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斋遗稿-宋-吴潜卷四

卷四 第 1a 页 WYG1178-0430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履斋遗稿卷四
             宋 吴潜 撰
  表 书 词
   以变生同气丏祠(宝祐五年三/月十二日)
臣辄沥危衷仰干圣听臣去岁仰蒙圣恩起之山林付
以藩阃服勤半载凋弊之郡渐无捉衿见肘之形夺攘
之民粗著卖剑买牛之习誓免竭于分寸图报效于万
卷四 第 1b 页 WYG1178-0430b.png
分而臣福分满盈变生同气身殁异乡忧虑董心神情
惚恍虽强加于鞭策惧难免于旷瘝欲望皇帝陛下轸
文王哀㷀独之心推中庸体群臣之意俯垂矜恻改畀
真祠俾得亟还里社少尽殁存之谊实戴君父隆天厚
地之恩臣干冒宸严无任祈天望圣激切屏营之至
   再乞祠(四月二/十三日)
臣比缘迫切之情僭上退閒之请恭膺明诏未拜俞旨
愈局地以回皇复仰天而祈吁载念臣兹叨委使猥玷
卷四 第 2a 页 WYG1178-0430c.png
旬宣所期殚积日累月之勤以少课御众牧人之效虽
微如垤蚁义敢废于君臣然急若原鸰念难忘于兄弟
欲望皇帝陛下俯垂睿鉴深察臣衷傥俾赋祠固出曲
成之造或加予告尤为特异之恩臣叠冒宸严无任瞻
天望圣激切屏营之至
   乞休致(九月二/十六日)
臣昨具劄子仰渎宸严乞归田里恭拜诏书不允者伏
以消息盈虚皆本好谦之理出处进退当明知上之宜
卷四 第 2b 页 WYG1178-0430d.png
捧读训词愈增感涕载念臣猥由疏远积误柬知自鼎
覆于当年宜遁藏以没世复沗四国于蕃之寄敢贪九
命作牧之荣惟对越于主威以勤劳于王事然福分巳
过宠辱常惊天运不停昼忽夜其相禅时至则化精与
神而自知浸迫负薪之忧但觉投林之便欲望皇帝陛
下特容归老或俾祝釐岁并赤符傥苟延于视息心坚
丹府犹愿效于糜捐取进止
   以两考乞休致(八月初/一日)
卷四 第 3a 页 WYG1178-0431a.png
臣伏以代匮海垣倏岁成之再考循环天运已卦气之
一周理粗识于盈虚分当知于止足仰瞻蠖濩俯沥蚁
忱伏念臣孑尔孤荑枵然大匏思宁考延集英之对龙
头凡擢于十人自庆元数进士之题鲐背仅馀于一老
陛下继有邰之存录丰芑之遗雨露滋生培植于根荄
之日天地覆载扶持于条达之时莫名顶踵之大恩迄
被股肱之重寄自惭鼎覆求合遁藏皇明不弃于盖帷
青冥复下于斧钺光阴易掷绩效蔑闻而臣徙以弊精
卷四 第 3b 页 WYG1178-0431b.png
神于簿书狱讼蹇浅之间增疢疾于筋骸齿发衰迟之
际况值甲庚之数适临己午之辰聚并叠冲沓刑互尅
粤固形于宇宙宜致寇于阴阳觉暮景之难凭恐长夜
之忽至欲望皇帝陛下怜臣膂力之既竭察臣悃愊之
非欺锡以安存许其休谢或仍赋汉祠之禄俾退寻尧
野之耕熊禽亦爱身傥少逭西日桑榆之迫犬马知恋
主但虔伸南山松柏之祈臣无任瞻天望圣激切恳祈
之至
卷四 第 4a 页 WYG1178-0431c.png
   再乞休致(八月十/七日)
臣近尝具疏闻奏乞畀祠官恭奉诏书不允者涣攽温
诏犹俨对于威颜震惕危衷合祗承于休命尚储丹悃
仰扣皇慈载念臣夙被鸿恩未殚蚁报徒以涉历更尝
