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处集-元-邵亨贞卷一

卷一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野处集卷一
            元 邵亨贞 撰
  记
   静默斋记
士生斯世所任者在乎道故圣贤立言垂训载诸册书
以诏后世虽有智愚贤否而任于道一也其居尘垢之
中纷纭万变日遘于前乃心未始一日忘道予少时闻
卷一 第 1b 页
诸老儒先生曰世道不古久矣人之命于天者有限而
用于世者无穷孰不以功名利欲俗学嗜好累其心勤
劳没齿而不得与闻者盖什八九矣惟其少思寡欲克
己慎言者庶几可与语此子其识之予取以为法焉而
观于世未有合者恐其以为迂未尝以闻于人也云间
之南滨海地曰潬上士人何君彦敬世居之予闻彦敬
久而未识朋游来者称其洁修而好学端谨而有守克
世其家者也今年夏介玄元院道士林德玄来告曰彦
卷一 第 2a 页
敬名其居室曰静默于以读书求道而请记于予于是
又知彦敬能违外声利不循世俗而汲汲焉以道为急
者林从予游有年言未尝妄故信而不疑夫人之生也
(阙/)  事父母畜妻子衣食居处凡人事之当然者矧
读书为士自幼学而弱冠壮有室强而仕艾而服官政
以至于致事必心计而躬营之又何可以无为而静不
言而默乎予天下之躁而多言者也心虽知之而不能
自克今乃欲以静默之义记人之室不亦谬乎虽然以
卷一 第 2b 页
平日所闻于朋游与林之来言者而知彦敬所谓静默
者矣非以无为为静不言为默也苟非吾所当为当言
者则勿为勿言以固吾之志气益吾之智虑若然则彦
敬之居斯堂也旦旦而求之以至功名利欲不能动声
色臭味不能移鬼神变怪不能惑干戈鼎锯不能惧彼
事与物日以远吾所造诣日以深广则静与默其殆庶
几乎经曰静而后能安又曰默而识之盍求其所谓安
与识者何事由是而闻道予又不可得而知也因林之
卷一 第 3a 页
来请既起予之不能自克复诵向之得于老儒先生者
俾归之以为记
   一枝安记
云间为濒海下邑因九峰三泖之胜而置官司焉迹其
可考者晋陆士衡陈顾野王而下人才辈出民俗殷富
逮唐宋间几与列郡抗以五代南渡之乱民不知兵生
聚五百馀年至宋末而盛剧矣宋社既迁名家钜室罔
不与国同休戚者贵游子弟华颠野服欷歔乔木之下
卷一 第 3b 页
彷徨离黍之间相望于宽閒寂寞者百年于兹矣云间
遗族有三钱焉其一居市中者为武肃王诸孙今其人
犹存而钟鼎之习泯矣其一居市东者为参政象祖之
裔今不复见其人又其一居城西为南渡宦家支蔓最
衍风流文采间有存者予及识其子孙四人复堂先生
为宋季该博老儒予尝受业门下太初先生为承平文
物君子托迹浮屠氏以终皆典刑士也素庵子善诗词
清谈卒为老子之徒今之存者惟南金君以明经教授
卷一 第 4a 页
为钱氏文脉所在南金幼失父侍其祖长于异县弱冠
祖没赘居三泖之上与予同里闬以文字交三十馀岁
既乃更世故皆操觚出游南金问舍他乡不相周旋者
中又过半矣岁丙申浙右大乱南金所居悉婴兵燹乃
扁舟载妻子还泖上其门人曹幼文辟室馆之一见握
手问劳外南金曰偃蹇之踪青毡去我久矣琴尊书卷
亦复无几彼皆身外物耳今幸见故人故人固知予胸
