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斋遗稿-宋-吴潜提要

提要 第 1a 页 WYG1178-0389a.png
钦定四库全书     集部四
 履斋遗稿       别集类三(宋/)
  提要
    (臣/)等谨案履斋遗稿四卷宋吴潜撰潜字毅
    夫宣州宁国人嘉定十年进士第一官至参
    知政事右丞相兼枢密使进左丞相封许国
    公后谪化州团练使安置循州卒事迹具宋
    史本传是集为明末宣城梅鼎祚所编凡诗
提要 第 1b 页 WYG1178-0389b.png
    一卷诗馀一卷杂文二卷盖裒辑而成非其
    原本如诗馀中有和吕居仁侍郎一首居仁
    即吕本中字吕好问之子也为江西派中旧
    人在南北宋之间宝祐四年潜论鄂渚被兵
    事称年将七十则其生当在孝宗之末何由
    见本中而和之则捃拾残剩不免滥入他人
    之作本传载迁尚右郎官时上都城大火疏
    又有豫畜人材疏端平元年有陈九事疏为
提要 第 2a 页 WYG1178-0390a.png
    江西转运副使时有奏造斗斛等十五事疏
    知太平州时有论急救襄阳疏请分路取士
   疏知镇江府时有言边储防禦十五事疏为
   浙西制置使时有申论防拓江海疏为吏部
   尚书时有乞遴选近习疏为左丞相时有令
   朝臣各陈所见疏论鄂州被兵疏劾丁大全
   等疏今皆不见集中则其散佚者尚多又如
    题金陵乌衣园满江红词天一笑满园罗绮
提要 第 2b 页 WYG1178-0390b.png
    满城箫笛句乃用杜甫每逢天一笑复似物
    皆春语甫则用神异经玉女投壶天为之笑
   事本非僻书而鼎祚乃注天疑作添则其校
   雠亦多妄改然潜原集既佚则收拾放失以
    存梗概鼎祚亦不为无功矣潜诗颇平衍兼
    多拙句求如送何锡汝五言律诗之通体浑
    成者殆不多见其诗馀则激昂悽动兼而有
    之在南宋最为高手杂文虽所存不多其中
提要 第 3a 页 WYG1178-0390c.png
    如与史弥远诸书论辨明晰犹想见岳岳不
   挠之槩是固不但其人品足重矣乾隆四十
   六年九月恭校上
          总纂官(臣/)纪昀(臣/)陆锡熊(臣/)孙士毅
          总 校 官(臣/)陆 费墀
提要 第 4a 页 WYG1178-0391a.png
履斋遗稿本传
吴潜字毅夫宣州宁国人秘阁修撰柔胜之季子嘉定
十年进士第一授承事郎签镇东军节度判官改签广
德军判官丁父忧服除授秘书省正字迁校书郎添差
通判嘉兴府权发遣嘉兴府事转朝散郎尚书金部员
外郎绍定四年迁尚右郎官都城大火潜上疏论致灾
之由愿陛下斋戒修省恐惧对越菲衣恶食必使国人
信之毋徒减膳而已疏损声色必使天下孚之毋徒彻
提要 第 4b 页 WYG1178-0391b.png
乐而已阉官之窃弄威福者勿亲女宠之根萌祸患者
勿昵以暗室屋漏为尊严之区而必敬必戒以恒舞酣
歌为乱亡之宅而不淫不泆使皇天后土知陛下有畏
之之心使三军百姓知陛下有忧之之心然后明诏二
三大臣和衷竭虑力改弦辙收召贤哲选用忠良贪残
者屏回邪者斥怀奸党贼者诛贾怨误国者黜毋并进
君子小人以为包荒毋兼容邪说正论以为皇极以培
国家一线之脉以救生民一旦之命庶几天意可回天
提要 第 5a 页 WYG1178-0391c.png
灾可息弭灾为祥易乱为治又言重地要区当豫畜人
才以备患论大顺之理贯通天人当以此为致治之本
又贻书丞相史弥远论事一曰格君心二曰节奉给三
曰振恤都民四曰用老成廉洁之人五曰用良将以禦
外患六曰革吏弊以新治道授直宝章阁浙东提举常
平辞不赴改吏部员外郎兼国史编修实录检讨迁太
府少卿淮西总领又告执政论用兵复河南不可轻易
以为金人既灭与比为邻法当以和为形以守为实以
提要 第 5b 页 WYG1178-0391d.png
战为应自荆襄首纳空城合兵攻蔡兵事一开调度寖
广百姓狼狈死者枕籍使生灵肝脑涂地得城不过荆
榛之区获俘不过暧昧之骨而吾之内地荼毒如此边
臣误国之罪不待言矣闻有进恢复之画者其算可谓
俊杰然取之若易守之实难征行之具何所取资民穷
不堪激而为变内郡率为盗贼矣今日之事岂容轻议
自后兴师入洛溃败失亡不赀潜之言率验迁大府卿
兼权沿江制置知建康府江东安抚留守上疏论保蜀
提要 第 6a 页 WYG1178-0392a.png
