
卷二 第 11b 页
其身相为终始奇穷流落之态可谓至矣然抱其胸中
之道德文学以自异于世终不为造次颠沛所移也若
然者代皆有之岂独子美为哉后世言身亲乱离者必
首称子美盖以其能著之声诗而可见耳子美之言一
事一物靡不形于咏歌以与其身相为终始道德文学
因而传焉后世称之曰诗史卒无异词比自十馀年来
兵戈之迹遍满山野江淮吴楚之民靡遑宁处友人张
君孟肤世家江阴屡婴患难转徙周流避地邻里无宁
卷二 第 12a 页
岁矣至正己亥秋奉父母携妻子来三江南僦编氓之
室以居视孟肤奔走兵尘故园风物衣冠图史与凡所
以奉亲养志之具皆荡为劫灰荆棘之墟矣宜若可忧
也而孟肤日经营之以奉高堂菽水之欢以字闺房綵
衣之乐欣欣然能忘其忧惟从事翰墨文雅扁舟往来
吴松幽胜之地乐交游大人君子之门长篇短什靡日
无之未始有羁旅容色嘻此岂非胸中有所抱负而然
耶今将卜居吴门市中以为诸侯宾客于其行也朋游
卷二 第 12b 页
咸赋诗载酒以饯之予以谓孟肤之志气槩可见矣孟
肤之孝弟学问不言而喻矣所幸者孟肤之齿未也他
日四海晏然富贵而归乡里当以平生履历著之诗篇
与此身相为终始追子美之高风遗躅以为今代之诗
史云
   送全真懒云子序
学老子之道者必年富力强血气充盛加以存养之功
则其神易完守易固而心之所操者一其为道易成也
卷二 第 13a 页
故昔欧阳公尝问道于石唐隐者隐者曰公之屋舍己
坏难复语此由是知血气既衰斯不可以有为矣惟其
远取诸物近取诸身身之屋舍有坏固不可以语道至
于寄其身之屋舍益不可以不完也否则风雨霜露必
摧吾体肤伐吾筋骨将窜避之不暇又岂能佚吾四肢
百骸以固吾精神血气而操存其心耶故老氏尝谓身
为丹基盖谓是也嘉禾懒云子怀君仲彬师事老氏而
习其道兵火之馀屋室荡尽浮游毕县寄身故旧而能
卷二 第 13b 页
不废其学日夕思念遑遑焉惟恐业之不精岁之不我
与而此身之屋舍亦随以坏也今将归故里卜筑于双
湖上为苟简之室以事老子而栖其所谓身之屋舍者
其志盖可尚矣暇日过予自言其道之难成而事之不
易集如此予谓世之知爱其四体为之宫室以藩蔽之
者人莫不然也至于固其精神血气而存养之求其放
心而操存之非学道之士弗能也而老氏之徒乃能若
是岂不可尚也哉苟有力者能为懒云栖息其身使不
卷二 第 14a 页
为风雨霜露是惧神完气充以全其存养之功他日得为
庄周列禦寇之徒与闻乎老子之道顾不拜诸贤之惠与
   题钱素庵所藏曹云翁手书龙眠述古图序文
道在天地间惟文乃能载之苟无文则道将不能以言
传虽传亦不能久远古先圣贤所贵乎文字者以其为
载道之器也自三坟五典群经众史诸子丛集以降而
为法书墨迹片言只字莫非载道者故历代宝之久则
愈贵以见今之不及于古焉贞素翁为乡里典刑学术
卷二 第 14b 页
优赡经史百家罔不造诣家所蓄书数千百卷法书墨
迹数十百卷非徒藏也日展诵之所得者深广也翁生
太平时年几九帙以考终不可复得矣晚年目明手书
细字精致可怜此卷盖为素庵先生书宋福唐郑先生
所为龙眠述古图叙文也追思翁康强时幅巾野褐扶
短筇竹招邀文人胜士终逍遥于嘉花美木清泉翠石
间论文赋诗挥麈谈玄援琴雅歌觞咏无算风流文采
不减古人其有得于文字间者未易臆计也暇日屡从
卷二 第 15a 页
翁游得所书诗文小简凡数十纸至今宝藏时出而观
以求翁于髣髴未尝不致私慕之戚乃已今观先生所
藏而敬爱若是保全于兵火者又若是其赏识良可尚
也以谓书之在人间恒得如翁之善藏则书为不徒辱
矣若翁之能造诣理趣卒为乡里典刑则翁为不徒藏
矣先生复能宝翁遗墨将垂久远则翁之高风雅度与
宋诸贤同为不朽矣吁使翁平生所藏之书所书之迹
尽得如先生者而付托焉岂非翁之愿也又岂非书之
卷二 第 15b 页
幸也郑子产有言曰非无贿之患而无令名之难愚亦
曰非无书之患而无赏识力学之难也先生求文识卷
后故书以复命焉
  说
   李轰字说
天地间声之大者莫若雷霆凡状雷霆之声者曰轰而
他物不与焉字书谓轰为群车之声若然则车声盖与
雷霆等矣圣人制器车之体用至备圆其盖以象天方
卷二 第 16a 页
其舆以象地两其轮以象日月任载运行俯仰周折具
尽物理斯圣人所服用也以车声而侔雷霆轰字又专
为车声而作雷霆反借义焉则车之时义大矣哉会稽
李生取以为名岂苟然耶乃若得之父兄师友则人之
情也果何异与今乃得之梦是得之于神也得之神是
得之于天也贞居张鍊师以起之字之不亦宜乎予今
年始识起之质而不野和而不流询其家世又观贞居
所为文因以得其为人起之未老也笃志而力行以自树
卷二 第 16b 页
立其身时至事起足以有为岂知其声名不彰彰然于
天地间耶以能不负其先世之泽与神告之休徵庶斯
名之无忝也
 
 
 
 
 野处集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