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云村槁-元-刘埙卷五

卷五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水云村稿卷五
             元 刘埙 撰
 序
  陈文定公奏议序
故资政殿学士守签书枢密院事兼权参知政事致仕
赠开府仪同三司谥文定陈公讳宗礼字立之初试淳
祐殿庭时理皇在御二十年颇事酣宴公对策极言人
卷五 第 1b 页
主不当徇逸乐忘忧勤上嘉剀切擢寘魁三厥后历学
馆升郎闱屡以忠鲠闻逮事度皇由宪府琐闱以至履
班弹劾封驳风采凛凛晚登二府甫两月薨于位公之
出处本末如此公自韦布即以名节自厉严介绝俗授
徒自给外杜门萧然不轻以一武诣人盖冻饥自守如
后山静重难合如了翁也进列贵仕则素履靡渝丹心
弥壮其有德有言者欤予阅公谏稿尽卷率醇洁劲正
严整条畅而原流经术通达国体莫不利害洞悉词理
卷五 第 2a 页
俱到有撄鳞逆耳之旨拊心疾呼之辞忠君爱国油然
其味者也尝闻先哲士大夫之言曰近世论谏惟公为
冠予亦窃比之包孝肃刘元城辈人斯论殆不可易公
之仕在淳祐甲辰至宝祐戊午间是时右相丁大全狂
戾恣肆威炎薰灼世以风子目之无敢婴触然特推敬
公召为尚书郎兼丞相掾意将引以自重公进朝乃首
疏之其曰凤隐麟潜蛇蟠蚓结者指丁也且以四大愿
请于上天颜开纳而丁盛怒嗾台劾斥归田方大全威
卷五 第 2b 页
胁朝野百喙俱喑惟公奋不避祸白发其奸缙绅欢传
以为朝阳之鸣盖自是直声著矣明年而浒黄渡武昌
围诏窜大全贵州以死公遂登用识不识咸曰此当时
正人也而责春秋之备者且曰公素尚风节层关铁壁
晚轻一出白璧微瑕抑不思大贤为国出处以道咸淳
中贾似道久柄国国势岌岌矣仇视端直寄命憸回校
风丁无大异常独惮公方严居然礼敬公多远引高卧
每以不能致公自歉一旦闻公翻然治任语两浙部使
卷五 第 3a 页
者赵德茂以公出故喜动颜面其钦重若此也天假公
年共政而久处摩厉规正之似道必为公动则救败局
回危机将宗社生灵实嘉赖焉不然公平生清约高简
浮云利禄閒居埽地焚香而坐顾以七十日居政府为
足以浼公过矣过矣公所著诗文甚富今某独裒其奏
议若干卷将刋以行世知所先也俾予序之昔李序韩
苏序欧皆其门人予公门下士也故述其大略焉欲观
公者是集见之公家南丰之千绥学者尊称曰千峰先
卷五 第 3b 页
生云
  朱陆合辙序
有宋乾道淳熙间金世宗仁厚不用兵复修旧好故大
定二十九年东南赖以休息国家閒暇文事聿兴儒先
森聚理学炳明衿佩云从接关洛而通洙泗则东莱吕
成公兴于浙南轩张宣公起于湘建安朱子金溪陆子
则角立杰出号大宗师者也朱陆之学本领实同门户
小异故陆学主于超卓直指本心而晦翁以近禅为疑
卷五 第 4a 页
朱学主于著书由下学以造上达而象山翁又以支离
少之门分户别伐异党同末流乃至交排互诋哗竞如
仇敌遂令千古圣学之意滋郁弗彰矣当是时克堂包
公崛起旴江出入二宗师门下其子枢密宏斋先生亲
侍讲贯每谓二家宗旨劵契籥合流俗自相矛盾至哉