之方护襄之策防江之算备海之宜进取有甚难者三
事端平元年诏求直言潜所陈九事一曰顾天命以新
立国之意二曰植国本以广传家之庆三曰笃人伦以
为纲常之宗主四曰正学术以还斯文之气脉五曰广
畜人才以待乏绝六曰实恤民力以致宽舒七曰边事
当鉴前辙以图新功八曰楮币当权新制以解后忧九
曰盗贼当探祸端而图长策以直论忤时相罢奉千秋
鸿禧祠改秘阁修撰权江西转运副使兼知隆兴府主
提要 第 6b 页 WYG1178-0392b.png
管江西安抚司擢太常少卿奏造斛斗输诸郡租宽恤
人户培植根本凡十五事进右文殿修撰集英殿修撰
枢密都承旨督府参谋官兼知太平州五辞不允又言
和战成败大计宜急救襄阳等事贻书执政论京西既
失当招收京淮丁壮为精兵以保江西权工部侍郎知
江州辞不赴请养宗子以系国本以镇人心改权兵部
侍郎兼检正论士大夫私意之弊以为襄汉溃决兴沔
破亡两淮俶扰三川陷没欲望陛下念大业将倾士习
提要 第 7a 页 WYG1178-0392c.png
已坏以静专察群情以刚明消众慝警于有位各励至
公毋以术数相高而以事功相勉毋以阴谋相讦而以
识见相先协谋并智戮力一心则危者尚可安而衰證
尚可起也又请分路取士以收淮襄之人物试工部侍
郎知庆元府兼沿海制置使改知平江府条具财计凋
敝本末以宽郡民与转运使王野争论利害授宝谟阁
待制提举太平兴国宫改玉隆万寿宫试户部侍郎淮
东总领兼知镇江府言边储防禦等十有五事改宝谟
提要 第 7b 页 WYG1178-0392d.png
阁直学士兼浙西都大提点坑冶权兵部尚书浙西制
置使申论防拓江海团结措置等事进工部尚书改吏
部尚书兼知临安府乃论艰屯蹇困之时非反身修德
无以求亨通之理乞遴选近族以系人心而俟太子之
生帝嘉纳兼侍读经筵以台臣徐荣叟论列授宝谟阁
学士知绍兴府浙东安抚使辞提举南京鸿庆宫遂请
致仕授华文阁学士知建宁府辞丁母忧服除转中大
夫试兵部尚书兼侍读转翰林学士知制诰兼侍读改
提要 第 8a 页 WYG1178-0393a.png
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进封金陵郡侯以亢旱乞
罢免改资政殿学士提举洞霄宫改知福州兼本路安
抚使徙知绍兴府浙东安抚使召同知枢密院兼参知
政事入对言国家之不能无敝犹人之不能无病今日
之病不但仓扁望之而惊庸医亦望而惊矣愿陛下笃
任元老以为医师博采众益以为医工使臣辈得以效
牛溲马勃之助以不辱陛下知人之明淳祐十一年入
为参知政事拜右丞相兼枢密使明年以水灾乞解机
提要 第 8b 页 WYG1178-0393b.png
政以观文殿大学士提举洞霄宫又四年授沿海制置
大使判庆元府至官条具军民久远之计告于政府奏
皆行之又积钱百四十七万三千八百有奇代民输帛
前后所蠲五百四十九万一千七百有奇以久任丏祠
且累章乞归田里进封崇国公判宁国府还家以醴泉
观使兼侍读召入对论畏天命结民心进贤才通下情
帝嘉纳拜特进左丞相进封庆国公奏乞令在朝之臣
各陈所见以决处置之宜改封许国公大元兵渡江攻
提要 第 9a 页 WYG1178-0393c.png
鄂州别将由大理下交阯破广西湖南诸郡潜奏今鄂
渚被兵湖南扰动推原祸根良由近年奸臣憸士设为
虚议迷国误军其祸一二年而愈酷附和逢迎媕阿谄
媚积至于大不靖臣年将七十捐躯致命所不敢辞所
深痛者臣交任之日上流之兵已踰黄汉广右之兵已
蹈宾柳谓臣坏天下之事亦可哀已又论国家安危治
乱之原盖自近年公道晦蚀私意横流仁贤空虚名节
丧败忠嘉绝响谀佞成风天怒而陛下不知人怨而陛
提要 第 9b 页 WYG1178-0393d.png
下不察稔成兵戈之祸积为宗社之忧章鉴高铸尝与
丁大全同官倾心附丽躐跻要途萧泰来等群小噂沓
国事日非浸淫至于今日陛下稍垂日月之明毋使小
人翕聚以贻善类之祸沈炎实赵与□之腹心爪牙而
任台臣甘为之搏击奸党盘据血脉贯穿以欺陛下致
危乱者皆此等小人为之又乞令大全致仕炎等与祠
高铸羁管州军不报属将立度宗为太子潜密奏云臣
无弥远之材忠王无陛下之福帝怒潜卒以炎论劾落
提要 第 10a 页 WYG1178-0394a.png
职命下中书舍人洪芹缴还词头不报谪建昌军寻徙
潮州责授化州团练使循州安置潜预知死日语人曰
吾将逝矣夜必雷风大作已而果然四鼓开霁撰遗表
作诗颂端坐而逝时景定三年五月也循人闻之咨嗟
悲恸德祐元年追复元官仍还执政恩数明年以太府
卿柳岳请赠谥特赠少师