中所存者不失也斯为无慨既得一室以禦寒暑日夕
卷一 第 4b 页
起居其间动焉而运默焉而静慨然而啸歌幽然而沉
绎何适非吾名教之乐耶若然则天地万物阴阳造化
皆在吾一室中具当此之时又岂念夫先庐之乔木江
湖之萍寓焉子其为我名之以识吾心所适予应之曰
吾子既知夫一室之可安与天地万化相为表里将无
适不安矣予复何言虽然杜子美当天宝之末奔走乱
离至无所容其迹往往形于歌诗今皆宛然在目若所
谓强移栖息一枝安者岂非君子居安虑危之道乎今
卷一 第 5a 页
之出处殆类是也姑取斯言名子之居子居之以无忘
四郊之多垒而以道自安当危之中所安者存斯与圣
人所谓君子居无求安者合矣庶几无所往而不得
其安也南金作而曰子之言是矣取南华鹪鹩之喻以
一枝为安而忘吾先庐之乔木者人之情也今子复以
圣人之言励予予益不敢以一枝自安以忘其身之惰
者此天下之言也敢不服膺遂书以揭诸室中云
   仙鹤观记
卷一 第 5b 页
凡可以请命上帝以致下土之情者惟国家有圜丘明
禋之礼至于方伯连率则祷于山川而已况其下者乎
有虞氏绝地天通后世欲交于鬼神且弗可得又岂能
导其心于高远哉以是求之于人惟黄冠师为能然其
道盖出于黄帝老子也故历代自京师至于郡邑山林
之间皆设老子之宫以栖其徒讲其道若官守之不可
阙者凡祯祥孽厉有关于国与民必于是乎祈禳禬禜
焉盖其行纯其心一斯得以通于神明也松江府治以
卷一 第 6a 页
南二百步有观曰仙鹤为一郡道家之总会其始建岁
月盖不可考迹其可知者宋绍兴年间处州天真观道
士叶大直来为之主始克充广之叶有道行善役鬼神
尝奏章与蜀某道士胥会天阙事闻于朝邦人为之兴
起乾道间进士陈篪朱飞卿郑澭通判李杓等实归其
资叶乃朴斲梓材于其乡浮之瀛海以至为寥阳殿于
中前设三门旁立两庑翼以经钟二楼后建昊天宝阁
又后为主者之居学者讲习栖息之所以至庖藏湢溷
卷一 第 6b 页
一一完美请于朝赐东晋废观旧额始以仙鹤称仍给
省符定为甲乙传历年二百馀其徒继志如一日国朝
以来继嗣失守泰定间有攘为十方若传舍视之者观
至是大坏至正四年掌教天师择于方士道行纯一置
事公勤者得赤城吴大亨使居之让者再教檄屡下乃
始承命惟吴之诚夙有通于鬼神水旱疾疫有祷辄验
尤善祓致魂爽得其教中所谓济生度死法者每盛服
事帝必有鸾鹤翔舞而至益能感于人心既事惕然以
卷一 第 7a 页
昔人成立之难今而废坠之久思有以兴复之自是凡
衣食自奉之具一不以干其恒产所得施予财币又以
资匠石圬镘之费邦人复相与兴起钜细各输其力若
昔之赞于叶者然乃益其旧址崇其檐楹彻朽腐而易
以坚完去故陋而即诸爽垲不数年殿阁门庑二楼翼
室旧所有者一皆就新视昔加高广壮丽增置雷霆之
殿将卫之居逮祖师施主而下皆列栖两庑天人之象
金碧焕耀端俨雍穆君臣礼仪各适其序凛乎有生气
卷一 第 7b 页
也落成之明年芝草生殿楹间人益嘉其诚慎所致月
旦望郡道士与守臣吏民咸集庭下朝拜尽礼祈天永
命吴复虑十方不克安于久远仍请命掌教二所闻于
有司复甲乙故事期无负前人初志戒其徒项天裕来
求文记颠末予谓黄帝老子之道载诸阴符道德等书
其言盖可用于治世故汉用黄老之学者累代而天下
以安非徒祈禳禬禜之为也今是观为斯郡之甲籍为
都道场又得有道之士以居之其有裨于国与民者将