言乎顾踵袭成俗趋附贬驳或者高朱而抑陆私心迷
缪寖失和平同里云卧吴先生汝一病之考朱子书凡
言论旨趣与陆子同者为一编题曰筦天销磨党偏掀
卷五 第 4b 页
抉瞽聩学者各宗其说门户虽小异本领无不同也夫
人惟一心心惟一理群圣相授继天立极开物成务何
莫由斯孔子曰性相近也孟子曰先圣后圣若合符节
岂至于学能独异乎追怀景定辛酉岁亲炙云卧先生
得闻梗槩咸淳丙寅岁宏翁以尚书造朝约予与诸老
往辞先生进予坐侧警诲娓娓亦及兹事抉去籓篱少
正卑滞当时驰心科举文字之间弗克叩击及今科举
文字念绝思见鸿硕考德问业诸老亦既弃浊世而游
卷五 第 5a 页
太虚先哲弗作晚节无闻为之惆怅自悼不聪乃取象
翁文集手钞焉且复取晦翁语录摘其推尊文安者著
于篇端以诏来世会而通之水中之月即天上之月也
蜀日越雪何为者故更名其集曰朱陆合辙云
  禁题绝句序
有律诗而后有绝句绝句至宋而后尚禁体其法以不
露题字为工以能融题意为妙盖举子业之馀习也世
之以文会友者或用此以验才思工拙谓之义试诗其
卷五 第 5b 页
为说曰体物精切者诗家一蓺也于是搜幽抉秘穷极
锻鍊其天巧所到精工敏妙有令人赏好不倦者真文
人乐事也欤旧时编萃至多乱离之后颇多散逸乃日
随所有遴其佳者时课一题以训吾儿由是精思傥能
触类而长则通一毕万宁不愈于饱食终日无所用心
者邪夫束字二十有八而景色彰表律吕恊和局于模
拟而能超疲于缔搆而能灵殆亦难矣虽然是特儿童
小技而非诗之极致也赓歌昉于舜廷至三百篇以来
卷五 第 6a 页
跨汉魏历晋唐以讫于宋以诗名家者亡虑千百其正
派单传上接风雅下逮汉唐宋惟涪翁集厥大成冠冕
千古而渊深广博自成一家呜呼至是而后可言诗之
极致矣善乎刘玉渊之言曰渊明诗之佛太白诗之仙
少陵仙佛备山谷可仙可佛而俨然以六经礼乐临之
盖论诗之极致矣学诗不以杜黄为宗岂所谓识其大
者且惧吾儿溺于末俗之浅陋以为极致也故因槩举
大者使进焉甲申夏五序
卷五 第 6b 页
  新编七言律诗序
七言近体肇基盛唐应虞韶协汉律不传之妙风韵掩
映千古花萼夹城汉文有道病中送客秦地山河等篇
意旨高骞音节遒丽宋三百年理学接洙泗文章追秦
汉视此若不屑为然桃李春风弓刀行色犹堪并辔分
镳近世诗宗数大家拔出风尘各擅体致皆自出机轴
则工古有人工绝句有人而桂舟谌氏律体尤精咸谓
唐律中兴焉故知此道在天地间未易能亦未尝绝夫
卷五 第 7a 页
律圣人制作之初测阴阳定清浊应高下和神人一累
黍不中不曰律诗亦如之彼范围五十六字尔清丽或
病格力之卑浮沈郁类困语言之钩棘亦一累黍不中
不曰律故虽未尝绝亦未易能然熟读妙品自有悟入
选古今律诗若千首置几案间日取讽咏之傥私我百
年或有见优孟意是叔敖复生未可知也分前后卷前
卷俱古人首以唐贤后卷俱今人首以桂舟氏吁蜀之
日越之雪定乎未定也逮时久论定矣乃复有如杜刘
卷五 第 7b 页
许李真诗人者出而兴恨不同时之言然惜不令封德
彝辈见之耳丁亥暮春序(时公年四十八/)
  新编绝句序
诗至律难矣至绝句尤难矣至五言绝句又大难矣辞
弥寡意弥深格弥严味弥远岂比夫大篇长歌可以浩