之久凛乎忧患疢疾之多心剿神疲敢谓勤劳之故气
衰赡薄良由迟暮而然比肃观湘弼醴泉之词具恭睹
歙相洞霄之制莫不嘉其恬退于是锡以优閒如臣素
惧于盈满宁独不思于止足况阅官成之再考靡闻郡
卷四 第 4b 页 WYG1178-0431d.png
最之一书其视具僚尤虞不绩伏望皇帝陛下俯加从
欲仍俾祝釐病颡长鸣虽难忘于闲厩惊禽却顾终愿
返于山林臣叠冒宸严无任瞻天望圣激切屏营之至
   乞休归(开庆元年八/月十三日)
臣比缘负薪之忧尝上乞骸之请恭承温诏未拜俞音
伸再渎以吁天望九霄而局地窃惟臣子之事上在明
进退之宜圣主之御臣务存终始之义顾臣濩落久备
使令每当雪霜推剥之时独赖乾坤覆载之力宦高禄
卷四 第 5a 页 WYG1178-0432a.png
厚毫发之报蔑闻福过灾生膏肓之疢浸剧自量谫陋
积误柬知不惟委寄之隆尚策于驽骀抑且拔擢之峻
遍及于豚犬一门何饰举世莫京消息盈虚与时偕行
易昭明训陈力就列不能者止圣著格言敢以衰残之
踪犹冒旬宣之宠况复平生之多难凛乎晚节之有亏
数蜀范镇谢事之期已踰两载诵欧阳修告老之疏何
待来年恭祈日月之明曲赐胆肝之照垂怜狗马常结
恋于盖帷特俾肖翘获退安于饮啄虽桑榆之景迫但
卷四 第 5b 页 WYG1178-0432b.png
葵藿之心倾臣干冒宸聪无任瞻天望圣激切恳祈之

   循州上谢恩
臣某言伏以生有同于昼夜定数难逃义莫重于君臣
孤忠弥切虽神气之已索尚心声之未离亲槁遗章远
尘渊听臣某哽恋顿首伏念臣迂愚寡偶凉薄多奇方
先王策之嘉定之中滥叨首选逮陛下赐之宝庆之始
猥预旁招被三纪之宠荣为一时之歆艳风波摇兀不
卷四 第 6a 页 WYG1178-0432c.png
知几赖于扶持雨露沾濡肯使仅成于拱把迄备股肱
之列悉由顶踵之恩而臣命与仇谋福随德谢裴度浮
沉于既老乃攘臂以冥行富弼畏忌于重来反师心而
妄作积为尤戾合抵诛夷仰圣度之宽洪酌人情而断
制长流远服曲贷馀生缘臣蒲柳之质早衰桑榆之景
寖迫忧危既极疾病交侵纵秦缓何救于膏肓若曾参
将启于手足自伤末路永别明时伏愿皇帝陛下有道
之长无为而治历变履险已垂四十载之忧勤持盈守
卷四 第 6b 页 WYG1178-0432d.png
成宜底亿万年之安乐与天同久如日方升一堂载赓
载歌内宁外谧四海来王来享大畏小怀臣饮痛号旻
包羞入地百骸将散倾葵之念愈坚一性长存结草之
衷敢二臣无任瞻天恋圣徬徨哽噎之至谨奉遗表以
闻臣某哽恋顿首谨言
   上史相书(史弥远当国/火后上六事)
窃见郁攸挺灾变起不测大丞相忧国忧民之心伏计
不能宁处今岁距辛酉整整三十年而辛酉为先师即
卷四 第 7a 页 WYG1178-0433a.png
位之八年今岁为主上即位之八年似若有数但辛酉
之火止及于民居而今及于宗庙朝廷辛酉之时公私
优裕而今则公私赤立此所以不同也然事已尔徒忧
无益惟有君臣上下修实德实政以渐经理更愿丞相
少宽钓抱尊安尹躬求所以慰天心惬人望者某偶有
管见一二僭用伸闻仰乞钓览
一曰格君心窃见先帝在位三十年中间不无患难然
乍起乍消有小惊而无大变端由先帝节俭仁慈严恭
卷四 第 7b 页 WYG1178-0433b.png
寅畏终始如一所以天心眷顾人心爱戴而弭灾消祸
于冥冥之中今道路所传主上圣德似少损于即位之
