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信国集杜诗-宋-文天祥卷首

卷首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集部四
 文信公集杜诗     别集类三(宋/)
  提要
    (臣/)等谨按文信公集杜诗四卷一名文山诗
    史宋文天祥撰盖被执赴燕后于狱中所作
    前有自序题岁上章执徐月祝犁单阏日上
    章协洽案上章执徐为庚辰岁当元世祖为
    至元十七年乃其赴燕之次年祝犁单阏为
卷首 第 1b 页
    己卯之月上章协洽为庚未之日于干支纪
    次不合考是年正月癸卯朔二月内当有三
    庚日二未日必传写者有所错互至以岁阳
    岁名纪日本于吴国山碑中日惟重光大渊
    献语而并以纪月则独见于此序又序后有
    跋称壬午元日则天祥授命之岁也诗凡二
    百篇皆五言二韵专集杜句而成每篇之首
    悉有标目次第而题下叙次时事于国家沦
卷首 第 2a 页
    丧之由生平阅历之境及忠臣义士之周旋
    患难者一一详志其实颠末粲然不愧诗史
    之目吴之振宋诗选徒以裁割巧言评之其
    所见抑亦末矣刘定之序称原书序跋中有
    缺文指元之君臣宋之叛逆缺而不书今皆
    补之为白字又题姓某履善甫者即指南集
    中所谓越蠡改陶朱之意按今本序跋并无
    缺字盖即定之所补而履善甫上已署天祥
卷首 第 2b 页
    之名则不知何人增入又定之称分为四卷
    而今本止一卷殊失原第今仍析为四卷以
    存其旧焉乾隆四十四年三月恭校上
       总纂官(臣/)纪昀(臣/)陆锡熊(臣/)孙士毅
            总校官 (臣/)陆费 墀
卷首 第 3a 页
文信国集杜诗原序
天与人不能两得道与身不能两全古之忠臣义士惟
知合乎天而于人有不校也惟知全其道而于身有不
恤也故人虽有爱憎之殊身虽有死生之异而天理之
昭昭吾道之明明者为不昧夫然后匹夫为天下之师
一言为后世之法譬之丽水之金昆吾之剑愈炼愈坚
愈试愈利不少变也予尝叹古之人名之重者身多阽
危才之长者时多不偶以屈大夫之忠自沉以贾太傅
卷首 第 3b 页
之贤早夭文如韩桞而遭贬斥武如关岳而得奇祸何
也盖天欲寿其名故使之危其身所谓天人不两得身
道不两全以此宋有天下三百年待士之礼甚厚至其
季世死事者不少独丞相信国文公天祥之名最著以
其拘幽数年略不改节卒之从容就义视死如归此则
众人之所难者其详已载国史公初在燕狱中不遑他
及日惟集杜工部之诗句以写忧国之怀句虽得之少
陵义则关乎时事读之未有不惨悽而怛悼者且少陵
卷首 第 4a 页
在唐有才而不尽用不得已托之吟咏之间所选三百
篇之作谓其可配风雅信公独有取焉忠义之在人古
今无间若此予晚生后进景仰信公如祥麟威凤欲见
不可得得序公之集幸莫大焉夫信公大节不待诗而
见诗亦不待序而传然使后之人因言以得其心因心
以知其人则是集也非世之流连光景杂于嘲谑应时
人之求述一时之兴者可比而凡为人臣者得是集而
观之诚能探索其义惩艾其失以之酬酢万变经纶大
卷首 第 4b 页
经必能审义利之辨识轻重之分人不可以诡随身不
可以倖免惟合乎天全乎道此则信公集杜之本心也
不然公岂徒为是者哉王伟撰
予少时得宋丞相信国文公指南集读之然闻公在幽
囚中有集杜句诗未见也及官词林始见而录得之诗
皆古体五言四句凡二百首分为四卷首述其国次述
其身次述其友次述其家而终以写本心叹世道者莫
如何于人胜天夷猾夏而有待于天胜人夏变夷之必
卷首 第 5a 页
有日也卷目皆公所自分其先公而后私尽已以听天
于此亦可以见而俗本或混之今皆为复其初集首有
总序又有小序散于章首其后又有跋尾序跋中有缺
文者指元之君臣宋之叛逆缺而不书使知者以意属
读今皆补之而为白字者不没公初意也不书纪年者
陶靖节削永初之意也姓某履善甫者指南集中所谓
范睢变张禄越蠡改陶朱之意也而其事之难有甚于
指南之时焉者矣小序之末多曰哀哉者公所以伤其
卷首 第 5b 页
国之亡悯其忠臣义士之同尽恸其家族之殉国而自
处其身于死岂待南向再拜引颈受刃之际而后有决
志哉呜呼孔子不以仁许人而独以许殷之三臣孤竹
之二子予以为若公者文山之隐京口之脱去而不污
矣伯颜拘于江舰𢎞范絷于海舟世祖维于燕狱囚而
不屈矣仰药于庾岭绝粒于乡郡已而殒首于燕市死
而不悔矣兼微箕比干之心而为心者其在公乎若乃
是诗之作而岂徒哉麦秀黍离之歌作于其国已亡之
卷首 第 6a 页
后而其身可以不死也怀沙抱石之辞作于其身临绝
之际而其国犹未至于亡也身且死矣国已亡矣于是
乎有首阳采薇之歌燕狱集杜之作所谓求仁得仁而
奚怨者也合伯夷叔齐之言而为之言者不在是诗乎
以是心也为是诗也公其可谓仁矣仁者天地之元气
古今之人极其在上为日月之明风霆之壮其在下为
江湖之所以长流山岳之所以常镇其混然在中为君
臣民物之所赖以长治久安而在宋之末世为公之本
卷首 第 6b 页
心在公之死也为是诗有读是诗而不䀌伤者是岂仁
人也哉刘定之撰
予坐幽燕狱中无所为诵杜诗稍习诸所感兴因其五
言集为绝句久之得二百首凡吾意所欲言者子美先
为代言之日玩之不置但觉为吾诗忘其为子美诗也
乃知子美非能自为诗诗句自是人情性中语烦子美
道耳子美于吾隔数百年而其言语为吾用非情性同
哉昔人评杜诗为诗史盖其以咏歌之辞寓纪载之实
卷首 第 7a 页
而抑扬褒贬之意灿然于其中虽谓之史可也予所集
杜诗自予颠沛以来世变人事槩见于此矣是非有意
于为诗者也后之良史尚庶几有考焉岁上章执徐月
祝犁单阏日上章协洽文天祥履善甫序
 是编作于前年不自意流落馀生至今不得死也斯
 文固存天将谁属呜呼非千载心不足以语此壬午
 正月元日文天祥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