卷一 第 8a 页
垂于无穷矣遂不辞而为之记观旧有田若干顷自宋
至今官特蠲其赋役尊道教也
   本一善应院记
佛法入中国历汉六朝隋唐五代宋以至有元千有馀
年久而益盛塔庙殆遍天下松江当三吴之东为濒海
下郡招提兰若附郭者至二十馀区作始于数十年间
者实居其半亦可谓盛矣本一在城西北隅其初为真
浮道院宋乾道中邦人沈氏所建也岁久且荡析至元
卷一 第 8b 页
间主者月麓子赵公汝昌始克起废自殿堂而外为屋
二十楹有奇既乃请命帝师更以为佛宇而已祝发为
浮屠以居之定为甲乙派以本一易真净名盖有见于
佛老之道其出其归有不二者焉尔延祐初昌示寂其
徒存礼继领是事慨然负廓充之志会里有禅居曰善
应主僧滋果教行一方于是倾身延致推使主席而以
已次之若昆弟然果亦率其弟子净开以师事礼时至
正癸未也远近禅衲闻礼之能让贤果之有道行皆接
卷一 第 9a 页
踵以至郡士大夫亦喜与往还问道之屦常满户外所
居不能容乃悉撤其旧而经营之中为大雄殿东序西
向为大士殿前设山门后为法堂西序东向禅栖稍北
为玄武祠示不忘真净所自也又后为方丈室肃客之
寮香积之舍以至祖祠储藏井湢咸称位置邦人皆乐
资之不懈凡越三年而功既高深宏敞视昔有径庭矣
且以善应益其名未几果与礼相继观化开乃率职竣
事其徒善誉善实又终始竭力以底于成仍疏其事请
卷一 第 9b 页
记于予予尝闻浮屠人以师弟子为叙非若世之父兄
子弟出于同气者其相与授而演迤之盖一本于义耳
今观昌之创业于前礼又能致果以振其道而开与誉
实辈皆服劳不弛师弟子之设心先后若出一律顾不
优于同气者与所以恢弘祖道导化方来者不外是矣
宜其居之日以广法之日以盛也昌前宋宗室子越人
蚤业儒游宦矣既为道士终为浮屠尝掌书记净慈禅
寺世称三教遗逸其人也果号空林云间人得法天目
卷一 第 10a 页
本禅师之门戒律甚严乡人推之凡是皆宜书且为之
颂曰 我观佛法心本一无有二一切世间法皆从自
心生不为外物间万法即归一是故此兰若昔为真净
居昌能会三教了性命宗旨始建立刹幢以淑于后人
乃获滋果师善应出世法说法及修造廓充大乘境台
殿诸宫室诸佛菩萨像幡幢大宝盖钟鼓鲸鱼音香花
供具等种种无不备远近脩学人闻风自倾向因敬生
解悟悉明诸佛心于一弹指顷各證三摩地如是二师
卷一 第 10b 页
力虽寂而常应洞彻十方界历劫无穷尽
   玄元道院记
老者之徒清逸先生吴公先君子之友人也自亨贞为
稚子时识之今垂八帙矣道行深远有古高士风度治
鬼神制风雨旱涝疾殄如影响其所居曰玄元院当华
亭县南城下一日造焉忽引至前庑指楹间有碑石偃
仆在地曰是予师仁寿先生陈公所琢也尝欲识是院
事不果而逝今予将丐子一文刻之以成先志予以先
卷一 第 11a 页
生父友不能辞既又命其弟子项君具颠末来请益虔
按院始自宋咸淳间县诸寓公鸠财为之中像玄武帝
君延致仁寿主祠事岁时率郡士披阅道书以祝釐介
福焉此院所由始也人因其地称曰南城道院前至元
间仁寿告老其徒兰隐先生陈公嗣居之始克买洪氏
地于后以广其址至大间兰隐没而清逸又嗣之室屋
岁久且坏乃悉力缮治凡木植朽蠹者瓦砖破缺者像
设剥落者皆撤而新之后至元间始命玄元名又建祠
卷一 第 11b 页
宇于后奉其师而祀焉未几清逸迁主仙鹤观事乃俾