初旨酒美色未免过差小人无知怨汝詈汝此非小故
自执政而下以至侍从经筵之上皆主上践祚以来所
擢用者不惟君臣分严未必敢于犯颜逆鳞抑恐主上
亦未必严惮听信其可以正救纳诲者惟丞相耳越王
之于孝庙止是一时际遇为王讲后居相位每事尽言
始之以启沃继之以谏诤虽逢孝庙之怒有所不惮况
卷四 第 8a 页 WYG1178-0433c.png
丞相拥立主上勋德被于社稷主上岂不知之正使绳
愆纠谬稍近切直主上将敬信容纳之不暇且益足以
彰丞相格心之事业固不在于以顺适为悦也丞相尽
言则执政侍从经筵之人方敢尽言丞相不尽言则执
政侍从经筵之人决未必能尽言消天变回人心其端
本在主上而夹辅主德格正君心其机括在丞相惟丞
相深念之
二曰节俸级朝廷财计既荡于火当经费方殷之时委
卷四 第 8b 页 WYG1178-0433d.png
难措置窃见晋宋间国家有军旅之事则百官减俸禄
之半或三之一开禧用兵执政亦曾减俸若更自内廷
后妃而下以至州郡其数不少欲丞相试入钧虑密启
主上作一指挥或谕台谏作一陈请仍分为等级如后
妃嫔御宦寺宰执侍从台谏监司守倅则权减一半其
百执事以及州县文臣则减三分之一武臣不在此限
积小成大不为无补于国试乞钧慈斟酌施行
三曰赈恤都民都城民庶失业无归已蒙朝廷优散钱
卷四 第 9a 页 WYG1178-0434a.png
米此诚收拾人心之第一义窃惟财货谓之泉布言其
如泉之流散布天下聚则生妖丞相素不以官职财物
为心人皆知之妄意以为乘此机会少捐私帑济给都
民一次又启主人稍出内帑之储并行赈恤则君臣一
德感动人心捷于影响机括所在惟丞相留意
四曰用老成廉洁之人窃见嘉定五六年间丞相收用
老成如汪逵黄度刘钥蔡幼学陈武杨简袁燮柴中行
赵方储用陈刚廖德明钱文子杨方杨楫诸君子布满
卷四 第 9b 页 WYG1178-0434b.png
中外一时气象人以为小庆历元祐此更化之盛际也
十馀年来人物凋落后进之士不复知有前辈典型多
以利口诐行诳窃朝廷官职故州县之间略无善政浸
成盗贼之变可为寒心近者朝廷牵复谪籍之人官职
宫祠一时并命有识之士无不赞叹其间二三人虽于
王沂公所谓纯意国事未免有欠然颇负时望人亦惜
其久闲欲望丞相更加录用起之家食其他老成廉洁
忠信恺悌之人或尚有闲废者并愿丞相抆拭而用之
卷四 第 10a 页 WYG1178-0434c.png
亦所以慰士心而厚风俗惟丞相留意
五曰用良将以禦外患京师为天下根本缓急之际全
在人才而某汎观殿步帅而下以至诸军制领皆非智
勇临难不二之义又多掊尅不得士心设有变故彼且
不能自保何暇为君相计区区之愚欲望丞相亟于京
淮江池诸军偏禆间收拾良将十数辈分置殿步司厚
加恩遇以为缓急之备此等人物某粗知其一二如丞
相采用鄙言续当以其名闻惟丞相念之
卷四 第 10b 页 WYG1178-0434d.png
六曰革吏弊以新治道今日天变流行人心涣散大要
起于州县之间贪利纵横无所顾忌往往以苞苴为名
而实则尽归于囊橐此非具文空言之所可转移欲望
丞相申严此禁榜之朝堂自今日以后与士大夫更始
庶几观听耸重贪风少革消民愁而息天怒莫大于此
惟丞相留意
   再上史相书(论救火赏/罚未当)
某等辄有管见上干钧听伏见郁攸为变君相焦劳诛
卷四 第 11a 页 WYG1178-0435a.png