荡纵横衍之而多者唐人翻空幻奇首变律绝独步一
时广寒霓裳节拍馀韵飘落人间犹挟青冥浩邈之响
后世乃以社鼓渔榔欲追仙韵千古吟魂应为之窃笑
卷五 第 8a 页
矣诗至于唐光岳英灵之气为之汇聚发为风雅殆千
年一瑞世为律为绝又为五言绝去唐愈远而光景如
新欧苏黄陈诸大家不以不古废其篇什品诣殆未易
言世俗士下此数百级乃或卑之昔人天然秀发得独
自高仆学诗数十年心地汗马愧无一语髣髴望唐见
其愈简而愈难也选绝句若干首置几案间日取柴门
静掩天风独清老鹤梳翎晴花迎露等篇一讽诵之楚
冠南音翁倡儿和想千古吟魂亦复为之窃笑于地下
卷五 第 8b 页
闻诗声而问子何所得者则将应之曰一洲芦荻残风
月自作深林不语僧丁亥季春序
  青山文集序
陈君南翁归自庐陵之州庠示余文一帙题曰青山初
稿盖吉士赵君仪可所著也赵君往以举文鸣于世虽
心久知君独未识君于是阅其记文序跋数十篇往日
所鲠戛未能言君乃尽言之欣然有会于予心天表云
际想见其人虽未识也更深于识之矣手自钞竟南翁
卷五 第 9a 页
俾序谕之夫今世无所谓工于文章者然文章未始绝
于今世视昔第甚少耳惟甚少故能工之也即如往日
右文天宇开霁穷阎之子垂巷之士挟典册从师略解
会率竞拈摘拾剪裁扬扬里闾自谓能文信甚蕃也工
者几何今是事校昔固寥绝矣间有工者往往霜摧雪
剥鼎烹炉锻之馀羁困穷愁槁顶枯须且坚忍清苦翛
然神情自谓上帝所赋予者独厚盖所得甚艰且特甚
贵异也诚不忍弃其灵明卓荦与一时琐琐相驰骛宁
卷五 第 9b 页
甘澹泊非人所堪绝无怨尤固守古道力争斯文于衰
微而著先王之所以宗传照耀群疑冰雪众醉若人者
天之景星卿云地之醴泉芝草老氏之飞仙释氏之昙
华非欤故曰惟甚少故能工之也予读赵君之文甚工
而鲜俪以此盖君所著体裁丰茂新意川赴抚事感怆
时有千古之愤故其意绪潜藏旨趣沈郁予尝评其风
味在近世绝似江古心先生真可志韩欧溯班马是语
正未必可君意顾予能无厚望哉文也将坠地矣盟坛
卷五 第 10a 页
荒寒谁执牛耳宋文章之盛欧曾王苏四大家名天下
独苏出眉山馀三子皆吾江西人则文脉之系江西也
重盛则必衰将奈何赵君与予俱家江西将能无感乎
愿与南翁商之君名文字仪可尝试成均为天下所推
重今退隐庐陵云己丑岁六月序(时公年五十/)
  雪崖吟稿序
今世虽合百千人与之友往往挟巧竞诈貌敬背憎其
知心而相得者弗常有也诚有之又或风镫水沤意长
卷五 第 10b 页
日短暌离沦殁继之自予少壮取友四方老矣知心而
相得者不乏天地为炉销镕就尽仅存如雪崖易君与
予定交久号知心相得年小于我逝乃先我使思心成
结壹郁而谁语不悲伤得邪君家南城之竹田辛卯秋
约予度溪赏桂因共载山行历访旴城耆旧冲雾入云
穿幽透深竟日如行画屏中是游也极欢将别则为盟
曰幸俱萧閒岁一会聚若是绸缪也今年夏君归自洪
复约予城北论文甫半月婴疾仅数日而卒悲夫交游
卷五 第 11a 页
缘也此会乃为此别乎君未病时授予近吟曰为我料
简可存者作辛卯壬辰诗序未及序而君死虽死安忍
忘之君将家景胄也磊落英发勇决迁善其于朋友诚