项君职是复逾十稔矣院旧无恒产今有土田若干亩
悉仁寿以来积累而致者自前至元逮今凡所修为充
廓与师弟子交承之事易以今古皆请于嗣汉天师然
后行之而有司亦间与有力焉故先后被教檄者六受
公文者再咸戒以师弟子相次为甲乙传勿替乃事此
院所由总也今清逸又以著之金石使来者知为前人
勤苦所得上以奉公承先下以修真述道其志盖仁矣
卷一 第 12a 页
哉予闻道家以玄元始三气为祖玄者先天而无极也
元者后天而太极也始者五行具而万物化生也今是
院之成于初拓于中将以衍于后其有得于斯道者名
实固相符矣此院所由久也清逸名大亨号閒云仁寿
名道然号省翁于清逸为祖也兰隐名德元师也项君
名天裕号碧泉弟子也其下徒孙曰林德玄是为记以
复于先生先生曰唯
   依绿堂记
卷一 第 12b 页
余之旧馆人唐君子益家于三江南距晋二陆故居九
峰之阴二十里山明水秀原隰衍沃茂树长林蓊然深
密者弥望不绝君有地十馀亩悉树以名木引三江之
流以为陂池舁九峰之石以为岩阜桐梓繁荫松柏后
凋奇花丰草参错映带为堂于其间日以奉父母娱亲
戚宾友为乐凡登其堂则绿阴满坐清气袭人心神萧
爽世虑俱释盖三十年于兹矣子益既殁其二子景熙
景道复增治之封培灌溉构葺洒埽有加于昔凡先世
卷一 第 13a 页
居是堂日用常行之事一不敢废以故四方宾客至者
忘归又即其中以从事读书问学乃取杜老诗中之语
名之曰依绿而求予文以为记三数请而益勤予惟天
地之气流行四时发于春而盛于夏生物之功有不息
者焉自其显者而观之则草木为至矣今夫仲夏之月
时雨初收深山大谷平冈旷野苍翠沉郁之色侵肌夺
目衣服器玩皆若可染及其秋深日斜通渠曲沼绀碧
澄莹锦树屏列倒影上下熙然如阳春之妍此皆造化
卷一 第 13b 页
自然之理而斯堂之所致者夫岂少哉人之生也寓形
气化之中以为饮食起居之适犹鱼之在水微气化则
人将不几于鱼之涸者乎今二子之居斯堂也即其气
化之盛者而依之以追弘其先志养生以治性力学而
立身惴惴焉不忘风霜之有摇落其所涵育成就者恒
有进而忘止岂非依绿之所得与虽然杜老之所谓依
者水也三江之流不舍昼夜凡环是堂下者皆有馀浸
也子日俯而临之于以求圣人观水之术苟有得焉则
卷一 第 14a 页
所依绿者殆不足语矣以二子尝从予游故不辞而以
勉之他日来游于是者不以其境而以其人始知予言
之有徵也
   对菊亭记
曹氏云间故家也上世多文物慕古人诗酒游览之事
故其所居皆有园池花木之胜至今子孙虽时殊事异
犹以此相尚岁时率亲友相与娱乐追思兰亭竹林之
清东山习池之放以自异于流俗者习以为常也其诸
卷一 第 14b 页
孙曰克成能涉猎经史恬退不事进取惟以耕桑自给
业既不竞常怡然自得无慕羡不足之色盖其所守亦
有过人者矣其居之东小园数亩花木池沼前人手泽
犹有存者中有亭一间乃上世遗物始作岁月已不可
考自泰定甲子其大父居竹翁徙建于此厥后二十六
年为至正己丑克成复加缮治充广其檐楹补修其牖
户内外皆饰以白垩浚流泉垒奇石畦以菊数百本径
其中以供览亭旧无名始命之曰对菊于是诗酒游览
卷一 第 15a 页
之事日益不废又十有四年为至正壬寅始来求记于
余以垂后劝予知克成之寓意于菊者有在也渊明当
晋宋风尘之际澹然不徇时好退而徘徊晚节与黄花