赏未颁正欲审重近忽睹殿帅冯榯按马振远等不能
防护太庙或镌或斥及观两浙运判赵汝惮所申许安
世等救火有劳等第迁官一则移过以逃罪一则驾妄
以邀功众听谔贻咸谓未允切惟殿步司之设所以扈
皇居卫宗庙安都邑当火势逼近太室之时冯榯王虎
方命酒献酬坐视弗顾略不肯捐躯为士卒先以致焚
荡惊及乘舆揆之彝典合即显戮夫以平日之椎剥不
能用士于一旦及其败阙顾乃归咎部曲欲逭宪章情
卷四 第 11b 页 WYG1178-0435b.png
之可诛莫甚于此赵汝惮观风两道权位事力与京尹
等竭忠尽力救焚止燎乃其职分既燔宗庙燔朝堂燔
百司庶府其罪亦与京尹等今乃指背风不燎之地侈
然自诧以为宣劳扑灭之力闻之都人如炭桥以北自
是隅下将兵救扑如太常寺等处自是台谏亲自督责
救扑如张循王府自是其家以私财用私仆救扑初非
汝惮指麾兵将奔辏之力就使其果有丝发之劳胡不
用之于宗庙用之于朝堂用之于百司庶府适足以彰
卷四 第 12a 页 WYG1178-0435c.png
其避事于风势不及之地而已况近日之火专以两司
兵将端坐不救遂至蔓延汝惮乃凿空造伪多装地段
强生词说其意不过欲借此妄张已能阴以倾取京尹
之位又以傍解三衙失职之愆耳以君相为可欺以通
国之人为可欺所谓小人而无忌惮者也情之可恶莫
甚于此某等妄谓巨变之馀万目睽睽以观朝廷政刑
庙堂虚心无我言当罚者即罚言当赏者即赏亦当以
信必慰中外之望岂料憸壬畏罪贪功肆为诬罔自马
卷四 第 12b 页 WYG1178-0435d.png
振远等之罚榯虎安意肆志自谓必无解罢兵职之事
自许安世等之赏汝惮足高志扬自谓行有晋尹京邑
之宠刑赏失宜诡诈得计万口籍籍谤讟滋深遂使庙
堂劝惩之美意反以便或者之私某等戴惟欺瞒诞谩
此曹之常何苦出位指陈以召仇怨实以朝廷消变弭
灾之机兹为发轫施行小误关系不轻是用冒控陈
欲望钧慈特赐敷奏亟行榯虎之罚以正首罪亟收许
安世等之赏以止奸谋其于国政实非小补某等下情
卷四 第 13a 页 WYG1178-0436a.png
无任激切震慄之至
小贴子某等切惟灾变之惨人情易摇根本之地亟当
培植培植之道无过结军民之心而为朝廷结军心者
殿步帅也为朝廷结民心者京尹畿曹也今采之缙绅
韦布以及于小夫贱隶之微则有大不然者冯榯本无
横草之功朝廷以其久扈殿岩因仍宠任徒能囊帛匮
金醉醲饱鲜拥名姬美妾以自娱乐其椎剥士卒之计
穷极竭尽连营列寨咸欲无生王虎虽本淮人安于豢
卷四 第 13b 页 WYG1178-0436b.png
养气习转移掊尅将士了无艺极林介赵汝惮皆自谓
小有才者介昨守吴门当丁亥震凌之变以俭为丰视
民之饥而不知救死者无算巧于窃取术妙不传天夺
其孥人以为报汝惮为霅川贪污残忍载籍所无虽孝
宗皇帝之枝叶孤儿婺妇亦遭逮辱得赂而后止富家
大姓书攫无遗两州之人至今切齿是四人者军民之
怨气丛萃盘结于其身而置之根本之地恐非所以召
休祥而消祸变也况四人者取数过多厚藏相埒神人
卷四 第 14a 页 WYG1178-0436c.png
共愤岂止于不能救焚而已脱有缓急正恐不能自保
其身岂堪倚仗傥使佚罚何以消弭众怨欲望朝廷亟
为区处诛窜废置俾各当罪别选忠良以绥军民以安
京国天下幸甚
   上庙堂书(论用兵/河南)