以义合有所匡正辞意竭尽其论古今成败南北离合
援引辨驳议论特出卓卓超人意至其诗则能抑而入
理醇雅圆熟一不作怪宕豪险语蔼然风人趣味也其
为文章充畅闳遂即汉魏气骨晋宋风度唐宋格法当
奄有之以集大成惜哉不逮矣忆尝与君登峰远眺竹
卷五 第 11b 页
树晚凉星河夜横君索予说诗予为言杜黄音响又为
言陶柳风味又为溯江沱汝濆之旧生民瓜瓞之遗又
为极论天地根原生人性情语未竟君叹曰旨哉敢不
勉噫方将与君独立事外终其说践其言今已矣良友
沦谢白发茕然宁复有知心如斯人者良用悽怆云辛
卯集料简共五十四首词一阕壬辰岁十五首其和平
山翁盖绝笔也君讳仲信号雪崖仕宋为武节大夫(时/)
(公年五十三/)
卷五 第 12a 页
  重题雪崖吟稿序
雪崖俾序时尝有言曰毋徒序吾诗序吾父子交情庶
有考也今既序其诗于前矣忍不述吾乔梓交情之本
末君骁卫大将军士英子也初将军以戎功入仕勋立
江淮名动蜀广意气倾一时士无不愿登龙者及得见
少傅又无不意满君固蚤有誉闻继其家声咸淳间予
避地旴城一日于故人赵抚州坐上识将军将军顾予
论时事一语契惬谓予有当世志良喜诘朝亟邀予共
卷五 第 12b 页
论滋喜特为知巳不繇绍介予感将军意良深也将军
之入城府也必访予或约予细语忼慨家国神会意合
率夜分不能休特相亲重盖定交始此其后将军金陵
之卒予哭焉葬于松原予又哭焉海枯尘扬冰雪断道
俊杰之士多不复为时出予方韬閟掩抑常恐声影落
人间不相闻问亦既久矣会庚寅春寇起汀畬支党漫
溢遂震惊我丰今宰相龙川公来讨贼君以客从予岌
岌危惧闷不自聊兵前遇君执手欢甚君入则陪帅出
卷五 第 13a 页
则诣吾庐围棋赋诗历历谈世事又谈世外事遂相与
游石仙礼冷真踰月解兵乃散去其复密又始此君乔
梓交情本末盖如此也呜呼巳矣序成而君不复见矣
自伐木停云之不歌而友道薄君独笃金兰之雅乃复
止于此巳矣又何言因志其意
  金刚经解序
金刚经佛书骨髓也达摩西来始传中土训释凡数百
家而浅者滞卑近不契经意深者骛高虚适负经旨其
卷五 第 13b 页
有如普觉如纯阳诸大宗师卓卓超诣盖寡乃复有一
种葛藤话屋下架屋床上叠床井底窥天窗外窥景使
览者惘然滋益障碍瞿昙氏梯航群迷愿人人作佛意
不孤邪吁不自通人孰祛其蔽吾州里有居士曰静庵
刘君元璋以儒会释根器不凡隐处云蔼苍翠间澄寂
妙悟直證本心尝曰西方圣人说经救世本自正大本
自明白注家或以奇奥泥之多背真乘不见实相于是
考覈古今训释采其与佛意合者而削其不合者参以
卷五 第 14a 页
已意别为直解一日示予徵序予读焉句分字析刃游
缕解持正见执中道浅不卑近深不高虚八窗玲珑见
者开悟其出新意处虽间用举子言议而大纲领则与
经意无异且复总以一语曰离相明心见本有性呜呼
尽矣傥遂梓行广布三千大千界中远传百万亿劫后
咸见本地风光超升正觉此功德应如经中所说传于
身命七宝布施恒河沙界者可敬也巳可敬也巳予自
幼知读孔氏书未知学佛年且踰五日汨客尘往往讱
卷五 第 14b 页
六如为真实了不觉流浪之可哀君独精悟如此足敌
生死予不惟自羞且自悼乃堪为君作序邪抑予闻别