同傲霜露其中所存人莫之见也至于千载而下心领
意会者复几何人哉吁人生孰能百年富贵贫贱智愚
贤不肖皆命之于天矣营营焉求其所欲而不得老死
而后止者人之常情也苟能素其位而不愿乎其外则
将无往而不得其乐凡世之荣辱美恶皆不能间之矣
卷一 第 15b 页
克成有焉由是而果能进进不已也则又游于物之外

   嘉秀轩记
禹贡扬州之域曰三江既入震泽底定厥草惟夭厥木
惟乔盖三江导震泽之水东入于海江之南北壤地数
百里至今土肥而木茂民生敦庬而富庶地志所载读
书宦达者历代皆有人焉余行江上每见人物问其姓
字往往得前代闻人之子孙访其流风遗俗未尝不感
卷一 第 16a 页
慨太息也始余识杜生嗣荣今十年矣杜氏世居吴淞
宗族蕃衍生今年几三十能世其业家于江之南横泖
水上即其居之东偏筑室于穹林乔木间为茅檐土壁
无刻桷甃治之丽前列场圃后瞰清流四荣之外环以
幽花美竹檐宇高明匆户潇洒蔼然如在深山绝壑而
四时之生意有循环无穷顾接不暇者焉暇日过之燕
坐谈笑意趣甚适予固己喜其不群乎流俗也生求予
名其室予曰是宜名嘉秀以志夫草木之向荣居处之
卷一 第 16b 页
有托也生甚喜曰是室之在林下人皆知其因草木以
胜今得是名恍若出色而倍价矣予因进之曰尔知草
木之嘉秀可以相尔之室也而未知人之能致其嘉秀
者可以大尔之家也古人之于草木岂徒植哉以志远
大者盖有之矣若窦氏之桂王氏之槐谢氏之所谓芝
兰玉树者不一而已也盍亦以是而求之无以予言为
誇而自弃也生乃作而谢不敏
   松竹林记
卷一 第 17a 页
松竹之为林高山平野在在莫不有之而此乃欲为之
记者何哉以曹炳幼文筑室读书其下故也自古读书
者不择地而朝夕可以用其力今此乃特取于松竹之
间者又何哉尝疑而问焉盖有慕于昌黎韩子之言故
也夫松竹之为物高标劲节偃蹇绝特处暄凛而不为
变易凌霜雪而不为屈挠苍古之色毅然无穷不与众
卉之纷红骇绿者朝荣而夕悴可谓草木之有恒者矣
以之而固予之志励予之益庶有益乎此众人所可知
卷一 第 17b 页
也然予于是则有见焉幼文之大父贞素翁尝为堂曰
求志亭曰遂生皆环以修篁乔木而读书乐道其中卒
以行称乡闾名闻朝野其先人都博君修藏于家庭间
有斋在林下曰古节后又能以事业显皆种学绩文相
继不绝又得牟赵虞黄诸公先后所为文辞以记铭之
至今在人耳目屋室简编赖以久远今幼文复能追前
武不废箕裘其所由来盖有自矣此岂众人尽知之哉
自幼文之先世平日所以为淑后计者罔有不至此特
卷一 第 18a 页
其一事耳幼文之所以树松竹为书室者亦其继述之
一事也又尝见之云间之地矣九山之间有曰读书堂
者晋二陆之故居也亭林之阳有曰读书堆者陈野王
之遗址也是邦之望古今所称惟陆与顾千载而下尚
能指顾其处而嗟叹之不遂泯灭者岂非以其读书有
道而贤之与今曹氏所居与之密迩三世相传循习不
坠将不得与前修追逐而流芳后世哉室既成松竹日
茂幼文属予为之记予亦与其有是善而宜书也后之
卷一 第 18b 页
来者复能有感而兴起焉则予之言得列于牟赵虞黄
之后相与同为不朽此又不可得而知也
 
 
 
 
 
 野处集卷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