窃见金人既灭我遂与彼为邻法当以和为形以守为
实以战为应自京襄首纳唐邓之空城继与彼合兵攻
蔡兵事一开招纳浸广调度浸繁公私之积遂至扫地
卷四 第 14b 页 WYG1178-0436d.png
目今湖襄间米石之价为湖会五十劵百姓狼狈死者
枕藉加以征调夫丁排门尽起文移程督急于星火州
县奉行驱以重刑自办赀粮自备担索暨至信阳军前
运钱运米运攻具凡往返于蔡者五六死亡流离冤声
动地如科买物件只常德一郡数月之间敷下牛三百
头犁三千具布三千疋漆二千斤獭皮五百张纸甲三
千副布衲绵袄绵裤三千副伞三千柄纸一千万张漆
茶盏托一千副其他项目不可尽述所部诸郡以是为
卷四 第 15a 页 WYG1178-0437a.png
差边城荒凉从何取办不过分科之县县分料之民以
此徭人知省民之愁怨渐有相挺作过者桃源百姓闻
以起夫不均几至啸聚贼杀县今两道生灵肝脑涂地
君门万里无自彻闻夫所谓得地不过荆榛之两城所
谓获殍不过暧昧之灰骨而吾之内地荼毒如此边臣
误国之罪不待言矣今又闻有以恢复之画进者其说
曰天气方炎鞑且北去因其无备疾取河南抚其人民
用其豪杰上自潼关下至清河画河而守使鞑不得渡
卷四 第 15b 页 WYG1178-0437b.png
则我备禦之势成而规恢之略定矣此其算计可谓俊
杰但揆事必先量力图利必先审害为目前之谋河南
取之若易为后日之虑河南守之实难盖自潼关而至
清河上下二三千里非精兵十五万人其守不固今吾
兵备单弱不知何所取办藉使招河南之强壮杂以我
兵十五万众可以收凑然兵必资粮人日食一升有半
则日用米约十二万石姑自九月置守三月罢守亦计
用米八十四万石不知何所取给藉使吾之事力可以
卷四 第 16a 页 WYG1178-0437c.png
趣办然粮必须夫运一人致远其力可负七斗八十四
万石之米非调一百四十万夫不可不知何所取备藉
使戍守之兵可以为耕屯之举然非迟以岁年未易就
绪目前粮种牛只农具不知何所取用十五万众之屯
必须营寨必须器甲凡百征行之具阙一不可不知何
所取资淮民自丙寅荡析疮痍未瘳又自丁丑开边逆
全俶扰官吏摧剥城邑萧条田里憔悴衣不能盖体食
不能充口者十室而九今又重之以征调万一民穷不
卷四 第 16b 页 WYG1178-0437d.png
堪激而为变如隋炀末年高丽之役不已遂有赋无向
辽东浪死歌者将内郡率为盗贼矣此其大可畏者也
或又谓我将通汴以运粮夫汴废百年溯流而上水道
浅涩今欲朝开汴而夕通舟能及事乎且运粮于我地
犹有盗贼中梗风水失亡之忧况出入敌境舳舻数千
相衔而上近则饥民张啄远则强敌垂涎忽有抄击袭
夺一尘上飞吾舟中断皆泥沙置之耳果能保乎且桓
温伐燕袁真能平谯梁而不能开石门遂致枋头之败
卷四 第 17a 页 WYG1178-0438a.png
韩滉自京口运米至关中是时天下为唐有犹以五百
弩从之盗乃不近今日能为袁真者甚少虽欲效韩滉
不可得也无他由乎敌境故也说者又谓金人南迁力
守潼关及沿河尚持久一十二年夫金人以穷发北种
筋骨坚鸷社稷所系惟在于河故集其百战之兵尽其
死力如山不退每岁之冬运柴取草堆积河岸昼夜燃
烧以防河冰之合其坚忍劳苦如此虽中原之人不能
也况南兵乎鞑非人类其言曰你气力大则我投拜你
卷四 第 17b 页 WYG1178-0438b.png
我气力大则你投拜我今河南为彼所残破而我瞰其