传宗旨贵在性命双圆则身外生身亲为佛子曰性君
巳得之显露经注曰命未必不得也能如是显露否二
圭四真重关密意君如不秘我请面参岁在丁酉弥陀
生日南丰水云村散人序(时公年五十八/)
  无名先生藏山诗稿序
先生无姓氏亦莫知何许人或曰世家徐避乱徙江南
卷五 第 15a 页
年孰乡之西里所居浅村中委巷菰芦面江背市得水
云胜处花竹夹径萧閒无营劝之仕不应询其志则笑
曰吾将俟时者閒为诗诗不求甚工亦不示人顾时时
不辍手曰诗以吟咏性情非以求时人知也汇常所吟诗
数十叶鐍寘山窦幽绝处藏焉曰陵谷变迁诗出乃当
有知我者众笑其迂尝得良金刀及汉之大刚卯佩之
人莫测其旨又以土为器类锤然熏以火和以笛閒吹
之则村中草树禽鸟皆摇曳飞舞曰是谓黄钟动而万
卷五 第 15b 页
物潜起者矣果自以其窍鸣倡和者莫不求之人亦终
莫测后转徙无常居不定处仅仅故老相传如此国朝
右文诏郡国购遗书适有野人耕山中得所函诗上之
下博士校论编次篇目由是其诗始大行于世然以莫
得其人之姓氏爵里故题曰无名先生藏山诗稿云
  赠黄道人序
樵郡黄道人以地理术名自旴造吾门予奇之为瀹茗
谈龙穴大旨未竟一丹士自外至再瀹茗细语移晷颇
卷五 第 16a 页
及烧炼点化事丹士不应予卒然问风水事有之乎丹
士曰山中若有王侯地何不归家葬祖宗道人凝然又
问点化事有之乎丹士曰道人若有烧金术何不烧金
养自身于是道人奋然大言曰噫误矣未论风水点化
事安得言无予曰何如道人曰我十有七岁即知此今
四十有七矣顷侍舅氏出入贾平章门下目击方士造
作曰句庚曰点茆曰浇淋曰椮制贾公面试无不成予
窃学亦无不成顾利有多寡术有真伪耳安得言无予
卷五 第 16b 页
曰多寡之数真伪之辨可得闻乎道人曰句庚利博点
茆次之浇淋本三而利一或不及一椮制勿复道此多
寡之数也真术不传邂逅至人得之者深秘而自养间
有宿缘契遇即传而不售售即非真也神化秘诀造化
妙用岂若百工技艺可轻传市区货物可求售邪是殆
江湖骗局耳请言情状彼有平日知其人之好奇也则
先结一同志者游谈诱致佯若效忠名曰布水及诱之
而中也则先试其术之半以取信然后徼其重赂卜日
卷五 第 17a 页
传授曰我元传亦若是也名曰整本则又倾银以为毋
厚赀以市药炉炭器具酒殽缣帛日费不可胜计及䆒
其效则或有首而无尾或屡作而辄败日引月长产荡
家破矣可怜哉予近寓旴城日见十数辈群来如狂竞
谈烧炼亦有知吾之能此而乞传者饮以酒饵以财予
窃鄙笑是何言之易也而旴之人有乍学未精相承缪
种急于取偿及用整本布水之策焉张机设阱陷人不
少若是者天刑人祸所不贷甚可惧也我则异于是我
卷五 第 17b 页
虽能此不传也苟得人可传邪以心传不以利传也此
真伪之辨也予起拜曰道人语真实不愧天不误人可
敬巳请序其言以表道人之德道人又曰世间常业自
足致财顾命何如耳毋拘烧炼劳且费又多败阙命苟
应富商贾贸易利更广也呜呼斯言尤真实矣故并序
之彼有以炉火诱利而陷人者闻之宜愧死也巳宜愧
死也巳
 水云村稿卷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