后取之彼必拥百万之众并力于我万一一处不牢使
彼得渡大河则我之人心骇动势将南奔千里归师其
间可虞之事何所不有纵使关不失河不渡如金之前
日而蜀口有路覆车甚明如兔寻窝如虎寻迹今蜀口
诸关荡为平地不可修复设使修复非费数百万缗不
可赵彦讷虽号时英得专制其事然未及三数月岂能
遽复旧观以塞此孔道哉此道不塞诚使关不失河不
卷四 第 18a 页 WYG1178-0438c.png
渡彼反出吾之后而荆湘先危矣不特河南不可守也
彼之大兵在河北彼之宣差在河南我师一出彼心告
急于河北健马疾驱而列城之中为彼人受彼命者亦
必自守我后有强敌前有强城此危道也虽李显忠尚
以此取败况李虎王鉴辈乎若不幸而溃精甲利兵刍
粮牛马一切委弃是又萧梁洛口之覆辙也彼自南向
入吾土地掳吾人民知吾蓄积慕吾繁华盼盼朵颐不
过待衅而动今彼以和款我我正宜亦以和款之庶几
卷四 第 18b 页 WYG1178-0438d.png
少延岁月急急自治而乃欲侥倖必不可成之事以速
立至之患亦左计甚矣又况襄阃方议和而两淮乃进
兵邹伸之辈虽不识事体冒昧远使然以身蹈不测之
渊亦曰国事也彼独何辜而遽置之必死之地乎孝宗
初年锐意恢复一日奏知高宗高宗云彼有胜负我有
存亡孝宗耸然而退以此圣训细加紬绎则今日之事
岂可轻议哉列圣金瓯之业傥以孤注一掷实关宗庙
社稷安危存亡惟庙堂熟计之
卷四 第 19a 页 WYG1178-0439a.png
   答蔡枢密书(蔡抗寓书/劝勉再出)
钧诲谆谆若讶其恝然于斯世意欲推而出之此可以
为忧我而未可以为知我也畴昔得政时固常对相公
言宰相有两种人要做其一君子要做要做者将以安
国家利社稷拯救生民攘却夷狄也其一小人要做要
做者将以擅权利报恩储囊玉帛珠珍买歌童舞女骄
妻妾遗子孙也某于小人之事既不敢为而君子之事
又不能为徙以有限之心为无穷之思虑以有限之身
卷四 第 19b 页 WYG1178-0439b.png
为无穷之应接虽欲对清风明月与良朋佳友举三杯
而不可然则亦何乐于为宰相乎今时又非前比矣国
事日艰边事日亟正使长才大智岂易插手天既予之
以全名保节而自弃于天稍有识知者决不为也况坐
山林月享俸钱万馀缗米又三百石门户既阔尚费支
吾使再为宰相断无缘受四方盘合月请正旧楮千馀
缗米五十馀石百物又贵必须擘画陪备以给用度此
尤私计之不便者也矢心以告愿相公勿复言乃佩久
卷四 第 20a 页 WYG1178-0439c.png
要之谊
   焚告天词
死生有命知难苟于逃遁疾痛则呼敢妄祈于安愈一
诚所在众圣皆知伏念臣秉法招愆任公造孽永作瘴
乡之鬼固所当然复为治世之民已难忘此况神明之
所启告与梦寐之所感通示以溘然目于响应累而阴
阳之寇萃于春夏之交双足先浮两髀继肿渐浸淫于
手臂遂侵犯于心脾气喘而夜卧惟艰胃衰而昼餐尽
卷四 第 20b 页 WYG1178-0439d.png
绝呕哕大作脏腑不舒度去程不踰于朝夕虽仓扁莫
救于膏肓惟代谢去来之变固已处分于平时恐吟呻
楚割之忧或能转移于正念共望上帝昭鉴大道慈悲
缩以五三日之期俾之速化护此六七尺之体得遂全

 
 
 履斋遗稿卷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